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公子到來

魔陣, 我帶了清虹共同去瞧過,因爲沒了能量供給,只要再燃燒一個月左右, 裡面所

有的怨靈將全部耗盡, 到時, 只要將陣破壞就不會有危險了。

所以這段時間倒是安全的很。

溫澤邀的幫手也都陸續到了, 大家回成羣結隊的去林中狩獵, 將所有魔化野獸都清除,以防後患。

終於等到了糧食貨運都通暢了,靈獸軍團也就光榮的解散了, 剛好,這十幾天來吃了不少靈藥的靈獸們也都改回去潛伏修行了。

“喂喂, 這可是一羣高級的魔化銀狼的晶核啊!怎麼才換這麼少的錢?”

城中一處大的店面, 被我們用來專門收購獵殺者們收集到的魔核, 芳兒邊查着旁邊幾家的貨物,邊隨意淡然道:“我們說過只要完好的, 你們的晶核大多損壞,對我們作首飾來說,很大的價值已經損失了。”

“芳兒老闆!這些,是我們今天的收穫,也不要查了, 只要二十兩銀子都給賣給你們龍宮!我們只要有個吃飯錢就好!”又是幾個結隊獵殺野獸的百姓進來。

芳兒簡單看了下:“成色差了點, 不過數量很多, 小莫, 給他們三十兩銀子。”

……

如今雖然有了運糧的隊伍往返, 可是,畢竟還是良藥緊缺, 我們龍宮收購晶核,倒成了百姓們最好的快速賺錢方法。

我指使着下人運了新收的魔核進裡屋,星源,小魏,香巧,如今都在屋中同我一同將魔核煉製成各樣武器,直接出手給城中獵殺隊的高手們,居然也不少賺錢。

他們的靈力控制運用也都進步很大。

而我,經過幾番試驗,發現魔核中的能量是可以吸收的,便吸入體內,又統統存在了最好的玉器當中。我常佩戴的古玉已經完全琉璃般透明,這是我的第一個極品玉器。

瑪瑙,夭夭,伊豆,水妖……都在這段日子吸收了很多的能量。

瑪瑙直接躲進了一小團火力蟄伏潛修,夭夭被清虹嘲笑說是成仙沒望了,估計會修成個天魔妖,不過,真個練成了會很厲害就是了。

如今,他也躲進了釵劍閉關了……就連伊豆也是整日不見了蹤影。

好好的一個災難似的魔化之災,讓他們這些個傢伙來了,整個當成了是提升功力的機遇,全部成了大胃王,飽餐了魔核靈氣便都安靜退場睡覺去了,善後工作還得我自己辛苦。

正要回裡屋,突然聽得外面喧鬧聲不絕,芳兒直接派了人去打探。

“芳兒老,老闆,平姑娘,外面有很多得糧隊車隊,還有很多得官兵,說是皇太子殿下親來賑災,懲罰官吏,還有南鄉得孔雀公子同來,說是捐了好多財物賑災。武林人士和百姓們都去歡迎了!連城主和好多大人都給官兵拘押了起來,要公開審訊呢!”

微微一震,心中一喜,宇文流瀲來了!不過,皇太子?不會是……

翹班扔了大家還在那邊專心得忙着,我就直接去了外面,跟到了人羣密集處,還在向城主府行進得車隊,錦衣衛隊,駿馬厲兵。

遠遠就瞧見宇文丰姿卓越,華衣玉面,溫和淡婉得笑容,卻是比陽光還要耀眼,也許因爲他帶來得急需物資,百姓們都十分的歡迎,親切的喊叫着,他也始終含笑迴應。

輕盈的穿越了街邊樹叢,我也欣喜的飛着趕上,都顧不得周圍見了我的身影的人的驚叫聲,一直到了車隊前方,纔在一側屋檐上停下,臨風而望。

氣派的皇家車攆,明黃流蘇,銀白珠串,打起了三側的簾子,正中坐着的正是洪公子。卻又不同以往我們見過的他。

明黃雲龍圖案的綢衣和短靴,發上也是珠玉鑲金的篡發,不同以往清雅裝束,整個人也明豔起來,眼中依舊微笑親和,卻是再不掩凌厲霸道的氣勢。

雖然猜到了,親眼見了,心裡卻是另一番滋味。

一絲警覺閃過心頭,看去,是洪公子瞥來一眼,淡然一笑,車馬前行,漸遠。

隨後到的宇文也見了我,眼眸中溫柔的光華流溢似水。我也甜甜回視一笑,雖然這些天一直忙着,未覺太過想念,重逢時才發現,霎時被填滿的心裡,曾經的空虛慌亂。

既然曾經選擇時也明白,現在也就沒什麼好抱怨。

宇文來了這裡後,整日除了賑災,清除魔化野獸的事,更要聯合武林中的人士們,共同對付□□,整日繁忙勞碌。我也繼續抓緊時機賺錢撈寶。

兩個人各有事務,居然也是兩三日才能見一面,還只是匆忙。不過,那一點點的溫柔和輕言相哄也足夠了,常常夠我自己甜蜜開心很久。

也不是不滿,只是沒有機會吵架,難得見面時,根本不能浪費時間說不開心的事,只能儘量把握時間說些開心事,見他勞累會心疼的叮囑……

也有疑慮,我們這樣的,真的是愛嗎?

我以爲憑了現代的思想我可以很大度,可是,卻不由自主的也希望自己的戀人可以常常陪在身邊,因爲——一直以來,我也很辛苦。

“明天就走了嗎?”香巧一邊收拾着行李,一邊隨口詢問“難得出來這些天,一直忙着,沒了心思胡思亂想,心裡寧靜無波的好舒服啊!”

我看她神采飛揚的巧笑嫣然,同在龍宮時安靜中淡淡悵惘的感覺完全不同。

“在這過得很開心?”我也邊大包套小包得裝了東西,邊存到我得儲物空間中。

香巧眼中神采奕奕“我用那些魔核做的衣服,比精魄衣服得防禦等性能更好!而且這些天潛心鑽研出了很多新的製衣方法。”

“而且,我可還聽說,前幾天有位公子來瞧了我們出售的軟甲,非要見見我們的師傅,請其幫自己打造一身合適的軟件,結果,見了香巧可是是魂都給丟了,最近常常往我們店中跑,好好一個貴公子都快成了一個小工了。”芳兒才進屋,就來個不客氣的爆料。

我笑着呵着香巧“好啊,居然瞞我,而且,小白那邊你真的放下了?!”

芳兒彈了下我的腦袋,“你整日爲你的宇文公子魂不守舍的,哪裡還瞧得聽得見這些事。”

香巧也淺笑道,“聽她胡說,項少爺只是佩服我們龍宮的手藝,來這裡多定製了幾身衣服……白楓,若我真的放開了,他也許會輕鬆也說不定。”

天亮的時候,車馬都備好了,總算事情都解決了,可以回蘊良。

星源小魏裝好了馬車,便在外面等着我們。

“星源哥哥!你要走了,不陪玲玲和小虎玩了嗎?”

“還有我還有我!”

“哥哥答應交我們武功,以後可以當大俠的,怎麼要走了呢?”

纔出院門,就見了星源被一羣小孩子圍着扯了衣服,戀戀不捨的央着他不要離開。

“喂,這待遇也差太多了吧?!怎麼沒人說要留我?”小魏裝着厲害問道。

小孩子們嘻笑叫着:“小魏哥哥愛欺負人,還是星源哥哥疼我們,帶我們出去玩,還給我們好吃的,還教我們功夫!”

看着小魏氣得直跳腳,追着小孩子們玩鬧。

星源一直很安靜的看着小孩子們,周圍同來送行的很多百姓也都親熱的跟他們兩個道謝道別,如今見我們出來又都圍了過來,送的什麼餅啊鹹菜之類的東西。

雖然都事粗糙簡單,我卻知道,這些對他們來說有多珍貴。

“啊呀,是孔雀公子,真的是風度翩翩啊!我要是能嫁他那樣的貴公子,死也甘願啊!”

“嘻嘻,不害臊,聽說,他可是和平姑娘兩情相悅呢~不知道羨慕死了多少人,不過,也只有平姑娘這樣美麗又善良的小姐才配得上那樣得人物!”

“其實,我倒覺得,宇文公子那樣的人物,完美的好像都不真實,我們就是做夢也不要癡心妄想!倒是沈公子更好些!待我們這些窮人都很好,從不另眼相看,對每個人都很照顧,雖然很少說話,還拒絕了很多姑娘愛慕得告白,不過,人真的是好得沒話說!”

“對啊對啊!我也這麼覺得,就是,聽說,好像沈公子也有心上人呢!就不知是誰,平日他只和平姑娘,芳兒姑娘和香巧姑娘在一起……”

……

功力提升了,想不到,連耳力也這麼好了。

我邊笑顏應着辭別送行的人,邊瞟了眼正策馬而至的宇文,豔陽下週身朦朧美麗的神樣的光環。

不由自主的又偏頭看了眼身邊的星源,雖然是站在人羣中,卻有種淡淡的孤寂,黑色的身影,幾乎要吞沒了周遭的光線,安靜的隱於身邊,是那樣的自然與習慣。

===================================

車隊穩穩回程,沿路山色湖廣,草木扶疏,風徐徐吹進掛了風鈴和流蘇的天紗緞簾攏。

我斜斜靠在了車壁,挑簾望了外面。

“才行了兩天,還有三日纔到呢。”芳兒隨手翻了書,不待我問便答道。

我笑着拉了香巧:“你們來的時候,經過了臥龍山?是不是快到了。”

香巧也手中不停,繼續小心用絲線穿着黑色小巧的晶核,黑光耀耀的一串,“是路過了,不過,咱們回去這路,要偏西一些,應該不會從山下經過了。說起來,那山荒涼的很,聽說很多的礦井都荒廢了,什麼也沒有,周圍土地也沒有什麼莊稼可以生長,根本沒什麼人煙。”

我坐回去,摸了袖了薄如蟬翼的不知什麼面料的寶圖,展開了思索。

“慧蘭的家人,已經接到未央學堂安置好了。還有,這個,是洪公子讓我交給平姑娘的。”溫澤淡笑的遞給我的是什麼?

透明晶瑩的地圖?山脈河流,還有一處,紫色的盤龍。

“寶圖?!”我脫口而出。

“不錯。”

“果然那天□□搶走的是假的?!真的怎麼在你這裡?”

溫澤微微一笑:“我不過是比□□早些出手,先行偷了出來,用了良候親自封印的密盒與假地圖偷換了,而且,就算他們得了真的地圖,去得了那裡,恐怕也只是送死。龍脈幾百年纔開啓一次,若是讓他們捷足先等,就算盜不了神力,也會破壞我們請龍神之力的機會。”

我冷笑問道:“給我又是什麼意思?”

他只是很討厭的一笑:“這是洪公子的意思。”洪公子,哼,那個什麼叫軒轅洪夜的,他憑什麼支使我,雖然我也很感興趣,也曾經想過去他們那探些寶圖的消息,可是,這麼白送給我,太沒誠意了,哪怕故意放風,讓我去偷了回來,也比這樣有成就之感啊!

裝作不屑狀,拂袖離去。

“龍神,有一種秘術,可以召喚真正合適的亡魂作爲傳承者,繼承力量。在皇朝危機的時候,總會有龍神之力來解救危機。想來,平姑娘也對這個世界有了很深的感情吧?”

僵硬,停住。這都什麼跟什麼?!難道非要全世界人都知道我是穿來的嗎?!姐妹們沒可能說給他們啊,還是說,我身上有什麼破綻,遇到了洪公子,不,是那個討厭的皇太子之類靈力高深難測的人,就會被識別出?

“這是什麼?”香好巧奇的探頭看來。

“鼴鼠窩的地圖。”我隨口答道,邊甩甩頭,不再回想,馬車還在搖晃中前進。

香巧咯咯笑着:“誰家的鼴鼠住那麼大的山中密洞,不會是什麼盜賊的窩贓之處,你想要據爲己有吧。”

……

這倒是個不錯的點子。

=====================================

“平安……臥龍山下不過有些小毛賊而已,周圍都是窮山惡水,根本沒什麼百姓,他們也不會有多大危害。”

我不依的爭取:“不行,我們行走江湖就是要行俠仗義,早聽說那裡的強盜很強悍了,咱們就繞道過去,隨手就擺平了啊!”

宇文流瀲放下手裡的文書,微微苦笑:“你若想去,過陣子等閒下來我們再去好不好,反正到時處理□□的事情還是會來的。”

我側頭瞧着周圍識趣退開的人,都偷偷笑着看過來,白眼一記統統送過去,他們都瑟瑟的低頭繞開了。

如今我直接站在了他的馬車前,抱胸蠻橫的站着,倒是滿像個攔路大街的女飛賊。宇文連在路上,都不停的處理各種事務,飛鴿傳書不斷,甚至覺得好容易見個面,陪我一起吃飯說話都成了他的負擔和應酬……

“你真的不去?”我低頭咬牙問道。

宇文嘆口氣,下車拉了我的手溫和勸慰道:“我知道最近一直忽略你了,實在是□□太過猖獗,受苦的百姓不少,我們武林中各派如今好容易團結起來共商大義,只希望早些除了他們,以絕後患。”

我心中淡淡悵惘,嘴裡不是滋味的冷笑道:“真是我胡鬧了,打擾了與宇文公子辦大事了,好歹現在也是什麼共對□□的盟主,自然不同我這等閒人。”一直以來這樣忙碌奔波,捐款捐物,倒是沒有失望,得了百姓和武林人士得認同,再加上宇文家衛士的功力卓絕,武器精良,他倒是順利的成了什麼盟主的,這算不算事業有成?

“平安……”他抓着我的手,緊得生疼,隨後又溫柔歉意的鬆開攬了我到懷裡:“我知道你也心繫那些百姓,這些天爲了百姓們你也做了很多的事,這次,也希望你能以大局爲重,□□的勢力已經在皇城大漲了,若是不及時處置,恐怕……”

我無意識的聽着,難得幾天來多說了幾句話,親密的單獨相處,說的卻都是些……

不可否認,他是個心懷天下,沉穩俠義的人,只是,是否感情對他來說,也只是一種點綴?沒錯,是個很好的人,好的完美得不像一個可以相偎相伴的情人,而是永遠高高在上的凌於衆人,心中,滿是什麼天下江湖,也許,更適合當作一個英雄偶像甚至是神記傳奇來瞻仰膜拜。

“我知道你的難處……”淺淺一笑,我掙脫了退開幾步,仰頭輕舒口氣,“我只是一時興起而已,不會耽擱你的正事的。”

然後在他微待歉意和疑慮的目光中,調皮的一笑,揮揮手招呼周圍的人:“都別偷懶了,啓程啓程!快點啦!!!~”

見他總算放鬆,寬心的溫柔一笑,那是我迷戀的陽光一樣微熹,花草綻放一般動人,心中有些揪緊,雖然也夢想他可以全心全意的待我,永遠將我擺在第一位,可正是現在這樣,憂國憂民先天下的他,纔是真正的宇文公子……

翻身從車隊上面飛回,路上很多的人,都是他們家的勇士或是江湖上的朋友,見我時,有的友好的輕笑招呼,也有的不屑一哼……百態衆生。

回到後方我們自己的馬車處時,車隊已經行進了,星源小魏騎馬護在我們的馬車旁。見我回來,小魏鬼笑一氣:“你要不要啊,每次見你的宇文公子,非要搞得這麼人盡皆知轟轟烈烈,現在大家爲了趕路,夜間都行進,你還真有膽讓車隊都停了。”

我白他一眼不理睬,星源只是靜靜看着,明明曾經讓他裝酷……可是整日見他如今這面無表情的樣子,漸漸便覺得無趣了。

我直接落在了車頂,“星源,有個好機會哦!聽說你們來的時候,還見了幾個臥龍山的小毛賊是不是?嘿嘿,當大俠的機會可是來了哦~”

不知道我這算不算誘拐小美男呢……打着行俠仗義的口號,實際是爲了探寶。宇文只能怪你自己沒這個福氣,之前那麼努力還派了不少人私下查探寶圖的事,如今到了寶山門前卻錯過,哼哼,就不知你心裡,這寶圖算不算大事?這可是你自己放棄了。

星源果然不負期望,原本沉寂氳氖滿是黑色迷霧的眼中,點點光亮盈起,微微笑着彎起了脣角,我就知道,還是他最好動員,估計就是要騙了他去賣給別人,他還得幫我數錢!

於是,這夜,大家依舊月明星稀下兼程趕路,我則全身夜行衣的換上,輕鬆自在的御風飛進了路邊樹林。回頭便瞧見緊跟來的星源,也是輕巧盈捷,縱橫翻轉,踏葉跟上,月華銀光似水,灑滿林間,又輕輕攏在黑色的衣上,綢緞也自由輕快的閃耀着淺淡的光澤。

“噓!”我擺擺手,星源安靜落在了我的旁邊,我們後面還是有不少武林人士的,車隊最後,又是宇文家的錦衛和暗衛負責防護安全。

一直到瞧見他們全都過去了,我才大肆的叫笑的竄了出來,在樹顛穩穩輕盈一站,朝着車隊離去的方向做了個鬼臉,沙揚那拉~

星源隨後懸身出來,落在旁邊的樹枝上,朦朧月光照下,剛好見他側頭瞧來,笑得安然。

好像想起了從前,我們在吳府的時候,兩個人也是這樣對那些討厭煩人的丫鬟。

只是現在,我的鬼臉依舊,他的笑,卻不似從前那樣簡單純真的開心,而是沉穩寂然中隱忍了很多的情緒,日子如流水般,從指尖一點點逃逸而過。我們擁有了很多新的所得,也失去了很多,默然發現,似乎很多事情,已經不同從前……

====================================

【公告】

最近JJ抽得小几直跳腳,決定先在BLOG裡首發,親們喜歡的話,可以來這裡看哦~

另,關於更新速度問題,幾最近也馬上要開學了,很多事情,忙得焦頭爛額,心情也很煩躁,想要清心寫文不可能,又趕上瓶頸。。。。。。。。。。。啊,勉強寫了,自己看着都覺得不爽,可是爲了讓親們每天有得看,只好慢點更--“一天半章”,希望可以儘快找回狀態!>_<

PS:BLOG也可以留言回覆,討論灌水,歡迎親們來幾的小家玩哦!~

當然,JJ也會繼續更新的,只要這裡不抽,還是小几最喜歡的發文地方~~~時間仍舊是晚上,十點半到十一點間……本來我這網絡就不好,JJ又登不上,經常發個寫好的文都要半個小時,等親們能看了,又要半個小時。。。

1.序39.七夕邂逅52.山腹密地79.【公告】45.再遇蛇妖64.賽場爭鋒3.平安7.盜藥40.39 下56.機緣巧合31.舊事63.決戰前夕7.盜藥64.賽場爭鋒25.汝瑤90.結束52.山腹密地15.改變58.魔鬼特訓(上)13.出府30.開張21.可兒69.靈魔相鬥42.養顏秘方25.汝瑤67.東南災患78.皇城舊事42.養顏秘方21.可兒87.錯亂33.朋友82.風起雲涌26.重生63.決戰前夕20.牽涉69.靈魔相鬥4.見衆72.神隱現世58.魔鬼特訓(上)82.風起雲涌36.寒月山莊38.鬼屋幽魂70.公子到來14.星源31.舊事89.爭戰30.開張86.死劫39.七夕邂逅13.出府57.未央學堂55.潛引出水80.母女相見90.結束62.狐妖尋子7.盜藥38.鬼屋幽魂47.中秋月夜(中)7.盜藥31.舊事26.重生2.醒來43.龍宮開業41.緞雀樓行66.險中訴情81.籌建戲班42.養顏秘方27.善鋼33.朋友5.伊豆41.緞雀樓行47.中秋月夜(中)36.寒月山莊84.暗夜波瀾13.出府64.賽場爭鋒89.爭戰37.後勤基地67.東南災患76.姐妹歸屬59.魔鬼訓練(下)65.細思斟酌25.汝瑤20.牽涉54.御座火鳥72.神隱現世2.醒來41.緞雀樓行12.賜幸70.公子到來16.武鬥34.決定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36.寒月山莊87.錯亂31.舊事82.風起雲涌40.39 下88.壽典
1.序39.七夕邂逅52.山腹密地79.【公告】45.再遇蛇妖64.賽場爭鋒3.平安7.盜藥40.39 下56.機緣巧合31.舊事63.決戰前夕7.盜藥64.賽場爭鋒25.汝瑤90.結束52.山腹密地15.改變58.魔鬼特訓(上)13.出府30.開張21.可兒69.靈魔相鬥42.養顏秘方25.汝瑤67.東南災患78.皇城舊事42.養顏秘方21.可兒87.錯亂33.朋友82.風起雲涌26.重生63.決戰前夕20.牽涉69.靈魔相鬥4.見衆72.神隱現世58.魔鬼特訓(上)82.風起雲涌36.寒月山莊38.鬼屋幽魂70.公子到來14.星源31.舊事89.爭戰30.開張86.死劫39.七夕邂逅13.出府57.未央學堂55.潛引出水80.母女相見90.結束62.狐妖尋子7.盜藥38.鬼屋幽魂47.中秋月夜(中)7.盜藥31.舊事26.重生2.醒來43.龍宮開業41.緞雀樓行66.險中訴情81.籌建戲班42.養顏秘方27.善鋼33.朋友5.伊豆41.緞雀樓行47.中秋月夜(中)36.寒月山莊84.暗夜波瀾13.出府64.賽場爭鋒89.爭戰37.後勤基地67.東南災患76.姐妹歸屬59.魔鬼訓練(下)65.細思斟酌25.汝瑤20.牽涉54.御座火鳥72.神隱現世2.醒來41.緞雀樓行12.賜幸70.公子到來16.武鬥34.決定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36.寒月山莊87.錯亂31.舊事82.風起雲涌40.39 下88.壽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