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十六

第二日長孫的事就在赤龍城傳得沸沸揚揚了,一夜之間讓人震驚的事太多,將這個不足二十歲的少年推到了事件的浪尖上。

而當事人顯然還並沒有這個自覺——長孫睡了舒舒服服的一覺起來,第一眼就看到冷焰睡在自己身邊,男人赤果着身體睡的四仰八叉,那樣子配着他的俊帥模樣說不出的滑稽。

長孫也不知哪裡來的心思,乾脆就摸了手機悄悄地偷拍了幾張相片,其中一張還是他將手機高舉,自己湊到冷焰睡得渾然不覺的臉邊,兩人一起拍了張合照。

做完這些,將手機收好,長孫才咳嗽一聲,拍了拍冷焰的臉。

“喂。”

“嗯?”

冷焰動了動,下意識的醒過來之前,先“砰”的一聲變成了一隻大黑犬,然後才懶洋洋的撩開眼皮。

長孫忍不住想:難道這傢伙每天晚上都是以人的樣子在睡……然後在自己醒來之前又變回黑犬的樣子麼?

用早餐的時候,長孫碰到從隔壁房間出來的卓闕。

說起來,昨晚回來的時候好像沒見到他,這倒是讓長孫有些奇怪,他忍不住多看了卓闕一眼,卓闕卻只看了他一眼,臉上猛然露出一絲愕然來。

“?”長孫不解,挑眉露出疑惑的詢問眼神。

卓闕臉色恢復的很快,笑起來道:“我還以爲你今天不會想出門了。”

“嗯?”

長孫覺得卓闕似乎是找了個其他的理由,他直覺卓闕剛纔驚訝的並不是這件事,可這個理由找的毫無破綻,一時間長孫覺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你不知道外面都鬧翻了麼?”卓闕和長孫一起下樓,一邊道,“現在勢力已經徹底分成兩派了,如果說以前還有些微妙的話,如今可是因爲你一下將兩股權利推到了不得不分裂的地步。”

長孫:“跟我有什麼關係?”

“鍾海暗害你,導致魔犬護主咬死了他的消息已經傳遍赤龍城了,估計今天出城辦事的驅魔師又會將此事傳遞到其他驅魔城裡,我想過不了半個月,所有的驅魔師都會知道這件事吧。”

卓闕聳肩:“鍾海是柳傅的手下,而你和連庭、胡狐關係交好是誰都知道的。原本兩派勢力就很曖昧,之前張昌還抓了胡狐去審判,想要剝除他的驅魔師資格……而現在你又被柳傅手下暗害……這不明擺着讓兩方的勢力徹底劃清界限麼?”

“哦。”長孫面無表情的點頭,他對此事毫無興趣。卓闕顯然也看出來了,所以大致解釋了一下便閉口不言,兩人一起到了大堂吃早餐,姜黎那個八卦通早就將外面的事情在大堂裡津津有味的講起來了。

“啊!當事人出現了!”

姜黎興致勃勃的拉過長孫:“你知道麼,你現在已經是驅魔城年輕一代驅魔師的偶像了!”

長孫微微蹙眉,但並未答話,他走到桌邊低頭開始吃飯,卓闕坐到他對面,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冷焰。

冷焰甩着尾巴張大了嘴打了個哈欠,尖利的獠牙,殷紅的舌頭,讓人不禁會去想象鍾海被咬死時的場景。

“我出門了。”長孫幾口喝完熱粥,一手拿了個包子,冷焰一口吞下兩個大包,嘴上還叼着一口,屁顛顛的跟着長孫出門去了。

“誒!”姜黎端着碗跟在他身後喊:“你要不要帶個帽子什麼的!”

長孫頭也不回的擺擺手,黑犬像是心有靈犀,猛的將身體變到小馬駒的大小,馱上長孫飛快的沿着官道朝府衙大門去了。

清晨很多店家都還沒開門。有人看見一頭漆黑的大犬馱着一個少年飛快的往前奔馳,忍不住驚訝起來。

“那就是長孫律?”

“是他是他。”有好事的人趴在窗口上往下看,一邊吹了聲口哨。

“長得好俊!”有女人的聲音嘖嘖讚歎,“將來一定是個帥小夥!”

冷焰動了動耳朵,噴了口氣,心裡想着:現在已經是帥小夥了!未來不知道得多好看呢!

長孫則是目不斜視,也不知道聽沒聽到那些話。他一手抓着冷焰脖頸處的一團毛,一邊啃着肉包子,目光淡淡的看着清晨灰濛濛的光線。

不遠處的赤龍府衙出現在視線裡,紅漆的大門,石階下兩隻石雕大獅威武莊嚴。

“律……?”

對面的街道上傳來胡狐的聲音,男人吊兒郎當的插着褲口袋看他,“你來的好早。”

長孫也覺得奇怪,胡狐居然會這麼準時的來府衙報道?

“別用那種眼光看我。”胡狐不滿的眯起眼,“難道我就不能早起一次?”

長孫和冷焰一起默契的搖了搖頭。

“你們……”胡狐一愣,忍不住笑起來,“真是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說着他走上前摸了摸冷焰的頭。長孫驚訝,冷焰是絕對不會讓別人碰他的,可是對胡狐似乎一直沒什麼反應。

“昨天真是太精彩了。”胡狐壓低聲音道,“今天上面在開會,多半是說昨晚的事,連庭和柳傅都去了,事情變得複雜了呢。”

“……會長……”聽到連庭的名字,長孫有了點反應,畢竟連庭對自己算不錯,爲人感覺也很正直。至少和柳傅比起來那是甩出兩條街去。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胡狐嗨了一聲,“不過兩派勢力現在是徹底劃清界限了,但目前情況對我們有利,柳傅是不想劃清界限也沒有辦法了。他手下的那羣人對我們早就看不順眼很久了,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他做主了。”

說着,胡狐湊近過去道,“說不定過不了多久柳傅就得被換下來。”

“什麼?”

長孫微微驚訝,在他的感覺中,柳傅還是十分有氣勢和威嚴的。

“他老了。”胡狐攤手,“現在年輕人才輩出。”胡狐說着還拍了拍長孫的肩膀,“位置總是要讓給後來者坐的。”

長孫不知道爲什麼,腦袋裡就浮現出很有名氣的一句話:世界不是你們的,也不是我們的,總歸會是那幫孫子們的。

胡狐見長孫想笑又忍笑的表情,奇怪:“你心情不錯嘛?”

長孫勾起嘴角,不置可否,他從冷焰背上跳下來,跟着胡狐進府衙時,突然想到一件事。

“昨天在那個林子裡,我聽到一些奇怪的話。”

胡狐坐到四方桌後面的木椅上,將兩隻腳往桌上一擱,腳踝疊在一起抖啊抖:“什麼?”

“說妖魔們都被誰帶走了,只留下幾個看守。還說什麼暗黑勢力……”

胡狐皺起眉頭:“你聽清楚了?”

“聽清楚了。”他之所以會記在心裡,也是因爲聽到暗黑勢力幾個字……

被心魔控制了的拉切西斯女神,之前還在林子裡出現過。總覺得之中有什麼聯繫。

“我說最近那麼奇怪呢……”

胡狐喃喃着,在桌子上翻了翻,找出一個檔案袋來丟給長孫:“你看看。”

長孫打開袋子,只見是一疊厚厚的任務單,上面寫清楚了日期年月,是哪位驅魔師接下了任務,任務完成時間等等……

粗略一算——大概有超過五百本資料。

“這是這一個月裡的任務。”胡狐道,“你看懂了什麼?”

長孫翻了翻那些資料,時間確實都捱得相當近,甚至一天裡就有好幾個任務單子被派出。

他之前整理資料時,甚少看到這種情況的出現。

“這一個月裡妖魔增多了?”

“不是妖魔增多。”胡狐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是曾經藏起來的妖魔全都出現了。”

長孫心裡一凜:“這就是暗黑勢力?”

“大概吧。”胡狐將脖頸往後仰,靠在椅背上看天花板:“總之這是天下大亂的徵兆,只是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大概知道一些……”長孫想了想,決定把自己知道的告訴胡狐。

……

“你是說拉切西斯女神?那個在西方掌管生死的三女神之一?”胡狐瞪大了眼睛,那樣子看起來像在聽一個神奇的故事。

“是的。”長孫點頭,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她被心魔控制,而善意的意識已經逃離出去,目前下落不明。女神好像想要喚醒某位遠古的神明,現在在收集力量。”

“難道是暗夜之神。”胡狐猜到了一部分,“如果有女神的力量,加上集齊傳說中的暗黑力量,這是有可能的。”

長孫不是很明白其中究竟:“要集齊什麼東西呢?”

“這是一個傳說,誰也不知道真假。”胡狐搖頭,“暗夜之神之所以沉睡,是因爲光明的力量大過於他,光明的神祗,神祗又創造了愛戴光明的人類,暗夜之神只被黑夜中的妖魔們崇敬着,他的力量被壓制,所以陷入了沉睡。”

“而要喚醒暗夜之神,就必須帶來相當大的黑暗勢力,第一個是百年纔會出現一個的災星,只要和災星有關的所有東西都會有噩運,災星的前世必定是有心結沒能解開,帶着巨大的戾氣和怨氣;第二個是墮落的天使,那麼多墮天使,只有一個是特別的。他愛戴着神,尊敬着神,被神背叛而陷入仇恨,但他本性依然善良而純真,在善惡之中掙扎;第三個是傳說中的寶物,轉生石。”

說到最後一個,胡狐嘆氣,“前面兩個也許還有可能,就我所知,之前閻羅殿裡就已經出現過一次災星降世了,但轉生石……那是從遠古開始就被定爲傳說的東西,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它的存在。”

長孫:“可是女神在籌集力量……”

胡狐:“大概是她有把握一定會找到吧。”

胡狐和長孫都沉默了一會兒,隨後胡狐站起來:“這是個大消息,我得去告訴連庭,你看着府衙。”

“好。”長孫點頭,看着胡狐離開後,將府衙的大門關上一半,只開着另一半。

他走回大堂裡坐下,呆呆的看着對面的椅子發呆。

砰——

冷焰變回人形,朝對面的椅子一坐,大大咧咧的架起二郎腿。

“幹嘛告訴他們這些,不管暗黑勢力會不會甦醒,都和我們沒關係。”

“如果暗夜之神醒了,世界會變成什麼樣?”長孫看着男人問。

“嗯……大概不會再有光了吧。”冷焰想了想,“神祗們的力量會被打壓,人類崇拜的神明再也不會出現了。”

“妖魔亂世?世界毀滅?”長孫追問。

“不會。”冷焰擺手,“就算是暗夜之神掌管世界,也和光明之神差不多。每一種生物鏈都有自己的平衡,你們人類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在神祗和妖魔們看來,也不過是生物鏈裡的一種。爲了保護你們不會滅亡,會給妖魔們制定好規矩的。”

長孫微微吃驚,這和他看過的小說、電視並不相同。

“難道暗夜之神不會想統領全世界?”

冷焰撲哧一聲笑起來:“他已經掌管着全世界了,幹嘛還需要統治?”

“可是……”長孫微微發愣,不知道怎麼說了。

“你們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冷焰一撇嘴,“暗夜之神原本就擁有全世界,他不需要向人類證明什麼,不需要發動戰爭或者是毀滅人類,人類和動物、草木、神祗、妖魔都是他的臣民,原本就在他的管轄之中。就好像光明之神,他需要向你們證明他掌握着世界麼?”

長孫搖頭:“光明之神是正義的。”

“嘖。”冷焰因爲本身就是妖魔,所以對那些光明、神祗、原本就沒有好感,他翻了個白眼:“什麼是正義啊?如果沒有邪惡的存在,哪裡來的正義?這個世界上,沒有對比就沒有成立,如果你們不知道還有殺人這種東西的存在,那麼救人也就沒有任何意義。”

“暗夜之神不是殺戮之神,他同樣愛惜每一樣存在的生靈。不要隨便給他亂下定義。”

長孫第一次聽到這種結論,被嚇了一跳的同時,內心是深深的震驚。

在這個世界上,他不知道的,被約束的不僅是思想、身體還有許多許多東西。

他突然覺得能夠理解人類爲何懼怕未知的東西,因爲未知,所有東西都不在常識範圍內,你無法選擇任何一種能想到的東西去解決眼前的問題。

你會感覺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無能和無力。但其實,人類本身就是那麼弱小的東西,人類並不強大,可是人類聰明。

而聰明……卻又時常反被聰明誤麼。

“律?”

冷焰看見長孫發起呆來,擡手揮了揮:“喂?回魂啦!”

長孫眨眨眼,突然露出敬佩的表情來:“冷焰,我第一次發現你原來如此有智慧!”

冷焰:“……”

28.二十七30.二十九6.五15.十四20.十九21.二十25.二十四41.四十38.三十七3.二28.二十七21.二十32.三十一8.七38.三十七29.二十八24.二十三13.十二20.十九23.二十二32.三十一39.三十八2.一25.二十四1.序39.三十八35.三十四34.三十三24.二十三27.二十六40.三十九39.三十八20.十九11.十4.三34.三十三18.十七20.十九34.三十三34.三十三37.三十六4.三3.二38.三十七28.二十七11.十5.四33.三十二41.四十31.三十26.二十五18.十七19.十八39.三十八2.一13.十二10.九13.十二34.三十三1.序13.十二6.五3.二23.二十二12.十一7.六17.十六12.十一35.三十四11.十25.二十四26.二十五25.二十四22.二十一25.二十四37.三十六20.十九33.三十二23.二十二27.二十六19.十八4.三23.二十二12.十一8.七28.二十七27.二十六34.三十三21.二十30.二十九37.三十六17.十六11.十38.三十七24.二十三38.三十七15.十四32.三十一
28.二十七30.二十九6.五15.十四20.十九21.二十25.二十四41.四十38.三十七3.二28.二十七21.二十32.三十一8.七38.三十七29.二十八24.二十三13.十二20.十九23.二十二32.三十一39.三十八2.一25.二十四1.序39.三十八35.三十四34.三十三24.二十三27.二十六40.三十九39.三十八20.十九11.十4.三34.三十三18.十七20.十九34.三十三34.三十三37.三十六4.三3.二38.三十七28.二十七11.十5.四33.三十二41.四十31.三十26.二十五18.十七19.十八39.三十八2.一13.十二10.九13.十二34.三十三1.序13.十二6.五3.二23.二十二12.十一7.六17.十六12.十一35.三十四11.十25.二十四26.二十五25.二十四22.二十一25.二十四37.三十六20.十九33.三十二23.二十二27.二十六19.十八4.三23.二十二12.十一8.七28.二十七27.二十六34.三十三21.二十30.二十九37.三十六17.十六11.十38.三十七24.二十三38.三十七15.十四32.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