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三十七

來的人自然是緊追在後的米達倫和冷焰, 兩人都散火,兩人又都很冒火,這火焰簡直如同從天而降, 方圓百里無一不遭了殃。

冷焰稍微比米達倫要冷靜一點, 因爲他了解長孫, 知道長孫一定會想辦法拖延時間。雖然內心急切焦慮, 但比米達倫完全喪失理智的情況要好太多。

“米……”冷焰眼看着不遠處幾個人影, 他的目光鎖定了被卓闕護着的長孫,剛想叫不停往前衝的米達倫停下,男人卻是想也不想揮起銀劍——

“米達倫!”冷焰嚇的心臟差點停了, 他衝過去拿巨劍擋在男人面前,“你冷靜點!你想連戴卡一起殺死嗎!”

聽到戴卡的名字, 米達倫赤紅的雙目終於微微恢復清明。他握劍的手一頓, 銀劍就被冷焰奪了過去。

事實上眼看着火之天使怒不可遏的樣子, 連蝠王心裡都抖了一下。

“兩位大人。”他很快恢復鎮定,先看了冷焰一眼, 隨後將目光落到米達倫身上,“本王還是第一次見着真正的火之天使,果然不同凡響……”

米達倫的三十六翼讓第一次見着的人都無法抑制的深深震驚,隨後便對他可怕的氣勢徹底拜服。聰明人是不會想和化身火之天使的米達倫戰鬥的,蝠王當然也不例外。

“把他們放回來, 這件事就當算了。”冷焰居然變成了打圓場的那個人, 可是沒辦法, 誰讓現在的米達倫太可怕了。

“這樣的話, 我們之前的交易難道也不算數了?”蝠王看着冷焰道, “那你們是不是也該把寶石還來?”

冷焰眉頭一蹙,“老傢伙, 你睡太久睡傻了麼?一醒來不幫忙除掉心魔就算了,居然還濫殺無辜。”

“我是睡太久了。”蝠王一點都不建議冷焰對他的稱呼,“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啊,沒想到堂堂地獄魔犬居然也開始和神合作了,甚至還幫着人……”

他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長孫。

冷焰抱起手臂,“世代總是要進步的,思想也要與時俱進啊。”說着他還笑道,“現在世上的美女子可多了很多哦,而且思想也開放,不如你去找找你的有緣人啊?”

蝠王皺眉,“我老了。”

“誰說的?”冷焰睜大眼,“以蝠王的能力,還能再給家族添幾個新丁呢。”

這話一出口,蝠王卻是想到什麼。他側眼看了卓闕一眼,臉上雖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但眼底依然是疼愛的,“妖魔還是和妖魔在一起的好,免得許下的承諾也……”

他又看了長孫一眼,慢慢道:“人和妖魔的時間畢竟不同。”

冷焰一下頓住,連長孫也微微變了臉色。也許他們都有意識的去忘記這件事,有意識的避開這個沉重而又殘酷的話題。

米達倫看見趟在長孫腳邊的戴卡,注意力被吸引了過去。

“他……”

蝠王擔心再讓這個火之天使火上澆油,面色不改道:“睡着了。”

戴卡居然配合的打了兩聲呼嚕。

長孫詭異的朝他看過去,一時拿不準他究竟是真的睡着了還是什麼。

“蝠王。”冷焰見氣氛緩和下來,趁機道,“別做這種沒意義的事,和我們聯手對付心魔吧。”

“對付完一個心魔還會有第二個心魔。”蝠王冷下臉,“只會沒完沒了。”

“可是你殺了他們也沒用。”冷焰臉上不悅,“素材也會重生。”

蝠王沉默了,他恨恨道,“明明以前都好好的,怎麼一覺醒來世界就變了個樣子!”

冷焰意識到什麼,“難道你看見了什麼?”

“看是沒看見。”蝠王閉了閉眼睛,“但是聽到了。”

“聽到?”

“拉切西斯的心魔,和她的手下說話時,就在我沉睡的洞穴附近。”蝠王道,“我親耳聽到了暗夜之神的聲音。”

“什……”

這回所有人都愣住了。

冷焰不信:“怎麼可能,暗夜之神從創世開始就從未甦醒過。”

“可是我感覺到極強的神力,到目前爲止,我只從光明之神身上感覺到過這種力量。”

冷焰和米達倫對視,都有些不解,“可是……素材還在……”

“所以他還沒完全甦醒。”蝠王道,“他還無法使用能力,是被封印的階段。”

冷焰又疑惑了,“被封印?傳說暗夜之神的沉睡是他自己選擇的。”

“總之我感覺到了!”蝠王一瞪眼,“你不信我?”

冷焰哭笑不得,“我信你,但是我不信……也許是你被騙了?”

“怎麼可能?”蝠王怒吼,“拉切西斯又不知道我在那裡!”

長孫忍不住插話,“你都感覺到女神了,女神又怎麼會感覺不到你?”

“我在沉睡。”蝠王眯了眯眼,“我的氣息是完全隱藏的。”

長孫張了張嘴,轉頭去看冷焰,冷焰接話道,“那你聽到他們說了什麼?”

“關於吸收現世最強的黑暗之力,以衝破一部分的封印。”蝠王慢慢道,“冷焰,別說我沒警告你,如果讓拉切西斯得逞了,你也逃不了。”

長孫的心一下被提了起來,冷焰卻是滿臉無所謂,“那也要她能得逞才行。”

蝠王疑惑,“你很自信?”

“我對我自己有自信。”冷焰笑道,隨即又道,“我對其他人也有自信。”

他絕對相信米達倫、狄岡,這兩個男人隨便一個也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所愛的人被拉切西斯帶走。

卓闕趁機也接話道,“父親,一次剷除謀劃這一切的女神心魔纔是真正該做的事。”

蝠王沉默下來,戴卡此時醒了過來,揉着眼睛坐起身。

“米……”他頓了頓,突然想起之前的遭遇一下蹦了起來,“米達倫!”

“我在這兒!”

男人的三十六翼一下收了回去,甚至連氣息都隱藏起來了。

戴卡看見他,臉上的神情一鬆,隨即眨着海藍色的眼睛去看蝠王和卓闕,“你們想好了嗎?”

卓闕一愣,“什麼?”

“幫我們。”戴卡站起來,拍了拍褲子,“你們一定會幫我們的。”

蝠王不服道:“憑什麼?”

“就憑你們沒有傷害女神,還將她們還給我們。”戴卡笑眯眯道,“你們並不想濫殺無辜,只是沒辦法而已。”

戴卡突然道,“如果我說有辦法的話,你們一定不會想害我們了。”

冷焰看向戴卡:“你是誰?”

“啊?”戴卡莫名其妙。

“我說你是誰。”冷焰道,“難道戴卡被附身了?”

米達倫也奇怪的看着戴卡,“你知道什麼?”

他們從頭到尾都在想辦法,就是因爲沒有辦法纔出此下策。現在他突然在說什麼?

“是女神。”戴卡道,“卓闕拿出寶石的時候,我就感應到女神了。”

米達倫疑惑,“雖然那是真的,但我沒感應到……”

“女神只和我聯繫了。”戴卡認真道,“那時候場面太混亂,我沒辦法告訴任何人,沒想到就被帶來了。”

長孫看他,“所以女神說了什麼?”

天使本身就有神力,能感受到同爲神的氣息十分正常。如果兩者距離很近,能聽到神音也是有可能的。

“女神無法化做實體。”戴卡道,“因爲她只是本體的一部分,離開本尊太久,她的力量已經很弱了。”

“所以要搶回身體?”長孫發散思維道。

“這個……”戴卡一愣,“女神沒說。”

“那她說了什麼?”

“她知道心魔的位置,讓我們跟着她的指示走。”

“只是這樣?”冷焰等人瞪大眼。

“只是這樣。”戴卡點頭,隨即又看向蝠王,“因爲你們不能聽到女神的聲音,一直錯過了她向你們發出的信號,你應該一早就拿着寶石來找我的。”

蝠王臉色一黑,“不是一直在找你麼!誰叫你一直躲?!”

戴卡也是一愣,撓撓頭,“是啊……這不是惡性循環麼。”

長孫無奈了,這簡直是一場大烏龍。不過還好最後分辨清了是非。但是這麼一來,他們豈不是錯過很多時機,如果蝠王和戴卡,或者其他什麼天使能一早遇到的話,就不會繞這麼大一個圈子。

“那我們現在……”

冷焰剛開口,就聽到身後狄岡道:“去心魔的大本營吧。”

狄岡、凌風等人都到了,手上拿着發着淡淡藍光的寶石。

戴卡接過寶石,轉頭對衆人道,“女神說,從這裡開始,往西走。”

“西……”

蝠王轉頭看向層層疊疊的大山,“再往西是大海了……”

“就是大海。”戴卡道,“到了大海就能看到她。”頓了頓戴卡又道,“女神說的。”

……

果然一找到女神本體的意識後,一切就變得順利起來。

心魔不知現在還在籌劃什麼,但很顯然她受了傷,無法順利進展。

“拉切西斯的傷是你們造成的嗎?”狄岡問蝠王。

“不是。”蝠王茫然,“她好像再更早一點的時候就受傷了。”

長孫等人都是奇怪,“她到底是怎麼傷的?”

狄岡腦袋裡轉過一個念頭,自言自語:“應該不是吧。”

“不是什麼?”凌風看他。

“她不是還在找轉生石嗎?”狄岡道,“我在想會不會是達納特斯……”

“說起來。”冷焰也好奇,“達納特斯究竟在人間幹什麼?”

“不知道。”狄岡搖頭,“他說要在拉切西斯之前找到轉生石。”

“找轉生石找去做管家了?”冷焰莫名其妙。

“什麼管家?”狄岡、亞連和柯利洛都好奇道。

於是冷焰將遇到達納特斯的事說了一遍,旁邊不吭聲的米達倫也是最好的人證。

狄岡驚了半響:“管家……?爲什麼……”

“反正你們老大從來不按常理出牌。”冷焰撇嘴,“誰知道他在想什麼。”

長孫卻是道,“我覺得狄岡的話有道理。”

“什麼?”狄岡看他。

“拉切西斯在找轉生石,達納特斯也在找,兩人就指不定會碰頭。”

柯利洛也點頭,“死神只能算半個神,但達納特斯大人是特殊的,他是貨真價實的神。能將拉切西斯打傷的,說不定真是達納特斯大人。”

衆人這麼一想,越覺得有可能了。

前往大海的路上,衆人在和地獄、死神界聯繫人手支援的過程裡,一邊停停走走的補充作戰計劃。

要面對的是一個受傷的神,那也是神。況且她身邊還有一羣妖魔。

還有那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暗夜之神。

爲了不將事情擴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衆人決定這一次一定要徹底將心魔剷除,幫女神搶回原本的身體。

藍寶石在那之後就安靜了下來,雖然戴卡幾次嘗試溝通,卻沒得到迴應。

夜色下,幾人分成好幾撥,各自安靜了下來。

篝火在不遠處噼啪作響,林子裡潮溼的夜氣帶起溼潤的氣息散發在鼻端下方。

卓闕幾次想和長孫說話,最後卻沒有鼓起勇氣。他一個人坐在大樹的陰影裡,低着頭看着鞋尖,正發怔,一個影子擋住了篝火的光。

他擡起頭來,見是凌風笑眯眯看他。

“聽說你想找成魔的方法?”

卓闕一愣,凌風比了個噓的手勢,在他旁邊坐下來,慢慢道:“如果你堅定這個信念,我就告訴你方法。”

卓闕只覺得自己的心跳一下劇烈跳動起來,血液在身體裡沸騰。

“請告訴我!”卓闕嚴肅道,“我想知道!”

“爲什麼?”

“啊?”

“爲什麼想入魔?”凌風漫不經心道,“做人不好?”

“可我不是普通人,我有妖力。”

凌風笑:“雖然不多。”

卓闕低頭,“不然就當真正的普通人,不然就入魔,我不想當半吊子。”

凌風看他,“你很厲害。”

一個人混進赤龍城,於私於公也幫了長孫他們不少。爲人沉穩內斂,雖然總是藏了一肚子的事,偶爾也會顯出和他父親同樣的暴躁和妖魔特有的嗜血殘忍來,但就光對於他們來說,目前還不算是壞夥伴。

“你殺了張昌。”凌風道,“我看過屍體了,沒有絲毫的猶豫。”

卓闕冷冷道,“他只是該死。他那樣的人不止是玷污了驅魔師,也玷污了身爲一個人的資格。卑劣、虛榮,害過律……只是鍾海被冷焰咬死了,他卻逃過一劫。”

凌風不置可否,“成魔的話,你想做什麼?”

卓闕一愣,“幫父親……”他皺眉,“我只是想在人和魔裡選擇一個。”

“去掉妖力比起入魔簡單許多不是麼?”凌風道,“你明明一開始就不想做普通人。”

卓闕想起柳傅的話,他道:“柳傅至少一句話沒說錯,人類很愚蠢。我承認,我不想加入他們的行列。”

“可是你母親是人類。”

卓闕臉色變了變,沒吭聲。

“人類是很有趣的生物。”凌風嘆氣,“我也曾經是人,姻雪也是,狄岡也是……”

“如果不是人類的執着,我也不會成魔。”凌風把玩手中的墨鏡,“人類有很強大的潛力,野心也好,執着也好,正是因爲這些慾望纔會不斷的突破極限。”

“生命太長並不見得是好事。”凌風撇嘴,“若是沒有目標,長生不過是比死更殘忍的酷刑。”

凌風說完,起身走開了。

篝火噼啪作響,敲醒了發怔的卓闕。他呼出口氣,覺得頭一次如此混亂。

成魔要做什麼呢?他沒有哥哥們那麼強……不過是討厭現在這樣的自己而已。

他回頭,突然發現長孫不知何時站在他靠着的大樹後面。

少年走出來,臉色在火光下有些陰晴不定。

“律?”他疑惑的看他,“怎麼了?”

長孫沉思了一會兒,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我知道我爲什麼總是警惕你了。”

卓闕一愣,隨即有些鬱悶,“你一直很警惕我麼?”

“你看起來不像好人啊。”長孫回答的理所當然。

他頓了頓,道,“現在才發現,原來我們很像。”

2.一9.八4.三29.二十八3.二41.四十28.二十七11.十2.一40.三十九41.四十39.三十八10.九8.七7.六3.二30.二十九28.二十七38.三十七4.三23.二十二27.二十六6.五21.二十39.三十八35.三十四28.二十七23.二十二32.三十一9.八18.十七32.三十一11.十17.十六20.十九28.二十七27.二十六11.十6.五39.三十八5.四40.三十九7.六28.二十七7.六17.十六9.八11.十17.十六34.三十三12.十一17.十六11.十21.二十40.三十九17.十六26.二十五30.二十九19.十八10.九17.十六21.二十25.二十四15.十四35.三十四17.十六3.二14.十三25.二十四8.七21.二十26.二十五37.三十六33.三十二40.三十九12.十一29.二十八29.二十八9.八40.三十九24.二十三28.二十七7.六9.八13.十二4.三34.三十三27.二十六34.三十三20.十九19.十八17.十六13.十二30.二十九17.十六15.十四17.十六
2.一9.八4.三29.二十八3.二41.四十28.二十七11.十2.一40.三十九41.四十39.三十八10.九8.七7.六3.二30.二十九28.二十七38.三十七4.三23.二十二27.二十六6.五21.二十39.三十八35.三十四28.二十七23.二十二32.三十一9.八18.十七32.三十一11.十17.十六20.十九28.二十七27.二十六11.十6.五39.三十八5.四40.三十九7.六28.二十七7.六17.十六9.八11.十17.十六34.三十三12.十一17.十六11.十21.二十40.三十九17.十六26.二十五30.二十九19.十八10.九17.十六21.二十25.二十四15.十四35.三十四17.十六3.二14.十三25.二十四8.七21.二十26.二十五37.三十六33.三十二40.三十九12.十一29.二十八29.二十八9.八40.三十九24.二十三28.二十七7.六9.八13.十二4.三34.三十三27.二十六34.三十三20.十九19.十八17.十六13.十二30.二十九17.十六15.十四17.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