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二

長孫律說做就做,第二日一早就收拾了行裝,在網上訂了去陝西的機票,中午就帶着冷焰上了飛機,直奔凌風所給的地址——西安市。

一下飛機,熱浪撲面而來,長孫拖着暈機的冷焰出了咸陽國際機場,在街邊隨手叫了個計程車,將冷焰塞進去,關上門,自己坐到了前面。

“去哪兒?”

司機關上車窗,將空調的風開大了一點,長孫從衣兜裡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短信上記下來的地址:“先去最近的汽車總站。”

司機按下計時器,調轉車頭朝機場高速出口開去,冷焰在後座緩了半天才能喘氣,癱在座位上難受的打嗝。

“你居然會暈機。”長孫律好笑道:“真是太讓人感到意外了。”

冷焰臉色不好看,顯然覺得自己丟了人,回想在飛機上他幾次想砸破窗戶跳出去的尷尬,不住皺鼻子:“這東西實在太不科學了,晃的人胃裡難受!”

“先生是第一次坐飛機吧?”那司機往後視鏡看了一眼,打趣道,“多坐幾次就習慣了。”

“不坐了。”冷焰哼一聲,“打死我也不坐了。”

那司機還笑:“聽先生口音不像這邊的人啊,不坐飛機的話,你要怎麼回去?坐火車的話,時間長得多啊。”

話音未落,冷焰便道:“我自己飛都比這大鳥快。”

長孫律咳嗽一聲,回頭瞪了冷焰一眼,那司機錯愕了一下,隨後笑起來:“哈哈哈,先生你真幽默啊。”

到了汽車總站,長孫律有些心疼荷包,給了張大票子出去,司機笑呵呵收了還找了他幾張嶄新的零錢。

“去看看到秦嶺的車。”長孫瞪一眼站在旁邊熱得直伸舌頭的男人,一腳踢到他膝蓋窩裡,“我看這邊,你看那邊,別走丟了!”

冷焰心裡翻個白眼,心說你走丟了,我還走不丟呢。隨即顛兒顛兒的看車站牌去了,來回看了一圈,找着個去秦嶺的,轉頭去找長孫卻發現——長孫不見了!

“律?!”

冷焰傻眼了,心說不會真丟了吧?不可能啊?他用力在人羣裡嗅了嗅鼻子,魚龍混雜的地方什麼氣味都有,加上暈機的後遺症還沒好,冷焰就覺得有些暈。

他把律弄丟了!

幾個大字在腦海裡來回翻滾,冷焰原地急的直轉,一旁的工作人員看到了,走上來體貼詢問。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冷焰回過頭來,那工作人員嚇了一跳。

呵,遠看還不覺得,近看了怎麼這麼大一塊頭啊,眉骨深邃,眼睛的顏色也挺怪的……是個外國人?!

那工作人員趕緊換了一口流利的英文,只是還沒說完,就被冷焰不客氣的打斷了。

“我找人!”

那工作人員一聽,呀,會中文啊,那好辦了。

“您找誰呢?有什麼特徵?”

“和我一起的男孩,到我胸口位置,頭髮很黑,眼睛很漂亮,不怎麼搭理人,很瘦……很白,穿了一身白T恤,牛仔褲,背了個綠色的包。”

那工作人員起先聽冷焰形容,就覺得冷汗要下來了:什麼叫頭髮很黑,眼睛很漂亮……這上哪兒找去。

不過聽到後半截,那工作人員算鬆了口氣,轉頭對另一邊的同事道:“幫個忙,去廣播室發個尋人通知。”

於是,當長孫從洗手間出來,順便買了一串雞肉串想拿給冷焰時,就聽到頭頂的廣播裡傳來了尋人啓事的通告。

“請長孫律小朋友,長孫律小朋友注意了,你的家長在候車室等你,你的家長在候車室等你;各位旅客朋友,請注意身邊有沒有一位穿着白色T恤,牛仔褲,揹着綠色挎包的小朋友……”

長孫律額頭青筋直蹦,就看見周圍有無數雙疑惑的眼神朝自己看了過來。

“冷焰!”

衝進候車室,長孫剛剛怒吼一聲,冷焰就衝了過來,一把將他摟進懷裡。

“你去哪兒了!”

冷焰還十分不滿:“讓我好找!”

“我只是去了趟廁所!”

長孫忍着想給男人一拳頭的衝動,把手裡的那串雞肉串上下揮舞着:“你那是什麼尋人啓事?小朋友?嗯?”

“不、不好意思。”做廣播的人弱弱舉手,“下面傳上來的話沒說清楚,我以爲是找小孩子……”

說着,看了冷焰一眼,心裡委屈:這人坐在這裡怎麼都不說一聲呢。

冷焰倒是覺得無所謂,大大咧咧道:“小朋友怎麼了?你對我來說小了幾千……”

長孫啪的一下捂住冷焰的嘴,警告的挑眉,隨後放開手,將雞肉串塞進他嘴裡。

“行了,這種烏龍事件也就你做得出來,走吧。”

說着跟工作人員道了謝,拽着男人出去了。

“怎麼會找不到我?”

買車票的時候,長孫律還奇怪,“你不是說能聞到我的味道?”

他可沒忘記這男人是犬科類妖魔。

“不知道。”冷焰不怎麼舒服的皺眉,“感覺到這邊以後渾身都不太舒服,能力也被壓制住了。”

長孫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難道是因爲驅魔師分部在這邊?”

“有可能。”冷焰也恍悟過來了,隨即咂嘴:“我說呢,渾身被什麼堵着似的,不舒坦!”

長孫看了他一眼,男人揉着脖子仰着下顎,瞳孔在陽光下看起來像流轉的血珀一般。

“沒問題麼?”他有點擔心,“到了秦嶺會不會更難受?”

“這點小問題算什麼?”冷焰切了一聲,“我只是現在不適應,適應一下就好了。”

長孫點點頭,拿了車票跟冷焰一起去了候車廳裡,候車廳裡吹着中央空調,發汗的皮膚一下被冷氣裹起來,長孫打了個噴嚏。

“人類的身子就是弱。”冷焰嘀咕了一聲,卻是靠過來了一些,伸手攬住長孫的肩膀,熱燙的皮膚熨在長孫身上,後者掙動了一下,但被男人無聲又堅定的壓制住了。

“律,你剛纔那是在擔心我?”

某人慢了半拍的想起之前少年詢問的話來,突然笑起來,“你怕我被驅除麼?”

長孫有些無語,但又不能反駁,因爲看到冷焰難受的樣子時,他腦海裡第一浮現的就是——不知道驅魔師分部會不會對冷焰有影響。

見少年黑着臉沒回答,男人更加高興起來,他看着少年微微帶點冷漠的側臉,怎麼看就覺得怎麼對味,忍不住擡手摸了摸長孫圓潤的耳垂,少年身子一顫,猛的回頭瞪他。

“你幹嘛?!”

“沒。”冷焰無辜眨眨眼,隨即湊過去看長孫律手裡的車票,“律,我其實也可以帶你過來的,爲什麼你非要坐這些交通工具?”

“凌風說了。”長孫律別開頭道,“要表現出自己的誠意。”

況且自己身後跟着一個大魔頭,不表現出百分之百的誠意,恐怕沒人會願意接待他。

冷焰撇撇嘴,臉上表現出不屑,但卻沒反駁,兀自無聊的癱在座位上,看着牆對面的大鐘。

“不知道會不會暈車……”

冷焰第一次覺得自己烏鴉嘴。

長孫律無奈的看着他趴在車窗上有氣無力的樣子,只覺得隱約看到一頭大黑犬拖拉着耳朵,垂着尾巴,可憐兮兮的模樣。

忍不住上前問,“要喝水麼?”

他上車之前買了果汁。

“不用了……”冷焰虛弱道,“我怕我一會兒全給吐出來……”

說着,在車子又一次顛簸時,像是要死了一般閉起眼,“我恨人類……的交通工具。”

長孫忍不住覺得好笑,下意識擡手揉了揉男人一頭火紅的頭髮。

冷焰斜過眼來,“還說不是在關心我。”

長孫一愣,收回手,在座位下面踩了男人一腳。

車子顛顛簸簸的朝前,越靠近秦嶺服務區,四周越是靜謐起來,滿眼都是蔥鬱的樹林,遮天蔽日。

時間過了正午,日頭斜照,被高大的樹木遮去大半,讓人好受了許多。

空氣裡有一種溼潤的氣息,長孫和冷焰下了車,冷焰靠在一旁的大樹邊直喘氣。

“你其實不用跟我坐交通工具。”長孫遞過水去,建議道,“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吧。”

“不行。”冷焰倒是一板一眼的,瞪着眼睛不贊同的看長孫,“我得保護你的安全。”

長孫哭笑不得,“你隱身的話,跟在一旁別人也看不見吧。”

冷焰一愣,隨即沉默了好一會兒。

“跟你一塊兒太久了,忘記還有這一招了。”

長孫律:“……”

兩人在山下休息了一會兒,便跟着小道慢慢朝秦嶺裡面走去。

繞過一些警示牌,裡面就是不準人進入的地方了。

長孫律四處看了看,見沒人注意,便和冷焰一起溜了進去,兩人站在圍起來的鐵絲網下面,冷焰彎腰抱起長孫,輕輕一躍就落到了鐵絲網另一邊。

再往裡走,就一點人氣都感覺不到了,四周靜謐的只聽到自己走路的聲音,鞋底磨蹭到樹葉,土壤裡傳來的溼潤好聞的氣息,一片連着一片的樹枝葉子,將光線完全遮擋,像不透光的牆,四周暗黑下來,帶出一絲森然的氣氛。

“靠近了。”

冷焰突然道,“我感覺到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氣場。”

長孫看了看手裡的地圖,點頭,“從那邊的山坡繞過去,後面就是……”

話沒說完,陰冷的樹林裡突然傳來清朗的笑聲。

那像是小女孩的笑聲,在這安靜的氛圍裡平地乍起,將長孫律驚了一跳,還沒回過神來,已經被冷焰護到了懷裡。

“誰?!”

冷焰一聲厲喝,那笑聲戛然而止,兩人在原地等了等,那聲音突然在長孫身後響起。

“爲什麼要當驅魔師呢?”

那聲音笑着問,“做普通的人不好麼?”

長孫猛的回頭,就見一片灰敗中,一個穿着白色長裙的女孩無辜的站在不遠處,她一頭金髮像洋娃娃一樣披散到腰際,渾身皮膚雪白,湛藍的眸子看着長孫,嘴角帶着笑容,但卻絕對說不上是善意。

“人類總是想做自己做不到的事。”那女孩偏了偏頭,眨着眼睛道,“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總是羨慕別人,總是抱怨自己身邊的事。”

“你呢?”

她看着長孫律,那雙眼睛彷彿要看進少年的心底,“你又如何呢?想當驅魔師?只是因爲現實的社會不接受你?還是你壓根不接受那個現實的世界?”

“逃避什麼的,最懦弱了。”

女孩咯咯笑起來,自顧自說着話,聲音脆嫩嫩的十分動聽,但此時聽起來卻句句刺耳。

“你是誰?”冷焰不悅的看着女孩,他從女孩身上感覺不到妖魔的氣息,但直覺對方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當然了,哪個普通的人類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況且還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來歲的孩子。

“拉切西斯。”女孩捏着手指無所謂的道,“或者是你們口中的心魔。”

長孫一聽到這個名字,便是一愣,他轉頭去看冷焰,對方臉上果然也不怎麼好看。

“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驅魔師的地盤。”

女孩一笑,“那又如何?你以爲驅魔師的分部就能嚇到我了?”

說着,女孩朝前走了幾步,不耐道,“我不是來找你聊天的,冷焰,他在哪裡?”

“他?”

冷焰莫名其妙,“你在說什麼?”

“你真是健忘。”女孩捂着嘴,惡意的看向長孫律,“這麼快就換了人?我說的他,當然是害你進了死刑牢,被死神追捕的罪魁禍首,你寧死都要保護的那隻墮天使——戴卡。”

冷焰一愣,長孫眉頭一皺回過頭去,就見男人眉頭皺起來,眼裡露出了幾分殺意。

長孫心裡錯愕,他甚少看見冷焰顯出殺氣,即便他平時總是看起來很兇狠,很暴躁的樣子,但他從未對誰直接動過真正的殺氣。

而此時,它在男人眼裡出現了,貨真價實的,讓周圍的空氣都微妙的出現了變化。

“你想幹什麼?”

冷焰朝前走了一步,擋住了長孫探究的視線,“你找他做什麼?”

“自然是有用的。”拉切西斯笑起來,“想要不牽連你身後的人類的話,就把戴卡的藏身地告訴我。”

“做夢。”

冷焰眉頭一豎,突然閃電出手,但是拉切西斯顯然料到了,手指在半空輕輕一點,金色的屏障便展了開來,空氣裡似乎什麼猛的相撞,震的四周的樹葉簌簌往下落下。

長孫想要叫住冷焰,卻不想拉切西斯突然往後一退,白色長裙在半空畫出一個優美的弧度,隨即整個人便消失不見了。

“別跑!”

冷焰一聲吼,不等長孫阻止,身影也跟着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一瞬間,整個世界彷彿都靜謐了。

長孫被獨自留在茂密樹林之中,環顧四周,森然的氣氛因爲冷焰的離去,彷彿變成了可怕的鬼影,猙獰着嘲笑他。

“冷焰?!”

長孫嘗試着叫了一聲,可沒有人回答他。

32.三十一29.二十八21.二十26.二十五18.十七30.二十九7.六4.三19.十八19.十八20.十九10.九4.三15.十四29.二十八2.一6.五6.五5.四3.二25.二十四9.八41.四十39.三十八10.九3.二9.八3.二24.二十三25.二十四21.二十11.十10.九29.二十八40.三十九10.九17.十六29.二十八22.二十一2.一21.二十23.二十二15.十四18.十七18.十七22.二十一41.四十22.二十一40.三十九12.十一30.二十九35.三十四41.四十41.四十15.十四7.六21.二十39.三十八31.三十3.二11.十3.二37.三十六35.三十四40.三十九18.十七33.三十二15.十四7.六4.三23.二十二4.三4.三31.三十7.六12.十一8.七4.三18.十七40.三十九2.一5.四9.八23.二十二13.十二39.三十八41.四十33.三十二18.十七21.二十28.二十七33.三十二28.二十七22.二十一33.三十二29.二十八40.三十九13.十二
32.三十一29.二十八21.二十26.二十五18.十七30.二十九7.六4.三19.十八19.十八20.十九10.九4.三15.十四29.二十八2.一6.五6.五5.四3.二25.二十四9.八41.四十39.三十八10.九3.二9.八3.二24.二十三25.二十四21.二十11.十10.九29.二十八40.三十九10.九17.十六29.二十八22.二十一2.一21.二十23.二十二15.十四18.十七18.十七22.二十一41.四十22.二十一40.三十九12.十一30.二十九35.三十四41.四十41.四十15.十四7.六21.二十39.三十八31.三十3.二11.十3.二37.三十六35.三十四40.三十九18.十七33.三十二15.十四7.六4.三23.二十二4.三4.三31.三十7.六12.十一8.七4.三18.十七40.三十九2.一5.四9.八23.二十二13.十二39.三十八41.四十33.三十二18.十七21.二十28.二十七33.三十二28.二十七22.二十一33.三十二29.二十八40.三十九13.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