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山腹密地

隧道長長,岔路衆多,要不是有人帶領,真的很難走出。

前面的人,普通的家丁裝,可是氣勢內斂,腳步穩妥輕盈,宇文家的下屬到底有多少厲害人物。

火把照亮的道路一直延伸,我不禁思量起來。

今天見面時,溫澤倒是好涵養的沒有提化龍石的事情,只是說因爲前幾天幾家的貨物都受到了威脅,宇文家決定提前查收貨物,可以轉賣寄存,也可以提前開始自由交易。

等到9月1日正式賣場拍賣叫價。

我也才知道,原來暗市的東家竟然是宇文家,這龐大的山腹宮殿就建在城郊的未央山中,入口是宇文家郊外的一所荒涼山中客棧,實際那不過是掩映山中洞府的入口。

擡頭看着前面那個走的悠然,身着玄色長衣頭戴垂紗斗笠的人,奇怪了,又不爲化龍石的事,那叫我同他一起來幹什麼?還以爲他要商議賠款事宜呢!

隆隆的機關轉動聲響起,我們終於到了路的盡頭。

領路的人打開了機關,石門緩緩升起,他恭敬彎腰道:“兩位公子,請。”

溫澤很熟悉的跨出了石門,我也跟緊了。只見他拿出了個金色的牌子,門口接應的錦衣家丁恭謹道:“客官是金牌貴賓,雅舍在三號石室,這位是您要帶來的朋友嗎?”

溫澤微微頷首,收回了牌子放回袖中。

我突然靈光一現,我好像見過白楓那裡也有一塊,說是宇文流瀲給他的貴賓牌,憑此到他們宇文家所有下屬店鋪,都會被作爲上賓接待,一切價格從優。只是不知道白楓是不是知道了這個地方呢。

我擡頭打量,雖然隔了面紗,依然覺得這裡佈置的華美豔麗,富麗堂皇,奢華至極!

很廣闊的石壁大廳,錦緞綢紗高設,華美的屏風,錯落擺放四周,攔了各路出口。

洞頂居然是碩大的十幾顆夜明珠,半嵌於側牆壁上的,是琉璃燈盞。

大廳的人不多,偶爾來往的由下人引導的客人果然都是如我們一樣的裝扮,不以真面目示人,溫澤說,這是個只有天下極爲富貴、有勢力之人來得了的地方,天下極等商品,這裡無有不全。

尤其是爲客人們提供的直接相互交易平臺,宇文家只要抽取交易額的半成費用,也是天價……誰叫他們宇文家能提供信譽和安全的保證呢。

來不及感嘆,跟着溫澤又隨下人去了我們的貴賓間,一路都是極品錦繡紅毯,落腳柔軟無聲。

石室佈置的乾淨舒適,各種用品俱全,飲食一應於桌上,任君挑選。

我們也都摘了斗笠,溫澤坐了,拿起桌上的摺子看了起來,我邊捏了塊點心扔到嘴裡,邊湊去看,是貨品清單和價目,當真是……種類繁多啊!價格就,不用提了,看來我還真是小本生意!

很快進來了個高級人員裝束的文雅書生,登記了溫澤要賣的貨品,又退下了。我也突然改了主意,這次只觀察,等隨後讓白楓來這負責交易好了。

畢竟我現在是花十三,不適合參與龍宮的事。

我無聊問道:“老兄,大老晚的,覺也沒讓睡,不會來這吃飯喝酒的吧?我又沒錢,看那麼多好東西不是乾眼饞?”

他微微一笑:“龍宮可是神秘傳奇的很,花兄身價想來也是不低吧。”

我搖着扇子笑道:“比起你們這北、南、西三方有錢的主,龍宮算什麼。再說我不過是有個義妹在裡面湊熱鬧打雜,我才被她央着偶爾幫個小忙什麼的,龍宮的事與我有什麼相干,誰肯給我花銀子!”

卻見他起身,捲起了垂着的竹簾,掛好了玉鉤,我探頭才發現,這是石室的圓形窗口,外面中間下方好大的空間,不同高低的石臺十幾階。也發現了外面石壁上還有很多同樣的窗子,都被竹窗或是紗簾遮了,估計還有很多這樣的石室。

溫澤拉了輕紗覆了窗口,笑道:“這裡是真正拍賣時的展示臺。今天雖無極品貨品正式出賣,卻也有些零散小玩意,聽說還有個異域美人,花兄難道不想見識一下?”

我橫了他一眼,懶散不雅的翹腿斜躺在舒服的軟塌上,男人都不是好東西,連他這個看似道貌岸然的也這樣色?!

突然聽得下面絃樂響起,十幾的美麗的少女輕盈的飛落到石臺上,手裡都託了紅色的托盤,裡面是各種貨品,主要是些玉石珠寶,精緻美麗,不過我對這類東西比較牴觸,花那麼多錢多不值,我們自己做的也不差。

一個油頭肥面的老頭從石洞出來,走到了相連的最高的臺階上,開始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花兄難道不選兩樣送紅粉知己嗎?若是有看中的,只管說,銀錢倒不是問題,我的貴賓牌中還存有不少數額,直接花銷即可。”我瞧瞧他,沉默,無事獻殷勤!

終於等到了那個異域美女,我仔細看了會兒,金髮碧眼,是英國的?恩,不對,這裡是古代,就不知道是哪個國家了。

“當真是罕見獨特的美人。”溫澤舉杯淡淡笑道,可是看他眼裡清澈的很,根本沒有半點着迷。

“不知花兄可有興趣?這樣的美人可是不多見呢。”

我恨恨放了杯子,就這麼想塞給我點什麼東西?

當下眨眨眼笑了下道:“我對女人不感興趣,呵呵,如果……溫兄肯委屈跟了我,倒是可以商量~”

真是想不到啊,居然可以見他愕然失態的表情,隨後乾笑道:“花兄玩笑呢,看來還是看不入眼?我倒想知道你的紅粉知己會是怎樣的佳人。”

“你也別繞了,有話直說,我不收賄賂的,除非……”我又舒展了身體,手盤在腦後,色色的瞄了他笑了起來。

顯然這次他再好的涵養也無法再清風般自若了,苦笑道:“花兄還真是直接。”隨後微微思索下便也老實交代了,哼哼,果然是有企圖!

原來是要請我幫個忙,詳細調查些他要的情況。

我想着好歹那化龍石也是他家祖傳的寶物,我到底偷了人家東西不對在先,便答應了。

反正查探消息,對我而言簡直是小菜一碟,尤其等到清虹休息好了後,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又有了什麼靈通呢!

他讓我查的是南方海邊出現的魔化精怪和邪教的事。

聽說,如今南方沿海,邪教猖行,百姓中很多枉死,邪教大力發展勢力,吸收教衆……而且似乎幾個城市都出現了疫病!

當然這些只是傳言,因爲當地的官員都沒有上報朝廷,溫澤也只是根據自己的情報組織提供的資料分析的局勢。

我不禁有些擔心,明明好好的皇朝盛世,爲什麼就不能太平下去,百姓如今大多安居樂業,那個邪教搗什麼亂呢?!

尤其是,一旦我探察清楚了那邊的情況……我會不管,袖手旁觀嗎?!雖然我是沒什麼民族大義,只求自己的日子滋潤幸福,可是好歹也不是目光短淺的人,若真是讓邪教成了氣候,天下又哪有樂土。

而魔,我也聽夭夭清虹說過。

萬物皆可入魔,其實那也是修行的一種途徑,只不過是通過掠奪、吞噬、同化外界自然或是生命的能量,來滿足自己的需求。是很殘忍的修行方式,很少有人或精怪選用。但是,無庸質疑,魔物的確是很危險,難對付的。

我正自思索衡量,都怪我方纔接口太快就那麼應了。看他開心的給了我早準備好的紙箋,上面是些詳細的消息資料,一副舒氣放心塌實了的樣子,怎麼總覺得他是早就算計着要把我徹底拉下水呢。

“我會慢慢仔細調查的,不過我也要請溫兄幫個忙。”嘿嘿,不好好利用他哪行?

“只要我能辦到,自然全力以赴!”溫澤悠閒的品茶笑道。

“這個,溫兄好歹也是全國有名的俠盜,這個得手的贓物自然是有銷售渠道的吧。”我笑着盯着他。

他一愣,隨後失笑道:“難道花兄是想讓我代爲銷售你的,恩,得手的貨物?”

“沒錯!”我期盼的望着他,好在等到的是個爽快的肯定回答!

哈哈,有事求我幫忙就是好說話!終於以後可以放心的大偷特偷了~~~

“若是沒什麼事,就先告辭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打算回府清點我手裡的贓物了。

溫澤笑道;“花兄不打算再看看有名的華燈暗街嗎?”

哎?

――――――――――――――――――――――――――――――――――

我真想捏死溫澤那個混蛋!原來還有這麼多有意思的地方,他卻把我領到無聊的石室看什麼拍賣美女!

已經逛了幾十個店鋪,我是還很興奮,激情不減,溫澤苦笑着跟在我身後付帳抱東西,既然你是自願的,哼哼,看我不榨乾了你的荷包!

已經去過了賣各種□□、異域首飾、藥材藥引、奇石、香料……等等新奇古怪的店鋪,如今走在寬闊的石洞隧道里,對很多的兩側開了路引出去的獨立石洞店鋪(——都是些特別的商品買賣,外面城裡見不到的東西)我也不再如開始般新鮮,每個都去,而是開始挑選着進。

突然眼前一亮,居然有個晃悠的牌匾在前面的洞穴前掛着——精魄店!

看來除了我們,去捉精魄的也還是有人在啊!

“這是宇文家的店鋪,也只有他們才提供得出如此之多的精魄。”溫澤在身後解釋。

“他們家很會捕精魄嗎?”

“宇文家的幾處山地,林木繁茂,裡面居住了很多的靈獸,他們派出了很多的高手,建了山中馴養場,逐一的將各類低等靈獸馴服,有死傷時,精魄自然也就由他們取得了。”

我不禁小得意,這麼麻煩,看我們,每次出手都是大有收穫。

石室中四面都是禪木櫃子,架子上錦緞繡墊上是一塊塊美玉,各色不一。

我滿意的看了一圈,差點沒有得意的大笑出來,我們妖怪精魄狩獵小組的成果可要比這的好太多了!——夭夭尋找目標,清虹下手圍困,伊豆放風補漏,小魏星源基本上只要負責往玉中裝就好了……

突然在角落裡,我發現了很可愛的一隻小銀狼,被關在了鐵籠裡,渾身髒兮兮的,毛髮糾結,身上滿是傷痕血跡,我不由怒道:“爲什麼要虐待小狼?!”

“呵呵,這位客官,本來小店只是出售精魄玉石的,前天有個受了重傷的客人來,說是他和好幾個朋友一同圍攻才解決了一隻高級靈獸——銀狼,還活捉了這個小的,只是它暴躁的很,被他們傷成了這樣也不肯屈服,而且他那幾個朋友都受了極重的傷,急需要靈藥治療,他才忍痛低價賣了給我們,說是有錢人沒準會買它回去當靈寵。

我也是一時貪圖便宜,卻沒想到這小狼真是氣人的很,不吃東西,也不準治療,誰也接近不了,更別提賣主了,連困在它項圈上銅牌裡的成狼精魄,我們也取不出來,再拖久了恐怕都消散了!

如今那隻小的也就要不行了,看來只能等它死後捉了精魄和大的一起賣了。”掌櫃的苦着臉抱怨。

我心疼的看着小狼道:“我買了!多少錢?”

“哦,真的嗎?!”掌櫃的聽了,馬上來了精神,興奮的賠笑道:“客官您看,成狼的精魄可是高級貨,恐怕要和這小狼要一起買的,這價錢可低不得……哎呀,是,是貴客啊!您放心,我們的價錢絕對公道。”溫澤自覺的過去晃盪了下金牌交錢。

我則小心翼翼接近了小狼,它本來滿眼都是戒備,低聲嗚嗚的叫着,我蹲下溫聲安慰道:“別怕,我是救你出去的,沒有惡意。”彈了顆紫妍丹到他的肉鼻子上,又滾了下來,小狼識得靈氣,嗅了下,又歪頭看看我——雖然帶了斗笠,看不出什麼,終於還是伸了舌頭舔了下,最後湊過去咬到了嘴裡。

看它吃下了,我也放心的讓夭夭迷霧放出,先讓它安靜睡一覺再說。

老闆嘖嘖稱奇的打開了籠子,還好心道:“這小狼怕是已經不行了,客官您看本店一向信譽良好,這既然按活狼賣的……”我不耐煩的自動省略他的話,抱了小狼出來,很瘦小,纔出生沒多久吧,只比豆豆大了一點點。

“花兄當真好手段,似乎對靈獸很有辦法呢。”溫澤看着我懷裡的小狼道:“還真不知道花兄竟然是如此細心善良溫柔的人。”

我知道,好歹我現在也是一個大男人形象,卻表現的整個一寵物保姆似的,只能微微收斂渾身散發出的憐惜溫柔,淡笑道:“不過是一顆迷藥把它迷倒罷了,這小狼若是治得,只要訓練好了,轉手一賣就賺翻了,嘿嘿,那成狼精魄可也是難得之物,這次真是讓溫兄破費了,哎,都怪我缺錢啊!~”

他輕聲笑了下,不再說話。

“你缺錢?……你缺錢不會找你老公我來要?!跟這個傢伙混一起做什麼?!”我一驚擡頭,石室門口,已經站了一人,斜斜靠着石壁,也是黑色錦緞長衫,修長的身形,散發着慵懶的韻味,頭上戴得傾斜了的斗笠,遮了面容,黑紗斜着垂下,剛好觸到他橫抱在胸前、輕點指頭的手上。

聽那聲音就知道,今天爾雅是本尊出場沒帶面具。

就是,少了往日的嬉笑,倒有點冷冷問罪的味道。

……我哼了一聲,懶的理他。他真當自己是我什麼人了……尤其,我好歹現在是男人……

溫澤顯然身子僵了下,微微側頭,斗笠輕轉黑紗拂動,估計是打量了我一番,正震撼猜疑我真是個GAY吧……不過爾雅下一句更是讓他警戒了起來。

“無影公子,真是好巧啊!”一句話半死不活的牙縫裡擠了出來,很有挑釁的意味。

呵呵,好啊,那晚沒打成,今晚接着來!我倒要瞧瞧誰更厲害!

氣氛瞬間凝重了起來,溫澤冷聲問道:“閣下是?”

還沒說完,已經有□□破空射來,他忙側身閃過,錚錚的鐵箭頭射到石壁上,火花四濺!

我剛要罵爾雅怎麼就這麼喜歡偷襲,卻驚訝發現他也是稍顯狼狽的閃身躲了,沒好氣的嚷道:“不過拿裡你們幾顆丹藥,要不要這麼小氣追這麼遠?!”

門外很多的人,都拿着箭弩對準了爾雅,一個一身勁裝的人走了進來,幾乎是咬牙切齒道:“朋友好膽量!強搶了我們藥房的數種珍貴丹藥,燒了藥房,沿路用藥迷暈了幾十個衛士,打暈了十七個客人……居然還如此悠閒的在此地,想來是真將華燈暗街當作您遊戲之場所了?!”

我看着無所謂對峙着的爾雅,不禁失笑暗贊,牛啊~!比我還狠,我和溫澤也不過是雅偷,他這……根本是惡搶啊!

嘿嘿,今天這可真是翁中捉鱉,我倒要看看他能落個什麼下場!

60.英雄會始73.水逝花落6.神偷47.中秋月夜(中)30.開張15.改變32.水鬼61.洪家兄弟46.中秋月夜(上)42.養顏秘方57.未央學堂24.劍魂22.祈天70.公子到來33.朋友31.舊事87.錯亂90.結束27.善鋼70.公子到來41.緞雀樓行31.舊事52.山腹密地43.龍宮開業47.中秋月夜(中)13.出府47.中秋月夜(中)5.伊豆40.39 下80.母女相見26.重生82.風起雲涌1.序11.革新33.朋友27.善鋼14.星源6.神偷43.龍宮開業69.靈魔相鬥77.【番外】星源篇3.平安47.中秋月夜(中)30.開張33.朋友69.靈魔相鬥70.公子到來32.水鬼36.寒月山莊7.盜藥61.洪家兄弟78.皇城舊事84.暗夜波瀾5.伊豆64.賽場爭鋒14.星源78.皇城舊事77.【番外】星源篇60.英雄會始69.靈魔相鬥6.神偷71.龍脈密地56.機緣巧合44.翡翠觀音5.伊豆84.暗夜波瀾11.革新74.卷末語33.朋友1.序38.鬼屋幽魂35.序曲10.姐妹46.中秋月夜(上)8.回門77.【番外】星源篇67.東南災患74.卷末語58.魔鬼特訓(上)11.革新77.【番外】星源篇75.辭別歸程42.養顏秘方67.東南災患55.潛引出水54.御座火鳥38.鬼屋幽魂60.英雄會始9.治病70.公子到來21.可兒3.平安1.序24.劍魂33.朋友38.鬼屋幽魂56.機緣巧合31.舊事
60.英雄會始73.水逝花落6.神偷47.中秋月夜(中)30.開張15.改變32.水鬼61.洪家兄弟46.中秋月夜(上)42.養顏秘方57.未央學堂24.劍魂22.祈天70.公子到來33.朋友31.舊事87.錯亂90.結束27.善鋼70.公子到來41.緞雀樓行31.舊事52.山腹密地43.龍宮開業47.中秋月夜(中)13.出府47.中秋月夜(中)5.伊豆40.39 下80.母女相見26.重生82.風起雲涌1.序11.革新33.朋友27.善鋼14.星源6.神偷43.龍宮開業69.靈魔相鬥77.【番外】星源篇3.平安47.中秋月夜(中)30.開張33.朋友69.靈魔相鬥70.公子到來32.水鬼36.寒月山莊7.盜藥61.洪家兄弟78.皇城舊事84.暗夜波瀾5.伊豆64.賽場爭鋒14.星源78.皇城舊事77.【番外】星源篇60.英雄會始69.靈魔相鬥6.神偷71.龍脈密地56.機緣巧合44.翡翠觀音5.伊豆84.暗夜波瀾11.革新74.卷末語33.朋友1.序38.鬼屋幽魂35.序曲10.姐妹46.中秋月夜(上)8.回門77.【番外】星源篇67.東南災患74.卷末語58.魔鬼特訓(上)11.革新77.【番外】星源篇75.辭別歸程42.養顏秘方67.東南災患55.潛引出水54.御座火鳥38.鬼屋幽魂60.英雄會始9.治病70.公子到來21.可兒3.平安1.序24.劍魂33.朋友38.鬼屋幽魂56.機緣巧合31.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