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賽場爭鋒

激越得鼓樂聲震天, 一組美麗的劍舞,然後是錚錚琵琶奏了鬥曲,高臺上的簾攏被纖纖素手高挑架起, 終於等到了良侯出來宣佈了今日的比武正式開始。

由於只有五組, 只在正中的一個碩大的比武擂臺上一組組進行。

我們幾人早壓好了莊, 一桌子的碎銀, 嘿嘿看誰猜的最準。

當然, 像雨時小丫頭除了關心下她的流瀲哥哥以外,對其他的比鬥是絲毫不感興趣,拉了同樣無所謂的小碟在旁練習棋藝。

小魏和錦公子的比鬥不提也罷, 今日小魏果真是吃了虧,本想仗着他的靈活和靈力, 一路通行, 卻不想遇到了兩方面鬥更勝一籌的錦公子, 那叫一個慘敗啊!很沒精神的退了下臺,接受星源和白楓的安慰……

白楓那個傢伙……更過分, 分明兒戲的很,根本不把決賽當回事,對那個嬌滴滴的姑娘處處相讓,步步受制,他真是太好涵養了……

瀟灑的一個劍式本來可以制住對手, 卻只是點到爲止, 隨即撤回, 那位嬌小姐根本不知道自己早輸了幾回一般, 還是一臉不服輸的進攻, 最後白楓無奈苦笑一下,飄逸清雅的退開抱拳, 淡笑道:“在下認輸。”

留下那個小姐發愣好一會。我怒,見色……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好在觀衆一個個都是眼睛雪亮,紛紛輕嘆他的風度翩翩,而我們寒星門的實力更是有目共睹的。

宇文對微一門的高手,當真打得好看得緊,滿天寒光的暗器,其間夾雜得點點彩光是精魄武器,而宇文只是幾隻雀羽箭控制的自如隨意,便將攻擊都攔下,高下自然見了分曉。

星源一直沉穩,漫天鞭影渾不在意,從容應對,身形輕捷得避開每招攻擊,騰挪輾轉間,始終讓對手碰不得分毫。輸了靈力,鷹靈低嘯,對方雖然也用了鞭中的精魄靈力,卻是相交時,光芒百轉間,便知了高下,看來星源還是未用全部靈力,不然方纔足以斬了對方的鞭子。

最後是小遊和冰美人的對決……不忍心看哪,兩個實力相近的人,都是要命的強的個性,硬碰硬,打得星火滿天,聲響俱佳,幾次衝突都多少傷了些,可是還都勇猛繼續相鬥……總算最後,小遊是用了水鬼纏了那個女的,才劍點在了她的死穴。

可惜,絲毫沒有支持的聲音,臺下,鬥是唏噓一片,說他無恥,欺負女孩子,嘿嘿,這世道也不是那麼好混的。

我瞧那美麗女孩冰冷的臉上,絲毫沒有不忿,反而些微讚賞,冷冷掃了眼臺下,裙裾飄然的離去。

“嘿嘿,交錢交錢!!!”我開心滿意的跟姐妹們追討賭帳。

“討厭啦,小白乾嗎認輸,害我也輸了。”雨時抱怨道。

“嗤,小魏這回回去有得牢騷了~”小碟沒心沒肺道。

芳兒瞥我一眼,“你怎麼知道小遊會贏,我以爲冰美人贏定了。”

我嘻哈得收着銀子,不理她們的不滿。“這是專業的眼光啊~~”

香巧笑道:“咱們寒星門就剩下星源了,看來還是他可靠一點。不會衝動,也不會跟美女展示風度。”

“宇文哥哥也好啊,肯定不會敗的~他從前都不喜歡參加比武,這次不知爲什麼,居然親來,就不知道是什麼獎品了!”

我聽得眼睛一亮,對啊,四方霸主,只今年集體派人出戰……姑且認爲錦公子算西邊陣營的吧。難道獎品裡有什麼好貨?!

嘿嘿,該出手時時當出手……

中午結束時,已經不早,大家都時在賽場簡單用餐,直接等着下午的決賽,據說每年形式不同,今年會時什麼驚喜呢?

當然,中午我自是不少冷嘲熱諷,小魏碰到個實力變態的也就罷了,小白……

“好樣的,英雄惜美人啊!我的特訓算是多於了!讓你顯風度來了。”他倒是從容得笑道:“反正最後有一個勝出得就好,而且,江湖中人,自也明瞭真正的實力高下。

尤其……那個慕容姑娘又是有名的世家小姐,家中富賈幾代,在西方很有名,惹怒了她對生意不利。”

我正埋頭猛攻自己的便當——今天特意準備的,一人一個。聽了他的話,差點沒噴了飯出來,小白……有前途,居然這種時候還想着生意的事,真是做這個的料。也是,他的名聲好點,形象好點,對我們龍宮倒也滿有好處~

下午時,小魏在看臺上,到底呆不住,還是溜到下面要近處觀戰去……不過看他現在看錦公子那噴火的眼神,就知道他的心裡很不爽。

白楓很悠閒的坐在我們高閣裡,臨窗瞧着外面,渾然不爲外面熱烈氣氛所動。只是不停打量着各色人物,暗自琢磨思索……工作狂!

下午的總決賽比試,居然時跟獸打?!五人分別抽了籤,便,準備開始。

第一個是小遊,不幸啊,上午的傷還沒好呢。他居然抽到了,裂甲獸!看着臺上黃色的煙霧中,露出的巨大硬甲怪獸,我暗皺眉,好背啊!居然是土性的靈獸。

旁邊剛剛運送靈獸出場的幾名重甲衛士,都護到了臺周,防止靈獸暴動,傷了觀衆。

果然,很難對付,刀劍不破防,即使是劍氣,也背靈獸凝起的土霧風暴給阻隔,他還是修爲不夠,靈氣不足,更慘的是他最拿手的水鬼……用來就被拍成泥人。最後,到底是以小遊被拍飛而收場。

第二場是錦公子,這次纔算見了他的真正實力。他對的靈獸與他一般的華麗,金光耀耀的,居然是頭威武的獅子,如果不是渾身彷彿金屬般堅硬的護身鱗片,也許……還挺好對付。錦公子雖然也是略微驚訝一下,卻又馬上自信一笑。

抽出了他的雙手巨劍,盈滿了紅色的光華,靈巧身形,專門攻擊靈獸的腹部。

憤怒的靈獸雖然金色靈氣護體,卻還是在那幾次攻擊下受了傷,流出了暗金的血液。我仔細看着,他的靈氣霸道強橫,而且絕對不比宇文少,真沒想到,那麼個花花公子般不學無術般的人,居然有這樣的功力,那洪公子呢……

最後,可憐的靈獸終於被他折磨着歇倒了。

第三場是那個美人,嘿嘿,我惡劣一笑,我倒要看你的美人計,怪獸肯不肯受領。

我想她的尖叫是有理由的,居然是隻巨型蜘蛛,快速移動的衆多腿腳上,堅硬的毛,看着就發怵,難看不怕,別這麼噁心好不。很同情她是不顧形象的發瘋般衝出了賽場。害得衛士們才運了怪物來,又要辛苦運走。真是沒膽,多麼可愛的小蜘蛛啊!

不過!很不爽的是,那隻蜘蛛居然有些失控,揮起巨爪,趕開了兩個不備的衛士,繼續追殺美女中,甚至噴處了銀色的細絲,要把她當食物捲回,這倒沒什麼,關鍵是那個女人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躲到了馬上下一個要上場的宇文流瀲身後,抓了他的衣服嬌滴滴的尖叫……神啊,原諒我吧,我不是故意起雞皮疙瘩的,也不是真的會像心中想的那麼邪惡,親手掐死她……雖然也不打算給她好顏色看就是了!

宇文流瀲真是好風度啊!擡手射出他的招牌雀羽箭,逼退了靈獸,居然不甩開那個女的,反而一直護着她!

終於衛士們又將大蜘蛛打包帶走了,那個女人臉蛋紅彤彤,眼睛水汪汪的,羞答答道謝,宇文流瀲好客氣的滿溫柔的笑着迴應幾句才從容上臺。

好啊,是不是要來個報恩什麼以身相許之類的,反正一個是名門公子,一個是富家豪女,倒是配對得很啊!

輕哼了一聲,繼續微笑得觀戰。

宇文,對上的,是個石頭獸?!我看着無語,這誰這麼沒品,挑這麼沒有觀賞性的靈獸來比賽。

今天,他也終於出了手裡的精魄劍,玉靈犀。綠色的光芒才現出,場下已經沸騰了起來。

“天啊!是孔雀公子的玉靈犀!聽說這可是江湖排名數一數二的寶劍哪!”

我正琢磨他要怎麼對付,那邊人已經揮劍遊走,點點綠芒精確的射向了石獸的關節處?!生生的把一隻活動爛跳的靈獸給拆了……野蠻人,不過,也真夠速戰速決了。

星源是最後一個,就不知道,他會不會有壓力。

緊張的瞧着,會是什麼玩意?狂汗,暴汗,居然是個龐大的刺蝟。那身上的刺,根本就像鋼針。

不由分說,直接滾動攻擊!……

星源倒是一直仗着輕身功法遊走旁邊,揮了鷹靈,紅色的劍氣相擊,落在堅硬的甲背上,沒有傷到靈獸反而惹怒了它。

看這又蜷縮起來的靈獸,本以爲它正要再次滾動攻擊,誰知靈獸身上居然突然聚起靈力,身上的鋼刺嗡嗡得震響着,帶了冷淡的光華,心覺不妙,剛起了念頭,它沒這麼倒黴……吧。已經見那蓄勢待發得鋼刺,居然猛的射出,滿天箭影,聽那風聲,估計比□□還要厲害。

微微皺眉,看着星源好在也提前預感到了,早運了靈氣護體,繞到了空曠偏遠處,在帶着靈氣光華的箭雨中,揮劍闢斬,紅色的劍華沖天,猛烈燃燒如火,估計他的靈氣,連守帶攻,堅持不了多久的。

好在還算聰明,一直在邊躲邊靠近靈獸中,終於等到一波箭雨過後,顯然靈獸還有些遲緩,就不知是驚於對手居然沒傷到,還是因爲方纔那一擊也是耗了它全身靈力……果真如此倒好辦了。

星源執了劍,身法輕捷移到靈獸身旁,果然,鐵刺蝟並沒有反應去躲閃,居然突然擡了尖尖的腦袋,晶亮的眼睛略含委屈的看着他,微微抖了身子,星源猶豫一下,本打算刺向它難得露出的弱點……眼睛的一劍,偏偏的滑開,地上深深一道裂痕,斜斜闢掉了剛好在擂臺邊緣,靈獸所處一塊地方的臺角。上面的石板下面的木架斷裂滑落,靈獸在周圍觀衆的尖叫聲中,落到了臺邊地上,好在它已經靈力耗盡,很快被衛士們帶走了。

恩,贏,贏了?!我安靜半晌,突然意識到,好像已經結束了!雖然這比武會,方式,是詭異了點。

而獲勝的三人,都被美貌丫鬟們引入了高閣下的密室,說是要先交代獎品的運用方法……真是吊人胃口!!!

不過,我也總算輕籲口氣,得意忘形的大笑道:“哈哈~我全才對了!!!!收盤收盤,總清算!”

雨時也還是一臉在狀況外的樣子,“咦?這就結束了嗎?”

“那你還想打多久?”小蝶拈了棋子敲了下他的腦袋,“嘿嘿,將軍!!!我又贏了~~~”

雨時嘟嘴推棋道:“不玩了!總是我輸!”

小蝶得意的笑了起來:“我是贏遍龍宮無敵手。”我汗,怎麼小蝶這個性……是誰傳染的。

“你好像只和雨時下過吧。”芳兒不客氣戳她道。

我嘻笑着:“咱們來一盤,輸的人陪一兩銀子!”

“太少了,十兩!”

“OK~”意趣相同啊!

只是周圍幾個人一臉無奈的笑着。

香巧推推芳兒:“她們這回還要做什麼?沒有比賽了?難道,就這樣,也不分出最後勝負嗎?”芳兒皺眉,搖搖頭,不知也。

白楓突然收回了一直打量外面的目光,回頭笑着解釋道:“今年與往年不同,似乎,最後五位如果都能夠戰勝靈獸,他們便都是勝者,這是從未有過的,很可能今年的獎品,是要幾個人同時領取,不分主次先後?”

香巧輕應了聲:“哦。”

我邊輸了靈力控制着亂蹦的棋子布棋,邊支耳朵聽着,跟我猜得差不多,不過,懶得想了他們出來就好了。

終於,在我們下了半盤棋局後,總算,錦公子,宇文,星源,都隨着仕女們到了幾處高閣得正中。說是可以先回自己得行處休息了,已經派了人去取獎品回來。

我看這三人都有點嚴肅的樣子,正奇怪,只一晃眼功夫,下面的三人,已經被激動的人羣圍了起來,不管認不認識的,先恭喜了,再拉關係的說!

暗自好笑夠他們受的。但很快又笑不出來了,錦公子風流清豔的一笑,只讓衆人驚爲天人,高傲的掃視着愛慕着瞧他的衆女,不時一個眼神或是揮扇示意……汗啊,到處留情的傢伙;星源冷了張臉,這回倒是管用的很,混身戰氣冰冷攝人,一路倒還算通暢的向我們自己的高閣走回;只是宇文,不時和各類人寒暄招呼,華貴中又不失謙和,上至彪肥老頭,下到妙齡少女都不怠慢,真是個事故人精啊!

很快,我預感的應驗了,那個嬌滴滴的大小姐果然還沒放棄,又湊了過去,仗着彪悍的家中侍衛,擠到他身邊,就是聽不到,也知道是又去借了道謝的藉口纏人,我冷笑着拈了棋子,瞧他還是溫和以對。

“咦,那是,那是,我想起來了,慕容凝雪小姐,聽說他爹是西原有名的礦石商,曾經好像慕容家還跟哥哥提親來着,可是,當初哥哥剛從神朗回來,正忙着學習管理家務,無心此事,宇文伯伯就推掉了那門親事,哼,她還要來搶流瀲哥哥!”正爬在圍欄上瞧的雨時突然指了粘着宇文流瀲的女人叫了起來。

我一失神,手裡的靈力猛地一增,棋子一下光華閃爍的彈了出去,順着木梯叮泠的滾落。

-------------------------------------end

57.未央學堂16.武鬥33.朋友8.回門89.爭戰13.出府13.出府18.天緞77.【番外】星源篇26.重生9.治病19.報復6.神偷39.七夕邂逅46.中秋月夜(上)43.龍宮開業18.天緞7.盜藥78.皇城舊事38.鬼屋幽魂5.伊豆34.決定28.合作73.水逝花落15.改變65.細思斟酌22.祈天46.中秋月夜(上)62.狐妖尋子38.鬼屋幽魂57.未央學堂16.武鬥41.緞雀樓行52.山腹密地59.魔鬼訓練(下)33.朋友59.魔鬼訓練(下)3.平安16.武鬥56.機緣巧合7.盜藥66.險中訴情69.靈魔相鬥60.英雄會始84.暗夜波瀾76.姐妹歸屬23.踏青30.開張32.水鬼23.踏青31.舊事58.魔鬼特訓(上)24.劍魂39.七夕邂逅31.舊事66.險中訴情10.姐妹67.東南災患9.治病80.母女相見27.善鋼2.醒來37.後勤基地28.合作61.洪家兄弟55.潛引出水90.結束52.山腹密地41.緞雀樓行88.壽典36.寒月山莊21.可兒86.死劫48.中秋月夜(下)61.洪家兄弟52.山腹密地65.細思斟酌74.卷末語75.辭別歸程77.【番外】星源篇87.錯亂11.革新32.水鬼16.武鬥37.後勤基地56.機緣巧合63.決戰前夕46.中秋月夜(上)32.水鬼25.汝瑤61.洪家兄弟15.改變9.治病36.寒月山莊76.姐妹歸屬3.平安54.御座火鳥89.爭戰
57.未央學堂16.武鬥33.朋友8.回門89.爭戰13.出府13.出府18.天緞77.【番外】星源篇26.重生9.治病19.報復6.神偷39.七夕邂逅46.中秋月夜(上)43.龍宮開業18.天緞7.盜藥78.皇城舊事38.鬼屋幽魂5.伊豆34.決定28.合作73.水逝花落15.改變65.細思斟酌22.祈天46.中秋月夜(上)62.狐妖尋子38.鬼屋幽魂57.未央學堂16.武鬥41.緞雀樓行52.山腹密地59.魔鬼訓練(下)33.朋友59.魔鬼訓練(下)3.平安16.武鬥56.機緣巧合7.盜藥66.險中訴情69.靈魔相鬥60.英雄會始84.暗夜波瀾76.姐妹歸屬23.踏青30.開張32.水鬼23.踏青31.舊事58.魔鬼特訓(上)24.劍魂39.七夕邂逅31.舊事66.險中訴情10.姐妹67.東南災患9.治病80.母女相見27.善鋼2.醒來37.後勤基地28.合作61.洪家兄弟55.潛引出水90.結束52.山腹密地41.緞雀樓行88.壽典36.寒月山莊21.可兒86.死劫48.中秋月夜(下)61.洪家兄弟52.山腹密地65.細思斟酌74.卷末語75.辭別歸程77.【番外】星源篇87.錯亂11.革新32.水鬼16.武鬥37.後勤基地56.機緣巧合63.決戰前夕46.中秋月夜(上)32.水鬼25.汝瑤61.洪家兄弟15.改變9.治病36.寒月山莊76.姐妹歸屬3.平安54.御座火鳥89.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