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潛引出水

原來,是雨時回府的路上停了在路邊買些小玩意,守衛的人本在周圍守護,後被突來的人羣衝散,再看時,她還在挑選東西,一直到過很久仍然沒有動靜,負責的人去請示她快些回府,才知道竟然是水鬼幻形假扮的她,原來方纔已經降她劫走,一時已經無法追尋!

我立即想到是沙城寨?可是他們不應該跟宇文家作對,難道是缺錢,想要綁票?

我正等在瞧熱鬧,看看宇文家肯給多少贖金,誰知宇文流瀲沉思應對時,聽了消息的小蝶卻突然趕來,幾句問了明白,轉身化做紅雲一片,“我去救她!”

“等等!”我苦笑,這麼急,也不管大家見她化形的感想,妖精還是很稀有的!“彩兒過來!”話音一落,追香蝶就乖乖飛到了我們眼前,這段時間它自己在園子裡玩的也快樂的很,當然想來也從其他靈獸那知道了我們這的規矩,凡是公出都會有補助——零食、丹藥不等,看功績論功行賞。

所以追香蝶彩兒看起來,當真是激動的很!

讓小蝶去香巧那取了雨時最後用的東西,一看是個香袋,小巧可愛,尚未繡完,上面是彩蝶雙飛。

讓彩兒記了氣味,一路尋去。

看了小蝶跟着飛走,宇文流瀲這次顯然有些擔憂,連見小蝶非常人的化形也未覺太過驚訝。

“多謝!”他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從袖中取只柳笛,輕輕吹了一個簡短的曲子,很平和。

我正黑線,好愜意,突然聽得天上一聲鳴叫,清冷高傲,擡頭才見碧空之上,竟然是一隻美麗的孔雀展翅飛來,綠色的羽毛,晶瑩的在陽光下微閃光耀,裙帶般排列整齊的尾羽華麗美豔,上面寶藍色的眼斑依次散列,兩邊分披着金綠色的絲帶般的小羽枝,閃爍着古銅色的光澤,異常絢爛奪目。

……我終於明白爲什麼他不把靈獸常帶身旁了,這樣的美麗的生靈,絕對是會阻塞交通,影響人們正常工作的!

宇文流瀲也微躍起身,綠色的光芒包圍了他,又淡去,我看着他身後緩緩展開的色彩斑斕的羽翼,羨慕的是眼淚口水一起往肚子裡流啊!

“先行一步。”他邊向小蝶彩兒的方向飛去,邊回手抱拳,姿態瀟灑之極。

我也笑了下,叫了瑪瑙出來,失了靈訣,隨後也是踏着火紅的御座追了去。留下苦笑的白楓繼續負責守園子和安撫下人……

暢快的臨風而飛,當真愜意,尤其我舒適的坐在了瑪瑙的背上時,突然覺得這好像比自己用翅膀飛更爽快!

很快追上了宇文流瀲,“我也要去,畢竟雨時是因爲來我們龍宮纔會被人在路上劫走的。”風急速掠過,可是我用了內息的輕聲傳音還是讓他聽得清楚。

宇文流瀲回頭看了我,展顏一笑。

正值夕陽西下,滿漫天雲霞彩照,他素雅的淡衣和綠色斑斕的羽翼,風中疏懶又急速的滑翔,長髮飛揚在羽翼扇動之間,卻成了天空中最鮮麗的一道風景。

我好心情微微落後一點,光明正大的盯着他看,美男瞧着就是舒心啊~

突然他轉頭道:“她們向城西郊了。”

什麼?我正傻笑看着他的目光突然被他撞見了,心中一緊,幾乎沒聽明白他說什麼。尤其他隨後寬解的一笑繼續瞧着下面飛着,更讓我惱火。

臉上一熱,揪了瑪瑙的羽毛咬牙心道,神氣什麼,我不過是無聊找個景來瞧瞧罷了……

高亢的鳥音響徹雲霄,瑪瑙十分不滿我對它的摧殘,連連翻滾,一串高難度的旋轉滑翔動作,我抱了它的脖子,覆在它的身上咯咯笑得好不暢快!好過癮啊~~~

完全不過旁邊看得淡淡笑起的宇文,反正我本來也不是什麼淑女形象。

……

終於找到了地方,我們遠遠落了地,靜靜查探接近。

原來他們竟然將雨時帶到了幽音和的分支處的汾水,臨河一間雅緻木屋,後面就是茂密林地,周圍都是半人多高的肥嫩河牀草,偶或幾簇相擁而生的紫串花。

倒是個不錯的所在。

只是那緊密圍着木屋戒備着的十幾個人,真是大剎風景。我看到了他們身邊匍匐的幾個黑色水鬼,果然,就不知這是不是小遊的安排,如果是……我也就對他沒什麼好說的了,朽木不可雕也。

小蝶也知要小心,化成一縷極細的淡煙,貼地飄近去了木屋。

夭夭自覺的跟着小蝶去探察動靜了,我和宇文按着兩隻獸,藏在草裡。

瑪瑙很不樂意,急的噴火,我捏了它的嘴笑道:“你想燒了這啊?!再噴,我就把你按到河裡去!”

回頭卻見宇文流瀲正拿了根美麗的雀羽,結了複雜的手印,靈氣打了上去,竟然是——羽毛變成了一隻可愛的小小號孔雀,也就拇指大小,唧唧喳喳叫了兩聲,就低空貼地飛行去了木屋……真是無奇不有啊,我還是有很多沒見識過的啊!

“安好,禮待”,看着小鳥帶回的絹布信條,我撇撇嘴,倒是默契的很。一面暗自得意的聽着夭夭在耳邊詳細的講着探察結果,比你的方法先進多了!

雨時被軟禁在內屋,倒是好吃好喝的,那些人未有半點怠慢,她的外間屋裡也有幾個高手守着。小蝶如今留在那裡陪着她。

宇文流瀲略略放鬆了些,舒了口氣,斂眉沉思,倒是不急着救人。

“想好怎麼辦了嗎?是你的仇家嗎?還是來綁架勒索的?”我等得不耐煩,小聲問道。

他看我笑了下道:“量那些人還沒那個膽量。沙城寨的人,如今居然還有閒暇來和我作對,真是意外,就不知他們幕後是誰了。”

你不是打算等吧?!我,我好餓啊……雖然肚子不餓,我心裡餓啊,每天這個時候都該吃晚飯了。

好在沒一會,聽得悠悠蕭聲由遠及近,我伸了脖子望去,河面,遠遠划來一艘小舟,半人高的艙,上面站了三個黑衣,正中一個正是吹蕭之人,估計是首領?

木屋周圍的人都很激動,屋中也走出了一個我見過的人,居然是曾經渡河時船上的那個老頭活泥鰍,嘿嘿,我的精魄衣服還要感謝他呢,靈感源泉。

船停,靠岸。

正中的黑衣人身影一錯,已經閃到了屋前,手裡舉了一塊暗金色的牌子,上面隱隱是一個“引”字,冷聲道:“我等奉總司之命,來接秦小姐去無涯殿,有勞衆位了。”

活泥鰍極爲開懷笑道:“可等到你們了,我可急的要命啊!要是讓孔雀公子找了來,我們可就麻煩大了!快,請秦姑娘出來!”

他身後的一個人,急忙轉身入了木屋。

我看着宇文流瀲臉上神色變幻,顯然很愕然,笑道:“這回知道正主了吧?”

他微微一滯道:“潛引……天下第一的情報組織,雨時有什麼關係。”

“難道是什麼人僱傭他們出手?”

“……它是洪家的私人勢力,沒人動用得了。”

我眼前一亮,洪家?忙追問:“洪家?沒聽說過,只聽說過四霸。”

卻還沒等到答話,突然巨響傳入耳,竟然是小蝶那個暴力的傢伙直接炸了房頂,攬了雨時飛到了半空中,下面的人都一驚,忙圍了她們。水鬼們化成黑色的水障,攔截四周。

我身邊人影一閃,宇文流瀲衝出,我也跟着懶懶的起身蹭了過去。

那黑衣人果然也不簡單,速度極快的飛身撲向小蝶,手重烏光閃閃,是鋼刺!

小蝶靈活的避開,卻也是頗爲顧忌小心,畢竟她懷裡帶了人不方便,尤其那四周水鬼的毒液,她也許不怕,可是讓雨時沾了,死個千百回都足夠。

宇文流瀲一現身就纏了黑衣人,顯然,還是很輕鬆的。

我喚出了水妖娃娃們的老大,目前唯一和我可以正常交流的一個,他一見天上的水鬼就極爲憤怒,扯着我的衣服道:“又是那幫傢伙!可惜我們的功力還不能收了這些水鬼,只有清虹哥哥才行,可是他如今又在潛修,我最多隻能讓它們退下。”

立即又是幾個水妖出動,都化作了藍色的水障,將水鬼們分別困了,一個指揮它們的人驚叫道:“天哪,是水妖?!媽的快收!老子一輩子也沒見過這樣高級的水妖,居然一下子這麼多?!”另兩個人聽了話,也都急收了水鬼回去,

算他們運氣好,這些個水妖寶寶都是剛凝形不穩定,也只是裝個樣子還可的紙老虎,尤着水鬼們縮回了他們身上的器中。

青光收回。

小蝶才放心的飛到了我的身邊。雨時顯然有些驚嚇,卻還是很安靜的笑道:“平安姐姐。”顯然是強裝鎮定。

那邊宇文也解決了黑衣人,居然是……很乾脆的將他直接釘在了樹上——只釘了衣服,並未傷到,他的雀羽箭果真是準得很,牛啊。

“我雖一向敬重洪公子,卻不知他此番何意?”

周圍的人,都有些緊張的圍着宇文,卻也不敢插手。

那黑衣人依然不卑不亢,沉聲道:“此事主人不知,是我們潛引總司的安排,而且我們沒有爲難姑娘的打算,只是請她去見一個人。還請宇文公子行個方便。

……

我想她的身份公子應該知道吧?”

宇文流瀲略略靜默了一會,衣發紛紛飄揚在風中,臉上沉靜的看不出內容,“抱歉,恕難從命。也請總司大人死了心吧,雨時只是個普通女孩,並非你們要找的人,我想他一定是誤會錯認了。

而且,我想就是真的要請她去,恐怕也要洪公子開口,諸位如此行徑,未免太過不將我們宇文家看在眼中。今日就這般罷了,再有下次,我不會顧及情面的。”

沉聲說完,轉身向我們走來,留下身後詭異的情景。

衆人都定在當地般,不動。尤其船上兩個黑衣人更是從始至終,都是靜靜站着,似乎這邊的事,和他們絲毫無關。樹上的人,隨着羽箭化成綠色的幽光碎屑,他也落下地,淡然瞥了我們這邊,並不再相追……

真是奇怪的一羣人。

回程時倒有個意外,雨時說什麼不肯跟宇文流瀲回去,拉了小蝶的袖子,說什麼不放手,哀哀看着宇文求道:“流瀲哥哥,我知道今天讓你們擔心了,可是,我今天一定要和小蝶姐姐回去一同住!她可還是救了我呢,你就放心吧!”

小蝶含笑任她纏住……衝動的結果就是暴光露餡,我們小香巧同志多辛苦纔將小丫頭拴住,讓她一直沒去找芳兒和小蝶,如今可好……

不過看小蝶那麼開心,我也只是輕嘆口氣罷了,到底大家是多年姐妹情深,橫豎相認不相認她們是都有理,虧我這邊還費心幫瞞着。

……女人的決定永遠是善變的,全憑感性行事。

回了龍宮,纔到後院,見外面丫頭們忙亂,蘇紫正端了盆熱水——紅色?出門,一見我就急道:“平姑娘!幾位打獵的可是都回來了,可是,芳兒姑娘受了重傷!說是好像還中了毒,一路回來,不小心傷口又裂開了,如今血難止!”

雨時慘白了小臉,就要進去,看來小蝶是全盤交代了。

我卻是更快於她的閃了進門……

---------------------------------------------------------------------------

================================

=====================

============

咳咳...[重要公告]:

幾明天又要開門新課,如今是兩門課同上了...實在米時間寫文鳥...先請假幾天,

8月7日,等偶完結一門課時,再恢復更新~~~親們表急...

偶正好藉此再次轉換風格...二捲開始筆調比較輕佻鳥,暗覺不爽,決定再改.

西西,這篇文是偶滴練兵之作,偶一定要找到最合適自己的寫作感覺~~~

最後:

親們不爽就儘管拍吧...幾就跟這掛着,絕對不逃今天...

56.機緣巧合20.牽涉61.洪家兄弟25.汝瑤19.報復82.風起雲涌6.神偷14.星源8.回門21.可兒28.合作9.治病17.元宵58.魔鬼特訓(上)35.序曲58.魔鬼特訓(上)8.回門2.醒來54.御座火鳥76.姐妹歸屬81.籌建戲班12.賜幸65.細思斟酌12.賜幸43.龍宮開業40.39 下74.卷末語74.卷末語3.平安23.踏青20.牽涉20.牽涉79.【公告】30.開張65.細思斟酌48.中秋月夜(下)36.寒月山莊78.皇城舊事85.石牢禁制3.平安7.盜藥39.七夕邂逅15.改變24.劍魂17.元宵46.中秋月夜(上)1.序44.翡翠觀音32.水鬼89.爭戰38.鬼屋幽魂9.治病12.賜幸8.回門71.龍脈密地61.洪家兄弟13.出府22.祈天26.重生30.開張36.寒月山莊84.暗夜波瀾42.養顏秘方64.賽場爭鋒73.水逝花落2.醒來42.養顏秘方64.賽場爭鋒24.劍魂80.母女相見54.御座火鳥9.治病14.星源8.回門88.壽典26.重生65.細思斟酌86.死劫34.決定5.伊豆4.見衆80.母女相見82.風起雲涌3.平安8.回門81.籌建戲班74.卷末語62.狐妖尋子82.風起雲涌17.元宵38.鬼屋幽魂65.細思斟酌54.御座火鳥64.賽場爭鋒71.龍脈密地17.元宵4.見衆86.死劫32.水鬼
56.機緣巧合20.牽涉61.洪家兄弟25.汝瑤19.報復82.風起雲涌6.神偷14.星源8.回門21.可兒28.合作9.治病17.元宵58.魔鬼特訓(上)35.序曲58.魔鬼特訓(上)8.回門2.醒來54.御座火鳥76.姐妹歸屬81.籌建戲班12.賜幸65.細思斟酌12.賜幸43.龍宮開業40.39 下74.卷末語74.卷末語3.平安23.踏青20.牽涉20.牽涉79.【公告】30.開張65.細思斟酌48.中秋月夜(下)36.寒月山莊78.皇城舊事85.石牢禁制3.平安7.盜藥39.七夕邂逅15.改變24.劍魂17.元宵46.中秋月夜(上)1.序44.翡翠觀音32.水鬼89.爭戰38.鬼屋幽魂9.治病12.賜幸8.回門71.龍脈密地61.洪家兄弟13.出府22.祈天26.重生30.開張36.寒月山莊84.暗夜波瀾42.養顏秘方64.賽場爭鋒73.水逝花落2.醒來42.養顏秘方64.賽場爭鋒24.劍魂80.母女相見54.御座火鳥9.治病14.星源8.回門88.壽典26.重生65.細思斟酌86.死劫34.決定5.伊豆4.見衆80.母女相見82.風起雲涌3.平安8.回門81.籌建戲班74.卷末語62.狐妖尋子82.風起雲涌17.元宵38.鬼屋幽魂65.細思斟酌54.御座火鳥64.賽場爭鋒71.龍脈密地17.元宵4.見衆86.死劫32.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