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祈天

這晚才從藥園那點撥了鐵牛一下趕回來,就聽得中院熱鬧的喧譁,哦呀,不是這麼快就行動了吧?!孩子們幹勁十足啊!

先閃回西園,換回了衣裳,卻剛好見果兒活靈活現的跟芳兒學着魏小公子的行徑,氣得芳兒臉色發青,咬牙切齒站了起來,騰騰的就衝了出去。其他幾個包括香巧,都匆忙跟着,卻忍不住掩嘴偷笑。

我也悠閒的跟着,中院兩側的廳廊裡,早擠滿了丫鬟,唧唧喳喳的興奮看着指點,見了芳兒滿頭青筋的走了出來,都自動讓路,就是目光都是不甘和嫉妒羨慕。

我也方便的跟着到了前面,卻是中院正中的空地上,幾百個紅色的碗大的蠟燭,排列在地上,擺成了心形,正中一個芳字。難得魏小公子今日沒有穿他喜歡的青藍色,而是爲了顯眼,一襲月白長衫。

那邊芳兒纔出園門的時候,這邊就已經聽見了裡面的喊叫聲,開始洋洋灑灑的練起了劍舞。本來是要他唱情歌的,可惜他整個一五音不全,荼毒了我的耳朵半天,我就決定放棄了,呵呵,尤其拿着劍還可以自保。

芳兒是向來在意禮俗規矩,估計跟家庭教養有關,如今這小魏這般胡鬧,定會讓她覺得又羞又氣,如果將那刻意壓制的小姐脾氣發一通,兩人吵一架,恩恩,不就是最好的聯絡感情的方式嗎?——吵架,是雙方瞭解對方最快的途徑。

而香巧太羞澀,越是邀了,越不敢出來,藉着小魏給引出來,小白在趁機當衆鮮花一捧送上——暖房裡摘的,既可以迅速促進感情,也可以來把猛藥醫治她的害羞,這樣以後估計白楓再約她纔可以容易點。

我暗自讚歎的看着一襲白衣飄灑的從樹上旋然飛落,眉目清朗,溫脣淡笑的小白,藉着朦朧浪漫的燭光,輕輕的將手上的一捧花放到香巧手上,那眼神溫柔的,嘖嘖,估計鐵都給化了……我扯了下身旁,看得也有些感動和安慰的蓮兒笑道:“怎麼樣,初步□□效果還不錯吧?只要不懈努力,哼哼……”

蓮兒奇道:“難道是你教……唔……”我忙捂了她的嘴,要她禁聲,蓮兒點頭待我鬆手後忍不住低聲笑道:“也就你出的了這等鬼主義!不過他們怎麼會聽你的?”我高深莫測的笑了:“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我們女子同盟的任務就是培訓出會真心善待我們姐妹的大好男兒。慢慢來,成果會有的!”

香巧已經快要把頭低到胸了,可是渾身分明的也散發着驚喜,抱着花捧在衆人豔羨的目光中,伴着低頭跟她輕聲說話的白楓顯得幸福又美麗,偶或擡頭,眼中光華流轉,流光四射。戀愛中的女人是美麗的,千古不變定律啊!而現代女人可能都經歷過的收到鮮花祝福,對她們而言卻是無法想象的驚喜美夢……

我轉頭不再看他們甜甜蜜蜜,該關注一下芳兒那邊了。等到小魏公子舞完了一套劍,剛要跑過去跟芳兒討稱讚時,一直隱隱氣得發抖而立的芳兒也終於動了,回手就抽了在旁看熱鬧叫好的一名弟子腰間的佩劍,便挑劍迎了上去。

小魏機靈的側身一個空翻,避開了,不知死活的居然大感有趣的笑了,也跟着迴轉出劍,當然是鬧着玩的……可是,芳兒的性格比我想象的還強硬,原以爲不過是吵嘴,現在成了鬥劍了。

不過芳兒的天賦當真是極好,雖不會武功,卻自然的運用了我教的祈天舞,進退間步法行雲流水,身姿美好,手上的劍雖然是在氣憤的作用下,毫無目的的亂砍,卻並未破壞步法的和諧,反而很有氣勢,兵器相交,倒是打得好生熱鬧。也虧了小魏的快劍,掌握的恰到好處,兩人打得雖精彩卻並不危險。

正看得熱鬧,卻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原來跟七夫人在屋裡喝茶看書的老爺也給驚動了。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平日裡溫然同我們說話也從不嚴厲的老爺,竟然也可以有如此凌厲的眼神,深深冷冷的看着芳兒。我大呼不妙,府中丫鬟歷來是精挑細選的,家世背景無所謂,因爲來了這也就都是沒落了的,可是決計不可有武功,那樣太危險,誰知道是來臥底還是暗殺。

我和七夫人交換了下眼神,已經有了主意。終於打得渾然忘我的兩人也發現了老爺,停了下來,魏小公子顯然打得很是暢快,滿臉興奮,所謂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想來這練劍也是如此吧。芳兒似乎意識到自己方纔衝動,有些失了禮儀教養,忙萬福請罰。可是老爺沉着臉,冷淡的問:“你的功夫不錯,我倒不知府上還有你這等厲害的丫鬟。”然後轉頭瞧瞧管家,同樣平靜的表情下隱着思索。

卻聽一聲脆笑,老爺身邊的綠色身影已經旋身翻飛入場,落在了燭火正中,清亮的聲音道:“芳兒,你的天資果真聰穎,我不過傳了你一套健身養性的祈天舞,倒叫你自悟出了點門道,走出了我的輕功步法,只可惜那劍使得太胡亂,如今就乾脆正式教教你罷,看好了,我的劍法,叫做——月——光——傾——城。”

說道最後幾個字時,已然拔了腰間軟劍,流影光華柔閃,出現於驚歎的衆人眼前。

踩了飄逸的步子,綠色的身影如風中拂柳般嫵美多姿,一個簡單的招式折腰、展袖、踢腿、點劍,也做的丰姿綽約,不急不緩彷彿和着仙樂翩然起舞般,在燭光恍惚裡,無聲又清靈的完成了全套劍式。最後一個柔美的收手式,邊側腰轉身,邊瞬息收了軟劍回腰間。衆人只知開始與結束時兩道銀影分別於腰間閃過。

七夫人有些俏皮的又笑問老爺道:“老爺,我知道這劍法比起您的寒星劍不過是兒戲,只是練來增些雅趣興致,卻不知道您可會攔了我也收幾個徒兒?”老爺眼裡還滿是驚豔震撼,但好在臉色已經緩和了下來,其實就是芳兒會功夫,只要是入府後學的也就問題不大了。

何況老爺最近也是極其寵愛七夫人,如今更又憐惜她的劍藝美麗出塵——雖然在他眼裡真的只是劍舞,又擔心她太過運動動了胎氣,忙笑道:“當然不能掃了夫人的興致,只要不把這後院的丫頭都收了去就好,那我的徒兒們可就都有苦頭吃了!”

芳兒也機靈的立馬跪下,道:“芳兒拜過師傅!”七夫人眼神一閃笑道:“起來吧,改天選個好日子,我也要開壇正正經經的收徒,今日先罷了。”邊含笑美滋滋的走回到老爺身旁。我也心下暗喜,到時只要報上去,我也是七夫人的徒弟,就是被人知道了會武功也沒問題。還是好姐姐最替我想。

老爺瞧了衆弟子一眼,感慨了一下這裡的陣勢笑道:“這羣小傢伙還真是精力充沛的,年輕就是好啊!……”便笑着攬了七夫人回去。外面才復又熱鬧了起來,可惜兩個主角跑了,芳兒和香巧都跟着七夫人回了房。我跟兩個小公子眼神交流一個,都伸了手比個V字——我教的,勝利手勢。初戰告捷,哈哈。

不過怎麼覺得有點冷,還有被目光鎖定的感覺,側頭尋去,是管家悄然離去的身影。

最後,我指使着房裡跟出來湊熱鬧的兩個粗使丫鬟,毫不客氣的接收了魏小公子用完了卻纔燃了一半的蠟燭,運了幾次回西園才運完,呵呵,這夠我們用很久的呢!

2.醒來14.星源82.風起雲涌42.養顏秘方6.神偷14.星源46.中秋月夜(上)15.改變52.山腹密地88.壽典14.星源58.魔鬼特訓(上)15.改變15.改變46.中秋月夜(上)61.洪家兄弟67.東南災患44.翡翠觀音9.治病44.翡翠觀音12.賜幸52.山腹密地25.汝瑤40.39 下16.武鬥79.【公告】70.公子到來54.御座火鳥5.伊豆56.機緣巧合61.洪家兄弟22.祈天32.水鬼65.細思斟酌14.星源5.伊豆10.姐妹36.寒月山莊36.寒月山莊86.死劫13.出府12.賜幸9.治病40.39 下5.伊豆41.緞雀樓行64.賽場爭鋒62.狐妖尋子61.洪家兄弟8.回門2.醒來61.洪家兄弟84.暗夜波瀾59.魔鬼訓練(下)56.機緣巧合19.報復65.細思斟酌74.卷末語22.祈天77.【番外】星源篇66.險中訴情38.鬼屋幽魂7.盜藥38.鬼屋幽魂60.英雄會始27.善鋼6.神偷45.再遇蛇妖30.開張9.治病80.母女相見58.魔鬼特訓(上)90.結束2.醒來5.伊豆21.可兒66.險中訴情65.細思斟酌3.平安90.結束31.舊事32.水鬼79.【公告】12.賜幸54.御座火鳥20.牽涉76.姐妹歸屬39.七夕邂逅54.御座火鳥89.爭戰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61.洪家兄弟71.龍脈密地89.爭戰87.錯亂20.牽涉31.舊事44.翡翠觀音90.結束
2.醒來14.星源82.風起雲涌42.養顏秘方6.神偷14.星源46.中秋月夜(上)15.改變52.山腹密地88.壽典14.星源58.魔鬼特訓(上)15.改變15.改變46.中秋月夜(上)61.洪家兄弟67.東南災患44.翡翠觀音9.治病44.翡翠觀音12.賜幸52.山腹密地25.汝瑤40.39 下16.武鬥79.【公告】70.公子到來54.御座火鳥5.伊豆56.機緣巧合61.洪家兄弟22.祈天32.水鬼65.細思斟酌14.星源5.伊豆10.姐妹36.寒月山莊36.寒月山莊86.死劫13.出府12.賜幸9.治病40.39 下5.伊豆41.緞雀樓行64.賽場爭鋒62.狐妖尋子61.洪家兄弟8.回門2.醒來61.洪家兄弟84.暗夜波瀾59.魔鬼訓練(下)56.機緣巧合19.報復65.細思斟酌74.卷末語22.祈天77.【番外】星源篇66.險中訴情38.鬼屋幽魂7.盜藥38.鬼屋幽魂60.英雄會始27.善鋼6.神偷45.再遇蛇妖30.開張9.治病80.母女相見58.魔鬼特訓(上)90.結束2.醒來5.伊豆21.可兒66.險中訴情65.細思斟酌3.平安90.結束31.舊事32.水鬼79.【公告】12.賜幸54.御座火鳥20.牽涉76.姐妹歸屬39.七夕邂逅54.御座火鳥89.爭戰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61.洪家兄弟71.龍脈密地89.爭戰87.錯亂20.牽涉31.舊事44.翡翠觀音90.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