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

不知道過去多久。

等我回過神來, 黑夜消失了,星光也消失了,天空和大地都跟着消失了。這裡一片漆黑。

我低頭一望, 黑暗中自己的身體是顯形的, 真是敵暗我明, 典型的活靶。

腦子裡鈍痛鈍痛, 好多東西在飛速消退。

我走了幾步, 周圍就浮現三道光芒,三道光芒又化爲三面鏡子。我分辨一下,發現這三面鏡子我見過, 但具體在哪裡,我忘了。

有女人的聲音, 響在虛空裡:“這三面鏡子是白玫瑰之鏡、常春藤之鏡、睡火蓮之鏡。”我居然沒有吃驚, 最近真是太淡定了……嗯, 最近?不過這個女人的聲音我也不記得。

三面鏡子圍成三個視角,我原地踏步一圈, 發現三個鏡面中倒映出的身影是個男丁,其實我也不能確定他是個男丁或者女丁,反正他胸很平。我自測一下,覺得以我的胸圍,不可能鏡面成像得這麼平, 難道, 這三面鏡子都是哈哈鏡?

女人的聲音又響在虛空:“那是西路菲, 你的化身。”

我一愣, 誠懇地搖搖頭, 以表示自己沒有聽懂。

女人發出一聲嘆息:“你什麼都忘了。”

我一時不知道怎麼道歉,總不能雙手交握星星眼道“再給我一次機會”, 她再顯像一個出來我也未必認得,這三面鏡子把人像扭曲得如此兇殘,我連自己長什麼德行都不可知了。話說她是誰啊?我是誰啊……

“看看這個。”女人的聲音良久說。

白色玫瑰雕飾的鏡子發出柔和的光芒,鏡面開始重新顯像。不知爲什麼,這光芒挺柔和的,我卻有種衝動往旁邊挪一挪,免得鏡像那邊有一把黑色的劍發動直線攻擊……嗯?

畫面裡沒有劍,一個生活場面。

鏡面中顯像出來的這個房間應該很貴,某黑髮青年躺在很貴的牀上,蓋着很貴的被子,很貴的牀簾撩起一半,很貴的牀邊坐着一個很貴的……呃不太貴的淡棕色頭髮的女孩子。

女孩子的雙手輕柔握住黑髮青年的一隻手,青年一動不動,睡得無敵安詳。

我驚恐地捂住胸口,感覺,要暈倒了。

迷之女音淡然道:“黑髮的青年是拉修斯.萊茵.黑曜,淡棕發的女孩子是薇薇安.普羅利。”

她還沒說完我就開始滿地打滾:“他們不能這樣!他們怎麼能這樣!他們要這樣那全世界都是這樣!”

迷之女音愉悅一笑:“他們怎麼不能這樣?”

我一頓,從地上爬起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貧富差距看着很大,結婚的前途太不光明。”

迷之女音笑了:“哦?”

我炯然地盯着鏡中成像,一定時間內沒有想法。

鏡中房間又進來一個人,和躺倒的黑髮青年面貌相似,雖然感覺很不一樣。迷之女音說:“這是達文.葛蘭.黑曜。”

達文進去後,薇薇安始終沒有動一下。達文在她背後站了一會兒,居然用略帶懇求的語氣說:“貝露,陪陪我吧。”

薇薇安站了起來。

她從容地轉身面對達文,綻開一個絢麗的笑:“不要再叫我貝露了,好嗎?西路菲都不會這麼親近的稱呼我。”她頓一下,忽然惡作劇地笑起來,“阿代爾,我和黑王子在一起,你要怎麼辦?達文殿下,我和你的弟弟在一起,你要怎麼辦?”

達文眉頭糾結,沒有說話。

薇薇安笑着看他,氣質竟然溫和。

達文說:“你儘管討厭我,但你終於又站到我的面前了。”他又一次懇求,“你不要這樣笑,這不像你。”

薇薇安說:“你把西路菲找來,我就笑。”她笑得甜美至極。

達文很生氣:“西路菲有什麼好?拉修斯必須保持昏迷,雪莉絲被抓走,這種時候他去了哪裡呢?他至今都沒出現!”

薇薇安不笑了:“你什麼都不知道。反正你總是這樣,患得患失,手中的東西一旦有可能丟失就會拽得死緊。你給我下藥的時候,是否期待我能愛你,誰知道我早就愛你,結果我就被藥死了。”她好像在說笑話一樣。

他們說着說着就召來冷空氣,房間裡呼啦啦的殘葉秋風。阻止冷空氣向強冷空氣發展的是牀上黑髮青年的一動。他動了一下,指尖擦過牀沿。

達文先注意到的,或許湊巧他低下了頭,看到了黑髮青年的手指動作。

接下來發生一段暴動。達文神速拿出一隻嬌小的‘糖果罐’,依稀可以看到罐頭蓋子上的向下一擰按鈕……達文把可疑的‘糖果’塞塞塞,塞到黑髮青年的嘴裡,在這個過程當中,黑髮青年猛然睜開了眼,竟是黑曜流紅。他擡手拽住達文的袖口,沒有什麼力道,達文死死捂住他的嘴,隨着時間流逝,青年閉上眼,抓着袖口的手也落了下去。看來那藥終於給灌了下去。

聽見迷之女音說:“怎麼?”

我反應回來,她是在說我啊。我想了想,想到一個點,問:“他的眼睛怎麼了?紅的,難道得了紅眼病?”

她沒回答。

再看回去,達文已經站了起來,面對着薇薇安,強冷空氣變爲了強尷尬冷空氣。達文咳了一聲,疑似沒話找話:“必須讓拉修斯保持睡眠,不然他會被傑伊森控制的。”

薇薇安眼眸深邃,飽含鄙視:“你就辛苦地統攬大局吧,你一直不知道,拉修斯比你想象中有能耐得多。”

達文說:“我是他哥哥。”

我正在破解達文這句話的前後邏輯關係,薇薇安突然來了一句更沒有邏輯的:“你滾。”

達文癲癇着離開了。

碰見敢於對帥哥說不的女人,我會歎服,碰見敢於對有錢帥哥說你滾的女人,我只能膜拜了。

薇薇安坐回牀邊,她又握住黑髮青年的手。我很少見到一個女人握住男人的手還能握得如此不帶色`情,基本上任何言情小說中女人握住男人的手都是有一定企圖的,哪怕只是看人家長得帥揩揩油,如果是耽美小說或者百合小說,那麼男人握住男人的手或者女人握住女人的手也會有企圖……咦剛纔在說什麼來着?

“拉修斯。”薇薇安輕聲說。

窗外已經沒有太陽,入夜了,屋裡燈設沉重,燈光低迷。他沒有動靜。

薇薇安站起來出了房間,房門關得極輕。

鏡面的視角隨着她移動,從走廊至露臺,轉向中庭,隱隱有瀑布流水。

可以看見星空一角,星子搖搖欲墜。她站在了一個瀑布前,分開了水幕,走進了密道。

她走過太長的路,密道中的火鳳燎燈伏如黑獸,大片漆暗中,唯有她的手環發光發亮,是翠綠星辰。有一瞬間,我以爲鏡面與身邊的虛無之黑相通了。

中途她施展聖法,驅除黑淵屏障,然後走到封石巨門前。她再施法,巨門轟然洞開。這個時候,她臉色已經因魔力的消耗而蒼白。

巨門後的空間寬敞無比,石階和石壁上鐫刻滿深幽符文,發着光,發光的符文環繞着中心的水晶之棺。我知道棺材裡的是西路菲,鏡中之人。我的化身?都化進棺材裡了,難道說,我已經死了?並且外頭燒烤一堆貢品進來,我能夠收到?不知咋的,這個新猜想讓我有點躍躍欲試。

薇薇安走到水晶棺旁,撐在棺蓋上喘了一會兒氣,沒有多看棺中人,她俯身拉開了棺下的暗格,取出一個斷裂的劍柄。黯星鍛鐵,這劍柄真夠黑的,能不能美白一下……

薇薇安又休息一會兒,藏好劍柄,走到石室的一個角落,那裡有一個弓架,擺着一張金弓,上頭似乎嵌着天國的女神之星。這時候我的大腦自動過濾出一些信息,女神之星似乎可以殺滅靈魂,這張弓是個神器,或者魔器,反正神器和魔器只在一線之間,區別多半在成色。我能立刻過濾出這個有用信息,難道是因爲此刻腦袋空空,業餘知識點得到重用?

話說回來這位姐姐的架勢,讓我不得不懷疑她在盜墓……

薇薇安拿着金弓走出了石室,回程還算順遂。

她看來是想回去原來的房間,不過金弓如此醒目,看不見的都是白內障或者白外障,總之視網膜一定有點遺憾,但這個地方的守衛篩選明顯嚴格,大家都將目光定格在了金弓上,薇薇安一路走去泰然自若,守衛們一個比一個目光炯然……我忽然想到,難道是對金子的朝拜?

終於有一個守衛攔在了薇薇安跟前:“小姐,這弓……”守衛遲疑很久,禮貌地說:“可否請您不要在皇宮裡攜帶武器?”而我終於知道這個佔地面積前凸後翹的地方是皇宮。

薇薇安沒有回話,拿着弓泰然自若地繞開守衛,前進。守衛惶恐地追上去攔截。

“薇薇安。”一個比較滄桑的阿媽音。

“塞爾瑪.普羅利,薇薇安的母親。”迷之旁白音。

阿媽的穿着比較傳統,奔上來說:“薇薇安,你在幹什麼?”沒有責罵,單純問號。

薇薇安轉過身來的時候,金弓用雙手執在身前,笑容乖巧無比溫柔,標準的靦腆妹妹。她的變臉技能讓我的膝蓋中了一箭,我深深覺悟到要跪着仰視她。

薇薇安靦腆地說:“媽媽。”

阿媽奔到她跟前,看來沒有詫異,只說:“哦,這把金弓……”

薇薇安稍稍舉起金弓:“達文殿下說,可以讓我用這張弓。”她略帶憂傷地皺了眉,“媽媽,我有點不敢相信,達文殿下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我膝蓋又中了一箭。

阿媽摸摸她的頭:“薇薇安,這是你的福。”這位阿姨看來認不得女神之星,沒有鑑定出金弓的真實標價。

她們委婉交談,數句後各奔東西。

結果又走了一會兒,迎面殺出一個金髮妹妹,百合腰飾,玲瓏珍珠。

迷之旁白:“西爾維婭.嘉蘭諾德公主,你也可以叫她西莎貝娜。”

公主殿和薇薇安正面相撞,我以爲要引發落差性衝擊波,沒想到公主殿拘謹地捂好裙子,把繁複首飾儘量縮縮縮,低着頭瞻仰腳尖:“姐姐……”咦,話說回來我爲什麼覺得會引發衝擊波?

薇薇安暖和一笑:“貝娜,魔法好好練習了嗎?”

公主殿對腳尖至死不渝:“練習了……”

薇薇安說:“拉修斯說的話還記得嗎?”

公主殿對腳尖死了都要愛:“記得……先練準頭……”

薇薇安忽然收起笑意,眼神放空到公主殿的頭頂。良久,她說:“貝娜,如果沒有了阿代爾哥哥……”

公主殿一下擡頭:“啊?”

薇薇安露出痛苦表情:“從小我也沒怎麼管你,甚至你喜歡西路菲,我也是快死了才知道……你都長得這麼大了。”

公主撲進她懷裡:“姐姐,姐姐你會和哥哥在一起,我們會有比童話還好的結局。”

她的指尖因緊握金弓而泛白:“我的妹妹……”

在她懷裡,公主徐徐軟倒,躺下時面容恬靜,像做着一個童話的夢。

“我受愛情蠱惑,想要奪取雙劍,我差點因愛情而背叛摯友。”金弓彷彿要握得斷裂,“即便我最後沒有背叛,但畢竟不義,死於愛情的背叛確實應得。”

她俯身撫觸公主的臉頰,動作輕微如同隕蝶。“吾妹……”她終於什麼也沒說。

我總覺得她心細,但一硬起來就像隕鐵,跟男人的某種生理現象差不多,不發泄掉就得憋死……嗯,這個說法有點黃。我怎麼能這麼不嚴肅?但是我真不知道她要去幹啥。這些人,這些人都是什麼的搞頭……

把公主安置好,薇薇安轉回了原來的房間,拿着金弓,握着劍柄。我突發一個奇想,難道她真的對黑髮青年有非分之想,但是又礙於和人家哥哥有一段情,不得已只能選擇共赴地底,先把對方一箭射死,再用斷柄把自己捅死?因爲殉情是件嚴肅的事,她才用這麼特別的、不量產的武器?不知爲啥,我覺得這個猜想霹靂極了。

回到原初房間。這時候牀頭櫃上多了一隻小妖精,長相另類,有兔耳朵……看清了發現是頂帽子。嗯,管他叫兔精好了……唔,要不然兔吉?

兔吉同學手裡抱了一顆什麼東西,淡淡亮光,小妖精的個頭太微型,這石頭他抱着有頭那麼大。不知爲什麼,我瞬間就知道這是白晝神的核石。

薇薇安進去房間,開門的聲音和出去時一樣輕。牀頭櫃上的兔吉原本盯着‘睡美人’發呆,聽見輕柔的開門聲,轉頭看向門口。

兔吉飛到薇薇安身邊,不停地說:“什麼時候去救雪莉絲?什麼時候去救雪莉絲?”他說個不停,還哭了。

薇薇安對他笑了笑:“看我的。”

她走到牀邊,把深黑劍柄放在枕頭邊上。幽黯之光如霧般發散,劍柄發起光來,並非不詳之息,帶着淡淡輕藍,似有生命流轉。這光很漂亮。

兔吉飛在空中:“他能醒來嗎?”

薇薇安說:“不一定。”她伸出手,翠綠手環應和輕藍之光,像兩隻永夜燈火。房間裡陷入幻夢。

一聲輕咳,黑髮青年睜開了眼,起初雙目流紅,他好像不能自控,抓着牀沿又閉上眼,輕藍之光越發濃厚。我以爲他又要sleeping beauty過去了,結果劍柄不再發光,他睜眼時,眼睛不再流紅,彷彿吸收了劍光,是黑曜中帶着暗藍,看着順眼好多。

他醒了。

薇薇安在牀邊坐下,捧着兔吉:“比預想中克服得快很多嘛。”

青年說:“如果父親在近旁下令,結果還很難說。”他抵着額頭,似乎頭痛,精神狀況不太優良。

“頭暈嗎?你睡了兩個月,不暈纔怪了。這個……”薇薇安摸出‘糖果罐’v2.0,邏輯推斷跟達文那個不是同一款,不然她弄醒青年再把他弄暈就是純粹找抽,或者自娛自樂,或者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反覆暈倒之上。

青年接過藥瓶,吃垃圾食品一樣吃藥吃藥吃藥……一瞬間我以爲那真是個糖果罐……或者真的是個糖果罐?他邊吃邊說:“兩個月。”

薇薇安側低了頭,沒有立刻說話。

青年拿起暗色劍柄,說:“自從到了新世紀,我就不停地拖她後腿。”他又笑着搖了搖頭,“她這會兒在幹什麼?”

“養傷,”薇薇安拿起金弓,“她傷得不輕。”

青年看着她撫過弓面:“你這是……”

薇薇安說:“我一直在想,我們的敵人到底是誰呢?”

青年說:“將來把我們幹掉的那些傢伙。”這一刻我真的給他跪了……

薇薇安也笑了,說:“我是說現在該怎麼辦?”

我看到他從牀上下來了,最初的站立有些搖晃,他還一邊笑,他是笑着說的:“我突然想起,我哥的靈魂雖然變異,身體還是沒變的,我們血脈相通,核石也差不多。”我真的看到他眼裡有黑獄的光。

薇薇安沉默許久,跟着站起:“你比我想的還要過分。”

兔吉惶惶不安道:“你們要把達文殿下怎麼樣?”

沒有回答。

薇薇安走到門邊,又轉了半個身:“我好擔心她呀,不要告訴我你不擔心。”

他表情凝重了很長時間,扯出一個淺淺的笑:“你怎麼相信她是束手就擒,你怎麼肯定她不是去龍谷當蛀蟲的?”

薇薇安的眼瞳盈亮盈亮:“哦……”

他撐着牆邊,擡手的時候,掌心裡多出一個吊墜,黑色龍鱗,中心發出亮光。他站直了:“我確實擔心,父親派人送來這個的時候,我……她不是智謀過人的白王子,她天真得很,她只是個小姑娘。”他握緊了龍鱗,輕輕喚着,“雪莉絲……”

我不自覺露出笑意,三面神鏡水紋流轉,映照出我的樣貌。

我是雪莉絲。

69.Chapter 60.決鬥?69.Chapter 60.決鬥?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23.Chapter 20.老師你好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36.Chapter 33.海公主30.Chapter 27.夜盜62.Chapter 54.新家14.Chapter 11.阿媽阿公34.Chapter 31.繼續抓48.Chapter 43.這位姐63.Chapter 55.租房協議61.Chapter 53.啊,套着了15.Chapter 12.王子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56.Chapter 49.逃跑56.Chapter 49.逃跑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50.Chapter 45.抓蜥蜴7.Chapter 04.盜賊團9.Chapter 06.赤星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24.Chapter 21.魔法導師37.Chapter 34.宮牆內70.Chapter 61.枷鎖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62.Chapter 54.新家61.Chapter 53.啊,套着了4.Chapter 01.甦醒20.Chapter 17.廢墟中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34.Chapter 31.繼續抓78.Chapter 69.回家51.Chapter 46.地宮探險?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9.Chapter 06.赤星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53.Chapter 47.老師(下)30.Chapter 27.夜盜21.Chapter 18.殘劍21.Chapter 18.殘劍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77.Chapter 68.血紅天空10.Chapter 07.帝都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69.Chapter 60.決鬥?76.Chapter 67.死亡之路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52.Chapter 47.老師(上)11.Chapter 08.舞臺劇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9.Chapter 26.哭泣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14.Chapter 11.阿媽阿公31.Chapter 28.屠龍部隊10.Chapter 07.帝都6.Chapter 03.小雀斑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1.Chapter 53.啊,套着了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14.Chapter 11.阿媽阿公52.Chapter 47.老師(上)29.Chapter 26.哭泣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4.Chapter 01.甦醒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57.Chapter 50.又逃了29.Chapter 26.哭泣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29.Chapter 26.哭泣36.Chapter 33.海公主54.Chapter 48.哀歌(上)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53.Chapter 47.老師(下)77.Chapter 68.血紅天空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76.Chapter 67.死亡之路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
69.Chapter 60.決鬥?69.Chapter 60.決鬥?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23.Chapter 20.老師你好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36.Chapter 33.海公主30.Chapter 27.夜盜62.Chapter 54.新家14.Chapter 11.阿媽阿公34.Chapter 31.繼續抓48.Chapter 43.這位姐63.Chapter 55.租房協議61.Chapter 53.啊,套着了15.Chapter 12.王子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56.Chapter 49.逃跑56.Chapter 49.逃跑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50.Chapter 45.抓蜥蜴7.Chapter 04.盜賊團9.Chapter 06.赤星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24.Chapter 21.魔法導師37.Chapter 34.宮牆內70.Chapter 61.枷鎖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62.Chapter 54.新家61.Chapter 53.啊,套着了4.Chapter 01.甦醒20.Chapter 17.廢墟中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34.Chapter 31.繼續抓78.Chapter 69.回家51.Chapter 46.地宮探險?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9.Chapter 06.赤星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53.Chapter 47.老師(下)30.Chapter 27.夜盜21.Chapter 18.殘劍21.Chapter 18.殘劍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77.Chapter 68.血紅天空10.Chapter 07.帝都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69.Chapter 60.決鬥?76.Chapter 67.死亡之路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52.Chapter 47.老師(上)11.Chapter 08.舞臺劇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9.Chapter 26.哭泣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14.Chapter 11.阿媽阿公31.Chapter 28.屠龍部隊10.Chapter 07.帝都6.Chapter 03.小雀斑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1.Chapter 53.啊,套着了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14.Chapter 11.阿媽阿公52.Chapter 47.老師(上)29.Chapter 26.哭泣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4.Chapter 01.甦醒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57.Chapter 50.又逃了29.Chapter 26.哭泣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29.Chapter 26.哭泣36.Chapter 33.海公主54.Chapter 48.哀歌(上)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53.Chapter 47.老師(下)77.Chapter 68.血紅天空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76.Chapter 67.死亡之路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