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六

男人話一說完,一副等着衆人瘋搶的樣子。

結果其他幾人面面相覷,似乎不怎麼相信,長孫更是直接,好奇心沒有了之後,他便轉身要走。

“誒誒!”

那男人攔住長孫,“小夥子,你不買麼?”

“不用。”長孫律搖頭,“何況我也沒有錢。”

那男人有些鬱悶,“你都沒問過價錢。”

“多少錢?”

“五萬一隻起價。”男人伸出五根手指頭,長孫律繼續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價格還好。”身後帶着腰包的男人倒是琢磨開了,“比我想象的便宜。”

說着他轉頭看了看衆人,“沒人擡價的話,我就出五萬一買了。”

那男人瞬間有些不滿,一邊拉着長孫不讓走,一邊道,“你們不相信我的話可是要倒黴的,以前也有人不信我的話,吃虧了才知道後悔,這個考試對驅魔師來說很重要,一旦沒通過,五年內不能再參加第二次考試。”

這話一出,除了長孫其他人都有些猶豫了。

“如果只是來碰運氣的話,那過不過也無所謂了,但如果是一心想走這條道的話。”

那男人勾起嘴角笑道,“眼前五萬就能過的考試,一旦成爲正式驅魔師,每次做上級分派下來的任務,領一次賞錢就賺回來了。”

“這世間如此輕易能賺錢的方法可就只有這一條,做不做你們自己想。”

男人說完,鬆開拉着長孫的手,“你這小夥子也是的,這麼年輕就來參加考試,而且還是程堯推薦的……”

“程堯推薦的?”

一直不吭聲的高大男人此時微微有些詫異,他又多看了長孫幾眼,“能得到那個情報通的推薦可不容易啊。”

“是吧?”賣東西的男人笑起來,“小夥子你可別白費了這個機會。”

長孫蹙眉,越發對眼前的人不怎麼有好感了。

“你說世間如此輕易能賺錢的方法只有這一條?”

男人不解少年爲何突然這樣說,點頭:“是,我說了。”

“驅魔師的工作到底是做什麼呢?”

長孫一問出口,其他人便笑起來,長髮的女人笑道:“小弟弟,這個都不知道你還來考試?”

“驅魔師自然是做和妖魔對抗的工作了。”

長孫點點頭,轉眼看那幾人,“那麼和妖魔對抗的話,驅魔師的生存率有多大呢?”

女人一愣,那個高大的男人像是明白長孫的意思了,讚賞道:“如果是高級驅魔師和高級妖魔的話,存亡率大概是一半一半。”

“也就是如果遇到比自己能力高的妖魔,存亡率還不及一半了?”長孫律轉頭去看那兜售貨物的男人:“我如果現在花五萬塊過了考試,未來我的命能用五萬塊再買回來?”

少年的質問擲地有聲,帶着腰包的男人吹了聲口哨,高大的男人笑了笑,一旁緊挨着他的文弱男人不滿的皺眉,而那女人也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那賣貨物的男人有些鬱悶,看了少年幾眼,揮手:“你不買拉倒,別洗腦其他客人。”

說完便一副趕長孫走的樣子,長孫倒是無所謂,雙手插兜,慢吞吞出了巷子口,拐彎的時候,聽到女人和那個文弱的男人要掏錢買的樣子。

長孫一個人溜溜達達的回驛站,看看時間,離考試時間不遠了。

他在小巷子裡繞來繞去,一時有些找不到方向,男人帶他進來的巷子有些深,四周的建築也都差不多,岔路口很多,還有許多小分岔。

長孫繞來繞去,火焰也被繞暈了,乾脆跳到他肩頭蹲着不走了。

“喂。”

身後傳來打招呼的聲音,長孫回頭看見了之前那四人裡的兩個。

一個是帶着軍綠色腰包的男人,另一個是那個高壯的男人。

“年輕人走的挺快啊,這半會兒才追上你。”那個帶腰包的男人笑嘻嘻道,一邊自我介紹:“我叫姜黎,同學剛纔說的話很有道理啊,你叫什麼?”

“長孫律。”長孫淡淡道,轉眼又看另一個男人,沒錯,是同類的那個男人。

男人有些意義不明的笑:“我叫卓闕。”

長孫點點頭,倒不是很感興趣,“有什麼事嗎?”

“只是對你比較好奇。”姜黎看上去是個說話挺直來直去的人,臉上一直笑嘻嘻的,動作也比較輕浮,“你真是程堯引薦的?”

“嗯。”長孫律現在覺得找凌風是個錯誤的選擇,至少程堯這個引薦人就已經讓自己好幾次淪爲被人觀賞的對象了。

“他是驅魔師裡的消息通啊,人也比較神秘。”姜黎道,“你能獲得他的推薦……你們是親戚?”

這是今天第二次遇到這個問題了。

長孫有些不耐煩,轉頭就走:“我不是他的親戚,和他不熟,不瞭解他的八卦,也不清楚他的爲人。”

姜黎被堵的有些楞,摸摸頭追上去,另一邊的卓闕倒是漫不經心問:“那是你的寵物?”

被卓闕一說,姜黎也去看趴在長孫肩頭的黑犬。

“不是,我不認識它,它自己跟着我的。”長孫覺得這兩人問題好多,此時三人終於走出了錯綜複雜的巷子,上了官道,天邊的火燒雲十分漂亮,從這裡完全看不出城外是靜謐森然的森林。

“品種很特別。”卓闕點點頭,“聽說已經驅魔師考試裡已經很久沒遇到過年輕人了,你多大?有十八了嗎?”

“嗯。”長孫點頭,火焰懶洋洋轉頭看了卓闕一眼,抖了抖耳朵,有些不滿的“呼”了一聲。

“你住哪裡?”卓闕問,“我們都住府衙附近的酒樓裡。”

“……驛站。”

長孫此時已經看到了驛站的木牌,姜黎追上幾步道:“酒樓的住宿費很高,你能不能和程堯說說,讓我們也住驛站來?”

長孫停下腳步,頗有些莫名其妙:“驛站不是能住人麼?”

他記得二樓上都是客房。

“程堯是看人的。”卓闕聳肩,“他讓住的就給住,標準也不定,他看得順眼甚至能給人免費。”

長孫有些詫異,雖然他和程堯相處不到兩天,但看起來程堯是個蠻不錯的人啊。

“能幫忙不?”姜黎笑眯眯問,“大家都是新人,雖然我們倆年紀比你大,不過在這裡也沒什麼長輩和後輩的分別。”

長孫猶豫了一下,他只是被凌風介紹來,好像沒什麼資格跟程堯開口要什麼。

雖然那個人對自己好像是很不錯的……

正想着,程堯從後面的街道走過來,一眼看到長孫,便喊:“去哪兒了你!讓我好找!”

“抱歉。”長孫老老實實道歉,“遇到些事情。”

“不會遇到坑人的騙子吧?”程堯還是那副過度擔心的樣子,一眼看到旁邊兩個陌生人,眯了眯眼,臉色表情嚴肅起來,少了那份溫和。

“你們……”

“我們也是這次參加考試的人。”姜黎趕緊道,“你好!”

卓闕和程堯對視了一會兒,微微動了動下顎,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程堯點點頭,也不答話,走過去拉了長孫要走,他的手剛伸過去,就被火焰拍了一爪子。

“喲呵。”

程堯揚眉:“這小傢伙還挺厲害。”

長孫伸手摸摸火焰的頭,“老程,有個事想問問你……”

程堯停下步子,示意他說。

“他們……想要住你的驛站,不知道行不行。”

程堯愣了愣,看了那兩人一眼,“你們是住府衙斜對面酒樓裡的吧?”

“是。”卓闕點頭,“不過住宿費太貴了。”

“傍晚考試時間過了,如果你們能通過就住我這兒來,通不過,你們就可以收拾包袱走人了,也沒什麼貴不貴的。”

程堯說完,便招呼長孫走了,長孫轉頭對兩人點了點頭,算是作別,轉身跟着走了。

吃過晚飯,長孫和程堯一起出了赤龍城,穿過那層水泡,外面的天色一下暗下來,遮天蔽日的樹林帶着濃濃的溼土氣息,程堯帶着他走到赤龍城城牆北面,那有一塊不大的空地,此時已經有人在那裡了。

說是有五十個參考人員,實際這裡只有大概不到一半的人,長孫粗略估計了一下,可能只有十五個左右。

站在人羣最前頭的,是披了一件外套的胡狐。

男人手裡拿着本像點名冊的東西,程堯走到胡狐身邊就停住了,長孫獨自走進人羣中,一眼看到了卓闕和姜黎。

“律!”姜黎倒是很自來熟,揮手打招呼。

他聲音比較大,其他人紛紛看了過來。

胡狐也擡頭看了長孫一眼,叼着筆桿子揮手,“人都齊了?趕緊的,說完我還有事呢!”

長孫有些詫異——人都齊了?

等到長孫站定,他感覺到卓闕挪到了自己身邊,和他緊挨着手臂。

“我有一個預感。”男人低沉聲音在他耳邊道,“這裡的人可能都通過了。”

長孫擡頭看了他一眼,黑暗裡,他不是很看得清男人的表情,但能感覺到男人灼熱的呼吸,曖昧的貼近和語氣。

“吼——”

火焰有些氣勢洶洶的對卓闕低咆了一聲,背上的毛簡直要豎起來了。

卓闕低笑:“你的小寵物好像不是很歡迎我。”

長孫不置可否,轉開頭看向前方的胡狐,就聽男人道:“恭喜在場所有人通過第一次的考試,三天後你們將會分別收到面試的消息,這次的考試評估和麪試評估會各佔一半的成績,它們將決定你們是否能順利拿到初級驅魔師資格證。”

“那麼,祝你們好運。”

胡狐背臺詞一樣的說完話,將本子一合,順手甩給旁邊的程堯,撒丫子就跑了。

程堯無奈的搖頭,面對莫名其妙的衆人只好解釋道:“考試其實已經考過了,分別向各位用任何理由兜售物品的都是我們的評估人員,他們用的理由雖然各自不同,但只有堅持自己的原則,不作弊走捷徑的人才能通過考驗。”

“凡是與評估人員交易了貨物的人都已經失去了考試資格,並且他們所給的錢也一律不會退還。”

程堯此話一出,衆人譁然。

大家的想法都是同一個——太會賺錢了啊!

程堯眉頭抽了抽,他纔不會說這個辦法就是財迷心竅的狐仙兒想出來的。

咳嗽一聲,男人拍拍手,“大家都回去吧,面試消息三天之內會分別到你們手上,祝好運。”

人羣三三兩兩的散了,有的還在莫名其妙,有的則是覺得慶幸。

長孫也很是不解,回去的路上,他忍不住問:“這有什麼意義嗎?”

“堅持自己的底線和原則,是一個人的道德基準。”卓闕道,“當然這裡面還有因爲沒錢,而無法交易,僥倖過關的人。評估他們的,就是緊接着的面試了。”

長孫點點頭,走到驛站時,卓闕卻沒離開,徑直跟着他進了驛站。

姜黎也隨後跟了進來。

“我們通過考試了。”姜黎笑嘻嘻道,顯然沒忘記程堯的承諾。

程堯倒也爽快,大大方方讓他住了樓上的兩個客房,價錢果然收的低了許多。

三人收拾了一下各自回房,上了樓,趁姜黎進了房間後,卓闕突然攔住了長孫。

“時間還早,一起去逛逛夜市?”

長孫愣了愣,擡眼看他,見男人黑眸裡含着溫和笑意,突然問:“白天和你一起的那個人呢?”

“他是我來的路上認識的,我們坐的同一班火車。”

“哦……”

長孫意義不明的點點頭,轉身推門要進房間。

“你想說什麼?”

卓闕按住門把手,看他。

“我以爲你們是一對。”

卓闕:“他有那個意思,不過我沒那個意思。”

長孫不置可否,卓闕見他沒有要堅持進門的意思,便笑着捱上來。

成熟男人身上有一股好聞的荷爾蒙氣味,卓闕微微低頭,嘴脣擦過少年的髮梢,“去逛夜市麼?”

“吼……”

火焰亮出尖利的爪子,呲出獠牙,抵在長孫肩頭,彷彿威脅卓闕——再靠近一步,就抓瞎他的眼睛。

卓闕稍微往後退了一點,挑眉等着長孫的回答。

長孫想了想,撥開男人的手推開自己的房門:“今天我累了,改天再說吧。”

說完,關門進了房間。

被晾在外面的男人愣了愣,隨後盯着房門忍不住笑起來。

這個長孫律,是他喜歡的類型。

29.二十八2.一27.二十六3.二34.三十三29.二十八20.十九34.三十三19.十八4.三8.七10.九34.三十三15.十四35.三十四40.三十九40.三十九35.三十四41.四十12.十一21.二十27.二十六37.三十六24.二十三15.十四15.十四12.十一30.二十九11.十27.二十六17.十六17.十六23.二十二3.二12.十一21.二十23.二十二7.六23.二十二23.二十二1.序13.十二29.二十八1.序5.四35.三十四29.二十八1.序23.二十二24.二十三12.十一34.三十三4.三25.二十四28.二十七26.二十五23.二十二34.三十三21.二十28.二十七15.十四20.十九22.二十一40.三十九2.一41.四十13.十二22.二十一12.十一34.三十三15.十四31.三十39.三十八1.序4.三38.三十七26.二十五9.八33.三十二13.十二32.三十一33.三十二17.十六1.序25.二十四15.十四13.十二26.二十五23.二十二41.四十39.三十八37.三十六20.十九27.二十六
29.二十八2.一27.二十六3.二34.三十三29.二十八20.十九34.三十三19.十八4.三8.七10.九34.三十三15.十四35.三十四40.三十九40.三十九35.三十四41.四十12.十一21.二十27.二十六37.三十六24.二十三15.十四15.十四12.十一30.二十九11.十27.二十六17.十六17.十六23.二十二3.二12.十一21.二十23.二十二7.六23.二十二23.二十二1.序13.十二29.二十八1.序5.四35.三十四29.二十八1.序23.二十二24.二十三12.十一34.三十三4.三25.二十四28.二十七26.二十五23.二十二34.三十三21.二十28.二十七15.十四20.十九22.二十一40.三十九2.一41.四十13.十二22.二十一12.十一34.三十三15.十四31.三十39.三十八1.序4.三38.三十七26.二十五9.八33.三十二13.十二32.三十一33.三十二17.十六1.序25.二十四15.十四13.十二26.二十五23.二十二41.四十39.三十八37.三十六20.十九27.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