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舊事

後院二層,單開了套房是善鋼母子居住的。我隨着喜由姐邊走邊看着,果然屋中佈置得極爲舒適,便笑道:“到底是姐姐安置的,真有家的感覺啊!”喜由笑着回頭說:“哪有你小丫頭那份心思玲瓏,不過是住着舒服就好,而且這劉媽媽曾經也是待我們極好,如今能來照顧她,我欣喜還來不及呢。”說着停了下來,打了內屋的氈簾笑道:“快進吧,劉媽媽等久了。”

內屋很整潔,日落剛剛上了燈,燭火溫馨的。窗邊的牀踏上,劉媽媽正半靠着,閉目歇養,看起來果真氣色好多了。旁邊的小几上有碗藥,些微熱氣冉冉而上。喜由湊了過去,端了藥摸摸笑道:“劉媽媽,平安丫頭,我可給您帶來了,不過您這藥也涼好了,還是先喝了藥再聊吧。”老媽媽睜了眼,有些急切的看了我一眼,滿是慈愛,我也乖巧的笑道:“劉媽媽好!”便偎到了喜由身邊坐下。

直到喝進了藥,老媽媽也擡頭笑了:“好多年了!到現在還記得管家抱你進府時的模樣,那麼小的嬰兒,粉雕玉琢的,當真可愛。只可惜我身子不好,才照顧了你四年,便只能託給了喜由了,那時,她可也才十幾歲的小姑娘,可就是穩得很,小大人似的……”蒼老的聲音,說起話來,很溫和,卻因虛弱而有些斷續和緩慢。我們都沒有搭話,聽着她似乎回味似的講着。不過——不是說我是四歲入府的嗎?喜由也是聽得一怔,隨又不在意,也許以爲老媽媽是記錯了。可是四歲,總不會記成嬰兒吧。

“呵呵,平安這些年身子可好了?你自小體弱,若不是那時管家常來送藥,親自給療治,還真是不好堅持下來。”老媽媽欣喜的看着我。我小心的笑着問道:“早已不礙事了。劉媽媽您還記得我小時侯的事嗎?管家伯伯有沒有說是怎麼撿到我的?”“撿到?……我記得那年夏天,還是個下大雨的晚上,也是管家老爺剛入府的那天,他抱了你這個小女嬰和他家星源那小娃娃,也就四五歲吧,老爺只說我辦事向來妥帖,又有經驗,便讓我照顧你們兩個,他們就急着出去尋藥去了,那時你還發着高燒,一直哭鬧不停……”

突然她又拍了下頭笑道:“我想起來了,老爺讓我把你交給喜由的時候,是說過要隱瞞來着,本來他曾說過你是他的故人之後,可是已經家毀人亡了……不如就隱了你的身世,說是外面撿回的,也好讓你再不要追問了,免得傷心,你看我這記性,竟都給說了。”說着又嘆了口氣。

我聽得也是一頭霧水,故人之後,有他這樣讓故人之後去人家當丫頭的嗎?要我,這麼報復仇家女兒還差不多。突然打了個冷戰,別是真是仇家吧,那我和鐵牛要不要來場父債子償的戲碼?算了,反正什麼過去的,都與我無關了,他不想讓我知道,我還樂得清閒呢!

晚上跟她辭別了,我順帶去了趟白府藥鋪牽了兩瓶化屍水,說實話上次要不是伊豆亂翻東西,我還真不知到他們這還有個暗格,放了不少好藥,想了想,反正來了,乾脆多拿點好了!又是一小包裹,不過,怎麼上次給我們下的花毒還在?三夫人走時有說要小心白府,可是他們這麼久也沒動靜,白楓又久不回家,更是什麼也不知道——我們寒星門是寄宿制學校啊。不管了,統統帶走,以後可能不太平了,總得有些拿得出手的藥招呼各路英雄不是!嘿嘿,我是怕麻煩,可是真個麻煩找上門來了,我倒是也樂意對付。小白原諒我吧,又要讓你家破產一回了……不過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只挑□□麻藥之類的,補藥我比你們家還富裕……

晚上回了西園,跟大家說笑一會,換了衣服就匆匆出了門,帶着我滴親密戰友小伊豆同志,一人一獸興致高昂的就撲向了藥園,可不能去晚了,黃花菜涼了可就不好吃啦!鐵牛還在練劍,真是好標兵。見我們兩個連飛帶蹦的到了,他是早習慣了毫不意外,繼續練完了一遍,才停下問笑笑的問我:“今晚是什麼特訓?”我坐在樹上看着他古怪的一笑:“非常重要的一課!磨練你的精神意志體力……總之,關鍵成敗是否英雄全看最近這幾晚!”鐵牛聽得不明所以,茫然的看着我。我一面抱了小伊豆□□着,一面笑道:“這幾天把金屬塊都卸了吧,有活人可以練習對打了。”他雖然是馬上就動手取出了綁腿中的墜重塊,可儼然還是不解的問:“你約了人?”

是你的寶劍約了人。我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怎麼就不懂什麼是懷璧其罪呢!神劍對江湖人來說可是比性命還重要的!鐵牛見我不答,自然是很有覺悟的自己又練習起來,恩?學了新掌法了?!呵呵,看來是老爺今兒高興,下午回來新教的吧。就在我無聊的差點決定數數伊豆身上有多少根毛時,偶們可愛的對手終於摸到了!真是——慢啊,枉我還故意放風出去……沈小公子在看藥園……

單是聽聲響,就知道身手一般,二三流的江湖人士,沒什麼組織,也是最沉不住氣最早趕了來。鐵牛也發現來了人,停了手立在樹下,一切都靜了下來,浮雲掠過朗月,地上的樹影搖曳着明暗的變化,橙色的燈籠微轉於風中,依舊寧靜安詳的灑着暖融融的光。我細細感受着不遠處停下的來人,有五個人,應該是藏在樹後,或是匐在草地裡等待時機吧。伊豆也終於從我懷裡蹭了起來,精神的望着下面,豎起小耳朵警覺的等待着。

……他們真有耐心,可是兄弟們,你們不急,我急啊!我們這忙着呢,不能只招待你們一波客人啊!看來得考慮收個佔時費了,好讓你們都知道節省時間速戰速決。鐵牛也很沉得住氣的等着,我拍拍小伊豆:“看起你的了~”它蹭了蹭我的手,神氣的就像是要上戰場的戰士,抖了下身上的毛,就迅速的融入了夜中。

……不久,東面一聲慘叫,然後是西面,然後……然後人就都蹦出來了。看着捂着屁股目光噴火的看着鐵牛的兩個倒黴蛋,我也聳肩無奈,我只要伊豆咬一口,它倒是不嫌髒,挑了那裡啊!“沈公子,既然已經都打了照面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只要你把劍乖乖交出來,我們也不爲難你了。”那邊那個好象是首領的說道。明人?沒看出來,估計本來打算用偷的吧,沒想到鐵牛這麼晚了還不睡吧。鐵牛依舊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們,隨手拎了鷹靈寶劍,沉默以待,好樣的,偶滴思想灌輸果然有效果……其實就是覺得他不傻笑裝酷滿帥的,所以教育他以後對待敵人,不會冷臉也給我面無表情!這樣也有助於他氣勢上佔上風,不見很多劍客都愛裝冰塊嗎?

“得罪了!”另一個沉不住氣的說了一聲便衝上了前來,其他幾人也跟着動了手。我看着鐵牛還應付得綽綽有餘,便翻起了包裹中的藥,“恩,七日斷腸,五步散,幻神粉,□□……麻癢粉,哦,這個不錯,這幾個人,就用這個好了。”看他們也打的差不多了,顯然這幾個人不敵鐵牛,尤其是伊豆也攙和進去後,紅色的劍氣又顯了出來,幾人根本已經招架不住,終於決定落荒而逃,我這邊自然是派出了等待已久的夭夭出手,他如今對整人的□□比我鍾情,今兒對付完那個衛子常回來,就跟我好一通吹噓……連我都有點可憐那個男人了,被化了武功不說,夭夭還搶了他所有的銀子,又將被打暈的人扔到了聽說是奇榮城護院最厲害的妓院……估計明兒他會被好好招待的。被打是小事,面子重要啊,人家好歹也一江湖名人,真是身體加精神上的雙重摧殘,夭夭果然盡職盡責,超額完成任務啊~……

麻癢粉是粘者就中招,非癢上個十天半個月不可,鐵牛沒有阻止他們走,不過隨後夭夭就跟了上去……相信他不會失手的。這一晚一共又來了兩波客人,都是些小角色,我也又試了“霹靂”——中者抽筋跳舞……還有“醉風”聞着渾身酥軟無力,不知道他們該怎麼爬回去。

鐵牛顯然也明白了,並沒說什麼也不再問了,專心應付,一直到了快天亮我回去補覺他還在樹下坐着運功調息呢。好在玄玉訣運功後身體舒爽,幾日不睡覺倒是沒什麼大問題。至於我爲啥不用它來頂睡覺?……我愛睡唄。

就這樣,我們苦苦守了兩天後終於來了貴客了,這天來的是三個一流的高手,呵,還真擡舉鐵牛,他憑自己的實力能對付一個就不錯了。三個人都是標準的刺客夜行裝,職業的!二話不說就開打。我也集中注意力看着,伊豆已經去幫忙了,刀光劍影的滿天,卻沒有兵刃相交的聲音,因爲鐵牛已經發出了劍氣,相交的下場絕對是他們的兵器盡毀,所以三人極爲配合的都是快攻,只是挑鐵牛的罩門來刺,以攻爲守,有時就算一人有了破綻,鐵牛也無法出手相攻,因爲旁邊兩人總會聯手牽制。

我知道再拖下去肯定是鐵牛吃虧,正要叫他催發鷹靈劍魂……雖然那樣的結果比較血腥。卻發現寒光一閃,鐵牛悶悶的哼了一聲,撤身退了出來,暗器?!我急忙瞧仔細了,是左臂。三人緊跟着又圍了過來,一人有些噁心的笑道“嘿嘿這小娃還挺能堅持的,不過,暗器上可是有我們的獨門秘藥‘方合‘,中者兩個時辰不得解藥,氣血逆行,筋脈俱斷而亡,只要你乖乖交了寶劍,我們就把解藥給你,怎麼樣。”鐵牛已經靠在了樹下,還是不答。伊豆也落在了他的肩上,“汪汪”的衝幾人叫着。眼見幾人又要出手,我再也忍不住了,TMD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三個欺負鐵牛一人也就罷了,居然在我面前用毒,讓我面子往哪擱?!

當下飛紗出手,直接用飛刀朝他們兵器劃去,無聲的,輕靈的,觸者俱斷。三人蒙了臉卻還露着眼睛,看向正從樹上飄下的我都是驚厄和震撼。我這飛刀也是器化過的了,用起來比起寶劍其實並不差多少。“閣下難道是想出來攪局搶我們的成果?”另一個聲音陰狠的人也開了口。我丟給鐵牛一顆解毒的和寧,叫他快運功逼毒,便好心情的看了面前驚訝的三個人一眼笑道:“你們的成果?真當你們有本事搶到鷹靈?”我擡手拿了劍,鷹靈不滿的震了起來。我笑罵道:“敵我不分,我是讓你幫鐵牛報仇的,給我老實點!”

邊說邊輸了內息進去。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內息同練制它的時候的內息相同,鷹靈倒是當真很聽話,歡快的長吟了一聲,美麗耀眼的紅色花紋顯現,在這黑色的靜夜裡,極爲邪魅的誘惑,幾個人眼睛也都紅了,是貪婪?還是渴望得到它的慾望之火?我笑了笑,相信那面容也不會比鷹靈好哪去。因爲我動了殺人的念頭。向來我的抱負也是隨得罪我的人的手段而定,他們既然敢用帶毒的暗器暗算鐵牛,自然是動了殺念,據我所知,方合奇毒乃武林中秘藥,無解之毒。尤其做的還是謀財害命的勾當,既然他們做的出來,也就別怪我手下無情。

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殺氣,本來坐下要運功的鐵牛也站了起來,我淡淡道:“看好了,神劍在手,你是立於不敗之地的,婦人之仁只會招來自己的殺身之禍。”方纔若不是鐵牛估計不想傷人,早些動用劍魂的力量,他們根本沒機會偷襲。手中虛拖的鷹靈也迴應的長嘯,抖的化成紅光一道,飛閃而逝。然後幾乎是瞬間同時發出的三聲慘叫,幾個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心臟處流出的鮮血,卻再也說不出話,睜着不甘的眼睛倒下。

鷹靈劍極爲喜悅,嗜血鷹魂,今天算是給它開了刃,不過我相信,鐵牛會把握好它,決不會讓它濫殺無辜的。說起來他們兩個也是般配,鐵牛的仁厚,剋制了鷹靈的暴戾;鷹靈的霸氣也禰補着鐵牛的遲疑軟弱。

轉過身,我的長髮與黑衣也在夜風中飄擺,月光、燈光、劍上流溢的絢爛紅光,交映在我們身上,我只是沉靜的看着他,第一次見殺人嗎?鐵牛怔怔的看着我,連飛回他身邊的鷹靈也不理會,他有不解、不信、不明白的迷惑……我淡淡笑了,他的反應比我想象的要強,沒有害怕、沒有厭惡,也沒有責怪……我聳聳肩輕鬆道:“慢慢就習慣了,江湖上便是如此,惡人人人得而誅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他們手下的命案絕對不會少的。”

然後擡頭笑着問他:“你還想做大俠嗎?還希望將雙手染上鮮血嗎?”聲音輕柔的連我都不敢相信,也許因爲內疚吧,總覺得似乎我在帶壞好孩子……他很認真的垂眼想了一下,擡眼看時,是堅定的目光,月光撒在臉上,有決然、有果斷,也有剛毅,緊抿的脣微微張開道:“要!”……這是我第一次見他沒有傻笑的,認真嚴肅堅定的望着我,對話,果然還是滿有氣魄的……

37.後勤基地74.卷末語47.中秋月夜(中)26.重生52.山腹密地8.回門44.翡翠觀音78.皇城舊事70.公子到來25.汝瑤90.結束2.醒來25.汝瑤55.潛引出水56.機緣巧合48.中秋月夜(下)34.決定25.汝瑤30.開張1.序31.舊事31.舊事20.牽涉84.暗夜波瀾14.星源70.公子到來58.魔鬼特訓(上)3.平安41.緞雀樓行19.報復81.籌建戲班82.風起雲涌88.壽典67.東南災患8.回門64.賽場爭鋒88.壽典56.機緣巧合48.中秋月夜(下)52.山腹密地88.壽典3.平安72.神隱現世25.汝瑤9.治病5.伊豆30.開張61.洪家兄弟38.鬼屋幽魂82.風起雲涌14.星源84.暗夜波瀾12.賜幸63.決戰前夕16.武鬥13.出府46.中秋月夜(上)35.序曲18.天緞54.御座火鳥33.朋友43.龍宮開業17.元宵75.辭別歸程59.魔鬼訓練(下)70.公子到來34.決定66.險中訴情15.改變77.【番外】星源篇58.魔鬼特訓(上)67.東南災患84.暗夜波瀾63.決戰前夕73.水逝花落11.革新33.朋友24.劍魂41.緞雀樓行45.再遇蛇妖52.山腹密地59.魔鬼訓練(下)79.【公告】3.平安86.死劫73.水逝花落57.未央學堂28.合作61.洪家兄弟69.靈魔相鬥42.養顏秘方57.未央學堂6.神偷44.翡翠觀音76.姐妹歸屬78.皇城舊事87.錯亂52.山腹密地81.籌建戲班26.重生
37.後勤基地74.卷末語47.中秋月夜(中)26.重生52.山腹密地8.回門44.翡翠觀音78.皇城舊事70.公子到來25.汝瑤90.結束2.醒來25.汝瑤55.潛引出水56.機緣巧合48.中秋月夜(下)34.決定25.汝瑤30.開張1.序31.舊事31.舊事20.牽涉84.暗夜波瀾14.星源70.公子到來58.魔鬼特訓(上)3.平安41.緞雀樓行19.報復81.籌建戲班82.風起雲涌88.壽典67.東南災患8.回門64.賽場爭鋒88.壽典56.機緣巧合48.中秋月夜(下)52.山腹密地88.壽典3.平安72.神隱現世25.汝瑤9.治病5.伊豆30.開張61.洪家兄弟38.鬼屋幽魂82.風起雲涌14.星源84.暗夜波瀾12.賜幸63.決戰前夕16.武鬥13.出府46.中秋月夜(上)35.序曲18.天緞54.御座火鳥33.朋友43.龍宮開業17.元宵75.辭別歸程59.魔鬼訓練(下)70.公子到來34.決定66.險中訴情15.改變77.【番外】星源篇58.魔鬼特訓(上)67.東南災患84.暗夜波瀾63.決戰前夕73.水逝花落11.革新33.朋友24.劍魂41.緞雀樓行45.再遇蛇妖52.山腹密地59.魔鬼訓練(下)79.【公告】3.平安86.死劫73.水逝花落57.未央學堂28.合作61.洪家兄弟69.靈魔相鬥42.養顏秘方57.未央學堂6.神偷44.翡翠觀音76.姐妹歸屬78.皇城舊事87.錯亂52.山腹密地81.籌建戲班26.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