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壽典

黎明, 宮中就已經開始了祭天的儀式。

人影交錯,宮女們錦衣衣玉飾,執彩燈扶羽扇, 內侍宦官們引領宮中大臣們列隊參禮朝拜, 進出往來。

我坐在院牆上, 看着外面的熱鬧和院子裡早早起牀, 練腿走臺, 緊張的規規矩矩的衆人,大家都拿眼光看着天色,小心傾聽外面的動靜。

又是幾聲有韻律的奏鼓, 遠遠宮路上已經有了長長一隊朝衣顯赫的官員從正殿步出,到東面偏殿休息。

我們所在的西側偏院比較冷僻, 只隱隱看得見, 聽得到恢宏的大殿廣場輕輕泠泠傳出典雅的鍽鍾晨樂, 天已經大亮起來。

冬天的天高雲淡,藍幽幽彷彿水玉, 風是冷厲的吹過錦衣棉袍,讓所有翹首以待的人都再無睏意,清醒異常。

“邪教的人都才起了,正在拜什麼教主的神像呢,看他們還挺安分的。”桃之夭夭打着哈欠報告, 粉色的花瓣就又散在風中, 似有人注意, 卻也在看到牆角幾隻紅色的雪梅和被晨風揚起的清雪就釋然不怪了。

悠然的琴音忽然響了起來, 清寧和樂, 衆人探頭看去,是芳兒在門前支了古琴, 素手撩撥。眉目間淡然一片,沒有一絲仇怨或是波動的緊張。似乎衆人也都漸漸安心下來,各回了屋子打坐練功。

白楓在走廊扶闌上坐了,輕輕扶了龍泉劍似在思索,小魏坐在石階上,抱着彎刀,看着衆人,似有不耐。

清虹和夭夭也都又化成了普通人的樣子,出來曬着太陽,享受這份風雨前的寧靜。

我也抓了牆角的積雪,捧了起來,在陽光下,晶瑩中有金光耀耀。的確,等待的時刻最是難熬……

我們默默在院子中,看着豔陽升到正午的高度,聽着大殿中直衝雲霄的典賀稱頌,萬福叩安,一直等着,等我們的出場。

午膳過後,先是邪教的那些人,被傳召面聖,說是國師要在大殿前的試英文武臺,灑酒盟天,行這最爲浩大的祈福祭天舞。

據說此舞先是半個時辰鬼樂奇舞,之後所有的人匍匐在地,祈禱暗自誦經,要持續兩個時辰……

這樣的祭奠曾經也是有過的,至少每位皇帝登基大典就會舉行。

太子說,估計他們便是選擇了此舞,有異動自然是要在誦經的時候。所以,緊接着他們就是我們的出場,當然之前的時候,我們也要小心。

緊隨着邪教的人之後,在傳召公公的引領下,一隊幾百人浩浩湯湯的走在宮牆蜿蜒的青石路上,威武的大殿越來越近。

在人羣裡,安靜的走着,看着周遭,也許今天也是爲了我這個身份的了結,爲了,酬謝皇宮給了我這樣一個轉生的身體吧。

宮女執了拂塵彩燈,羽扇托盤沿路站得滿眼,威武的士兵金盔銀甲,長劍側扶,目不斜視,只有各處銜接引領的公公們,一殿一殿,一門一門的換着做指引。

繁瑣的禮節,宮門重重,只是作爲一個藝人走進,我已經覺得是鑽進了層層的桎梏中,幾乎有些透不過氣,真不明白,那些個人爭得什麼。

好在宮門多壯闊,寬而高,我們的巨鼓倒是通過的容易。雷弈已經在我們起行前趕了過來,同白楓,小魏,芳兒,清虹,夭夭一同擡了巨鼓,好在幾人都是靈氣運用自如,沉重的巨鼓在他們看來倒是輕如鴻羽。

“停!!~請衆位在止陽殿稍事歇候聽傳。”公公細細的嗓音掐着弧度,還故意壓低的響了起來。我打了個哆嗦,住了腳。

不過,只隔了百米便是殿前廣場,千人低沉的祈禱之聲,詭異的樂音早已清晰入耳。大家都緊張的全心警戒,不敢絲毫懈怠。

好在,很快,聽到了外面輕輕有節奏的擊掌聲從遠即近,終於,殿門開了,幾個錦衣玉冠的公公在門外引領,帶着我們跟了去。

Wωω☢ тt kan☢ ¢ 〇

廣場上,四周都匐着邪教的人,總算鬆了口氣,如今我們即來了,他們再生事也就不那麼容易。

“叩見皇上,吾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祝娘娘玉體安康,仙壽恆昌!”我們幾百人都規規矩矩的三拜九叩的行了禮,只有躲在大鼓後面的雷弈,裝死人斜躺了在那……我知道他是不甘給這人間帝王行禮,不過,擡頭看看,好在周圍的沒什麼人作聲,場外的人,也離得頗遠,在這繁多的人中倒還不易發現。

其實我也滿肚子不樂意,想想這皇宮我當了自家後院來回也幾個月了,皇帝皇后看得多了也不新鮮了,如今就這麼正大光明的見個遠面就這麼麻煩,那我寧願永遠做賊!

東面一個高臺上,搭得祭臺,上面披頭散髮,裝神弄鬼的自然就是那個國師,如今正盤腿坐着,手搭拂塵,該是正念祈福咒語呢。

“平身……”高座上的皇帝微擡了手,太監嘹亮尖細的嗓音喚了我們起身,也害我又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太子殿下特爲皇后娘娘進獻壽禮,召——京城盛名的木子劇院,表演賀壽羣舞!樂起!”

“咚,咚,咚!”有力的鼓聲響起,我們的隊伍,迅捷無聲的散好隊形單袖拂起遮面,衆人舒展樂身子斜坐。展現在處在高位的皇上大臣眼中的,自然是一朵碩大嬌豔的梅花,風過,衆人衣衫拂動,倒也如花瓣微顫。

剩下的,就是——託。

邪教一刻沒動靜,我們便一刻不下臺,等到他們行動爲止。當然,沒事更好,就當時太子神經衰弱,疑神疑鬼。

跳大神,作法事的,我也沒少看過,如今這古典與現代結合的舞,我倒是也不吝惜的編了出來不少。

芳兒懸身落在鼓上,斜抱的古琴落在了膝上,運了靈力,十指彈跳如飛,彈奏的樂音遠遠清晰傳去……

先是邊緣女子們起身,伴着柔柔的琴音,粉色的衣裙層層疊疊舞得如風扶柳,嫵媚清妍,纏腰而過粉色的長綢,翻滾靈動,倒是仙姿綽約。

廣場周圍也有高聳的燈杆,幾個在邊緣的男子相繼搭手翻着跟頭圍到了木杆前,如同雜耍般的散開,兩邊同時的都是兩個男子忽然翻了個筋斗,落在其餘圍圈的中人中,接了大家共同上揚的手上的力量,翻了個筋斗上了燈杆。

然後便如履平地,不時的貼杆翻着等身長的筋斗不停向上,看到這了,忽聽臺上皇帝大叫了聲:“好!”然後就是衆多附和之聲。

我唯一抿嘴,坐在地上繼續看。

好在這宮中的燈杆都是玉石做得,又粗又高,結實牢靠的很!

兩邊的人都上了頂,先是都從腰間拿了幫好的橫幅掛上,隨即,接了下面拋上來的弓箭,分別向相對的一人射去,鋼鐵長箭帶着特殊處理過的堅韌長繩,準確的射中了幫着橫幅的細線。

橫幅無聲的滑下,展開,正對着大殿高臺。上面只是些喜慶湊趣的祝語。高杆上的兩人則是趁機,將長繩的尾端都綁好,這樣,在兩個高杆之間就架好了通路。

外圍的舞女們,掩袖嬌笑,雙袖疊搭着排走起長長一隊,嫋嫋婷婷的到了高杆旁,長綢翻滾舞到了上空,剛好被上面的人接住,用力一拉,帶着輕盈的女子們如盪鞦韆一般,舞衣翩躚的飄悠幾下,最後一個猛力,剛好甩到了搭好的繩索上。衆女子都身姿輕盈曼妙的旋轉安然而落……

其實這些個都是太子蒐羅來或是府中培訓的絕頂高手,飛檐走壁的根本不再話下,只是如今都只裝成稍通武藝的舞伎優伶,我才只好想了這麼一個麻煩但還算挺漂亮的方式給他們。

很快,長長的繩索上,站滿了各態妖嬈舞女,如在平地,繼續跳着水袖輕舞,琴音忽的錚錚急響幾聲後,空曠悠遠起來。

梅花陣中,從邊緣向中間,衆人依次起身,面上已經帶了鬼面具,跳起了奇異舒緩的舞來。男音低沉的哼起,高空中,衆女子輕亮柔美的聲音也開口唱道:

吉日兮辰良,穆將愉兮上皇。

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

瑤席兮玉瑱,盍將把兮瓊芳。

蕙餚蒸兮蘭藉,奠桂酒兮椒漿。

揚枹兮拊鼓,疏緩節兮安歌,陳竽瑟兮浩倡。

靈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滿堂。

五音紛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

隨後,夭夭,清虹,白楓,小魏,也分別從鼓旁飛身而起,黑白兩色的長衫狂放飛揚,被衆人擡手揮袖爲毯,空中劍舞。

四人各持一方,不停轉換着飄逸的步法,旋轉着相互取代方位——其實這是梅花陣法之一,卜陣。因爲如今守五位之一的芳兒不在,剩下四人爲維護陣法,自然踏出此步。他們手中的劍,自然是表演專用而坐的裝飾金劍,陽光下奪目耀眼。

下面梅花陣中的人們,緩慢變幻着舞臺,口中低哼聲已變爲吟唱,越漸響入雲霄,臺上方繩索上的女子們也歌歇舞罷,取了腰間的小玉笛璧簫就口而吹,隨意姿態錯落於繩索上,或坐或臥。

滿場都是箏然琴音,婉轉簫笛鳴和雄渾韻厚的男音齊律而成: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

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

搴將憺兮壽宮,與日月兮齊光。

龍駕兮帝服,聊翱遊兮周章。

靈皇皇兮既降,焱遠舉兮雲中。

覽冀州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

思夫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忡忡。

……”

好在皇帝皇后,大臣們顯然沒聽過這樣新鮮的曲詞,都顯得津津有味,我們這戲倒也可以一起下去。反正這詞早讓大家背過,音韻只是那幾段不停的重複,只要沒人幹我們走,我們就一直兮來兮去沒完沒了的繼續,倒要看看使我們先唱煩了,還是他們先聽膩了!

日影橫斜,天色漸晚,很快就是皇上與大臣們公用晚膳的時間,邪教的祈禱也快到了時辰。場上氣氛也越漸壓抑。臥暗暗掃去,大臣們座中,有的氣定神閒,有的擊掌含笑點頭伴着詩韻,也有人倉皇不安,神不守舍……

忽然聽國師朗聲道:“陛下,吉時已將近,祈禱之詞龍神已經靈感恩至,還請陛下屏退歌舞,恭謹靜待龍神現世顯靈。”

未等皇帝下令,我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早等待出場多時的二十個水妖寶寶急旋於廣場上空,陡然天空中陰雲密佈,雷電交閃,長長的一聲龍吟後,金光萬丈,雲開雨霽,水霧幻境仙氣縹緲的呈現在衆人眼前。

瓊樓玉宇,玉樹瓊脂,仙女霞衣穿梭其間,金龍遊歷。

“恭賀陛下萬壽無疆,天降祥瑞,國運昌隆!”芳兒也收了琴,通清虹他們分別佔了梅花陣一位,與衆人共同彎腰拜禮。

不過,衆人大多全副心思都在戒備周遭。

大臣們立時多有欣喜附和着者。

忽聽國師怒笑道:“好個小小戲院,想不到竟然如此臥虎藏龍,我倒小瞧你們了。藉此幻術障掩欺瞞陛下,膽大包天!我倒要你們瞧瞧什麼是真正的龍神!”

話音才落,祭壇上猛地釋放出一道沖天的黑色光芒,若說方纔水妖們攪和的是烏雲密佈如免,此刻就是可以給然重筠萬斤的壓迫之感。

暴躁狂傲的龍吟響徹天地。

一直懶散等着的雷弈也忽然神色一變,擡頭皺眉望去。

廣場上,日光已經被遮掩,直如夜間。原本掛於殿角樹上裝飾的彩燈,此時卻是成了唯一的光線。

宮外幾個放下,在那沖天的黑芒後也忽然幾道彩色的信號彈同時升空。

伏在廣場周圍的邪教衆人,瞬時行動,分別向幾個方位撲去。

有的直取看得驚心動魄的侍衛,有的奔向兩次大臣,還有不少,是向大殿而飛。

我們這裡早觀察着他們,才見他們身形一動,梅花五瓣的幾路人,分別默契的選取出自己的對手,包抄上去,直趕至他們前頭,才遠遠的又幾瓣連於一起,剛好將邪教衆人困於梅花陣中。

我也笑着飛身落在巨鼓之上,手撥飛紗環繞,清脆的鈴當聲音起落響動,陣形隨勢而動,幾次要突擊出去的邪教人,都被攔了,不少激憤而碎了祈福舞時用的手杖,中間保藏的武器一一亮了出來,長劍墨刃,其毒陰寒。

可惜他們驚愕的是,才輸了內力進去,不知沒有催發出靈力劍氣,反而千把寶劍齊齊震碎,無一倖免。爆出的上千個精魄七彩繽紛,在衆人驚愕之際,已然翩然飛出宮牆逃離。倒當真比焰火還綺麗!

“哈哈哈哈~~~”桃之夭夭得意的笑聲傳遍廣場,“我的破靈封印還不錯吧?!”

高座上的大臣們在這電光火石般的變故下,終於明白了,高聲厲喝道:“國師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祈福祭天也用的着精魄武器嗎?!難不成竟然是想造反?!”

他們才問完,宮門處一記快馬絕塵而來,上面衛士銀甲鐵衣上染滿了鮮血。

快至殿前,那人猛地下了馬,跪地抱拳,卻仍然由於慣性又整個人向前滑了幾米。

“報!!!陛下,方纔宮外幾處叛軍突然發難暴動,企圖控制皇城幾處糧倉,武器庫,礦脈,潛引按早前部署,已經大體控制圍止叛軍……震西將軍和東省提督兩位叛賊,帥駐邊大軍不知何時偷潛回皇城,如今圍在城外不知所爲。今日告假未來的護國將軍早已帥軍部署,在城樓指閱!”說完人就再也忍不住暈了過去。

隨後馬上又來了一人,一身錦緞,如今成了血衣,長劍抱胸,“報!!!陛下,宮中西廠暗衛,後宮錦衛聯合造反,北城門也被他們之前打開,放如叛軍兩百多人。錦衣衛屬和太子殿下東宮禁衛軍早作埋伏,已經將賊人困住,半個時辰後即可拿下!”

“啊!”皇后聽後一聲低呼,隨後害怕的看向國師。他還是鎮定自若,控引着雲中翻滾的黑龍。皇帝也依舊沉默,事不關己的樣子,舉杯微笑着靜觀其變。

大殿攏於陰暗之下,衆人都不敢多言。

宮外宮中的事,相信太子早有安排,我也不必多爲費心,今日只負責幫他這大殿上的安全,除邪教,滅國師!

擡腳重重踏在巨鼓之上,靈力猛地灌下,五顏六色彩光從鼓側身噴涌而出,是我們藏語鼓中的兩百把精魄長劍,骨身頓時密佈劍孔,好在還勉強支持着不會塌倒。

梅花陣裡側的隊員,有序的紛紛飛空,收了自己的武器,又立時迴歸陣中,滑步走動,未露出絲毫破綻,困於五個方向的邪教成員,雖然人多,如今卻都損了武器,又陷於我們陣法當中,休想逃出,更何況偷襲大殿中和兩側的人們。

我震開飛紗,銅鈴脆響之聲鏗鏘有力,身後白色的錦緞披風也在靈氣的鼓動下翻揚起來。聽了鈴音的韻律,我們的戰士們都是心神一震,精神抖擻,氣勢磅礴的大喝一聲唱了起來: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雄厚的歌聲,驚天戰意,大家都是越戰越勇,招招凌厲奪命,只拿被困於陣中的邪教中人當成了歃血祭劍的祀品,殺得血霧彌散……

我忽然感到心煩意亂,雖然他們是反賊,必殺,可是,親眼看着盡數死於眼前,還是……

微微無力的轉身坐下,閉目,最後一次震出鈴音,絕殺陣式啓動……步法方位他們都記得,之後便不用我來控制也可,銅鈴也隨着最後一聲震碎。

我側坐鼓上,說不出心中感覺,是煩悶還是一些遺恨……越漸濃腥的血味吸進胸腔,讓我胃中一陣翻滾,幾欲作嘔,衆人死前慘厲的叫聲不絕於耳,讓我覺得有些戰慄的發冷。

看來我還是見不得這些樣的場面。

忽覺撐在鼓面的手上一暖,被人用力緊握。我擡眼是雷弈微微皺眉,看着我有些無奈和心疼?

見我擡眼看他,忽的眼中嘲弄的笑意閃過,冷聲譏諷道:“哼,你還真能幹!真不愧當初還大言不慚教訓我,什麼不要怕殺人……我看,女人果然還是回家好好縫衣做飯纔是,戰場上,就是男人的天下!”

我氣憤的要甩開他的手,卻被他抓得更緊,暖流從相握的手上傳來,那是純淨的靈氣和安心的波動,讓我不禁也漸漸安靜下來,不過還是不忿的接道:“那是我告訴星源的,龍神大人您自然瞧不起我們這點小見識!”

手上猛地一緊,本來側頭看着國師思索的雷弈轉頭冷冷看着我,緩緩道:

“他的從前就是我的過去——千萬年巖洞,能量匯聚而成的能量體本是沒有生命和感情的,若非老龍即使發現我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也許早當初我就被他當作補品吞掉了。

所以此次我才留了他的性命……因爲我也經歷過差點被人吞噬掉靈魂和生命的可怕經歷,否則……你以爲我會讓他的意識和記憶影響我?若非如此……若非我從前記憶裡只有巖洞中水滴石穿的聲音,晨昏明暗細微的變化……你以爲憑他可以影響到我的心境?”

我疼的眼淚都泛了出來,手指都快被他捏斷了,急道:“就算你把他的從前當成了自己的記憶又怎麼樣?!就算那些記憶影響到了你又怎樣?!

——你又不是他,反正,你早晚要走的?!你,你就是把我的手捏斷了也沒什麼用啊!放開!!!”

“我爲什麼放開?你的手斷不斷跟我有什麼關係?是了,反正我馬上就走了……這裡所有的人死活跟我又有什麼關係?”雷弈眼神忽然變得冰冷陰暗起來,看得我一顫。雖然手上他的力道輕了很多,已不覺疼,可我還是掙不出來。

想了想他的能力雖然也不知具體怎樣,但我們對上國師那個變態殊勝算,他若是不肯幫忙了,豈不全都完了,忙道:“可是龍神不是要幫忙百姓維持和平,除惡滅魔嗎?!”

他淡淡冷笑道:“那只是老龍的愛好,不是我的……反正這些個人無聊愚蠢,沒事總愛鬥來鬥去,死有餘辜,而且成王敗寇,國師得了這天下也沒什麼不好,誰說皇帝寶座定是軒轅一家的,能者居之也不爲過。”

這一次倒是我無言了,想不到這條龍的思想倒挺前衛的?!要不是他自己說只在山間度過了千萬年光陰,我還真以爲他憑着龍族的靈力也穿去現代混過。可是,他怎麼有這樣的想法?

似乎看出我的心思,雷弈漠然道:“你只盼着我走好救你的沈星源,別說我走了,他也活不過三天,就算他活着,你真以爲你愛他嗎?你根本都不瞭解他,只會對他指手畫腳,自以爲是爲了他好,給他安排這樣那樣的事情做……我說的這些想法自然是他曾經有過的,只不過——他太過忠心與死板,雖然心中有質疑和不滿,卻從來不說出來,只會按着使命,按着你的想法來做。”

我猛然心中一痛。他的話就像一根刺,扎進我的軟肋。

對於星源的感情我自己其實一直很迷茫,雖然離不開他,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否愛他。

如今雷弈說出來……心裡說不上哪裡,隱隱泛酸泛疼,雖然我可以自己懷疑自己對他愛了沒有,可是他若也懷疑,甚至會質問我,想到這裡只覺得心痛得透不過氣,眼淚已經不受控制得掉了下來,咬脣怒道:

“你胡說!誰說我不愛他?!他,他那麼想我?!他心裡覺得我不瞭解他,覺得我自以爲是,覺得我總是讓他違背自己的意思?!……”

我只覺得體內靈氣翻涌得五臟劇痛,忽冷忽熱的臉上也有大滴的汗流下,雷弈顯然也被我得反應嚇倒了,喝道:“你穩住心神!我方纔正在給你傳功!施展破魔絕必須有龍族精氣,否則憑你的靈氣無法傷到國師和他的御獸的。”

我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猛地摔了他的手,又是一陣氣血翻涌,垂眼澀聲道:

“我也用不着你傳功,這裡的人死活又跟我什麼相關?反正我也不屬於這裡,都死了也好,都死了清淨!

你們這些自以爲是的什麼破龍,以爲自己有能耐就很了不起?!也不問我願不願意,連死都不讓人死,就給折騰到這來,哈!好啊!反正我本來就是一無所有的來,如今星源也不在了,大不了我跟他一起死去,他這身體你愛用多久就用多久,我他媽的也受夠了,什麼也不想管了!!!”

隨即躍下大鼓,雖然身形有些不穩,可是好歹也摔不死,只可惜比起某隻動物還是速度太慢,我憤恨的想着——我好想吃烤龍肉!!!

只把又攀上我腕間的手當空氣,徑故相反方向走。……可惜,到底是雷弈的力氣比較大,我還是不甘心的被他給拉了回去,攬到了懷裡。

他一邊隨手拂袖擋過波及到我身上的劍氣,一邊氣得臉色發青的看着我,此時盯着我的是雙龍眼的話,我完全肯定他是想把我給吞了了事。

“喂,我說你們兩個,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跟這親親我我?!哈哈~也不怕星源回來瞧見了吃醋!”桃之夭夭唯恐天下不亂的笑着從我們頭上颯過,衣袂飄舞,灑意悠閒。

我擡眼懶懶看去,被困於陣中的邪教教衆差不多已經沒有能站着的了,看來是全軍殲滅。我們的人也早已不再按陣法而戰,在太子的調配下,不少的人都護到了正殿附近,保護大臣們撤離。

皇后一臉尷尬,皇帝很好心情的要留下看熱鬧。

剩下的大多數人和趕來的錦衣衛都遠遠圍着國師。

心中忽然覺得一陣輕鬆,死都不怕,還有什麼好難過的,這些人愛死不活的也是他們自己的命!!!

只是,若是星源真的那樣想我……緊咬了嘴脣,無法掩飾的疼痛撕扯着,我偏頭懶得看雷弈也懶得開口。

猛地被他推開了些,靠到了身後的大鼓上,不滿的抗議聲卻被他封在了喉嚨裡,柔軟溫柔的脣舌,憐惜的親吻中卻有着很多的狂躁。我正愕然的咬牙僵立,他這也太善變了,吃人是這麼開始的嗎……睜着眼睛,剛好瞧見他傾覆上的眼睛睫毛微顫,和微蹙的眉……纔想到怎麼能這麼讓他爲所欲爲,張嘴欲咬,卻感到脣角一痛,他倒是先推開了我,臉上冷漠的表情一如初見。

“你怎麼就那麼笨,我不過騙你的,你就算不願意我留下來,就不會求我幫忙救人?!沈星源若真是這麼想……我會受到他的影響來愛你嗎?”

我驚詫的擡頭看他,還是冷冰冰的表情,淡然的語氣彷彿在說着別人的事“不過,我倒是寧願我說的是真的,你若不愛他,也許我會毫不猶豫的獨佔這個身體留下來吧!”

隨後便再不多言縱身躍開,身上的金光猛然大漲,白黑相間的異常,此客看來莊嚴又……憂傷。

“那我就如你所願……”

38.鬼屋幽魂28.合作81.籌建戲班2.醒來10.姐妹33.朋友30.開張55.潛引出水34.決定1.序12.賜幸27.善鋼30.開張34.決定23.踏青28.合作23.踏青47.中秋月夜(中)69.靈魔相鬥63.決戰前夕7.盜藥85.石牢禁制69.靈魔相鬥57.未央學堂89.爭戰12.賜幸20.牽涉73.水逝花落28.合作69.靈魔相鬥8.回門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26.重生61.洪家兄弟30.開張35.序曲32.水鬼37.後勤基地66.險中訴情5.伊豆65.細思斟酌36.寒月山莊7.盜藥10.姐妹64.賽場爭鋒61.洪家兄弟8.回門12.賜幸45.再遇蛇妖63.決戰前夕57.未央學堂76.姐妹歸屬85.石牢禁制31.舊事47.中秋月夜(中)16.武鬥52.山腹密地20.牽涉33.朋友32.水鬼40.39 下5.伊豆30.開張42.養顏秘方21.可兒62.狐妖尋子58.魔鬼特訓(上)81.籌建戲班71.龍脈密地45.再遇蛇妖14.星源43.龍宮開業23.踏青35.序曲30.開張13.出府84.暗夜波瀾20.牽涉37.後勤基地28.合作81.籌建戲班41.緞雀樓行43.龍宮開業36.寒月山莊5.伊豆35.序曲30.開張79.【公告】3.平安2.醒來55.潛引出水44.翡翠觀音17.元宵1.序18.天緞18.天緞44.翡翠觀音4.見衆32.水鬼
38.鬼屋幽魂28.合作81.籌建戲班2.醒來10.姐妹33.朋友30.開張55.潛引出水34.決定1.序12.賜幸27.善鋼30.開張34.決定23.踏青28.合作23.踏青47.中秋月夜(中)69.靈魔相鬥63.決戰前夕7.盜藥85.石牢禁制69.靈魔相鬥57.未央學堂89.爭戰12.賜幸20.牽涉73.水逝花落28.合作69.靈魔相鬥8.回門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26.重生61.洪家兄弟30.開張35.序曲32.水鬼37.後勤基地66.險中訴情5.伊豆65.細思斟酌36.寒月山莊7.盜藥10.姐妹64.賽場爭鋒61.洪家兄弟8.回門12.賜幸45.再遇蛇妖63.決戰前夕57.未央學堂76.姐妹歸屬85.石牢禁制31.舊事47.中秋月夜(中)16.武鬥52.山腹密地20.牽涉33.朋友32.水鬼40.39 下5.伊豆30.開張42.養顏秘方21.可兒62.狐妖尋子58.魔鬼特訓(上)81.籌建戲班71.龍脈密地45.再遇蛇妖14.星源43.龍宮開業23.踏青35.序曲30.開張13.出府84.暗夜波瀾20.牽涉37.後勤基地28.合作81.籌建戲班41.緞雀樓行43.龍宮開業36.寒月山莊5.伊豆35.序曲30.開張79.【公告】3.平安2.醒來55.潛引出水44.翡翠觀音17.元宵1.序18.天緞18.天緞44.翡翠觀音4.見衆32.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