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重生

小勇的重劍做好讓人送了來,不過也帶來一個消息,說是可兒被人接走了,他的叔叔來找到了她,還說謝謝我解了她的毒,給我留了個東西,錦緞包着。

我冷笑,來接的真是時候,我前兩天剛好給捎去了新練制的解藥,放在鐘琴那,估計足夠她的毒全解的了,轉眼她那個不知生死的叔叔就找到了他,分明的是早就知道了她的所在,一直旁看着我給她解毒呢!

突然有種被算計利用了的感覺,可是想想不管怎麼說,可兒我還是願意救的,總有種親切的感覺,小姑娘文靜秀氣也招人喜歡。倒要看看那個死男人給留了什麼,要是不夠藥錢,哼。精巧的金絲玉牌?難道是什麼武林盟主令或是願意爲我做什麼事的信物?忙仔細瞧了,上面刻着清晰的兩個字,“納蘭”。好象是當朝貴姓,對了,有個什麼納蘭容瑞的護國將軍,好象還有個妹妹容晴是皇上的蘭妃,聽姐妹們談起他的時候滿眼崇拜,說得跟個了不得的英雄似的。

不過我卻微微失望,我最不想跟這些朝政官員皇親國戚的沾上,多半是沒什麼好事。自以爲給個牌子把我當你們納蘭府的貴賓,給了天大的面子,姑娘我纔不稀罕,還不如給銀子實在。尤其是現在更不想查我的身世了,就在這也沒什麼不好。把玩着手裡的重劍,小勇真是好孩子,每把都不一樣,做得很有風格,呵呵,馬上又是四百兩進帳。

接下來嘛,不打兵器了先,早畫好了圖紙給他,給我來點國計民生的娛樂產品。這裡的生活太單調了,總得尋些樂子不是。乾脆做一副瑪瑙麻將,打個九連環,還有一副跳棋的槽子,至於棋子嘛,一方白色珍珠,一房雜色低品貓眼石呵呵,倒是不難湊齊。當然我的香盒自然也要多做幾個了。

對了,丟了東西的蘇府沒半點動靜,難道是爲了面子,氣往肚裡吞?那我是不是考慮再光顧一次,讓他們氣到內傷?晚上自然是獨自在休息廳熬夜,等着清虹來,現在我徹底成了夜貓子一族,白天補覺,晚上胡鬧……面前杯子裡的水,波動了一下,旋入空中,忽又散成水霧,散去時就是一個……哇,白胖胖的童子!肌膚白嫩如凝脂,明目瓊鼻,櫻脣皓齒,機靈的一轉眼珠,笑嘻嘻道:“平安姐,我可是帶回好消息了哦~”姐?我敢保證你比我兩世加起來年齡還大……不過妖精果真都愛美,這個剛凝形的水怪也是漂亮的沒人樣。

“真慢!我都快睡着了。”粉色花霧從眼前飛過,桃之夭夭斜靠在了軟塌上,風情萬種的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我暈,你妖怪還睡覺?清虹白了他一眼:“大男人的整天還睡什麼美容覺,自戀狂。”桃花分公母嗎?桃之夭夭的不滿瞪眼罵他道“你還不是一個酒鬼,還沒凝形的時候就偷我釀的挑花酒!”

清虹不理,自顧找了塊錦帛,施了水霧於其上,嘻嘻道:“我可是親自跑了趟那裡,窮秀才現在北方的汲昌堡裡給幼童們當夫子,估計是爲了躲過何家的控制吧。我還找到了件有趣的東西!”錦帛上水霧繚繞,燈火下有些彩虹的朦朧色彩,清虹遞了給我,是——畫?!我,我服了,激光印刷術啊!彩色複印機……

他得意的笑道:“這可是高級水怪纔有的能力——水印咒哦,我練了好幾年才練成呢!連爺爺都沒我做的好。”聽說清虹就是那個清虹河邊擺渡爺爺的孫子……一家子水怪,就說那個老頭不正常,不過他也真有個性,好好的妖怪不當,非到這兼職賺外塊,恩,聽說好象是錢都買了酒……再無語一個,這妖怪還講究吃喝啊。

至於清虹的名字,也是因爲生在清虹河邊才取的。突然想知道,妖怪怎麼生……呢。仔細看了畫,才發現,上面是三夫人!只是很年輕,十幾歲年紀,笑得很清甜幸福,也還是少女的妝容。邊角處一個“瑤” 字,估計是思念之做吧,單看字,該是個生性淡薄卻滿執着的人,再加上這畫嘛,確是不凡,筆下功夫不錯,真情流露,估計他要賣畫,肯定現在也是個富裕人了。

“那個窮秀才倒是也夠癡情的,把這畫當寶貝似的,掛在書房,每晚都要瞧着發會呆。”清虹邊說邊蹭到我身邊,又是拿那雙天真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我,又來要香水……給他。這些妖怪都什麼破習慣。一個是貪酒好香水,一個是整日要靈氣補他那身破爛衣裳……我收的妖怪果然跟我一樣離譜。

“嘿嘿,那正好,兩邊都惦記着,不幫白不幫,準備實行計劃!你們別忘了自己的戲份!”我收好畫,今晚特意穿了身喜由姐新給做的粉色單衣綾羅裙,天暖和了,又有一批換季的新衣服趕了出來,呵呵,剛好今兒穿出去顯一把。粉色的衣服很輕盈飄逸,我散了頭髮,只攏了一小綹用桃花劍簪挽了。臉上也罩了粉紗,意氣風發的笑道:“出發!”當然,還不忘回頭道:“夭夭,別忘了把你的桃花酒拿來點給我嚐嚐!”剛旋舞起來的花瓣差點震散……

東園碧瑤軒的書房還點着燈,老爺今晚在七夫人那過夜,三夫人又是獨自在燈下看着書。我突然明白了,從一開始見到的她溫然淡漠的笑,不是高深莫測的算計,而是對所有的事都漠不關心,因爲這裡的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是被人操縱着。元宵的燈謎“總爲浮雲能閉日——打字”,還有深夜思念時的字

“風亭悲月冷,忍教荊棒萎連枝;

雲路嘆日遠,誰使雁行分隻影。”——溫曇。

我瞧着手裡的姻緣符,兩面的字寫得幸福溫然。她也從來沒有放下過,白日裡卻不能表現,只能在深夜燭火下尋份自己的安寧,回味追憶從前。何府要攀附吳家,白府夫人,有了這個門主夫人的妹子也是身價上漲,大家都在算計着自己的利益,沒人想過她的感情,甚至這些年一直騙她秀才還在何府的控制下……真是,夠狠……

窗子在風的吹動下,“吱呀”的緩緩開了,粉色的花瓣風中旋舞着從窗口進了屋子,盤恆,香氣滿空。三夫人疑惑的擡頭看了,顯然很震驚。目光有些激動的追隨着飛到門邊的花瓣,濃密的散成霧,再淡去,自然就是早等在這裡的偶滴亮相。

及腰的長髮,柔軟的無風自舞,半露的桃花劍釵無疑是這粉色夢幻般花霧的來源。粉色的衣裙在花霧中朦朧的若隱若現,白皙臉龐在粉紗掩映下似真似幻,不懷好意……哦,是高深莫測的笑着的眼睛,幽幽靜靜的望着她,燭火無聲的熄了,只有滿窗月光照在我們的身上,相對凝視。

“你、你是……”她遲疑的開了口,夠鎮定~我淡淡一笑,揚手輕輕揮袖,粉色的花瓣拖着姻緣符飄向了她,她顫抖的接了,脣顫了一下,已經有清淚滑下,輕聲囈語般道:“……姻緣樹……爲什麼,已經,遲了……”瞧着她這梨花帶雨,哭得清麗哀婉,饒是女人也覺得心憐。

隨着微弱的光芒,她臉上的淚滴浮到了空中,旋轉着,窗外的花露溼霧聚集了起來,結成水鏡一面,顯露的是呆呆坐在書房對畫發呆的秀才的畫面。是清虹出手了。也是快要三十的男人,很溫柔淡泊,面目寧和,只是哀傷抑鬱的神色在周身散溢。三夫人再也堅持不住,有些軟弱坐回椅中,癡癡落淚“溫……曇……?他,他還好嗎?”

我輕嘆一口氣,比我想得還癡情。將清虹印了畫的錦帛展開,是她嬌美容顏,清冷的說道:“本來俗世之事,我不宜過多插手,念在你們曾在樹下求緣,這麼多年兩人又都是一直癡情不改,才決定相助。”連着畫,一同給了清虹畫的地圖,我特意配置的假死藥,最多可以讓人深度睡眠一天一夜,中途可用花露提前喚醒。

“這是‘前世散’,吃者命斷,得桃花露者重生。你若有心離開這裡,便於明早服下。安排了心腹,爲你守墳,我會在午夜去趕往相救,到時你就是自由之身,自可趕往北方與他相會。”然後在她震驚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又是一陣花霧紛飛的消失了身影。該說的都說了,還留那等着穿幫嗎?

回程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拌妖怪出場果然是——爽啊!桃之夭夭也是興奮得不得了問道:“爲什麼不讓我去,非要你來說?我這正牌花魂還在哪!”當然不能說我爲了好玩,只道:“此事事關重大,不可兒戲。由你辦難保不砸。”桃之夭夭不滿的又是颳起了桃色風暴……

第二天一早,我還賴在牀上補覺,七夫人竟然親自來叫我起牀。“平安!快醒醒,聽說三夫人好象病危快不行了,你,你快隨我去看看,能不能救她?”我無奈的□□,姐姐還真是……算了,正好我也去瞧瞧藥效,畢竟沒臨牀實驗過,別個藥量不對,再真害得她長眠了。

碧瑤軒裡顯然是沉默壓抑的,一大早急忙趕來的老爺氣色不善,冷冷的坐在牀邊的椅子上,我偷眼瞧着,他身側几案上是那副畫像和姻緣符,三夫人居然沒收?還是,故意留給老爺看,以明死志?幾名大夫都顫抖的說,雖然還有口氣,但是恐怕沒半點救活的希望。

七夫人也不待跟老爺請示,就忙過去扶了她半坐,伸手輸了內力給她續命,有些哀求的看了我一眼。我剛要過去,伺候在旁哭得一塌糊塗的容兒已經喊了起來:“誰要你來?主子定是你害的,竟然還來裝好人……”“夠了,滾出去。”老爺的聲音出奇的平靜,但是凌厲的口吻無庸質疑,已經有老媽媽拖了哭喊的容兒出去,看的出,沒少偷着掐擰,估計平日積怨不少,如今可算是她失勢了,有了報復的機會。

“夫人不必再舍力相救,她自己尋的死,誰也沒有辦法……想不到這麼多年了,她……難道我待她……”最後是深深嘆氣。七夫人很震驚,卻不肯停手,我裝做去勸扶七夫人,把了三夫人的脈,藥效剛好,心意一動,將七夫人的香盒偷偷在她面前晃了一下,也輸了些靈力給她,讓她講個遺言也好。

三夫人悠悠的醒轉,七夫人也已經撐不住,收了功,有些欣慰的笑道:“姐姐醒了!你,你何苦的,我們一定想辦法救你。”三夫人睜開霧濛濛的眼睛,有些溼潤的笑了,很虛弱的聲音:“從前是我多有對不住,妹子是寬厚之人,只盼,以後能代我照顧蕊兒,我,便是走,也就放心了。”我側頭看牀邊一個老媽媽手裡抱着還有些睡意朦朧,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的小女孩,才五六歲,很漂亮,嬌嫩嫩的,估計是三夫人心有不捨,昨晚一直抱她睡到天亮才偷偷吃了藥吧。

七夫人含淚點了頭,剛要開口,三夫人只低低說了句“……小心白府……”,便又閉了眼睛。我搖搖頭,小聲勸慰:“剛纔是迴光返照,救不得了。”七夫人才哀傷的放了她,疼惜的接了老媽媽懷裡的怯怯的小女孩,溫言哄道:“蕊兒,以後跟姨娘去西園住好不好,那裡有漂亮的花,很多姐姐,還有可愛的小狗……”邊說邊忍不住落淚。

小女孩不明所以,卻有些甜甜笑意的點頭嬌聲道:“蕊兒喜歡小狗狗,姨娘陪蕊兒玩嗎?”私下聊天的時候,丫鬟們都說三夫人不是很喜歡這個女兒,對她很冷淡,讓她一直很寂寞孤單。原本我還猜想過她是重男輕女,後來是想可能對老爺的恨怨,如今見她臨死(雖是假死卻是永遠離開了這裡)前的一眼,看着女兒說不出的憐愛不捨,突然發覺,冷淡也是一種保護。也許她早就想過離開,活着不行就死着走,只有讓小女孩不依戀她,纔可能不是很痛苦。

老爺一直沒有說話,三夫人臨死都沒有提他,我想對他的打擊夠大的了吧。很快的布了靈堂,簡潔素雅,老爺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畫和姻緣符都放到了三夫人的棺木當中,她的臉色是灰白的,不復光彩,卻依然絕美,只是增了許多悽然。

老爺吩咐人給她的棺木中蓄滿了她最喜歡的蝴蝶蘭,鮮活彩色的花朵,映着白衣素面的沒有了生息的人兒,我,我,沒愛心的想……好經典的畫面啊,宛如彩蝶在追悼着枯萎的落花,看者傷魂……居然也包括知道是假的的我。好在這沒有停屍之說,只是進行些祭奠禮儀便可入土爲安。老爺寫了輓聯,貼在緩緩合了的棺木之上,“蝶化竟成辭世夢,鶴鳴猶作步虛聲。”

看得出,他還是滿情深的,緊握了手,看着衆人將棺木擡走。似乎也老了不少,顯然有受傷不輕的哀痛神色流露。我不由冷哼活該!誰讓你那麼花心三妻四妾,人家不願意還娶,自找的。你要是敢對我姐姐不好,我也給她找個人重嫁了!晚上大家都很低落,三夫人自殺的事,私底下還是傳開了,七夫人回房哄着來了這裡後很開心的蕊兒睡了,姐妹們各懷心事,估計也在琢磨自己的未來。我,忙啊!大晚上還得挖墳救人!

葬的地方是城郊的吳家祖墳,冷冷的星光照着荒野,跪在墳邊守夜的只有一個男人,點着的火,燒着紙錢,靜得淒涼。人死燈滅,人走茶涼,管你生前風光。容兒回了白府,她本就是白夫人派了陪嫁跟在三夫人身邊的,如今老爺也就遂了她自己的心願讓她走,不過我可不看好她以後的日子。

我晚上自然還是妖精裝出場。見了花瓣飛揚,男人顯然有些驚訝卻期待的站了起來看着四周。估計是三夫人留的心腹。我從樹上悠然下落,道:“挖墳,我要馬上救她,不然就來不及了。”男人也沒猶豫,回頭就拎了一旁草裡掩着的鐵鍬挖……傢伙都準備好了,辦事果真不錯。看他臉上斜斜一道長疤,該是西園的猛男善鋼吧,好象還救過三夫人的女兒。

開了棺,我點了些化入了濯華的桃花露在三夫人臉上,又輸了些內息,眼見沉睡的人,臉色慢慢紅潤,善鋼驚訝得張大了嘴說不出話。等到三夫人睜了眼,緩緩坐了起來,我還是有點心裡毛毛的,詐屍……明明我策劃的。望着天上的星星她淚水盈盈的長出了口氣,邁出棺材行禮道:“姑娘大恩,汝瑤無以爲抱,您自是不屑世俗俗物,可否告知姓氏,從此拜神朝香,只盼可爲姑娘祈福。”

我屑啊!你要給我錢最好!可是,顧及我好歹也是拌妖精呢,還是注意點形象的好。只有不甘的道:“原也只是爲你癡心打動纔有此一行,從此的路,便看你自己的了。”便散了滿空的花,飛身離開。其實是藏到了樹上,好戲得看到尾不是。善鋼那邊已經從樹林里拉出了馬車,還有個很老實忠厚的老頭子車伕跟着,道:“夫人,您的衣物、食物等,全按您說的準備了在車上,只是我是粗人,不知您可滿意。”

三夫人從未有過的燦爛一笑道:“謝謝你,還有,我已經不是夫人了!”閃身入車,出來時換了身粗布的衣裙,荊釵一個,隨便挽了發,卻更有種說不出的風韻,由內而外的魅力。善鋼恭謹的遞給她一個小錦緞包,“這是剩下的兩千銀票和二百銀子,屬下共花了四十兩,這趕車的是我的表叔,夫人盡請放心,他會送您到北方‘酌陽河’,到那就需要換成水路了。”

三夫人笑道:“多謝費心了,昨兒那麼晚找你,不想你這一天倒是準備得都齊全了。從前我多有不是,讓你做那些個下毒使壞的事,我知道你性子純良。這些你留下,還有,七夫人是個好主子,而且絕非凡俗之人,也許,你孃的病請了她給瞧瞧說不定就有希望。”說着,只撿了一百兩銀子,餘下的都推給了他。

善鋼本在推拖,聽了後面的話卻愣住了,“她,能治孃的病?”三夫人笑着攏了風中的長髮道:“她許不能,但她身邊滿是桃花香的姑娘一定可以,這銀子你便留做藥錢吧。”我,我汗,不過早上又見了她一面,竟然認出了?恩,不過憑她這份精明,估計秀才是跑不了了的。

馬車緩緩的遠走了,還是同一片星空月下,我卻覺得心胸有些開朗,她臨行的笑語神采,那種自由的歡心雀躍,彷彿是隻被放飛的鳥,放回水中的魚兒,解脫的尋着自己的天空和海洋去了……我也撇撇嘴暗想,偶爾做回好人也不錯,心裡舒坦暢快啊,哈哈!終於忙完了,看善鋼還跟那平墳地,我則回去補覺了。棺木裡只剩了一身精緻的白色衣裙,被封存,泥土掩埋,正如一個人的過去,如今她已經有了新的人生,如今可以有些東西,重新開始。

80.母女相見67.東南災患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56.機緣巧合61.洪家兄弟6.神偷76.姐妹歸屬28.合作13.出府74.卷末語40.39 下42.養顏秘方16.武鬥20.牽涉45.再遇蛇妖43.龍宮開業7.盜藥81.籌建戲班59.魔鬼訓練(下)35.序曲32.水鬼52.山腹密地18.天緞58.魔鬼特訓(上)7.盜藥9.治病66.險中訴情6.神偷19.報復72.神隱現世89.爭戰15.改變4.見衆78.皇城舊事31.舊事78.皇城舊事76.姐妹歸屬19.報復18.天緞73.水逝花落86.死劫34.決定40.39 下36.寒月山莊18.天緞1.序75.辭別歸程31.舊事82.風起雲涌71.龍脈密地90.結束77.【番外】星源篇7.盜藥33.朋友15.改變10.姐妹55.潛引出水35.序曲64.賽場爭鋒27.善鋼26.重生31.舊事70.公子到來54.御座火鳥77.【番外】星源篇21.可兒90.結束46.中秋月夜(上)84.暗夜波瀾63.決戰前夕59.魔鬼訓練(下)2.醒來71.龍脈密地77.【番外】星源篇65.細思斟酌59.魔鬼訓練(下)33.朋友18.天緞47.中秋月夜(中)87.錯亂2.醒來81.籌建戲班52.山腹密地77.【番外】星源篇2.醒來41.緞雀樓行1.序12.賜幸90.結束75.辭別歸程20.牽涉80.母女相見19.報復25.汝瑤16.武鬥55.潛引出水52.山腹密地25.汝瑤
80.母女相見67.東南災患45.再遇蛇妖38.鬼屋幽魂56.機緣巧合61.洪家兄弟6.神偷76.姐妹歸屬28.合作13.出府74.卷末語40.39 下42.養顏秘方16.武鬥20.牽涉45.再遇蛇妖43.龍宮開業7.盜藥81.籌建戲班59.魔鬼訓練(下)35.序曲32.水鬼52.山腹密地18.天緞58.魔鬼特訓(上)7.盜藥9.治病66.險中訴情6.神偷19.報復72.神隱現世89.爭戰15.改變4.見衆78.皇城舊事31.舊事78.皇城舊事76.姐妹歸屬19.報復18.天緞73.水逝花落86.死劫34.決定40.39 下36.寒月山莊18.天緞1.序75.辭別歸程31.舊事82.風起雲涌71.龍脈密地90.結束77.【番外】星源篇7.盜藥33.朋友15.改變10.姐妹55.潛引出水35.序曲64.賽場爭鋒27.善鋼26.重生31.舊事70.公子到來54.御座火鳥77.【番外】星源篇21.可兒90.結束46.中秋月夜(上)84.暗夜波瀾63.決戰前夕59.魔鬼訓練(下)2.醒來71.龍脈密地77.【番外】星源篇65.細思斟酌59.魔鬼訓練(下)33.朋友18.天緞47.中秋月夜(中)87.錯亂2.醒來81.籌建戲班52.山腹密地77.【番外】星源篇2.醒來41.緞雀樓行1.序12.賜幸90.結束75.辭別歸程20.牽涉80.母女相見19.報復25.汝瑤16.武鬥55.潛引出水52.山腹密地25.汝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