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魚主教訓話

某位一線歌手與同伴交流:“不知道你有沒有一種感覺,就是羨魚老師的課很特別。”

“嘶。”

同伴第一時間迴應,好像被對方說到了心坎裡:“我還以爲只有我這樣呢,你也這麼覺得?”

或許是聲音太大了。

旁邊幾個一線歌手也加入了進來,一個個眼神火熱:

“聊什麼呢?”

“羨魚老師的課嗎?”

“我最喜歡上的就是羨魚老師的課了,雖然他每天只有一堂課,但每堂課都讓我受益匪淺!”

“是吧是吧,他昨天那堂課,講的東西簡直是讓我茅塞頓開!”

“你們都這麼覺得!?”

“羨魚老師除了講話有些毒舌外,那課是上的真好,我現在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他給咱上課,這趟入選秦洲隊,就算最後不能正式出戰,有羨魚老師的課堂收穫,也算是來值了!”

旁邊。

費揚路過,聽到這番對話,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果然。

自己的感受並不私人化!

羨魚的課堂竟然能讓身爲歌王的自己,都收穫巨大!

費揚幾乎都忘了上一次水平進步是什麼時候,因爲對於很多歌王歌后來說,他們已經找不到自我提升的途徑了。

費揚甚至以爲自己的水平一輩子就這樣了。

而羨魚的課堂,卻讓費揚感受到了久違的進步和提升,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時。

費揚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好像有魔力一樣,是吧?”

費揚轉頭一看,原來是舒俞。

舒俞目光閃動:“如果不是上了羨魚老師的課,我真的無法想象世界上還有人可以讓我們的實力再度提升。”

這意味着什麼?

費揚和舒俞都心知肚明。

不僅僅是他們,一線歌手之間都傳遍了羨魚課堂的效果。

這也是羨魚的課堂,很快成了香餑餑的原因。

……

核心教練組的工作很忙。

不僅僅是上課,大家還要寫歌。

把曲爹們創作的歌曲集合在一起再篩選。

其中那些最好的歌曲是要交給歌手們拿去比賽的。

此外。

核心教練組每天都要開會。

此時楊鍾明就在帶着九大主教練開會。

會議中。

聊到上課的效果。

鄭晶笑道:“咱們一羣人加在一起,也沒有小魚兒在歌手間受歡迎。”

“是。”

陸盛看向林淵:“我就有點納悶,你怎麼這麼會教?”

尹東也感慨:“關鍵是,確實教出了效果。”

“我算是服了。”

其中一位賽季榜上被林淵擊敗過不止一次的秦洲曲爹無奈,自我調侃:

“大家都是主教練,咋當老師的差距這麼大呢?”

衆人大笑。

這一聽就是《賣柺》的臺詞。

林淵也露出了八顆牙齒的笑容。

課堂效果爲什麼這麼好,林淵心知肚明。

系統給他臨時升級了師者光環,本就逆天的buff還被加強了,上課效果當然好。

至於對選手們太嚴厲什麼的,林淵倒是不在意。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嚴肅不嚴肅的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沒有料。

“好了。”

大家笑鬧了一會兒,主持會議的楊鍾明提醒道:“今天會有記者來這兒探班,你們注意配合。”

衆人點頭。

……

記者要探班秦洲藍歌隊的消息早就傳了出去。

事實上,各大洲腳步最近高度一致。

大家都會有類似的宣傳環節。

一時間。

秦洲網友都在關注。

其他洲網友則沒怎麼關注秦洲的事情。

藍歌會是特殊期間,各洲現在都以關注本洲的新聞爲主。

比如在地球。

咱種花家只會在乎天朝運動員們備戰的怎麼樣,少有人會關注外國運動員備戰情況。

而就在這份關注中,正式的探班開始了。

秦洲各大媒體代表進入秦洲歌手們備戰的音樂大廳。

巨大的空間。

無數的房間。

隨處可見的樂器。

音樂相關的專業設施。

秦洲觀衆們耳熟能詳的大牌歌手們都在教練的帶領下精心準備。

記者一個項目一個項目的探班。

探班的同時,記者也和觀衆一路介紹着情況。

負責領路的工作人員道:“前面就是流行項目組,流行項目組這會兒應該是魚主教在帶。”

記者笑道:“魚主教?”

工作人員也笑了:“羨魚主教練太長了,所以大家都喜歡喊魚主教。”

說話間。

記者進入了流行項目組。

正在看直播的網友瞬間就來了精神!

“魚爹在帶流行?”

“魚主教,哈哈哈!”

“誒?”

“流行組好多大牌!”

“費揚在!”

“舒俞也在!”

“魚王朝幾個都在!”

“這是在幹什麼呢?”

“好傢伙,我怎麼瞅着像訓話?”

……

林淵開啓了師者光環,此時的他有些生氣。

流行組剛剛進行了試唱,試唱效果讓林淵很不滿意。

旁邊。

工作人員湊過來小聲提醒:“有記者過來探班,正在直播拍攝……”

“嗯。”

林淵沒有去看記者,而是盯着現場的上百位歌手,神色沒有太多緩和。

此時。

流行項目組上百位歌手全部起立站成了幾排。

費揚和舒俞等幾位實力最強的歌手赫然站在第一排。

林淵開口:“我不知道藍歌會的評委是什麼打分標準,但如果我是評委,就你們剛剛的演唱是拿不到我太多分的。”

一羣歌手低下頭。

旁邊的工作人員眼皮直跳,看着旁邊拍攝的記者,恨不得掐斷了直播!

好傢伙。

竟然剛好拍到魚主教訓人的鏡頭!

這一幕要是讓觀衆看到會不會影響不好?

不對。

這工作人員無奈,因爲觀衆已經看到了。

……

直播沒有延遲。

林淵訓話的一幕完全落到觀衆眼中。

“噗!”

“還真是在訓話啊?”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魚爹這麼嚴肅的樣子。”

“好可怕!”

“突然想到我的數學老師!”

“這麼多大牌歌手竟然就這麼甘心被訓?”

“魚爹太勇了!”

“上百位大牌照訓不誤啊這是。”

觀衆瞪大眼睛!

林淵的訓話纔剛剛開始,他看向第一排的某個矮小身影:

“江葵,你剛剛的試唱水平,弱的像個一線歌。”

現場一線歌手:“……”

傷害性不高,侮辱性極強。

看直播的觀衆:

“噗!”

“弱的像個一線歌手?”

“這話哪裡是在噴江葵啊,這是藉着江葵,批評了所有一線歌手啊!”

“毒舌!”

“我怎麼瞅着這麼想笑呢?”

“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魚爹嘛?”

江葵低着頭,委屈的不行,記者還使勁給她安排鏡頭特寫。

整個一江葵版“委屈·jpg”表情包。

訓完江葵。

林淵道:“我相信你們也聽明白了,我對你們很不滿意,看江葵幹什麼,說的就是你舒俞!”

我去!

訓完江葵還不夠。

你連舒俞都要訓?

這可不是你魚王朝的人啊!

記者第一時間抓拍舒俞的表情。

然而讓記者和觀衆都意外的是,號稱脾氣不好的白天鵝舒俞被羨魚點名,並沒有不滿亦或者不服之類的情緒,反而在林淵直射的目光中默默避開眼神。

林淵可不在乎什麼記者拍攝直播。

師者光環一開,他進入的是老師角色。

在一個認真負責的老師眼中沒有什麼學生是不能批評的。

他對舒俞很不滿意的原因很簡單。

因爲舒俞態度不認真。

她覺得自己比一線歌手的水平高,試唱的時候很敷衍。

以林淵的眼光毒辣程度,誰訓練的敷衍,他是一眼就能夠看穿的,所以他說話也比較直接:

“你要不行就滾蛋,換個人上。”

“歌后?”

“我們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林淵這一頓訓話下來,舒俞已經死死的咬住了嘴脣。

觀衆都服了!

“這還是我那驕傲的白天鵝嘛!”

“我滴個乖乖。”

“就算是面對曲爹,舒俞也不至於這麼慫吧?”

“前面幾位主教練上課的時候,臺下歌手們可是活躍的很啊,咋這邊的畫風這麼嚴厲?”

“這麼多頂級大牌湊一起就沒人敢造反?”

“哈哈哈哈,這句話太絕了,我們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然而訓話還沒有結束。

批評完白天鵝林淵又看向費揚。

費揚和舒俞是一樣的問題:“你和舒俞是商量好一起糊弄我來了?”

費揚低着頭,不敢有絲毫反駁。

林淵依然瞪着對方:“你現在除了是秦洲排名第一的歌王之外,你沒有任何的頭銜。”

費揚頭低的更深了。

林淵掃向衆人:“一個個的,啥也不是。”

電視前的觀衆都笑瘋了!

“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是秦洲第一歌王外,啥也不是?”

“費歌王好慘!”

“堂堂霸王竟然淪落至此!”

“羨魚:難怪你一直都是萬年老二。”

“哈哈哈哈,魚主教太威武了,蘭陵王歸來啊這波是,而且比當年還要狠!”

“這是一點面子都不留啊!”

“蘭陵王·羨魚上線,全體歌王歌后罰站!”

“這麼多人,咋就不敢造反呢,再牛的曲爹,也不敢衝着上百個大牌,劈頭蓋臉一頓罵吧?”

這事兒本身倒沒有人覺得不妥。

表現不好被教練批評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覺得古怪的是,這羣大牌被羨魚訓成這樣,竟然沒有絲毫反駁的膽量!

一個個低着頭。

就跟逃課被老師抓住似的。

就算是曲爹也不可能一口氣鎮住這麼多大牌歌手啊!

而最讓大家感到好笑的,是羨魚毒舌的那些話。

什麼“弱的像個一線歌手”。

什麼“隊裡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什麼“除了是秦洲排名第一的歌王外啥也不是。”

都特麼是歌壇最頂尖的榮耀,到了羨魚的嘴裡好像不值一提!

這場訓話,足足進行了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後,林淵才結束。

有記者想要採訪他,結果被林淵一個眼神掃過,默默後退了兩步。

拍攝了一下林淵的背影,記者們又用鏡頭瞄準歌手們。

怎麼說呢?

明明羣星薈萃,秦洲最頂級的歌手,大多都在這。

然而觀衆此刻感受不到絲毫的星光璀璨,這羣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全蔫了。

記者抓住其中一個歌手採訪:“你們爲什麼會被羨魚老師批評?”

這名歌手跟犯錯的小學生似的:“唱得不好。”

費揚也被拉着採訪:“訓練過程中會和主教練有衝突嗎?”

費揚反問:“爲什麼衝突?”

記者納悶:“我看大家被主教練訓話……”

費揚沒好氣道:“學生犯錯被老師罵不是很正常麼,你上學時候就沒被老師批評過?”

懟完記者,費揚直接轉身。

記者愕然了好半天,突然意識到,費揚稱呼羨魚,竟然不是主教練,而是老師。

他竟然心甘情願的自稱“學生”?

……

這段探班直播迅速傳遍了秦洲。

羨魚訓話過程中的諸多名言更是被廣泛傳播!

“哈哈哈給!”

“魚爹這訓話太給力了!”

“什麼隊裡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我怎麼聽着像炫耀呢?”

“流行組確實遍地歌王歌后。”

“這場訓話,信息量非常大啊!”

“我相信很多人都能琢磨出味兒來,魚爹在歌手之間的威望非常高,如果不是這樣,這羣歌壇大咖怎麼可能乖乖的站在那任由他訓斥?”

“最值得注意的,其實是費揚那段話。”

“他說自己是學生,羨魚是老師,老師訓斥學生天經地義。”

“不知道的,還以爲這羣人都加入魚王朝了呢,因爲除了魚王朝之外,我沒想到魚爹會敢當面訓斥這些人,這可比當年的蘭陵王時期,批評的狠多了。”

……

音樂大廳內部。

核心教練組的會議。

衆人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淵:“你可是一點都不給那羣歌手留面子啊!”

“面子可以自己爭取。”

林淵沒覺得自己哪裡做的不對,哪怕他已經暫時關閉了師者光環:“如果他們在藍歌會上拿下足夠分量的獎牌,那纔是最有面子的事情。”

衆人失笑。

這事兒沒什麼壞影響。

主教練嚴格要求不是錯。

楊鍾明也支持林淵這麼幹,他甚至讓大家跟着學:“該訓就訓,不用擔心影響,都嚴格起來,別顧及情面。”

其他主教練苦笑。

他們可沒有羨魚這魄力。

曲爹樂壇地位再高,也不能逮着大咖表現不佳就一頓臭罵啊,總歸是要留幾分面子的。

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那個傻子第五百八十二章 海闊天空第二百五十二章 男主角的人選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魯大師加油第四百六十章 職業級第五百六十五章 齊天大聖孫悟空第八百六十五章 跳傘模擬器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先拿個三殺第三百三十一章 楚狂粉絲破億第五百三十三章 瑕疵第五百七十二章 官方推廣了第七百二十章 影子在中央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入侵各大領域第1325章 哈利波特騎着掃帚飛第八百七十八章 辣雞遊戲沒意思第三百三十三章 楚狂老賊又戲耍讀者了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三體完成第九章 毀掉愛好的辦法第二百四十七章 藥王第四百六十九章 冷泉的再次預言第五百六十二章 劍指至高神第六十三章 戛然而止第三百八十七章 約定(爲盟主〔⌒◎⌒〕加更)第三百八十五章 心結第三百四十九章 懷疑人生第四百八十四章 暴動(爲盟主火舞熾鳳加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帷幕第九百七十二章 木秀於“林”第四百零三章 作詞界的一座高山第三百五十六章 移情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第三百一十七章 東方快車謀殺案第九百一十七章 第二對國民情侶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喪家之犬,狗急跳牆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傳說中的八幅畫魂系列第二百五十章 爲什麼不繼續拍喜劇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喪家之犬,狗急跳牆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書評風暴(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二百四十八章 美食即王道第八百一十八章 是時候對部落發起反攻了第八百一十三章 打造歌王歌后第七百九十八章 最後一片葉子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被遺忘的寶箱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還記得《我們的歌》嗎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斗大戲第七百七十四章 蝶戀花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如來神掌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葉紅魚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五十八章 楚狂的稿費第1320章 爲新王的誕生獻上禮炮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六百七十四章 獨一檔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楚狂的純文學第三百八十四章 它比人的演技還好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影子又成了小透明第三百九十八章 衆矢之的第六百四十一章 生活是一座牢籠第九百八十章 林淵的節目單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小刀會序曲第五十一章 死亡之組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四百九十章 楚狂的對手是他自己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三百零五章 第三個徒弟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前輩先替你去前方探探路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狐狸不是妖第二百八十章 反轉第七百六十五章 少年派來了第五百九十二章 平分秋色第九百九十八章 藍歌會第一百三十六章 口罩和墨鏡是明星標配第五百二十九章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王者之師第七百九十一章 殭屍吃了你的腦子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後來第六百一十章 原來是有備而來第二百七十二章 工具人的標準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洲特色第六百七十一章 演唱會視頻正式播出第一百九十七章 鳳凰不如蝦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拉個新單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真是一個難忘的生日第六百二十五章 雲宮迅音第四百三十二章 籌備第七百六十二章 阿刁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王叫我來巡山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六百零四章 楚狂成了反派大boss第六十四章 經典名篇論第八百五十八章 音樂盛典(上)第九百六十八章 衆矢之的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不接受第三百二十一章 養狗第九百零一章 世間始終你好(第四更)
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那個傻子第五百八十二章 海闊天空第二百五十二章 男主角的人選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魯大師加油第四百六十章 職業級第五百六十五章 齊天大聖孫悟空第八百六十五章 跳傘模擬器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先拿個三殺第三百三十一章 楚狂粉絲破億第五百三十三章 瑕疵第五百七十二章 官方推廣了第七百二十章 影子在中央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入侵各大領域第1325章 哈利波特騎着掃帚飛第八百七十八章 辣雞遊戲沒意思第三百三十三章 楚狂老賊又戲耍讀者了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三體完成第九章 毀掉愛好的辦法第二百四十七章 藥王第四百六十九章 冷泉的再次預言第五百六十二章 劍指至高神第六十三章 戛然而止第三百八十七章 約定(爲盟主〔⌒◎⌒〕加更)第三百八十五章 心結第三百四十九章 懷疑人生第四百八十四章 暴動(爲盟主火舞熾鳳加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帷幕第九百七十二章 木秀於“林”第四百零三章 作詞界的一座高山第三百五十六章 移情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王者風範第三百一十七章 東方快車謀殺案第九百一十七章 第二對國民情侶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喪家之犬,狗急跳牆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傳說中的八幅畫魂系列第二百五十章 爲什麼不繼續拍喜劇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喪家之犬,狗急跳牆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書評風暴(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二百四十八章 美食即王道第八百一十八章 是時候對部落發起反攻了第八百一十三章 打造歌王歌后第七百九十八章 最後一片葉子第二百一十四章 這小說好嚇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被遺忘的寶箱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還記得《我們的歌》嗎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斗大戲第七百七十四章 蝶戀花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如來神掌第四百三十八章 嗓音恢復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葉紅魚第九百九十三章 萬家燈火,難忘今宵第七百七十七章 盛情難卻第五十八章 楚狂的稿費第1320章 爲新王的誕生獻上禮炮第一百五十九章 桃李滿天下第六百七十四章 獨一檔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楚狂的純文學第三百八十四章 它比人的演技還好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影子又成了小透明第三百九十八章 衆矢之的第六百四十一章 生活是一座牢籠第九百八十章 林淵的節目單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小刀會序曲第五十一章 死亡之組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起風了第四百九十章 楚狂的對手是他自己第二十章 他綠了我第三百零五章 第三個徒弟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前輩先替你去前方探探路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狐狸不是妖第二百八十章 反轉第七百六十五章 少年派來了第五百九十二章 平分秋色第九百九十八章 藍歌會第一百三十六章 口罩和墨鏡是明星標配第五百二十九章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王者之師第七百九十一章 殭屍吃了你的腦子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後來第六百一十章 原來是有備而來第二百七十二章 工具人的標準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洲特色第六百七十一章 演唱會視頻正式播出第一百九十七章 鳳凰不如蝦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拉個新單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真是一個難忘的生日第六百二十五章 雲宮迅音第四百三十二章 籌備第七百六十二章 阿刁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王叫我來巡山第二百三十三章 全員工具人第六百零四章 楚狂成了反派大boss第六十四章 經典名篇論第八百五十八章 音樂盛典(上)第九百六十八章 衆矢之的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不接受第三百二十一章 養狗第九百零一章 世間始終你好(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