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最終對決

忽然,一道金光閃閃的刃鞭飛來,狠狠的抽打在了火麒麟龍的身上,將火麒麟龍給打飛了出去。

那金色刃鞭隨後又以迅猛之勢套住了螭龍,螭龍想要掙脫的時候,金鞭上的利刃狠狠的扎入到了螭龍的頸部!

“嗚!!!!!!”

щщщ▪ ttκǎ n▪ ¢ O

螭龍發出了一聲悲鳴,它扭動着身軀,卻被那強大的金鞭給狠狠地拽了出去。

不等南雨娑做出反應,那金鞭竟化爲了可怕的捲刃,捲刃猛的爆發出了割力,竟生生的將螭龍的頸部給割開!

頸部被割,螭龍的頭顱飛了起來,鮮血如泉水一般噴涌,灑滿了這神廟的中庭。

南雨娑看到這一幕,雙眸頓時通紅,她憤怒的朝着那揮舞着金刃鞭的人望去!

手持金刃鞭的是一名女子,身穿着銀絨,雍容華貴。

南雨娑並不認得她,但她卻認得該女子身旁的一人。

那人是秋賜。

是天璇神教的人。

“秋洛神首,您總算是出手了。”躲在一旁的奚紀長舒了一口氣。

“只不過看看她還有沒有後手。”身穿着銀絨的女子秋洛說道。

“對手確實比我們想象中的厲害,沒有想到就她一個人,竟耽誤了我們這麼多的時間!”黑龍袍人說道。

火麒麟龍與毒花紋神龍第一時間退回到了南雨娑的身邊。

突然出現的敵人,讓局勢再一次發生了轉變。

南雨娑此刻也意識到,敵人遠比一開始預料得要多,而且他們實力都相當強大。

“雨娑,束手就擒吧,你們所做的事情毫無意義。”秋賜女神向前走了幾步,開口勸說南雨娑。

“你們天璇難道也要給華仇當走狗嗎?”南雨娑質問道。

“星神只有一位,順勢而爲,頑抗必是自取滅亡啊,我們天璇神教只是做了明知的選擇。這位是我們神首秋洛,也是我的姐姐,只要你放棄抵抗,我可以向我姐姐求情,對你網開一面的。”秋賜開口說道。

“你現在踩在我的龍流淌的血上,何必說這樣的話,天璇神首秋洛……華仇現在的走狗很多,不差你們天璇了!”南雨娑冷冷的說道。

“先將她的龍都殺了,我有的是時間慢慢欣賞。”天璇神首秋洛冷漠高傲的說道。

“有秋洛神首相助,她自然掀不起風浪……對了,一會她的屍首留給我,我要挖開來看看,她是如何做到既可以使用畫師神術,又可以喚出龍來!”南宮劍仙奚紀再一次露出了那冰冷刺骨的笑容來。

“小心,她還有一祖龍。”秋賜此時說道。

既然南雨娑不領情,秋賜也沒有必要再假惺惺下去了,雖然兩人之間有存在着一絲絲友誼,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立場尤爲重要,沒有了星神,他們天璇也只能夠投靠華仇了!

“年級輕輕,本領倒不小,留着確實是禍害。若不是神師妙算,我們在畫境裡就栽了大跟頭……”黑龍袍劍師說道。

“神師?你們神師是誰??”南雨娑聽到了這個稱呼,神情立刻有了變化。

“你不用知道,安息吧!”

……

神都依舊繁華,人們在長街上欣賞着美麗的絲綢與華麗的燈繪,神廟矗立在繁盛的盡頭,明明擡頭就可以看見,卻飄渺虛無。

忽然一聲巨響,如火山爆發,整個神廟突然間被巨大的能量給籠罩着,緊接着就是不斷從神廟中涌下來的凌厲能量,似毀滅餘震,一波接着一波,每一次都帶給了神都一次可怕的顫慄……

……

朝拜大道。

每一條大道最終都是通向天樞神宇的神城。

天樞神城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神都,這裡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宗教之城,信仰是這裡的首位。

佛塔、聖樓、神像、金廟、僧殿……

隨着七星神隕落,集權信仰,華仇在出關後便令人建造了更多這樣代表着自己信仰的建築,好讓那些千里迢迢朝拜的行人一踏入到神城之中,就可以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威嚴神權,讓他們不由自主的給自己下跪,並供奉上那微弱的信仰之念。

這些信仰之念,正是華仇的力量源泉。

所有的星神隕落之後,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股信仰源泉在噴涌,哪怕他只需要在自己的神殿中閉目養神,修爲也比以往苦苦修煉要快百倍!

神殿之尖,華仇俯瞰着自己輝煌璀璨的神城,望着小如螻蟻卻如溪流一樣慢慢涌入進來的朝拜之人,華仇嘴角慢慢的揚了起來。

原來一切都來得如此不費功夫!

“該去送他們一程了。”華仇說道。

華仇身旁有一人,緩緩的點了點頭。

……

神塔如古老的巨林矗立,金燦燦的古塔下卻同樣是人山人海,數之不盡的沉默僧侶在共同施展着神念法咒,霎時神塔之尖綻放出了一輪一輪金色如烈陽的佛蓮,並朝着一塊狹小的區域中籠罩!

頭頂上空,全部都是金色的佛蓮,它們沉重如天山,它們所釋放出來的烈芒可以將人給融化……

令狐玲所有青色的飛劍都被融去,她自身也被灼得肌膚潰爛。

小金龍張開自己的身體,想要用自己無視咒法的體型去遮擋這種滾燙佛蓮,可是它所能夠保護的人也非常有限。

終於,佛蓮消失了,緊隨而來的又是一隻巨大的魔爪,從天而降的魔爪拍了下來,將地面上的人拍得血肉模糊,那些修爲低於神主級別的人只要沒有躲開,一樣難逃一死。

這黑天魔爪之前不知奪走了多少人的性命。

祝明朗從高空中落下,趁着這黑天魔爪沒有來得及收回之際,一劍將這黑天魔爪給砍了下來。

魔爪如一座山巒崩塌般滾落,不知碾壓了多少塔樓與金廟,鮮血也隨之涌了出來。

黑夜上空,傳來了一聲魔皇的嘶吼,它的臉龐慢慢的浮現在了烏雲上,青面獠牙,額上有紋,正是當初從銀曦之門中逃竄出來的遠古山蒙!!

落在了地面,鮮血如暴雨一樣澆灌,澆灌在了祝明朗的身上,也澆灌在了所有前來刺殺華仇的人身上!

在知道了一定會有大量的天樞神軍會討伐玄戈神都之後,包括祝明朗在內的所有人都決定捨棄神都、直搗黃龍!

玄戈神都,由南玲紗一人來鎮守,以她的畫境來拖住浩浩蕩蕩的天樞神軍。

其他所有人則殺入到天樞神城中,以迅疾之勢將華仇給斬殺!

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他們再等待下去只會被華仇的勢力不斷蠶食。

而且越來越多人投靠華仇,類似於修羅氏族、天璇神教、天權神族、天機蘇家……

爲了在新的神王面前展現自己的忠心耿耿,他們不遺餘力的打擊祝明朗派系的人,來自玉衡星宮的人在半途中遭到了阻截,從開陽前來的吳肖更是被困,甚至是從天璣感到的神刀門與器神宗兩大勢力更是受到了其他宗族的迫害!!

但凡是與這一次討伐華仇計劃有關的人,都遭到了重創。

祝明朗也知道這一次行刺計劃過於魯莽,但他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讓南玲紗以畫境吸引天樞神宇大量神軍,其他神明主力軍直搗黃龍刺殺華仇,這就是他們唯一可以逆轉局勢的機會!!

然而,踏入到了天樞神城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切同樣被敵人給預知了。

等待他們的是一個又一個陷阱,所有的援助被斬斷,前進的道路人山人海,別說是前進了,哪怕是後退也得殺出一條血路!

這是一場必敗無疑的戰役。

爲了抵達華仇所在的神塔,他們已經不剩下多少人活着了。

祝明朗看了一眼遍體鱗傷的令狐玲,她沒有強撐着,她已經閉上了眼睛……

舉目四望,殺不盡的沉默僧侶,而那些尊貴的佛塔上還屹立着一個又一個趾高氣昂的神明,這些人都是華仇派系的,他們眼神中帶着譏笑,譏笑他們這些人的不自量力。

茫茫朝拜大道上,數以萬計的子民跪拜着,他們不知行了多少路,膝蓋與頭顱都已經潰爛了,身體骨瘦如柴,只有真正經歷了這殘暴信仰的人才能夠明白,這種折磨與壓迫其實遠比拋頭顱灑熱血更煎熬,在有人刺殺華仇的時候,這些人就瘋了一樣朝着神城中涌,引起了一場巨大規模的信仰暴亂!!

他們希望刺殺陣營可以獲勝,希望這殘暴的信仰可以消失,他們被壓迫的情緒被引燃,反抗之火瞬間點亮了正片燎原,然而他們實在太弱小了。

普通人要經歷一次蛻變,纔可以成爲修行者,修行者一輩子都未必可以觸及王級境,更不用說是神明境界了,而神明境界之上,又還有漫長的修仙之旅,他們與天樞神宇中那些作威作福的神權人員有着天然之別。

他們的力量微乎其微,最後他們不得不跪拜在地上,等待被處決!

反抗的烈火終究還是會被熄滅。

華仇終於還是現身了。

他就是爲了看到祝明朗頹敗的樣子。

不費吹灰之力,便讓祝明朗輸得一敗塗地。

只需要坐在神塔上靜靜的觀望,就可以讓祝明朗失去苦心經營的所有!

“我是一位仁神,子民一時受人蠱惑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爲,那是值得原諒的。”

“聽好了,我赦免你們,所有未達到神之級境的叛逆者,我赦免你們!”

華仇的聲音在天樞神城上空迴盪着,城裡城外,無論是有預謀來此的,還是承受不住壓迫而揭竿而起的……

“不需要你的赦免,殺了我們吧,北斗神州若由你這惡神來統治,我寧赴黃泉!!”城外,不知哪位散修怒吼了一句,他的聲音同樣嘹亮,絕大多數人都可以聽見!

他的聲音,再次帶動了那些前來朝拜的人的情緒,躁動再起。

“不識好歹,都處死!”華仇臉上沒有了笑容,生性殘暴的他行止於心。

一聲令下,一柄柄利刃落下,緊接着城裡城外無數人的頭顱滾落在了地上,這畫面恐怖至極,鮮血混着一張張仰面朝天的臉龐,一雙雙空洞無神的眼睛,還有那一具具沒有腦袋的屍體,緩緩的滑落。

菜市場口見多了砍頭的死刑犯,但滿城數以萬計的人一同被處決的景象就不可能司空見慣!!

金燦燦的信仰神城、隨處可見的佛廟金殿、身穿着麻衣的僧侶,如此神聖莊嚴,卻瀰漫着最濃重的血腥味,駭然血腥的一幕更與這輝煌神聖形成了劇烈的反差!

處死了那些愚蠢的叛民,華仇飄到了一座白玉塔上。

他俯瞰着祝明朗,臉上帶着近乎病態的譏笑!

“這裡可不是龍門,你也不會有翻身的機會,祝明朗,現在慢慢的爬過來,將我的腳趾舔乾淨,興許我可以重新考慮對你的處置。”華仇對祝明朗說道。

黑色的天幕中,一箇中年男子如鷹一樣飛了下來,他落在了華仇的身邊。

他缺失了右手,手臂缺口還在滴血。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祝明朗,我山蒙可一直覺得你是一個人人才。”山蒙對祝明朗說道。

祝明朗沒有應答,只是與黎雲姿對望了一眼。

黎雲姿點了點頭。

她忽然浮空而起,那雙眸子異常的璀璨,猶如許久不見的皓月。

光輝越來越強盛,黎雲姿身上的光芒已經將這黑夜照耀得如白天一樣明亮,那些沉默的僧侶想要將黎雲姿從高空中拽下來,結果卻發現他們根本無法靠近黎雲姿。

黎雲姿通體如玉,神芒照耀神州,就在人們以爲黎雲姿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時,在天樞神宇后土的浩刃國忽然出現了一場躁動,那些庫存在浩刃國的兵鐵竟然統統懸浮到了空中。

一整個國家的兵刃,這是何等壯觀的景象。

兵刃以驚人的速度穿過了山脈,並飛到了天樞神城的上空!

刃器攪動,形成了恐怖至極的兵刃雲,這兵刃之雲本就密集,而且四方長天竟還有無數朝着這裡聚集過來的兵刃!!

這些兵刃有普通士兵的武器,也有一些修士們手中的利劍,更有不少遺落與遺棄在戰場的古兵,包括一些封印在神疆角落的上古神兵,竟也聽從黎雲姿的呼喚!!

彷彿整個北斗神州的兵器都只聽從這位女武神的號令,一時間天樞神城的上空變成了一個填滿的利刃的天淵!!

這一幕,震撼了所有神明,包括了華仇在內。

“死!!”

黎雲姿劍指天樞神城,只吐出了這麼一個字,而天樞神宇成百上千大大小小神明都感受到了一陣耳鳴,緊接着神兵傾倒,化作了兵刃天河,洶涌至極,化作了飛刃瀑布,衝擊向大地,更化作了一場不會停歇的暴雨,雨中不是水滴,而是一柄一柄劍刃、刀刃、矛刃……

華仇派系的神明抱頭鼠竄,那些沉默僧侶更是無一倖免,黎雲姿彷彿將她滿腔的憤怒徹底宣泄了出來,即便魂魄燃燒殆盡,她也要與這天樞神宇玉石俱焚!!

一柄一柄利刃倒插,如麥穗一樣密集,要麼釘着一個人,要麼粉碎了那些富麗堂皇的廟塔,這一刻黎雲姿比七星神還要耀眼奪目,而她所帶來的殺戮,更是令北斗神州所有神明魂飛魄散!!

屍橫遍野,其中不少都是神明。

似乎以爲勝利在望了,人人都想站出來唾棄一番祝明朗與黎雲姿,結果卻被黎雲姿這逆天的神通給斬殺,能活下來的也不過是一些達到神主、神君級別修爲的,當然也有神主和神君在之前的戰役中負了傷,最終沒有逃過這一劫!

沒有人會想到垂死掙扎的人可以爆發出如此恐怖的神力!!

此時此刻,連華仇都一陣後怕。

若不是通過手段斬除掉了祝明朗和黎雲姿諸多援助,他們今日這樣殺來,他手底下的這些人還真抵擋不住他們!

畢竟,華仇自己也沒有到達神王級境!

祝明朗身邊的這些人,實力同樣可怕,一個畫仙可以阻擋天樞神宇大軍,一個武神黎雲姿更是能滅殺大半神者,更不用說還有廟神官鄭俞、玉衡神首孟冰慈、劍仙令狐玲、鑄神祝天官、道神吳肖、刀神何浩寒這些神明主將……

華仇正驚駭之時,卻發現黎雲姿的目光正凌厲的注視着自己。

霎時,億萬兵刃攪在了一起,形成的龐大漩渦,朝着華仇這裡吞噬而來,華仇感覺自己現在正面對一頭由兵刃鑄造而成的太古之獸,它正恐怖的撲向自己!

華仇立刻擡起了腳掌,猛的朝着空氣踐踏!!

金色的踐踏之力震顫四方,那些涌過來的兵刃化爲了碎片!

然而,碎片一樣是利器,黎雲姿立於長空,長髮飛舞,她再度用念力操控着世間一切可用的兵刃,碎片與兵刃再度簇擁在一起,最終化作了一條盤天蒼龍!!

這蒼龍完全由兵器組成,其軀體有一部分可以看見,其餘的大部分潛藏在深邃的蒼穹上,隨着黎雲姿以手爲勢揮下,這神刃盤天龍豁然落下,衝向了華仇!!

華仇丟出了自己的袈衣,袈衣巨大,爲它吞噬了大部分兵刃,但袈衣可以容納的有限,終於神刃萬兵還是斬了下來,它們與空氣摩擦出了刃紅,熾熱的劈向了華仇……

華仇終於難招架,被無數利刃劃過身軀!

這時,祝明朗一躍向天,他爆發出了劍靈龍所儲存的所有靈能與銘紋,這些銘紋赫然組成了一張弒天圖,隨着祝明朗劍出,萬劍歸一,無論多麼浩瀚的劍嘯與魂潮最終都匯聚在了祝明朗這一劍之尖端!

天地間似只有祝明朗一人,但天地間又似被祝明朗手中的這一劍給填滿,再無半點縫隙。

祝明朗斬向了華仇,在華仇的眼裡,祝明朗的動作就像是一個劍法初學者,再樸素不過的一招,但華仇怎麼都躲不開,他看到祝明朗彷彿遠在天邊又近在咫尺,他看到劍衝向他胸膛,又感覺劍刺向他的全身!!!

“唰!!!!!!”

一劍破體!

華仇奮力反抗,朝着祝明朗一連派出了數掌,將祝明朗全身的骨骼都給打碎了,但祝明朗手中的劍即便脫離了主人一樣可以自行揮砍。

祝明朗如一灘爛泥般飛出去並不要緊,劍靈龍會爲主人完成最後的一道力!!

先落地的是祝明朗,他躺在的地方,赫然是一個巨大的掌坑。

華仇搖搖晃晃,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不管施展什麼樣的神術都阻止不了鮮血狂涌。

“死了那麼多人,就爲了刺我這麼一劍,值嗎??”華仇雖然同樣感到痛苦,但臉上卻展露出了猙獰的笑!

祝明朗沒有應答。

這一劍值嗎?

回答這種問題毫無意義。

這一劍無疑是重創了華仇,沒個三五年,很難恢復元氣,想要晉升神王是不可能了!

而神州又處在無序的狀態,新神涌現,所有人都野心勃勃。

祝明朗知道這一劍不能夠讓華仇死,但接下去,華仇就像是一隻在平原上血流不止的雄獅,會吸引越來越多的狼羣……

這個局勢下。

華仇,也活不了。

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只是,代價實在太大。

所有人都得死。

包括自己在內。

……

“嗒~嗒~嗒~~”

鞋跟踩在碎裂的大地上依舊發出清脆的聲響。

一個身穿着黑紗麗的女人,緩緩的從不起眼的地方走了出來。

她走到了華仇的身邊。

華仇臉上有了笑容,正要尋求女子爲她療傷,但女子卻拿出了一柄古老的黑色神兵,像匕首一樣的黑色之刃,扎入到華仇的右胸膛中。

華仇一臉的不敢置信,那雙眼睛瞪得極大!

“他的心臟在右邊,你這一劍刺錯了,若由我助你,你已經獲勝了。”黑紗麗女子說道。

說完,黑紗麗女子拔出了匕首,厭惡的看了一眼華仇。

華仇並沒有死,這一匕首沒有刺穿他的心臟,只是給華仇一個警告!

“瘋……”華仇正想要罵女人,女人冷冷的掃了他一眼,他立刻閉上了嘴。

此刻,黑紗麗女子像一位女死神般朝着祝明朗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

她靠近時,瞥了一眼黎雲姿。

黎雲姿使用了燃魂之獻,此刻的她透支的連身體都站不穩。

黑紗麗女子衝着黎雲姿笑了笑,道:“見你的第一眼,我便知道你不會屈於我的神權之下。一直以來,你都讓我很害怕,所有人都擁戴你,而你籠絡人心的能力不是諂媚這個世界,而是一絲不苟的執行着真理,你所築造的信仰無懈可擊,遲早會取代絕大多數神明,包括我……”

黎雲姿虛弱的已經提不起一柄兵刃了。

她沒有應答,她只是凝視着黑紗麗女子,她的這張面孔,對於黎雲姿來說太過熟悉了。

最終,黑紗麗女子走向了祝明朗。

她看到祝明朗被重創的樣子,眸子裡閃過一絲絲同情,並不是虛假的同情,而是發自內心的同情與惋惜。

“你一點都不意外嗎?”黑紗麗女子問道。

“能猜到。”祝明朗說道。

“說說看,我想聽聽你的看法。”黑紗麗女子卻笑了起來。

“無論幽痕星是否墜落,它都是一條太古之龍,這是事實。但能夠順勢讓七星神全部因爲幽痕星太古之龍隕落的人,就只有你——玄戈。”祝明朗說道。

“是啊,爲了說服六位偉大的星神,我費了很大的力氣,甚至不惜以身犯險,自己踏入那神明都會葬送的幽痕星身上。”穿着黑紗麗的玄戈神點了點頭。

一直以來,祝明朗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而且他清晰的感受到有一隻手,在把控着這一切,讓北斗神州陷入到這樣的一個地步。

誰能夠做到??

山蒙嗎??

山蒙也不過是一個剛剛脫困的始祖魔頭,它即便曾經擁有滅絕的能力,但現在也不可能發揮出半點。

只有一個人,可以將北斗神州帶入到萬丈深淵。

這個人就是玄戈神。

作爲天機師,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北斗神州的未來。

幽痕星爲太古之龍這件事,玄戈神是修爲低微沒有提前預知嗎??

假如她預知了,那麼其他六位星神的隕落,就是她一手策劃的!

她成爲新晉的星神,又是具備預知能力的天機師,其他北斗星神自然將神州未來的指引交給她。

她說的一切也是對的。

九星必須連珠,纔可以抵禦永夜的到來。

可她沒有告訴其他六星神,幽痕星是龍!

“你明明也痛恨華仇,爲何還要不遺餘力的助他?”祝明朗不解道。

從玄戈神身上,看不到一絲絲的瘋狂。

她絕不是一個瘋神,甚至她的理智勝過絕大多數人。

祝明朗不明白,玄戈神爲何要這樣做。

她所崇尚的,若是虛假的,自己也早就應該從她的一些行爲舉止中看穿,但祝明朗在過去沒有察覺到一絲絲這樣惡神、瘋神的痕跡,唯一解釋不清楚的就是,她爲什麼要殺上一代伏辰神!

“爲伍談不上,只是當下需要他。我們需要他讓北斗神州看清一個事實,一旦一個世界落入到華仇這樣的人手上,會是怎樣的折磨與屈辱!”玄戈神說道,她站在祝明朗的面前,接着慢慢的講述着她的勝利宣言,

“你的父親,死在了古墟山上。”

“你的朋友鄭俞,與惡願之神洪摩同歸於盡。”

“玉衡星宮的孟冰慈、令狐玲也都戰死……”

“那位畫仙死在了秋洛的手上。”

“黎雲姿也燃燼了自己的靈魂,活不過今天。”

“你的龍,被斬首,被撕碎,被踩扁,被困殺,被分屍……”

“而你被打成了一灘肉泥,現在連爬起來都做不到,可你還是要刺華仇,你自己不明白這是爲何嗎?”玄戈神一一數出那些死去的人。

每一句,都讓祝明朗感受自己的心臟癒合後再度被狠狠的捏碎!

“某些神,他連人都不配做,他犯下的滔天罪孽,讓他死一萬次都不夠。偏偏這些人,他們總是會涌現,他們不僅涌現,甚至還站在極高的位置上……他們的惡是埋在骨子裡的,融入到血脈中的,你如何去教化,如何去超度都毫無意義,因爲這種惡不單單隻有惡神身上有,每個人都有,甚至一個秉性純良的人在經歷了莫大的苦痛後,一樣會發狂,殺人時比屠夫還恐怖!”玄戈神繼續說着。

“你這樣的人,可以爲了殺一個華仇付出一切,那麼爲何不能夠好好的去理解一番我們的苦心呢?”

“殺一個華仇,能拯救得了這個不斷崩塌、不斷衝撞的世界嗎?”

“你不可能永遠都獲勝,哪怕沒有我爲華仇出謀劃策,將你身邊的人全部殺死,終有一天你也會遇到你抗衡不了的惡神,到那個時候你的信念還會像今天一樣被踐踏得支離破碎!”

“惡,是抹除不盡的,下一個千年,下一個萬年,永夜的壓迫下,屍骨成山,血如汪洋,你護都了北斗神州千年萬年,你護得了這蒼茫星河中的所有世界嗎!!”

泯滅派!

原來玄戈神纔是泯滅派的領袖!

華仇這樣的惡神,是殺不盡的。

人骨子之所有有惡,是因爲上蒼與神母在創造的人族並不完美。

要讓一切真正奔向光明,就得需要先將所有人族拽入到黑暗,將他們徹底溺死,然後在真正光明的土壤中生根發芽!

這是山蒙泯滅人族的緣由。

他不是爲了殺戮,僅僅是遵從上蒼與神母的旨意。

同樣的,玄戈神並不是與華仇爲伍,她只是需要華仇這樣的惡神給北斗神州狠狠的上一課,讓他們知道世界一旦由惡神掌控會變成什麼樣子,而殺死一個惡神,新的惡神又會在土壤中生根,終有一天子民仍舊會活在某個過於強大的暴神信仰壓迫下,如此反反覆覆,歷史重演,無限循環,人們只能夠慶幸自己誕生在一個好的時代,若出生在惡神統治的時代,結果就像那城外滿地的無頭屍首那樣,毫無意義、生不如死!

人,需要重塑。

祝明朗此刻明白,自己爲什麼無法看穿玄戈神的本質了。

她的本質,就是嚮往理想之善,她不願意看到人們生活在屈辱與壓抑中。

她知道華仇不是導致這一切的根源,她知道真正的源頭來自於每個人內心深處的魔,人會轉惡,神會成魔……

缺了一隻手的山蒙,像一箇中老年者,他已經幻化爲人,並朝着祝明朗這裡走來。

山蒙露出了笑容,很醜陋,也很怪異,只是他的語氣很平靜。

他對祝明朗說道:

“我說過我一直在學習,學習怎麼去和人族對抗。人很奇怪,一旦遇到強大的外敵,人們會團結,像我這種古老的怪物,一旦出現大家就緊緊相擁在一起,不遺餘力的將我殺死。可如果想泯滅的人換成是玄戈神這樣的,她指引你們,傳播真諦。她告訴你們,解脫後纔是完美天國,你們就會信她……永夜過後,神州人族不復存在了,我也終於完成了上蒼與神母交給我的使命。”

“我們一直希望你加入我們。”玄戈神對祝明朗說道,語氣很認真,甚至態度很溫柔。

“真醜陋啊。”祝明朗卻笑了起來。

“說了這麼多,你依舊不理解嗎?”玄戈神說道。

“沒有必要和你辯這些。我奉行的信念,與你們這種醜陋之人是無法產生共鳴的,你們所說的這些話,說給任何一個五歲的孩子聽,他們也會罵得你們一臉口水,會信奉你們那一套的,本身就已經脫離了人的範疇,要是覺得做人不舒坦,怎麼不去做畜生呢,有人攔你們嗎!!”祝明朗罵道。

“事已至此,你還是如此,白費口舌。”玄戈神失去了耐心,她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黎雲姿,不由冷哼一聲道,“你所信奉的,不是庇佑身邊的親人嗎,可你根本做不到!”

“玄戈,你真的以爲自己大獲全勝嗎?”祝明朗此刻卻冷笑道。

“怎麼?你還能翻身??”玄戈神饒有興趣卻高傲的望着祝明朗。

“這個世界上,不是隻有你具備預言之術。”祝明朗道。

玄戈神立刻皺起了眉頭,她猛的轉過頭去,目光注視着虛弱至極的黎雲姿。

黎雲姿的眸子發生了變化,不似之前那透支後的空洞,而是異常的有神!

那特殊的眸子就像一顆極致純淨的琉璃珠,可以將整個世界給映入其中!

霎時,世界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透明汪洋,以一種旋渦方式被捲入到這一雙特殊的眼睛裡。

龐大無垠的世界,正在捲入到雙特殊的眼眸之中,偌大的天樞神城,無垠的疆域,浩瀚的神州,縹緲的太空……最終都彷彿被收納到了這雙眼眸裡!!

華仇、玄戈神、山蒙、呂梧這些勝利者也沒有幸免,他們就像是海洋漩渦中的小浮葉,根本無力反抗。

玄戈神在漩渦之中,她是唯一可以反抗的人。

她彷彿是一個夢境裡唯一清醒着的人,她在阻攔這個巨大的逆捲旋渦,就好像在阻攔時間的回溯!

然而,她的法力也消耗殆盡了。

爲了滅掉黎雲姿的所有部署。

爲了殺死祝天官。

爲了殺死南玲紗。

爲了殺死鄭俞。

爲了殺死祝明朗的所有龍獸。

爲了這一場最終的勝利,她耗盡了自己天機師的法力。

看着一切逆轉,玄戈神近乎發狂的嘶吼!!

“不不不!!!不不不!!!!”

“一切不會改變,一切不會逆轉,這就是最終命運,這就是最終命運!!!!”

“你不可能勝得過我!!”

“大局已定!!!大局已定!!!!”

“你休想從頭來過!!!”

“你是誰,你究竟是誰,爲何我沒有看見你,爲何我沒有看見你!!!”

玄戈神發瘋的嘶喊着。

就在她演算了北斗神州的命運,演算了所有人的宿命,卻唯獨沒有演算她自己,她自己的一切其實也在另外一位預言師的預知中!

“玄戈,這一局你贏了。”

“下一局,我會滅盡你的派系!”

這句話,從那雙眸子主人的嘴裡道出。

世界兀然寂靜,一切的一切就像夢境般,只是這場夢境冗長而真實,玄戈神也終於無法再抵抗,她最終也像其他人一樣被捲入到了那雙特殊的雙眼中……

這雙眼眸,極致的純淨,裡面的浩瀚世界卻在翻涌!

不知過了多久,這雙眼眸才終於恢復了最初的平靜,平靜如鹽湖,映入其中的卻是庭院中的一朵朵搖曳的鈴蘭花……

“恩,那我長話短說……我要找地藏獸,不然閻王龍只能離開。”祝明朗問道。

“公子。”黎星畫眼睛有些乾澀。

“是不是不好找,沒有關係,我自己再想辦法,唉,我也是最近有些急躁了……不應該什麼事情都跑過來找你,明知道你在沉睡休養。”祝明朗連忙問道。

“公子,有些事我得慢慢與你說。”黎星畫調整了一下情緒,這才慢慢的吐出話來。

祝明朗很少見黎星畫這般神態,也立刻意識到,剛纔黎星畫很可能不僅僅只預知了地藏獸的所在。

“公子知道預知之境的吧?”黎星畫說道。

“恩,可以看到三天後發生的事情。”

“我現在的修爲,可以預知兩個月後發生的一切。”黎星畫說道。

祝明朗神情馬上變了,他望着黎星畫。

“你看到了我們這一次討伐華仇的結果了??”祝明朗終於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黎星畫輕輕的點了點頭。

“很慘烈??”祝明朗從黎星畫眼眸與臉頰透出的那股悲傷猜測道。

黎星畫再次點了點頭,回想起那一幕幕,她乾澀的眼眸中再一次滲出了淚珠。

祝明朗急忙抱住了她,輕聲安慰着她。

“嗯,大家都沒有活下來……”黎星畫只是用近乎只有自己可以聽見的聲音在祝明朗肩膀上說道。

祝明朗深吸了一口氣,卻感覺這口氣息像是烈酒,燒得自己喉嚨和胸腔難以再攝入半點空氣。

“要不,我們撤吧。什麼討伐,什麼審神,什麼光明,我不在乎的,我只在意你們……”良久,祝明朗對黎星畫說道。

祝明朗這番話,卻讓黎星畫破涕爲笑。

這還是那個粉身碎骨都要刺穿華仇胸膛的人嗎?

————————————

(一萬字章,五章合一,主要是怕你們看到一半心臟受不了,合一起保平安~)

(預言師的對決是很難寫的,要以文字小說的方式呈現難度更大,這些日子我頭的想禿了,但終究還是寫出這長章來,雖然一開始閱讀會有些突兀,這種方式也是一個不錯的安排。大家可以支持一下亂胖嗎,好久沒求票了,隨便來幾張,看看水花)

第1203章 永存第93章 天異第673章 流沙吞城第732章 山後有妖神第412章 這叫智慧第822章貼身保護知聖尊第1143章 最後一道火候第337章 熟悉的一幕第853章 招搖問罪第820章閹神第195章 封君第772章 祝明朗歲月波第401章 賠不起還不跑?第746章 華仇上神第719章 神血劍醒第136章 四處引戰第8章 退化之龍第977章 柔和馴龍第1064章 天庭打工人第486章 還會說話!第937章 夜染劍第718章 撒謊得理直氣壯第438章 完美的荒郊野嶺第1225章 玄戈神與黎雲姿第1067章 兩成修爲第426章 黑龍進階第383章 蒼鸞落日第930章 上上籤第475章 命格與地脊共生第216章 邪龍本性第1177章 河女第385章 自以爲一手遮天第557章 金巨嶺將第120章 劍宗大師姐第285章 無路前行第1174章 契約燈童第517章 北斗劍第755章 大樹底下好乘涼第878章 種子法器第981章 它會來嗎?第1090章 高明的捕食第553章 不能脫離大軍第550章 自宮的劍首第110章 祝雪痕第40章 星河踏劍第992章 地閣第130章 又吃軟飯?第717章 謠言害人第1228章 無懼之劍第927章 神主機緣第807章 教訓逆徒子第536章 墨筆飛魂第275章 蝠翼喪龍第381章 挑戰巔位!第181章 訛獸第561章 驚魂虻龍第981章 它會來嗎?第773章 伏辰第20章 掠影尾蟄第1062章 道童第799章 小金龍第419章 小野蛟第一戰第416章 狩獵盛會第1157章 死鬥第518章 碾爲泥第380章 烈陽光羽第447章 封王第529章 歲月波第841章 閻王神龍將第424章 蜥妖入城第730章 龍門開啓第1087章 食物貢品第586章 地魔之皇第1061章 念不出的名字第408章 殺人滅口第1227章 最後寄予第706章 重生之我祝明朗要你雀狼神死無葬身之地第790章 閻王龍,拿下!第1216章 黃泉路上再細品第930章 上上籤第1247章 謊言第79章 畫龍師第675章 擒賊先擒王第401章 賠不起還不跑?第564章 放手一搏第1024章 東宮劍仙第1197章 赤子神心第96章 玫如血第229章 劍冢嶺第709章 無法癒合的傷口第255章 懸賞駙馬第345章 同類人第270章 夜霧中的呼救第1155章 地藏獸第1093章 被食第304章 冤有頭債有主第959章 神後第897章 養龍無底洞第410章 巫毒潮汐第1094章 讓你失望了
第1203章 永存第93章 天異第673章 流沙吞城第732章 山後有妖神第412章 這叫智慧第822章貼身保護知聖尊第1143章 最後一道火候第337章 熟悉的一幕第853章 招搖問罪第820章閹神第195章 封君第772章 祝明朗歲月波第401章 賠不起還不跑?第746章 華仇上神第719章 神血劍醒第136章 四處引戰第8章 退化之龍第977章 柔和馴龍第1064章 天庭打工人第486章 還會說話!第937章 夜染劍第718章 撒謊得理直氣壯第438章 完美的荒郊野嶺第1225章 玄戈神與黎雲姿第1067章 兩成修爲第426章 黑龍進階第383章 蒼鸞落日第930章 上上籤第475章 命格與地脊共生第216章 邪龍本性第1177章 河女第385章 自以爲一手遮天第557章 金巨嶺將第120章 劍宗大師姐第285章 無路前行第1174章 契約燈童第517章 北斗劍第755章 大樹底下好乘涼第878章 種子法器第981章 它會來嗎?第1090章 高明的捕食第553章 不能脫離大軍第550章 自宮的劍首第110章 祝雪痕第40章 星河踏劍第992章 地閣第130章 又吃軟飯?第717章 謠言害人第1228章 無懼之劍第927章 神主機緣第807章 教訓逆徒子第536章 墨筆飛魂第275章 蝠翼喪龍第381章 挑戰巔位!第181章 訛獸第561章 驚魂虻龍第981章 它會來嗎?第773章 伏辰第20章 掠影尾蟄第1062章 道童第799章 小金龍第419章 小野蛟第一戰第416章 狩獵盛會第1157章 死鬥第518章 碾爲泥第380章 烈陽光羽第447章 封王第529章 歲月波第841章 閻王神龍將第424章 蜥妖入城第730章 龍門開啓第1087章 食物貢品第586章 地魔之皇第1061章 念不出的名字第408章 殺人滅口第1227章 最後寄予第706章 重生之我祝明朗要你雀狼神死無葬身之地第790章 閻王龍,拿下!第1216章 黃泉路上再細品第930章 上上籤第1247章 謊言第79章 畫龍師第675章 擒賊先擒王第401章 賠不起還不跑?第564章 放手一搏第1024章 東宮劍仙第1197章 赤子神心第96章 玫如血第229章 劍冢嶺第709章 無法癒合的傷口第255章 懸賞駙馬第345章 同類人第270章 夜霧中的呼救第1155章 地藏獸第1093章 被食第304章 冤有頭債有主第959章 神後第897章 養龍無底洞第410章 巫毒潮汐第1094章 讓你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