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御座火鳥

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滿室陽光,揉揉眼睛,我現在徹底是夜貓子了,日夜顛倒= =

(幾的作息時間目前就素這樣的= =)

更確切的說,我是被餓醒、舔醒的……

揪了伊豆離開,“再餓也別吃我啊!”這個懶傢伙,我睡懶覺它也賴牀。

見我醒來坐起了身子,伊豆興奮的叫着,滿牀跳,突然又回頭朝牀尾惡狠狠的汪汪叫着,我看去,小銀狼已經醒了,正努力縮成更小的一團,驚恐的看着伊豆全沒了店裡初見識的氣勢。

我好笑的拉了豆豆到懷裡,拿下巴蹭蹭它的小腦袋,“別欺負小朋友哦,要和平相處。”

豆豆委屈的嗷嗷叫着絕對不從,扒着我的衣服滿眼不甘心……小傢伙獨佔意識強的很,火鳥一個它能忍已經是奇蹟了——沒準還是因爲同樣怕清虹……

我們這邊鬧着,小璧早聽了動靜,打了溫水進來。

梳洗一番,想了下,昨天那麼被動的捱打防禦當真是讓我很窩火,決定今天好好練練功夫去!選了身白色的武衣,束袖收腰,金絲邊繡,素雅之極,我不由得也是精神大暢。

頭髮昨晚沒有洗過……我無恥一個,今天給盤起來吧。

小璧細心的幫我將長髮分了兩側,分別編了四股的麻花辨,又盤了起來油光黑亮的兩個疊花髻,最後用珍珠花穗固定了。

我滿意的試了下輕快的裝行,簡單用了飯,想想,又給小狼清洗了一下,療治傷痕,它脖頸上的項圈也摘了下來,裡面的精魄收了在古玉中,我感受了下靈氣當真豐厚,嘿嘿,倒是很適合小魏的彎刀!

小狼也許是被伊豆嚇怕了,一直乖乖的隨我擺弄,擦拭。我看着它身上顯露出來漂亮的銀色皮毛,茸茸的,等到幹了後一定銀光閃閃的很漂亮!

小狼好在口味跟豆豆滿像,給它豆豆的食物,它吃的很是香甜,不時嗚嗚的撒嬌舔舔我……全是食物和口水。

當然,他的舉動顯然更讓伊豆小同志不滿,桌上地上的跳個沒完,慘叫聲不斷,其實我是很喜歡豆豆對我的依戀和獨佔,這證明我對它而言是很重要的。

而且,不知爲什麼,對後來遇到其他的靈獸,雖然也喜歡,卻沒有像對豆豆那樣,似乎已經是不能缺少,幾乎成了自己的一部分,疼到骨子裡,呵呵,可能因爲它是我最早碰到的,陪我時間最久的,也可能正是因爲它更具靈性和感情,貼心得很。

“好了,別鬧了,小狼現在有傷,當然要好好照顧嘍,等它好了,就交給你帶着它去玩吧。”揪了伊豆捏捏它立起的小耳朵笑道。

伊豆頓時眼睛一亮,黑色的靈氣罩出攏了小狼,小狼驚恐的叫了一聲隨後就安靜了,我驚奇,豆豆還能給別的靈獸治療啊!還以爲守禦之光只能對星源和它自己施展呢。

黑光散去,小狼果然精神了很多,小眼睛精亮的崇拜的看着伊豆,站了起來抖抖身子,亮亮的絨毛果然如水柔滑,顛顛的撲着兩爪扒到了我的腿上立了起來,腦袋在我的裙子上蹭着。我嗤笑,真是剛纔還小心翼翼的,這下就不怕生了。

豆豆滿意的縮在我懷裡,慵懶的斜眼暱了小狼,很滿意我專心的愛撫着它,沒理小狼,卷着小尾巴搖了下,舔了舔我的手心,叫了幾聲就跳了下去,高傲的揚着小腦袋,走出門去。

我看小狼不解的瞧瞧我,又歪頭看看伊豆,便拍拍它的腦袋,也站起了身,笑道:“跟它玩去吧。”

小狼馬上歡快的急急跟着伊豆溜了出去……

九月南方還是盛夏好時節,院中池塘水碧,荷花淡香,四周房舍前都是花木扶疏,綠蔭草毯。

西面的丫鬟們都進出往來着端着飲食茶水,向前面龍宮餐飲供應,來往匆匆。

東面幾個女子正在架子上鋪曬花瓣,笑語盈盈。

突然聽得幾聲笑罵,卻是火鳥又唧唧喳喳叫着從美容品廠房的窗子飛了出來,後面蘇紫掐腰恨恨道:“你只賊鳥!每天要偷我們多少胭脂吃?!”

我看着好笑,每天必演戲碼!火鳥得意的飛了幾圈,丟下個空盒子到地上,看見出了屋的我,立馬纏了過來,親熱的繼續摩擦生熱……

我照常安撫了蘇紫幾句,看她氣鼓鼓的拾了盒子白了火鳥一眼回去了。

突然靈光一現,火鳥有翅膀啊!!!我要不要試試也弄個靈獸之識!當下興奮的把它扯了下來,商量了好半天,火鳥都是歪頭傻傻看我,不知我說的什麼意思……撞牆啊!這隻笨鳥!

“嘻,分明是你笨,居然跟它要靈獸之識!”夭夭也飄了出來,飛到了一顆樹上舒服的躺了曬着太陽。

“什麼意思?它不是靈獸嗎?”

“當然是,還是不錯的品種呢。只不過,人們不知道駕御方法,都以爲火鳥只是好看沒用只會噴點小火的靈獸。”夭夭懂得還不少呢!

“那該怎麼用啊?我現在很急着飛啊!”

“火鳥傳說是鳳凰的宗親,自認高貴無比,怎麼可能讓人類束縛了自己,一損俱損?所以它們根本就沒有靈獸之識,當然感情好的話,認主倒也可能,反正人類壽命短的很,主人一死它們還是自由的,受虐待時,跑也容易~”

夭夭突然側頭細細觀察了眼正得意的在我肩上蹦達的火鳥,笑道:“這隻小傢伙靈氣很足,被你餵了那麼多的瑪瑙,體質也改善了不少,沒準,嘿嘿,以後還能蛻化呢。現在要飛也簡單,用御座咒就可以了。”

隨後唸了段靈訣,我聽着彆扭可還是記了下來。

按夭夭教的,運了靈力雙手結印,施展了靈訣打在火鳥身上,它興奮的吸收了靈氣猛然鉅變,紅色的氣流旋渦般在周身凝聚,紅光中身形漸大,周圍的空氣不知是因爲高溫還是因爲靈氣波動,扭曲着……我感到巨大火的能量,也被迫後退。

眼見它居然快到了一人高才停下,亭亭玉立,羽翼晶瑩玉潤,如燃燒的火焰般鮮紅的色澤,在陽光下琉璃泛彩,耀耀生輝,身後長長的尾羽如開屏孔雀般華貴疏懶,覆在茵茵綠草上妖嬈絕麗!

高貴驕傲的輕吟,居然聲如天籟!

“現在只是幻形,持續不了太久,嘿嘿比較耗費靈力。要我說不如把那些靈力給我,想去哪我送你就好了~”

我興奮的根本顧不得理會夭夭,真的是,太震撼的美麗了!突然意識到周圍還有很人都看得呆了,驚豔得說不出話,忙唸了逆散訣,瞬時,火鳥又變回原來大小。顯然它還沒有過夠癮,不滿的跳着叫着,撲扇着翅膀,急得連連噴火。

我敲了下它的腦袋笑道:“那麼愛吃紅瑪瑙,以後就叫你瑪瑙好了,你可要付食費啊!就乖乖的給我當御座好了,嘿嘿咱們是互利啦。”

火鳥一聽瑪瑙,兩眼放光,連連點頭。根本不聽我是提的什麼條件……

“嘻嘻大家都忙自己的,我變魔術呢~”丟了句話回了屋,心情大好,一樣問題解決。

瞄到了几案上擺放的翡翠觀音,突然想了起來,還要銷髒呢,總放我這也不是辦法,尤其這些東西根本沒用,還是換成了錢實在。

當下整理了所有我的、夭夭的、清虹的還有伊豆的偷盜所得品,包好,送到了溫澤那。

他今日不在,直接丟了在他的牀上,留了條子就走人。反正是我龍宮內,安全的很。

然後是清點貨物,該拿什麼去暗市賣呢?小勇的武器要送的,高級精魄衣服要的,還有我的濯華,乾脆練來賣好了。

紫妍丹受限於映雪蘭,要省着點——尤其所有的靈獸都極爲喜愛紫妍丹,凡是嘗過的都對濯華嗤之以鼻……看來映雪蘭是極爲受靈獸歡迎啊!

而且,我也該開發更好的靈藥了,比濯華更高級的藥倒上還有一味,是我從前第三層功力時纔敢吃的,不過如今我的靈力倒是早超了那時,應該沒問題了。

“渥雪”,藥材也不難湊,我現在就能配齊,就是練制時要麻煩些,可是想想紫妍丹已經徹底快淪落成爲了寵物專用了,哪天得空,定要開爐練新丹了。

恩,還有,曾經我得了一個傳古藥方,名爲“天霜凝露”可是根本沒法湊齊,我本來都當是什麼人消遣大家的呢,不過現在好像有可能呢!

冰山雪蓮、千年靈芝、旱澤血蔘、龍鬚、鳳淚、酥酪蟬幾味主藥,還有幾十品輔藥倒是常見。但是看原料都能想象出其效果有多變態了!以後要注意收集一下,萬一不小心練成了,豈不是徹底發了?!

……

總算處理完了雜事,已經快晚飯十分,才發覺今天好靜啊,每天這時候小魏早到後院和靈獸們打架來了。

剛纔我去前院也沒見星源,他是從來不善離崗位,總是比那幾個木頭人還敬業勤懇的!

到了一層飯廳,見小珠小璧在擺飯,而且少了幾副碗筷,奇道:“他們不吃了?”

小珠忙道:“姑娘不知道嗎?昨兒您走後不久,小溪姑娘便帶了芳兒姑娘、魏公子、沈公子一同出去,好像是要到鄰城打獵去呢。”

什麼?!……昨天小溪顯然心情鬱悶,估計是拉了他們一同殺蜈蚣精,給芳兒的鞭子弄器靈去了!往日大家都是各忙各的,也常常一天見不到,我回來也沒想到詢問。真是的,希望不要有什麼危險!如今他們走了,我也沒辦法聯繫沒法找了!

嘆嘆氣,馬上就是九九英雄會了,白楓有了千音作劍靈,我這些天也指導了他些運用靈氣的方法,小魏已經叫囂好多天沒有中意的劍魂了,纏得我沒辦法,玄玉訣的療傷篇拿了出來給大家,全體練習先!

可是如今才知道,雖然我練的還是精華武鬥篇,但是若沒有精怪幫忙,單比靈力內息,我明顯比爾雅、溫澤、宇文他們要差不少……雖然他們也算是當世數得上的高手了,畢竟擁有靈獸之識,並會自如運用的人還是極少的。

恩,看來是該苦練功了,我的點穴已經熟練了,目前當務之急是吸收靈力,增加內息。我一直是每晚睡前會運功跌坐一個小時……聽說星源常常整晚運功調息,真有毅力的好孩子……

不過他的內息目前好像也不比我差了,要不是七夫人開始的每天疏導幫我打好了基礎,估計就落後給他了……

等我跟大家商量下,不行也來個閉關?不,該是集體特訓,嘿嘿,好像可行~~~

――――――――――――――――――――――――――――――――――――

“小白!在嗎?有事。”我邊尋思着,邊到了白楓的書房,敲了敲門,很快就開了。

他含笑看了眼我的裝束,“今天這是做什麼?這麼英姿颯颯的,不是要來找我比試吧?”

“嘿嘿。”我不懷好意的笑了下,現在不急,等大家都齊了,我會讓你們魔鬼訓練得很爽的!

“剛好,宇文公子也在,進來吧。”他伸手在門上輕點了幾下叫我回神。

我一驚,呀,他也在?該不是問罪啦!我可是自己比較過的,雖然我是按自己現在的樣子爲原型來變的,卻也自然不會笨到讓人一看就能把我和花十三少聯繫起來,雖然只是性別轉換了下,身形臉型什麼的稍改改,但是花十三和平安便是站在一起,也是絕對不怎麼像,而且是差很多呢!

爾雅認得出我,拒他昨晚自己交代,完全是根據靈氣,他之前試探我就因爲感覺我的靈氣很奇特,純淨且不同於其他……

能變得跟那個什麼洪少爺一樣……我還真是天才!

“恩,不用了,那你們聊吧,我不着急晚上再說也成。”我還是不見的好,小狼還在院子裡玩中,雖說反正我們這本來就動物樂園一個,尤其小狼如今也是煥然一新,判若兩狼啊!還是小心點把它招回避避的好。

還不待我轉身走,白楓微微側開了身子,剛好讓我見到了屋中,正舒適坐在竹椅上看着手中資料的宇文流瀲。

他聽聲看向我,也是好奇的仔細打量了番我的裝束,笑道“每次見平姑娘都是神采飛揚的,難道又有什麼開心事?”

我也嘿嘿乾笑了下,他臉上平靜的很,絲毫沒有因我們昨天的鬧場而留下什麼憤怒的痕跡……笑得也是暖暖的開懷,尤其只有這般平和而處時,偶或對視,才發現得了那黑寶石般幽邃的眼睛,竟然比他的容貌更加美麗奪目。

和昨天印象中那個高高在上,尤似幻影的他相比,我都有點分不清哪個纔是真實的了。

“我和宇文公子正在商議義學的事,學校已經修葺佈置好了,夫子也都定下了,這些天我們兩家同時派了不少人出去宣傳,學院也已經招了一百多人,還有很多人家要待去瞧瞧再做決定。”白楓簡單陳述着,回屋坐了,我只得跟了進去。

“恩,看來要準備下開學典禮的事了,嘿嘿,我要先見下夫子們,有些事情要先通通氣商議下。”我隨意坐了支手笑道。

白楓瞧我一眼“難道義學開學你還有什麼鬼主意?別弄得太離譜,把學員都嚇走了。”

我白了他一眼,“怎麼可能,我是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們的風貌,將好處介紹給所有人知道。我們花了那麼大的開銷,如果只培養不多的學生,會浪費很多資源的,多招些生員,不僅我們提供的設施和師資不會有空閒,而且也可以讓更多的人受益!”

宇文也是認真的側頭聽我繼續說了安排……

幾個人正商議着,聽得外面喧鬧,白楓微皺眉頭,詢問了下,一個下人來報:“方纔負責保護秦小姐回去的護衛,正在外面急着要見宇文公子,說是秦小姐半路被人劫了去。”

宇文流瀲緩緩起身,氣勢上卻抖的一變,“護衛人呢?”,淡淡一句話仍然柔若清風卻讓人不寒而立……來報信的下人不覺一下子腿軟跪了下去,“在、在樓下跪着等罰呢……”

23.踏青11.革新47.中秋月夜(中)34.決定30.開張73.水逝花落41.緞雀樓行67.東南災患80.母女相見71.龍脈密地22.祈天21.可兒2.醒來8.回門9.治病64.賽場爭鋒36.寒月山莊22.祈天61.洪家兄弟10.姐妹33.朋友88.壽典9.治病73.水逝花落87.錯亂31.舊事8.回門90.結束76.姐妹歸屬21.可兒46.中秋月夜(上)75.辭別歸程55.潛引出水89.爭戰76.姐妹歸屬46.中秋月夜(上)37.後勤基地66.險中訴情67.東南災患32.水鬼52.山腹密地76.姐妹歸屬87.錯亂45.再遇蛇妖41.緞雀樓行32.水鬼47.中秋月夜(中)10.姐妹1.序13.出府35.序曲12.賜幸52.山腹密地13.出府19.報復10.姐妹39.七夕邂逅63.決戰前夕30.開張59.魔鬼訓練(下)7.盜藥84.暗夜波瀾40.39 下12.賜幸9.治病44.翡翠觀音89.爭戰85.石牢禁制63.決戰前夕8.回門66.險中訴情37.後勤基地12.賜幸64.賽場爭鋒39.七夕邂逅71.龍脈密地4.見衆60.英雄會始12.賜幸48.中秋月夜(下)26.重生22.祈天58.魔鬼特訓(上)7.盜藥74.卷末語75.辭別歸程71.龍脈密地17.元宵54.御座火鳥47.中秋月夜(中)8.回門1.序67.東南災患18.天緞12.賜幸41.緞雀樓行52.山腹密地5.伊豆7.盜藥
23.踏青11.革新47.中秋月夜(中)34.決定30.開張73.水逝花落41.緞雀樓行67.東南災患80.母女相見71.龍脈密地22.祈天21.可兒2.醒來8.回門9.治病64.賽場爭鋒36.寒月山莊22.祈天61.洪家兄弟10.姐妹33.朋友88.壽典9.治病73.水逝花落87.錯亂31.舊事8.回門90.結束76.姐妹歸屬21.可兒46.中秋月夜(上)75.辭別歸程55.潛引出水89.爭戰76.姐妹歸屬46.中秋月夜(上)37.後勤基地66.險中訴情67.東南災患32.水鬼52.山腹密地76.姐妹歸屬87.錯亂45.再遇蛇妖41.緞雀樓行32.水鬼47.中秋月夜(中)10.姐妹1.序13.出府35.序曲12.賜幸52.山腹密地13.出府19.報復10.姐妹39.七夕邂逅63.決戰前夕30.開張59.魔鬼訓練(下)7.盜藥84.暗夜波瀾40.39 下12.賜幸9.治病44.翡翠觀音89.爭戰85.石牢禁制63.決戰前夕8.回門66.險中訴情37.後勤基地12.賜幸64.賽場爭鋒39.七夕邂逅71.龍脈密地4.見衆60.英雄會始12.賜幸48.中秋月夜(下)26.重生22.祈天58.魔鬼特訓(上)7.盜藥74.卷末語75.辭別歸程71.龍脈密地17.元宵54.御座火鳥47.中秋月夜(中)8.回門1.序67.東南災患18.天緞12.賜幸41.緞雀樓行52.山腹密地5.伊豆7.盜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