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水逝花落

城郊, 斜陽偏西,涼爽的風,拂過草場, 綠浪翻滾。

難得宇文才聽了我回來, 便放下手裡工作陪我散心。

對於我的擅自出行, 他只能無奈一笑:“先後派了很多人, 去了臥龍山去找你們, 只看到了一處山脈下,死了二十幾個強盜,而且是□□的手法, 死狀很慘,我一直擔心你們是遇上了他們。”

我側頭看他, 很安靜的笑, “從前我也是一直這樣隨意的, 也沒出過什麼事。”估計,那些人, 是爾雅殺的吧……

他握緊了我的手,“可是現在不同,世道混亂,你這樣一個人出去胡鬧我怎麼放心。”眼中有溫柔的責備和濃濃的關切,可是……我側頭避開眼, 我無法變, 我想做的事, 一定不會放棄, 正如, 你也無法變一般,變了, 就不再是你我。

認爲我是胡鬧就那樣認爲好了,龍脈的事,既然你沒有去,我也不想再講。

清涼的細雨,灑下,落在臉上,衣上,暈溼。

擡頭望天,陰雲一片,這是南鄉每晚常下的陣雨。

宇文流瀲望天道,“快回去吧,還是先避避雨,城郊剛好有間鳴玉坊,雨時的爹爹就是那的掌櫃。”被他牽着手,隨着他急速運氣輕功跑了起來,踏草而行,樹影飛閃而後,手心的溫柔,偶爾回首關切照料的溫柔透明般的笑容,心裡酸酸,知道你如雲上月,那樣的高遠,我卻捨不得放手,想不到自以爲灑脫的我,這般無用,這般留戀。

三層的宅院,古木參天。

“公子!您怎麼來了,小的這就去請掌櫃的來。”一個守門的小二一見我們到了,立馬殷切的相迎。

店中,各色美玉千姿百態,玲瓏可愛,我隨手擺弄查看了幾樣,都未有精魄。

宇文一面囑咐着小二:“先不急,我只是來避雨,快吩咐下面準備些熱蔘湯和姜水來。”一面湊到我身邊笑道:“很喜歡古玉嗎?不如挑幾塊自己喜歡的,不過,這裡的成色並不好,我們可以去三層看看。”

我乖巧的點點頭,順從的讓他拉着我的手上了木梯,聽話得連宇文都有些害怕,頻頻看向我,寵溺的拍拍我的腦袋笑道:“如今領教了你老實的模樣,我倒寧願你像平常一樣調皮點。”

我歪頭笑道:“不過有些累,沒了精神胡鬧,你就不怕惹起了我的興致,把你這裡鬧翻了天?”罷了,何苦想那麼多?

我這是自尋煩惱,這陣子他只是太忙,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安定下來,也許就可以像現在這樣常常在一起了吧。

他回頭一副求之不得的表情,“很期待呢,看你又有什麼新點子?”

我也輕聲笑了出來,“鳴玉坊,我倒真想聽聽,滿坊玉鳴之聲,人們常說,玉落的聲音最美,如花開,如……心碎。”

他溫和一笑:“你若真敢我也沒法子,不過這裡的玉,可都是秦叔的寶貝,小時候我和雨時在這裡玩,不小心弄碎了一塊,他罰了我們兩個兩頓飯都不許吃,還在玉室跪了半個多時辰,連我爹來求情都沒用呢。”

我嗤笑:“我好像看到了一個守財奴哦。”

“三層,是頂級的玉室,這裡大多放的是些精魄玉石。”停在了三層的小客廳,宇文簡單解釋着。

“公子,您怎麼來了。”突然一個硬梆梆的聲音插了進來,我轉頭看去,是個四十多歲的人,可是似乎身子受過重創,臉上也有很多的疤痕,眼神卻凌厲的駭人。

“秦叔!好久不見了,我只是剛好路過,剛好帶平安瞧瞧有沒有喜歡的精玉。”看得出,他對這個秦叔還是很恭敬。

我也禮貌的微笑招呼,可是……他得臉色好不善啊!而且,長得好凶,真的是雨時他爹嗎?!

就在我都快被他盯毛的時候,他總算頓了下,叫道:“常已,帶平姑娘去玉室,公子,我有些賬目想請您過目。”

宇文顯然一怔,我也配合的跟着另一個老頭走到了走廊盡頭的房間,他微微轉了幾個機關,牆壁移動,出現的是個封閉的密室,很多的古樸雕花盒子。

“這些都是上好的精魄古玉,姑娘請慢慢選,老奴在外面聽着伺候。”說完,人就微微一躬禮,退了出去。

我隨手看了幾樣,倒真的是品質沒話說。

不過最喜歡的還是一個碧綠的盒子裡,白色的玉璧,比目魚首尾相抵,精魄的靈氣很強盛,而且和宇文身上的波動有些相似。

正欣喜的想要拿出了給他看,突然想起,方纔秦叔分明是有意想支開我……我倒要聽聽他們說什麼。

藍色的水光暈開,兩人正在方纔外面的小客廳裡,顯然秦叔臉色還是很菜,很不滿意的說着:“老爺的意思,公子想來也明白,雨時和你自小就定了親,這些年老爺一直念着你們都小,而且,你向來很合老爺的心意,外面的事都處理的很好,也不急着讓你們成親,可是,如今就不知又哪裡勾搭了個什麼平姑娘的,不過是個身份低賤的奴婢丫鬟,居然也妄想嫁到宇文家做少奶奶嗎……”

“秦叔!我一向敬重您,可是,平安是個好姑娘,而且也心地善良,不僅對窮人都多有幫助,此次去解救南方災患,世人只當是太子和我們宇文家的功勞,實際全憑了她先到了那裡,救了百姓……至於身份,我會向父親稟明的……我想您該是最瞭解她的身世的吧。”

宇文流瀲回了一句,秦叔繼續不忿的開口。

“我管她是誰?我只知道我也沒幾年好活了,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她娘死得早,我只想她過得好,難道你竟然想讓她嫁了到你們家裡還要看別的女人的臉色?”

宇文流瀲遲疑了下,又開口道:“這次太子殿下親來南鄉尋找親妹妹,本來是誤以爲了雨時便是當年你們從宮中抱出的小公主,後來我雖然解釋過了,他也不該那樣輕信纔是,可是此事後來便不了了之了,而且,皇太子特意帶來的宮中很多寶物,據說也都送到了龍宮之中。

想來平安到底是否真正的公主,秦叔您比我更清楚。現在朝中雖然軍政兩派紛爭漸起,後宮奪位也越漸猖狂,但是我們幾方支持太子殿下,他如今又在東南兩處賑災立功,百姓叫好,相信繼承大統,平定天下也是遲早的事,到時,平安自然還是要歸認皇族,貴爲御妹。

在我們宇文家,又豈可委屈了她……雨時向來懂事,又與她私交甚好,便是委屈了她不得做正名夫人,我待她們也不會有所偏差。”

“哼哼,真是你們宇文家的好兒子!滿心算計的都是天下利益與權勢……罷了,我也管不了什麼,反正早點閉眼死了,早點清淨。若非老爺堅持,心疼他妹子的留下的這個女兒,非要娶了做兒媳,我是絕對不會讓女兒進你們宇文家的門的!”

“秦叔……”宇文流瀲皺眉只說了一句,卻不再做聲。

我只覺得一陣陣發冷,靠了櫃子滑下,不管他待我是真心還是假意,不管他是何時知道的我的身世……至少,我忘了,他根深蒂固的觀念裡,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也許,礙於我的身份,給個正房夫人的頭銜,如今,肯放下身段如此遷就我,已經是天大的恩賜……

出了密室,外面已經雨停,秦叔和宇文流瀲對坐在廳中喝着茶,早停了談話。

見我跟着老奴進了屋子,秦叔臉上陰晴不定,宇文還是很自然的起身迎來笑道:“倒是選了滿久,可有合意的?”

我擡頭望着他,難以自抑的眼中有些癡迷也有些憂傷,緩緩笑着託了手上的白璧。”

宇文流瀲只看了一眼,便笑道:“你倒會選,這裡面的精魄是海獸靈犀,當初在神朗時,我和師兄幾個共同捕到了一對,一個做了劍魂,一個便存到了這裡。”

“還有這些。”我依舊笑着托起另一隻手,抓了一把的精魄古玉。

他無奈一笑:“你倒貪心,怎配得過來,精玉最好終身一塊,精煉至純,會對靈力修行有莫大好處。”

“哦。”淡淡應了一聲,翻腕,一塊塊古玉,落下,從袖間滑到裙襬,地上……清脆的碎響。

不意外,見宇文愕然的神色,我拾起腰間時常佩戴的那塊星源曾經送的古玉,平日它還是一副普通美玉的樣子,輸了靈力,光華四溢,琉璃泛彩。

“古玉龍騰……大哥的傳家寶貝。”秦叔也站了起來嚴肅的說道。

我在玉光中微微一笑,貪心?我們都太貪心,你想齊人之福,而我,想要擁有你的全部。

“公,公子!掌櫃的,□□,□□的來了,還綁了小姐……”一個店小二突然跑了進來,不待他說完,秦叔已經飛身出屋。

我也忙跟了去,還有神色複雜的宇文。

店門前,一衆□□的人圍了圈站着,周圍都是宇文家的衛士,爾雅正中站了,他身後,一個蒙面女子,正制着被他們挾持了的雨時。

芳兒香巧還有小蝶都跟了來,正憤怒的跟着他們對峙。看來是在龍宮劫持的人。星源和小白站在遠處樹上,伺機營救。

“□□果真好本事,卻不知你們如今挾持一個不會武功的女孩是爲何?”宇文流瀲走近他們冰冷的問道。

雨時見了他,眼中滿是光彩,很乖巧的沒有害怕哭鬧,滿臉是堅定和信任……我閉了眼睛不再看。

只聽到爾雅比他更爲冰冷的回道:“我今日雖然是爲了妙靈之因而來,可是我和你們宇文家的舊帳還是會算的!當年你若非你老子挑撥離間,柳沅皇朝的昏君又怎會明明結爲盟友還驟然派兵滅了我們秋諦……隱忍了這麼多年,給死老頭子賣命,爲的就是有一天,我要你們血債血償,全部覆滅!”

“我們宇文家一向忠君,聖皇既然下令攻陷秋諦,我父親自然是要盡忠支持,何來離間。秋諦皇族御獸牙曉,難道你便是當年秋諦王宮失蹤的那位皇子,只可惜居然自甘墮落入□□,爲了一己復仇,助紂爲虐,傷害那麼多的無辜百姓。

不過,你要找妙靈之因,不去尋傳國玉璽,卻來這裡是什麼意思?”

我心中疑惑,低聲詢問清虹,他淡然回覆:“妙靈之因乃是至純至淨,最爲聖潔的靈花映雪蘭花魂。它便附在歷代柳沅皇朝的傳國玉璽中,有了妙靈之因,便爲萬靈之王,統召萬獸。它同除魔斬妖的龍神一同守護着這個皇朝。”

爾雅也不答宇文,只是繼續低聲敘說:“沉浮宮三位公子,天命相師沉若,鬼斧藤工沉末,玉器鳴人沉滅。當年皇帝好像有個老婆又擁有了這世上第二個妙靈之因,可是卻在生下的公主夭折後人也瘋了,妙靈之因失蹤……近來我倒是得了消息,原來,竟是當年消失的曾經與國師並駕齊驅的占星言師沉若公子帶走了小公主還有妙靈之因。

秦滅,沉滅……如今三位公子只剩了這麼一位還在世,而且有了個不知誰是她母親的女兒剛好也年齡相符,紫氣護身……難道你們還有什麼託辭?

我們只要妙靈之因,對公主沒興趣,要麼交出來,要麼……殺了她,我們走人,妙靈之因我會再找的。”

宇文流瀲沉聲道:“這些只是你的推測,雨時的母親是我父親的親妹妹,當年因爲未婚產女祖父念其辱沒家門便趕她們母女出門,後來,秦叔回來時,姑母已經病死,他便孤身一人撫養這個女兒……你們要找的公主,並不是她。”

“沒錯,她身上的靈氣絕非妙靈之因的波動。”我也出聲走近。

宇文皺眉伸了手想要攔我,我只是輕巧的避開,笑着走向爾雅,圍着他們的衛士都不由的讓開了路。“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爾雅緊緊盯着我看了一眼,“你要幫他?”

我垂目道:“我誰也不幫,只是,你們真的認錯了人。”

□□的人也都讓了開,蒙面的女人雖然不甘心,卻也微微放開了雨時,我感受着靈力波動,拿了她佩戴的荷包裡一塊紫玉出來,晶瑩剔透,圓潤可愛,果然是有花魂的。

“這是認主靈玉,除了主人誰也召不出花魂。”秦叔插口。

我不理,強行輸了靈氣,召喚,逼迫也要它的花魂出來。

紫霧漸濃,終於在衆人的驚異目光中凝形,果然,見過花魂的人還是很少的。“你是什麼花魂?”

一個可愛的小女孩飄在空中,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們,脆生生笑着道“紫藤。”又繞着我飛了一週繼續撓頭道:“我和宇文小姐是好朋友,便在她的隨身古玉中做了器魂,可是小姐產下寶寶後就重病去了,我答應她照顧她的女兒,卻因爲長期在玉中靈力耗盡沒有補充,被困其中無法自由出入了。多謝你我纔出的來,你的靈氣好親切啊~以後只要繼續吸收自然靈氣,努力修行,我會保護小姐的女兒不再受人欺負的!”

我淡淡一笑,猛地散溢周身的靈氣將周圍的□□衆人都推開,抱了雨時藉機飛身離地,爾雅一直看着沒有做聲,我也直接將雨時拋給了宇文流瀲,他慌忙出手接了剛好橫抱在懷裡。雨時再也忍不住,叫了聲“流瀲哥哥……”就窩在他懷裡哭了起來。

我側頭不看,卻聽得爾雅低低一聲:“果然,你纔是。”

擡頭就見他,召了小棉花,羽翼舒展,扶搖而去,臨行不忘賞了周圍的衛士各色炸彈還有……給了□□的教衆每人致命的一擊,卻沒有再看我,也許,該連我一同恨上?如果我真的是公主。

銅錢,插在□□衆人的咽喉,明黃色,沾染了鮮紅的血液,幾人都紛紛的倒下。

……看來他最近也滿缺錢,沒用銀子……

每次出個任務都是手下人一去不回,想來他說的那個死老頭也不會給他好日子過。

宇文家的侍衛已經將死了的衆人都帶下去處理,芳兒小蝶明顯鬆了口氣,白楓跳下樹,香巧剛好擡頭對上他的視線……讓人心酸的感覺,她的表情,僵硬的卻是連哭都無法的難耐。星源還是靜靜在樹上,沒有下來。

我也轉身,雨時已經止了淚,靠着站在宇文身邊,甚是親暱的攬了他的胳膊,還在撒嬌,秦叔微微無奈的看着她嘆了口氣。

感受到我的視線,甜甜一笑:“謝謝平安姐姐。”可是下意識的卻更靠向了宇文流瀲。

我突然很想笑,我在做什麼?!從前只因爲他叫她小妹,就以爲已經沒了競爭的可能,卻忘了,這古代,還是可以近親結婚呢……

那我,不就是第三者了?!

哈,真是荒謬!我居然成爲了我最瞧不起的一類人,一直以爲自己是勇敢的尋求想要的感情,原來竟然是在破壞和奪得別人的幸福?

我揚頭,直視宇文深深凝視的眼睛,感到他心中滿是言語,卻不知該如何述說的沉痛,他的目光閃爍一陣後,突然堅定平靜下來,只是默默等待……在等待我的選擇嗎?

輕輕展袖揮手,白壁緩緩的飛向他們。

“祝你們白頭偕老,永結同心。”那樣平靜的說出的話,連我自己都鄙視自己怎麼這麼俗套?難道就沒有點新意嗎?!可是腦袋裡卻是空白一片,再想不到別的話語。

清冷冷的笑着,居然不覺得想哭,這樣結束也沒什麼不好。

海獸靈犀,是很恩愛的靈獸,一生只有一個伴侶。無論相隔多遠,它們的心中都有感應,可以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彼此。

一個是玉劍風流,一個是白璧無瑕,靈犀一對是天造地設的姻緣,既然要娶她,就請好好愛她。

至少我,不能破壞你們,我做不到……

微微悵惘的笑着閉了眼,也不想看夥伴們或安撫,或歉意,或是同哀傷的神色,展臂,感到凌亂的風,漂浮懸空,自由的飛走,這是我靈力可以御空後,第一次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施展,此刻,卻已經顧不得這些。只想,離開。

十月下旬了,該——回家了。

=========================================

週末趕文。。。。

87.錯亂25.汝瑤37.後勤基地30.開張9.治病82.風起雲涌1.序21.可兒17.元宵85.石牢禁制16.武鬥27.善鋼76.姐妹歸屬18.天緞41.緞雀樓行85.石牢禁制37.後勤基地39.七夕邂逅43.龍宮開業86.死劫33.朋友85.石牢禁制79.【公告】62.狐妖尋子74.卷末語32.水鬼89.爭戰65.細思斟酌41.緞雀樓行65.細思斟酌5.伊豆46.中秋月夜(上)74.卷末語52.山腹密地90.結束71.龍脈密地42.養顏秘方22.祈天43.龍宮開業67.東南災患9.治病36.寒月山莊4.見衆52.山腹密地52.山腹密地52.山腹密地71.龍脈密地48.中秋月夜(下)11.革新27.善鋼52.山腹密地7.盜藥72.神隱現世85.石牢禁制77.【番外】星源篇61.洪家兄弟5.伊豆66.險中訴情21.可兒54.御座火鳥72.神隱現世21.可兒3.平安48.中秋月夜(下)44.翡翠觀音31.舊事85.石牢禁制48.中秋月夜(下)61.洪家兄弟52.山腹密地64.賽場爭鋒43.龍宮開業61.洪家兄弟60.英雄會始44.翡翠觀音76.姐妹歸屬79.【公告】16.武鬥36.寒月山莊15.改變42.養顏秘方30.開張66.險中訴情2.醒來24.劍魂43.龍宮開業6.神偷45.再遇蛇妖35.序曲76.姐妹歸屬34.決定17.元宵31.舊事76.姐妹歸屬25.汝瑤58.魔鬼特訓(上)90.結束34.決定20.牽涉81.籌建戲班
87.錯亂25.汝瑤37.後勤基地30.開張9.治病82.風起雲涌1.序21.可兒17.元宵85.石牢禁制16.武鬥27.善鋼76.姐妹歸屬18.天緞41.緞雀樓行85.石牢禁制37.後勤基地39.七夕邂逅43.龍宮開業86.死劫33.朋友85.石牢禁制79.【公告】62.狐妖尋子74.卷末語32.水鬼89.爭戰65.細思斟酌41.緞雀樓行65.細思斟酌5.伊豆46.中秋月夜(上)74.卷末語52.山腹密地90.結束71.龍脈密地42.養顏秘方22.祈天43.龍宮開業67.東南災患9.治病36.寒月山莊4.見衆52.山腹密地52.山腹密地52.山腹密地71.龍脈密地48.中秋月夜(下)11.革新27.善鋼52.山腹密地7.盜藥72.神隱現世85.石牢禁制77.【番外】星源篇61.洪家兄弟5.伊豆66.險中訴情21.可兒54.御座火鳥72.神隱現世21.可兒3.平安48.中秋月夜(下)44.翡翠觀音31.舊事85.石牢禁制48.中秋月夜(下)61.洪家兄弟52.山腹密地64.賽場爭鋒43.龍宮開業61.洪家兄弟60.英雄會始44.翡翠觀音76.姐妹歸屬79.【公告】16.武鬥36.寒月山莊15.改變42.養顏秘方30.開張66.險中訴情2.醒來24.劍魂43.龍宮開業6.神偷45.再遇蛇妖35.序曲76.姐妹歸屬34.決定17.元宵31.舊事76.姐妹歸屬25.汝瑤58.魔鬼特訓(上)90.結束34.決定20.牽涉81.籌建戲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