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三十四

凌風收弟子這可是一件大新聞, 可惜這個新聞此刻只能被保密在赤龍城這個小小的驛站裡。

柳言棋規規矩矩的磕了三個頭,敬夠三杯酒。再擡頭凌風的手指在他額頭上輕輕一揮而過。

有一種隱隱的燒灼感在額頭中心一閃而逝,柳言棋疑惑的揉了揉眉心。

“以後你有了什麼危險, 爲師我都會立刻知道。”凌風喝下最後一杯酒, 露出笑容來, “這邊是你的師母……”

話音未落, 姻雪一腳踩在了凌風腳面上。

凌風額頭一抽, 硬生生把話吞了回去,面上顯出無奈來。

柳言棋驚訝的看着旁邊的人,疑惑了許久的話終於問了出來:“師母是……鬼魂?”

“不許叫師母!”姻雪難得動氣, 那張總是冷冰冰的面上露出一些惱怒,但細長的眉眼配着那神態竟是說不出的動人。

柳言棋張了張嘴, 一時看的有些呆, 凌風捂住他眼睛拉他起來, “別看的那麼直愣愣的,小色鬼一隻。”

小孩兒臉唰的就紅了, 低着頭盯着自己的腳面。

長孫見師徒倆竟是說不出的合拍,心裡還隱隱有些堵。總覺得柳言棋到現在爲止最親近的人就是自己,不過一日爲師終生爲父,以後有凌風照看總算是讓人放心很多。

柳言棋敬完酒回了桌邊坐着,凌風大大方方回答乖徒弟的問題:“姻雪是鬼沒錯, 再過一段時日就能成妖了。”

胡狐也好奇的看着姻雪, 忍不住問:“前輩一直在找的人就是他?”

姻雪聞言一愣, 忍不住將目光移了過去, 胡狐見他滿臉寫的都是好奇, 但是又不好開口的樣子,忍不住覺得這人真是可愛至極。

“前輩一直在找一個人的事許多驅魔師都知道。”胡狐道, “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了,因爲前輩看起來根本就是花花公子啊。”

凌風眼睛一瞪:“說什麼說什麼?老子是當之無愧的情聖。”

姻雪側眼看了他一眼,低頭吃飯不說話。

胡狐還在感嘆,“那時候誰都不知道前輩根本不是人啊,一直到後來發現你的秘密……”

長孫無語:“應該很容易被發現吧?只有他不老……”

程堯也是點頭,“那時候我還跟他一樣年輕,你看看我現在……”

他指了指自己眼角的皺紋,搖頭,“歲月催人老啊。”

凌風端着酒杯低沉道:“我只是樣子不老,心可是早就老了。”

難得這人居然說出如此嚴肅的話來,餐桌上一下靜了下來,誰也沒先開口。倒是冷焰一碗湯咕嚕咕嚕下去後嘴巴一抹道:“說起來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墮入魔道的?”

他和凌風相識還是因爲狄岡的事情才認識。

凌風笑了笑,“不記得了。”

長孫聽他們提到這件事,終於找到一個機會開口,“凌……前輩。”

“叫我凌風就行了。”凌風擺手,“你和他們不一樣,反正我們也早就認識了。”

長孫聞言笑了笑,“那是以前,現在我也是你的後輩了。前輩認識蝠王嗎?”

凌風摸了摸下巴,那張俊朗的臉上看不出一點歲月的痕跡:“知道,但是沒見過。”

“那卓闕呢?蝠王的三兒子。”

“聽說過。”凌風點頭,“沒什麼妖力的半妖。”

“我想問……”長孫頓了頓,說出心裡的假設,“如果卓闕有一半妖魔的血統,想要完全墮入魔道,用你的方法能不能成功。”

凌風一愣,胡狐和連庭等人是知情者,一下就反應了過來。

“這就是卓闕混入赤龍城的秘密?”

長孫點頭,“我猜八九不離十。”

凌風看看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於是由連庭主動解釋,將赤龍城最近的事都簡略的說了一遍。雖然他已經簡練了許多,但因爲牽扯之事太過複雜,還是說到夜色完全的沉下來纔講完。

在他說的過程裡,沒有人插嘴。長孫也從連庭的解釋中重新理了一遍思緒。

果然,想來想去,卓闕的目的只有這一條是最有可能的。因爲他從頭到尾沒有要害過自己,也沒有害過其他人,雖然行事詭秘了一點,但剛好可以解釋他在暗中尋找柳傅他們的試驗結果的形跡。

凌風聽完之後,沉默了一會兒,“如果是他的話,也許是有可能的。”

隨即他的目光閃過一絲危險:“柳傅的做法實在讓人無法認同,總部居然還暗許了他這件事,看來這個驅魔師不做也罷。”

胡狐幾人都很尷尬,連同柳言棋也不敢開口。

凌風看着柳言棋道,“做我的徒弟第一點需要知道的事,言棋你記好了。”

小孩兒猛的擡頭,有些緊張的看着凌風。

“無論做什麼,第一要記得的是義,做事對得起天地良心,無愧自我。然後在此基礎上,堅持自己的原則。”

“所謂正義這種事,站在不同的立場會有不同的解法。你不需要管別人的義是什麼,但是你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良心。爲了自我利益而傷害別人這種事,不要拿什麼大義來掩飾自己的慾望,有人流血,就總有人是錯的。明白了嗎?”

柳言棋趕緊點頭,手指緊緊揪着褲子,“父親……”

“他做的事和你沒有關係。”凌風淡淡道,“個人有個人需要揹負的人生和路,他的人生不需要你來償還。”

柳言棋心裡發酸,慢慢點了點頭。隨後又道,“如果我能阻止父親,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阻止。”

冷焰一揉他的頭髮,將他抱起來坐在自己腿上:“雖然說柳傅的人生不該你管,但如果就這樣丟下自己的親生父親凌風也不會收你了。”

長孫也點頭笑起來,“言棋做自己想做的就行了。”

“不要叫我言棋!”柳言棋臉騰的紅起來,突然被這麼多人真心實意的加護的感覺,他適應不了。

胡狐打趣:“怎麼,師父就能叫啊。”

長孫也不跟他們開玩笑,他接下去道:“其實,昨晚我收到卓闕的信。”

“什麼!”冷焰一下瞪圓了眼睛,“爲什麼不說?!”

“因爲我想先查清楚……”長孫見他眉頭皺的死緊,說話的氣勢慢慢降了下去,有些心虛道,“因爲你們都有自己的事……”

“所以你想一個人把所有事情都查清楚了再告訴我們?”胡狐瞪大眼,“這太勉強了,萬一有什麼危險。”

長孫心裡有些發虛,其實他有自己的私心。他不過是不想做一個局外人。尤其是和冷焰相關的,他不想被排除在外。之前他還能仗着自己要救胡狐出來爲理由,而現在胡狐已經沒事了,凌風也來了,感覺他突然就變成不重要起來。

拉切西斯的事從一開始就和他無關,冷焰也好,狄岡也好,他們都有自己必須完成的任務,可那和他也沒有半點關係。說不定爲了他的安全着想,冷焰還會完全不讓他插手此事。

他不想被排除在外,以前他總是看似融入在集體裡,其實從未將自己算作集體的一份子。可現在的他頭一次有了一種渴望,想要融入到這個集體之中。

一想到他會變爲一個局外人,他就覺得無法忍受。

連庭首先問道:“信上說了什麼?”

長孫回過神來:“讓狄岡交出桃子……就是桃星辰,米達倫交出戴卡。”

“什麼意思?”冷焰皺眉,“他要來幹什麼?”

“我懷疑,女神本體在他們手上。”長孫道。

米達倫聽到要交出戴卡時,臉色就變了。他渾身散發着危險和殺氣:“他在哪裡?”

冷焰見他那樣子是準備直接去砍人的,“你先冷靜一下,也許這是找出女神的好辦法。”

米達倫冷冷看他,“你會關心神的事?”

冷焰“呃”了一下,慢條斯理道:“確實不關心……但是要打敗心魔,需要女神的力量。還是你想讓戴卡一直躲着?”

這話戳中了米達倫,他只好將憤怒壓下來。衆人都重新看向長孫,長孫將信摸出來:“地點沒寫,也許他會有另外的辦法知道,然後再通知我們。”

冷焰冷笑:“他倒是聰明。”

長孫看向凌風,“現在怎麼辦?”

凌風慢悠悠道,“連庭你們就留在赤龍城修養,我會給赤龍城加一個新的結界。其他人……”他頓了頓,“一起去死神界走一趟吧。”

姜黎本想開口自薦,但想到和他好像沒什麼太大關係,最後決定留下幫胡狐他們。

長孫有些尷尬,他不知道自己是開口自薦,還是留下來。胡狐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道,“你跟着去吧,姜黎暫時代替你的位置。”

長孫一驚,擡頭,隨即又擔心,“我……會不會拖後腿。”

現在去的一撥人都是個中高手,只有他一個是什麼本事也沒有的。

冷焰突然摟住他,笑道,“我不會再丟下你,所以以後我到哪裡,你也要到哪裡。”

長孫一下愣住了,他聽到自己心跳不斷加速的聲音,回頭盯着冷焰的眼睛:“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冷焰摸了摸鼻子,“連自己想保護的人都保護不了的話,我也不配當什麼魔犬了對吧?”

……

當天晚上衆人定好行程,柳言棋被留下來由連庭他們照看。

小孩兒雖然很想跟長孫一起,但是無奈他們這次去是十分危險的,不能帶着他一起。

柳言棋臉上露出不安來,趁着晚上睡覺之前,他溜進長孫的房間。

冷焰看見他進來嚇一跳:“你跑進來幹什麼?”

說着他整個人往牀上一撲:“沒你的位置哦!”

長孫翻個白眼,走過去在桌邊坐下,“有事?”

因爲心情極好,他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來,整個人居然顯得明媚動人。

柳言棋捏了捏衣角,“你們……還回來嗎?”

被柳言棋一說,長孫也想起這茬來了,距離開學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了,這些日子簡直比他十七年的人生還要精彩。

如果這次去,完結了所有的事情,他是不是也該回自己的世界去了呢?恢復到他學生的本分,一個普通人。雖然他還是可以繼續驅魔師的修行。

他突然不捨起來,這個古老的又結合着現代設備的城市,以及住在這裡的人們。

他居然真的有了退學的打算。

冷焰見他發呆,撐起身子道:“律,小子問你話呢,發什麼呆啊?”

長孫眨眨眼,低頭看柳言棋,“你呢?以後準備怎麼辦?”

他不相信柳傅還會再回來,就算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胡狐、連庭等人都已經知道了他的真相。他也坐不住這個位置了。

柳言棋想了想:“我會好好學習,然後去找回父親。”

長孫挑眉,“你不打算跟着你師父一起?”

柳言棋道,“師父說帶着我不安全,以後出去也不能告訴別人他是我師父。”

長孫點頭,這倒也是。

“我會回來的。”他摸了摸小孩兒的頭,這個一開始囂張跋扈的小孩,現在居然不捨的看着自己。彷彿害怕被丟棄一般。

他承諾道:“我會回來,我不是說了麼?以後要是沒地方去,就跟着我。”

冷焰突然笑起來,“小子,再多個師父怎麼樣?”

柳言棋一愣,“什麼?”

長孫也奇怪,“我還沒資格做他師父。”

冷焰擺手,走過來在小孩兒面前蹲下,“我做你的師父,如何?”

長孫和柳言棋齊齊吃了一驚,驅魔師讓妖魔做師父?!

冷焰彷彿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笑道,“凌風也不是人啊,對吧?”

被他這麼一說,長孫腦袋一轉:還真是這麼回事啊……一開始拜的師父就已經不正常了啊……

柳言棋也糊塗了,想了半天,“可、可以嗎?”

長孫倒是挺喜歡柳言棋,他只短暫的猶豫了一下:“這樣也行啊,有冷焰在,以後不怕妖魔敢欺負你了。”

柳言棋忍不住笑起來,三人之間離別的愁緒一下消淡了許多。

柳言棋乾脆的要跪下,冷焰一把拉住他:“我不興這套,只要以後不給老子丟臉,怎樣都行。”

柳言棋小小的臉上露出天生的傲氣來:“我纔不會丟臉!”

冷焰一把捏住他的臉,哈哈哈的笑起來。

……

15.十四5.四6.五38.三十七13.十二34.三十三12.十一13.十二38.三十七28.二十七28.二十七31.三十35.三十四12.十一7.六41.四十25.二十四22.二十一2.一3.二7.六20.十九40.三十九14.十三24.二十三3.二26.二十五1.序3.二31.三十4.三29.二十八12.十一22.二十一4.三12.十一31.三十25.二十四4.三3.二12.十一37.三十六4.三26.二十五22.二十一19.十八29.二十八41.四十23.二十二23.二十二22.二十一32.三十一20.十九34.三十三17.十六25.二十四14.十三5.四9.八37.三十六33.三十二18.十七12.十一40.三十九20.十九9.八10.九4.三33.三十二35.三十四20.十九4.三28.二十七9.八24.二十三26.二十五27.二十六19.十八22.二十一12.十一22.二十一11.十15.十四41.四十19.十八18.十七1.序24.二十三26.二十五29.二十八26.二十五15.十四34.三十三4.三2.一5.四23.二十二20.十九27.二十六
15.十四5.四6.五38.三十七13.十二34.三十三12.十一13.十二38.三十七28.二十七28.二十七31.三十35.三十四12.十一7.六41.四十25.二十四22.二十一2.一3.二7.六20.十九40.三十九14.十三24.二十三3.二26.二十五1.序3.二31.三十4.三29.二十八12.十一22.二十一4.三12.十一31.三十25.二十四4.三3.二12.十一37.三十六4.三26.二十五22.二十一19.十八29.二十八41.四十23.二十二23.二十二22.二十一32.三十一20.十九34.三十三17.十六25.二十四14.十三5.四9.八37.三十六33.三十二18.十七12.十一40.三十九20.十九9.八10.九4.三33.三十二35.三十四20.十九4.三28.二十七9.八24.二十三26.二十五27.二十六19.十八22.二十一12.十一22.二十一11.十15.十四41.四十19.十八18.十七1.序24.二十三26.二十五29.二十八26.二十五15.十四34.三十三4.三2.一5.四23.二十二20.十九27.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