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祝兄,珍重

“那請聽在下分析。祝兄也見過榮谷城,雨水缺失,河流乾涸,若沒有那水堤,我們這個秋天根本沒有什麼收成,更無法向東旭戰場提供任何糧食。”鄭俞開始說道。

祝明朗一邊聽,一邊觀察着天氣。

天氣在變,那股不尋常的氣壓也使得人胸口發悶。

這種悶,往往是降雨前兆。

段嵐老師已經在興雲佈雨了。

“我們肥沃且有溪谷澆灌的榮谷城尚且如此,那麼環境更加惡劣,土地更加貧瘠的蕪土呢?”鄭俞擡起了目光,注視着祝明朗的眼睛。

“我們沒有雨,蕪土也沒有雨。”祝明朗說道。

“是的,蕪土製度原始,農業落後,民風野蠻,這個秋季更沒有半滴雨水,眼下馬上就要入冬了……”鄭俞話說到這裡,突然灰色長空中響起了一聲巨雷!

“轟隆!!!!!!!”

巨雷震響,原本還晴朗的天地更不知在何時變得晦暗不明,而這一道閃電劃過榮谷城上空,煙火一般照亮了前方古舊的街道,照亮了那些在街邊等雨的布衣平民。

他們的臉上,充滿了期待,充滿了喜悅之色!

他們已經嗅到了雨的氣息,生命之源。

府門前,鄭俞半步不移,仍舊保持着謙卑的姿態站在祝明朗面前。

祝明朗看着這位年輕的城主,內心有些觸動。

只是觸動自己的不是那雨雷破曉,而是鄭俞的這番話。

是他思考時事的角度。

“這場戰爭……”祝明朗心中掀起了一些波浪。

“只會有一種結果。”鄭俞沉聲道。

祝明朗望着東邊。

事實上密雲遮蓋的就只有這片小小的山谷,在遠處仍舊是陽光猛烈。

“滴答~”

一雨珠,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祝明朗頸後,那冰涼、那溼潤……

“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雨珠越來越多,打在了古舊的道路石板上,發出了猶如琴鍵一般的悅耳聲響。

由輕緩到急驟,似柔慢的樂章有序的變奏,逐漸激昂,逐漸高亢,然後心神徹底淪陷到了這美妙的雨聲殿堂。

“下雨了!”

“下雨了!!!”

街道上、民宅中、田野裡,一片歡呼。

這雨,連嗅着都覺得甘甜。

這雨破除了所有人內心的鬱結。

這雨像是血液在一個乾枯的身體裡流淌開,讓這座山谷,讓這座城池活了過來!

人們發自內心的歡呼,勝過年慶,勝過了戰役的凱旋。

聽着滋潤萬物的雨聲,聽着整個城池的喜悅之聲,祝明朗站在門府的檐下,飄搖的雨簾溼了衣袖和鞋。

而城主鄭俞立在檐外,依舊不曾挪動半步,依舊保持着那份謙卑……

但雨澆透了他的束髮,澆透了他的衣袍,雨黏落在他的側臉,將他那張文弱的臉修飾得格外堅毅,他的眼睛,在此刻有着光芒,卻是一種不屈不撓的光芒。

“你爲什麼不和你的民一起歡笑呢,你拖延了時間,讓這雨水落下,現在即便告知兩位師長你的行徑,你也可以說是這場雨填滿了水庫。”祝明朗笑了起來,看着這個虛僞的城主。

“祝兄,你與我交談多久?”鄭俞誠懇道。

“不過幾分鐘。”

“你可知道在與你相遇前,前線已來戰報,還是一份延誤的戰報?”鄭俞繼續道。

祝明朗臉色微變。

一份延誤的戰報??

剛纔鄭俞已經分析過了蕪土戰爭,祝明朗非常認可鄭俞說的那番話。

是的,這場戰爭只有一個結果——必敗!

祖龍城邦爲什麼會敗?

明明擁有精良的裝備,明明有高明的統軍,明明擁有高聳的城牆要塞……

可那又如何??

蕪土面臨了最大的災難。

祝明朗在蕪土居住過,他很清楚絕大多數蕪土之民都是勞作一年吃一年。

他們土地貧瘠,能夠填飽肚子已經不是容易的事情,存糧存衣這種事情很少。

而眼下,從自己離開蕪土到現在就不曾下過一場雨,有溪谷灌溉的榮谷城都面臨一場田幹牧亡危機,更不用說是蕪土了!

無雨,田地荒廢,果樹凋零,徹底沒有了糧食。

入冬,沒有麻棉做衣,如何禦寒,蕪土的冬天本就殘酷!

他們徹底陷入了絕境!

他們已經沒有生存的空間!!

這就是暴亂的起源。

越到秋末,越近冬天,越多的蕪土之民意識到自己活不到來年。

並非暴民覬覦祖龍城邦的肥沃,而是他們正在被一個叫做“冬季”的死神狠狠的驅趕到了邊界,要麼衝破那堅固的要塞,勉強有一絲生機,要麼全部死在蕪土!!

什麼士兵精良,什麼龍獸兇猛,在他們眼裡都已經不重要了,求生欲將會讓蕪土之民如飛蛾撲火那般……

他們爲了活着而戰。

祖龍城爲了尊嚴爲了土地而戰。

誰勝,誰敗?

這場戰爭的結果只有一個,鄭俞很清楚,祝明朗現在也很清楚。

所以那份延誤了的戰報……

榮谷城離要塞前線不過五十里。

而且這裡是山谷內的城池,哪怕登高都望不見外面的平地,蕪土暴亂之軍將很快就抵達這裡!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雨聲喧囂。

民衆歡慶。

身爲城主,鄭俞站在磅礴大雨之中,僅僅是一步他就可以躲入屋檐,但他沒有。

“雨來了,城亡了。”祝明朗終於明白鄭俞爲什麼笑不出來。

“祝兄,現在你可以告知了,還請告知兩位師長帶學員們速速離開,代鄭某向兩位師長和馴龍學員表示感謝,感謝他們憐憫蒼生。”鄭俞再一次向祝明朗深鞠一躬。

雨,拍打着他蒼涼的背脊,雨水灌入他的衣襟,也從他的頭髮上流淌到臉頰……

祝明朗放下了之前那份猜忌,將雙手緊緊叩在一起,走下了臺階,任雨洗禮,將身子慢慢的放低,再慢慢的放低,同樣深鞠一躬。

“祝某無能爲力,鄭兄保重。”祝明朗說道。

道了別,祝明朗在雨中奔跑,他此時心情卻沉重至極。

鄭俞沒有丟城而逃。

他要與那羣剛剛攻破了要塞的暴軍死戰到底。

他要守護這剛剛得了慶雨的榮谷城子民。

……

飛鳥僞龍在雨中遲緩的升空,它們血統是來自於翼龍,是肉翼,雨水不會打溼它們的羽毛,只是多了一些阻力。

十三名學員穿上了早就準備好的皮蓑衣,段嵐老師與柯北老師也站在了鷹獸龍的背上。

他們正在慢慢的脫離榮谷城,當他們抵達兩百米的高處時,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雨點谷口處,一大羣一大羣的人正如萬獸奔騰一般衝向了山谷內,衝向了榮谷城!

是蕪土暴軍!!

他們吶喊聲越來越響,連大雨磅礴都無法掩蓋,猶如天邊的無盡滾雷正在不斷的逼近!!!

在地面上,或許只見到一些身影,可從高處望下,那些身影綿綿不絕,有些甚至還穿着剛剛從城邦士兵那繳械的盔甲,他們不顧一切的衝向了剛剛吮吸了雨水的稻田,衝向了城池!

“要塞正的被攻破了???”一名牧龍學員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幕,呆呆的說道。

“柯北導師,我們也是祖龍城邦子民啊,難道就眼睜睜看着這些暴民侵略我們的城池,我們是牧龍師,爲何要懼怕這些賤民!”南燁大聲道。

作爲南氏子弟,他也算是祖龍城的皇親國戚,眼下自己家族的領地被這樣踐踏,他怎麼忍得下去!

段嵐、柯北,有這兩位師長級的牧龍師在,還有十三名都擁有龍子的學員,應該可以屠滅這羣暴民啊!

“入了馴龍學院,除非是攻打惡城,否則堅決不參與任何戰事,這個規矩你不懂嗎!”柯北導師嚴厲道。

“可那些是蕪土野獸,是惡民,他們明明有自己的土地,卻要踏入祖龍城邦領土,不值得憐憫啊!”南燁激動的道。

爲什麼不出手?

兩位導師絕對可以阻擋暴軍,至少可以拖延到援軍趕到啊!

“他們不是野獸,他們也只是在求生……”段嵐話語裡已經帶着幾分哽咽。

本是爲民,祈來龍雨,卻不曾想到自己的蒼龍玄術,救活的不過是小小的一座山谷居民,根本救不活這天災下的悲劇。

即便沒有馴龍學院的明文禁令,段嵐該做什麼?

屠殺一羣在爲自己妻兒老小殺出一條活路的男人們,還是守護被幹旱秋季折磨得苦不堪言的民衆?

什麼都做不了。

牧龍師。

超越了凡靈,一樣渺小。

“隆隆隆隆隆隆~~~~~~~~~~~”

突然,一陣又一陣巨響從山谷的深處傳來,茫茫雨幕下,可以看到那小小的溪流穀道正在被什麼洪荒古獸給撞塞開,山石、樹木被狠狠的攪入其中,隨着那狂躁的席捲一同碾向了入穀道路……

“山洪????”

衆人驚愕不已,乾旱許久的山林怎麼可能因爲這一場雨而引發山洪!

這雨,最多滋潤山林,絕不可能引發這樣洶涌的暴洪。

只見那洪水填滿了溪流,勢不可擋的從榮谷城田地中軋過,並且肆意的傾瀉向了進入山谷的必經狹道!

那入榮谷城的狹道,正人滿爲患,聚集的正是那從蕪土中殺來的暴亂之軍,他們冗長的隊伍又怎麼會想到平靜的山谷城池內會涌來這樣一股山谷之洪……

一片哀嚎!

不知多少蕪土之民被這山谷之洪給吞噬,他們想要向後撤退,卻因爲這山谷狹窄的地勢,使得他們連躲避山洪的地方都沒有!

成千上萬的人受到了這場山洪的摧殘,他們被洪浪狠狠的拍死在岩石上,被溺死在水裡,被沖刷到了河谷三角地帶。

氣勢洶洶暴亂之軍,本是輕而易舉的攻破城池,但因爲這場關鍵的山洪而瓦解了大半,屍體與山流一起漂泊。

從高處俯視到這震撼一幕,祝明朗內心捲起同樣翻起巨浪!

他想起了那個在府門臺階下,彬彬有禮的文弱書生。

想起了那個在大雨中不屈不撓的年輕城主。

他的眼睛,在灰暗之雨中也閃爍着堅毅光澤。

水滿溢而不放。

寧可民苦,也堅決不放開水閘。

“冬季前,東旭要塞必被攻破,脣亡齒寒,到那時守衛不多的榮谷城一定會遭遇暴民屠滅,甚至被飲血吃肉。”

“民可以苦,憑藉各種辦法熬過冬季,但卻不能沒有抗爭侵略的武器。”

“我知他們疾苦,可與苦相比,我更希望他們能夠在這亂世中活下來。”

“祝兄,珍重。”

大雨在耳邊喧囂,蓑立也擋不住飄雨,此事祝明朗腦海裡全是那個在雨中淋漓的瘦弱身影,而他最後無言深鞠的那一躬,正是這番沒有對自己道出來的話語!

祝明朗深吸一口氣,吸入的全是酸溼的空氣,望着飄搖的雨幕,再望着一片蒼涼的大地,你我皆凡塵啊。

“後面還有暴亂大軍,天啊,蕪土到底有多少人加入了這場暴亂!”李少穎突然驚呼一聲。

飛離了山谷,一眼就可以看見谷原,令人難以想象的是在那山谷外,還有成千上萬的暴軍,進入到榮谷城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暴軍確實受重創,但傷不到他們的龐大根基!

水庫的蓄洪終究會流乾,山谷狹道也會慢慢浮現,暴亂軍隊仍舊會涌入到這座山谷糧倉城中!

以蕪土的殘暴行徑,榮谷城的平民怕是很難活命。

“狹道低窪,好像被刻意挖鑿開,那些山洪沒有全部流失,正積成了一片窪湖,淹沒了山谷道路,那些暴民必須遊過泥濘的窪湖才能夠攻打榮谷城。”南燁萬分激動的說道。

那一片窪湖,就橫在了唯一的入谷處,完完全全就像是設計好的那樣。

道路被淹,馬獸就無法踏入,而窪湖兩旁山谷陡峭,攀爬難度極高,下過雨後更容易跌落摔死……

這窪湖,可以說化爲了榮谷城的一道山谷屏障,讓暴亂之軍難以成羣成羣的涌入。

“只要在窪湖另一頭設崗,對跳入窪湖的敵人放箭,千人即可阻擋萬人軍隊,這是老天賜予榮谷城的奇蹟山洪嗎???”一名女學員同樣忍不住發出喜悅之聲。

連要塞都阻擋不住的暴軍,竟然對這小小的榮谷城無計可施!

“段嵐老師這場雨,救了榮谷城所有民衆啊,哪怕暴軍臨時清理窪湖也需要一兩天時間,到那個時候援軍已經趕來……”其他學員也忍不住發出驚歎之聲。

這山洪,如神蹟!

可只有祝明朗清楚,這一切都源自於一位文弱書生。

他蓄水而不放,正是爲這榮谷城保留着最後一道防線,是他憑藉着自己卓越的眼光與智慧死守住了這座城池,保護住了他的民衆!

鄭兄,你也珍重啊。

請你也在這亂世中活下來。

祝明朗站在鷹獸龍背上,再次朝着榮谷城的方向深鞠一躬。

————————

(想了想,這段還是連貫閱讀好,於是把存稿都放出來了,大家投點票撒~~~)

第14章 這活接了第647章 羣英薈萃第1306章 月光芽第827章 身臨其境第232章 一介女流第1077章 同樣法力通天第473章 女媧龍第1035章 開神龍展第264章 驅逐十萬軍第201章 觀星第292章 陰靈寨第33章 鐮爪猛龍第1200章 強大靠山第1081章 躲不掉的第1227章 最後寄予第1079章 生死官第1194章 暗掠箏龍長者第496章 敬畏之心第188章 一體雙魂第786章 熬龍(下)第562章 領空雷障第992章 地閣第881章 鎖魂斬第1043章 傷我龍,不可忍第1228章 無懼之劍第337章 熟悉的一幕第700章 雲天塌落第40章 星河踏劍第201章 觀星第1095章 壯大隊伍第1261章 老仇人第940章 以邪制邪第977章 柔和馴龍第743章 鬥獸神第896章 祖傳的第998章 以刀超度第530章 奪靈第912章 閂神陣第1140章 籌劃已久第1246章 幼靈院女神明第706章 重生之我祝明朗要你雀狼神死無葬身之地第486章 還會說話!第647章 羣英薈萃第616章 晝夜分明第347章 石頭仙鬼第371章 高貴之處第1234章 青日第450章 琴城花魁第1101章 神木天障第1051章 惡仙奪壽第817章白豈神龍將第256章 銅刀軍第715章 老工具人第612章 成神之日第458章 活捉趙尹閣第719章 神血劍醒第1330章 叫師兄第111章 奴隸之土第148章 該償命的償命第1057章 夜仇第786章 熬龍(下)第430章 養龍,其樂無窮第714章 只要膽子大第1315章 白麟第163章 請都滾第201章 觀星第1138章 永夜第451章 高級死侍第179章 雲之國曆練第982章 追逐盜龍者第149章 非禮勿視第559章 詭殺第111章 奴隸之土第455章 暗殺小世子第934章 第一邪劍第1322章 古武戰神龍第218章 招婿秋節第1291章 織女星第853章 招搖問罪第1339章 找茬第407章 喋血羽鱗第1031章 侮辱性極大第538章 明神族叛裔第854章 苦信徒第162章 傀儡師第1175章 河女第344章 皇都派遣者第20章 掠影尾蟄第753章 後世盤古第31章 截殺者第937章 夜染劍第579章 地魔蚯第1257章 九印絞陣第732章 山後有妖神第520章 一座門第720章 雀狼星之力第23章 百年妖珠第934章 第一邪劍第1135章 拴死第283章 聖性與魔性
第14章 這活接了第647章 羣英薈萃第1306章 月光芽第827章 身臨其境第232章 一介女流第1077章 同樣法力通天第473章 女媧龍第1035章 開神龍展第264章 驅逐十萬軍第201章 觀星第292章 陰靈寨第33章 鐮爪猛龍第1200章 強大靠山第1081章 躲不掉的第1227章 最後寄予第1079章 生死官第1194章 暗掠箏龍長者第496章 敬畏之心第188章 一體雙魂第786章 熬龍(下)第562章 領空雷障第992章 地閣第881章 鎖魂斬第1043章 傷我龍,不可忍第1228章 無懼之劍第337章 熟悉的一幕第700章 雲天塌落第40章 星河踏劍第201章 觀星第1095章 壯大隊伍第1261章 老仇人第940章 以邪制邪第977章 柔和馴龍第743章 鬥獸神第896章 祖傳的第998章 以刀超度第530章 奪靈第912章 閂神陣第1140章 籌劃已久第1246章 幼靈院女神明第706章 重生之我祝明朗要你雀狼神死無葬身之地第486章 還會說話!第647章 羣英薈萃第616章 晝夜分明第347章 石頭仙鬼第371章 高貴之處第1234章 青日第450章 琴城花魁第1101章 神木天障第1051章 惡仙奪壽第817章白豈神龍將第256章 銅刀軍第715章 老工具人第612章 成神之日第458章 活捉趙尹閣第719章 神血劍醒第1330章 叫師兄第111章 奴隸之土第148章 該償命的償命第1057章 夜仇第786章 熬龍(下)第430章 養龍,其樂無窮第714章 只要膽子大第1315章 白麟第163章 請都滾第201章 觀星第1138章 永夜第451章 高級死侍第179章 雲之國曆練第982章 追逐盜龍者第149章 非禮勿視第559章 詭殺第111章 奴隸之土第455章 暗殺小世子第934章 第一邪劍第1322章 古武戰神龍第218章 招婿秋節第1291章 織女星第853章 招搖問罪第1339章 找茬第407章 喋血羽鱗第1031章 侮辱性極大第538章 明神族叛裔第854章 苦信徒第162章 傀儡師第1175章 河女第344章 皇都派遣者第20章 掠影尾蟄第753章 後世盤古第31章 截殺者第937章 夜染劍第579章 地魔蚯第1257章 九印絞陣第732章 山後有妖神第520章 一座門第720章 雀狼星之力第23章 百年妖珠第934章 第一邪劍第1135章 拴死第283章 聖性與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