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hapter 53.啊,套着了

一片楓葉落在石頭上。

這裡好像是個夢境。

陽光閒閒地落在草堆裡, 一地碎金。我動了動,本來談情正歡的兩隻蜥獅猛然錯開,急擺着褐綠色的蜥尾遁進澤地。石頭上的楓葉被掃落地上。

我靜靜臥了一會兒, 叼起楓葉, 扇動骨翼飛到遠遠的小溪邊, 沿路動物悄聲遁匿。我把楓葉丟進溪面, 水紋動漾。

這水面有一個倒影, 紫瞳銀鱗,流暢獸形,純白龍翼, 比溪邊的水石略大一些。

原來我現下是幼龍之形嗎。

晴好天氣。我慢悠悠飛回楓林下的矮木屋,遙遙傳來木頭劈裂的聲音, 像在打着節拍, 讓我不自覺跟着頻率扇動雙翼。爺爺在劈柴火。

我停在一個閒置的木樁上, 對着還沒遭劈的木頭吐了口氣,這就是個簡單的風魔法, 風刃徐徐刮過,木頭們眨眼裂開了。

“小白,你怎麼還不化人形呢?”爺爺抱起木柴向屋裡去。天邊一卷黑雲。

我看着這些熟悉的景色,好半天才說:“爺爺……”

這肯定是夢,我想, 這裡是落楓山谷, 但洪荒已逝, 山谷已毀, 爺爺早在我還沒長大的時候就死了。

但這是個多麼瑰麗的夢啊, 宛如朝陽之息。

“你若不隨命運而動,命運便要將你碾過。”什麼人在我腦海中說。

這個聲音非常陌生, 似乎是個女人。我說:“咦?”

“你若比命運強大,你便成聖主之神。”那個聲音繼續說,“但你只是一介螻蟻。若有黑暗,便用光明來將之驅散,若有恐懼,便用勇氣來將之驅逐,黑暗中誕生光明,恐懼中誕生勇氣,光明唯有黑暗中才能顯形,勇氣唯有恐懼時才能發動。”

最後她說:“若你在恐懼中隨心而動,你便是勇敢的人。”

我很茫然,到處四顧:“你是誰?”

那聲音說:“你不會知道。”

我說:“你是主神嗎?”

她說:“你要醒過來。”

我愣了一下,又環顧四周,眼前熟悉的景物像摻了蜜糖一樣甜美,不住地呼喚我拋棄思想。這夢十分蠱惑。

那聲音又說:“你可曾應溫暖逝去而恐懼?”

“恐懼。”我回答說。

“那你便可勇敢,便可守護。”那個聲音最後說,“醒來吧。”

我展開雙翼,飛上天空。

在飛起的過程中,身軀越變越大,這是成長。

回憶的楓林在視野中枯敗,這是時光流逝。

醒來時第一印象,哇靠多麼玄學的夢。

似乎睡了不少天數,關節都僵化了,急需加油。

感覺躺在牀上,並且這張牀輕軟舒適,像雲一般。擡眼可以看見精美頂賬,輕紗低垂,簡直像在發光,精巧奢華的擺設朦朧淡影,像在雲上的宮殿。

輕巧的紗幔撩起一角,這個臥房的擺設有點眼熟……

我回憶一下,記得閉眼前的一刻,火鳳飛上長空,天際撒下火星,我眼看就要撲街,萊茵不知從哪裡橫行出來,在我擁抱大地之前把我接住……咦,剛我好像做了個夢,但現在那夢在快速忘卻……

朦朦朧朧間一股力道把我輕輕翻了個面,跟煎魚似的,事物在視野裡旋了半圈。

經過這個轉體運動,我猛然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人的懷裡。那個人把我放在他的臂彎,放下手裡的書,低頭看進我的眼,手指撫過我的臉,黑曜石一般的指甲挑起了幾根我的發……不得不酸的描寫。我揉揉眼。

我說:“萊茵……”出口的聲音有點啞,又覺得不對,改口說:“太,爺,爺……”

“你可睡了半個月呢。”萊茵笑笑地說,絕不是高興的笑。

我用急需加油的腦子思考五秒,發現,當前形勢屬於自己幹了壞事兒被長輩抓包……我咬咬手指,決定先發制人,說:“太爺爺,你把我拐到你牀上是不對的,叫爺爺打死你。”

萊茵很不客氣地捏了下我的臉,說:“拿你沒辦法了。”

我剛想接話,一杯溫水遞到嘴邊,我靠穩了歡歡地喝,喝掉半杯才後知後覺地擡起左臂,摸了摸,再摸了摸,肉的,絕對不是假肢,而後才發現只穿了一件很輕很薄的睡衣,這樣大咧咧靠他身上好不矜持。

我坐起來,比較鈍感地拉開左臂袖子,肘子上方一圈紅印,自愈狀況良好,不日就能消印。

這時,我纔想起競技場上已經把左臂砍掉了的事兒。

我拉下衣袖,遲鈍地說:“哎呀……”能夠把斷肢從深淵荊棘那裡奪回來的,能夠反向運轉魔神獻祭之陣的,我只能想到一個人……那麼說,萊茵回覆力量了,他果然用了白晝神的核石……咦?

我悲喜交加地坐了一會兒,轉頭說:“哎,老爺子,你對我和西路菲有什麼想法嗎?”

萊茵側過頭去悶笑了好一會兒,轉回來說:“沒什麼想法,你是你他是他。還有,注意西路菲是你爺爺,不準直呼他的名字。”

我徹底地轉喜爲悲,搖搖晃晃就要軟體化,被萊茵接住靠到枕頭上。我哭了:“上天果然待我好薄……”其實可以理解,我只是非分地想象一下,想象萊茵回覆力量後記憶也跟着回覆,不過,核石破碎造成的記憶損傷就像碗盤摔碎,補起來也有缺痕,他的記憶……總是一次次地強`暴我的夢想,死老爺子。

萊茵把我擺放端正,又把空了的杯子放回牀頭,很輕鬆就攬住我的腰把我拖了回去,於是又變成小鳥依人的姿勢,我一面馬達一邊想,我是矜持好呢,還是不矜持好呢……不對,問題是矜持和不矜持嗎?

萊茵用指甲戳一戳我的鼻子,說:“砍的時候都不猶豫,疼不疼?”

我突然一頓,哪裡飛來一個太空思想,立刻膏藥一樣摟緊他,哈哈地說:“看,看,我都沒有哭,我跟我爺爺有得一拼~~”

萊茵靜了半天,在我頭上飄飄然的一聲:“我可不是要你不哭……”

我擡頭說:“啊?但是你討厭哭鼻子的女人。”

他摸摸我的頭:“那話可不是這麼理解。”

我眨眨眼:“不能理解。”乏力地放開他,坐端正了,“你還是去找我爺爺吧,反正,你也就喜歡他。我愛你,與你無關,你愛他,與他無關。”

萊茵又悶笑了。

我轉頭看,他居然一直笑一直笑,看着我一直笑一直笑……我拍着被子炸毛道:“你討厭,有什麼想法就……”

萊茵指指我的衣服,說:“一個男人把一個女人帶到牀上,只給她穿一件絲衣,你覺得該有什麼想法?”

我又眨眨眼:“哎呀……”

結果等到他親了我一下我纔有所反應,我驚愕到不行:“你你你……”

萊茵說:“怎麼?”

我實在找不出百分百融洽的詞組來描述當前的形勢,只好說:“你你你……你喜歡的是我爺爺,你黏我幹什麼?”

他抱了我一下,抱的時候把一隻手放在我的脖子下面,說:“西路菲,要怎樣纔會出現?”

我瞬間愕然,瞬間想到一種可能,我說:“你覺得西路菲跟我用的是一個身體?你覺得西路菲影遁了?”

他點點頭:“我覺得。”

我怒:“西路菲被我吃掉了!你去死!”

萊茵笑了好幾聲,拍拍我的背,說:“別這樣,雖然說生活就是吃自己。”

我眨了眨眼,一瞬間沒反應過來他講的是冷笑話。

我說:“啊?”

他說:“你在聖將軍府邸教訓我時,說過兩句話。世人品性不同,你看到的不過片面。一個果,總需要多個因來促成,看人也一樣,你看清了其中幾個因,未必就能夠把握一個人。”

我說:“啊?”

他大概鬱悶了:“真想打你。”

我純屬自動回覆:“家暴的不準。”說完一愣,“哎呀,你到底是想起來,還是沒想起來呢?”

他說:“沒想起來。”

我說:“不好意思剛纔你說的話句句都很錯亂。”

萊茵牽起脣角,說:“我的意思是,雖然我記憶沒有恢復,不過,我認爲你是西路菲。至於爲什麼你一會兒是西路菲一會兒是雪莉絲,還有西路菲在天堂城時雪莉絲在地獄城,就是你該解釋給我聽了……如果你肯的話。”

我簡直難以想象自己此刻的閃亮表情:“啊……”

“你是西路菲……乖乖躺着,別挺起來。”萊茵又把我摁端正了。

我翻了個身背對他。

他拍拍我的肩:“西路菲?”

我使勁閉上眼。

他又拍拍我:“雪莉絲?”

這時,我才終於確定這不是又一個夢。

“老實說,我不敢確定雪莉絲和西路菲是一個人。”萊茵說。

我巧妙地瞄他:“那麼……”

他笑了笑:“在我的印象裡,雪莉絲絕不該有那樣強大的決心,那樣……”

我捂了下左臂的傷圈:“你是說自殘精神?”

他捏着眉心貌似無語,一會兒後說:“在天堂城時,我纔跟你說過叫你別召喚神顯,怕的就是你缺胳膊斷腿……誰知道……”

我拍拍他的手背:“別在意,這就是一種很有效率的分體作戰術,反正斷胳膊還能再接回來的。”

他說:“你都暈倒了……”

我說:“技術性失誤,忘記心劍上塗了彼岸星蘭的毒汁。”

他睜大眼:“什麼?”

我坦率地望着他,順便露出一抹微笑。

他低頭了:“白王子……”

我說:“別驚奇,我犯的烏龍事件可多了,只不過善後工作做得太好,普遍負負得正了。”

好一會兒,萊茵低着頭說:“不,你是雪莉絲,西路菲跑哪裡去了?”

我壓勻呼吸,說:“吃~掉~了~”

萊茵說:“吐出來。”

我說:“哎對了,記得剛剛你說‘西路菲要怎樣纔會出現’。你既然知道我是西路菲,你幹嘛還這麼問?”

他操起手:“我沒說。”

我說:“你說了!”

他露出顛倒黑白的一個笑:“逗你玩。”

我竄起來跟他同歸於盡,把牀頭的四隻枕頭搜刮起來往他腦門上摁,他貌似艱難地挺立在將倒未倒之處,時不時悶笑幾聲,他一悶笑我就抽搐,於是更加賣力地摁。咱倆真是黑癡和白癡啊。

在這個令人無力的打鬧事件中,咔嚓一聲,房門開了,伴隨門外侍女的一聲驚呼:“殿下!”

我還沒有來得及看看是誰來了,窩在枕頭下的萊茵迅然躍起,眼前一通天旋地轉,我回過神來就給他包裹進了絲滑的被子了,典型一團團。

匆匆的腳步聲,來人走到牀前,我聽到和萊茵很像的聲音,透着氣憤:“拉修斯,你可以了,把西路菲的孫女給我。”

啊?是達文……

我偷偷拉起團團一角,但是立刻被萊茵的手捂嚴實了。“她是她,西路菲是西路菲。”萊茵說。

隔了好一會兒,猜想達文有火車頭現象,果然他下一句就好生氣:“你在做什麼?!西路菲……西路菲在哪裡?”

我聽見萊茵悠悠地說:“在大陸上。”

……猜想達文被氣死了。

但他沒被氣死,啪!牀頭櫃上一聲巨響。

我實在忍不住好奇,鑽鑽鑽鑽,好歹把半個腦袋鑽出了被子,看到拍在牀頭櫃上的原來是卷報紙,紙張厚實,上頭印了大幅彩畫。

我飛快地夾過報紙來看,頭版頭條印着大大的彩圖,視距很遠,似乎是天堂城,可以看到頂層烏雲密佈,雷電交加,雨幕中水蛇狂掃,居然是那天與老師一戰的超遠距離拍攝,這樣令人震驚的場面,手上有攝影工具的人都會搶着拍下。

翻頁,彩圖分成了大小不等的幾塊,有些模糊,像是在遠處拉近焦距所至的像素低下,圖中依稀可辨雷閃間白色與黑色的身影,張開龍翼,大狂之鷹般舞掠,光與暗的上古法陣,衝破黑幕的絢爛法光。

再翻頁,神顯降臨的純淨烈陽,驅散黑雲瓢雨,蟄伏水獸,天堂城的頂層有如聖神駕臨。

這篇報導的視覺效果超有水準,標題也超有水準:天堂城頂層浩劫,黎明之星現世?

副標題:天堂之頂的神蹟,黑白英靈的神姿,地獄城的居民是否窺見了洪荒時代的拉修斯殿下與西路菲殿下?

譁~我跟萊茵居然上報紙了!還彩圖拉頁……

我放下報紙,擡頭看到達文陰鬱地看着我,立刻覺得汗毛跳舞,趕緊往團團裡縮了縮,順便把報紙放回牀頭。

達文的額角暴了十字路口,壓抑地說:“我叫你去和白晝神談談,沒叫你……”是對萊茵說的。

“這件事情圓滿解決,再無後顧之憂,不是很好?”萊茵把我撈起來靠到他胸上。

達文的額角暴了大字路口,他叉着腰說:“你們兩個倒是敢……留給我一堆爛攤子,這報導半個月前就發出了,攔也攔不住,如今世界各地都知道天堂城的事情,所有的舊神都來向我要西路菲,吵得我……”

我一頓,忽然想到天堂城時商貿之神的不請自來,現在想想那不合邏輯,首先沒有人知道西路菲在天堂城,但居然沒想到還有報紙這玩意兒……

扭頭間發現達文死死盯着我看,頓時汗毛跳舞again,我縮縮縮……

達文說:“紫晶小姐,我兌現了承諾,該由你兌現籌碼了。”

我眨眨眼:“啊……那個生命音符……”

他揉着額角說:“薇薇安已經復活。”

我冒着花朵歡快地說:“那太好了,當我沒說。”

他一怔,眉目冷峻地看我:“你說什麼?”

我縮進團團以躲避打擊報復:“耍賴是小孩子的專利。”

周圍非常得安寧。

“哼。”達文冷冷一聲,“那好,生命音符就不給你了。”

我探出來:“啊?”

他眼冒冷氣:“我騙你的,薇薇安沒有復活,小孩子都好騙,不是嗎?”

萊茵笑了一聲:“他沒誆你,薇薇安在上課呢。”

達文的額角暴了王字……我想,這就是所謂的裡應外合,氣死老哥……

達文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拉修斯……”

“西路菲會幫我的。”萊茵拍了拍我的背,“他和我同是雙劍契主,同是洪荒英靈,我們命運交纏。如果這世上還有誰願意無條件幫助我,那就是西路菲。”

達文的眉頭皺了好久,他吐出一口氣:“拉修斯,你是怎麼看待我這個哥哥……”

“哥。”萊茵輕輕喚了一聲。

達文又看了他好久,雙手攤了攤,似乎頗爲無奈:“你要是想自立爲王,我也不攔你,但至少我還有力量保護你們,你和貝娜……”

“哥。”萊茵又喚了聲。

結果達文又攤攤手,鬱悶地出去了。

等到房門關上,我對萊茵說:“剛那個就是傳說中的撒嬌吧。”

“……”

我說:“你有點壞啊,家人的話……”

“家人的話?”萊茵說。

我唔了一下,說:“家人……有家人很好的。”

萊茵頓了一會兒,似乎在轉移話題:“話說回來,我哥有沒有給你吃什麼奇怪的東西?”

我說:“沒……”但瞬間就想到一個東西,那盒配方神秘的‘大補丸’……我搖頭:“沒,我沒亂吃。”事實確實是沒吃。

萊茵點頭:“那就好,我哥他呢……”結果沒有說下去。

我說:“嗯?”

萊茵淡淡地笑了笑:“沒什麼,他這人總是患得患失。”

我被他這個‘淡淡的微笑’衝擊了一瞬,回過神來的時候脖子上多了一條項鍊,鏈子的墜繩不算珍稀,墜石卻很亮很美,金玉上有流光,未經打磨也不顯粗陋,但是墜石的石心有一層斷痕,流溢出十分清淺的虹光。這墜子美得像個神話。

我擡手摩了摩這顆核石,指尖抖動,最後只能吸吸鼻子。

萊茵說:“別哭,白晝神與你同在。”

我緊緊捏着老師的半塊核石:“你沒有全部用掉啊。”

萊茵說:“嗯。”

我們都沒再說話。

好一會兒,我說:“總覺得老師刻意留了太多東西下來,天堂城就不用說,這顆核石……”

萊茵說:“它屬於你。”

我低頭說:“纔不。”

萊茵說:“求你了,別哭啊。”

我說:“纔不。”

萊茵嘆氣了:“你還是哭吧,求你。”

我擦擦臉,終於有眼淚下來。當雪莉絲真是太好了。

9.Chapter 06.赤星50.Chapter 45.抓蜥蜴11.Chapter 08.舞臺劇34.Chapter 31.繼續抓10.Chapter 07.帝都20.Chapter 17.廢墟中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20.Chapter 17.廢墟中50.Chapter 45.抓蜥蜴31.Chapter 28.屠龍部隊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31.Chapter 28.屠龍部隊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3.Chapter 10.學長29.Chapter 26.哭泣7.Chapter 04.盜賊團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1.Chapter 53.啊,套着了54.Chapter 48.哀歌(上)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32.Chapter 29.男友?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4.Chapter 01.甦醒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53.Chapter 47.老師(下)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16.Chapter 13.晚宴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47.Chapter 42.醫師47.Chapter 42.醫師14.Chapter 11.阿媽阿公7.Chapter 04.盜賊團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6.Chapter 03.小雀斑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12.Chapter 09.這麼巧73.Chapter 64.龍谷73.Chapter 64.龍谷32.Chapter 29.男友?12.Chapter 09.這麼巧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0.Chapter 07.帝都16.Chapter 13.晚宴11.Chapter 08.舞臺劇14.Chapter 11.阿媽阿公70.Chapter 61.枷鎖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62.Chapter 54.新家5.Chapter 02.分合69.Chapter 60.決鬥?47.Chapter 42.醫師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11.Chapter 08.舞臺劇13.Chapter 10.學長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55.Chapter 48.哀歌(下)30.Chapter 27.夜盜48.Chapter 43.這位姐54.Chapter 48.哀歌(上)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14.Chapter 11.阿媽阿公57.Chapter 50.又逃了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24.Chapter 21.魔法導師16.Chapter 13.晚宴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10.Chapter 07.帝都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15.Chapter 12.王子17.Chapter 14.名人效應29.Chapter 26.哭泣30.Chapter 27.夜盜73.Chapter 64.龍谷12.Chapter 09.這麼巧35.Chapter 32.入室……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
9.Chapter 06.赤星50.Chapter 45.抓蜥蜴11.Chapter 08.舞臺劇34.Chapter 31.繼續抓10.Chapter 07.帝都20.Chapter 17.廢墟中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20.Chapter 17.廢墟中50.Chapter 45.抓蜥蜴31.Chapter 28.屠龍部隊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31.Chapter 28.屠龍部隊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3.Chapter 10.學長29.Chapter 26.哭泣7.Chapter 04.盜賊團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61.Chapter 53.啊,套着了54.Chapter 48.哀歌(上)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32.Chapter 29.男友?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4.Chapter 01.甦醒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53.Chapter 47.老師(下)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16.Chapter 13.晚宴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47.Chapter 42.醫師47.Chapter 42.醫師14.Chapter 11.阿媽阿公7.Chapter 04.盜賊團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6.Chapter 03.小雀斑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12.Chapter 09.這麼巧73.Chapter 64.龍谷73.Chapter 64.龍谷32.Chapter 29.男友?12.Chapter 09.這麼巧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0.Chapter 07.帝都16.Chapter 13.晚宴11.Chapter 08.舞臺劇14.Chapter 11.阿媽阿公70.Chapter 61.枷鎖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62.Chapter 54.新家5.Chapter 02.分合69.Chapter 60.決鬥?47.Chapter 42.醫師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11.Chapter 08.舞臺劇13.Chapter 10.學長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55.Chapter 48.哀歌(下)30.Chapter 27.夜盜48.Chapter 43.這位姐54.Chapter 48.哀歌(上)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14.Chapter 11.阿媽阿公57.Chapter 50.又逃了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45.Chapter 40.混亂之都的集合點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24.Chapter 21.魔法導師16.Chapter 13.晚宴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10.Chapter 07.帝都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15.Chapter 12.王子17.Chapter 14.名人效應29.Chapter 26.哭泣30.Chapter 27.夜盜73.Chapter 64.龍谷12.Chapter 09.這麼巧35.Chapter 32.入室……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