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險中訴情

“平姑娘, 外面,那個錦公子又來拜見了,說是無論如何, 這次一定要見到您。”小璧倚門掩嘴偷笑。我丟了手裡的藥材, 真是, 麻煩的傢伙!當下沒好氣的披衣去了客廳, 天都黑了, 幹嘛這會來。

自從比武會結束後,江湖中人士,一大半陸續離開了蘊良, 雖然客棧多出了些空客房,可是, 我們的商品, 卻是被大家瘋狂搶購帶走了很多。

剩下的小一半人, 則是見了邪教的猖狂,自願留下結盟共對邪教。

星源他們幾個雖然那日也都或多或少的受了傷, 如今休息了兩三日,倒也早都繼續各司其職,繼續我們的生意。

宇文流瀲最近也很忙,雨時說,他最近調動了家裡的很多人, 好像有什麼大事。

我微微失落, 自己決定開發新藥, 心裡也有了回東澤的念頭, 他心裡原來, 我根本不重要……

雖然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太接近他, 可是,那是我的事,跟他根本不在乎我,完全不同啊!這也太傷自尊了吧。

穿越了靜靜的廳廊,下人們穿梭來往,一如往日。

迎客廳,見了等候多時的錦公子,我也沒心思招待,懶懶一個不大標準的見面禮萬福,之後不耐煩的問道:“錦公子好雅興,這兩三天來,我們龍宮您倒是來了幾次了,就不知到底有什麼事?”

靠窗的人淡笑回視,流麗風采,“平姑娘真是給人太多驚喜!我倒沒想到,平姑娘居然是身懷絕技,卻深藏不露之人!”

“過獎。”冷冰冰回了一個,送客的眼神明顯無疑。

他嗤笑一下,“真無情。”轉身乾脆走近,轉了手裡的扇子,勾魂眼裡幾萬伏的高壓,“姑娘真狠心,居然都不給人個機會?難道,您真的是傾心那位什麼沈公子?”

我一怔,想起那日在比武場,我回高閣前,一掃而過,他的錯愕眼神。

可惜,都沒留心,我當時只記得心裡凌亂的想着宇文流瀲那個傢伙來着,哼哼,鬼知道他心裡想誰呢。

也許是見我也是驚訝的神色,錦公子明顯眼中一亮,嘴角勾出邪魅的笑:“今晚外面要開討伐大會,天下英雄決定結盟並推選盟主,共對邪教,不知平姑娘是否感興趣同去呢。”

我無奈的嘆息,就是這種討厭的風流少爺,得傷了多少女子的心,這兩天他的桃色新聞可是不絕於耳,好在,

雖然他每日都要騷擾幾次的龍宮,人們卻沒有扯到我頭上,

估計頂多以爲他是來談生意或住店。突然心裡歹念升起,正好我這幾日鬱悶,整治下他倒也算個娛樂節目。

當下燦爛回笑,爽快答應。

龍宮門口,早停了豪華的馬車,錦帳珠玉,前面的馬匹也是俊逸非凡。

錦公子含笑舉了摺扇撥開簾攏,我也不客氣,踩了下人送的矮塌,上了車,他也緊跟進來,對面坐了。

車中薰香酥軟,是上好的闋襽。兩邊軟塌我們分別坐了,正中小几上是吸石固定的小盤,酒點齊備,還有時鮮小花,這回我倒是真有點刮目相看,還真有點心思,也滿會享受。如果不是還連帶放出那束炙熱的目光就更好了。

不予理會,視而不見。隨着馬車晃動,看着外面,還是人潮涌動,真熱鬧。

錦公子還在那用他迷人的聲音說着什麼濃詩豔詞,這方面我在行啊,左耳進右耳出,根本不予理會。

突然想起後來和白楓私下討論那日的情形,他也覺得不對。

洪公子,看宇文流瀲對他的敬重,就知非常人,可是那日居然袖手旁觀。而那日的頒獎過程分明可疑,似乎有意拖延。既然龍穴寶圖那樣重要,又爲什麼要只派了幾人去取,難道事先不怕別人搶嗎。

而且,後來宇文也似乎看了他們的反應後,退出了,不再攔截。

想想,如今江湖上的人,都對邪教恨之入骨不說,更是前所未有的團結,要合力消滅邪教。那些離去的人多半都是大家族的人馬,估計都是回去找援助了。

——龍穴寶圖,傳說乃是皇朝龍脈所在,裡面沉睡着皇族的守護神,龍神。

只有得到龍神闢護的一族,才能得到天下。我想,這比什麼伸張正義,更能凝聚大家去消滅如今已經得了寶圖的邪教吧。

突然心裡冒出了個栽贓的念頭,難道,根本,他們就是放的假圖,騙了邪教搶去,好讓他們公然和整個武林爲敵。

良侯是當今皇上的弟弟,難道,是朝廷打算借武林之手除去邪教。可是,武林七老,乃是武林中深受各門派信任的人,他們爲歷屆獎品的見證人,更何況此次還死了三個,怎麼會參與進來允許他們用假的圖呢,難道邪教奪去的是真的……

一時皺眉想不太明白,剛好見錦公子有點失落的苦笑:“平姑娘真是完全不將在下看在眼裡啊。”那神情叫一個哀怨!

我忍不住一笑,他若到了現代當娛樂明星倒不錯,演藝和臉蛋一樣有水平。

正想着怎麼給這個傢伙一點教訓,讓他以後對女孩子們能專情點,突然車子一震。

錦公子原本滿是笑意的臉,也是暮的沉目收斂。讓我想起了賽場上,他憤怒的和爾雅他們對戰,當時的肅穆,哼哼都是變臉高手。

血腥味,和外面打鬥的聲音讓我們意識到,好像遭到攻擊了。

錦公子輕聲囑咐我小心呆着裡面,便迅速衝了出馬車。我完全無視告誡,在裡面才危險,而且,他還真當我是需要保護的柔弱女人啊?

不過,下了車我就後悔了……

我是不怕死人,卻怕死得這樣難看的!

乾屍!當場差點沒作嘔。還是新鮮的乾屍,吸血鬼?!

月亮也隱在翻滾的陰雲當中,還是,那一羣羣黑色的蝙蝠,鋪天蓋地的涌來,遮了那銀色的光線。

周遭都是驚慌的慘叫。大多是武林人士,如今我們已經快到了聚會的地方,我冷笑,這樣的烏合之衆,怎麼對抗邪教。

詭異的笛聲遠處縹緲的傳來,那些蝙蝠,再次羣起攻擊,看得出,大部分是胡亂的干擾世人,只有幾個小隊的蝙蝠,都很厲害,眼睛是奇異的紅色,夜中,駭人得很。

每次是一羣一同攻擊一個目標,緊緊圍上去,等它們散開……是另一具新鮮的乾屍!

我強忍胃裡的翻滾。彈指靈氣攻擊了幾個爲首的蝙蝠,突突的幾聲,它們都是一擊斃命,掉落下來。蝙蝠羣登時慌亂。

錦公子他們揮刀劍劈落了也有幾十只,然而很不妙的是,如今正慌亂的蝙蝠羣,居然被他們激怒,紛紛涌了過來。

我驚心,這這這,太多了,我是逃得了,可是,他們,死定了吧。

好在,彩色的靈氣罩撐起。我眯眼打量,想不到,不僅錦公子了得,他的部下也都是靈氣高手,什麼時候,懂得運用靈氣的人,這麼多了!

我靠了馬車琢磨着,目前我倒是沒被盯上,還算安全。

可是怎麼解決。

由於錦公子他們吸引了大部分蝙蝠的攻擊,周圍的人倒是逃開了不少,只是,遠處樹林上空,還有黑壓壓的蝙蝠不停的飛來,全部圍攻了錦公子他們,不行,太多了,靈力耗盡了,他們還是得死,這些該死的蝙蝠,不要命似的,死了不知多少,卻還前仆後繼的,好像受了召喚指令……召喚!靈光一閃。

那隱約斷續的笛音!急忙確認,是在西方隱於黑暗的樹林中。正要起身過去,突然尖厲的箭聲密集的從遠方傳來……箭雨!彩光閃爍。

www¸ ttκǎ n¸ Сo

黑色的蝙蝠紛紛落地,剩下的卻是更加瘋狂亂撞。

其中最爲明亮的,三道碧綠羽箭光影,飛速射入的剛好是那笛聲傳出的樹林,轟隆,是樹木斷裂聲。笛音也嘎然而止。

好在蝙蝠也都轟然而散,飛入高空。

被困的錦公子和他的侍從們終於又現了出來。雖然狼狽,卻還好沒什麼大礙。慘白了臉色,看來是靈力消耗過渡,

一團灰色的身影飛出,那樣黯淡的光華,只有手中銀色的笛子,耀眼奪目。

詭異的女聲傳來,飄忽不定。“呵呵,什麼討伐大會,居然敢對主上不利,你們這些卑微的人,總有一天會付出代價的。”

然而她未見的是,身後迴轉的三束亮麗光電。急速衝向她的背心。

“啊!”那尖細的女高音,絕對比很多女人見了鬼的叫聲還恐怖。

就在她落地的同時,遠處策馬疾馳的人們終於趕到了。幾個侍衛利落的落馬下地,長矛指了那個女人。

她瘋狂笑了幾聲。

“小心!”是宇文流瀲的聲音,可還是晚了,那幾個侍衛,隨着中間女人的靈力自爆,也都是血肉橫飛……

我難忍的又想起了比武場中,那些個被困的邪教教衆和那個女人,在爾雅走後,毫不猶豫的也是集體凝了靈力自爆!好在,那次他們早將靈力耗盡,威力倒不是很大,但近身的星源他們還是因此受了不小的衝擊,害我靈丹加功力的給治療。

邪教的人都夠狠毒,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如此輕賤,更何況是別人。

側頭視線穿過遮擋了我的馬車,是宇文流瀲,落在了不遠處的房頂,月光,復又清澈清冷呈現。蝙蝠,一層層退去,回了不知是何方的來處。

看他銀色月輝下,淄衣如水,長髮風流,綠色的絢爛翅膀,優雅摺疊着,掃視下面。

同來的衛士們,十分熟練的救着傷員。

錦公子微微回覆了點力氣,臉上有些彆扭的看向宇文流瀲點頭道謝。

然後向我走來,我強忍了心裡微微的壓抑,也走出了車影的掩蔽,現身出來。

擡頭,見到宇文流瀲驚異的眼神,看來他方纔果然沒發現我。當下,也不再理他,自跟錦公子告辭,便要離開。

錦公子似乎有些挫敗,約會能約成他這樣狼狽的,想來他心裡也是很鬱悶吧。

身後悉倏衣料聲音,我故作不知,也不理錦公子攔截想要送我回去,便要離開了,我想還是自己飛,又安全又快些,讓他送更麻煩。

“平姑娘。”同樣的聲音,才幾日,竟然從那樣暖然的親近變得如此疏遠。我若無其事的回頭,見宇文流瀲已至身後,玲瓏幻回了原型,倒是完全不客氣的又撲到了我懷裡撒嬌輕叫。

“現在太危險了,城中多處魔物妖人肆虐,我送你回去。”關切真誠,溫柔如昨,客氣的說話,卻有些霸道的不容抗拒。

我心中揪緊,不想理會,他什麼意思,曖昧不明的態度,還是,根本我一直高攀,自己一相情願……

正想扔了玲瓏一走了之。

宇文流瀲卻已經隨手奪了身後隨從的馬,翻身騎上去,噠噠的馬蹄聲到了身邊,見他伸了手接我,我心中哼道,憑什麼聽你的!!!

將懷裡不甘心的玲瓏扯了出來交到他手中。卻哪知不老實的小傢伙立馬飛開,而他也一下抓了我還沒收回的手臂,帶了我上馬,側坐在他身前,毫不停留的側馬飛馳。留下呆在當地的錦公子。

疾馳的風,迎面撲來,兩側沿街的店鋪住宅,燈火飛閃着向身後延伸而去,我也不客氣的抓了可憐的小馬的長鬃,儘量讓自己不靠到他懷裡,心裡卻是有點不明所以的委屈,暗叫要冷靜,偏偏,頭腦卻開始罷工……

玲瓏卻是興奮的飛前飛後,跟的快樂。

正混亂的想着,突然行勢猛的一頓,我不由自主撞到他胸前,暗中叫疼,擡頭見已到了龍宮院外。

輕聲道:“多謝宇文公子。”便推了他執繮的手,打算下去。

他突然又緊抓了我的手臂,冰涼,隔了衣襟傳來,比方纔他拉我上馬時更加的明顯。我記得,那日,我送他香袋時,他的手,是溫暖,一如他的目光和微笑。

香袋,想到我丟人的自作多情,心裡更委屈,對我沒意思,幹嗎讓我誤會!憤怒的擡眼看他,卻見到他眼中翻滾的心痛和掙扎。

長長的嘆息,恢復了平靜的眸光依舊深深注視。“恕我冒昧了,只希望,你能聽我說幾句話。”

不介意的淡笑,輸了,也要保持風度,隨便你說,警告我別有非分之想?哼,我可不是會纏人的人。放心。

“自小,所有的事情,都是父親在爲我安排,不管願意與否,做所有的事情都是要記得身份記得規矩,其實,真的很累……”

好特別的開場白啊。你累回家睡覺去,還來纏我幹什麼。

“很羨慕你們龍宮的幾個人,可以出來闖蕩,按自己的心願想法,那麼自由。尤其,他們都很高興照着你的新奇想法去做事,其樂融融。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知道,你是個特別的女孩,自在隨意,美麗調皮。

後來又意外的要和我做生意,雖然有些小題大做,我卻還是第一次任着自己的性子,派了流言去龍宮,想要更加了解你的快樂自信,究竟是怎樣得來……”

你羨慕吧羨慕吧,我就是比你快樂,氣死你!

不過,不知覺間,卻已經放鬆下來,安靜聽他垂目低頭細語。

“龍宮開業時我見到了最震撼人心的舞蹈,不染凡俗的輕靈。中秋比箭,從來沒有過的衝動,居然也有了要下場比試的念頭,我以爲,我希望,送了火鳥作禮物,只是因爲想要表現合作的誠意,想要和你們成爲朋友。

……

趁了比武大會閒暇的幾日,去了龍宮作夫子,也算圓了我小時的夢想,雖然以後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去學堂,我卻覺得很滿足了——沒想到意外的也能碰上同去的你,當時相處的快樂,連自己也沒有發現……只是以爲,你待我,如同你龍宮的夥伴,收到了香袋,那時的驚喜,我真的都以爲是錯覺,你是否知道,這樣的含意,也才震驚的發現,我從來沒有這樣在乎一個人,不是對朋友也,不是妹妹,強烈的叫我自己也害怕,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我越聽越緊張,越聽覺得臉上的溫度越是上升……他這算是,告白嗎?!

可是,不是一句我喜歡你就可以了嗎?羅唆這麼多幹嗎?!還是……先揚後抑的讓步古人說法,先說好的,後面再來個可惜,但是之類的大轉折,什麼門不當戶不對的……

下意識的心慌,輕微掙扎了想要離開。

他握了我手臂的手,卻更加緊固了,我小心看去,溫柔的眼裡,有絲執着。“也許真是我多想了,那天見你和沈公子……我才知道,果然是自己,誤會了,想竭力像往常一樣,冷靜的應對所有人,卻是心裡從沒有過的煩亂,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也會有如此失控的時候。若不是後來邪教的人來,讓我發泄的打了一痛,我真不知道當時會不會失態……這兩天,幾次想過,去見你一面,告訴你我的想法,不管,最後你是怎樣的反應,哪怕有一點希望,我也不想錯過,平安,我是真的很在乎……很在乎你,你願意給我機會留在你身邊嗎?”最後幾句,幾乎是很壓抑吃力的說了出來。

聽到了最後,我也忍不住愣了,幾番消化,才明白他這含蓄的真情告白……

其實,甜蜜早已經不知覺的充滿了心裡,卻有些鼻子發酸。咬牙冷臉狠狠打開了他的手,沒錯過他眼中飛閃難掩的傷痛,我是再也控制不住,恨恨嚷道:

“你唧唧歪歪說這麼久,是存心吊人胃口,讓人擔心嗎?!害我想得都歪到北半球去了。喜歡就說啊!不說我怎麼知道,難不成讓我倒追你去?!你心裡難受慌亂?!你怎麼不想想我?!都厚了臉皮送了人家東西,居然是不鹹不淡的迴應,有多難堪,哼哼,反正你身邊紅粉知己不是多着呢嗎?我也高攀不起……”

後面的話,卻悶悶的止了,人已經被他緊緊擁到了懷裡,感到他的冰涼和微微顫抖,我咬咬脣,乾脆也回抱了他的腰老實的偎在他懷裡,側頭聽着微急的心跳,方覺安心,他也一樣的緊張,一樣重視我吧。

“星源,上面還有沒有魔物?!”白楓的叫聲遠遠從院中傳來。

我驚訝的擡頭,才見在前院的房檐上,黑色的身影靜靜站立,揹着光線依稀只見臉上濃濃的陰影和輪廓。

“沒有。”星源低低應了一聲,便飛身下去,風中長髮與衣衫翻飛舞動着,彷彿要融入夜的暮色中。消失了在院牆攔截了的視線中。

我微微笑道:“想不到,居然還有魔物敢到龍宮來?!我倒要見識一下!”握了宇文的手,輕輕跳下了馬,感到包圍了自己的大手,漸漸回升的溫度,擡頭見他輕笑的臉,眼中是一片流光幻彩,醉人的笑容滿是寵溺,“自己小心,也許我真該替它們難過,來錯了地方。”

聽他輕聲玩笑,我也甜甜一笑,飛身上了院牆,裡面,正熱鬧的滿院靈獸肆虐中,下人們都回了屋,只星源他們和姐妹們在忙着。

回頭,宇文瀟灑的緊繮策馬,臨行前側首告別的一笑,風流輕巧,翩然遠去。心中只覺得幸福盈然,這樣的英姿神采,纔是最合適他的。

然後……壞笑轉頭,魔物?!

--------------------------------------------------------------------------

【宇文】如果不是宇文流瀲一開始派出的流言被審訊時,讓大家知道了宇文對平安的關注,讓當時的平安心裡起了漣漪,那對現在他的溫柔,平安也將會像對星源一樣不作多想的。

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個盲區,平安再怎麼自認聰明,從前一直孤單的一人,如今最爲重情,卻也唯獨對此,是最沒有經驗的遲鈍,的確是需要旁人明顯的提示才能明白。

而至於宇文是好是壞,真情多少……其實,想想小時候,憧憬中的白馬王子,應該就是宇文這樣的看似完美者,耀眼的光華,吸引住所有人的實現,偏偏又爲自己所有,也是可以滿足小小的虛榮心的。

遇到這樣的人,又可能,他還對自己有意……(宇文,也算是捷足先登的一個,爾雅屬於太過,稍微讓她反感,星源太悶,讓她不知其意。)所以,其實還是渴望一段感情的平安,就潛意識的,會修正很多自己理想的標準,選擇一個當前最合適的人,宇文也因此纔有了機會。

再來,初識這種感情滋味的平安,能在自己混亂的心中,明瞭並承認自己對宇文的感覺,已經費了些周折。

而對他卻又不能完全把握,所以,會猜測,心亂,失了冷靜。

至於情敵,卻是反而幫助她冷靜下來思考,頭一次想想,選擇和宇文在一起是對是錯……宇文這時的告白,應該是在她心中左搖右擺的時候,一個強力的吸力,將她帶到自己身邊了……

前面的分析,到此爲止,後面的,衆位作好心理準備看吧……偶知道今天會沸騰,唉,那也要按設計寫下去,現在不可多說。

【爾雅】那日,本來他們完全可以輕鬆離開的,因爲水鬼的防護,是很少人能破的,而平安放出的水妖們,卻收了教衆控制水鬼的器,才讓爾雅他們落了下風,只能靠本身力量對戰。這個變數,是之前誰都沒料到的。

20.牽涉84.暗夜波瀾12.賜幸71.龍脈密地61.洪家兄弟19.報復46.中秋月夜(上)18.天緞10.姐妹24.劍魂38.鬼屋幽魂22.祈天22.祈天40.39 下80.母女相見21.可兒22.祈天19.報復22.祈天87.錯亂78.皇城舊事43.龍宮開業86.死劫79.【公告】12.賜幸41.緞雀樓行34.決定67.東南災患42.養顏秘方70.公子到來23.踏青40.39 下37.後勤基地81.籌建戲班63.決戰前夕64.賽場爭鋒66.險中訴情81.籌建戲班25.汝瑤16.武鬥84.暗夜波瀾21.可兒61.洪家兄弟62.狐妖尋子59.魔鬼訓練(下)27.善鋼86.死劫3.平安72.神隱現世20.牽涉9.治病60.英雄會始65.細思斟酌70.公子到來28.合作7.盜藥22.祈天1.序26.重生37.後勤基地34.決定31.舊事21.可兒30.開張20.牽涉88.壽典87.錯亂75.辭別歸程87.錯亂35.序曲89.爭戰44.翡翠觀音55.潛引出水38.鬼屋幽魂72.神隱現世88.壽典73.水逝花落42.養顏秘方69.靈魔相鬥75.辭別歸程73.水逝花落24.劍魂9.治病44.翡翠觀音54.御座火鳥60.英雄會始11.革新77.【番外】星源篇41.緞雀樓行37.後勤基地64.賽場爭鋒66.險中訴情18.天緞56.機緣巧合43.龍宮開業19.報復38.鬼屋幽魂23.踏青
20.牽涉84.暗夜波瀾12.賜幸71.龍脈密地61.洪家兄弟19.報復46.中秋月夜(上)18.天緞10.姐妹24.劍魂38.鬼屋幽魂22.祈天22.祈天40.39 下80.母女相見21.可兒22.祈天19.報復22.祈天87.錯亂78.皇城舊事43.龍宮開業86.死劫79.【公告】12.賜幸41.緞雀樓行34.決定67.東南災患42.養顏秘方70.公子到來23.踏青40.39 下37.後勤基地81.籌建戲班63.決戰前夕64.賽場爭鋒66.險中訴情81.籌建戲班25.汝瑤16.武鬥84.暗夜波瀾21.可兒61.洪家兄弟62.狐妖尋子59.魔鬼訓練(下)27.善鋼86.死劫3.平安72.神隱現世20.牽涉9.治病60.英雄會始65.細思斟酌70.公子到來28.合作7.盜藥22.祈天1.序26.重生37.後勤基地34.決定31.舊事21.可兒30.開張20.牽涉88.壽典87.錯亂75.辭別歸程87.錯亂35.序曲89.爭戰44.翡翠觀音55.潛引出水38.鬼屋幽魂72.神隱現世88.壽典73.水逝花落42.養顏秘方69.靈魔相鬥75.辭別歸程73.水逝花落24.劍魂9.治病44.翡翠觀音54.御座火鳥60.英雄會始11.革新77.【番外】星源篇41.緞雀樓行37.後勤基地64.賽場爭鋒66.險中訴情18.天緞56.機緣巧合43.龍宮開業19.報復38.鬼屋幽魂23.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