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

梅玉心內念頭如急電轉動。她感到指尖在發抖:“那個人, 是誰?”

周惠父垂下頭去, “你小心提防身邊的人便是。”

她逼近一步,“是趙家親近的人?惠父哥, 告訴我, 那個人到底是誰?你幫了趙家, 就等於救了我的命, 請你告訴我。”

他爲難地搓搓手, 有些齟齬,“對不起,我真的不能說……”

她瞬間如掉冰窖, 退後一步。她忽然明白一個道理,有些人和事, 是一去不復返的。

半晌, 她輕輕說, “多謝你來告知,但是梅玉不會跟你走的。惠父哥, 你快些離開吧。”

說完,她快步走到門邊,把門打開,不給周惠父和自己一絲機會。

周惠父欲言又止,躊躇了一陣, 道:“如果到走投無路那刻, 你可到城東平安巷的曲家, 報上我的名——”

“惠父哥, 請不要說了。”她打斷他的話, 平靜的語調掩蓋了心中悲慟,“你走吧。”

周惠父面色蒼白, 優美的脣抖了抖,最終化爲一聲長嘆,低低說:“你保重。”

說完,他奔出屋外,到了圍牆下面,扶着牆彎下腰,似嘔吐狀。

梅玉嚇了一跳,以爲他不舒服,剛想追出去,不料他又直起身來,身形閃了閃,就不見了蹤跡。

梅玉呆了片刻,深吸一口氣,急急往正廳那邊跑去。她要告訴趙鴻飛,去查那個想買漢王章的人是誰!

她剛跑到門口,趙鴻飛也恰好從裡面衝出來,兩人黑燈瞎火都沒看清,“砰”一聲猛撞一起。

“啊!”鼻子傳來一陣劇痛,她蹲下身捂住鼻子,同時眼冒金星,好一會兒都緩不過來。模模糊糊看到趙鴻飛也撞得不輕,跌到了三丈外。

她正想說話,趙鴻飛就了彈起來,大力抓住她手臂,將她提起來,搖着她高興地說:“梅玉,我正想找你!大哥的信來了!他說薛大哥的摺子引起了朝廷重視,皇上本來要派薛大哥親自督辦父親的案子,但丞相說親親相隱,理應避嫌。就另外派了欽差下來,不日將到達昌州!”

他倒是沒事,但梅玉被這一撞,暈得原本要說的話都一時忘了。她昏頭昏腦說:“啊?真的?”

“真的!而且大哥安排完平州的事情,也啓程回來,這回子怕快要到家了!”

梅玉也很高興,但總覺得自己有很要緊的事說,就是想不起來是什麼。她正納悶,忽然發現婉蓉站在廳中看着他們,腆個大肚子,神色悽落。

她尷尬地推開趙鴻飛的手,“二少爺,你太激動了。”然後拼命給他使眼色。

婉蓉勉強笑了笑,低下頭去,不安地說:“官人和姨娘關係真好……”

趙鴻飛撓撓頭,一聲不吭。

梅玉忍住鼻子的痛,說:“不是這樣的。二少爺知道我一直很擔心老爺,所以一有消息就立刻告訴我。二奶奶你快要臨產了,二少爺他不想讓你多操心呢。”

婉蓉懷胎已經九個月,行動頗不靈便,在小丫環和梅玉的幫助下,艱難地坐下來。她摸着肚子:“大伯的信剛到,我還沒明白什麼回事呢,官人就嚷着去找你。”

梅玉使勁給趙鴻飛大白眼。

趙鴻飛總算走過來,笨拙地倒了一杯茶,遞給婉蓉,“呃,那個,你喝口水。”

婉蓉受寵若驚地接過來,含羞看了他一眼,低頭抿了一口。

在後面的梅玉豎起大拇指,又示意他繼續。

趙鴻飛要哄一個女人,憑他在風月場所流連的本事,還不是手到擒來。他把茶杯拿過來放好,回頭輕輕拉住婉蓉的指尖,“夫人啊,爲夫……”他咳了一聲,還是有些不適應這個自稱,“我常常冷落了你,你不要怪罪。我在外面怎麼玩,最後還不是得回你院子裡,你說是不?”

說完拍拍她手背,衝她一笑。

婉蓉被他笑得臉上一紅,聽到身後梅玉的輕笑,她更加不好意思,低下頭去,脖子根都染了紅霞,卻還是不捨得收回被他握得暖暖的指尖。

這時,管家進來了,面上是喜悅的表情,“少爺,外面來了一羣人,說是京裡來的欽差。”

趙鴻飛和梅玉相視,驚喜非常。

終於來了!

“快快請貴客進來。”

沉浸在喜悅中的他們這時候都沒有想到一點疑惑,欽差大臣來到地方上,應該首先到驛丞報道,來他們家做什麼?

梅玉這時候突然想起來她剛纔忘掉的話,對了,她想告訴趙鴻飛,要去查那個玉鑑行的老闆,看誰在後面指示他,誰陷害的趙文素!

但是這時沒有機會說話了,家裡忙亂成一團。他們迎到門口,跪了一地的人,大夥兒參拜:“參見欽差大人!”

官兵們迅速散開一個圈,將他們包圍起來,頗有蓄勢待發的姿態。

梅玉這才感到有些不對勁。

欽差從八人擡大轎裡走出來,身量魁梧,夜色中仍能看出氣勢非凡,問:“哪個是趙鴻飛?”

趙鴻飛往前一步,仍是跪着,“小人在此。”

欽差摸摸鬍子,點頭道:“來人,宣讀聖旨!”

一個官兵走上來,“趙鴻飛,聽旨!”

衆人叩首:“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梅玉跪在地上,更加疑惑了。這個陣勢,是想要做什麼?她本來以爲,欽差是來趙家瞭解冤情的呀!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由薛愛卿上折,朕聽昌州太守官印失蹤,昌州太守隱而不報,傷情重大。又有九品編修官趙文素勾結外敵、造成傷亡一事。特派大理寺少卿馬皤調查此事,欽此!”

欽差馬皤道:“要調查此事,所有相關人員不可疏漏,趙文素一人犯事,其子不可能不知情。趙鴻飛,你且隨本官回去,協助調查。”

她忽然醒悟過來,這欽差要抓走趙鴻飛!

幾個官兵撲過來,束縛住趙鴻飛。他一邊奮力掙扎一邊大聲說:“欽差大人,你這算什麼調查!我又沒有犯事!”

馬皤交握雙手,慢條斯理道:“你犯沒犯事,這可說不準,別說你了,就是平州太守趙禮正,也已落網,協助調查。這是聖上欽派的權力,本官絕不姑息任何人!”

他揮了揮手,官兵分開一條道,一輛囚車推過來,上面赫然是仍穿着官袍未及脫掉的趙禮正!他雙目緊閉,臉上有幾道陰影,一動不動,似乎昏迷了過去。

趙鴻飛愣在原地,“大哥?!”

馬皤再次下令:“把趙鴻飛同鎖到囚車上,加派人手搜查趙家,務必掘地三尺,不能放過蛛絲馬跡!”

衆官兵得令,如狼似虎闖進府邸裡面。馬皤也丟下他們,跟着進府去了。

梅玉不能置信地看着這一切,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皇上派來的人欽差,就這樣不分青紅皁白地抓人?

那邊婉蓉慘叫一聲,撲上前去跟那些官兵搶,“你們不能抓我官人!”

不知哪個人不識輕重,將婉蓉一推,那瘦弱的身體就摔在了地上。與瘦削的身體不成比例的大肚子壓在了身下。

梅玉心驚膽裂,衝過去將那些人撥開,想要扶起她。

“哪個烏龜王八蛋!那是孕婦,孕婦!瞎了眼沒看到啊!”趙鴻飛看到這個情形,如困獸般掙扎吼叫。

婉蓉一隻手攥着趙鴻飛的衣袖,死都不肯鬆開,不停地叫喊:“官人,官人……”

梅玉發現她面白如紙,身下竟然還滲出些血來,頓時魂飛魄散,顫抖着說:“二奶奶,你,你流血了……”

他們薄弱的力量哪裡爭得過身強力壯的官兵。他們齊齊壓住趙鴻飛的手腳,一人扯掉婉蓉的手,拖着他就往後走。

梅玉扶着婉蓉,悲慟萬分地望向趙鴻飛。

趙鴻飛也望着她,眼裡充滿了絕望,最後一句話是:“照顧好她,照顧好孩子,拜託了!”

梅玉忍淚點頭。

但是隔了那麼遠,天色又黑,也不知道他看到沒有。她的心如同這無邊的黑夜,沉痛得沒有一絲光亮。

直到婉蓉叫起來,“肚子好痛!”梅玉纔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將她扶起來。

婉蓉卻疼得連腿都軟了。

管家過來幫助,兩人合力把她擡進門,想要回房,沒想到廳堂裡一片混亂,那馬皤四處指揮,翻箱倒櫃。

他們進來的當口,恰好一個官兵在廳中的椅子下摸出一塊東西,交到馬皤手中,“大人,卑職找到這方物品!”

梅玉不禁停下腳步,望過去。

只見那欽差手中拿着那塊東西,咋一看去,像是一根金飾。

馬皤拿在手中反覆看了幾次,道:“這不就是漠北專產的鎦金馬骨嗎?女真人常用此物剔牙,看來趙家大有可疑啊!”

梅玉震驚得半日不能動彈。她走過去,有些語無倫次,“大人,這不可能,我們家不可能有這種東西!定是有人陷害。賤妾知曉一些消息,有人……”

她還沒說完,馬皤冷冷掃她兩眼,理都不理,轉身吩咐道:“今晚大有收穫!撤隊!派三十個人輪流監守趙家,任何人不得輕易出入,不得懈怠!待本官審了趙家三人,再作下一步定奪。”

說完昂首挺胸,在一羣人簇擁下,大步離去。

梅玉看着欽差,原本以爲帶來希望的欽差,傲慢地離去,幾乎癱軟在地。而且與此同時,她的胃部涌上一股極度不舒服的感覺,噁心油膩,令得她想吐。

那邊管家卻立即叫起來,“姨娘!二奶奶看起來不好哇!”

婉蓉已經氣若游絲,裙子下的血越來越多,開始滴到地上。

梅玉心裡慌亂成一團,但她勉強收拾起精神,告訴自己一定不能倒下。她重重閉了閉眼,壓下胃裡的噁心,然後睜開,轉身冷靜地吩咐:“管家,先找人把二奶奶擡到牀上!陳媽,你去廚房熬幾大鍋沸水,等着備用!”

她並沒有生產經驗,憑着一點點知識安排好,然後走到門口,對監守的官兵說:“大爺們,能不能行個方便,讓我家小廝出門去請大夫和穩婆,我家二奶奶要生產了!”

說完,她一咬牙,狠心把手腕上的金手鐲褪下來,塞給官兵。

那隻金手鐲,是棠寧給她的見面禮。官兵在手中掂了掂,挺沉的,成色也非常好,還是黃澄澄的。官兵心中竊喜,道:“沒問題!讓小廝來搜個身,我與你個方便就是。”

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8.接上章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58.接上章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60.結局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6.接上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60.結局61.番外之趙櫻月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61.番外之趙櫻月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
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8.接上章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58.接上章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60.結局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46.接上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60.結局61.番外之趙櫻月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61.番外之趙櫻月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