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以牙還牙

“我知道你的兒子是受人指使,什麼皇少幫對吧,以趙希、趙尹閣爲首的酒囊飯袋……”祝天官說道。

“對對對,我也是前幾日才知道,往後一定讓我家飛俊與他們斷絕關係!”顧賀急忙說道。

“什麼酒囊飯袋,祝天官,你是見不到本夫人就坐在此處嗎?”趙夫人板着一個臉,對祝天官說道。

“趙芹夫人,你在與不在,你兒子都是酒囊飯袋,這一點我們就不用做無意義的口舌之爭了吧?”祝天官笑了起來。

這一句話,差點沒把趙芹夫人給氣背過去!!

“祝天官,你這樣當衆辱罵皇室,到底是什麼居心??”趙芹夫人好半天才怒道。

“皇室自然有值得尊敬的人,但也有酒囊飯袋以及一些蹭姓潑婦。”祝天官接着說道。

“你說誰是蹭姓潑婦,你……你……”趙芹夫人語無倫次,臉已經紅得發黑了!

“夫人,夫人,不要和這樣無禮之人做口舌之爭,主要是您也說不過他,咋們去那邊坐,去那邊坐,消消氣,吃點西瓜解解暑。”一旁的浩勇急急忙忙說道。

浩勇扶着快氣昏過去的趙芹夫人,頂着大太陽往另一個帳篷去了。

而棋宗的副宗主顧賀更是坐立不安,他想要爲自己兒子求情,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夠讓祝天官相信。

“顧老弟,你路子走窄了啊,爲什麼就不能相信我祝天官呢,非要去投靠那些迂腐、愚昧、蛀蟲一般的老勢力?”祝天官拍了拍顧賀的肩膀,轉身朝着宮牆下走去。

“祝門主,祝門主,我兒愚笨,受人指使,這件事求您一定不要放在心上啊,我們棋宗繼承這神凡之力已經沒有幾人,就請看在我們宗林已經如此衰落的份上,網開一面,日後一定登門謝罪,一定會……”顧賀追着祝天官,身子都要躬到肚子下面了。

“我怎麼會不知道他是受人指使呢?”祝天官輕嘆了一口氣,止住了步子轉身對顧賀道,未等顧賀臉色稍緩下來,祝天官神色冷峻道,“可一個成年之子,沒有自己的判斷,跟着一羣胡作非爲的皇都毒瘤做一些欺凌之事,他們有雄厚的背景,尚且可以保他們一命,你兒子呢,他有什麼?這些年來,你卑躬屈膝,討好各大勢力,好不容易積攢一點人脈,宗林也有了起色,到頭來卻對我祝天官,對我祝門,沒有半點發自內心的敬意。”

顧賀聽到這番話,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晴空萬里,似天雷翻滾,讓顧賀感覺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就因爲這句話而徹底崩塌了!

“祝門主,祝門主,請高擡貴手,請高擡貴手,請高擡貴手……”顧賀趴在地上,不停的朝着祝天官離開的方向喊道!

宮牆金帳篷處,有衆多勢力大人物,他們目光紛紛落在了卑微如犬的顧賀身上。

有人不解。

有人譏笑。

有人冷漠。

卻唯獨沒有人願意上前來爲顧賀勸說一句,也沒有人上來將他從烈日灼烤中扶起。

祝天官遠去,顧賀擡起了目光,瞳孔溼潤而通紅。

他望着金色帳篷裡的那些貴人,看着他們事不關己的面孔,一時間怒火熊熊。

……

古銅戰場上,棋宗顧飛俊卻依舊臉色陰沉,心有不甘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宗林已經不復存在了。

他仍舊想要獲勝,他大聲的命令着那些在他陣法中的牧龍師,妄想利用陣法的優勢,進行一次強攻。

可他的陣法被神木青聖龍的欣欣向榮領域給壓制,他自身也根本不會什麼戰鬥能力。

一個白衣男子,緩緩的從密林中走來。

那些極度危險的藤蔓、苔花、根莖統統讓開一條路徑來,彷彿也是由此人意念自如的操控着。

“祝明朗!”顧飛駿盯着他,語氣厭惡道。

“棋宗?”祝明朗問道。

“是!”顧飛俊說道。

“皇少幫成員?”祝明朗接着問道。

“什麼皇少幫,我只是看不慣你這種橫行霸道之人。勢力大比,生死由命,就因爲他人意外傷了你家弟弟,竟在靈堂上揚言行兇,還有沒有將皇都的法度放在眼裡!”顧飛俊大義凜然的說道。

“哦,原來是腦子不好使。”祝明朗聽到他這番話,淡淡的評價道。

棋師,最重要的是智慧。

這顧飛俊的腦子,真得不配做棋師啊。

對於腦子不好的人,祝明朗可以留他一命。

但下半輩子還是儘量在牀榻上度過吧!

祝明朗沒有必要因爲對方愚蠢而網開一面,畢竟在他擺下這棋殺十子陣的時候,也沒有考慮過自己的處境會有多危險。

羽如刃,肆意的飛舞,在一身白衣的祝明朗周身形成了一種強勁的刃羽風暴。

隨着祝明朗手一揚,霎時幻靈之羽飛向了棋師顧飛俊,密密麻麻,凌厲可怕!

這些風暴幻羽精確的避開了顧飛俊的要害,割開了他的手腳筋,割掉了他的手肘,割掉了他的手指,割開了他的大腿,割開了他的背部,割開了他的小腿……

“啊!!!!!!”

顧飛俊悽慘痛苦的叫聲迴盪在了整個古銅戰場。

他好像被凌遲了一般,偏偏身體每個部位又是完整的。

他的身體每一處關節,都被割開,割斷了筋骨,卻避開了要害……

風暴幻靈羽旋轉着,飛出之後又盤旋着,回到了祝明朗的身邊,依舊是一滴獻血都沒有沾上,乾乾淨淨的潔白。

祝明朗轉過身去,看都懶得看一眼這個癱瘓之人。

這時,一頭潛藏在附近的捷龍殺出,選擇了祝明朗剛剛收回風暴幻靈羽的這個絕佳時機,直接攻擊牧龍師本身。

祝明朗的白衣突然揚了起來,身影似鬼魅那般,竟飄出了幾十米遠,那捷龍爪子落空,憤怒的要追擊祝明朗,祝明朗卻從容的利用這鬼魅之衣避開,那捷龍連祝明朗衣角都沒有碰到。

“嘭!!!!!”

突然,銀杉巨魔衛一腳踩了下來,那捷龍都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直接被踩成了一灘肉泥!

捷龍一死,不遠處的藤蔓中響起了一聲慘叫,應該是某個牧龍師正承受龍獸死亡的靈魂斷裂之痛。

“處理掉。”祝明朗對銀杉巨魔衛說道。

銀杉魔衛朝着那裡行去,很快那名牧龍師恐懼的尖叫聲就傳了出來。

那人是死是活,祝明朗根本就不關心。

總之,圍攻自己的這些人,祝明朗不會對他們有半點憐憫。

那些埋在土壤中的銀杉種子越來越着裝,又有幾頭銀杉魔衛出現在了這片欣欣向榮之地,這些銀杉魔衛跟隨在祝明朗的身邊。

祝明朗走到哪裡,它們就將那些龍獸給殺死。

若遇到主級的,銀杉巨魔衛便會出手,在其他銀杉魔衛的圍攻下,即便是主級龍獸也招架不住。

“要麼龍死,要麼你死,你自己選。”祝明朗冷冷的說道。

一名不知哪個勢力的主級牧龍師,他所擁有的正是一頭裂天龍,實力在這第二輪次的戰場中算強的了,真正的下位主級。

銀杉巨魔爲與之纏鬥了良久,最後還是架不住越來越多的銀杉魔衛加入到圍攻之中。

那人想要將裂天龍給收回到靈域中,想要就此逃離這片神木青聖龍編織的密林,但祝明朗卻不會讓他全身而退!

“你不要欺人太甚!!”那青年怒目相視。

“原來是我在欺人啊……”祝明朗冷笑。

是非不分,這種垃圾,可能死亡那剎那間的痛苦無法讓他他們大徹大悟的。

還是將他們龍都殺了,再把人弄成殘廢,在生活都無法自理的屈辱中,纔會逐漸明白自己今日行徑!

當然,變成殘廢癱瘓的不止他一個人,今天在場的可是有十個,他們往後可以住在同一家療養院裡,多多交流一下子病情,下半輩子不會寂寞。

要終於有人想清楚了,能夠和其他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追悔莫及,就不枉費祝明朗今天留他們一命的良苦用心了!

“白豈,四處逛一逛,看下有沒有漏網之魚,一個不留!”祝明朗對小白豈說道。

小白豈從祝明朗肩膀上躍了下來。

它收割這些龍獸生命速度更快,對於它而言,被困在這密林之中的所有龍獸,都不過是它隨意蹂躪的獵物。

身影竄入到了遮天蔽日的密林裡,冰辰白龍殺戮乾淨利落,所過之處都是驚恐慘叫……

古銅戰場之外,戰鬥依舊在持續着。

那些牧龍師和神凡者,多數是點到爲止,發現自己不敵的時候,都會主動脫離戰場,退到界限之外。

未有這神木青聖龍喚起的密林區域,已經演變成了一場最純粹的殺戮。

銀杉魔衛越來越多,將那些龍獸殺死。

神木青聖龍在高空俯瞰着,它在空中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了,六隻飛龍,包括那主級的風煞龍,都被它給殺死。

而還在它密林靈域中的那些被分散開的龍獸,更如同小雞一般,馱着它們的主人尋找密林迷宮的出口,但迎接他們的就只有一點一點逼近的恐懼。

……

欣欣向榮之外,蒼龍殿的盧斌驚愕不已。

他本以爲祝明朗會凶多吉少,心裡總是在掙扎,究竟要不要干涉這種惡劣至極的竄通行爲。

但還沒有等他做出決定,神木青聖龍便已經大顯神威。

凶多吉少的人,變成了棋宗的人和那些竄通的牧龍師。

“這祝明朗,好生兇殘,竟將那些人的龍獸全殺了,幸好我那天早早離場了。”傅巾幗心有餘悸的說道。

“巾幗,這你就說錯了。那天他的黑暴龍,無論兇狠到了什麼地步,都沒有對任何一隻失去戰鬥裡的龍獸下殺手。但今日,他卻大開殺戒……在我看來,這些子弟咎由自取。好好的勢力大比,各自爲戰,他們卻用這樣的卑劣行徑勾結在一起,對付場上一人!”蒼龍殿的長老說道。

“原來是這樣,以牙還牙,還好師兄沒有趁人之危,不然怕也一個下場了。”傅巾幗說道。

“哼,他要如此混賬,死了都活該。”蒼龍殿長老說道。

……

密林逐漸的消散,只留下一地血紅血紅的苔蘚。

祝明朗從那羣龍的屍體中走出,所有的銀杉魔衛立在他的身後,如忠誠古老的衛兵。

它們高大巍峨,矗立在那就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力。

神木青聖龍站立在那銀杉巨魔衛肩上,俯視着古銅戰場。

一身青芒,神聖而威嚴,只要它一聲令下,這所有的銀杉魔衛便可以肆意的踐踏古銅戰場中所有的爭鬥。

只是,和第一輪的時候不同,祝明朗就站在原地,沒有再向戰場其他地方踏進。

這讓整個古銅戰場的勢力子弟們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要今天祝明朗還想之前那樣清場,他們這些人再怎麼掙扎都休想進入到下一輪了。

祝明朗那片區域,基本上是空曠的……

已經沒有人敢往那裡挪半步了,靠近那裡估計比出界淘汰還要可怕。

反正祝明朗只佔一個名額,所有人都默認祝明朗已經進入下一輪,這尊大佛不對他們有其他想法,就已經是萬幸了!

大觀亭處。

白紗遮掩的地方,趙尹閣如一座冰山坐在那裡,眼睛裡止不住怒意在燃燒!

爲什麼這個傢伙,劍修沒有了,依然這麼難纏。

“喲,小世子,你腿腳那麼不方面,都還不忘來看我祝明朗生龍活虎的戰場表演。”祝明朗的聲音突然從戰場那傳來。

薄薄的白紗簾,似乎阻擋不住祝明朗的目光。

祝明朗那雙眼睛,正凝視着這個大觀亭裡的人。

趙尹閣聽到這句話,整個人更寒得可怕。

“看小世子狀況,怕是有什麼出色的機關師,爲小世子打造了一雙靈活舒適的假肢,不知道有沒有比以前的用得習慣啊?”祝明朗接着說道。

聽到這番話,趙尹閣的怒火感覺要從大觀亭裡的白紗簾中衝出來了!!

其他人站在旁邊,都覺得趙尹閣散發出可怕的氣息!

假肢??

皇族的小世子,趙尹閣用得是假肢??

難怪這麼大熱天,他都穿着大大的錦袍,這是不願意讓他人看出他的手腳與別人不同??

“祝明朗!!!”趙尹閣那張臉,都快要擰在一起。

“我弟弟的命,一個浩少聰根本不夠償還。小世子,最好不要讓我知曉你與這件事有關,否則我祝明朗這一次斬得就不僅僅是你的手腳!!”

當着所有人的面,祝明朗笑着對這位身份尊貴的皇族世子說道!

第762章 湮滅月瞳第1048章 夜漫長第385章 自以爲一手遮天第1056章 咳灰燼第148章 該償命的償命第1226章 女武神第566章 逆雷飛昇第1063章 審地魂第421章 蠻橫執法第301章 鬼魔第764章 羽仙第762章 湮滅月瞳第710章 龍園園長第444章 小堂妹第351章 我心胸也狹窄第516章 地仙鬼第713章 安王府第94章 不見天日第348章 病態的迷戀第931章 保駕護航第283章 聖性與魔性第186章 祖龍秘密第281章 貓鼠遊戲第1313章 亢宿星官第1262章 投奔第1152章 閻王龍的反常第1115章 惡戰第1301章 赤月紫柏門第569章 恩典第151章 一城到手第1070章 被騙走了青春第689章 玉血劍第174章 峰沉天影劍第998章 以刀超度第225章 萬年霏羽第1183章 神都戰役第662章 神心歲月波第113章 養龍也很簡單第1240章 依舊少年郎第684章 騙鬼第706章 重生之我祝明朗要你雀狼神死無葬身之地第164章 飲血開刃第662章 神心歲月波第66章 神木青聖龍第263章 停戰法第474章 誘龍之術第581章 天煞吐息第1072章 你沒有資格第102章 老戲骨第369章 隱居高人祝明朗第557章 金巨嶺將第1039章 仙鶴天女圖第117章 狡詐惡徒第63章 白豈,蒼龍玄術第241章 渣男實錘?第992章 地閣第1237章 我和你一起受罰第458章 活捉趙尹閣第892章 七仙蛟第906章 畜神第423章 惡沼鬼第668章 高明的演技第1329章 小饕餮的玩具第468章 惡蛟第921章 劍幕誅魂第74章 鏤空叢林第1028章 白龍神宗第25章 一門手藝第667章 毒雨林第478章 怎麼是把劍?第590章 黑剎伍欒第200章 怎麼能叫偷呢?第118章 不僅白給第1196章 渡靈神第1017章 親姐姐?第580章 血涌大地第669章 冥燈陰月第475章 命格與地脊共生第1140章 籌劃已久第217章 邪龍珠第112章 再踩一遍第808章 兇手在我們當中第272章 快逃!第514章 現學劍法第250章 你是誰?第387章 大教諭的貴客第472章 神仙打架第1328章 老恩怨了第443章 巫毒潮汐第460章 偷自家的秘境第1042章 拖延時間第541章 不識好歹第1017章 親姐姐?第935章 一人橫掃第1226章 女武神第1175章 河女第86章 龍劫第362章 足夠教育他了第1078章 穩健發育第358章 靈蟲蟄變
第762章 湮滅月瞳第1048章 夜漫長第385章 自以爲一手遮天第1056章 咳灰燼第148章 該償命的償命第1226章 女武神第566章 逆雷飛昇第1063章 審地魂第421章 蠻橫執法第301章 鬼魔第764章 羽仙第762章 湮滅月瞳第710章 龍園園長第444章 小堂妹第351章 我心胸也狹窄第516章 地仙鬼第713章 安王府第94章 不見天日第348章 病態的迷戀第931章 保駕護航第283章 聖性與魔性第186章 祖龍秘密第281章 貓鼠遊戲第1313章 亢宿星官第1262章 投奔第1152章 閻王龍的反常第1115章 惡戰第1301章 赤月紫柏門第569章 恩典第151章 一城到手第1070章 被騙走了青春第689章 玉血劍第174章 峰沉天影劍第998章 以刀超度第225章 萬年霏羽第1183章 神都戰役第662章 神心歲月波第113章 養龍也很簡單第1240章 依舊少年郎第684章 騙鬼第706章 重生之我祝明朗要你雀狼神死無葬身之地第164章 飲血開刃第662章 神心歲月波第66章 神木青聖龍第263章 停戰法第474章 誘龍之術第581章 天煞吐息第1072章 你沒有資格第102章 老戲骨第369章 隱居高人祝明朗第557章 金巨嶺將第1039章 仙鶴天女圖第117章 狡詐惡徒第63章 白豈,蒼龍玄術第241章 渣男實錘?第992章 地閣第1237章 我和你一起受罰第458章 活捉趙尹閣第892章 七仙蛟第906章 畜神第423章 惡沼鬼第668章 高明的演技第1329章 小饕餮的玩具第468章 惡蛟第921章 劍幕誅魂第74章 鏤空叢林第1028章 白龍神宗第25章 一門手藝第667章 毒雨林第478章 怎麼是把劍?第590章 黑剎伍欒第200章 怎麼能叫偷呢?第118章 不僅白給第1196章 渡靈神第1017章 親姐姐?第580章 血涌大地第669章 冥燈陰月第475章 命格與地脊共生第1140章 籌劃已久第217章 邪龍珠第112章 再踩一遍第808章 兇手在我們當中第272章 快逃!第514章 現學劍法第250章 你是誰?第387章 大教諭的貴客第472章 神仙打架第1328章 老恩怨了第443章 巫毒潮汐第460章 偷自家的秘境第1042章 拖延時間第541章 不識好歹第1017章 親姐姐?第935章 一人橫掃第1226章 女武神第1175章 河女第86章 龍劫第362章 足夠教育他了第1078章 穩健發育第358章 靈蟲蟄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