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洪家兄弟

第二日照例打算去比武場瞧一眼,便開溜。

因爲這比武大賽,前面五天都是不可以用暗器和靈力御獸的,但是後面兩天,卻是可以隨意施爲。估計精彩的和困難的都在後面。

打了簾子,瞧着宇文家的高閣,宇文流瀲上午也在的,往日的華衣錦服,高貴氣度。還是不明白,在人前和私下相見時,他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

似乎感到我的注視,本來正和客人在雅閣中飲茶低談的他,也微微轉頭,頷首招呼,朱脣玉面,一笑傾盡風流。

無語無語無語……我下意識的一笑迴應,立即放了帷帳,真不明白,爲什麼他怎麼看都那麼吸引人呢?口水都要流了……好嘛,想不到我還滿色女的……

隨手抓了杯子喝茶,擡頭見香巧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伸指在臉上輕輕颳了下,差點嗆到。

旁邊雨時和小蝶芳兒三個,在玩着跳棋,倒沒有注意我。

乾笑了下,搖了扇子辭別,直接先走了……很自然的又溜到了學堂。

繼續我昨日放那的小香袋。

寬敞的屋子,窗外陣陣風吹進,花草清香。

髮絲也在風裡輕拂,低頭邊想着笑着,輕柔的哼着歌,手下穿針引線,倒也別有一種寧和心境。

“平安姐姐在做什麼?”

“傻笑啊!”

“是想人呢吧,娘說了,女孩子想心上人的時候都是她這樣的呆呆傻傻。”

“恩,你們猜是誰,我們見到的幾位哥哥都很漂亮啊!~”

“啊!!~平安姐姐。”

我抱胸眯眼危險笑道:“幾個小丫頭,閒聊什麼呢?!”

“沒有,就是,猜猜……”

“沒什麼好猜的!都給我好好做你們自己的事,不想要彩糖了嗎?”我惡狠狠的一個個都敲了下腦袋,幾個好事湊來的小丫頭都委屈的抱了腦袋回到自己的座位。

上面檢查的吳媽媽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居然也曖昧的一笑,繼續裁布………………瞧瞧……也不管管。

這羣小丫頭下午要學書畫,我自告奮勇要和負責她們的於父子一起教。

午飯後小睡了一會,和小溪閒聊幾句,便去帶了集合好的小丫頭們一同去前院。

於夫子是位中年秀才,很淡薄的人,不多話。

孩子們聽話的從基本的畫竹開始。

我也寫意的來了一幅濃綠淺翠的竹林幽景,然後加了兩隻可愛的小熊貓,肉滾滾的,憨態可愛的在林中戲耍。

看得女孩子們都十分喜愛,紛紛叫好,還有回去照畫的

……就是像狸貓。

夫子略略看了眼,不以爲意,絮絮的講什麼筆法不對,用色不準,動物長得奇怪——他沒見過熊貓?總之,沒說什麼好話,估計是氣我開學那天搶他的風頭畫巨畫?

wωω¸ тTk Λn¸ ¢O

不待他說完,我也接道:“畫嘛,不過是爲了表達心境,向人們傳達些內容精神,何必拘泥於技法,只要讓人看了心中有共鳴,感到震動,或是歡喜,或是悲傷……不就好了?”

“我的理解是,畫與文一樣,重在神,而非只看形,嘿嘿,倒是叫夫子見笑了。

然後也不理他的臉色,直接告辭出了屋,好歹也是免費的、有名的畫師來教課,別的氣跑了,我們損失可就大了!”

不自覺的又溜到了昨天見宇文的教室,恩?是個老頭夫子?心裡微微失落,正暗自唾棄一番。回身擡頭卻剛好見宇文流瀲正在前院正中的場地上,帶了他的學生們一同練習弓箭。

明明那麼多的夫子和學生,嘈雜喧鬧,卻總是可以一眼就發現他,那樣鶴立截然出於衆人。

文武班的學生們是上下午互換的,我自己定的課程居然也給忘了!

今天練武的男孩子們穿的是深藍色的束袖武服,宇文也是同樣的裝束,只是大了一號。

偏偏丰韻不同旁人,平常的武服卻穿得瀟灑從容,腰間的衣帶隨意系在身側,隨了動作翻飛回轉。

我走到了練習場邊就停了,看他正耐心細緻的給一個學生糾正動作,手把手帶着練習,低聲講解。

瞄了眼旁邊場地上閒置的弓箭,彎腰拾起,嘿嘿,他三箭齊發我可是領教過,厲害得不得了,我也試試,當然,先從一支箭練起。

可惜……我雖然會說別人提意見,自己練起來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側身舉箭閉了隻眼,瞄準,放箭……很準確的擦了靶子的邊而過……我比小魏還強那麼一點點啊!

“平安姐姐,你的姿勢不對哦!”我看,是原來見過我的一個小乞丐,叫什麼元寶來着。

白他一眼,“誰說的?我這是新式手法,方纔只是試驗下距離,看我下面的!”

正打算陰險的用靈力導引,好顯擺一下我的準度。突然聽他們都恭敬的叫道;“文夫子!”,還有個小傢伙興奮的嚷道,“夫子,您看看我的姿勢好不好,爲什麼總是射不中?”

回頭,卻是宇文流瀲已經到了身邊,藍色的布衣,更襯了散在肩上的幾縷長髮,烏黑漆亮。

俊逸的臉龐在陽光下,很柔和的笑着,“平姑娘也要練箭?”

掃了眼我剛剛又抽了枝箭架在弓上的隨意造型,又是很討厭的彎脣笑了垂下眼簾,手卻很溫柔的託了我執弓的手肘,微微擺正了姿態,輕聲道:“拉弓。”

沒敢隨便側頭去瞧那張近在咫尺的面容,可是聽了耳邊如暖風的話語,感到臂上隔衣相觸的溫度和指尖縈繞的溫柔小心……

臉上微微發熱,雖然初見面那次比現在還要接近,可是,當初沒有留心,他身上似乎還有淡淡的殘梅冷香,清新異常。

聽話的用力張弓,他的另一隻手環到了後面,又校正了我執箭的手臂的位置,便退開在旁觀看。

“姐姐快放箭啊!”

“你不是說要我們看好這箭嗎?不會是根本不會用弓箭吧。”

……

心神片刻惘然間,周圍看的小P孩們已經叫囂起來。

哼哼,用了內息導入箭中……我是沒什麼要看真本事的原則啦,管我手段呢,目的最重要。

“嗖”的一箭……微帶了點弧度,華麗麗的正中耙心!

“哇!好厲害!”聽他們齊聲叫到。

我得意的笑着扔了弓,享受着小孩們的崇拜,宇文流瀲顯然發現了我的作弊行爲,好在他只是乖覺的笑了下,沒做聲。

然後就見他被孩子們又擁走了,看來他這個文夫子當得還是滿受歡迎!

退出了訓練場,到了長廊陰涼處,回頭看去,宇文流瀲正貼身站在一個小男孩的身後,兩手分別帶着那個孩子的左右臂,幫找正確姿態的感覺,突然意識道,我方纔也是這樣的姿勢,不正像是被他環在懷裡一樣……

――――――――――――――――――――――――――――――――――――

晚上早些就回了龍宮,正舒坦的泡着花瓣澡,用了另一個小水妖化成的水鏡和七夫人閒聊——可惜,這些個小傢伙的功力太低,每個都說不一會就堅持不住,害我長途通信,可視電話說的那叫一個斷斷續續,真不痛快……

正攏着清爽的長衫睡衣,小璧來報:“平姑娘,方纔府上兩位貴客來訪,還說是想要請見姑娘。”

我怔了下,洪公子?!我們跟他有什麼來往?

不過,還是去看看,我還是有點好奇他的,只要保持距離就好。

披了件素色的長衫在外面,頭髮還溼着,只鬆鬆在尾端用髮帶束了。

正廳裡,丫鬟小廝奉了差點就都規矩的退了,白楓在招待。聽他們說的是些生意事,原來是喜歡我們龍宮賣出的丹藥和武器,希望可以下定單大量購買。

我喜氣洋洋的繞出了屏風,歡迎啊!~

“平姑娘!……”我纔要招呼同白楓對面坐在大紅實木椅上的洪公子,就聽到那個性感滑膩的聲音……抖,我不好這口,別跟我施展媚魂術……

無奈轉頭,果然,錦公子估計是嫌無聊,正在把玩着側面高几上的擺設,還是繁複的貴族錦緞綢衣,長身玉立,笑得濃豔風流,眼中毫不掩飾的驚豔打量着我……

丫的早知道我就包嚴實點了!下意識的又整了下衣領,拉了下外罩長衫,他忽的一笑,宛如華貴牡丹,濃墨重彩,眼中興味更盛。

“平安姑娘,我們可是還要來親自一謝呢!”淡然的聲音如同水面清風,止了我們這邊的白眼對火星。

微微一禮,恭謹笑道:“洪公子,不知找我什麼事呢?”

“哦呀,爲什麼對他就這麼客氣?”錦公子湊了過來,不滿問道,近時,還有淡淡的甜膩薰香。

好在洪公子開口叫住了他:“錦兒,怎的總是這麼唐突?”他才老實的到了洪公子身邊坐了。一雙賊溜溜的眼睛卻不肯規矩。

白楓只是微微皺眉卻也不好說話。

洪公子瞧了我淡笑道:“姑娘還記得可兒嗎?”

我一驚,回問:“你認得她?”

“正是舍妹。”

“啊,原來是……”納蘭?不對啊,他姓洪,難道是江湖上的化名。

他笑了下,既不否認,也不給個確切的答覆,小氣~

“上次多虧平安姑娘出手相助,小妹才無事返回。只是不知姑娘如此手段,師承何方?”

我也溫文有理應對:“不敢,只是師孃寵愛,小小栽培一下,上次不過是用了師孃贈的密藥,倒不算我什麼功勞。”你都不肯透露半點,還指望我這套出什麼?

他眼中光華迅疾閃過,笑道:“聽聞寒星門主七夫人的父親,李師傅的寶劍絕世,想不到連夫人也這般了得。”

我微一震,他倒知道的清楚,那,豈不是對七夫人從前的家境也瞭解了?

當下淡淡笑道:“親家老爺卻是非尋常人,只是,不愛名利,只隱於世,家傳功法、絕技,都是外人所不知,好在夫人見憐我們這些個貼身小婢,才傳了一技所長,容我們來江湖見個世面。”

“早也久仰寒星門,劍法快絕冷厲,心法獨具一格,如今得識幾位姑娘公子,才知府中當真是人才輩出!”他笑的好不清雅真誠。

我暗自汗流,我們幾個是稍微過了點,丫鬟當得太自在了。“洪公子過獎。若無事吩咐,恕我告辭。”

“咦?急什麼?”錦公子倒是先插了進來。

洪公子一笑,遞了個摺紙香箋。

我略帶疑惑的接過看了……珍珠五百槲,寶石各色十幾塊,瑪瑙一盒,鹿茸,比目,麒麟角,雪鮎脣……激、激動啊!這麼有錢啊!早知道我多救他家幾個人了。

如願聽他道:“小小薄禮,乃是家中準備來酬謝恩人的,請姑娘萬要收下。”

錦公子似乎有些驚訝,剛開口:“表哥?!……”

我忙接口道謝——休想反悔!

“是,是啊,如此盛情怎好拂了你們的一番心意,那我就勉爲其難好了!”笑得甜甜,強行控制了自己想要歡喜得大叫的衝動。

連白楓見慣了大場面,在看了我遞的禮單也不由得呆了在當地。

“收禮時,可看好了,別少了,哪樣都是價值連城!”我雖閉了嘴,卻還是磨牙小聲囑咐。然後正打算一個熱情洋溢的沙揚那拉就閃人,突然外面一陣熱鬧,紅色的光影閃進了屋子,後面還跟着伊豆。

氣喘吁吁剛進了門的下人小心的向白楓報道:“稟白公子、平姑娘,那個,伊豆和瑪瑙方纔去了客人帶來的禮品處,毀了箱子,很多的寶石散了一地,我們去阻止,卻只鬧的偏廊亂成一團,它們竟然還,還跑進了屋子……”

瑪瑙在我肩上蹲了,不屑的啞啞叫了兩聲,抗議他打了它們的報告,幾口小火噴出,差點沒點了那個人的衣服和頭髮。

伊豆根本不予理財,直接鑽到我懷裡撒嬌,根本不怕我會罰它,到底它這性子也是我寵出來的……

錦公子聽了直笑,好奇的走近要打量兩個小傢伙,被瑪瑙好不客氣一個火球連擊又給噴遠了。逃得倒也是丰姿綽約。

洪公子靜靜看着,淡笑不語。

突然,正閉目乖乖任我撫摩的伊豆似乎打了冷戰,瞧向了洪公子。

我也感到了一陣清冷冷的靈氣在他周身散佈開來。

伊豆越發不安起來,低低嗚咽叫了聲,舔了下我的手,就毫不遲疑的逃走了!?這是我那個天不怕地不怕,最愛調皮的小伊豆嗎?!

洪公子還是笑的淡雅隨意,如花心的露水,也像那松葉上的月輝。卻有點讓人不覺間,崇敬的感覺,好厲害的靈氣,這樣隱在輕靈中的豪野霸道!

“居然在這裡見到這樣品級的加柴,真是意外。便是在皇城,也無這般有靈性的。”他淡淡誇讚,我卻警覺,不是想要豆豆吧?!那可不行,再多東西也不換。

倒不用我先行,他們先告辭了。我樂得送客,錦公子嬉笑着唸了幾句風花雪月的告別詩……也還不忘又疑惑的問他表哥:“咦,我們不是今天還要請見秦姑娘嗎?之前去宇文家拜訪時,都不得見……”

洪公子淡然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不必了。”拱手道別。

61.洪家兄弟55.潛引出水3.平安89.爭戰78.皇城舊事65.細思斟酌27.善鋼82.風起雲涌21.可兒54.御座火鳥48.中秋月夜(下)39.七夕邂逅18.天緞38.鬼屋幽魂36.寒月山莊38.鬼屋幽魂36.寒月山莊17.元宵5.伊豆52.山腹密地33.朋友75.辭別歸程45.再遇蛇妖14.星源61.洪家兄弟21.可兒13.出府66.險中訴情55.潛引出水55.潛引出水87.錯亂56.機緣巧合3.平安19.報復24.劍魂34.決定85.石牢禁制48.中秋月夜(下)3.平安79.【公告】1.序54.御座火鳥4.見衆21.可兒37.後勤基地87.錯亂42.養顏秘方79.【公告】54.御座火鳥78.皇城舊事39.七夕邂逅22.祈天4.見衆79.【公告】23.踏青31.舊事11.革新32.水鬼86.死劫64.賽場爭鋒31.舊事2.醒來72.神隱現世70.公子到來69.靈魔相鬥67.東南災患72.神隱現世56.機緣巧合4.見衆27.善鋼90.結束38.鬼屋幽魂47.中秋月夜(中)63.決戰前夕24.劍魂37.後勤基地60.英雄會始44.翡翠觀音67.東南災患11.革新74.卷末語7.盜藥42.養顏秘方12.賜幸11.革新36.寒月山莊46.中秋月夜(上)67.東南災患73.水逝花落19.報復81.籌建戲班59.魔鬼訓練(下)5.伊豆61.洪家兄弟72.神隱現世44.翡翠觀音7.盜藥14.星源
61.洪家兄弟55.潛引出水3.平安89.爭戰78.皇城舊事65.細思斟酌27.善鋼82.風起雲涌21.可兒54.御座火鳥48.中秋月夜(下)39.七夕邂逅18.天緞38.鬼屋幽魂36.寒月山莊38.鬼屋幽魂36.寒月山莊17.元宵5.伊豆52.山腹密地33.朋友75.辭別歸程45.再遇蛇妖14.星源61.洪家兄弟21.可兒13.出府66.險中訴情55.潛引出水55.潛引出水87.錯亂56.機緣巧合3.平安19.報復24.劍魂34.決定85.石牢禁制48.中秋月夜(下)3.平安79.【公告】1.序54.御座火鳥4.見衆21.可兒37.後勤基地87.錯亂42.養顏秘方79.【公告】54.御座火鳥78.皇城舊事39.七夕邂逅22.祈天4.見衆79.【公告】23.踏青31.舊事11.革新32.水鬼86.死劫64.賽場爭鋒31.舊事2.醒來72.神隱現世70.公子到來69.靈魔相鬥67.東南災患72.神隱現世56.機緣巧合4.見衆27.善鋼90.結束38.鬼屋幽魂47.中秋月夜(中)63.決戰前夕24.劍魂37.後勤基地60.英雄會始44.翡翠觀音67.東南災患11.革新74.卷末語7.盜藥42.養顏秘方12.賜幸11.革新36.寒月山莊46.中秋月夜(上)67.東南災患73.水逝花落19.報復81.籌建戲班59.魔鬼訓練(下)5.伊豆61.洪家兄弟72.神隱現世44.翡翠觀音7.盜藥14.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