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樣校園

2006年的9月1日,陸川在他爸爸的帶領下坐上了北上的火車,不是去旅遊度假,也不是闖關東,而是前往他的大學時代。說是爸爸帶領,其實他老爸也是第一次北上,因爲考慮到陸川從小沒出過出生所在市的範圍,擔心他這大兒子有啥閃失,於是決定親自“護送”他去學校。如果只是在福建省內的學校或者附近的省份學校,陸川他爸就不會送他去報道了。但這次去的是遙遠的東北,東北偏遠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哈爾濱商業大學。

其他的同學朋友,很難想象爲什麼陸川選擇的大學要那麼的遙遠, 好好的南方城市不呆,反而去冰天雪地的東北。

因爲大家都聽說東北那邊有多冷,有人說,在東北的冬天你在室外撒尿,尿還沒着地就結成了冰條,落地上就成了尿碎片。。。還有人說,在東北一不小心,耳朵凍壞了,一碰就掉下來,,,好像那裡不是人生活的地方。

然而陸川的回答是,就是因爲它的遠和冷。高考的失利,本是一本的希望,卻是得了個二本的結局。內心失落得很,所以填擇校表時他填的都是北方的院校。想離家遠一點。陸川心裡想的是有朝一日一定要榮耀而歸,讓別人看到自己的成就。不能讓失敗成爲一種常態,在遙遠的哈爾濱,只要自己身處這邊,只要別人問自己爲什麼來這麼遠上大學,就可以時刻提醒自己要東山再起,名落孫山的失敗是暫時的。陸川記得在《羊皮卷》中的一句話:“成功的定位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失敗的定義只有一種就是沒能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大二開始雖然陸川的成績還是一如既往的優秀,但他知道這並不是自己的人生目標,自己的人生目標是成爲一位傑出的人。

坐在火車上,座位靠着窗戶,看着窗外的景色向後倒去,慢慢地遠離了這個生活了20年的故鄉,陸川內心有些不捨,有些感傷。去往一個未知的未來,一個令人期待,嚮往的大學生活,不知命運會做什麼安排,自己的人生會有什麼樣的精彩。

對面坐着一男一女,不是夫妻。男的50多歲的樣子,一臉的和平寧靜,陸川爸爸上來就跟他交流了起來,對方是一位工程師,同時也是個非常虔誠的基督教徒。。。女的30歲的左右樣子,臉上還有尚未退卻的青春味道。聽她自己說是一名高中老師,打算去北京看望男朋友。談吐言行確實有老師的風範。

男基督徒確實很忠於自己的信仰,同時希望能夠藉助旅途的這些時間傳道。他看陸川是個大學生,於是跟他聊天。

“小夥子,叫什麼名字啊?去大學報到吧?”

“恩,是的,我叫陸川。”

“這是去哪上大學啊?”

“哈爾濱。”

“哦,很遠的城市,哈爾濱挺不錯的。哈爾濱哪所大學啊?”

“恩,哈爾濱商業大學。”

。。。。。。

“小夥子,你知道主耶穌基督嗎?偉大的上帝。”

“知道啊,聽說過。”

“那你相信上帝不?”。

“知道點,但談不上相信的。”

確實,在農村幾乎都信佛的,每家每戶都燒香拜佛,這也是中華的文化之一吧,陸川家裡的供臺上還供着三國時代武侯關將軍威武的銅像,他媽媽也經常上香祈禱。但信仰上帝的少,幾乎沒有。

關於上帝,陸川在《羊皮卷》中看到關於他的思想和信仰,但至於自己的信仰是什麼,陸川自己也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或許他更願意相信自己吧。

這位虔誠的基督徒從包裡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聖經》開始對陸川佈道,從神的來源說起,。。。。。陸川爸實在聽不下去也聽不懂只好到車廂的中間的部位去抽菸,而那位女校師,開始還偶爾附和幾句,到後面聽得哈欠連連,直接睡了過去。無奈的陸川在基督徒虔誠狂熱的眼神下做出似懂非懂的神情以作配合。後來大學期間,陸川卻是經常跟着朋友到教堂去參加教會,給他的影響挺大的。

因爲福建那時還沒有直達哈爾濱的火車,只能到北京轉車。經過了23個小時漫長的車程,列車慢慢地往北京西站駛進,看着窗外的風景從層巒疊景的山景到一望無際的平原,因高考失利的心慢慢地淡開,感覺窗外的景色別有一番的風味,廣闊的平地種着綠油油的莊稼,在微風中搖曳着光,北京這座偉大的城市建築慢慢呈現出它的高大。

那位女教師應該也是第一次來北京,心情激動興奮,竟然一不小心爆出一句:“他媽的,不到長城非好漢!北京我來了!”。。。對面的陸川還以爲自己聽錯了,被驚呆了,困惑地看着她,這是真的高中老師嗎,這也太狂野,太霸氣側漏了吧,哈哈。。。不過,他的心裡也在吶喊:“北京,天安門,我來了!”這是隻能在課本中知道的城市,這是多少農村裡的孩子渴望向往的地方。雖然只是路過,但陸川內心也是很激動

在北京呆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就坐上了前往哈爾濱的火車。在北京的那晚,陸川爸爸帶他去了天安廣場,站立在**的天安門下,看着大城市的燈火輝煌,看着偌大的馬路車來車往, 看着飄動的五星紅旗,陸川心道:“這就是北京啊!”突然感覺自己並沒有那種剛到大城市的生疏感,反而內心理所應當地認爲自己本屬於這樣的城市。陸川握緊雙拳告訴自己,早晚有一天自己會在這個城市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又經過了10多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在第二天的早上來到了目的地哈爾濱,從福建龍巖到哈爾濱,跨越了中國好多好多的省,隨着緯度的增加溫度跟着下降,下了火車一股冷風吹來,感覺像刀片一樣的刮過,讓人生疼。陸川緊了緊自己的衣服,這就是接下來要生活的城市了。

在學校工作人員的接待下,他們坐着學校的校車來到了哈爾濱商業大學。**大氣的校門,來來往往的新生,來自全國各地,****匯聚在此。

陸川爸爸帶着他報名,交了學費,這學費是爸爸隨身攜帶過來,爲的就是節約手續費。辦完手續,他們來到了大學的學生公寓,一個四十多平米的房間,有牀位六個,上面是鋪位,下面是電腦桌,此時寢室只有兩個室友,都是河南人,見到自己即將共度四年的室友,都有些的興奮,嘰裡呱啦的一頓交流,只可惜,一方是操有濃重福建風味的普通話,一方是操有濃重河南特色的普通話,大家一高興都忘了降低語速,最終的結果是,雞同鴨講,指手畫腳的,無法溝通。只能等以後漫漫歲月中相互瞭解了。陸川爸爸也跟他們的家長簡單地認識了一下。因爲沒有吃早飯,陸川和他爸爸便先到食堂吃早飯。

大學的食堂很大,有三層樓高,每一層都有幾百平米。東北的早餐幾乎是包子饅頭之類的麪食品,都不是陸川愛吃的,但既然來了就得好好適應。陸川爸爸吃着包子跟他說:“吃完飯我就做火車回去了,你自己在這邊照顧好自己。”

陸川說:“爸,這麼急回家啊,難得來趟哈爾濱呢,多呆幾天吧,逛逛。”

“不了,送你過來就是了,早點回家去,你媽媽自己一個人在家,農活也多忙不過來。”

“哦。。。”陸川知道,父親送自己過來就是因爲自己第一次出遠門,才親自護送,父親自己卻捨不得花錢多呆一天。

“你自己在這大學要好好學習,既然來了就好好努力,爭取拿獎學金和讀個研究生。”這是陸川爸爸對陸川的期望。

“恩。。”陸川低頭喝着粥,不願讓他爸看到他自己眼眶中的眼淚。父親的愛總是這樣默默地表達。

“我回去了,自己照顧好自己,跟同學室友處好關係,有什麼事給家裡打電話。”陸川爸爸踏上學校開往火車站的大巴前回頭跟他說道。

“恩,知道了,爸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保重身體。”

看着大巴車開車了校園離開了視野,陸川知道自己爸爸回去了。擦了擦眼睛,陸川打算回寢室收拾牀鋪。。。

陸川回到寢室時,室友幾乎到了,竟然達到一種平衡,6個人,2個是河南的,2個是福建的,2個是黑龍江的。 感覺都挺不錯的,天南地北的聚在一起就是一種緣分。相互之間很快就熟絡了一起。福建另外一個人是泉州的,也是一口的福建味。看來這個寢室的溝通要達到暢通無阻,還需要時日啊。河南的兩個,一個叫年玉根,一個叫範亞磊。黑龍江的兩個,一個叫張海龍,一個叫嶽磊。

另外一個福建泉州的叫陳斌,不過在軍訓期間扛不住了,回去復讀了,說是水土不服。

南方的人到北方上大學,有很多人都是奔着看雪來的。在軍訓期間,10月初的一個傍晚,哈爾濱下起了大雪,像白色的羽毛一樣從空中慢慢滑落,那時還在上晚自習,南方來的學生一看到窗外飄着的雪,個個都發出了尖叫聲“下雪了”、“下雪了”於是也不管什麼自習時間了,呼啦呼啦地衝出教室,往廣場奔去。在東北學生的眼中這些人是農民進城,山炮的感覺。他們的習以爲常卻是別人的驚喜萬分。一些女孩子瘋狂地在廣場跳着,鬧着,宣泄心中的激動和興奮,同時拍照留影或是趕緊發個照片給家鄉的家人,朋友告訴他們“這邊下雪了”,“我終於看到了雪啊”。。。。。

世界上有種力量叫作慣性,很多人在大一的時候還是能夠保持高中時代的優良學習傳統的,每日三點一線:宿舍—食堂—教室。陸川寢室更是一羣積極分子,即使回到寢室都是在學習的。寢室安靜得掉根針都能聽到聲音。有一次,嶽磊的一個同學李帥走進他們寢室,看到寢室的人都在學習,靜悄悄的像個無人寢室,只能默默地離開。

大學裡有種文化:“60分萬歲,多一分浪費”。慢慢的大家就不會那麼在乎成績了,更何況獎學金也少得可憐。

於是在大二開始,大家心思渙散,注意力集中不了就會發散出去。像無數條射線一樣往各個方向發射。在大學裡能夠集中焦距的就是異性了。正好大家都是青春期,荷爾蒙分泌都比較旺盛的。看到一個個昨天還形單影隻的今天卻出雙入對了,一兩個還可以接受,多了就感覺自己要是不趕上潮流就out了。當然陸川寢室裡的雄性激素也開始蠢蠢欲動。。。。

最早有女朋友的是海龍,因爲他是我們寢室最帥的,班草一棵。每次出門之前要整理半小時髮型,終於在他的人格魅力下吸引了一個小妹妹。但他還行,不算高調。最高調的是範亞磊了。他是寢室公認的奇葩,他的女朋友也是奇葩。爲什麼這麼說呢。

先講講他這段感情的發源吧

那是大一下學期結束了放假回家,亞磊坐的是哈爾濱回河南的火車,在火車上邂逅了周蕊,很好聽,很美麗的名字。據說,當時她坐在他旁邊,晚上睡着了,把頭靠在了他的肩上,他把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就這樣開始。於是乎,這女孩下車後留下了他的手機及寢室的電話號碼。開始主動追範亞磊。要做他女朋友。亞磊開始沒答應,但這女孩明顯非常的執着,大二開學了還是是窮追不捨。經常往寢室打電話。

有一次打電話過來,陸川接的。

電話“叮叮叮”響,陸川正在寢室看書,其他人都不在寢室。他走過去拿起電話,“ 喂,您好,請問找哪位?”

“喂,您好,請問範亞磊在寢室嗎?”對面傳來的是個柔柔的,酥酥的年輕的女聲。聽得人,心神盪漾的。

“哦,找亞磊啊,他不在寢室呢,您是哪一位啊,他回來了,我給他說一下。”

“他不在啊。。”對方明顯有些失落,“麻煩您告訴他,我是周蕊,謝謝啊!”

對方說自己是周蕊,陸川就知道是亞磊在寢室說的那位了,可惜沒見過面,不過聽聲音感覺應該長得可以。陸川心裡有點羨慕,咋就沒有女生主動追求自己呢,鬱悶啊。

亞磊回來寢室了,陸川把這事告訴他,他竟然淡淡地說知道了,而沒有回電話的意思,問他爲什麼,他說,我對她沒啥感覺啊,哎,,,煩啊,,,,這哥們不會嘚瑟吧,,,,寢室的人還真以爲他不會接受周蕊,畢竟不在一個城市,對方在牡丹江,遠水難救近火。。。。

沒想到啊沒想到,過了兩個星期,範亞磊在寢室公佈,他決定和周蕊在一起了,剛開始大家還是很恭喜他的,畢竟不容易啊,有總比沒有強吧。但是他們進展的速度太快了,趕得上動車的速度,沒幾天就“親愛的”“老婆”“寶貝”“darling”,,,整個寢室就像被倒了一大桶的醋一樣,酸氣沖天。雞皮疙瘩像瘟疫一樣在寢室蔓延,瞬間覆蓋所有人的肌體。

更可氣的是,這傢伙,白天打電話還不夠,每晚打電話還都選擇在寢室熄燈後,從十點打到12點,可惡的不僅僅在於嚴重影響大家的睡眠,更可惡的是竟然把寢室唯一的電話霸佔了,把電話抱在牀上躲在被窩裡面打。

每當其他人在十一點半提醒他該掛了,要休息了,他就開始和對方說拜拜,從十一點半到十二點的告別時間,依依惜別,你儂我儂的,跟生離死別一樣。快把寢室人折磨瘋了,差點成了哈商大第一個瘋人宿舍。

奇葩的是這哥們的手機鈴聲“不要在寂寞的時候說愛我。。。”“一個人的寂寞,兩個人的錯。。。”,寢室的其他兄弟實在受不了他的電話粥,就把寢室電話線都拉斷了,於是亞磊跟他女朋開始用手機,辦的是長途漫遊很省的那種,寢室的室友們後面只要一聽到他的手機鈴聲,就很抓狂,有種要殺人,自殺的衝動。集體精神狀態出現了邊緣化,猶如在懸崖邊上被風吹啊吹的,。。。。。。

作爲情侶的哪有不約會,哪能忍受長期只是電話的慰藉,心靈的撫摸,偶爾還是需要更深入的溝通了解的,身體的撫摸也是需要的。

亞磊難得抓住一個放假的機會,收拾行囊,告別了舍友,風蕭蕭兮地去牡丹江見他的情妹妹去了。寢室的兄弟們一個個羨慕嫉妒恨啊。。。。都祝他一路走好,小心腰。

過幾天亞磊從牡丹江回來了,大家發現他的精神狀態不錯,好像吃了糖果一樣的喜悅,舍友們一副瞭然的表情,看着他都賊賊的笑。而他自己一臉傻笑的說道:“幹啥幹啥?我臉上又沒有花。” 玉根嘿嘿的說道:“有沒有。。。。嘿嘿。。嘿嘿”。其他人也一臉內涵地看着他,他擺擺手說道:“想啥呢,齷齪。。。我們可是很純潔的呢。。。”“我操,你他媽還純潔啊!說,到底有沒有。。。。。”嶽磊脾氣暴道。亞磊咬牙切齒說道“沒有!”不過,明顯腎氣不足。

在後來,寢室的舍友們發現了一個現象,每當亞磊要去牡丹江見周蕊,這丫的竟然提前兩個星期做俯臥撐!!!!美其名曰鍛鍊身體,此地無銀三百兩啊!!!從此被一頓鄙視。他卻把所有的鄙視在微笑中彈指灰飛煙滅,繼續他那靈與欲的愛情事業。

那段時間寢室的人都想着要找個女朋友,以擺脫亞磊散發的精神上的折磨,尤其是嶽磊,最是痛苦。可惜他從來沒有處過對象,從來沒有追過女孩子,相當於戀愛方向的250。所以他惆悵地暗戀着他班級裡的一女生,寢室裡嶽磊是國本六班的,這女孩叫周小倩。也僅僅侷限於暗戀,表白的勇氣都沒有。每次回到寢室都是唉聲嘆氣的。他傷心難過就抽菸,把寢室抽得煙霧繚繞,烏煙瘴氣的。只能聽到煙霧中陣陣的嘆息“哎。。哎。。”

舍友們決定幫助他,於是跟他協商,幫他表白,但是如果在一起了,要請全寢室的人吃飯。他高興地答應了。寢室裡玉根,海龍,陸川的文筆比較好,而且前兩位比較有戀愛方面的經驗。他們開始通過嶽磊的QQ號跟那女生表白:

“小倩,晚上好,在忙什麼呢?”

“在看電視呢。”

“小倩,有些話我一直想給你說。”

“什麼事啊?”

“我喜歡你,每次看到你,我就很緊張,沒見到你我就會想念,每當夜裡就會想象你的容顏,每當早上起牀就對新的一天充滿期待,因爲可以見到你。因爲有你,感覺生命都充滿了意義。。“

“啊。。。不會吧。。。”

“是的,一顆心爲你跳動着,一顆心因你而懂了思念,能給我個機會陪伴在你身邊守護你嗎?”

“可是,可是,我對你沒有感覺啊,我還沒有談戀愛的衝動。。。。”

“哦,雖然,你這麼說我心裡會難受,但是,感覺是在相處中培養出來的啊,我不相信一見鍾情,我相信的是日久生情。”

“額。。。。。。。”

“小倩,給我一次機會吧,你開心了我陪着你開心,和你一起笑,你傷心難過了,我伴着你,哄你開心,你需要一個肩膀了就往我懷裡靠靠,你需要一個人傾聽了,我一定是最忠實的聽衆。。。。我喜歡你!”

“。。。。。。。。”

“ 我知道你可能一時難以接受,也沒法一下子反應過來,不過沒事的,我就是告訴你我喜歡你,如果不說出來,我怕我會瘋狂的,我希望自己後悔。” “我這顆心永遠地爲你跳動!”

對方沒有回覆,看得嶽磊那個緊張的啊,雙手握在一起,一直搓“怎麼辦,怎麼辦啊?她不會拒絕了吧。沒臉活了,沒臉見到她了。。。。”海龍看他這樣,一臉鄙視 “瞧你那熊樣!寢室的臉都被你丟盡了。我來吧。”他代替玉根坐在電腦前,十指開始在電腦的鍵盤上飛快地跳動着。

“小倩,做我女朋友吧!即使你現在不答應,我會繼續追求你的,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四次。。。。”

“。。。。。”對方回了個省略號,“好吧,我們嘗試在一起看看。”

“哦也!!!成功了!成功了!哈哈哈,,,,”這胖子興奮的手舞足蹈,抱着陸川一頓跳,把他摟得一頓咳嗽“放開,放開,快被你整死了!”“呵呵呵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高興了。。。。”就這樣周小倩同意了他們在一起。嶽磊也實現了他的承諾,請他們寢室哥們到飯店大搓一頓,那天他把他女朋友周小倩也帶上了。在他們一句一句大嫂的恭維下臉紅的不行,而嶽磊這胖子卻是心花怒放的,飯後還甩給大家幾張百元鈔票讓大家自由活動。

。。。。。。。。

小日子晃啊晃,寢室有三個有對象的了,玉根的女朋友是初中時代馬拉松的愛情,對方因爲高考沒考好,復讀一年,終於在第二次進攻下,成功來到了哈爾濱師範大學,在同一座城市。

一個月還沒結束,一天,嶽磊一臉苦瓜的樣子回到寢室,趴在牀上,唉聲嘆氣的,長氣短出。我問他“怎麼了?”他抑鬱“哎。。。黃了。。。就這麼黃了。。。。”“什麼黃了啊。看你一副死人的樣子。”玉根問道。“我的愛情就這麼黃了,一個月沒到就這麼夭折了啊,天啊,爲什麼啊?讓我一下子從天堂跌到了地獄。。!”。。。“怎麼回事嘛?說來聽聽,哥幾個幫你診斷診斷。”“不用診斷了,徹底沒戲了。。。”“說說怎麼回事”“她說我不夠體貼,不會說話,不懂女孩子的心,她說那天電腦上的表白不是我說的,說我笨手笨腳的不可能說出那麼感人的話,還讓我當場重複幾句,我就被打回了原形。太他媽難受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啊”亞磊插口道”沒有複合的可能性了嗎?”“沒了,沒了,她讓我別打擾她。。。啊 啊 老子嘴都沒沒親上,房都還沒開啊。。。。太難過了。。”“啊。。。”集體石化。這哥們估計是因爲這些傷心欲絕的吧。於是當晚,嶽磊又有請大家吃了頓大餐,稱是分手宴,可惜女主人公沒有出現。他喝了很多酒,醉的一塌糊塗,說了很多沒頭沒尾的話,最後還在舍友的幫助下扛回了寢室。

他從此對女人失去了追求的信心,把對女人的興趣投入在看島國動作片上。

而陸川的大學愛情路,跟萬里長征一樣漫長啊,很難走到終點的,一直在走卻沒走出一朵花來。

陸川性格比較內向,並不善於跟女生打交道,見到女生都是臉紅透到耳根的人。記得初,高中的時候暗戀一女生,那可把他囧的,每次碰到面了,心速就蹭蹭往上增,沒說話臉就紅透了,說話了也是結結巴巴的語無倫次。有一次,見面打招呼,本來是問,“你吃飯了沒?”,可話一出來就成了“飯吃了你沒?”。。。造成瞬間真空般沉默了幾秒鐘,好尷尬啊。。直到初中畢業了也沒勇氣說“我喜歡你”,後面女孩考到了縣一中,而他自己卻不幸留在了原校三中讀高中。終於有一次鼓起了勇氣寫了封情書過去,但最終如同雨點如大海般無聲無息。後面他回想起來,才知道怎麼個回事,地址只寫了個縣一中某某收,收的到纔怪呢。。。

大一的時候,陸川費盡千辛萬苦從其它渠道獲得了她電話號碼,卻不敢打電話過去,不知道說什麼,害怕她一說話自己就緊張得說不出什麼來了。

一次酒後,陸川抱着視死如歸的精神發了一條信息過去“我喜歡你!我是陸川”卻很久沒有回覆,他躺在牀上心如死灰,快要睡着的時候,“滴滴”手機收到了信息,一看,“額。。。。”對方竟然回這個。把陸川給鬱悶的。他又發一條“我喜歡你,從初中開始就暗戀了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當時的感覺很有狼牙山五戰士的感覺,反正豁出去了。。。“這個,我不想早戀耶,現在還不考慮這個事情。。。。”。。。“早戀??早戀??”,,,現在都大一了,大家都成年了,還是早戀嗎?陸川的腦袋瓜有點當機了。。。他手腳並用地發信息:“額,我們已經大一了,不屬於早戀了,我確實很早就喜歡上了你,看到你的一顰一笑都是一種幸福。。”陸川差點跟她說道,老子都長鬍子好幾年了,怎麼能說現在屬於早戀呢。哎,,,,早熟的心傷不起啊,,,,,那女生回覆道:“可是我對你也沒感覺啊,同時我覺得自己比較冷血吧,對感情的是不感冒。。。”簡直是刀子啊 ,**裸的,往他的心窩裡撮。。。。那時候非常流行一首傷感的歌《秋天不回來》:“初秋的天,冰冷的夜 回憶慢慢襲來 真心的愛就像落葉 爲何卻要分開 灰色的天獨自彷徨 城市的老地方 真的孤單走過憂傷 心碎還要逞強 想爲你披件外衣 天涼要愛惜自己 沒有人比我更疼你 告訴你在每個 想你的夜裡 我哭的好無力 就讓秋風帶走我的思念 帶走我的淚 我還一直靜靜守候在 相約的地點 求求老天淋溼我的雙眼 冰凍我的心 讓我不再苦苦奢求你還 回來我身邊。”陸川覺得這首歌唱到了自己的心坎裡。

大一的時候一門心思就是讀書,做作業,考試,心裡想的是考個好成績拿獎學金。雖然獎學金少得可憐,特等獎學金1200元,一等獎學金1000元,二等獎學金800元,三等獎學金600元。一年一次。雖然錢少可也是錢啊,大學期間能賺一點是一點。只有那些富家子弟比如嶽磊之類的就對獎學金嗤之以鼻,他可是生活費一個月一千以上的人啊,所以學校這種激勵的措施對個別從窮鄉僻壤出來的家境貧寒的人來說纔有點作用的。

陸川寢室,大一結束,有三人拿了獎學金,玉根是一等獎學金,陸川是二等獎學金,亞磊是三等獎學金。當拿到這筆算是意外之財的時候,陸川還是小小地激動了下的,畢竟這可是自己大一一年努力學習的結果啊!但沒過幾天,中國發生了一件震驚全世界的事:汶川大地震!這個消息就像狂風暴浪一般席捲了中國的每個角落,當然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哈爾濱商業大學也不例外了,,,,,那段時間大家心情都非常的沉重,悲痛,,看到一條條從一線報道回來的新聞和拍攝回來的照片,觸目驚心,感嘆,明天與意外不知哪個先來;感嘆,人的生命在自然力面前是那麼的脆弱,不堪一擊。讓陸川他們感受切身痛苦的是,陸川用生活費積攢起來炒股買的股票有兩隻竟然是在震災區的公司,一隻禾嘉股份,一隻宏達股份。特別是宏達股份,是隻礦業股,停盤了一年多了,在地震發生前的一個星期才覆盤的,他從45元追進去的,那時那個勢頭啊,他心裡都燦爛得花花的啦,想象着money money 進口袋。沒想到,汶川地震,把宏達公司的礦產幾乎震沒了,公司損失慘重,股民遭殃,特別是他這種散戶中的散戶。這隻股票從45元連續幾個跌停跌到了8元,8元啊!!!!陸川真的是欲哭無淚,,,,他心裡在吶喊:爲什麼我離得這麼遠也得受傷啊 。。。

所以當5月19日全國爲汶川哀悼,默哀2分鐘的時候,陸川聽着校園外長鳴的汽車喇叭,看着窗外操場上坑窪裡的積水,想到汶川那些受災的人們,想到自己股市裡的錢在急速縮水,,,他流淚了,,,,複雜的眼淚從眼角流出經由臉頰滑落,心也在一滴一滴地流血。。。

後面學校組織了向汶川災區捐款,大家踊躍地捐,不在於多,而在於心意。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國人被震醒了,被震得團隊一致了。那天,陸川一咬牙一跺腳把獎學金的800元全捐了出去,成爲全校學生捐款最多的一個。他不圖什麼最多的名頭,心裡想:“媽的,股市都虧損那麼多了,也不差這800了,反正以後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吧。!”。。。。。。從此他也不去看那慘不忍睹的股市了,讓它自生自滅吧。

大二開始,就沒有那麼勤奮地讀書了。平時除了上課,聽聽老師在上面講,自己在下面看着自己的課外書外,陸川還是參加了學校組織的許多活動的,參加過主持人大賽,演講比賽,英語演講比賽,還有辯論賽。之前參加的所有的比賽在初賽的時候就被光榮地out了,讓他鬱悶傷心了很長一段時間,他自己覺得表現還可以的,不就是有點緊張,兩腿發抖,跳街舞了嘛。大家都會緊張啊,怎麼初賽第一輪就把我拿下了呢,起碼讓我走到第二輪,真是的,他一直憤憤不平。直到後來參加了辯論賽。

辯論賽是怎麼個情況呢,那時由每個系裡選出種子選手四人,然後參加全校的辯論賽。陸川參加的是貿易經濟系的種子選手的選拔賽,辯論賽的辯題是“人才是德大於才”還是“才大於德”,他的小組有四人,三個女生一個男生,男生自然是陸川了,他們是正方,“人才是德大於才”。。。參加地址在一寬大的階梯教室了,有老師做評委,許多同學來觀看。。。。那天他自認爲是發揮很好的,爲啥,因爲那天幾乎自己一人獨擋一面,以一敵四,縱橫捭闔,辯得唾液橫飛,昏天暗地,那個激烈,陸川都覺得跟上戰場差不多了。真的,最後對方四人被他辯得沒有招架之力了。。。。但最後的最後,他也還不是作爲種子選手代表系裡參加比賽,而他當時小組裡面一個女生表現平平的反而去參賽了。。。。。

深深的挫敗感,跟被人強姦了般難受,雖然陸川不知道真正被人強姦的感受如何,但應該是一樣的屈辱吧,,,,好一段時間,他都是低迷地走路的,連擡頭的心情都沒有。

直到有一天,那個去參賽的女生遇到陸川,他才直到怎麼回事。。

“陸川,怎麼看你最近心情這麼的低迷呢?”

“沒事,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嘛。。。”

“對了,辯論賽結束了。”

“哦,”他擡了下眼皮,“結局怎麼樣”

“還行,我們系拿了第三名。”女生回道。

“哦,。。第三啊”他心想:“還可以啊”

“其實,你辯得很好,很有思路,很有重點,而且你的思維反應敏捷。”“但你知道爲什麼你沒能代表系裡參加決賽嗎?”

“爲什麼”

“因爲,因爲你說話語速快了,你那濃重的福建風味普通話就出來了,大家很難聽明白。其實你真的很優秀,大家都知道的。”女生小心翼翼地說道。

“哎。。。。”陸川只能重重地嘆口氣。沒想到一年過去了,鄉音還是那麼重啊。記得剛開始的時候,在寢室裡交流非常麻煩,特別是福建的跟河南的兩地特色普通話遇到一起的時候,你說得快我也說的快,像兩挺機槍,又像兩條不沒有交集的射線。反正你聽不懂我的我聽不懂你的。當然現在好多了,還是不夠好啊。

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二章 花樣校園 2
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六章 爲愛堅強(陸川篇)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十五章 高牆鐵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三章 校外風采第七章 紙醉金迷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五章 職來職往第一章 花樣校園第十七章 爲愛堅強 (蕭語柔篇)第四章 創造商機第十八章 膽戰驚心第二章 花樣校園 2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九章 紫色風信子 二第八章 紫色風信子 一第六章 職場風雲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四章 天堂轉角第十一章 山城重慶第十章 資本之鷹第二章 花樣校園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