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錯亂

看着清虹用他們水族的治癒術, 暫時穩住了伊豆,我便將其攏到了懷裡,輕輕抱着。

豆豆絨絨的, 油光滑亮的皮毛, 如今有如冰冷的絲綢, 小身體微微抖着, 極其惹人憐愛。

院中的白楓和小魏自然也都明白了狀況, 本來見大家回來的喜悅立時散了,只剩滿臉錯愕,感到大家看向我的視線, 我知道他們在等我做決定,當下咬脣輕聲道:“誰也不會有事的, 我要他們兩個都沒事。”

清虹正要皺眉解釋, 我忽然想起曾經那個什麼龍神寄放在星源體內的龍神之力, 直覺中,總覺得星源只是暫時睡着了, 一定會醒來的,當下忙探出真氣想在他體內尋找,龍神之力,也許是目前唯一的辦法……

抓着他的手,閉上眼睛, 只用靈力在他體內細細感知, 確如清虹確認的那樣, 沒有脈, 可是總覺得還是有一絲生機, 確總是混混惡惡的找不到具體的感覺。

不禁在心裡埋怨老龍神居然沒有詳細講怎樣喚出龍神之力,兜轉着靈氣絲絲縷縷在星源體內感知, 似乎運行到丹田的時候,忽然有所覺,雖然細微,我卻清晰的感覺到了。

急忙運足了靈力輸去,不知怎麼回事,真氣才接通觸到那裡,便忽然有如被膠着吸住般,再不受我的控制,源源不絕的傳了過去,我只覺得渾身都出了層冷汗,幾乎便要靈力虛脫,好在及時感到了大家傳到我體內的內息,有陰柔純淨的,有陽剛霸道的,我知道,大家都在拼全力幫忙,可惜也沒時間管衝不衝突,才至我的體內,便立時又被吸去補充到了星源的經脈中……

靈力的瘋狂吸入與輸出,便如同洪水猛然衝灌原本狹窄的江河溝渠,龐大的力量在體內翻涌而行,我幾乎疼得快要暈去,全身經脈都只覺得快要漲爆,隨時可能靈力爆體而亡一般……若果真如此,在場的人,只怕都得給我陪葬。從前我私下從教官們那裡套出過,他們也曾經培訓過此類的人

——國家專用死士,在重大戰役中,只消那麼幾十個高級的人體靈氣彈同時爆炸,其威力比起核彈恐怕也不肖多讓,我曾經極其鄙夷這樣的戰術,而且也覺得對其威力的傳言不過是誇大其詞。

可惜,好巧不巧,我就是死在這樣的攻擊手段之中……也是我太自負,一直以爲自己的實力便是對上教官們也沒什麼威脅,打不過也絕對跑得過,誰知道,那次對手的瘋女人,居然花了天價從黑市請了幾名修習靈氣彈的人,在我們身邊埋伏,自殺引爆……好在他們比我低階太多,在我看到耀眼的白色光華,藍色靈氣波吞滅一切之前,已用了全身所有的靈力,將我的主人送走,扔到了外面自動駕駛的飛行器中……

然後,來了這裡,雖然只有一年,卻比從前的一輩子還要精彩,朋友們,姐妹們……我咬牙苦苦堅持中,心神卻有些混沌恍然,從初來這裡到現在的一幕幕場景在眼中腦海閃現,這段日子,真的是我隨心所欲的生活,還有星源,原來已經陪我那樣久了,尤其我從未發現過,一直以來待他我總比待別人要好些,有什麼好的東西,自然先想到的是他,便是玄玉訣也只傳最完整的與他……可惜,從前沒有在意過,一直以爲我是爲了伊豆,爲了找個幫手,其實,我是那樣在乎他純淨的笑容,和他的夢想……

以爲我將他當作了宇文之後的依靠,現在恍然明白,離開宇文流瀲時,心中只是氣憤,遺憾,不甘,像是被人攪醒了美夢,可是……如果沒有星源陪在身邊……我會空虛無助吧。一直以爲自己在支撐他,做他的老師指導,現在才明白,他又何嘗不是我心中一絲寄託,平安幸福。

天下游,沒他陪我一起,我能夠笑得雲淡風輕,一個人玩得恣意暢快嗎?

“平安!別亂想,快收攝心神!不然你也要走火入魔了!”清虹急切的聲音,猛然如驚雷般喚醒了我,太危險了!在這種時候分心,不只害了我自己,更要害了大家,而且,星源又沒死,就是真死了,我說什麼也要把他救活!在這裡傷感懷念,纔是真的放棄了所有希望與努力。

輕聲心念靜心咒,平復了精神波動,沉心神入丹田,心無雜念得運起玄玉訣,周身的靈力肆虐帶來的痛苦立時不覺,只記得一邊運功循環,保護自己心脈,一面不停輸入靈氣到星源體內……

也不知過了多久,似乎漫長到我似乎有些忘卻了已然過了多少年一般,我猛然有所覺,身上的靈氣驟然散開又凝聚,周身痛楚,外界感悟皆已不知,只覺身如輕舟翻於巨浪之中,恍恍惚惚,飄渺不定。

知道可能是自己功力上有長進,也可能是靈氣出了叉子,一時也不敢胡亂壓制,只得順其自然,靜觀其變。

感受着體內靈氣翻涌便如驚濤拍浪,明明閉了眼睛,卻仍然可以覺出金光萬丈,絢爛刺目。好在並無不適,反覺得通體舒暢,在金光黯淡成柔和的顏色之後,我不自覺緩緩睜開眼睛,卻是一愣,周圍繽紛絢麗得色彩紛呈,彩色的光帶中間纏繞的,竟然是忽上忽下浮動的一個淡紫色晶透的圓核。

難道竟然看到的是自己的體內?!我被瞬時淹沒意識的念頭驚呆了,只一心念動轉間,這彩色的靈氣世界漸漸縮小,目之所及的,周遭漸漸清晰,居然,是體內五臟六腑都看得清清楚楚,分毫畢現,似乎也可以感覺得到,自己周身的毛孔也都打開了,絲絲縷縷天地靈氣直接進出吐納……

我震驚了一刻後,暮的省悟,難道這便是玄玉訣最後一重,四重天的功力?!這,與從前分明已經不在同一個層次與意義了。內視,胎息,這些我也不是沒有看過古文資料,是中國道家修真飛仙才有的傳說,難道……竟然都是真實存在的?!

來不及再感嘆,如今還有什麼是不能存在的?!

感到了體內靈氣還在輸往星源體內,而大家輸入我體內的靈氣都停止了,也許,是大家也已靈力不濟,也可能是被方纔的境況所影響。

嘗試着將心念通過靈氣傳入星源體內,一路靈氣輸入,便如同綿綿江水載着神念之舟,很快豁然開朗,大海,自然便是我們的氣海丹田。

他的體內果然與我的也差不多,冰藍色的靈氣飛舞纏繞,只是尚未結成丹核——也許妖怪們的內丹便是這樣的吧。

覺得出這裡沒有我的氣海中那樣靈氣飄逸涌動,生生不息,而是有些死寂,之前感覺到的波動,終於讓我用意念控制靈氣撥開重重障掩帶找到,是條金色的盤龍,極其小巧盤浮紫色氣海當中。

我想了想,將自己的靈氣都輸到其中,感到它身上發出微微光芒迴應,更不猶豫,全神灌注靈氣。

忽然見小金龍身上的光芒大漲,睜開眼睛,雖然小得模糊,我卻分明感到那種震撼的感覺!

心神俱震,神念瞬間回體,周身有了知覺,又一瞬間失去,我感覺到自己靈氣翻涌的難以抑制的噴出了血,心下卻稍稍安心——離開前,星源體內盤旋凝聚的靈氣在漩渦中,匯聚成了一顆小巧的丹核,突破到第四層境界,也許,曾經的那些傷,他的身體可以自行治好?!

任無力黑暗吞沒了最後一絲期盼的意識……

=====================================

淡淡的飯菜香氣,已經傳到了房裡,安靜的聽得到窗外風輕輕拂過窗櫺的聲音,我抱着被子又蹭了幾下,軟綿綿的舒服極了,這次睡得真香!忽覺臉上麻麻癢癢的,隨手拂開道:“臭豆豆,再讓我睡會懶覺啦!”這是它每日想要叫醒我的方式。

然後聽見一陣羽翼拍動的聲音和瑪瑙不滿的叫聲,再然後是伊豆回敬的不屑的“汪汪”聲——這是我每日必然會因此而醒的聲音,因爲沒有我的出面阻止,兩個小傢伙會吵得永無止境……

騰的坐起了身,一手一個,聽聲辨位的撈了起來,我惡狠狠的笑道:“說吧!今天我是把你們清蒸了還是紅燒了?!”

一個是討好的拍着翅膀諂媚的叫,眼神狡猾靈動;一個是嗷嗷的撒嬌,邊用柔軟暖和的小身子往我懷裡拱着,然後無辜的擡着小眼睛望我,亮晶晶閃着小水光。

我嗤笑一聲,拿臉一邊親暱的蹭一下,每次都被它們的可愛扮相打敗……忽然一個念頭閃過,我不由得僵硬了,豆豆沒事了?!昏睡之前的事想了起來。

揪起了小傢伙,它四爪抓撓了一陣,固定在我的身上,邊鼻頭翕動,討好的伸了小舌頭又舔舔我的手,我自然知道它這是撒嬌要吃的呢!不過心裡卻是有些激動緊張的想到,星源也沒事了?!

“平安!”才掀了簾子急趕進來的芳兒見我笑道:“聽了它們兩個的響聲就猜到你沒事了!可真是個懶丫頭!居然睡了三天,擔心死我們了!”

老媽媽也趕了進來,看了我直欣喜的流淚,雙手合十,念道着什麼“老天保佑,龍神顯靈!可算我們家姑娘醒了!”

我急忙起身抓了芳兒的手,問道:“星源呢?!”

她臉色有些怪異道:“你那天給他療傷後,好像受到了靈力反擊,吐血暈了過去,好在沒大礙。他也睜眼瞧了我們一眼,只告訴我們扶你進屋休息,便自己盤腿練功。這三天,一直入定未醒,看得出,清虹和夭夭都有些緊張,小心給他護法,幫你輸了靈氣療傷,現在你也該大好了……”

我一時欣喜異常,呆了一呆,才笑了出來,急忙穿衣洗漱,隨便挽了髮髻便衝出門,大家都在廳中等我,見我出來,都鬆了口氣笑了出來。

不過清虹夭夭守在星源房門前,似乎有些神色不對,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也顧不得,直接去了星源的房間,果然他正在牀上跌迦而坐,入定練功,周身靈氣翻涌波動,已與從前大不相同,難道這便是第四層功力的緣故。

我才覺放心,他也已經感應到了我,暮的睜開了眼睛,我心中一震,那是……那是,我當時神念探測時,震回了我心神的眼神,便是如今星源漆黑的眼中,也有種紫光閃動,如雷電翻滾。

我不由自主退了一步,顫聲道:“你是誰?他呢?!”

他瀟灑利落的起身,巍然而立,明明同樣一個人,卻是全然不同的感覺,壓迫的氣勢,凌厲的眼神,似乎有些嘲諷的勾了嘴角淡笑,在那冷峻的臉上顯得極爲震懾人心。

“難道你不知道,召喚龍神,使用龍力的代價就是宿主的生命?我以爲,公主如此聰慧,忍心將龍神附體的機會讓給侍衛,是因爲早知這個龍族與皇族相約的極等之密呢。不過這個身體還真是特別,居然有類似神力的能量存在,我倒真不知道人類也能達到這樣的水平。”

我聽了腦中轟然炸開,我,我果真害了星源?!當初,不該帶他去山洞如今,療傷更不該激活喚醒龍神……

明明是星源柔和低沉的音色,在他冰冷不近人意的語氣說來,卻讓我如至冰窟,而他最後一句話,更是讓我最後一絲僥倖也破滅。

“在下龍神——雷弈。”

=====================================

戲院的後院,已經被大家合力擴建了兩倍不止,因爲如今我們可是五百多人的大型戲園了。

我站在高臺上,看着下面正在排演的賀壽舞,五百人同時結了成梅花陣形,外圍柔美淡粉衣裙長袖女子們勾勒出梅花的花邊,中心,是黃色綢衣,散落成圓形,甩袖而舞的女子們做梅花之蕊。

其間都是紅色的,粉色,漸變的衣飾,從高空來看,剛好一朵嬌豔的梅花。

雖然,中間那些都是男子,尤其……還都是些滿有英氣的男子。當初讓他們換上這樣的衣物時,他們的臉色那叫一個菜啊!不過,好在都是很有組織紀律的人。

如今,我們的戲院原班的人馬都仍然在前面戲臺演戲,這後院的人,對外是宣稱我們這陣子爲了皇宮壽典時爲皇后獻舞,而特意招攬的各地舞樂高手。其實,他們也確是全國各地趕來的,不過,是有人特意安排罷了。

半個月前,太子私下來訪,我自然知道他耳目靈通,潛引的人好歹也算是國家安全局了吧。他的意思只是說,特來慕名僱傭我們戲院在壽典時去宮中表演歌舞,不僅物資報酬豐厚,而且還會送給我五百名各地男女舞伎,讓我隨意安排。

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有千人祈福,我們就來個百人賀壽。當下毫不猶豫答應,並照他的意思,貼了宣傳海報招新,只不過人員其實早已內定了。唯一招收的幾十個掩人耳目的普通歌舞樂伎,也都放在前院由蘭秀才和大當家他們來管理。

我則親自在後院訓練這些個太子安排來的人。

幫他,也許是因爲媽媽帶給我的親情,清虹夭夭們是爲了平衡,不讓惡人危害更多生靈,芳兒要抱家仇,小白小魏自然兩肋插刀,還有就是……星源。雖然是聖姑害的他,但後來聽說她也身重毒蠱而亡,我們乾脆也算在□□的帳上!

曾經學校裡自然也有學過姐妹們合作而結陣法,但我們大多驕傲,加上工作也多是各服務各主,所以對此從來不重視。只爲矇混考試,我生生記了個梅花陣法,殺陣守陣兼顧,變化多端。當初上機考試,通過虛擬士兵,我可是用此陣得了個最高分!

看着下面唯一陣眼處,也就是梅花花蕊正中,放置的大鼓,兩人高,骨身倒還算苗條。周圍站的五個人,都是黑白相間的舞服,分別是負責統領梅花五瓣的清虹,夭夭,芳兒,白楓,小魏。

還是莫名的一嘆,原本,也有星源一份的,可是……

這半個多月來,雷弈自然不參與我們,獨自在山中淨修,說是這個身體還是靈力太弱,幾乎不能發揮他原本的一成功力。

唯一奇怪的是,他每天都會特意回來一次,爲的……居然只是吃頓飯。

聽他理所當然的解釋道因爲以前從來沒吃過東西,所以,如今要趁此次入世渡劫加完成任務吃個夠本。

看着如今的“星源”,我心裡真的是不知什麼滋味,雖然明知道他內裡不是真的星源,可是,當他漠然淡視我,根本如同陌生人時,心裡還是難以接受的會覺得痛。

矛盾着不知該怎樣好,又想幹脆不見他,省得難過;可是,又管不住自己,每天繁忙之際,仍然要親自下廚,做各樣的飯菜,只希望雷弈爲了這個能常回來,至少讓我們看到星源……策略倒是明顯奏效,我們已經成功的一天可以見他三次,雖然那隻死龍始終是冰冷冷的表情,吃完就走……

甩甩頭,不再想煩躁的事,點腳離地,飛身到了大鼓之上,大家立時興奮起來,暮然更換了舞步,眼神也嚴肅了。

我微笑的揚出飛紗,通過靈氣控制站着端上的鈴當音響,遠遠的清越傳出。這是控制隊形變幻的口令。

場上的人,看似在輕盈的舞蹈漸變狂野豪放,力勁十足,不時變動隊形,實際上每一步都暗藏殺機,殺陣已經啓動……

=====================================

晚上,勞累了一天,自然還是要跑到宮中媽媽那裡,如今反正有太子撐腰,派人站崗放哨,我乾脆大大方方每夜同媽媽一起睡了。

屋中還是溫暖的光線和香氣,謹妃如今似乎已然完全正常,每日都是讀書,或是裁布作衣,我現下身上的每件衣服自然都是出自媽媽的手。

大大方方的在潛引衛士的行禮請安下走近屋子,老媽媽自然什麼也不知,早就離開歇下,我打了氈簾進了屋子,看謹妃正在軟塌上就着燈火刺繡,當下蹭了過去,放了食盒,便蹭到她懷裡親暱的笑道:“娘~這麼晚了,別再做活了,反正我現在的衣服也不少了。”

謹妃笑着拍拍我的頭,將花撐放在小炕桌上,道:“你要我幫你看的藥,已經熬了這麼多天,卻不知道好了沒有,今日我又按你說的,加了三次紫藤木柴,放了兩顆玉石練化。”

我聽後忙趕去俯身查看,地上暗金色的小丹鼎冉冉飄逸出香氣,清幽合遠。

此次煉製的是“天霜凝露”,冰山雪蓮、千年靈芝、旱澤血蔘、龍鬚、鳳淚、酥酪蟬幾味主藥,除了酥酪蟬一味藥實在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其它的……前三樣還好辦些,後面的龍鬚,在我苦口婆心的跟千音求了三天後,她終於不勝其擾自己斷了兩根給我,鳳淚,勉強用胡椒粉在瑪瑙那取了點來。

所以,此次幫忙太子我的條件就是要他來尋酥酪蟬,當時他的臉色有些怪異,好在沒兩天邊送了來,通體晶瑩如冰雕的蟬。

再加上幾十種輔藥,立馬我就生了火,在謹妃這裡沒日沒夜毫不停歇的煉製。

雖然古方上沒有說“天霜凝露”的作用,可是單看這煉丹材料的架勢就知道絕非凡品。如今雷弈在星源體內,好歹也算保了我們最後一絲希望,伊豆每日活蹦亂跳好好的,我相信星源一定還有醒來的可能。

小心的輸着靈力控制鼎火,這藥必須儘快練成。

因爲聽清虹說,妖精界也有傳聞,說是被龍神附體的人,自然會立時死去,靈魂轉生,而他的生命能量則轉化爲龍神的無窮戰力,可是如今雷弈卻要急着去修行,星源體內的能量也沒有瞬間長進,自然是說明他的生命能量還在!

也許是因爲雷弈發現他體內靈力的緣故,所以纔打算直接運用靈力,而沒有奪取他的生命能量吧。

龍神完成守護任務的時候自然會離體而去,到那時,便是我用這藥的時候,成敗也就那一次機會。

我這邊想邊閉目調息,不時輸出靈力控火,謹妃微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

=====================================

壽典前最後一天。

我們長長的車隊,一路走走停停的進了宮門,幾次檢查,五百人自然低眉順眼的配合。兩人多高的大鼓,放在了特意製作的地板大木輪車上。

衆人紛紛推開,一身官服的檢查太監們繞着它看了幾下,又瞧瞧聽了聲音,確認是空鼓,便點頭讓我們通過。

我和芳兒都混跡在衆舞伎當中,所有女子素紗蒙面,倒是很好的遮掩。

我們戲院被安排在了皇宮西側的偏殿,滿園的人到了這裡都很安靜的進了自己的廂房休息,大鼓便停在了院子中央。

待院中已然空曠無人,我和芳兒纔開了主房的門,淡藍色光華從鼓上亮起,清虹淡笑現身,我們隱匿的東西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帶了進來。

風中花瓣紛飛,桃之夭夭帶着一羣吵鬧的小水妖繞過了宮牆進了小院,又飛進了屋,清虹也快步走入,才關了門。

夭夭笑得好不陰險:“我去探過了,□□的人住在我們相隔幾間的殿裡。確有一千人之多,他們的武器都藏在手中祈福的木杖當中,我們已經做了手腳,在每個木杖上都下了破靈封印,只要輸進靈力,想要震碎木杖露出裡面武器,就必然會練武器也毀掉,放出精魄,包保明天他們會感到意外的!”

點點頭,看得出,大家都有些緊張,所以也不多說,只等明日來臨……

晚上宮中樹影婆娑,沙沙的響動從來不會停,我才換了衣服要去謹妃的冷宮,一出門,卻見雷弈剛好落在院中,黑髮黑衣像極了從前的身影,只是,少了些柔和恬淡,多了很多的殺意傲氣,和清冷孤寂。

我猶豫了下道:“明日晌午,重臣們用過餐後,便是我們戲院的表演,你不願參與賀壽舞,便在後臺等好了,等到□□有了異動,或是國師出手時再現身也好。”

雷弈眼中目光閃爍了一下,忽然拂袖拉了我的手便飛身要離開,我一時怔住看着腳下重樓蒼樹,宮燈花影紛紛後退,不由得感嘆——果然,同樣的身體讓這條龍用來功力卻是大漲了不少!如今單看輕功,便比我高了幾層……

我還正在思索不知道他如今攻擊力怎樣了,便覺已然停了下來,放眼四周望去……龍喜歡野外高地嗎?飛挑懸崖落腳,看來該是皇宮北面靠着的秀峰奇來峰了。

我納悶的甩開他,心裡還惦記着謹妃那裡的藥,應該就着一兩天了,我不去可怎麼收丹,沒好氣的問道:“不是你說的沒事別煩你?又找我來做什麼?!”

雷弈冷冷的也回了我一眼,盤膝坐下道:“我餓了!今天你們搬家沒給我做吃的。”

正在懸崖邊上眺望的我,聽後場點閃腰掉下去,氣道:“你除了吃還知道什麼?!龍神都是……都是你這樣,虧百姓們還把你們當成天一樣崇敬!”

不過氣歸氣,還是老實的坐下,摸出了儲物空間的精緻點心,百果酒給他,又撿了木柴,也升了火,選了些新鮮的嫩肉烤了起來。現在要求他幫忙,而且星源的身體也需要營養……雖然我現在好像已經不需要吃東西了,他也該一樣。

雷弈自然毫不客氣的接了東西吃了,還不忘回一句:“洞裡睡覺的那條老龍比我懶多了,明明我還沒有化出身體,這次的事,不該由我來管,他卻嫌麻煩扔給了我……好在出來吃了這麼多好吃的,也不算太虧。”

我看看他……還是無語。一身冷冰冰的駭人感覺,卻有時顯得也像個小孩子似的,想的簡單的很。當下也不作聲默默烤肉,反正跟我沒關,正盼着他快走呢。

“好像老龍們從來沒試過不殺附體之人就控制身體……這次我的感覺跟他們說的不大一樣……”忽聽雷弈說道,我隨口問道:“什麼不一樣?”

他忽然拉了我的手,看了驚訝擡頭的我半晌道:“我記得他所有的事,記得……他很喜歡你……”忽然又面露不屑,道:“不過他從前做的事也太婆媽了!明明喜歡也不敢說,看了那個□□的小子對你好,只知道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氣得快吐血,又不敢說,直接搶過來不就好了?!”

我聽着一時愕然,忽然感覺被他拉近懷裡,才驚覺要反抗,瞪着眼睛擡頭剛要張口開罵,卻被他忽然降下的吻封了言語……震驚,呆住,這是什麼跟什麼?!

霸道的熾熱與掠奪,脣齒間輾轉吸吮的感覺讓我身子一軟,隨即覺得不對,揚了手向他臉上抓去。

雷弈閃開時,自然已經臉上怪才,幾道抓痕血淋淋的……雖然毀的是星源的臉,不過我也管不了那麼多,而且反正能治好。

“你做什麼?!”他怒道,身上旋開的氣流猛然爆發,幾乎將我推開。

我一時也氣得顫聲吼道:“這話該我問!你有病啊?!”我的……初吻啊,死龍是不想活了!等他離開的時候我非逮住給烤成蚯蚓!

雷弈一臉不可思議道:“我不過是順着從前他的想法而已,他不敢我爲什麼不敢?”

我氣到沒話說,隨手抓了旁邊的烤肉扔了過去,“去死吧!你這條無聊的笨龍!”自己則起身,飛身融入夜色中,煩亂的踏着懸崖峭壁趕回皇宮……

我居然被一隻動物給吻了?!老天哪!真TMD的鬱悶!雷弈你等着!等事情結束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

親們表叫~~~

星星要是會死,我之前費那麼多力氣寫他作甚~

哦呵呵,邪惡的笑中,星寶寶目前在後臺幫他老媽我打雜呢,

不讓他們兩個暫時分開一下,享受下思念之苦,平安怎麼知道重要和珍惜啊~

至於某條龍~哦呵呵,歸屬問題偶做了幾次變化,

是修仙去,還是死掉抑或留下……猶豫中~

不過目前已經有了某種傾向,嘿嘿,有位讀者大人猜到了我的想法~

37.後勤基地81.籌建戲班40.39 下5.伊豆73.水逝花落57.未央學堂85.石牢禁制17.元宵56.機緣巧合45.再遇蛇妖72.神隱現世6.神偷36.寒月山莊89.爭戰75.辭別歸程38.鬼屋幽魂12.賜幸1.序43.龍宮開業90.結束87.錯亂58.魔鬼特訓(上)21.可兒36.寒月山莊67.東南災患61.洪家兄弟58.魔鬼特訓(上)78.皇城舊事44.翡翠觀音55.潛引出水59.魔鬼訓練(下)81.籌建戲班46.中秋月夜(上)89.爭戰23.踏青77.【番外】星源篇84.暗夜波瀾12.賜幸38.鬼屋幽魂35.序曲14.星源52.山腹密地85.石牢禁制47.中秋月夜(中)75.辭別歸程15.改變39.七夕邂逅10.姐妹57.未央學堂59.魔鬼訓練(下)54.御座火鳥73.水逝花落57.未央學堂10.姐妹80.母女相見35.序曲14.星源56.機緣巧合10.姐妹33.朋友41.緞雀樓行17.元宵65.細思斟酌65.細思斟酌4.見衆41.緞雀樓行52.山腹密地60.英雄會始63.決戰前夕16.武鬥16.武鬥12.賜幸38.鬼屋幽魂76.姐妹歸屬90.結束69.靈魔相鬥75.辭別歸程85.石牢禁制23.踏青46.中秋月夜(上)25.汝瑤38.鬼屋幽魂88.壽典70.公子到來48.中秋月夜(下)57.未央學堂75.辭別歸程86.死劫24.劍魂39.七夕邂逅13.出府87.錯亂14.星源47.中秋月夜(中)35.序曲71.龍脈密地26.重生64.賽場爭鋒35.序曲
37.後勤基地81.籌建戲班40.39 下5.伊豆73.水逝花落57.未央學堂85.石牢禁制17.元宵56.機緣巧合45.再遇蛇妖72.神隱現世6.神偷36.寒月山莊89.爭戰75.辭別歸程38.鬼屋幽魂12.賜幸1.序43.龍宮開業90.結束87.錯亂58.魔鬼特訓(上)21.可兒36.寒月山莊67.東南災患61.洪家兄弟58.魔鬼特訓(上)78.皇城舊事44.翡翠觀音55.潛引出水59.魔鬼訓練(下)81.籌建戲班46.中秋月夜(上)89.爭戰23.踏青77.【番外】星源篇84.暗夜波瀾12.賜幸38.鬼屋幽魂35.序曲14.星源52.山腹密地85.石牢禁制47.中秋月夜(中)75.辭別歸程15.改變39.七夕邂逅10.姐妹57.未央學堂59.魔鬼訓練(下)54.御座火鳥73.水逝花落57.未央學堂10.姐妹80.母女相見35.序曲14.星源56.機緣巧合10.姐妹33.朋友41.緞雀樓行17.元宵65.細思斟酌65.細思斟酌4.見衆41.緞雀樓行52.山腹密地60.英雄會始63.決戰前夕16.武鬥16.武鬥12.賜幸38.鬼屋幽魂76.姐妹歸屬90.結束69.靈魔相鬥75.辭別歸程85.石牢禁制23.踏青46.中秋月夜(上)25.汝瑤38.鬼屋幽魂88.壽典70.公子到來48.中秋月夜(下)57.未央學堂75.辭別歸程86.死劫24.劍魂39.七夕邂逅13.出府87.錯亂14.星源47.中秋月夜(中)35.序曲71.龍脈密地26.重生64.賽場爭鋒35.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