第一千零五章 全員學霸

陳志宇邁步向前。

沿途等候區喧囂依舊。

無數聲音在討論夏繁之前那出人意料的表現。

登上考覈舞臺,陳志宇向前方看去,評委們雖然沒有那麼吵鬧,但有人在時不時的交頭接耳。

顯然。

他並不受重視。

如果這會兒登上舞臺的是費揚或者其他某位熱門選手,不僅僅等候區會迅速安靜下來,就連評委們都會另眼相看——

這讓陳志宇有些鬱悶。

就在這時。

陳志宇看到了林淵。

代表此刻的嘴角竟然還掛着一絲笑意,正默默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中的鼓勵讓他有種莫名的溫暖。

突然。

陳志宇的心情豁然開朗,一切鬱悶都煙消雲散!

他拿起話筒,說出了一句此後無數次被人調侃的經典臺詞:

“各位評委老師好,我是魚王朝最弱歌手陳志宇。”

噗!

這別開生面的介紹瞬間引發了不少的笑聲。

等候區的選手們終於暫時停止了對夏繁的討論,轉而把視線放到陳志宇身上。

“哈哈!”

“陳志宇的標籤怎麼總是這麼鮮明。”

“加入魚王朝之前他是萬年老二初代,加入魚王朝之後,他又成了魚王朝最弱歌手。”

“關鍵是,他好像還真的是最弱歌手!”

“誰讓之前最弱的夏繁,今天突然就撕開了小白羊的僞裝,展現出了恐怖的歌后級唱功呢。”

“魚王朝最弱,還不如萬年老二好聽呢,其實陳志宇明明不算弱啊……”

“相對來說嘛,他和魚王朝那羣人放一起比,確實有點差距。”

“話別說的太滿啊,夏繁能一鳴驚人,說不定陳志宇也可以震驚全場呢。”

“去,別扯。”

要陳志宇也能一鳴驚人,那魚王朝也太恐怖了。

評委席同樣有人輕輕笑了笑,不過並沒有人就此進行討論,陳志宇的水平絕對談不上差,只是集訓中心這邊匯聚了秦洲最厲害的一批歌手,所以他在其中好像並不顯眼,其實這裡隨便走出去一個人,都有着至少一線的唱功水平。

“開始吧。”

林淵開口說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音樂聲便響了起來。

陳志宇試唱的歌曲竟然是……《夜的第七章》!

這首歌的難度可不算低。

那種獨有的羨魚式唱腔,歌壇很多人都駕馭不來。

是的。

專業歌手可以唱出這首歌的旋律,卻總是因爲音色和羨魚不同,而失去了歌曲韻味。

然而。

當陳志宇開始演唱,確切說是歌曲前半段的說唱部分,很多人的心跳,卻彷彿陡然漏了半拍。

很微妙的聽感!

很舒服的說唱!

不是那種讓人一聽就頭皮發麻的天籟之音,而是一種讓人聽了,就忍不住想要跟着旋律去有所迴應的迷之代入感……

“他推開門晚風晃了煤油燈一陣

打字機停在兇手的名稱我轉身

西敏寺的夜空

開始沸騰……

如果邪惡是華麗殘酷的樂章

它的終場我會親手寫上

晨曦的光風乾最後一行憂傷

黑色的墨染上安詳……”

不僅僅是說唱部分的完美把握!

副歌的旋律部分也是表達的非常精準!

就像是福爾摩斯的劇情在人們的眼前真實上演!

這還是萬年老二陳志宇嗎!

這還是魚王朝最弱歌手陳志宇嗎!

響徹全場的歌聲之中,所有人的臉色全部變了!

……

等候區。

選手們發出了一陣陣驚呼,所有人不可思議的聽着陳志宇的歌聲!

“我的天……”

“不會吧……”

“陳志宇怎麼也……”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魚王朝夏繁一鳴驚人也就算了,怎麼陳志宇又來了一次!”

“我的震驚不要錢是吧!”

“我們之前明明還合作過幾次……我甚至還指導過他一些技術……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等等!”

“陳志宇和夏繁是魚王朝最弱的男女歌手,如果他們倆都變得這麼強,那趙盈鉻和魏好運,甚至是孫耀火與江葵會不會也?”

……

費揚和舒俞也懵了!

兩人對視,眼睛無限瞪大,根本無法理解眼前的情況!

魚王朝真正的最弱歌手夏繁一鳴驚人,他們倆已經被震驚的夠嗆,結果還沒有等二人徹底消化掉夏繁帶來的震驚,陳志宇竟然也來了一波!

這是什麼水平!?

舒俞表情複雜道:“他最後升了調,雖然是假聲,但羨魚老師唱這段但時候也是這麼處理的,我記得陳志宇以前並不擅長這種風格!”

“歌王。”

費揚咬了咬牙。

他有點懷疑人生了。

歌王歌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了?

不久前還是一線歌手的夏繁,今天突然展現出歌后水準;

這纔過去多久,同屬魚王朝的歌手陳志宇,又拿出了歌王級的實力!

這是費揚的判斷。

他本身就是歌王,判斷是不會出錯的,陳志宇今天的表現,就是歌王級別!

……

評委席。

評委們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什麼“魚王朝最弱歌手陳志宇”的聲音還猶言在耳,轉頭這傢伙就轟炸了這個舞臺!

說唱!

旋律!

技術!

風格!

這首歌展現出了陳志宇的全面性,他幾乎是沒有短板的,對音樂風格的駕馭遠遠超過一般歌手,如果僅以這首歌而論的話,恐怕費揚也唱的不如陳志宇!

“他管這叫最弱?”

“歌王級別的演唱,在魚王朝還是最弱?”

“開什麼玩笑!”

哪有歌王級別的歌手,會用“弱”來形容自己?

陳志宇雖然還沒有拿到歌王頭銜,但他的演唱已經毫無疑問的說明,他有着這樣的實力和資格!

……

林淵身旁。

核心教練這邊。

包括楊鍾明在內的幾位主教練,此刻都難掩表情的驚愕。

突然。

大家想起不久前某個會議結束的時候,有人讓羨魚做好心理準備。

因爲魚王朝到了第三輪內部淘汰賽,將要有人被淘汰。

當時。

羨魚的回答是:

你們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那時的大家都不明白羨魚爲什麼這麼說。

而此時此刻面對此情此景,衆人終於明白了羨魚的言外之意!

太刺激了!

這一幕真的太刺激了!

毫無心理準備的大家接連被夏繁和陳志宇震驚,已經快失去表情管理了!

“要瘋了!”

“你這是怎麼做到的?”

“你們魚王朝的地板都比別人家的天花板高一截?”

與林淵熟悉的幾個曲爹在驚呼。

林淵笑着解釋:“主要是因爲他們的天賦很好。”

天賦。

林淵把原因賴在了這倆個字上面,不過他也沒忘了增添這一幕的說服力:

“剛好我教的也不錯。”

衆人心緒翻涌,羨魚讓他們看到了同爲曲爹的差距!

如果是比調教能力,和挑選歌手的眼光,羨魚顯然是最強的,因爲在座哪怕是楊鍾明,都不可能調教出這麼多實力如此誇張的歌手!

不過話說回來。

藍星這麼多曲爹,好像只有羨魚會費心打造出一支歌手團隊。

其他曲爹大多還是沉浸在自己的作曲世界中。

而在衆人各異的心思中,唯有楊鍾明迅速抓到了林淵話中的重點:

“你是說,他們?”

這句話是否意味着魚王朝水平大增的,不僅僅是夏繁和陳志宇?

“嗯,他們。”

林淵的回答讓楊鍾明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

鄭晶、陸盛、尹東乃至葉知秋等人聞言則是臉頰微微抽搐了一下。

……

很快。

九位主教練就意識到,林淵說的是事實。

Wшw ▪TTκan ▪¢ o

今天這場淘汰賽,水平突飛猛進的,不僅僅是夏繁和陳志宇。

魏好運!

趙盈鉻!

這兩位赫然也拿出了歌后級的功力!

反而是魚王朝原本最爲強大的孫耀火和江葵,表現和平時差不多,好像並沒有太多的提升。

“畢竟本來就是歌王歌后,已經很難再提升了。”

鄭晶感慨,並沒有失望,江葵和孫耀火的水平就算不提升也足夠晉級,這倆人可以應付無數的比賽,甚至有望爭奪獎牌!

只有林淵知道。

江葵和孫耀火今天沒有拿出最強的水平。

不過這兩人已經不是重點了,今天魚王朝的四位一線歌手纔是主角!

整個第三輪淘汰賽下來,大家光被魚王朝震驚了!

夏繁!

陳志宇!

魏好運!

趙盈鉻!

這四個人給大家帶來的震撼一個接着一個!

全程下來完全顛覆了大家對於魚王朝的固有印象!

要知道!

魚王朝在藍星歌壇很多人的心中,本就是非常強的。

在這樣的基礎上,還能有更加誇張的顛覆,本身就非常不可思議!

魚王朝六個人!

全員歌王歌后!

其中還有孫耀火和江葵這兩位接近頂級的歌王歌后!

此刻別說是普通的歌王歌后了,就連費揚和舒俞看到魚王朝這陣容都要害怕!

“你還有把握贏江葵嗎?”

費揚突然問舒俞,之前舒俞和江葵在《我們的歌》中進行冠亞軍對決,當時的舒俞還算輕鬆的贏下了比賽。

“我不知道。”

舒俞反問:“你現在還有把握贏孫耀火嗎?”

大家都是參加過《蒙面歌王》的。

當年的費揚以霸王之名上演了一場歌壇屠殺。

只有羨魚可以制裁他。

那個時候的費揚碰到孫耀火,直接就能輕鬆碾壓。

“我贏。”

費揚略微沉默,然後開口。

舒俞挑了挑眉:“以前的你可不會遲疑。”

費揚愣了愣。

自己爲什麼會遲疑?

他咬了咬牙:“這個世界上除了羨魚,沒有人可以正面贏我。”

……

第三輪內部淘汰還在繼續。

然而接下來無論選手如何表現,都註定無法和魚王朝的驚人表現比擬。

晉級區。

當魚王朝一羣人共同出現,周圍人看向他們的目光都發生了變化。

如果魚王朝不是一個集體,他們的表現再怎麼驚人,單拎出來也不至於造成眼前這麼大的震撼,然而他們是一個集體……

好像一個班級裡的學生,個個都是學霸一樣。

與此同時。

考覈舞臺下方。

逐漸回過味兒的評委們突然對視一眼,同時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興奮!

“意外之喜!”

“咱們的機會來了!”

“費揚舒俞這些歌手有什麼水平,已經被其他洲調查的差不多了,他們遇到咱們秦洲這些高手肯定會拿出一些好歌全力以赴,但魚王朝紙面上的實力,卻並不算特別強大,所以他們比賽中遇到魚王朝,也必然會掉以輕心……”

“這就是機會!”

“魚王朝可以成爲一支奇兵!”

“所有小看他們的人都會被撕成碎片!”

不止一個評委產生了這個想法,很多評委的心中都有了類似的算計。

同樣的。

核心教練組幾人也有了想法。

陸盛若有所思道:“按照魚王朝以往對外所表現出的實力,他們顯然不值得對手全力以赴,比賽遇到的話,咱們可以靠信息差佔不少便宜……”

“佔便宜也有限。”

鄭晶搖頭道:“畢竟是藍歌會。”

這倒是實話,再輕敵的人面對這種級別的賽事,也會打起精神來。

能進最終的選手名單,誰會是弱手呢。

就這樣。

第三輪內部淘汰結束了。

這次又篩選掉了一定數量的歌手。

而除了演唱這塊,樂器組也進行了一場內部淘汰,兩邊的內部淘汰幾乎是同步進行,由一些樂器圈老前輩負責審覈。

二胡……

鋼琴……

琵琶……

等等等等。

或熱門或相對冷門的樂器,很多比賽,佔據了一些項目。

其中還有個樂器組的選手林淵很熟,外界有人認爲此人也算是魚王朝的一員。

這個人是顧夕。

顧夕是鋼琴組的選手,畢竟是鋼琴女神,距離大師一線之隔,水平已經足夠參加藍歌會了。

林淵在臺上見到對方,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哪怕不說兩人之前有過幾次很成功的合作,大家畢竟是同級校友,林淵對顧夕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顧夕見到林淵,非常驚喜。

也不知道是不是源於這份驚喜的推動,她演奏的非常好,順利通過考覈。

“按照我們之前的方案實行,今晚就給選手們分配好項目,然後進行盲選。”

內部淘汰結束後。

隨着楊鍾明的開口,集訓中心的人又少了一些。

而當時間到了第二天,初步盲選環節開始了。

秦洲百人以上規模的全體教練組作曲庫即將全面對選手開放!

第八百八十七日 泰山北斗第一章 生如夏花第五百三十六章 風雲再起第六十三章 戛然而止第三十五章 盟主【歐天明】加更第四百零七章 是他們先動的手第一百零四章 喝茶第五百五十八章 給費揚的歌第一百七十七章 膨脹的老楚第二百零二章 慘遭動畫化第四百三十章 欠你一個第一第二百七十三章 意難平第八百四十一章 金色大廳(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一章 暗示(爲盟主林木靈加更)第四十九章 寒假第二百六十七章 賭狗的末日第四百一十七章 童話風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第四十七章 夢幻聯動第四百七十三章 重回第一第五百六十章 父親第七百零九章 明明是我們部落先來的第九百零八章 龍騎士第九百四十一章 兒歌現場編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九百九十七章 樂壇的武林大會第五百九十三章 陸盛第七百零四章 韓濟美加入聯盟第六百一十一章 啥也不是第九百五十七章 撕名牌第八百七十三章 李頌華不在第七百八十七章 三井壽的專屬bgm第二百七十四章 製作小樣第三十一章 都得死第五百九十七章 從頭再來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見一次打一次第九百七十一章 數風流人物第六百五十章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第二百六十六章 做人麼趣味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七百九十二章 淵火遊戲第一百六十六章 整頓分公司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六百九十九章 全面封殺第五百零六章 霸王(爲盟主林木靈加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換個馬甲比第六百五十五章 楚狂和影子也會來看演唱會第三百六十一章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四百六十四章 排名公佈第五百六十章 父親第七百六十八章 他在說謊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見楊過誤終身第三十六章 編輯部的故事第五百八十七章 中國風歌曲第一百一十六章 還不快去補貨第五百六十章 父親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是原則問題第六百六十六章 鳥巢內外第一百零八章 任務完成第八百六十六章 來自同行的羨慕嫉妒恨第三百八十七章 約定(爲盟主〔⌒◎⌒〕加更)第九百一十四章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第三百四十三章 換個馬甲比第八百四十九章 五洲十二連冠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我的中提琴只有職業級水平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二百一十三章 初步完成第八百七十四章 人脈第三百三十三章 楚狂老賊又戲耍讀者了第三百零九章 帥(一縷飛羽盟主加更)第六百一十六章 羨魚要狙擊韓洲樂壇第六十二章 麥琪的禮物第八百三十一章 還算美好的開始第七百零六章 名偵探楚魚第一百六十七章 訂單交接第八百八十三章 這很楚狂第四十一章 租房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拉個新單第七百七十八章 羨魚出手了第四百二十章 還有誰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五百九十七章 從頭再來第六十六章 曲爹是不會錯的第七百二十六章 羨魚偷家啦第三百四十六章 阿鼻地獄第七百八十七章 三井壽的專屬bgm第六百九十七章 叫好不叫座第八百五十章 咱媽第四百一十八章 九大名家戰楚狂第一百三十九章 林代表第二百四十四章 韓濟美的如意算盤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八百三十三章 觀衆的憤怒與爆發第五百六十八章 大聖歸來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的短篇要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 合作意向達成第四百八十二章 發刀片了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二百六十八章 二的意志第七百九十五章 下面寫哪部短篇小說
第八百八十七日 泰山北斗第一章 生如夏花第五百三十六章 風雲再起第六十三章 戛然而止第三十五章 盟主【歐天明】加更第四百零七章 是他們先動的手第一百零四章 喝茶第五百五十八章 給費揚的歌第一百七十七章 膨脹的老楚第二百零二章 慘遭動畫化第四百三十章 欠你一個第一第二百七十三章 意難平第八百四十一章 金色大廳(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一章 暗示(爲盟主林木靈加更)第四十九章 寒假第二百六十七章 賭狗的末日第四百一十七章 童話風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第四十七章 夢幻聯動第四百七十三章 重回第一第五百六十章 父親第七百零九章 明明是我們部落先來的第九百零八章 龍騎士第九百四十一章 兒歌現場編第二百八十二章 無限反轉第九百九十七章 樂壇的武林大會第五百九十三章 陸盛第七百零四章 韓濟美加入聯盟第六百一十一章 啥也不是第九百五十七章 撕名牌第八百七十三章 李頌華不在第七百八十七章 三井壽的專屬bgm第二百七十四章 製作小樣第三十一章 都得死第五百九十七章 從頭再來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見一次打一次第九百七十一章 數風流人物第六百五十章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第二百六十六章 做人麼趣味第八百七十七章 直播玩絕地求生(下)第七百九十二章 淵火遊戲第一百六十六章 整頓分公司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六百九十九章 全面封殺第五百零六章 霸王(爲盟主林木靈加更)第三百四十三章 換個馬甲比第六百五十五章 楚狂和影子也會來看演唱會第三百六十一章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四百六十四章 排名公佈第五百六十章 父親第七百六十八章 他在說謊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見楊過誤終身第三十六章 編輯部的故事第五百八十七章 中國風歌曲第一百一十六章 還不快去補貨第五百六十章 父親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是原則問題第六百六十六章 鳥巢內外第一百零八章 任務完成第八百六十六章 來自同行的羨慕嫉妒恨第三百八十七章 約定(爲盟主〔⌒◎⌒〕加更)第九百一十四章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第三百四十三章 換個馬甲比第八百四十九章 五洲十二連冠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我的中提琴只有職業級水平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第二百一十三章 初步完成第八百七十四章 人脈第三百三十三章 楚狂老賊又戲耍讀者了第三百零九章 帥(一縷飛羽盟主加更)第六百一十六章 羨魚要狙擊韓洲樂壇第六十二章 麥琪的禮物第八百三十一章 還算美好的開始第七百零六章 名偵探楚魚第一百六十七章 訂單交接第八百八十三章 這很楚狂第四十一章 租房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拉個新單第七百七十八章 羨魚出手了第四百二十章 還有誰第三百四十二章 影子的行業地位第五百九十七章 從頭再來第六十六章 曲爹是不會錯的第七百二十六章 羨魚偷家啦第三百四十六章 阿鼻地獄第七百八十七章 三井壽的專屬bgm第六百九十七章 叫好不叫座第八百五十章 咱媽第四百一十八章 九大名家戰楚狂第一百三十九章 林代表第二百四十四章 韓濟美的如意算盤第七百九十六章 短篇之王第八百三十三章 觀衆的憤怒與爆發第五百六十八章 大聖歸來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的短篇要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 合作意向達成第四百八十二章 發刀片了第三百七十五章 保護我方一線歌手第二百六十八章 二的意志第七百九十五章 下面寫哪部短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