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三個女人

脫離東神域範圍後,無需再隱藏蹤跡的黑暗玄舟皆是速度暴增,飛赴南神域。

南神域因此大起慌亂,人人自危。但這些黑暗玄舟最終都格外齊整的飛入了十方滄瀾界,全然未如在東神域那般強攻侵佔各大樞紐星界。

數日之後,北神域的力量依舊沒有從十方滄瀾界向外輻射的跡象,但這股幾乎蔓延南神域全境的慌亂依舊沒有散去。

北神域的力量核心從東神域轉移至南神域,這對南神域的星界和玄者而言,就如頭顱懸於惡虎齒間,誰都無法預料,它會何時發狂,一口咬下。

北神域這次的力量遷移可謂極爲徹底,以焚月、劫魂、閻魔三王界爲首,再到各上位星界、中位星界的中堅力量,依序盡數南遷,似是爲了正面避開龍神界的暴怒而選擇直接將已俯首臣服的東神域捨棄。

池嫵仸最後到來,身後緊隨劫心劫靈嫿錦三魔女。

她踏入滄瀾神域之時,不止是北域魔族,十方滄瀾界的玄者也都倉惶拜下,只是前者是敬崇,後者則是驚魂而拜。

北域魔後池嫵仸,這可是將第一龍神打的狼狽而逃的恐怖女人!

她身後那兩個神情冷淡,又美的出塵的女子,是憑兩人之力便敗退了素心龍神的雙子魔女。

如今無論東西南哪個神域,誰還敢不牢牢銘記這三個女子身姿。

“十方滄瀾界界王蒼釋天,恭迎魔後大駕。”

一聲帶着激動與急促的大喊,蒼釋天帶着衆海神一馬當先迎上,隔着很遠就恭敬拜下,高喊道:“魔後天威震世,釋天萬年前便如雷貫耳。數日前終見魔後真姿,強如緋滅龍神,在魔後面前也不過一區區螻蟲。”

“能爲魔主之帝后,天下唯魔後一人;能得魔後之委身,當世也唯有魔主!魔後魔主雙驕合璧,當是天地變色之機,規則顛覆之時!”

黑霧下的媚眸淡淡掃了蒼釋天一眼,池嫵仸悠然道:“早聞南神域釋天神帝之名,果然名不虛傳。就連這恭維之語,都是神帝層面。”

蒼釋天俯首道:“魔後謬讚,釋天愧不敢當。滄瀾之地如今能得魔主駐足,已是萬幸之至。如今又得魔後降臨,實爲百世難……”

話未說完,忽然感知到後方一股極爲沉重壓抑的氣息臨近,他想也不想的折身拜道:“恭迎魔主!”

雲澈從空而落,身側是千葉影兒,後方遠遠跟隨着三閻祖。

“魔主大人,”池嫵仸微笑淺淺,嬌綿的聲音浮蕩空中,讓所有入耳之人都靈魂一顫,身體幾乎要失力軟倒:“一次應邀而臨時定下的南行,居然就此踏滅南溟,震懾南神域,真是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呢。”

雲澈的目光在她身上定了一小會兒,原本想說的話被他吞下,神情平淡的道:“你不也一樣,給了我一個大驚喜。”

池嫵仸挪步,嫋娜身姿近到雲澈身前:“緋滅龍神之事,是我臨時起意,自作主張。魔主若要當衆責罰,我也是無話可說的。”

聽似是討罰之語,卻字字媚心撩魂。旁側的蒼釋天體內彷彿忽有狂火燃起……他迅速凝神聚心,猛咬舌尖,直咬的滿口鹹腥,才緩緩的壓下綺念,沒有露出任何醜態。

全身燥熱依舊,蒼釋天眼眸深處卻滿是驚駭。

不愧是一戰毀緋滅龍神二十萬年威名的魔後,寥寥幾語,竟恐怖至此!

而更讓他震驚的,是雲澈的反應。

自己只受餘威便險些露出不堪,池嫵仸的脣瓣幾乎就近到雲澈的耳側,每一個字音都能直接撩撥至他的心魂,他的神情卻幾乎看不到明顯的動盪,只是眸光稍稍避開了一些。

“你親自出手的事,還從來沒有失敗的時候。”雲澈道:“這次當然也一樣。不過以後還是不要如此擅作主張,因爲……並無必要。”

池嫵仸:“……”

千葉影兒眯了眯眸……說到喜歡“擅作主張”,沒人比得過雲澈。

但,誰讓他是魔主呢。

但這句“並無必要”,本意或是不想池嫵仸再冒險,只是……着實有些傷人。

雲澈向前幾步,避開視線與池嫵仸的直接對視,道:“十方滄瀾界的景緻獨具一格,不妨到處轉轉。三個時辰後去主殿那邊,我有大事要宣佈。”

說完,雲澈直接離開。

大事?

池嫵仸停留原地,若有所思。

難道是……

“受傷了?”千葉影兒道。

“無關緊要的小傷而已。”池嫵仸隨意道。

“是不是小傷,連我都看得出來,何況他。”

千葉影兒直視着池嫵仸黑霧後的眼眸:“緋滅龍神的實力如何,我要比你清楚的多。你的特殊魔魂的確世間無雙,但終究過於薄弱,何況還有一縷一直劫持於宙虛子的身上,面對緋滅龍神,我絕不認爲你有十成的勝算。”

“如此冒險,可不是你的風格。”

“勝算……唔。”這兩個字,引來池嫵仸一聲嘆息。

千葉影兒:“……?”

“雲千影,還記得我們踏出北神域時,最擔心的是什麼嗎?”池嫵仸忽然道。

“龍神界。”千葉影兒直接回答。

當初,他們以報復宙天界爲理由進攻東神域時,最擔憂的,便是龍神界不按常理出牌,強行干涉。

這種擔心絕非多餘。雲澈遭厄的那段時間,龍皇對雲澈表現出的殺念,強盛到有些異常。尤其在藍極星外,向雲澈,向沐玄音出手時,都是以龍皇最爲狠重決絕。

原因她們在之後也已知曉……那聖潔如無塵天蓮的“龍後”居然也~被雲澈給睡了!

龍皇殺他一萬次都不一定能解恨。

不過,這種擔心,卻從未出現於雲澈的身上。很多次,他所表現出的,甚至是巴不得直接對上龍神界。

彷彿在他的眼裡,龍神界的威脅,尚不及東神域和南神域的一衆王界。

這種詭異的篤定,無論池嫵仸還是千葉影兒,都感知的清清楚楚。

“他爲何如此不懼龍神界,這幾個月來,我總是在不斷的思慮這個問題。”池嫵仸緩緩說道。

尤其方纔雲澈一句“並無必要”,將他對龍神界的淡視表達的更爲直接。

“你知道答案嗎?”她向千葉影兒問道。

“龍魂壓制?”千葉影兒用疑問的語氣回答。

池嫵仸微笑搖頭:“果然你也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如此簡單。”

千葉影兒雙手抱胸,淡淡道:“我說過不止一次,他早已不是當年的雲澈。如今的他無論對誰都會有所保留,哼,包括他剛撿回來的那個小媳婦。”

“另外,他那句‘並無必要’,不是爲了故意刺你。”千葉影兒很淡的笑了一下:“在得到你去獨面緋滅龍神的消息,一直到東神域的投影傳至,他一直都處在焦躁之中。”

“是嗎?”黑霧的縈繞變得輕緩迷離,魔後的脣角有了輕微的翹動:“不過讓本後更驚訝的,是這番話居然出自你的口中。”

“畢竟,我也一直在變。”千葉影兒眸光上仰:“繼續說你所在意的‘勝算’吧。能讓你不惜冒險,看來你對與西神域之戰,並不是那麼有信心。”

“是。”池嫵仸沒有否認:“踏出北神域後,我越是瞭解龍神界以及在其引領下的西神域,越是覺得憂心。這段時間通過宙虛子,我更直接的窺視着龍神界的核心。很快,我得出結論,若是與西神域正面交戰,剝離雲澈的存在,綜合如今我們所能調動的所有力量……毫無勝算。”

“……”對於池嫵仸的這個結論,千葉影兒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

“這次和緋滅龍神的交手,雖然對方狼狽不堪,但我也受到不小的震動。坦白說,緋滅龍神的實力超出了我最高的預估,居然能在被我噬魂的狀態下,將我傷到這個程度。”

池嫵仸神色鄭重,眼眸幽暗,絕非在自謙或開玩笑:“我曾以爲緋滅龍神實力再強,也不至於強過閻一。而事實,他竟猶在閻一之上。”

“劫心劫靈在黑暗永劫下脫胎換骨,兩人合璧,堪比閻天梟。但與素心龍神交戰,也只能在對方頻繁分心之下勉強將其淺傷。”

“如此,我不得不重新評估其他龍神的實力。”

千葉影兒道:“既然如此擔心,爲何剛纔不告訴他?還可以藉此向他問清楚他對付龍神界的依仗是什麼,也好寬心。”

池嫵仸卻是微笑搖頭。

“你該清楚,我從不願做無把握之事。如果我是他,我會選擇繼續在北神域蟄伏至少千年,而他,連五年都等不下去。”

“不過,也因爲是他,無論多麼任性都有資格。所以,他認定的事,我都不會反對。他不想說的,我也不願意逼問。而我需要做的,唯有以自己的方式,來提高些許的勝算而已。”

“你與我,又何嘗不是一樣。”

“倒是沒錯。”千葉影兒眸光流轉:“但還是有些許的不同。他是衝動還是冷靜,是任性還是暗謀,將來又是敗是勝,是死是生……我有擔心,卻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因爲無論何種結果和未來,我都跟隨於他。”

“哪怕最終葬身深淵,被寫在神界編年史最腐臭的一頁,我也要和他的名字並在一起。”

“而你不同,你的肩上,還有整個北神域的命運。所以你需要考慮的,也必須考慮的比我多得多。”

池嫵仸螓首轉過,看了千葉影兒好一會兒,意味深長的道:“雲千影,當年那個爲了自己之利可不惜任何陰毒手段的梵帝神女,居然如此徹底的甘心淪爲一個男人的附屬,這簡直是東神域最讓人驚歎的‘奇蹟’。”

“何止附屬,現在就算有人當面說我是他的玩物、女奴,我都不會生氣,說不定還會有一種奇怪的滿足感。”

千葉影兒金眸凝霧,用很是幽淡的聲音說着在任何人聽來都是自辱的言語:“你說,是我的本性就是如此之賤,還是被他偷偷下了某種魔蠱呢?”

池嫵仸微微而笑:“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幸運呢。而且……是那種最奢侈的幸運。”

“……總之,相信他吧。”千葉影兒道:“以他那麼強烈的復仇之心,沒有足夠的把握,不會踏出北神域的。相比於擔心,我更多的反而是期待。當面對龍皇所引領的西神域時,他祭出的到底是哪一張牌呢?”

這時,一股灰暗的威壓從天而降,引得兩女同時側目。

彩脂的身影緩緩落下,即使在千葉影兒和池嫵仸兩個女子身前,她的身軀依然顯得格外玲瓏嬌小。

她的裙裳從來都是七彩之色,彷彿象徵着她某種不肯釋下的執念。唯有腰間的繫帶和裙畔的流蘇都換成了漆黑色,臉兒依舊是過於粉瑩無暇的奶白色,一如雲澈當年的初見。

只是,相比於曾經那個宛若精雕細琢的洋娃娃,如今這個“洋娃娃”沐浴着一種灰暗的危險色彩,無形之中更添幾分妖異的魅力。

“受傷了?”彩脂看着池嫵仸,隱約帶着關心。

“小傷而已,不需要在意。”池嫵仸脣間輕輕吐息,連小彩脂都能一眼看出來,看來自己的元氣這次損的的確有些厲害。

“哦?”千葉影兒眸光輕掠,面露些許的訝異:“你們應該沒見過纔對,爲何一幅很熟的樣子?”

“滾開!”彩脂冷冷道,一股殺氣也直迫千葉影兒。

池嫵仸悄無聲息的退後一步,一幅事不關己的姿態。

“唉,小天狼。”千葉影兒這次沒有馬上避離,而是幽幽一嘆,無奈的神情浮現於她的雪顏上,依舊美得勾魂攝魄:“我和魔後剛纔的話,你應該也都偷~聽~到了,我這輩子無論生死,都會粘在雲澈身上,就算是他自己,也別想趕走我,你更不能。”

“所以,要不要試着想個辦法,和平共處呢?”她金眸輕轉,漣漪輕蕩:“念在你是他還算正式的妻子,只要你願意和平共處,我可以退步,多退幾步都無妨。哪怕讓我喊你姐姐……也不是不可以。”

“做夢!”彩脂雙眸凝煞,直接壓滅千葉影兒那怎麼想怎麼奇怪的話:“你害我姨母,害我哥哥,害我姐姐!我永遠不可能原諒你!擊敗龍神界後,你再無可用價值後,我一定馬上宰了你!”

“不要說得那麼絕嘛。”千葉影兒聲音呈現着極其罕見的嬌綿,一幅示弱的姿態:“天狼溪蘇是甘願爲我而死,而且死的很滿足,你明明很清楚。”

“至於天殺星神,我當年雖然借南萬生之手將她逼入絕境,但最終未能如願,反而促成她遇到了雲澈,也才讓你有了現在的丈夫。”

“這麼說來的話,你似乎應該感謝我纔對。”千葉影兒伸指撩動頸邊的金髮,脣間的低喃似在自言自語:“這邊還勾着姐姐,那邊就偷吃妹妹,果然他墮魔之前,就是個十足十的禽獸。”

“你……”千葉影兒一番奇怪的言語,讓彩脂的煞氣都亂了一下。

“你的姨母死於月無涯的愚蠢和星絕空的絕情;天狼溪蘇是自願爲我而死;天殺星神則是死在宙虛子的手中。你恨我是應當,但還不至於到不死便無法化解的程度。”

“你要是始終無法解氣,無法釋懷……”千葉影兒似哀似怨的輕嘆,纖指貼着胸脯的幻美曲線緩緩垂落:“大不了,我站着不動讓你打一頓。”

“……”彩脂的星眸一點點的眯起,星光也逐漸化作危險的暗芒:“你確定?”

“當然……是開玩笑的!”

呼!!

風暴捲動,千葉影兒的身影已遠在數裡之外,聲音卻是格外清晰的遙遙傳來:“小天狼,這個身體要是被打壞掉了,最心疼的可是你的丈夫。畢竟對他來說,我可是這個世上最完美的玩物,是你這個長不大的小丫頭永遠都取代不了的,嘻嘻嘻!”

轟隆!

彩脂身上的魔氣與殺氣同時爆開,瞬間碎地千尺。但她剛要飛起,就被池嫵仸抓着手腕,輕輕的給拽了回來。

“你又不能真的把她怎麼樣,何必追上去呢。”池嫵仸微笑着搖頭。論言語交鋒,十個彩脂都不可能是千葉影兒的對手。

彩脂嬌俏的胸脯一陣劇烈的起伏,但總算沒有再追殺上去。

好一會兒,她才終於平靜下來,然後忽然轉頭,直直的盯着池嫵仸。

她的肌膚像雪又像冰,皓白瑩潤。總是繚繞在她身周的,是當世最高層面的黑暗魔氣,卻在她傲雪流溢的膚光下顯得一片黯淡……

而她的身軀,那是一種彩脂尋遍認知都找不到言語形容的玲瓏浮凸,一種宛若來自魔鬼的侵魂誘惑。根本不需要刻意弄姿,甚至不需要她的眼眸和魔音,便足以一瞬引燃一個人的慾望……再焚盡他所有的理智。

無論男人還是女人。

“……”彩脂螓首又猛的轉回,好不容易平息的胸脯又開始陣陣的起伏,許久都沒有平息。

“嗯?”池嫵仸媚眸輕眨,驚奇的欣賞着少女雪頸上緩緩浮起一抹脂粉般的淡霞。

“魔後,問你一件事,你必須回答。”她看着前方,臉兒肅然,音調沉靜。

“好,”池嫵仸微笑:“你問吧。”

彩脂張了張脣,還未出口,臉兒便由淡粉迅速染紅……直至溫熱的感覺的清晰從她的臉頰傳至內心。

又連忙將臉頰別過一分,暗暗咬了咬脣瓣,少女才壓着聲線,用最認真,最嚴肅的語氣道:“要怎樣……怎樣……纔可以變得像你一樣。”

最後半句話,她說的極快。聲音落下,她的嫩脣也重新咬緊,死活不肯回身看池嫵仸的眼睛。

“……”脣瓣微張,池嫵仸淺笑嫣然,她身影向前,在彩脂的耳畔輕語道:“這個問題,你該去問他,他最懂了。”

“~!@#¥%……”彩脂緊繃的身軀出現了好一會兒的戰慄,然後忽然撤身,恨恨的留下一句話:“你們這類女人……都是這麼小氣,哼!”

看着她逃也似遠離的背影,池嫵仸久久失笑,然後幽然自語道:“你們?其實,上次你問的,也是我呢。”

————

滄瀾神域中心,遙遠的高空之上。

天孤鵠聲音急掠,以最快的速度趕至,目光碰觸到雲澈身影的剎那,便已恭敬的跪拜而下:“天孤鵠拜見魔主,請魔主吩咐。”

“傳令所有上位、中位界王,”雲澈雙眸前所未有的幽暗:“三個時辰之內,全部於滄瀾王殿待命,本魔主有大事宣佈。”

天孤鵠的身軀劇烈震盪,然後發出激動的顫音:“孤鵠領命!告退!”

第1229章 死亡邊緣第611章 戰慄的神凰軍第1039章 霧絕谷、雲蝶刃第182章 鳳凰破第1306章 宙天之秘(下)第945章 吟雪界第1119章 百草之仙第1312章 折曦第644章 妖后婚典第1693章 “師尊”第1815章 隔世冰雲第666章 忽然爆發的危機第637章 “送貨上門”第1538章 惡魔契約第190章 毒殺第378章 永夜王子第1763章 永世長生(上)第474章 暴走的空間亂流第1308章 蛻變第27章 劇變(六)第1050章 百萬裡葬神火獄第1503章 雙子融合第1098章 無情焚殺第637章 “送貨上門”第710章 破綻?第683章 傳說中的“奪天老人”第1323章 毒靈禾菱第866章 茉莉的留言(下)地464章 葬花吟第1119章 百草之仙第420章 承諾第1556章 中墟之戰?第1449章 南溟神帝第1284章 彌天大謊第407章 強橫第558章 千萬不要認輸哦!第722章 殘酷第1431章 緋紅起源第465章 參天古堡第1250章 神帝之爭(上)第1042章 匿影無蹤第910章 深海惡戰(上)第393章 逆天融合,冰炎(下)第805章 血染的茉莉(一)第1659章 完敗第414掌 以命搏命第77章 隕月沉星第121章 蒼風玄府第50章 邪神之種·火(三)第952章 寒冰喋狼第955章 “險境”第1785章 破界龍影第1817章 決堤第924章 疑惑第110章 《鳳凰頌世典·殘卷》(五)第761章 命途折點第1652章 魔爪第173章 滅團!第100章 墜落第1566章 雲澈出戰第165章 反殺!第1310章 那個男人第564章 遠雀郡王第1695章 魔後誓言第363章 逼婚的節奏第946章 寒雪城第1170章 茉莉之音第657章 冰雲噩耗(下)第1476章 毒發第694章 這是要發啊第1480章 千葉的選擇第451章 平靜的前奏第1335章 虐殺第460章 月姬媚姬第861章 焚世火蓮第36④章 婚期第521章 家主令第1716章 黑暗入侵第1595章 斷命金痕第1508章 完美的結局第345章 毒手第771章 天威劍主第533章 妖異少女第1607章 琉光禍發第1479章 梵魂鈴第547章 秒敗第473章 天玄之境第167章 龍血寶丹第728章 蒼月的決意第1043章 冰羽靈花第845章 徇爛之火第1493章 邪嬰之靈第482章 紅兒(上)第278章 驚變第215章 戰蕭楠第1693章 “師尊”第1083章 紀如顏的請求第1257章 星神界(上)第43章 茉莉爲師(下)第294章 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第1229章 死亡邊緣第611章 戰慄的神凰軍第1039章 霧絕谷、雲蝶刃第182章 鳳凰破第1306章 宙天之秘(下)第945章 吟雪界第1119章 百草之仙第1312章 折曦第644章 妖后婚典第1693章 “師尊”第1815章 隔世冰雲第666章 忽然爆發的危機第637章 “送貨上門”第1538章 惡魔契約第190章 毒殺第378章 永夜王子第1763章 永世長生(上)第474章 暴走的空間亂流第1308章 蛻變第27章 劇變(六)第1050章 百萬裡葬神火獄第1503章 雙子融合第1098章 無情焚殺第637章 “送貨上門”第710章 破綻?第683章 傳說中的“奪天老人”第1323章 毒靈禾菱第866章 茉莉的留言(下)地464章 葬花吟第1119章 百草之仙第420章 承諾第1556章 中墟之戰?第1449章 南溟神帝第1284章 彌天大謊第407章 強橫第558章 千萬不要認輸哦!第722章 殘酷第1431章 緋紅起源第465章 參天古堡第1250章 神帝之爭(上)第1042章 匿影無蹤第910章 深海惡戰(上)第393章 逆天融合,冰炎(下)第805章 血染的茉莉(一)第1659章 完敗第414掌 以命搏命第77章 隕月沉星第121章 蒼風玄府第50章 邪神之種·火(三)第952章 寒冰喋狼第955章 “險境”第1785章 破界龍影第1817章 決堤第924章 疑惑第110章 《鳳凰頌世典·殘卷》(五)第761章 命途折點第1652章 魔爪第173章 滅團!第100章 墜落第1566章 雲澈出戰第165章 反殺!第1310章 那個男人第564章 遠雀郡王第1695章 魔後誓言第363章 逼婚的節奏第946章 寒雪城第1170章 茉莉之音第657章 冰雲噩耗(下)第1476章 毒發第694章 這是要發啊第1480章 千葉的選擇第451章 平靜的前奏第1335章 虐殺第460章 月姬媚姬第861章 焚世火蓮第36④章 婚期第521章 家主令第1716章 黑暗入侵第1595章 斷命金痕第1508章 完美的結局第345章 毒手第771章 天威劍主第533章 妖異少女第1607章 琉光禍發第1479章 梵魂鈴第547章 秒敗第473章 天玄之境第167章 龍血寶丹第728章 蒼月的決意第1043章 冰羽靈花第845章 徇爛之火第1493章 邪嬰之靈第482章 紅兒(上)第278章 驚變第215章 戰蕭楠第1693章 “師尊”第1083章 紀如顏的請求第1257章 星神界(上)第43章 茉莉爲師(下)第294章 你手裡拿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