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三十九

終於面對面站在了一條無法逃避的路上。

長孫突然覺得一切好像都是必然的, 彷彿有誰早就安排好了一條路,每一步每一個腳印都踏的剛剛好。

他的衣兜裡藍色寶石不斷散發着光芒,支撐起他弱小的結界。冷焰告訴他, 其他什麼都不要管, 只要保護好自己。

他看着林子裡黑壓壓的一片妖魔, 長相可謂是各式各樣, 但同樣的都有那雙猙獰的不懷好意的眼睛。

碧藍的天空下, 湛藍的海水。遠處天和海的盡頭連成一條無法分辨的線。明明應該是美好的一副畫面,半空之上,激烈的廝殺帶着濃重的血腥氣瞬間扭曲了整個畫面。

海鳥在雲端之下鳴叫, 一道金光和一團火球撞到一起,反彈開的氣浪將無辜的海鳥掀翻進了海水裡。

幾道身影迅速的撞到一起又迅速的分開, 在長孫的視線裡只能看到幾個快速的移動的光點。

他努力想分辨其中冷焰的身影, 可惜前面不斷攻來的妖魔大軍將他的注意力不得不拉回到眼前的局勢上。

卓闕就在他的旁邊, 另一頭是戴卡和姻雪。

姻雪被海風拉扯起來的黑髮像黑墨雲染開一樣,在他身後, 柳傅正和柯利洛、亞連顫抖到一起。

死神的鐮刀不斷反射着刺目的陽光,長孫轉頭就見戴卡跟他眨了眨眼睛。

“?”

他微微皺眉。

卓闕突然道:“律!小心!”

這麼一閃神的功夫,幾個妖魔已經將結界撞出了裂痕來。

他們幾個對付這麼一大羣妖魔本身就是很費力的事,雖然有戴卡在,但他們主要的任務是不斷累積結界, 將他們和後面的戰鬥隔離開。

他們是第一防線, 爲了不讓之後的戰鬥更加混亂。

“律,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戴卡慢慢移動過來, 他的結界要比長孫的好太多, “這樣下去耗費精力的是我們,得想個辦法把他們關起來。”

“關起來?”律轉頭看他, “怎麼做?”

“做個大囚籠。”戴卡看了看遠處黑壓壓的一片,“大大大囚籠!”

姻雪淡淡的看過來,雖然妖魔不斷朝結界上撞擊着,他的面容卻絲毫沒變。

“那需要很大的力量。”

言下之意是隻靠他們是不行的。

戴卡朝一頭看去,“如果數量減少,就可以。”

其他人都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見那黑壓壓的盡頭,突然混亂起來。好像後面出現了什麼,慘叫聲開始此起彼伏,連最前面在奮戰結界的妖魔又停止了動作,朝後看去。

等到後面的影子漸漸近了,律纔看清——是多天使大軍。

“看來狄岡也知道我們撐不住。”

戴卡道,“墮天使們可以解決一半,我們解決剩下的一半!”

長孫很想說,既然他們那麼大一幫人,當然理所當然分擔更多點。彷彿看穿長孫的想法,戴卡道,“死神界和地獄本來是互不相干的,路西法大人借了個這個人情日後必定要死神界奉還。”

長孫反應過來,也就是在已經欠了人情的基礎上,儘量少欠一些麼?

神靈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戴卡朝三人道:“我有個陣法,但畫起來很費時間。你們支撐到我說好的時候,再將他們引過來……”

說完,戴卡突然看着有些走神的卓闕。

“卓闕?”

長孫也朝他看去,就見卓闕看着遠處的墮天使大軍的奮戰,不知道在想什麼。

“哦……好。”卓闕應了一聲,但臉上還是心事重重。

長孫道:“把正經事解決了,再想其他事吧。”

卓闕轉頭看了他一眼,慢慢道,“你有想過入魔嗎?”

長孫一楞,他沒想到卓闕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問他這個問題。但顯然,他在想什麼,卓闕也猜到了。雖然一直在猶豫,從知道凌風的事情後,他就一直在猶豫……

想知道,不想知道。

長孫抿了抿脣瓣,內心是天人交戰。

卓闕見他沒說話,也不再吭聲了。戴卡跳到了三人身後,閉上眼展開黑色的翅膀開始默唸什麼。

隨着他身上逐漸擴大的金光,柳傅注意到了他們的動靜。

對付兩個死神本來不是很難的事,但這兩個死神偏偏是三大死神的其中兩個,能力不能小覷。柳傅雖然是高級驅魔師,並且能力也已經十分出衆。對付柯利洛和亞連也逐漸力不從心。

如果他再年輕十歲。

柳傅臉色很差,只覺得有些東西真是時不與人。在這個人才輩出的年紀,他卻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他不甘心!

他還有許多事想完成,還有大業,還有壯志雄心。

他在最好的年華里奮鬥驅魔師的能力,不斷的提升自己,錯過了許多美好的東西。當他發現時,自己雖然已經坐在了一個很高的位置,年華卻已不在。

而這些人……

他的目光充滿了陰狠和不甘,他的兒子也是難得一見的天才,長孫也擁有不差於胡狐的御獸能力。雖然他自己並沒有發現這一點,但想必胡狐早就發現了,所以纔會收他做徒弟。

沒有經歷過苦痛,沒有經歷過那些淚和汗混合的絕望日子,卻輕鬆得到了別人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

叫他怎麼能不恨!甚至連他自己的兒子,他也是嫉妒的!

那麼優秀的基因,明明是從自己身上得到的,爲什麼他卻沒有!爲什麼他卻如此平凡,需要那麼多的努力才能得到現在的東西。

他越想心裡的陰暗越大,攻擊也越發凌厲。只要助女神成功,女神就會延長自己的壽命!他能再繼續完成大業!

柯利洛被柳傅突然畫出的咒圈打中,亞連閃身到他背後頂住了他差點摔落的姿勢。

“謝了。”柯利洛揉了揉胸口,“這傢伙……執念好強。”

他們能看到那個內心掙扎憤怒的靈魂,甚至已經扭曲。

“人在世,就會有執念。”亞連漠然道,“不過死了,這些東西也就不重要了。”

柯利洛忍不住笑:“你這話該對他說。”

他伸手指,劍光卻突然從面前閃過,他趕緊收回手,就見一把冒着煙氣的劍握在柳傅手中。

“……噬魂劍?”

柯利洛緊張起來,這是能吞噬靈魂的劍。用法是在普通的劍上畫上相應的咒符,即便是死神,如果被噬魂劍碰到,也會被吞噬靈魂,從此不存在於世上。

亞連的臉色也凝重起來,他拉着柯利洛往後躲,躲過三四回後,柳傅怒了。

“迎戰!”

柯利洛怕怕的拍胸口,“開玩笑,被你碰到我幾條命都不夠死。”

亞連也點頭,“幾百年的修爲就白費了。”

柯利洛突然轉頭看他:“不要有執念,等你的靈魂消散於這個世上,你也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亞連:“……”

不管是哪一頭都在關鍵時候。

長孫的手臂開始發麻,最後開始沒有知覺。他甚至覺得自己感覺不到痛了。

卓闕在他旁邊道:“再支撐一下!”

姻雪雖然沒說話,但那本來就蒼白的臉色現在看來更是可怕,連長孫都爲他捏把汗。

墮天使大軍雖然分擔了大半的任務,但纏鬥起來之後,大軍的步伐就停留在了中間部分,沒有再往前進。而他們前面抵擋的妖魔大軍依然執着的想盡辦法突破結界。

結界的上方開始慢慢裂出裂縫。

妖魔發出猙獰的笑聲,姻雪側眼看向還在不斷釋放光芒的戴卡:“還要多久?”

戴卡沒有回答他,一臉認真的閉着眼睛不停的默唸着什麼。

卓闕咬牙道:“天使囚籠,我聽說過。這個的施法時間很長,但是製造的結界會是永久的。”

長孫只覺得藍寶石的光芒開始散去了,而自己也撐不住了。

本來就只是沾染了一部分拉切西斯氣息的寶石,總有用完的一刻。

“把拉切西斯交出來!”

一把聲音在不遠處尖叫,小女孩的音調,帶着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寒意。

狄岡的聲音也跟着傳來:“休想!”

冷焰囂張道:“你自覺退出,我們就把女神叫出來。”

蝠王突然怒道:“冷焰!你踩到我的披風了!”

冷焰的聲音陡然拔高:“你能把這破東西丟了嗎!”

長孫額角抽了抽,轉眼看卓闕,卓闕額頭還在冒冷汗,對着他苦笑了一下。

“我父親……嗯……比較注重穿着……”

“……”

在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的衆人。長孫真不知道是該說大家都太有本事,還是都少根筋。

姻雪突然道:“結界要裂了。”

長孫和卓闕一下從遠處的戰況裡回神,長孫臉色不好看:“我……我沒辦法了……”

他本來就是半灌水……

卓闕雖然結界用的好,但畢竟妖力不夠。此時也是面如金紙:“我也……”

姻雪嘆氣,他突然收掌,收掌的同時擡手在半空虛畫了一個八卦陣。

八卦陣快速旋轉起來,微微透明帶着大海般的顏色。

長孫還沒反應過來,結界就徹底破裂了,黑壓壓一片的妖魔鋪天蓋地壓了下來,長孫只覺得自己的心臟突然停止了跳動。

當——

八卦陣在半空放出巨大的氣浪,掀翻了一部分妖魔落入海里的同時,其他的妖魔轉頭朝姻雪衝去。

姻雪一邊躲閃一邊攻擊,一邊還道:“結界太耗費體力,與其防守不如攻擊。”

卓闕臉色一變:“可是……”

姻雪袖中閃出青光,青光如羽箭準準的定向妖魔的心臟。

“凌風跟你說的話,現在是個好機會。”

姻雪意有所指。

卓闕咬緊牙關,突然就衝進了妖魔羣裡,很快他就被淹沒在裡面了。

“卓闕?!”

長孫大驚,他還剩自保的能力,眼看有妖魔過來只得立起結界保護自己。

姻雪遠遠道,“你就待在裡面,別出來。”

長孫突然道:“凌風說的辦法是什麼?!”

姻雪在戰鬥的空隙裡一頓,白影一晃從幾個妖魔的破綻裡鑽了出來,來到長孫的身邊。

“你想知道?”

“……”長孫張了張口,卻沒發出聲音來。

“卓闕本身就是半妖,他做到很容易,你卻不見得。”姻雪淡淡道。

身邊妖魔的廝殺震耳欲聾,但長孫卻覺得姻雪的聲音即便不大,也能輕易的傳達他的腦子裡。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微微顫抖的問:“方法是什麼?”

姻雪的目光落到不斷濺出血光的妖魔羣中:“殺夠整整一萬隻妖魔。”

“什……”

長孫猛的瞪大眼。

“不分好壞,不分對錯,不分理由。”姻雪的聲音輕飄飄的,不知道是他的體力不夠了,還是因爲想到了什麼勾起了傷心事。

“將自己化身爲嗜血的惡魔,殺夠一萬隻妖魔,便會墮入魔道。”

姻雪頓了頓又道,“但不一定會成功,一切只看天意。”

“天意?”長孫發現自己聲音都走調了,“做這麼殘忍的事卻說是天意?”

隨後他想到什麼,轉頭去看卓闕。卓闕此時渾身都是周圍妖魔的血,一半的臉隱藏在陰影裡,看起來說不出的可怕猙獰。

周圍的景物彷彿都變成了慢鏡頭,飛散的血珠,妖魔的慘叫,斷掉的翅膀或被撕裂的手腳。

長孫突然胃裡一陣翻涌,差點乾嘔起來。

“凌風……是怎麼知道這個方法的。”

“我說的。”姻雪的聲音聽不出情緒,“本想讓他知難而退,卻沒想他居然……”

“真的做了。”長孫心裡愕然,“如果沒有成功呢?”

“沒成功,他依然會是一個驅魔師,死後……靈魂也許會接受冥府的審判吧。誰知道呢?”

長孫瞪大眼:“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事卻……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這只是一個傳說。”姻雪搖頭,“卻沒想到居然真有其事。”

“所以你說是不是天意呢?”姻雪嘲道:“如果不是上天有意安排,又怎麼可能有這麼荒唐的可能性?”

長孫突然就說不出話來。他愣愣的看着前面,眼神沒有焦點。

直到身後突然傳來女神的尖叫。

“你們幹什麼!”

米達倫的怒吼在天際突然響起,一道刺目的銀光從天而降砸向了心魔。

一瞬間彷彿所有時間都停止了。

整個世界變得安靜無比,那銀光漸漸擴大,直到籠罩了整個天地。

長孫閉起眼睛,只覺得所有人都要被銀光吞沒了。

“律!”

一片蒼白裡,有熟悉的聲音響起。

擔憂而焦急的,甚至是惶急的。

長孫不敢睜開眼,只答道:“我在這裡!”

很快一股熟悉的感覺回到身邊,有一隻大手抓住了他的。

“你沒事嗎?!”

“沒事。”長孫閉着眼,“發生什麼事了?”

“狄岡身上的寶石,拉切西斯女神突然出現了。”冷焰的聲音道,“她招來的天劫。”

“天劫?!”

長孫驚訝,“那心魔呢?”

“不知道。”冷焰道,“我找不到其他人了。”

長孫終於慢慢睜開眼,但是眼前一片白。剛纔的光實在太亮了,照成視覺的記憶,眼前全是星星點點。

他眯着眼看向眼前的男人,還沒說話,突然看到一把銀刀從冷焰的肚子上穿透了過來。

刀尖甚至刺破了他的衣服,定在了和肌膚只剩幾毫米的距離上。

“冷……”

長孫懵了,手還被冷焰抓着,卻看到蒼白的世界裡突然像被什麼打翻一樣,染滿了赤紅。

21.二十28.二十七41.四十17.十六17.十六17.十六19.十八5.四12.十一40.三十九2.一23.二十二28.二十七23.二十二7.六9.八23.二十二5.四29.二十八23.二十二13.十二28.二十七33.三十二10.九13.十二35.三十四25.二十四13.十二37.三十六37.三十六35.三十四26.二十五11.十3.二26.二十五31.三十4.三23.二十二17.十六2.一10.九32.三十一22.二十一25.二十四4.三37.三十六4.三3.二2.一14.十三3.二8.七3.二11.十25.二十四12.十一20.十九8.七7.六14.十三34.三十三20.十九30.二十九7.六39.三十八39.三十八11.十10.九30.二十九31.三十8.七4.三19.十八6.五33.三十二18.十七19.十八31.三十1.序39.三十八31.三十35.三十四17.十六25.二十四20.十九40.三十九40.三十九23.二十二23.二十二32.三十一13.十二15.十四39.三十八25.二十四30.二十九31.三十41.四十
21.二十28.二十七41.四十17.十六17.十六17.十六19.十八5.四12.十一40.三十九2.一23.二十二28.二十七23.二十二7.六9.八23.二十二5.四29.二十八23.二十二13.十二28.二十七33.三十二10.九13.十二35.三十四25.二十四13.十二37.三十六37.三十六35.三十四26.二十五11.十3.二26.二十五31.三十4.三23.二十二17.十六2.一10.九32.三十一22.二十一25.二十四4.三37.三十六4.三3.二2.一14.十三3.二8.七3.二11.十25.二十四12.十一20.十九8.七7.六14.十三34.三十三20.十九30.二十九7.六39.三十八39.三十八11.十10.九30.二十九31.三十8.七4.三19.十八6.五33.三十二18.十七19.十八31.三十1.序39.三十八31.三十35.三十四17.十六25.二十四20.十九40.三十九40.三十九23.二十二23.二十二32.三十一13.十二15.十四39.三十八25.二十四30.二十九31.三十41.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