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

陸川和蕭語柔從峨眉山回到成都,想着在成都找份工作,留在這個城市或許有機會尋找到資本之鷹。

成都是一個很休閒慢節奏的城市,它的風貌,環境和天氣都與福州很接近,這令他們自然地產生一種親切。

陸川通過58同城找了幾家投資公司,面試了效果不是很滿意,因爲薪資達不到自己的要求,跟以前的相比落差太大。

剛好陸川在福州曾經工作的一家公司的老總,錢總,他計劃在重慶開設一家分公司,也屬於民間金融的。他得知陸川在成都那邊,便問他是否願意過去重慶幫忙。陸川跟這個老總的關係處得還是很不錯的,而且這個老總爲人很仗義和大度,在他下面工作,提升和鍛鍊的空間會比較大,說好聽點呢,錢總很會放權,除了拍板錢的事幾乎不管;說不好聽呢,就是比較懶,懶得只管錢。所以他有錢。

於是陸川和蕭語柔決定到重慶發展。重慶離成都很近,兩個小時就到了,只要有資本之鷹的線索了再來成都。

重慶是一座山城,道路忽上忽下的,西南唯一的直轄市,經濟發展不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高聳入雲。

但重慶也是四大火爐之一,夏天的氣溫直達四十多度,走在路上,頂着炎炎烈日,有種被架在爐子上燒烤的感覺,如果放些孜然都有香味了。出門一趟,衣服就得被汗水溼透了,只有呆在有空調的室內會好些。

陸川和蕭語柔來到重慶,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先找到住處再慢慢了解重慶。但重慶真的很大,比福州大的多,容易迷失方向。他們在觀音橋附近找了個單身公寓,價格比起福州卻不高。但外面的物價如水果蔬菜之類的卻比福州還貴。西瓜比福州貴了一倍的價格。所以吃的很不平衡,不倒時差倒地理差異。

錢總他們剛過來考察市場,決定在重慶開設分公司,但辦公場地還處於尋找中。對很多打工的人而言,到一家公司上班的時候幾乎一切都已經完善了,好像一切都本該如此,其實前期的付出只有老闆才知道,搭建一家公司,一個平臺哪有那麼簡單的。

陸川在這烈烈的夏日中跟着錢總到處看場地,深切的感受到這些不容易。出去一趟就得脫層皮,烤出了油。用錢總的話來說就是他媽的出個門跟去蒸桑拿一樣,內褲都溼透了。

剛過來的一個月除了看看場地,也沒其他事情做,陸川便和蕭語柔呆在家裡看看電視或者到觀音橋的書城看看書,享受輕鬆愜意的兩人世界。

陸川不想讓蕭語柔進入民間金融行業,民間借貸,目前還屬於國家的模糊地帶,**的態度也是模棱兩可的,做這行業有一定的風險。蕭語柔的專業是服裝設計的,做服裝一直是她的一個夢想,在重慶發展的話就可能找家服裝設計公司上班。

陸川有個大學時期的好朋友劉磊,以前因爲工作的原因相互之間很少聯繫,劉磊在攀枝花跟他哥哥開了家美容院,投資了二十多萬,效益不錯,三個月就收回了本金,生活過得挺滋潤的。

那段時間劉磊失戀了,得知陸川在重慶,就過來找他,當作是散散心,找一個人傾訴。

晚上,陸川陪他在樓下喝酒。

劉磊說,你說愛情爲什麼這麼的脆弱呢?7年的感情啊,爲什麼說斷就斷了,她就那麼的絕情。

陸川說,你們之間怎麼了呢,不是好好的嗎?

陸川認識他的女朋友,東北女孩,性格江南,溫婉柔雅,待人和善,見到朋友都是露出白牙呵呵地笑,很好的女孩子,對劉磊更是沒話說了,生活上照顧得無微不至,幾乎言聽計從,很愛他。變心了?

劉磊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突然這樣了,開春我們還一起去看房子,準備在昆明把房子買下來就結婚的。

陸川說,會不會出現第三者了嗎?

劉磊說,沒有,據我所知還沒有,她在女服裝店上班,幾乎接觸不上其他男性。

陸川問,那她怎麼說的啊?

劉磊說,她說她累了,不想繼續下去了。

陸川說,在這之前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劉磊說,就是有幾個晚上我給她打電話,凌晨兩三點的把她叫醒來陪我聊天,她每天上班到晚上十一點。

陸川知道,在感情裡劉磊是大男主義者,一般他說東,他女朋友不會跟他說西,現在不在身邊了,成長了,想獨立了,不想這樣被壓迫的生活了吧。

陸川對他說,可能你一直以來沒有從她的角度去考慮她的感受吧,所以她反彈了。

劉磊說,哎,是吧,以前我那麼的自我,可我是真的愛他的啊。都一起這麼多年了。

陸川說,或許她是想給你一個空間讓你反省吧。

劉磊說,但她現在不讓我聯繫她了,也不見面,說暫時分開,哎,失去才知道痛苦啊。

說完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眼睛微紅微紅的,燈光下的影子有些搖曳。

陸川說,是啊,感情的世界裡沒有對與錯,只有誰不知道珍惜誰罷了。

劉磊說,你說,女人心裡到底想要什麼呢?弄不明白。

陸川說,其實女人什麼都想要,票子,車子,房子,虛榮,榮耀等等,但內心最需要的還是更多的愛和更多的安全感。如果她們覺得沒有了愛和安全感,她們一定很恐慌吧。

劉磊說,是啊,現在分開了才知道自己做得是那麼的混蛋,以前以爲她付出的都是應該的。

陸川說,我們都好好努力啊,不斷成長,把事業做起來,才能給心愛的人更好的未來。

劉磊說,你得幫我想想辦法,怎麼挽回這份愛情,她真的是個好女孩,我不能就這樣就放棄了啊。

陸川說,先冷靜一段時間吧,如果是真愛,還有緣分還會在一起的,時間會告訴我們到底是誰會跟我們一直走下去。

陸川記得一句話,不到白髮蒼蒼,牙齒掉光,我還不確定你是我的人。誰能保證結局呢,命運還是時間。

劉磊說,哎,這能這樣了,我現在也沒心思做事情了,美容院那邊交給我哥負責了,我也不想去昆明,想起過去一起的種種美好,心就揪着疼啊。

陸川說,好吧,我朋友在這邊的公司即將開始,要不留下重慶一起上班吧。。

劉磊說,好,換個環境調整下自己。

陸川問,對了,你的美容院做得怎麼樣啊,這個行業怎麼樣?

劉磊說,還行,這個行業做好了還是很賺錢的,我們投資的前三個月就回本了。

陸川說,你覺得如果在重慶開家美容院怎麼樣?

劉磊說,這個城市這麼大,美容院很多,競爭很大,不過這邊的女人都很愛保養的,如果選擇個好的地理位置好好經營應該不錯的。

陸川說,我考慮一下,剛好手上有些錢想投資點什麼。

陸川想開美容的心思有兩點,一個是希望能給蕭語柔提供一個平臺,能夠讓她鍛鍊成長,二,當然是這個行業有前景能投資的。

陸川和蕭語柔商量投資美容院的事情,蕭語柔也同意,願意嘗試一下,於是決定九月份蕭語柔先到一家美容院去實習,學點東西,找門面的事交給陸川和劉磊。

當要進入一個行業,就會發現原來在某個角落或就在你身邊就有好多的美容院,很多的好地址早就被別人先下手爲強了。即使有些店面的地理位置不錯,但是人流量卻偏少。

找到合適的門店真的很難,他們退而求其次看看有哪些美容院所處地段不錯的,但經營不好需要轉讓的。

經過多方的搜索和考察,看重了兩家美容院,轉讓費在十萬左右的,他們更偏向於在觀音橋寫字樓上的那家,據說已經開了三年了,現在的老闆竟是90後的美女,和朋友合開的,轉讓的理由是家裡母親生病,但具體的誰知道,現在的商家轉讓店鋪的各種理由,但陸川知道一點就是這兩個合夥人的關係不怎麼樣,而這個美女老闆剛跟朋友合開了家魚莊,投資近百萬。

蕭語柔也看了這家美容院,感覺還不錯,200多平米,裝修也還可以,店裡還有三個美容師一個店長都可以了留下,有些老客戶,向他們這種新手,有這些資源當然是最好的了。

經討價還價後,最終確定接手過來。

因爲考慮到蕭語柔自己運營這家美容院,陸川和劉磊平時要在另一家公司,所以他們代理了個比較好的美容產品,全國連鎖的,希望它們能夠在管理和運作上支持。後來才曉得,這些品牌只有開業前幾天派人過來幫忙指導產品的使用,後期都不聞不問的。

整個店鋪盤下來,加上代理費,各種費用,其實已經超出了他們三個人的預想範圍。

想想,青春,年輕真的好簡單啊,一時的想法義無反顧的,認爲很簡單很容易,以爲沒有經驗可以學,沒有能力可以學。這就是創業的激情吧,總是四射的。

一個星期的籌備時間,美容院就隆重開業了,其實談不上隆重。在陸川公司後一天開的業。美容院開業那天,錢總帶着全體員工過來祝賀熱鬧一下,增添一些人氣,送來了開業花籃。還有就是蕭語柔在這期間認識的隔壁茶樓的老闆燕子姐送來了開業花籃。

當時的他們是很興奮的,不管怎麼樣,有了自己的一份事業,這種自有的感覺是很美好的。

美容院主要是交給蕭語柔,陸川和劉磊在那邊公司也忙得很。那時陸川的公司進入試營業,陸川的絕大部分精力和時間主要在公司,錢總把公司的事幾乎交給他處理。

在錢總公司幫忙,陸川才真正體會和了解一家公司是怎麼從無到有的,從租場地陸川就一直參與着,後來裝修,到裝飾公司需要買什麼材料,買什麼花草美化公司,還有安裝電話線,網線,辦營業執照等證件,當然有些是招聘了行政人員來做的。

陸川在開業之前就到人才市場給公司招聘了一個辦事比較穩重的女孩李穎作爲公司的行政,這個李穎是從諸多面試者中挑出來的,陸川覺得她作爲搭檔還是不錯的。

從無到有共同參與了公司的形成,付出了心血和心思纔會有感情,陸川和李穎甚至覺得這家公司是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陸川偶爾跟李穎開玩笑說,你可是我的原配啊。

陸川主要負責公司前期的人事招聘,錢總面試,偶爾陸川也代爲面試。

在招來的新人裡有幾個特別的。

劉笑,是大學剛畢業的,一頭披肩的頭髮,秀氣的臉蛋,笑起來有兩個大酒窩,很陽光明朗的女孩兒,她剛走進人才市場的時候陸川就觀察到了,陸川笑容滿面地把她招呼過來,給她介紹公司,沒想劉笑的公司就在他的公司旁邊,離的很近,走路才五分鐘。稍微瞭解了下,劉笑投了簡歷便要走。陸川爲了把她留下,便跟她說,同學,我去上個洗手間,你幫我看着這邊下啊。劉笑挺單純就答應了,坐到了陸川的位置上去。陸川到其它區去看看別的公司招聘情況怎麼樣了,沒去洗手間,因爲那天人才市場的人比較少。等陸川回來了看到劉笑在像模像樣地給別人介紹公司,真是優質的業務苗子啊,陸川心裡感嘆。就這樣劉笑是被陸川連蒙帶騙地招到公司了。當然後期做業績還是很厲害的。

陳夢夢,也是應屆畢業生,性格比較內向,相對外人而言,來人才市場找工作都是朋友陪着來的,自己文文靜靜的,很少說話,會計專業,但用人單位一般不給別人提供積累經驗的舞臺,所以盲目地在人才市場找工作。當時她的朋友想到陸川公司來,陳夢夢也陪她過來面試了,順便自己也面了個試,也留了下來。

這兩人後來一直跟着陸川,直到陸川出了事,她們也一直陪伴着蕭語柔等候着他。是蕭語柔後來的閨蜜。

陸川大部分的時間是在公司的,分不開精力在美容院,只有週末的時候到美容院幫幫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劉磊到樓下拓展客戶,發宣傳單,悲催的老闆。 爲了給美容院來些客源,陸川鼓動自己公司的女員工來美容院消費,她們都挺支持的,特別是劉笑笑,李穎,陳夢夢等人。

美容院是一時的激情開起來了,但管理和運作得要跟得上,新的老闆,員工的不夠配合,店長的不積極,讓剛出社會,剛進入這個行業的蕭語柔壓力很大。

最開始的一個月,她幾乎每夜失眠,把陸川給心疼壞了,需要每天晚上給她講童話故事才能睡得着,當然陸川的童話故事幾乎都是他自己編的,漫無目的,也是這冗長的故事讓蕭語柔能快點入睡。陸川安慰她說,沒事,你就當作個平臺好好鍛鍊,不要太在意,我可不希望,開個美容院讓你精神疲憊哦,這不是我的初心,虧了也就虧了,只要你通過這次創業能夠有成長的話,同時我也相信你啊,你這麼勤奮,這麼有學習力,做人又好,美容院會起來的。蕭語柔才稍微寬點心。因爲他們把所有的積蓄都投下去了。真的有些瘋狂啊,20多萬。她怕自己沒經營好,虧了怎麼辦啊,還有劉磊的股份,劉磊因爲是陸川的好朋友,也相信她,對美容院幾乎不參與管理,全權交給她。

最初美容院也會遇到一些事情,但陸川總會給蕭語柔說,放心,一切有我呢。這句話給蕭語柔很大的後盾和信心。

有一次,他們美容院前任老闆和前前任老闆有些糾葛沒有理清楚,竟然到他們的美容院來鬧事,一個女的跟潑婦似的,還帶了兩個男的,挺囂張的,陸川得知了第一時間從公司趕過去,很成熟冷靜地消除了這次風波。也讓蕭語柔有了更多的信心。

真正愛上一個人了,心思就很簡單,保護她,愛惜她,讓她在自己身邊能快樂成長。儘可能不讓社會的污漬傷害到她。陸川就算自己在怎麼吃苦,怎麼受累也不會讓她受苦的。他就這樣一個人。

把錢都投進美容院了,錢總那邊公司每個月給的底薪也才三千多,業績還沒那麼快起來,陸川留下些生活費,其它的錢就交給蕭語柔。

有一回,陸川和劉磊回到陸川家樓下,想吃飯,發現兜裡竟然連吃兩碗麪的錢都沒有了,回到家裡翻箱倒櫃的才找到一些零錢,湊合着吃點東西。

青春就是這樣,自己苦點累點無所謂,只要自己愛的人能開心地笑。

陸川在公司帶領員工一直很努力地做些茶話會,牟足了幹勁,希望能夠快點得做出業績,一方面公司需要出業績,員工更有信心,另一方面,陸川自己也需要業績起來,否則經濟危機。

美容院沒有足夠的流動資金,各種需要錢,後期員工的工資都成問題,美容院一時半會也起不來。

一天,公司的另外一個老總找到陸川說,現在還不需要做茶話會,公司半年之內可以不出業績,慢慢來。他能等得起,陸川等不起了。雖然很捨不得自己一手弄起來的公司,雖然捨不得這些夥伴,雖然很對不起錢總,但陸川最終選擇了離開。

陸川和劉磊從公司辭職,到了另外一家公司,重慶本地的企業,做生態旅遊的。是陸川在人才市場認識的人介紹的。業績提成會比較高,而且重慶本土的企業相對會好做些。那時急需要一份工作賺錢,陸川他們也沒好好考察,認爲應該沒啥問題的,畢竟是本地的。

然而就是因爲這一步的走錯,陸川的人生髮生了重大的轉變。可以說一切都變了。真是一步走錯,滿盤皆輸。

這是一家生態旅遊公司,總部在區縣,分公司在重慶,爲總部融集開發建設資金。這個模式在整個中國來說是非常正常的。關鍵是在於項目的運作。

陸川並沒有時間把所有事情弄明白,而且作爲打工的,覺得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他是市場部的經理,負責發展客戶。其他的不負責。

但是這家公司比較複雜,有一定的虛假成分。但這個被隱藏的比較深,前期沒被發現。

其實,在那個時候,陸川或許並沒有多的選擇,或許是命運的安排吧。

以前陸川在錢總公司帶的比較好的幾個業務員後面也出來跟着陸川在這邊工作,如劉笑,張欣,陳夢夢等。當然陸川並沒有叫他們離開那邊的。

2014年,對於全球而言好像都不是一個順利的年,各種事件頻頻發生,比如馬航消失牽動了全球的心,對於陸川和蕭語柔的世界也是不如意的一年。

春節他們沒有回家過年,在年前回去參加了陸川弟弟的婚禮,然後回來重慶了,也是爲什麼陸川跳槽的原因之一,那時他們連回去的路費都沒有了。從福州回重慶的時候,蕭語柔爲了節約錢買了兩張回來的火車票,30個小時。陸川怎麼捨得讓蕭語柔受這罪,他把自己手機蘋果5給賣了,買了機票,讓蕭語柔把火車牌給退了。被蕭語柔一頓譴責。

蕭語柔的爸爸媽媽在海南因爲生意的原因不能回福州老家過年,所以蕭語柔便讓蕭天宇過來重慶一起過年。

除夕吃完飯,他們準備去電影院看賀歲影片。

最火的賀歲片有《爸爸去哪》《澳門風雲》《大鬧天宮》等。

蕭語柔想看《爸爸去哪》而蕭天宇想看《澳門風雲》,最終決定分開看。陸川和蕭語柔看《爸爸去哪》,蕭天宇看《澳門風雲》。

《澳門風雲》比較早放映,蕭天宇先去看。

陸川和蕭語柔在外面的書吧咖啡廳等待入場,還有近半小時,他們坐在那邊看書,陸川走在書架旁邊看看有什麼書可以看的,不經意間竟然看到了資本之鷹的新出的書《資本圈》。

這對於陸川而已莫過於新年的驚喜。人生的很多事似乎被一種神秘的力量左右着,推着往前走。

陸川離開成都剛好半年時間,機緣又現。他毫無猶豫地就把它買了。

一部綜藝節目《爸爸去哪》改編的電影,本身節目做得非常的成功,電影的出現更是博得了大彩。很多的父母帶着自己的孩子們來看,當然很多的青年,成年人也成雙結對地來觀看。或許現在都市生活節奏感的加快,生活壓力大加大,越來越多簡單的純真的快樂,似乎我們越成熟離我們越遠,只能在簡單的兒童世界中體會得到。而簡單的純真的快樂總能夠打動人心。

蕭語柔和衆多人一樣每一期的《爸爸去哪》她都拉着陸川陪着她看。每個女孩子心中都充滿着童真,希望可以有個童話故事般的世界。簡單的,無憂無慮的,快樂地笑,快樂地鬧。甚至想哭就哭,不必在乎。

《爸爸去哪》這部電影確實非常的不錯,放映廳笑聲陣陣,最後感動得淚流滿面,最感動人的還是真情。

陸川回到家裡就把書拿起來看,他是那麼希望得到更多的知識,那麼渴望能加入一個好的圈子。圈子決定人脈,人脈決定財脈,這點陸川還是懂的。

他的細胞被書中有關最新培訓的內容給深深激活了。感覺很多的困惑在看書的過程中迎刃而解,秋風掃落葉。

老闆培訓班上,許量老師說:

“現金爲王,讓步於資源爲王,資源爲王又不得不讓位於關係和圈子爲王。其實,這一切都是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從古代的治水而產生王的權力和國家,到現在,誰掌握了信息製造和傳遞的制高點,誰做圈主,誰就能夠信息爲王。”

“做放貸人很容易培養大老闆的心態,但你也要強迫自己回到小老闆的狀態,前者是幻覺,後者纔是現實。因爲你經營的是鈔票,來去的都是錢,錢多了人會變傻,很容易忘記這些錢並不是你自己的。”

“金融的核心和本質就是信用,做金融就是經營信用。阿里小貸公司重視數據,而不是依賴擔保或者抵押,降低了小微企業融資的門檻,也讓小微企業在電商平臺上所積累信用的價值得以呈現。這是阿里巴巴實現自己客戶的信用價值的最佳途徑之一。”

“集資者未必就是放貸人,但一個好的放貸人一定是一個好的集資者。集資,最重要的是得人心者得天下,沒有投資者的信任,那麼你什麼都不會有的。”

爲了講述投資的技巧許量還舉例了一個歷史典故,是關於“冒頓單于”的故事。

冒頓本來是頭曼單于的大兒子——按照我們漢族人的習慣講,也就是匈奴的太子。可是,到了公元前209年,年老昏憒的頭曼單于又喜歡上了新娶的嬌妻和他與新娶的嬌妻的孩子,在嬌妻的蠱惑下,千方百計的想廢掉冒頓,重立寵妃之子爲新太子。

頭曼又不想做得那麼明顯讓自己的大兒子冒頓看出來,於是他想出一條自以爲很“高明”的辦法:就是先把冒頓送到西邊的臨族月氏那裡去做人質,然後派兵攻打月氏,想借月氏之手殺掉冒頓。這個時候,冒頓一下子就顯示出他的出色才能了,他從月氏人手中偷了匹好馬,逃了回來。這個行動使昏庸的頭曼看到了自己兒子身上的不凡,不知是出於良心,還是出於想利用冒頓才幹的心理,於是,頭曼單于改變了主意, 他做出了第二個錯誤決定,讓冒頓去統領萬騎軍馬。

與他優柔寡斷的父親相反,從逃回來的第一天開始,冒頓就顯示了他的決斷、深慮、堅忍與長謀。他製作了一種響箭,名叫鳴鏑(鳴爲響聲,鏑爲箭頭,鳴鏑就是響箭,它射出時箭頭能發出響聲),還號令他的部屬,自己的響箭射到哪裡,每一個部下必須跟着射到哪裡,否則立斬無赦。

開始是在打獵的時候,冒頓間或抽出一隻響箭射向獵物,有的部下沒反應過來而沒跟着射,冒頓就下令將這些部下斬首。接下來有一天,冒頓突然抽出響箭射向自己的愛馬,有些“聰明”的部下一猶豫,心想冒頓是無意的吧,而沒跟着射,又被冒頓拖出去斬首。再後來的某一天,冒頓做出了更不可思議的事情,他竟然用響箭射向自己的妻子,有些部下又猶豫了,而他們都無一例外地遭到了冒頓的立即處決。從此,部下們心中有了這樣一個信念,無論冒頓做出多麼不合理、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應該隨着響箭齊射。

在一次出獵中,冒頓有意測試一下部屬,用響箭向他父親頭曼單于的愛馬射去,部下全部毫不猶豫地隨之齊射,冒頓默然點頭,知道時候到了。於是他帶着部屬隨頭曼出獵,並在出獵中用響箭射向頭曼,頓時萬箭齊發,頭曼死於亂箭。射殺了頭曼的部屬再也沒有回頭之路,只有忠心跟着冒頓又殺死了他的後母、弟弟和不聽從他的衆臣。從此冒頓自立爲匈奴的單于。

他用這個歷史典故來闡述了資本運作者對於投資者的一個引導。一步一步,步步爲營。這也是老闆們權威的建設。

這次陸川從書中的線索知道,資本之鷹的官網是139e.com 。於是趕緊進入裡面報名參加了第十九期的學習。他無法淡定了,再不參與進去自己就落後了。

時隔半年,終於能夠接觸上資本之鷹了。陸川內心充滿喜悅和期待。

即使那時他們的資金很緊張,報名費花了近三萬,卡里只剩下3000元,但是蕭語柔非常支持他去學習。鼓勵他,你好好去學習,學了纔有方向,才知道自己路該怎麼走,出路,出路,走出去纔有路。

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
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