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Chapter 68.血紅天空

其實我還可以做很多別的工作, 比如開開雜貨鋪跑跑南北雜貨,或者彈彈棉花織織布,雖然註定次品無數, 再不行就種種西瓜, 說不定成果都是無子西瓜, 總之不參加暴力行業, 就算最終還是上了戰場, 也只是給人家接接胳膊腿上上紅藥水。

基本上我沒有什麼才藝,但除了一樣。

只要和我有點交情的,並聽過我彈琴的, 都一致認爲我里拉琴彈得很好。我沒有學過琴,這技藝彷彿候鳥識途, 與生俱來, 那是刻進血脈的記憶。

我的父親和母親都擅長樂器, 他們沒有將白銀豎琴親自交接到我手上,血脈卻亙古傳承。

回憶不斷重現。

我聽見萊茵說:“要做你自己, 懂嗎?這裡沒有軍隊要你來帶,沒有族羣要你來保護。”

他又說:“這世上有那麼多種愛,沒有一兩種,也無所謂,不要傷心。”

“結束是新舊事物的交匯點, 結束了, 沒有關係, 有新的開始就好。”

那時天邊大亮, 朝陽象徵新的輪迴, 朝陽是新生的開始,新生的朝陽帶來生命的意義。

我又聽見老師說:“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不要爲命運所左右,因爲你已經改變命運。有些事物連主神都不能左右,像空幻之子,像創世雙劍。你已改變命運,曾預言的黎明之星是西路菲,並不是你,主神是念,是意志,那就是命運本身,不要在意他,雪莉絲。”

我現在回想這些話,只覺得挺憂鬱,然後就是沒想法,不是說它們沒營養,只是命運這種東西,總歸是心底的一條線,小時候我的思維沒有那麼縱橫,無視命運,它在運轉着,現在我的思維縱橫到天邊,怕死了命運,它繼續運轉着。那還不如不想。

我覺得老師在鼓勵我,如果小表哥是原定的白王子,那麼我出生的一刻命運就變更了,換句話說,我的出生帶來命運變更,而非我本身的作爲。而且到了後來,明顯主神又啓動了第二套方案,我又代替小表哥被套進命運。所以說命運這種東西,跟它較勁的後果就是鼻青臉腫,所以除非太自虐,一般情況下不推薦和命運較勁,當然有了與主神抗衡的力量就另當別論,但考慮到沒人和主神差不多威力,所以凡人還是不要多想……想到這裡,我已經思維混亂。

睜眼的時候看到天空黑紅,彷彿落下泣血。這裡是片及腰的高草地,草葉和我熟知的植物顏色很不一樣,褐褐的彷彿營養缺失。

我趴在地上,旁邊有兩個男丁,嗓門巨響,在爭論什麼。

“可以把他賣給城裡的老爺。”

“得了吧,我再不會聽信你的話,反正到最後都是拿着錢逃跑。”

“那錢是你偷了吧,還來誣陷我,你舌頭被謊言女妖啃過了。”

一股力道將我粗魯拉起。“你看這小子長得真好,可以賣一大筆錢,還有劍,得的錢我們平分,這次一定面對面……”

我轉轉腦袋,看到這兩個男丁身材健美,長着牛的頭,有點口氣。

半空裡一聲正義怒吼:“放開她~~~!!”

我分辨一下,發現是兔吉的聲音。

稍後兩個牛人把兔吉抓住,一隻說要清蒸,一隻說要紅燒,我飛起一腳踹飛了一隻,另一隻跪地求饒,我又飛起一腳,另一隻也下去了。

山坡上只剩我和兔吉。

我坐回地上。這裡的風有種腥味,草木都有點猙獰,褐黃草葉掃在身上像毛茸茸的爪。天空是暗紅的,雲層厚重,雖然有光,卻沒有太陽。從這個山坡上可以看到底下的一個市鎮。

兔吉扒到我身上:“雪莉絲……我還以爲你石化了。”

我淡淡地說:“異常狀態豁免。”其實我知道,是老師的核石,吊墜沒有在兔吉手上,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了。

兔吉揪我頭髮:“你真的沒肝沒肺,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他爬爬爬到我臉側,“你笑一笑……”

我站起來,舉起左手,詠唱極光魔法,光的精靈遲遲才聚集起來,魔力護盾薄得可憐,而且轉瞬消散。

兔吉說:“你的魔力不行了?”

我說:“不是,這裡的光之元素淡到沒有。”我又擡手,這次詠唱深諳魔法,只是初級護盾而已,召喚出來的效果卻好像大魔法。

我放下手:“暗元素滿地都是。”

兔吉支吾兩聲,大概一時沒想好,只說:“你真的各系魔法都會。”

我說:“光系最好,暗系最爛,其他so-so。”

他又支吾一會兒:“你不笑的時候說這種話,怪悶人的……”

我拍拍他,朝着草葉微禿的地方走了幾步,感覺瑟瑟的暗草劃在身邊,毛刺刺的。再看天空,血紅之色始終高懸。

我舉起右手,神劍天祈發出光亮,完整的天祈照亮半片天際。

周圍的暗色草木集體搖曳,光之元素自天祈劍身中流溢,像播下花種,光點落進暗草中,快速結出閃光花卉。兔吉驚呼出聲。

“吾之劍,爲吾變革法則,爲吾破開空間,還吾於常世。”我高舉天祈,激發它的創世神力。這裡是哪裡都不重要,我要立刻回去。

“住手。”身後沒有腳步聲,“你會破壞這地獄的元素結構。”

我放下天祈,轉身,看到黑衣黑袍,暗色的發與暗色的眼。

他朝我走過來,腳邊的植物重歸枯暗。

“請你在這裡停留三天,沒有事的,你重要的人一切都好。”他聲音沉穩。

傑伊森。

——*——*——*——

他說他叫尤拉,目前沒有工作,有點閒錢,專職閒逛。

基本上長相一式兩份的人都有其原因,除非批量生產,但人的長相畢竟不能批量生產。像我和小表哥,我是特意變成他的樣子,像萊茵和達文,是同年同月同日同卵雙胞胎。尤拉不是傑伊森,他暫時不肯告訴我他和傑伊森長相一樣的原因。

我們到了山坡下的小鎮,並不順遂,鎮門口傳來沉重的伐木聲,鎮口的圓弧拱石門有小半碎了,那旁邊站了一個和古樹一樣高的巨人,背對着我們,朝着一棵大樹揮砍,他穿着不太合身的硬皮甲,全身皮膚髮綠,沒有頭髮,腳邊躺着一隻狼一樣的死屍,那斧子看起來很鈍,但有我的人那麼高。我看着綠巨人,覺得,這可能是比巨人族更彪悍的綠錘人。

我向這位當地土著打了招呼,土著君轉過身來,看到我和尤拉,露出驚訝的表情,扔掉了手中的遲鈍巨斧,一聲巨響,那棵被砍伐的樹發出撕裂的聲音,轟然倒地。“人類。”綠錘人喃喃地說,聲音好似破鐘鳴響。他伸出粗厚的手掌朝我們抓來。

尤拉一瞬間就飄渺出去好幾裡,我朝着右後方跑開幾步,土著君抓了個空,顯得很懊惱。“人類!”他又說了一遍,然後朝着比較近的我抓來。

我無恥地踩他腳背,他跳着腳奔逃了,看着好活潑。

尤拉說:“這個地獄,人類無法和其他魔裔相抗衡,數量又少,一般隱居在僻靜的山谷樹林中。”

我說:“這裡不是地獄?”

他說:“這裡是地獄。”

我沒有話說了。

萊茵在初到地獄城時說過,地獄是另一個生命生存的世界,星河交錯,交錯的星河中有條紋斑斕的魚,魔裔們在那裡生存。地獄的確沒有日光,但它有最美的星影。對,他還說,地獄的植物會發光。

我相信萊茵不會說謊,但這裡不是地獄又是哪裡?

這裡的天空血紅如泣,草木不會發光,也沒有星河。

尤拉成了我的嚮導,我們直直穿過小鎮,向着鎮民口中的‘繁華大城’挺進。

尤拉不經常說話,他每說一句話必定有重大意義,由此看出他這人不熱衷於灌水,連日常交際也是這樣。

而後在短短兩天的行路中,我又發現一件事——他不會被打動。

是這樣的,有悲劇發生時,他知道這是悲劇,但沒有觀後感,這種淡定和西羅不同,他是真的沒有心想。我對這種現象表示歎服,一邊好奇他的腦構造是怎樣的。

然後在到達鹿血巖城的城門口時,我終於確定了一件事——這裡是地獄,薔薇紀的地獄也刷新了,它就是洪荒紀。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地獄天空血紅,草木枯竭,暗元素充斥,有時可以看見野外的靈魂光球飄飄蕩蕩,不知道會投向哪裡。尤拉說,這些亡魂會去往地獄中心,爲轉生何處做一個抉擇,它們可以轉生去地上,也可以轉生在地獄。

我說:“天堂呢?”一面想着地獄是上世紀,現世是本世紀,最顯著的區別是科技水平的落差,難道層層遞進天堂上面已經機器貓滿地跑?

尤拉說:“沒有天堂,天堂還沒有成形。”

不知爲什麼,這一刻我想到了高懸於天空的中心大陸。

“黎明之星啊,你覺得命運究竟是什麼?”在鹿血巖城的城門口,尤拉問我。

我說:“最近命運這個東西讓我很憔悴,你別說了行嗎?”

他無視我的憔悴:“主神規劃世界,以無數命運的形式。”

我說:“所以?”

他直直走向城門口:“你落夜前就能回去。”

我想他說的應該就是今天的落夜。

於是我只是晃進地獄來打打醬油?

眼前的城門還不錯,城牆上掛了圖案簡單的四角旗幟,隨風飄動,城門厚重,門兩側各站兩排穿盔甲的衛兵,但仔細一看其中大半是穿盔戴甲的骷髏,另幾個還有點守衛的泛。

我們過去,不出所料,人類的外表又引來煩惱,守衛一擁而上,個個眼中都發射出光芒。我一直想不通洪荒紀爲什麼要把人類的標價定得那麼高,後來覺得是物少價高的經濟市場調控原則,人類在洪荒紀相比其他種族少多了,於是成了珍惜物種。

我用天祈製造了超強光效,撲上來的守衛集體撲街,地獄的住民似乎很不喜歡光元素,集體逃跑,跑得還很有隊形。

每次使用天祈,尤拉的身影都會淡化,而後被暗元素填充回來。這會兒他又教育我了:“黎明之星,不要無節制地使用創世雙劍,你知道破壞常世規則的後果?”

我說我知道,一定是被大神踩了又踩。

他沉默,然後說:“你們曾經用雙劍對抗過大片的神祇,應該很明白。”

我說我確實明白,你不用說了。

雙劍不是常世之物,常世需要法則,雙劍篡改法則,洪荒紀時,我和萊茵用雙劍毀了古神天堂,與大片神祇交戰,但我們畢竟不是雙劍本身,我們是血肉之軀,如果濫用雙劍,現世的神祇組隊來洗刷我們,那可就好玩了。

趁着守衛撲街,我和尤拉大方地跨進城門。

“砰!”的一聲。

我驚異於舊社會怎麼還能聽見新世紀的槍響……沒聽錯,真的是槍響。

天祈把槍子擋下,我看向槍子的發源地。

金髮的,冷豔的,露溝的,拿着銀槍的。

奧黛麗亞。

……我該慶幸她沒亂入到梅洛迪的被窩裡嗎?

“可以來城中心的冥神殿找我。”我轉頭時,尤拉已經沒影了。

我再看向奧黛麗亞,她冰冷地看着我:“你居然來到地獄。”

“啊,”我揮揮手,“公費旅遊,目的地不是我說了算。”

兔吉突然蹦跳起來,指着奧黛麗亞嘹亮嚎叫:“雪莉絲的槍!你拿的是雪莉絲的槍!”他又拽我頭毛,“她拿的是白之月!她拿的是白之月!”

我仔細看去,發現奧黛麗亞手中的拿的槍,確實是白之月,梅洛迪送我的。

我探向腰間,這純屬條件反射,白之月早在我被抓進龍谷時就被收繳了,那麼唯一的解釋,是傑伊森把我的槍送給了奧黛麗亞?

“不要腦補,一定是她偷的!”兔吉吧啦吧啦地說。

我說:“你恨她呀。”

他跳來跳去跳來跳去:“我討厭她!這個女人一直一直一直幹破事!你怎麼還能直面慘淡的人生啊!”

我拍拍他:“少年,你跑題了。”一面揮出天祈。

奧黛麗亞一聲驚叫,我揮劍速度不快,她險要地跳開。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帝都歌劇院的一夜,奧黛麗亞用槍射擊貝克,而後也這樣狼狽逃竄。算起來,那是我第一次遇見貝克,那時他跟莉莉還在鬧彆扭呢……

奧黛麗亞滾了兩滾,朝着某個方向深切高呼:“西羅!西羅!”

61.Chapter 53.啊,套着了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0.Chapter 17.廢墟中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2.Chapter 54.新家10.Chapter 07.帝都17.Chapter 14.名人效應32.Chapter 29.男友?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2.Chapter 54.新家34.Chapter 31.繼續抓53.Chapter 47.老師(下)21.Chapter 18.殘劍53.Chapter 47.老師(下)9.Chapter 06.赤星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24.Chapter 21.魔法導師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11.Chapter 08.舞臺劇73.Chapter 64.龍谷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11.Chapter 08.舞臺劇36.Chapter 33.海公主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62.Chapter 54.新家30.Chapter 27.夜盜11.Chapter 08.舞臺劇10.Chapter 07.帝都56.Chapter 49.逃跑14.Chapter 11.阿媽阿公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73.Chapter 64.龍谷47.Chapter 42.醫師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20.Chapter 17.廢墟中4.Chapter 01.甦醒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50.Chapter 45.抓蜥蜴63.Chapter 55.租房協議35.Chapter 32.入室……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50.Chapter 45.抓蜥蜴69.Chapter 60.決鬥?77.Chapter 68.血紅天空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54.Chapter 48.哀歌(上)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11.Chapter 08.舞臺劇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21.Chapter 18.殘劍24.Chapter 21.魔法導師69.Chapter 60.決鬥?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47.Chapter 42.醫師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1.Chapter 53.啊,套着了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77.Chapter 68.血紅天空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30.Chapter 27.夜盜55.Chapter 48.哀歌(下)56.Chapter 49.逃跑48.Chapter 43.這位姐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57.Chapter 50.又逃了31.Chapter 28.屠龍部隊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3.Chapter 55.租房協議57.Chapter 50.又逃了11.Chapter 08.舞臺劇30.Chapter 27.夜盜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62.Chapter 54.新家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4.Chapter 01.甦醒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20.Chapter 17.廢墟中37.Chapter 34.宮牆內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10.Chapter 07.帝都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
61.Chapter 53.啊,套着了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0.Chapter 17.廢墟中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2.Chapter 54.新家10.Chapter 07.帝都17.Chapter 14.名人效應32.Chapter 29.男友?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2.Chapter 54.新家34.Chapter 31.繼續抓53.Chapter 47.老師(下)21.Chapter 18.殘劍53.Chapter 47.老師(下)9.Chapter 06.赤星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24.Chapter 21.魔法導師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11.Chapter 08.舞臺劇73.Chapter 64.龍谷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11.Chapter 08.舞臺劇36.Chapter 33.海公主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62.Chapter 54.新家30.Chapter 27.夜盜11.Chapter 08.舞臺劇10.Chapter 07.帝都56.Chapter 49.逃跑14.Chapter 11.阿媽阿公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73.Chapter 64.龍谷47.Chapter 42.醫師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20.Chapter 17.廢墟中4.Chapter 01.甦醒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50.Chapter 45.抓蜥蜴63.Chapter 55.租房協議35.Chapter 32.入室……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50.Chapter 45.抓蜥蜴69.Chapter 60.決鬥?77.Chapter 68.血紅天空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54.Chapter 48.哀歌(上)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11.Chapter 08.舞臺劇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21.Chapter 18.殘劍24.Chapter 21.魔法導師69.Chapter 60.決鬥?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47.Chapter 42.醫師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1.Chapter 53.啊,套着了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77.Chapter 68.血紅天空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30.Chapter 27.夜盜55.Chapter 48.哀歌(下)56.Chapter 49.逃跑48.Chapter 43.這位姐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57.Chapter 50.又逃了31.Chapter 28.屠龍部隊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3.Chapter 55.租房協議57.Chapter 50.又逃了11.Chapter 08.舞臺劇30.Chapter 27.夜盜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62.Chapter 54.新家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4.Chapter 01.甦醒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20.Chapter 17.廢墟中37.Chapter 34.宮牆內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10.Chapter 07.帝都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