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二十七

卓闕的話分明是在挑釁冷焰, 雖然長孫不明白他這麼做的原因,但現在根本不是內訌的時候。

“不能拿戴卡做餌。”長孫想也不想就投了反對票,“既然你能看到一個人短時間內做過的事, 不如先看看柳傅究竟藏了什麼秘密。”

卓闕架着二郎腿靜靜看着冷焰, 話卻是對長孫說的:“好。”

他一答應, 長孫就站了起來。卓闕將手中茶杯塞進姜黎手裡, 跟着他朝外面走。冷焰在後面冷冷道:“你們想怎麼做?”

長孫腳步一頓, 沒回頭:“你看着戴卡就夠了。”

說完和卓闕一前一後的出去了。冷焰拳頭捏的死緊,好半響才平息了心中怒氣,轉頭惡狠狠瞪住程堯:“那傢伙到底什麼來歷?!”

程堯雖然知道冷焰的真實身份了, 也知道他雖然身爲魔犬卻對驅魔師並無敵意。但是被那雙赤紅雙目兇狠瞪住,內心還是有些忐忑。

“不知道。”程堯搖頭, “胡狐的資料簿上, 只有他是沒有任何背景資料的。”

“這麼可疑的人你們也敢收?”冷焰完全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野獸的直覺對於危險和敵意總是十分敏銳的。

程堯聳肩,“調他去高層的是柳傅那邊的人做的決定, 你跟我說也沒用。”

又是柳傅。

冷焰轉開頭,看着被自己掀翻的桌子安靜了一會兒。戴卡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冷焰,卓闕是你的情敵?”

姜黎噗一下,擡眼看向冷焰,嘴巴微張。

程堯倒是一早就看出這三人詭異的氣氛了, 此刻吧嗒吧嗒抽菸收拾桌子椅子, 權當做自己聽不到。

冷焰沒吭聲, 他還想着卓闕剛纔那句挑釁的話。還有長孫問自己的原因。

所以說人類就是麻煩!他將程堯剛搬起來的桌子又掀翻了。不過程堯這次有準備, 事先在另一邊扶住了。

冷焰哼了一聲, 轉頭朝樓上走,戴卡趕緊跟上去, 兩人在樓梯口碰見探頭探腦的柳言棋,冷焰眯着眼居高臨下的看他,小孩兒費力的仰着頭,他此刻才發現這些眼熟的人裡有兩個是完全不認識的人。

小孩兒的目光在戴卡和冷焰臉上轉來轉去。

“你們是誰?”

“你好。”戴卡笑眯眯伸手,“我叫戴卡。”

冷焰則是懶得搭話,徑直繞過小孩兒朝長孫的房間去了。他現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覺,這幾天趕路和擔心都讓他有些負荷過重。缺乏休息會讓他容易失去理智,被別人牽着鼻子走。

柳言棋跟戴卡握手,一邊側頭看着冷焰走到隔壁房間,他覺得這個男人看上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主要是那身冷漠又高傲的氣質。

黑色的狼犬從腦袋裡一閃而過,柳言棋瞪大眼:“火焰?”

冷焰終於回頭看了他一眼,那雙赤紅的雙目和火焰果然一模一樣。

小孩兒愣住了,據他所知,唯一能變爲人形的魔犬這世界上只有一種——地獄魔犬。魔犬一族的首領。

戴卡看小孩兒呆呆的樣子,覺得可愛,伸手捏了捏柳言棋軟嫩嫩的腮幫子。

“喂!”

柳言棋趕緊回頭,打開戴卡的手,“不要亂碰我!”

他眯着眼看戴卡金色的短髮和淺藍色的眸子,想到魔犬在這裡,又想起曾經偷聽到過的父親和張昌之間的談話,他突然反應過來:“天使?!”

戴卡也不隱瞞,點點頭,“好厲害!你怎麼看出來的?”

Www¤ тt kдn¤ CΟ

柳言棋蹙起眉頭,“你不該在這裡。”

戴卡奇怪的挑眉:“爲什麼?”

“因爲……”柳言棋抿了抿脣,卻不知道該不該說,他的腦袋裡是家族和原則的劇烈鬥爭。戴卡見他小小的臉皺的像包子,心疼的摸了摸他的頭。

“不能說就別說了。”戴卡伸出手指在脣間比了個“噓”的手勢,笑眯眯歪頭看他,“我在這裡哪兒也不能去,你陪我一起好麼?”

柳言棋反正也哪兒都不能去,他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抵擋住戴卡溫柔的笑臉,點了點頭。

……

另一頭長孫和卓闕剛到柳家門口,就被外出尋找柳言棋的張昌攔住了。

“你們幹嘛?”他說話口氣囂張至極,如今連庭出事,赤龍城最大的權利都在柳傅手上了,他的氣勢也比以前更足。

長孫對這種人向來採取無視態度,所以他繞過男人就要往前走。可惜他還沒走出幾步,衣領子就被張昌提住了。

他被拖了回去,衣領勒住喉嚨讓他差點喘不過氣。

“小子。”張昌探過頭去,惡狠狠道,“你給我把態度放端正一些,別說現在沒人能保得了你,就是你和我之間的等級區別,也至少給我懂點禮貌!”

長孫撩起眼皮看他,“我找柳……會長。”

張昌冷哼,“找會長幹什麼?求情?”

眼看長孫表情越來越差,卓闕當和事老一般插到兩人中間,不動聲色的將長孫護到了身後。他擡起那張總是鎮定自若的笑臉淡淡看着張昌:“有些事要跟柳會長請教。”

張昌看見卓闕時,表情緩和了一些。不管怎麼說,柳傅曾經欽點過卓闕要劃到他們這一派來的。

“連華那小子還在府上,你們去吧。”他瞪了長孫一眼,“見了會長別把你這幅拽樣拿出來擺着!”

卓闕笑了笑,拉起長孫的手腕子就朝前面去了。長孫回頭看了一眼張昌的背影,只恨自己還沒學到胡狐的一招半式,否則也去抓幾個什麼管狐之類的整整他。

卓闕回頭壓低聲音:“他出門之前被柳傅叫住過。”

“嗯?”長孫轉頭看他,卓闕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我看到的,應該是幾分鐘前的事。柳傅讓他大概找一找就行了,別把事情鬧的太開。”

“大概找一找?”長孫心裡震驚,“那是他兒子……”

“這種事只有兩種情況。”卓闕豎起手指,“一是柳傅知道柳言棋在哪裡,二是根本不關心他去了哪裡。”

“也許還有第三種。”長孫皺眉道。

“什麼?”

長孫:“就是不管柳言棋去了哪裡,最後都一定會以某種方式被送回去。”

“某種方式?”卓闕重複了一遍。

“如果他和拉切西斯有什麼聯繫。”長孫道,“找一個人對神來說肯定不難。”

卓闕點點頭,“這倒是。”

說着兩人已經到了門前。因爲人都出去找柳言棋了,下人看到他們只是通傳了一聲,便讓他們進去了。

到了大堂裡,連華一身白衣飄飄端坐八仙椅上,面目冰冷。

長孫和他對視了一眼,卓闕則是漫不經心的看了柳傅幾眼。

“有什麼事嗎?”柳傅漫不經心問道,好像在外面翻天覆地找他兒子的那些人都和他沒關係。

“我想知道……”長孫隨便想了個問題,“我師父還要被關多久。”

柳傅面無表情:“這個要等梵蒂岡的回覆。”

長孫“哦”了一聲:“我可以去看看他嗎?”

柳傅看了他幾眼,似乎有些疑惑,不過想來想去一個剛剛成爲初級驅魔師的少年會什麼把戲?於是他點頭,“可以。”

長孫說了聲謝,又轉頭看卓闕,卓闕不動聲色的眨了眨眼,示意他知道了,兩人便告辭出去了。

連華有些莫名,不知道他們兩人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柳傅側頭看他,冷冷笑道:“連會長恐怕一時半會兒都好不了,未免妖魔再攻打赤龍城,副會長還是先將連會長轉移一下比較好吧。”

連華轉過頭看着他:“你這是奪了權又趕人?”

這裡只有兩個人,互相說話都開門見山。況且連華比起連庭來要衝動許多,自然也不會掩飾。

“副會長誤會了。”柳傅面無表情,彷彿在說今天天氣不錯:“我只是考慮到連會長的安全。”

連華:“還是你覺得大哥傷的不夠,還想再派人暗中行刺?”

柳傅看了他一眼,嘲道:“我需要這樣做嗎?”

連華額角一抽,下顎一緊,差點忍不住動起手來。他鎮定的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才站起身來:“告辭。”

柳傅看也不看他:“不送。”

……

“怎麼樣?”

出了柳傅家門,長孫就迫不及待的問。

卓闕“唔”了一聲:“因爲只能看到短時間裡的事情……這段時間他都和連副會長在大堂裡……”

“白跑一趟?”長孫皺起眉。

“也不是。”卓闕眨眨眼,看他,“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長孫臉色冷了下來:“不說算了。”

他轉身要走,卓闕一把拉住他塞進旁邊巷道里。轉身將少年壓在石牆上,伸手撐在他耳邊,他笑的無奈:“律,你太冷漠了,偶爾熱情一點比較好。”

長孫冷冷看他,“說完了?”

卓闕嘆氣,“好好,告訴你。雖然只有一點點,不過在柳傅見連副會長之前,他剛從一個暗室裡出來。”

“在哪裡?”

“不知道。”卓闕見長孫冷了一張臉,趕緊擺手,“這個真不知道了,只有這麼一小段而已。”

“如果再看見的話,你能認出來麼?”長孫問。

“應該能吧。”卓闕想了想,“那門口有一個圖騰,不過我看不清上面是什麼。”

長孫沉下心思想起來,他不想管什麼拉切西斯的事情。那應該是狄岡和冷焰需要操心的,他只是想救胡狐,順便幫師父報一把仇罷了。

“律。”卓闕突然開口,從口袋裡摸出一枚藍綠色的寶石出來,“這個送給你。”

長孫莫名其妙:“這是什麼?”

卓闕將東西塞進他手裡,“能保平安的,拿着準沒錯。”

“護身符?”長孫將那寶石翻來覆去看了看,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你從哪兒拿來的?”

“嗯……”卓闕仰頭看天,“從哪兒呢……好像是在哪兒撿到的。”

“啊?”長孫想把寶石還回去,“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我不要。”

“不是壞東西。”卓闕把寶石塞進他衣服口袋裡,“相信我吧。”

長孫還是第一次見卓闕這麼認真的樣子,一時覺得有些奇怪。難道這寶石有什麼不尋常?

不過對方又一副不能說的樣子……

長孫只好先收了:“謝謝。”

卓闕趁機湊過去吻了吻少年的臉側,“不客氣!”

長孫一下驚了,擡手就要一巴掌,卻被男人躲開。

卓闕:“這是回禮。”

長孫有些氣惱,轉身就朝巷子口走,才走出去幾步,突然頭頂一大片黑影壓了下來。

砰——

伴隨着身後重重的撞擊,長孫一回頭,就見冷焰渾身冒着可怕的殺氣將卓闕揍翻在了地上。

“冷……”長孫一下呆住了,看到卓闕嘴角流出了血,才一下叫出聲來:“冷焰!住手!”

冷焰根本不理長孫,走過去拽起男人的衣領又是一拳揮在臉上。

卓闕被打的偏過頭去,喉嚨裡發出一聲悶哼。冷焰沒打算放過他,將人舉起來就朝地上扔。他動作利落的彷彿手裡根本沒有重量,彷彿卓闕只是個破舊的娃娃。

“冷焰!”

長孫急了,這樣下去不出一分鐘卓闕就得被打死!

他幾步衝過去一把抱住了冷焰的腰,“住手!你會打死他的!”

“區區一個人類!”

冷焰野獸般的低咆,“死多少又有什麼關係!”

這尚是長孫第一次看見冷焰露出如此魔性,此時此刻他才發現自己和他確實是有區別的。一個是不把人命當人命看的妖魔,而自己只是個十分平凡的……人類。

“我也是人類!”

長孫怒了:“你說的區區人類,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冷焰手一頓,就聽長孫繼續吼道:“還是說什麼?這個世界上只有神才配得上你?人類這麼“區區”的話,你還來找我幹什麼!”

冷焰的怒氣終於降了下來,他剛纔遠遠看見卓闕低頭親了長孫,整個人只覺得理智瞬間不復存在了,渾身被強烈的殺氣籠罩,只想將卓闕整個人撕碎。

冷焰將卓闕扔到地上,卓闕幾乎已經昏死過去了,連哼都沒哼一下。他轉過身,就見長孫眼眶發紅,嘴脣微抖。

“……律。”冷焰想伸手抱住少年,少年卻下意識的朝後退了一步。

長孫此刻心裡很害怕。他第一次看見冷焰這般樣子,和傳說中讓人驚恐的地獄魔犬沒有絲毫區別,吞噬靈魂,吞噬一切的可怕魔犬。尖利的獠牙,猙獰的面容,赤紅的雙目。

冷焰看到他的退縮,手在半空頓住。

“對不起……”

他喃喃的說出一句,最後深呼吸了一下。努力將心底翻騰的酸楚吞下去。

“我來找你們其實是因爲……”他頓了頓,平息了情緒才道,“戴卡和柳言棋不見了。”

“什麼?”長孫一下擡起頭。

他的衣兜裡,卓闕給他的藍色寶石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微微閃了閃。所有的事情,都正朝着長孫完全無法預料的情況直轉而下。

1.序39.三十八10.九24.二十三2.一4.三23.二十二15.十四29.二十八24.二十三21.二十2.一40.三十九41.四十30.二十九22.二十一11.十26.二十五12.十一13.十二25.二十四13.十二20.十九7.六31.三十26.二十五4.三41.四十15.十四20.十九17.十六29.二十八18.十七38.三十七1.序34.三十三11.十40.三十九39.三十八13.十二8.七23.二十二28.二十七3.二35.三十四40.三十九32.三十一10.九23.二十二8.七23.二十二22.二十一28.二十七37.三十六10.九34.三十三17.十六6.五32.三十一4.三4.三35.三十四29.二十八26.二十五18.十七37.三十六39.三十八6.五22.二十一27.二十六15.十四6.五10.九31.三十8.七38.三十七27.二十六6.五37.三十六10.九35.三十四5.四15.十四9.八39.三十八20.十九7.六9.八15.十四19.十八31.三十26.二十五40.三十九40.三十九28.二十七39.三十八7.六29.二十八24.二十三
1.序39.三十八10.九24.二十三2.一4.三23.二十二15.十四29.二十八24.二十三21.二十2.一40.三十九41.四十30.二十九22.二十一11.十26.二十五12.十一13.十二25.二十四13.十二20.十九7.六31.三十26.二十五4.三41.四十15.十四20.十九17.十六29.二十八18.十七38.三十七1.序34.三十三11.十40.三十九39.三十八13.十二8.七23.二十二28.二十七3.二35.三十四40.三十九32.三十一10.九23.二十二8.七23.二十二22.二十一28.二十七37.三十六10.九34.三十三17.十六6.五32.三十一4.三4.三35.三十四29.二十八26.二十五18.十七37.三十六39.三十八6.五22.二十一27.二十六15.十四6.五10.九31.三十8.七38.三十七27.二十六6.五37.三十六10.九35.三十四5.四15.十四9.八39.三十八20.十九7.六9.八15.十四19.十八31.三十26.二十五40.三十九40.三十九28.二十七39.三十八7.六29.二十八24.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