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結束

我只覺心中厭倦異常, 好想離開!

“你再猶豫下去,這隻貓,也就成死貓了。”雷弈冰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微一驚, 忙看小棉花, 它倒是沒有叫, 只是越漸的沒了精神, 呼吸微弱, “怎麼辦?怎麼救它?!”

“你應該知道辦法。”

“除非,死的一方魂飛魄散……”清虹的話又響在耳邊。不行!伊豆都沒事,那, 爾雅……

“他沒得救了,若是沒有我在體內, 又剛好被你們的靈力喚醒, 只怕等我自己感應到時, 沈星源也早死透了。”

他不說我也知道,原來爾雅最後的意思, 要救伊豆,就是他寧願魂飛魄散?!

“反正也沒什麼兩樣,就算不用真火送他一程,幫他魂飛魄散,又有什麼區別, 死了就是死了, 再也沒有活得可能。他又用了禁術, 以身養蠱, 成妖都無望。六道輪迴也是要看上天機緣……”

聽了雷弈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語氣, 我一時氣結:“你來就是爲了說風涼話?!”

他眼中怒色閃過,拉了我起身:“是又怎樣?!這小子倒是囂張的很嘛!老婆?是他叫的!哼!”

見我不理, 雷弈緩緩又道:“也是爲了謝他捨命幫忙對付國師,讓我省了不少力,不然憑我現在的神力,恐怕真的很難對付,所以,我倒有另一個法子……另外,就是讓你知道,沒有我在,沈星源的下場……不是因爲我他纔不見的……”

我猶豫了下,見他也不再說,遠處大家都正忙着對付國師,連太子也出手了。本來伊豆沉不住氣,終於用了靈力激發自己變成了巨獸的樣子,正是曾經我看過的虛影,可是沒等顯威風,就被一個更大的翅膀護住,竟然是太子的召喚獸,也是加柴,不過比伊豆大得多……看起來,對它很是照顧。

那個巨獸不停的用着身上的羽翼飛射,或是吐出黑色的光球平衡國師的吞噬能力,好方便大家出手。伊豆已伴在它身邊有模學樣的跟着攻擊。

“那,你有什麼辦法?”看家大家還暫時壓得住國師我才放心,低聲問道,不過口氣裡已經有了絲哀求。

雷弈總算滿意的緩了神色,不過還是有點矛盾的看看我,最後還是輕嘆一聲,結了手印一招招看得我眼花繚亂,大小不同的光圈打在了爾雅身上。

我暗自腹誹,神氣!我看你神氣到幾時!等我得了機會,非在你的飯裡下瀉藥!

“另一個辦法就是,送他去另一個世界……也許,就是你來的那裡。”雷弈輕聲道。打完最後一個手印,突然拉着我飛快離開,最後割了手指凌空化了陣法,半空回身遠遠向爾雅推去,猛然間天空降下雷光,強烈耀眼的什麼也看不見,直到雷光消逝,方纔看到爾雅的身體變得漸漸透明,最後碎爲星光……雷弈忽然又按了下小棉花的頭,小傢伙應手而到,好在呼吸平穩,看來是睡過去了。

雷弈道:“醒來它就會忘了從前的一切,不然以靈獸的忠誠,就算它好得起來,也必然會再殉主而去的……”

我忽然涌起深深的悲哀,爾雅就這樣消失,也許在我從前的那個世界他還有重活的機會,就像我一樣,可是這裡,他最親密的夥伴卻把它忘了……這是,多痛心的事!所以,我一定永遠記着他,也祝福他……想了下,喚了一個小水妖來照顧小棉花,我急忙又看向場內。

血霧驟然匯聚,顯然國師也已經久戰不下覺得煩躁了,恨恨道:“我經營這麼多年,想不到,居然被你們識破,本想今天大不了就是同歸於盡!哈哈,想不到在這個時候,你居然還有心思用龍神之力施展時空逆法,看來現在,也是我把你們都滅在這裡的時候了!”

“血殺!”風聲鶴唳,彷彿陰哭鬼嚎的聲音,衆人都被迫退散,清虹大叫:“遭了!爆體……快結防護!”大家立馬毫不猶豫的攜手結印作起靈氣防護層。

雷弈低哼了一聲,“羅唆的老頭。總算肯出絕招了!全力一擊,可是防護最弱的時候……”

忽然俯身奪了我手中的劍,側頭時,眉目間神色溫柔平和起來,低聲在我耳邊道:“便宜姓沈的小子了……”

才一交錯而過,他已經浮在空中,手上方纔的傷口還在流着血,浸染的龍泉劍霧濛濛,他的手臂上金光漸漸度到劍上,金色的龍影盤踞劍上,帶着高亢的龍吟,我回身看是,剛好見金光疾閃而去,直穿入血霧當中。

隨後他又落在地上,背對着我靜靜望着遠方,金色劃破血霧,驟散成金光萬丈。國師大笑到,“也不過這點能耐!”隨即又一聲大喝,紅色的霧氣重又聚攏。

轟隆一聲,天上的巨雷似乎迴應着他的話,烏雲紅霧被銀色的閃電撕開,猛地一道粗粗的雷電直下擊向國師,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

“九天玄雷?!……”國師淒厲難以置信的喊了起來,可惜,這已經是他隨後的一句話……

雲消霧散,風停雷止。

安靜,淨空……

只剩下還在驚訝的衆人,就這樣結束了?!這樣突然。

若不是眼前殘櫞廢瓦,橫屍血泊,也許我都以爲方纔的喧鬧只是一夢。

“報!!!陛下!城中反賊俱已伏誅,城外叛軍主帥已被護國將軍斬首示衆,其餘將士被圍,盡已繳械投降,只待皇判!”直到飛馬一記報信而來,大家才驚醒,喜悅,振奮,失落……諸多情緒涌出。

“好!傳令,所有將領革職查辦,□□天牢內,於後審問。其餘兵士城外收押。”皇帝終於暢快站了起身,擲杯大笑。

“得令!”速退而去。

“洪夜,吩咐下去,禁衛軍回宮中守護各位娘娘。錦衣衛,護着各位大人,別讓他們受了驚嚇……”

那邊皇帝還在吩咐,我早已不再留意,專心看着轉身在我眼前靜靜的笑顏,幾乎不敢相信,“星源?”

他眼裡的疼惜和寵溺幾乎將我淹沒,走近幾步輕嘆了一聲將我擁在懷裡,“平安……我從來沒離開過你。”

溫柔的語調,擡手輕輕揉着我的頭髮,無比的珍惜呵護,我再也忍不住回手也攬了他挺秀的腰身,帶着哭腔罵道:“真是沒良心!沒離開居然還不見我?!害我擔心,以爲你真的……以爲以後都見不到你了。”

星源忽然笑了聲:“我都知道,每天都看着,像從前一樣……好在你做的飯好吃得很,讓雷弈捨不得不回去,我才能每天見到你還有大家。從前我以爲,自己很沒用,就是我不在了,你們一樣生活的很好,很快樂,這回才知道原來大家都這樣掛念我……尤其是平安會那麼傷心。”

我聽得愣了愣,“你是說,雷弈做什麼你都知道?!那條死龍說的你也都知道?那我說得你也知道……”我越說聲調越是控制不住得高……

星源靜靜看着我:“你很討厭他?”

“廢話,你見過這麼囂張的動物嘛?!”

星源失笑,“確實沒有,咳,不過……”忽的他的眼神變得有些落寞,“他分享我的記憶和感受的同時,我也,分享了他的。從前,是無窮盡的黑暗,成千上萬年的孤寂……我們想象不到的寂寞。所以,這段日子,他也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和幸福……啊,平安?”

我恨恨的掐着他腰上的精肉,一邊暗自嫉妒比我苗條……一邊哼哼道:“你倒替他說好話起來了!你不知道那個混蛋他,他就是流氓……咦你……”沒等我抱怨完,星源忽然也俯身在我脣上輕輕溫柔的一吻,卻輾轉摩娑的不離開。

被帶壞了!!!不過這個念頭才一閃過,我卻心中一軟,想着自己這段日子對他的想念,經歷的辛酸,擔驚受怕,不忍推開,而且,這也是我從未體驗過的甜蜜感覺。彷彿整個人被幸福包圍着,不自覺的踮起腳,也細細的回吻,肉麻的話我不會說,可是滿腹的心事難言,才發覺自己愛他,而且很久,很深……

小心的探了舌尖舔着他柔軟單薄的脣瓣,卻又立即被他捕了含在嘴中吸吮,我只覺得頭暈身軟,幾乎無力的全靠在了他的身上……溫暖的懷抱越漸的收緊,我也緊了攬在他腰間的雙臂,無論如何不會讓他再離開!

“咳咳我說這個,不好意思打擾一下,那個,人多了,你們要不要回避一下……”桃之夭夭顫抖的聲音想起,不用看都知道他現在強忍笑意是什麼表情,擡手就是不客氣的靈氣劍射去,聽着他的慘叫聲遠遠逃開。

我看着眼前桃之夭夭給做的桃花帳……粉粉的,倒是夠喜慶!隨手揚袖拂散,果然立馬見到他在外面擠眉弄眼,我挽着星源的手,微微臉紅的靠着他,狠狠白了桃之夭夭一眼,大家這才都走近,白楓欣喜的看看星源,笑道:“就知道你福大命大,定然不會有事的!”說着狠狠捏了他的肩:“再敢涉險讓我們牽掛,我們定然都不饒你!”

小魏二話不說,衝上來就是一拳頭砸在他的肩窩笑道:“哈哈,沒準還因禍得福呢!對了,那條臭臉龍呢!”

我這纔想起,也看向他,應該走了吧……也希望他真的走了,不然,若他真的死了,也許我們都會永遠於心難安……所以也期盼的看着星源。

他看着衆多晶亮的眼睛看着自己,苦笑一下,揚手一招,白楓才拾了回來好在沒炸成廢鐵的龍泉劍又被他吸到了手中:“本來他打算同歸於盡的,後來,發現了劍中千音,便改了主意,借了她的龍氣吸引天雷……”

龍泉劍劇烈的震動,千音不忿的聲音嘶喊道:“讓那個該死的龍神見鬼去吧!!!我好容易快要固形出去玩了!居然現在還要在劍中多修行幾十年~~~啊~~~”

白楓小心接去笑着安撫,他是如自家閨女般疼愛千音的,如今沒準正合了他意。

“那他呢?!”我顫聲問道,從星源方纔的表情,我似乎察覺事情不妙……

“留下來了。就像是從前我一樣,潛伏在體內養傷……”

“沈星源!!!你這個混蛋!!!怎麼不早說?!!!!~~~”我尖叫道,若是星源從前這段的事情都知道,那剛纔……我恨恨的也給了他這邊肩膀一拳!

桃之夭夭看看我氣得發飆和星源一副尷尬的神色,忽的大笑起來:“哈哈,這回該雷弈吃醋啦!!哇哈哈,氣死那條囂張的破龍!”

清虹粲然一笑,招呼大家,“你們看那邊也熱鬧了。”衆人還未想明白,已經被他成功的轉移了話題,自然的轉頭看去。

原來聽到皇帝說要派兵控制丞相府時,皇后終於忍不住,跪下顫聲道:“陛下明察,萬不可聽信妖人讒言,將莫須有的罪名加於承相和臣妾身上!”

皇帝淡笑:“愛妃這是做什麼,朕怎會聽信他人之言……”

皇后臉色才一緩,皇帝又冷聲道:“朕向來是着自己的人調查個清楚明白,呵,十五年啊!國師的勢力,十五年前便已經足以逼朕退位,可惜,那時他自認神功未成,朕又因謹妃的事,心灰意冷,無意朝政,這天下到底控制在你們的手中,才大意之下,姑息緩等了這麼多年。”

皇帝再不管身邊瑟瑟發抖的女人的驚慌,嘆道:“若不是先皇太過信任國師,又怎會讓他的勢力這般做大,吞併了皇族暗衛,幾乎把整個皇宮都控制在手中。惟一所缺的,就是朕這傳國玉璽中的妙靈之因,你們便可以名正言順的奪得大統。

可惜,你們不知道,妙靈之因可以統招萬獸,不過是子無須有的謬傳,因此爲了它而多翻顧忌朕,不敢真的下手,纔給了我們扭轉的機會。

這次,倒也也是險勝,若非龍身之力降世,我們倒是真的滅不了這妖魔,若非秋諦爾雅皇子暗中相助,幫我們透露了你們的計劃,並且處理了暗衛們……也許,真的就是你們成功顛倒乾坤了!”

“皇上果真好氣魄!十五年,哈哈,居然忍了十五年!不錯,這次千算萬算,本以爲萬無一失,行不到還是棋差一招,是我們輸了!不過,我如今只想跟您買了人情。”忽然外面侍衛散開,丞相緩步上前。

皇帝才凝眉,忽的驚呼:“謹兒!”

我也一震,側頭看去:“娘!?”

丞相大搖大擺的到了衆人面前,一路暢通無阻,原來是他身後兩個死士要挾了我娘謹妃。我正要衝過去,忽想不對。別說皇帝在冷宮佈置的防護有多嚴密,連我昨晚都差點被人山給擋得進不去,單是妙靈之因也不是省油的燈,便駐了腳步。

聽了我的聲音,皇帝訝異的看來,我也懶得理會,只顧看着走近的丞相,他還算沉着笑道:“成王敗寇,如今,只希望皇上念着對謹妃娘娘的舊情,讓罪臣用她的命換條生路……呵呵,一直以來連我也被騙了,以爲陛下狠心將娘娘打入冷宮自是已然忘情,如今才知陛下深謀,果然夠沉着,這些年居然以如此之法暗中保護她……就不知我猜得對是不對?”

шωш☢ ttκΛ n☢ c ○

皇帝沉吟半晌,剛開口:“你要什麼?”

丞相臉現喜色纔要張口回答,忽然又臉色慘白,因爲兵刃已經駕到了他的脖子上。

身後紫煙幻化的美麗女子,原來是妙靈之因花魂——紫嫣嬌媚的笑道:“謝丞相大人帶路,可巧了,我才弄暈了那些個討厭的衛兵,您就來了,可省了我們兩個路癡胡亂摸撞找來的麻煩!”

衆侍衛這才拘了丞相下去,紛紛跪安,“謹妃娘娘受驚!”不過,說不說她也聽不到了,謹妃雙目含淚,只看着皇帝癡然淡笑不語。

皇帝走到近前,看了半晌,纔將她攬到懷裡:“這些年讓你受苦了,謹兒可都好了?”

“陛下小心!”周圍的侍衛忽然提醒,原來跪在地上的皇后忽然起身,提了袖劍刺去,我忙靈氣指射出彈飛了她手中的劍,皇后也隨即被衆人押着倒地,怨毒的看着謹妃:“這些年,你心心念念只疼愛這個女人,她究竟哪裡好了?便是瘋了這許多年,你也對我從理視而不見,我十四歲入宮,初逢臨幸你對我們姐妹都是恩愛有佳,卻淡然疏遠,本來,我以爲你是爲君王自然不會愛上哪個女人,可是,自從你從外面帶來這個野女人,就從來待她只比我們親厚……哈哈,好個官宦家的千金小姐,在江湖拋頭露面,引得當年多少公子爲她相思成病,沒想到,居然兩個天子也能迷得神魂顛倒,進了宮,封了妃,偏又傳出居然也有妙靈之因,居然因此又是名揚天下,說是賢惠淑德,我們小心侍奉,從不費君禮的倒連她這個從不懂宮規禁忌的女人還不如了……”

皇后這麼一罵,衆人都聽得糊塗了,皇帝也不多言,淡淡嘆道:“希兒,我從未待誰偏袒過,只是,你們都太過貪圖名聲權利,爭寵暗鬥……只有謹兒想來不屑蛾眉之妒,清平祥和,從不與朕爲難,朕自然更加珍惜……而且,你們愛的終究不是朕,只是帝王這個身份,而謹兒不一樣,我們相識在市野,當時卻是互不知身份……本來,你勾結外戚,擾亂朝綱,又在後宮暗自下毒,幾乎害了兩個妃子,朕理應嚴罰,念在多年夫妻情分,朕就免你不死,廢封典,幽拘冷宮。”

皇后聽着他的話,漸漸收聲黯然垂淚,喃喃道:“希兒?……妻子……”像是忽然癡了一般,被公公們扶走了,好個慶壽典,倒成了廢后大典了。

不過,我倒是對老媽過去感興趣起來,看不出來,她也去過江湖上闖蕩?!她這麼柔弱……

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紫嫣飄到我身邊笑道:“嘻嘻,沒想到吧,想當年我們兩個也是闖蕩江湖的姐妹惡作劇二人組啊,被迷死的人嘛,我們倒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騙死的倒是不少。我負責搗蛋,專門懲治惡人,讓他們得各種怪病,謹兒就化身醫仙,幫他們診治。唬得那些個惡人服服帖帖,賭咒發誓不敢再做壞事,雙手供上銀子讓我們買了東西救濟窮人!”

我乾笑,是沒想到,看我娘多賢淑一人,怎麼聽她說得完全……跟我差不多。

“可惜了!”紫嫣覆手在我耳邊悄悄道:“自打認識這個混蛋皇帝以後,越發得呆了,滿心思的都是他,唉~~女人果然一談起愛情就傻了!”

然後又直起身掐腰道:“哼,而且自打進了這宮門就再們消停過!我沒防範,居然還讓她給中了毒,差點小命都掛了,真是氣死我了!”我暗笑,這就是萬靈之王的德行?!高雅的映雪蘭,我以爲它的花魂必然也淡雅如斯,誰知是這麼個調皮女子也。

“嘿嘿嘿嘿,這婆娘個性不錯!我喜歡!”桃之夭夭忽然笑了起來。紫嫣怒的瞪眼,夭夭那邊沒臉沒皮的就蹭了過去,“哈哈,美人芳齡?”

還沒等到跟前,就被紫嫣花氣旋風擋開,怒道:“二百歲的小桃精也來囂張!”……

“旖兒?!她……”我這邊正滿心有趣的看熱鬧,琢磨着映雪蘭和桃花結合嫁接了,不曉得會開個什麼新品種……那邊皇帝終於想起我了,拉着謹妃激動的笑道:“你說,我們的女兒沒死?!真的沒死?”

我翻了個白眼瞪他,沒好氣的道:“我當然沒死,活着好好的呢!”

7.盜藥35.序曲6.神偷81.籌建戲班20.牽涉63.決戰前夕44.翡翠觀音86.死劫71.龍脈密地64.賽場爭鋒82.風起雲涌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14.星源22.祈天4.見衆19.報復58.魔鬼特訓(上)90.結束12.賜幸34.決定74.卷末語33.朋友84.暗夜波瀾89.爭戰11.革新44.翡翠觀音65.細思斟酌46.中秋月夜(上)62.狐妖尋子41.緞雀樓行55.潛引出水69.靈魔相鬥40.39 下24.劍魂67.東南災患40.39 下6.神偷15.改變22.祈天11.革新21.可兒28.合作34.決定5.伊豆71.龍脈密地34.決定14.星源23.踏青57.未央學堂11.革新62.狐妖尋子47.中秋月夜(中)40.39 下8.回門76.姐妹歸屬38.鬼屋幽魂2.醒來22.祈天32.水鬼89.爭戰67.東南災患59.魔鬼訓練(下)43.龍宮開業65.細思斟酌47.中秋月夜(中)73.水逝花落58.魔鬼特訓(上)16.武鬥28.合作37.後勤基地58.魔鬼特訓(上)7.盜藥4.見衆43.龍宮開業57.未央學堂70.公子到來12.賜幸77.【番外】星源篇21.可兒64.賽場爭鋒15.改變69.靈魔相鬥4.見衆19.報復4.見衆33.朋友71.龍脈密地86.死劫36.寒月山莊6.神偷14.星源67.東南災患42.養顏秘方65.細思斟酌52.山腹密地20.牽涉78.皇城舊事39.七夕邂逅35.序曲
7.盜藥35.序曲6.神偷81.籌建戲班20.牽涉63.決戰前夕44.翡翠觀音86.死劫71.龍脈密地64.賽場爭鋒82.風起雲涌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14.星源22.祈天4.見衆19.報復58.魔鬼特訓(上)90.結束12.賜幸34.決定74.卷末語33.朋友84.暗夜波瀾89.爭戰11.革新44.翡翠觀音65.細思斟酌46.中秋月夜(上)62.狐妖尋子41.緞雀樓行55.潛引出水69.靈魔相鬥40.39 下24.劍魂67.東南災患40.39 下6.神偷15.改變22.祈天11.革新21.可兒28.合作34.決定5.伊豆71.龍脈密地34.決定14.星源23.踏青57.未央學堂11.革新62.狐妖尋子47.中秋月夜(中)40.39 下8.回門76.姐妹歸屬38.鬼屋幽魂2.醒來22.祈天32.水鬼89.爭戰67.東南災患59.魔鬼訓練(下)43.龍宮開業65.細思斟酌47.中秋月夜(中)73.水逝花落58.魔鬼特訓(上)16.武鬥28.合作37.後勤基地58.魔鬼特訓(上)7.盜藥4.見衆43.龍宮開業57.未央學堂70.公子到來12.賜幸77.【番外】星源篇21.可兒64.賽場爭鋒15.改變69.靈魔相鬥4.見衆19.報復4.見衆33.朋友71.龍脈密地86.死劫36.寒月山莊6.神偷14.星源67.東南災患42.養顏秘方65.細思斟酌52.山腹密地20.牽涉78.皇城舊事39.七夕邂逅35.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