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出府

“剁剁……剁剁剁,我剁!”

“平、平安,這肉餡已經快成泥了,再別剁了!”蓮兒終於再也忍不住我操刀猛剁並伴着陰惻惻的笑意,顫抖的第N次勸說。

哼,終於解氣了,扔了刀,留了一灘爛泥笑道:“面和好沒,今天咱們吃餃子~”

蓮兒顯然又顫了一下,我有那麼可怕嗎?雖然我最開始嘴裡唸的是“我剁死她們……”

誰叫她們今天惹我呢,早上我們幾個隨夫人一同去主房拜見正夫人,果然其她幾個都在。見了七夫人先是一愣,隨後又七嘴八舌的說什麼真標緻,可是怎麼變化這麼大,該不會是遭了什麼妖孽吧……

全是些無聊女人沒營養的話,真是庸俗,嫉妒也得背後使手段啊,怎麼能這麼露骨。看看人家三夫人,

“妹妹快請起,昨兒你也辛苦了,老爺說了,妹妹果真是靈秀可人,真是讓姐姐也羨慕的緊。”瞧瞧人家,又大度又不忘再提提老爺對她的疼愛,看來早上急着走,是到她那用早飯去了,害我白起那麼早忙活……雖然最後自己吃了更美。

不過我還真是佩服三夫人,笑得好真誠好動人。

正夫人似乎對她們這些爭寵的司空見慣,哪邊也不幫,只是很和藹的勸七夫人自己補養好身子,希望將來給老爺添位公子,那吳家也就有了傳承香火,她便是死也不會覺對不起祖先了,然後就是老淚一把。

我們幾個站到腳都麻了,終於她們也都三堂會審完了,以七夫人恭敬的說出自己爲什麼如今身子調養好了,以至容貌上都有了大的改變而結束。——果子酒,只說是她的祖傳秘方,名曰“清髓”。並保證以後釀出多了,送每位姐姐一罈,幾位夫人才都面露喜色肯放我們走。

沒想到的是三夫人卻叫住了我,七夫人自是也停步等着。

“平安丫頭如今氣色不錯,我也就放心了,想不到也是個小美人呢!”溫柔的調子,微笑的眼,我低眉順眼的站着,細聲恭謹道“謝夫人關懷,夫人謬讚了。”我怎麼沒發現我現在是什麼小美人,雖然我很有信心以後是就是了。

低低啜了口茶幽幽笑道:“曾經在我那裡,當真委屈你了,竟幾次病得不輕,卻不想如今去了七妹妹那,倒是全都好了。這丫頭們可都說我曾苛刻待你……”

我忙接了:“三夫人一向善待下人,哪有待平安不好,只是實在平安體弱,如今也是借了七夫人的清髓之靈氣,平安身子纔有了起色。”

三夫人這才展顏舒氣道:“看來妹妹的酒果真極好,這我也就放心了,看來當初送你去妹妹那裡還真是對了,你也知道,我這裡二等丫頭已經滿了,能調升的也就只有七妹那了。”

又微微笑着對七夫人說道:“那以後這丫頭,就有勞妹子了。”

我汗,大言不慚,好象我跟你很熟似的,你們當初攆我出來可是看我快不行了,想讓我死也死在七夫人這,如今又來拉攏,可惜,就是我不跟你們作對,我也沒什麼大價值,管家不過是撿回我而已,自打這平安換成了我,他可連藥都沒給送過,整個把我遺忘了,雖說可能也是知道我沒有再犯病。

但我還是很感激涕零的謝了夫人好意……

就是心裡很不爽就是了,我其實說實話很討厭這種女人間的爭鬥,從前我可是護衛型的侍女,隨主人探險旅行照顧起居忙得是不亦樂乎,可是女人間的勾心鬥角就很讓我鬱悶了,尤其我的死就是因爲兩個發瘋發狂的女人……

真是無名火在心裡燒得厲害,於是乎只好拿肉餡出氣。當天中午,大家都誇讚說是這餃子餡真筋道,飯席間是讚口不絕,只有蓮兒臉色發青的一個也不肯吃。

之後幾日,老爺常常來綠竹苑,我想這倒是三夫人始料未及的後果吧,老爺很喜歡我們這的環境,甚至有時拿了書把這當書房,還有就是我們的飯菜,由我按營養學和不同口味搭配出來的餐點,讓他吃的很是暢懷,更是點名要每餐都有“清髓”。

我不禁暗罵色老頭!

我們每日換下的果子便是都用來釀酒,也得三日才集滿一罈。

尤其工序極爲煩瑣,要先把果子碾碎,濾了殘渣,再加些熬好的藥汁,放了點酒麴和鎮石,才能封壇放入暖窖。

他倒好一日下半壇……害我們專門買果子來釀酒,要知道這酒的成本可不低啊!單是那野參可就價值不菲(雖然我的是偷的)!

心痛歸心痛,爲了七夫人的美好未來,還是忍了吧。我到底也沒有過感情經歷,只能背了些“戀愛速成法則”,“怎樣抓住老公的心”之類的文章給她自己琢磨——都是當初我們課本里的經典課文。

七夫人也終於在幾日後適應了,不再先前那樣羞澀靦腆,而是已然有了些主母的氣韻,從容賢惠,她說老爺一次與她閒聊問起她家的情況時,透露了他喝了清髓後,功力大增了不少,所以很感興趣,非一般的人家是不會有如此神奇的酒釀。

七夫人順便也就半真半假的說了家裡的歷代高手,和祖傳鐵藝和蘊息功,老爺很開懷的說有困難可以找他幫忙,而且他也非常想見識一下李家鐵藝。好在沒有細問蘊息功,這畢竟也是歷來規矩,各家族的功法都是不外傳的。

我也因此有了主意,等有了好產品,看來可以找老爺給打個小廣告!

而這幾日最讓我心情好的就是,月底時,老爺給了三塊玉牌,說平日裡夫人們都是在府中,只有去廟中上香可隨意出府。而這玉牌是每月可以出去遊玩或是回孃家用的,一月三次,過期作廢……好人性化的管理。

所以……我們當然就興致勃勃的收拾好東西,吩咐下去打算回家看爹爹嘍!雖然平日楊家嫂子常常幫我們買東西,也順帶到爹爹那給捎信帶條子,可終究還是見面的好啊!

果然下人們對後院的事瞭解的比誰都清楚,這次早上才吩咐了要出門,晌午的時候,已經備好了豪華的馬車,錦繡簾攏,卻又雅緻異常,車裡軟墊小几,茶果薄被一應俱全。

我和七夫人相視一笑,好大的反差啊。小几下還置了個碳火盆,捂手暖腳,很是舒服。

連外面跟的下人僕從也多了不少。而我們點名要跟着的楊家嫂子更是一身光鮮,神采飛揚,誰不知現在老爺最寵七夫人,甚至三夫人那都顯得冷落了許多,又誰不知道楊家嫂子可是七夫人面前的紅人……

李家鐵鋪的牌匾已經摘下了,房屋院舍如今煥然一新,看是纔剛修葺過。院子裡熱鬧的很,明明大冷天的,爹爹和小勇兩個圍着練器爐忙活的一身厚單衣都溼得透了,七夫人一聽見滿院叮噹的敲打聲,就喜不自禁眉眼含笑。

老爺子一見我們回來,大喜,忙招呼屋裡:“小勇他娘,快去多買些菜回來,中午多做點吃的!”

房門開了,鐘琴出了屋,滿面笑意,氣色紅潤,看來在這生活的很愜意滿足。

見她迎了過來就要請安,我忙攔了,笑道:“我們可是帶了不少好吃的,勇媽媽不用再出去採買了。”一面招呼下人往屋裡送東西,一面心裡偷想,瞧你們三個,這根本看着就是一家三口,小日子美美滿滿……又傻笑着想,興許我不久就多了個娘和弟弟呢!

不知七夫人是不是也這麼覺得,反正也是十分熱情開心的拉了鐘琴要一同進屋做飯就是了。

那邊鐘琴邊急急勸着什麼夫人尊貴,怎可親自幹活,邊跟着進了屋,我則繞到小勇身邊,看他還在專心致志的輪着手裡的小錘子,呵呵,比老爺子的重錘小了一半還多。

打得是個匕首,很小巧,我發現勇兒構思很精巧,匕首作得形狀很奇特,但一看就知握着很舒服,又很實用鋒利。尤其上面還有很多花紋,看來是金屬原紋,想不到,他竟然能留在成品上!如今匕首早已完成,可是小傢伙還是不滿意的在不停修改,精益求精。

老爺子很滿意的看着小勇笑着點頭,又招手獻寶似的給我看着他練制的一塊合金,笑道“安兒快看,這些日我打了幾塊品質不錯的合金,柔韌精練,尤其這塊,韌性極好,這可是做軟劍的極品材料!”

看他像小孩子獻寶似的給我展示一塊塊金屬,我也眯眼笑了,終於練好了,我可等好久了!不過現在計劃有了點變化。

我先是跟老爺子說,讓他用這金屬給七夫人打把軟劍,他先是很興奮的想要試試,近些天只是練金屬,都沒有打造兵器。突然又愣了,“縷兒又不會劍法,給她打造軟劍作什麼。”

我捂嘴輕笑:“過不幾日就會了,您還不信我嘛!”果然老爺子爽快的答應了。

我又把腦筋動到了小勇身上,小傢伙果真是很有天賦,老爺子不住誇他聰穎好學,很多打鐵的基本功,他曾經當苦工時,已經偷偷看在眼裡記下了,如今只是稍加點撥糾正便能領悟。

尤其小勇制器喜歡完美精緻,可能跟他倔強不服輸的性格有關吧。所以嘛,我的兵器決定交於他了。

我拍拍小勇一本正經的道;“小師傅,手藝不錯,不知道我想請你給打造些兵器你願意不。”果然小勇十分興奮,他看是我後,更爲欣喜,因爲當初就是我叫人招的他們母女來,而且他們也知道,幾乎七夫人的事都是我安排下面做。

所以小傢伙很小大人的,完全沒有看我跟他一樣也是半大孩子就輕視,正經道:“當然可以,師傅說了,只要我打的好有人求,他自是不攔我接活!不過,你給工錢嗎?”

我笑着說:“當然,就不知怎麼計算?”

他想了想道:“平日師傅說我完成一件作品,他給一文錢,我就收你兩文好了。”

我忍不住彎腰笑道:“小勇,你要工錢作什麼,這裡還少了你的了?再說要也多要點啊。”

小勇板着臉一臉嚴肅的看着我道:“別看這錢少,我們做苦工的時候,一日最多也不過幾文錢,師傅不用收錢就教我手藝,我本是不該要他錢的,可是師傅說是看我勤奮獎勵的,至於你嘛,姑且看在是你給我們安排的這份差使也便宜點算,難得娘很喜歡這裡。要是其他人,哼!

再說,主子家的錢是主子的,娘說了不能隨便亂用,我要自己賺錢給娘買她喜歡的女紅盒。”

我當下止了笑,覺得眼裡有淡淡溼潤,便道:“好,我要的東西一個兩文,做好了,以後我會幫你拉生意怎麼樣,咱們一起挑有錢的公子來宰。”

又擠擠眼笑道,“我們府中的弟子好象都身家不錯,只要你做的好,相信他們會爭相搶購的哦!”

小勇很高興,難得孩子氣的跳了起來叫道:“一言爲定!”

老爺子也開心的在旁看着。

我要小勇做的是一指多長的飛刀,就用爹爹的新合金做,要求精緻美麗……我的臭毛病,凡用的東西,必須美美的,所以曾有人懷疑過我有自戀傾向……

共三十把小飛刀,至於樣式可以隨便發揮,一把兩文錢。

小勇咬咬牙,“好,一個月!”

中午吃了飯,下午又聊了會,便回府了。路上我又停車買了些素色天緞紗和淡色的雨汀綢,一些綵線、珠玉、還有鈴鐺等飾物……呵呵,我現在可要開始準備我的獨門武器了!安全第一,惜命爲上!

回了府,在前門下車,看門的恩伯又是慈善的笑着迎夫人進門,我也又笑笑嘲笑恩伯今天穿的好鮮豔年輕啊,——聽說好象這幾天恩伯的壽辰,所以穿的喜慶了點,恩伯被我氣得鬍子發翹……

走到中院的側廊時,突然看到熟悉的身影,是鐵牛,正在廊裡站着,一臉羨慕的癡癡看着中院的弟子們學武呢。看他兩手無意識的輕微比畫,好象在跟着學習招式。

我揮揮手,輕聲喊道“鐵牛!”

他一驚,慌亂的轉頭,看是我,又習慣的傻笑一下,剛要過來給七夫人請安,卻突然停了,害怕的望着我們身後,顫聲道:“爹、爹……”

我也一驚轉頭,這是我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到管家,剛從前院的廂房轉出,進了長廊,緩步走來,每一步沉穩卻不乏盈捷,身上有種無形氣息親切又讓人畏懼……又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43.龍宮開業6.神偷76.姐妹歸屬41.緞雀樓行69.靈魔相鬥19.報復80.母女相見31.舊事25.汝瑤66.險中訴情34.決定36.寒月山莊67.東南災患89.爭戰40.39 下20.牽涉73.水逝花落46.中秋月夜(上)4.見衆56.機緣巧合52.山腹密地81.籌建戲班19.報復63.決戰前夕81.籌建戲班11.革新60.英雄會始67.東南災患13.出府47.中秋月夜(中)22.祈天10.姐妹89.爭戰52.山腹密地1.序74.卷末語55.潛引出水3.平安54.御座火鳥87.錯亂37.後勤基地10.姐妹12.賜幸35.序曲64.賽場爭鋒44.翡翠觀音18.天緞52.山腹密地8.回門52.山腹密地57.未央學堂27.善鋼22.祈天57.未央學堂81.籌建戲班1.序75.辭別歸程90.結束44.翡翠觀音15.改變75.辭別歸程52.山腹密地31.舊事41.緞雀樓行16.武鬥60.英雄會始15.改變80.母女相見33.朋友11.革新55.潛引出水20.牽涉85.石牢禁制15.改變57.未央學堂85.石牢禁制58.魔鬼特訓(上)63.決戰前夕71.龍脈密地4.見衆43.龍宮開業30.開張18.天緞65.細思斟酌39.七夕邂逅57.未央學堂38.鬼屋幽魂37.後勤基地13.出府40.39 下87.錯亂2.醒來18.天緞16.武鬥23.踏青2.醒來84.暗夜波瀾21.可兒
43.龍宮開業6.神偷76.姐妹歸屬41.緞雀樓行69.靈魔相鬥19.報復80.母女相見31.舊事25.汝瑤66.險中訴情34.決定36.寒月山莊67.東南災患89.爭戰40.39 下20.牽涉73.水逝花落46.中秋月夜(上)4.見衆56.機緣巧合52.山腹密地81.籌建戲班19.報復63.決戰前夕81.籌建戲班11.革新60.英雄會始67.東南災患13.出府47.中秋月夜(中)22.祈天10.姐妹89.爭戰52.山腹密地1.序74.卷末語55.潛引出水3.平安54.御座火鳥87.錯亂37.後勤基地10.姐妹12.賜幸35.序曲64.賽場爭鋒44.翡翠觀音18.天緞52.山腹密地8.回門52.山腹密地57.未央學堂27.善鋼22.祈天57.未央學堂81.籌建戲班1.序75.辭別歸程90.結束44.翡翠觀音15.改變75.辭別歸程52.山腹密地31.舊事41.緞雀樓行16.武鬥60.英雄會始15.改變80.母女相見33.朋友11.革新55.潛引出水20.牽涉85.石牢禁制15.改變57.未央學堂85.石牢禁制58.魔鬼特訓(上)63.決戰前夕71.龍脈密地4.見衆43.龍宮開業30.開張18.天緞65.細思斟酌39.七夕邂逅57.未央學堂38.鬼屋幽魂37.後勤基地13.出府40.39 下87.錯亂2.醒來18.天緞16.武鬥23.踏青2.醒來84.暗夜波瀾21.可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