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中秋月夜(下)

剩下近前的幾隻船,自然都是有些身份背景的了。

我瞧到了汲昌堡的帆旗,樓亭正中坐的褐色錦衣人,是爾雅?身形一樣,恩,借了燈看去樣子也和他帶面具時一樣,可是,很不對,微微低了頭,臉上很死板……突然心下明瞭,定然是讓別人帶了面具來拌了少主。

我們左側的一個樓亭有趣的很,裡面只放了個軟塌,而未有桌椅,幾個下人侍女服侍着一個二十幾歲面色蒼白,臥在塌上的年輕男子,看他淡藍的衣衫,在月下慘淡的臉色……怎麼感覺活不長呢?

尤其是面無表情,像是……殭屍……

宇文流瀲順着我的目光看去,道:“那是西原天嵌莊的少主,自幼多病,體弱異常,可是他又無兄弟,所以,家業還是要由他來接管,凡是應酬也是他來擺個場面,真正負責的人,是他身後那個管家——裴冷。”

我跟着看向他身後,一個黑衣壯漢,三四十歲,也是冷酷的表情,恭謹的在他的身後站着,目不斜視,彷彿這裡的熱鬧都與他無關。

我好笑的看了眼輕鬆愜意來跟我說話的宇文流瀲,“你倒是真不緊張。”

星源還在搭弓試箭,體會收放自如的感覺。

白楓收了負責的人送來的回收了的箭,正握了在手裡低頭沉思。

宇文流瀲輕笑道:“我要是贏了,只怕平安姑娘要治我的罪吧。”

我抱胸哼哼笑道:“這個嘛,好說,要是你肯把火鳥上繳,倒是也可以商量。”

他眼中流光一閃笑道:“好。”

就轉身等待去了……真是孔雀,好像你定會贏似的。

終於到了最後一次比試定前三甲了……沒什麼好說的,規則?就倆字——變態!

竟然是八個人同時從不同的八個方位——向空出的湖水上空扔蓮燈。

我說怎麼其他的船都開遠了,很容易誤傷的啊!呵呵好在大部分箭從我們船上發,沒見我們船上除了個滿臉寫着不爽的小魏,姐妹們都在亭子裡舒服愜意的看熱鬧吃東西中。

ARE YOU READY?――GO!……當然這裡說的是“放燈!”

八盞蓮燈很不厚道的同時升空,宇文流瀲直接三箭同射?!!!最要命的是居然全部都中了……要不要啊!這麼誇張?!

白楓先後極快的三箭,也是……沒有失敗的。

星源差了點火候,可是也把自己的兩個小蓮燈射得很是標準漂亮,“噗噗”兩聲,先後滅了,落入水面。

“靠!有沒有搞錯?!你們……老子不射了!”對面的船上那個射手顯然受不了我們這邊兩個變態搶了他的生意,呵呵,不射更好!

宇文流瀲居然還有閒心回頭一副陰謀得逞的笑容——陰險啊,原來他早就打這個主意了。

第二次八個燈放出,宇文流瀲老樣子射中,奇怪的是白楓居然會漏了一箭。

星源管好了自己的兩個,一個沒跑。

第三次的時候,宇文流瀲終於也是老實的兩箭射了出去。白楓笑了下,放了弓箭,向樓亭走了回來。

我奇怪的看着他,“怎麼不爭了?”他淡笑搖頭:“方纔是我太心急了,太貪心,既然已經射錯了一箭,自然已經輸給了他們兩個了。再堅持下去也是一樣的結果。”說罷便搶了小魏的酒自顧喝了起來。

小魏瞭解的拍拍他的肩笑道:“沒關係,比我好多了,我能射中一箭就很滿足了,哎~~”

宇文流瀲和星源兩個還在持續比着,一共是五輪。

他們都是全部射中,只不過,宇文流瀲頭兩輪都是中了三箭,自然是他爲冠。

我不忿的想,他這分明是……雖然也不算犯規,可就是欺負人啊!正常的比賽,能中十箭就算不錯了,他這是踩着對面那個兄弟的腦袋上去的啊!……雖然小白也是這個打算來着。

幾個人都沒有用精魄箭,算是都憑本事吧……除了那弓還是有點優勢。

我期待的咬了袖子看着亭子頂的小火鳥,那個該死的樂器店老闆和曾娘子調侃了很久,說什麼此次大開眼界,箭藝絕俗……等等等,終於宣佈頒獎了!!!

他們倒是不設懸念的,直接從第一開始。

除了原來的火鳥自然是我們的美容品和精魄衣服。我眼巴巴看着宇文流瀲瀟灑的接了獎品,點了幾下下掛蓮燈的繩索回到船上,那隻鳥如今就在他的肩上窩着。

岸上已經尖叫了起來“天啊!是緞雀樓的孔雀公子!”

“呀!他會送給誰啊!好幸福啊~”

“還用說,不都說是他和秦雨時在一起嗎?”

……

他是毫不在意周遭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嫉妒憤恨眼神,自在的落在了船上,笑着看了我一眼道:“這個火鳥鶯鸝,你若不嫌棄就收下吧……也算是我們合作的信物。”

美麗的月色,漂亮的不像話的一隻妖孽,如此溫柔的笑容和聲音,在我身邊停了,俯身看着我——管他說什麼呢,先陶醉一把,尤其圍觀的女人們的難以相信的尖叫,更是小小滿足了偶滴虛榮心啊……雖然一再提醒自己小心提防……

可看他說得那麼誠懇,我哪能不要啊!

那多對不起他啊!

火性的,尤其是這麼漂亮的靈獸多難找啊~

當下開心的伸手,鶯鸝清脆的鳴叫了一聲,很自覺的就撲扇着翅膀,飛到了我肩上,拿腦袋蹭着我的臉,我大喜笑道:“你看你看,可不是我要的,它自己要跟着我哪~爲了不讓你吃虧,以後我們的貨都給你打七折好了!!!”

他似乎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下,到了雨時身邊給了她衣服和化裝盒,寵溺的笑道:“這不就有了。”

雨時欣喜的笑道:“謝謝流瀲哥哥!”小孩子就是好哄,呵呵~那些東西姐姐我要多少有多少,這靈獸多難得啊!

鶯鸝看起來當真很像美麗的孔雀,只是身形更小些,通體火紅,小眼睛亮亮的。

拱着腦袋在我身上嗅啊嗅的,我笑道:“你會放火嗎?”

它小腦袋一揚,眼神很BS,一副你真素菜鳥的樣子,>_<偶居然被只鳥,哦,是又被鳥給鄙視了。。。

只見它吧嗒吧嗒尖尖小嘴,吸氣,吐氣……帶着一溜火星……好啊,全自動打火機……就素,太小了點吧,嘿嘿回家要好好訓練一下。

星源的獎品比起這隻美麗的小鳥就要遜色好多,是隻暗色不起眼的小蝴蝶?!這也是靈獸?!我看這在他手裡撲棱的小蝴蝶,邪惡的笑了下,看向小蝶,是不是給她養很合適的樣子?

似乎感受到我的目光,她看了我一眼,又蔑視的看了眼小蝴蝶,一副視之爲空氣的神情。我嘆,星源已經很鬱悶中,你還來打擊。當下笑着拍拍他的肩道:“好同志,組織是信任你的!都怪那個宇文**太過BT,才害得我們失了第一,不過你看,他的火鳥還不是被我給拐來了?!這樣剛好,你又多贏了……個小蝴蝶,補充我們的靈獸資源。”

星源擡了頭,終於臉上又換了笑容……看看還是星源乖,怎麼說怎麼信~~~尤其爲了避免被他人聽到而用的某些暗語,星源也是理解得很順暢。

很意外的是,那隻蝴蝶居然也圍着我直飛……轉了幾圈終於停在了我的另一個肩膀上!

黑線啊黑線,難道偶是養妖精靈獸專業戶嗎?!!!!不過是身上多了點靈氣,也不至於都這麼投懷送抱吧!

Wωω ⊕тTk an ⊕C O

當下彈了下小蝴蝶,道“你自己要跟着我,可別後悔!我這裡窮山惡水的,還要幹苦工……”看着賴着我不走的小蝴蝶,我無奈,聳聳肩看着星源“看,又一個要跟偶私奔的。”

他眨了下眼繼續笑笑站着,我看了眼他一身黑衣,長身玉立,聽着岸邊衆女叫罵聲……估計今晚想拿火炮摔死我的人——不在少數。

輕咳一聲嘀咕道:“形象啊!形象,多少小妹妹看着哪,別老傻笑,記得招牌冰塊表情~那樣才更有吸引力,神秘嘛!”

他居然不聽我的話!雖然是不笑了,卻是很溫和的表情側頭站在我身邊……

不管他鳥,白楓也回來了,領了個?——白色的毛茸茸的小兔子?!嫦娥養的那隻?!回家燉湯吧~~~

雨時笑道:“哇,是雪兔哦!聽說它一年換三次毛,那可是珍寶啊,好多的冬衣只因爲有了雪兔毛做飾,都是千金難求呢!”

抱着雪兔的香巧,笑着看了眼雨時,似乎見她喜歡想要送她,可又不捨——畢竟是白楓送她的,矛盾的表情。

當下我也笑着摻和道:“雨時你可記準了哦,我們龍宮的衣服可都是香巧做的,以後啊,一定要記得要她用雪兔毛給你做件漂亮的冬衣~”

雨時睜大眼睛滿臉驚喜,笑道:“真的嘛?姐姐好厲害!”宇文流瀲也是驚訝的神色閃過,我吐吐舌頭,不小心說溜嘴了,好在衣服沒什麼大礙。

wωω ⊙ttκΛ n ⊙¢O

芳兒小蝶今天都是一反常態的很安靜沉默,我籲口氣,旁邊的船都向岸邊劃了,岸上的人羣也漸漸散了,總算都結束了,回去就好了。

誰知突然聽得一聲爽朗的大笑:“哈哈,好你個宇文,本想到你的船上讓你好生招待,誰知你竟然也在別人船上玩呢!”

回頭看去,卻是一葉小舟,上面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很魁梧壯碩的樣子,四方臉……長得好豪邁啊。腰別大刀,很立落的提氣飛身就上了船,我們只感到船頭微微一沉,隨後便穩穩的,輕功倒不錯。

宇文流瀲也十分激動,急趕幾步過去熊抱一個笑道:“師兄!”

那個男的哈哈一笑,拍了他幾下,叫了聲“好啊!今天看那箭就知道是你,從前在師門的時候,射箭從來就沒人贏得過你!”然後轉眼看了我肩上的火鳥和……我,嘿嘿笑道:“弟妹好漂亮啊!”

……

抽搐中,我真是一貪火鳥成千古恨哪……

狠狠白了他一眼,他顯然一愣,宇文流瀲那廝居然也不解釋,只顧着見面開心,拉了他的手就進亭子坐下笑道:“剛好我今日也開了桂花釀,師兄快來嚐嚐!”

那個男的一聽有酒,立馬兩眼發光大笑:“我就這點愛好,總被你捏來整治我,不過我還是要喝的!”

我搶先一步去拎了酒罈,吩咐小珠上酒碗,順手衣袖裡一顆藥滑到酒中,笑着看向兩個剛坐下的人道:“今天好歹是在我們船上做客,可別怪我們招呼不周~”

“哈哈,我說師弟怎麼跑到這來了,從前他可是守着那隻孔雀船緊着哪,連漂亮姑娘都不許我帶上去,也就雨時小丫頭能陪我們解悶,嘿嘿,今天這可真熱鬧啊。”

我不理那個死男人的曖昧表情,隨手又一顆藥滑了進去,別怪我啊,自找的。

碗到了,我丟了酒罈給小珠,“給大家倒酒。”

白楓隱隱一笑:“小璧,熱得很,來份刨冰。”又誠懇的轉向宇文流瀲道:“我們不勝酒力,你們也不要在意我們,盡興喝好了。”

星源乾脆簡潔的酒杯挪開,道:“西瓜汁。”

我偎在姐妹堆了微笑着觀察……

也就兩顆瀉藥,應該問題不大,反正他們功力深厚……雖然那藥一顆就能讓普通人趴三天。

我正琢磨着這麼耗下去,什麼時候才能回府休息,終於,我們府裡來了個喜人的好消息。

——我們遭賊了!

是半路覺得無聊的夭夭先回去玩,剛好看到某隻囂張的盜賊,還背了個白色的大翅膀,飛走了,他便打發了剛好還在場房收拾物品的蘇紫來報信。

我聽着上氣不接下氣的蘇紫講完了經過,笑道:“知道了,你好生休息會,我們先回去看看。”回頭向宇文流瀲道別:“如此就先別過了,宇文公子,蕭大俠。”

他那個師兄叫什麼蕭鋒勻的大叫道:“那怎麼行,我們也要去幫忙!”說着還猛的垂桌站了起來。

我如願以償的聽他的肚子咕嚕的叫了聲,宇文似乎也變了臉色,只做不知笑道:“恐怕是內賊呢,我們自己處理就好,告辭!”

便招呼了白楓星源施展了輕功先走,留下小魏陪姐妹們收船。

呵呵呵,居然偷到我頭上了,好啊~~~看看是誰去!!!

3.平安23.踏青67.東南災患89.爭戰87.錯亂85.石牢禁制57.未央學堂86.死劫27.善鋼57.未央學堂52.山腹密地61.洪家兄弟45.再遇蛇妖79.【公告】23.踏青77.【番外】星源篇30.開張55.潛引出水57.未央學堂28.合作28.合作56.機緣巧合59.魔鬼訓練(下)45.再遇蛇妖36.寒月山莊64.賽場爭鋒44.翡翠觀音71.龍脈密地61.洪家兄弟15.改變30.開張76.姐妹歸屬66.險中訴情21.可兒13.出府43.龍宮開業75.辭別歸程47.中秋月夜(中)17.元宵55.潛引出水61.洪家兄弟35.序曲28.合作23.踏青64.賽場爭鋒18.天緞70.公子到來40.39 下42.養顏秘方11.革新11.革新48.中秋月夜(下)13.出府47.中秋月夜(中)12.賜幸45.再遇蛇妖2.醒來85.石牢禁制77.【番外】星源篇1.序45.再遇蛇妖34.決定67.東南災患85.石牢禁制9.治病75.辭別歸程9.治病10.姐妹79.【公告】21.可兒52.山腹密地36.寒月山莊43.龍宮開業86.死劫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11.革新74.卷末語30.開張72.神隱現世6.神偷28.合作84.暗夜波瀾36.寒月山莊61.洪家兄弟9.治病79.【公告】32.水鬼13.出府66.險中訴情27.善鋼76.姐妹歸屬31.舊事9.治病58.魔鬼特訓(上)70.公子到來37.後勤基地17.元宵47.中秋月夜(中)72.神隱現世
3.平安23.踏青67.東南災患89.爭戰87.錯亂85.石牢禁制57.未央學堂86.死劫27.善鋼57.未央學堂52.山腹密地61.洪家兄弟45.再遇蛇妖79.【公告】23.踏青77.【番外】星源篇30.開張55.潛引出水57.未央學堂28.合作28.合作56.機緣巧合59.魔鬼訓練(下)45.再遇蛇妖36.寒月山莊64.賽場爭鋒44.翡翠觀音71.龍脈密地61.洪家兄弟15.改變30.開張76.姐妹歸屬66.險中訴情21.可兒13.出府43.龍宮開業75.辭別歸程47.中秋月夜(中)17.元宵55.潛引出水61.洪家兄弟35.序曲28.合作23.踏青64.賽場爭鋒18.天緞70.公子到來40.39 下42.養顏秘方11.革新11.革新48.中秋月夜(下)13.出府47.中秋月夜(中)12.賜幸45.再遇蛇妖2.醒來85.石牢禁制77.【番外】星源篇1.序45.再遇蛇妖34.決定67.東南災患85.石牢禁制9.治病75.辭別歸程9.治病10.姐妹79.【公告】21.可兒52.山腹密地36.寒月山莊43.龍宮開業86.死劫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11.革新74.卷末語30.開張72.神隱現世6.神偷28.合作84.暗夜波瀾36.寒月山莊61.洪家兄弟9.治病79.【公告】32.水鬼13.出府66.險中訴情27.善鋼76.姐妹歸屬31.舊事9.治病58.魔鬼特訓(上)70.公子到來37.後勤基地17.元宵47.中秋月夜(中)72.神隱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