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

藍忘機回頭看他,道:“正常?”

他的聲音聽似平靜,又問了一句:“不要往心裡去?”

魏無羨沒什麼多餘的心思去揣摩他話語的意思,只覺得必須好好道歉補救,立刻,正在這時,老闆娘卻咚咚咚跑上樓來,叩叩地敲了敲房門,道:“二位公子,二位公子!睡下了嗎?”

wωω★тt kΛn★¢ Ο 藍忘機這才挪開目光,去系外袍的衣帶。魏無羨忙把另一隻靴子也匆匆套上,道:“沒睡!不是,睡了睡了,等會兒我披個衣服再起來。怎麼了?”

等到藍忘機穿戴妥當,可以見外人了,他才走過去開了門。老闆娘站在走廊上,賠笑道:“這麼晚打攪你們休息真真不好意思,莫見怪。不過我也是沒辦法,剛纔住你們樓下的廚娘說有水滴到她屋裡,怕是從你們這兒漏下去的,所以我來看看……”她把頭探進屋裡,登時大驚:“這這這,這怎麼回事!”

魏無羨摸了摸下巴,道:“我纔是不好意思,老闆娘對不住了。今晚喝多了酒發酒瘋,想洗個澡,一高興打了木桶兩下,這就打散了。真是對不住,我賠。”

說完他才猛地想到,他能賠個屁。他們一路出行,所有的花銷都是藍忘機一個人負責,到頭來付錢的還不是藍忘機。

老闆娘嘴上說着“沒事沒事,好說好說”,臉上卻無比的心痛,走進屋來道:“那水怎麼就漏下去了呢……這房裡怎麼連放個腳的地方都沒了……”她彎腰撿起幾個墊子,又是大驚:“這這這,這裡怎麼有個洞!”

正是被藍忘機用避塵戳出來的那個。

魏無羨把手插|進略微散亂的頭髮裡,道:“哎,也是我不好,剛纔拋着劍玩兒,就……”

還沒說完,藍忘機已撿起地上的錢袋,放了一錠銀子在桌上。

老闆娘捂着心口,還是忍不住數落了幾句:“公子啊,不是我說你,劍那麼危險的東西,怎麼能瞎拋着玩兒呢,把席子和地板戳個洞倒沒什麼,傷到人怎麼辦。<>”

魏無羨道:“是是是,老闆娘說的是。”

老闆娘拿了銀子,道:“那就這麼着吧。天也這麼晚了,你們先歇着,我給你們換一間房,廚娘也換個地兒睡,明早再修。”

魏無羨道:“好的,謝謝。等等,那,麻煩要兩間。”

老闆娘奇道:“怎麼又要兩間了?”

魏無羨沒敢去看藍忘機,低聲道:“……我喝多了酒就發酒瘋,您也看到了,又摔東西又玩兒劍的,怕傷着人。”

老闆娘道:“那確實!”

應了之後,果然給他們換了兩間房,安置完畢,這才提着裙襬下樓。魏無羨道過了謝,打開自己那間的房門,一回頭,藍忘機站在走廊上,一手拿着避塵,一手輕輕捏着他的抹額。

魏無羨本想立刻躲進房去,這麼一看,卻被絆住了腳步。斟酌萬千,才謹慎又誠摯地道:“藍湛,今晚的事,對不起啊。”

沉默一陣,藍忘機低聲道:“你不必對我說這兩個詞。”

等他重新把抹額端端正正地佩好後,又變回那個端方自持的含光君,略一點頭,道:“好好休息,明日趕路。”

聽到這八個字,魏無羨的心倒是稍稍明朗了些。

就算他幹了這樣不太體面的事,至少,明天還是可以繼續和藍忘機一起趕路的。

他笑了笑,道:“嗯,你也是。好好休息,明日趕路。”

然後邁進房裡,反手關上了門。<>

魏無羨靠在門框上,等聽到外邊傳來藍忘機不輕不重也關了門的動靜後,立刻提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他重重坐到木榻上,把還燙得厲害的臉埋進手掌裡,埋了好一會兒,熱度也沒有退下來。臉上的也是,身體裡的也是。

魏無羨知道,他若是繼續留在這裡,想着藍忘機就在距離他一牆之隔的地方,想着不久之前他們還在做什麼事,怕是今晚都別再想有片刻的安寧了。

他不想從走廊樓梯經過大堂被旁人覺察到,直接推開了木窗,蹬上窗櫺,輕飄飄地一躍而出,像只黑貓一般,無聲無息地落在客棧外的一條街道上。

夜已深,街上無人,正好方便魏無羨一個人發足狂奔。

奔過方纔藍忘機醉酒時塗鴉過的那面牆,他才駐足,停了下來。

牆上盡是些亂七八糟的兔子、山雞、小人頭。看着看着,魏無羨又想起藍忘機畫它們時全神貫注的模樣、畫完之後拉着自己要他來欣賞的模樣,忍不住牽了牽嘴角。

一股無與倫比的後悔涌上心頭。

若是他沒趁酒心恣意妄爲就好了。起碼現在還能裝作正直無比、心無旁騖,死皮賴臉地蹭在藍忘機牀|上,擠在他身旁怡然裝睡或者安然入睡,而不是深夜裡不得安眠,衝出客棧在大街上無頭蒼蠅一樣狂奔發泄。

魏無羨伸出手,拂過牆上那兩個正在噘着嘴親吻的小人頭,來到上方的“藍忘機到此一遊”,在“藍忘機”這個名字上,用指尖描摹了一遍這三個字的軌跡。

一遍,兩遍,三遍。

忽然,從牆壁的拐角那邊,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和人聲。<>

一個少年道:“誰這麼缺德!在牆上亂寫亂畫!”

魏無羨:“……”

另一個少年道:“是啊,這家主人早上起來發現牆變成這樣了,肯定又要說是我們乾的。”

“擦掉,快擦掉!來幫忙啊。”

一個悶悶的聲音道:“這哪兒能擦掉,除非鏟一層牆皮下來……”

一聽到這個聲音,魏無羨立刻轉了過去,道:“別的不用鏟,把這個名字剷掉就行。”

拐過牆角,一羣大眼小眼都齊齊蹬着突然冒出來的他,正是白日裡在船邊泅水鬧溫寧的那些少年。而溫寧正站在他們中間。

他看上去有些愕然:“公子,你怎麼在這裡?”

魏無羨道:“你們纔是呢,夜半三更的,怎麼在這兒?”

他說的是那些少年,揮手要驅散他們。這羣少年十分不滿,溫寧道:“都回去吧,該休息了。”

衆少年這才勉強應了,衝他揮手,道:“那我們明天再一起玩!”

溫寧卻只是揮手,並未答應。他自己也不知道,明天會在哪裡。

只剩兩人後,魏無羨道:“你怎麼被他們纏上了?”

溫寧道:“方纔我走進一條巷子裡,恰好看見他們睡在裡邊,剛要退出來,就被他們抓住了。”他感慨道:“也不怕我。”

魏無羨微微一怔:“睡在巷子裡邊?”

溫寧道:“是啊。這都是一羣流浪兒。”

魏無羨沉默了。

方纔他驅散這羣少年,是以爲他們有地方可回,深夜不歸,家裡有人會擔心,誰知道,他們回也是回一條漏風的小巷。

他也曾經是這樣夜宿街頭、找塊稍微乾淨的土地都能酣睡一宿的流浪兒。

等了一陣,溫寧沒等到藍忘機出來,奇怪道:“藍公子呢?”

魏無羨低頭道:“嗯,他休息了,我出來隨便轉轉。”

溫寧道:“是出了什麼事嗎?”

魏無羨道:“沒什麼事,明天就好了,繼續趕路。”

溫寧也不多問,道:“好吧。”

魏無羨看着他,心道,其實現在的溫寧也是一樣的。

在如今的這世上,溫寧也是一個流浪兒。一個親近的人、甚至認識的人都沒有,也並不是一個很有斷決力、擅長自己拿主意的人。以前是跟在溫情身後,現在是跟在魏無羨身後,除了這樣,他大概也不知道應該去哪裡,還能夠去哪裡。

但是,他還是一直希望,終有一天,溫寧能找到自己的路。

魏無羨拍了拍他的肩,正要說幾句話,忽然,溫寧的瞳孔急劇縮小,眼白翻了起來。魏無羨立即屏息凝神。

附近有邪祟之物躁動了!

魏無羨沉聲道:“哪個方向?”

溫寧伸出一隻手,指道:“西邊方向,約五百步。”

只有五百步?應該是他和藍忘機白天經過了的地方,那爲何他們當時沒覺察到異象?

魏無羨道:“多少?”

溫寧道:“很多,近百。還有活人!”

事態緊迫,魏無羨朝西街奔去。順着溫寧指出的方向一口氣奔走五百多步,剎住身形,這才發現,這果然是他們白天經過的地方。不但經過了,而且還進去了——正是那家前身是思詩軒的大客棧!

魏無羨擡腿就是一腳,將已經閂起來的客棧大門踹得一聲巨響,喝道:“裡邊有人沒有,開門,醒醒!”

溫寧也是一腳,這一腳,卻把完整的兩扇大門踹得轟然倒下了。

一樓大堂裡黑黢黢的一片,店裡沒客人,夥計們都不用招呼,所以沒有點燈,若不是黯淡的月光透了進來,怕是已伸手不見五指。

魏無羨前腳剛邁進去,便有一股灼熱的氣浪撲面而來。

這氣浪燙得彷彿置身火海,魏無羨險些被逼得倒退出去。定定神,拔出腰間笛子,繼續往裡走。沒走幾步,忽然踢到地上一樣東西。

一隻手猛地抓住了他的靴子,一個滿面血紅的人大叫道:“熱啊!熱啊熱啊熱啊!!!燒死我了!”

正是白天客棧裡那名脾氣極壞的夥計!

他手中有寒光一閃,魏無羨一腳踩下,踩中了他的右手,這隻手裡持着一把估計是從廚房裡拿來的切肉尖刀。魏無羨正要附身查看他的情況,前方卻忽然亮起幽幽一縷綠焰。

那縷綠焰越來越亮,越燒越旺,最終化成了一個周身都被火焰包裹的人形,隱約看得出來是個男人,張開雙臂,嘶聲慘叫着朝魏無羨踉蹌而來。

這必定是十幾年前在思詩軒裡被燒死的嫖|客。魏無羨冷笑一聲,左手推開溫寧,右手把笛子又插了回去,迎上前去,飛起一腳踹中它腦袋,罵道:“你他媽這個時候出來鬧,找死!”

那東西被他踢了這一腳,整個人形都萎縮了,周身火焰瞬間熄滅。魏無羨踹完之後,稍稍泄了點火,這纔想起自嘲一句:“找什麼死,早死了。”

他搖搖頭,蹲下繼續察看那名已經暈過去的夥計。

方纔果然不是他看錯了,這名夥計的臉,確實是紅色的。這紅是一種彷彿周身皮膚都被開水煮過的熟肉紅色,而且他還起了一臉的燎泡,看起來駭人又噁心。

魏無羨取出袖中應急治傷的藥粉,拆了五六包往這夥計臉上撒去。藥粉極佳,他臉上的燎泡立刻消退了大半,昏迷中的呻|吟也沒那麼痛苦了。

看見效奇快,魏無羨又想起來,這些藥粉包都是藍忘機給他的。每次他們出發之前,藍忘機都會把各種必備事物整理好,放到他桌上,魏無羨只需要裝進袖子裡就行。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把拆開了的藥粉紙包又撿了起來,一張張摺好,收回袖中。

燒死是慘死,這種死法很容易滋生怨靈,然而這客棧裡的殘魂都很弱。如果縱火兇手真是金光瑤,那麼他也一定下過狠手處理它們,才能把火場亡魂的怨氣折磨得殘存無幾。再加上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年,所以此地的怨靈們才只是輕微作祟,只能引發幻覺、騷擾此地居住者的正常生活,而無法真正地傷人害人。如果它們作祟超出了人的容忍限度,很快就會被鎮壓或者抹殺。不久之前他和藍忘機進到裡面來的時候,都一致判斷它們不會有多大害處,所以纔敢暫時放置,而不是立即處理。

可是,這些原先並不危害人身的怨靈卻在此刻突然之間兇悍程度倍漲,一定是出了什麼變故。“變故”又分爲許多種,如可能風水被改變了,或者這附近有其他的兇邪惡煞出世,給它們帶來了影響,或者這間客棧被人設了什麼陣。但,風水改變非一朝一夕之事;如果附近有其他厲害的邪祟出世,溫寧不會覺察不到;客棧若是被人動過手腳,魏無羨更不可能看不出來。所以,只剩下最後一種可能。

害死他們的兇手,到這附近一帶來了。

這些原本苟延殘喘的怨靈感應到放火燒死他們的人回來了,於是,便被激起了兇性!

排除其他可能,就只剩下這一種最可信。但金光瑤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恰恰出現在他雲夢的故鄉?

魏無羨還沒作出判斷,躺下地上的那名夥計忽然爬了起來。

他一站到魏無羨面前,魏無羨立即看出,這具身體並不是在被他真正的主人操控。

“它”重新抓起了那把切肉尖刀,雙手緊緊握着,閃亮的刀尖對準魏無羨,目光怨毒。魏無羨示意溫寧不動,“它”卻沒有拿刀去刺魏無羨,而是歪歪扭扭地走了幾步,繞過他們,衝出客棧大門,朝一個方向追去。

恐怕是要追兇手報仇去了!

若真是去追金光瑤,那麼他應該還沒走遠。當機立斷,魏無羨對溫寧道:“你知道我和含光君住的是哪個客棧吧?幫我去跟他說一聲,我先跟緊他!”

若不跟緊,說不定轉眼就要跟丟了。不知金光瑤來這裡是要幹什麼,說不定藍曦臣也受制於他身邊,萬一拖得久了,澤蕪君有什麼差池,藍忘機必然也……總之事不宜遲!

那名夥計奔跑的姿勢十分別扭,彷彿是一個被裙子牽住腿腳的女人在小碎步跑。由此魏無羨判定,附身在他身上的,應當是當年思詩軒的一名妓|女的怨靈。可奔跑姿勢縱然詭異,速度卻越來越快,魏無羨跟了他一程路,約一炷香後,兩人奔出了城,進入了一片森森的古林。

莽莽深林,古木參天。魏無羨緊跟前方身影,頻頻回頭,不知爲何藍忘機還沒有跟上來,溫寧去報個信,應該要不了這麼久。再一轉身,前方便出現了隱隱的火光。

就在那裡!

可正在這時,那名夥計手中的尖刀卻突然掉落,人也跌坐在地。

魏無羨搶上前去一看,他臉上的燎泡又起來了,體內的怨靈又激動了。這也意味着,兇手,已經離他們很近了!可同時,這具肉身已經快承受不了這麼大的怨氣了,再讓他跑下去,必然有恙。魏無羨暗罵自己粗心,心急之下竟然險些害了這個普通人,低聲道:“張嘴。”

被附身的夥計當然不會聽他的,魏無羨也沒指望“它”聽話,不過意思意思而已,直接左手掐住了夥計的喉嚨,逼他張嘴,右手翻出一張符篆,塞進他口裡,再手動閉緊他牙關,旋即閃身避開。

那名夥計捂着嘴,臉色青紅交替一陣,片刻之後,突然從口中噴出一道洶涌的綠焰。

綠焰之中,依稀能辨出一個扭曲的女人頭臉,彷彿正在嘶嚎尖叫,一閃而逝,灰飛煙滅。夥計也隨即癱軟地倒在了地上。

看他臉色已不再是像被煮熟了一般的猩紅,回覆了正常,魏無羨無暇再去顧他,又拆了一包藥粉撒在他臉上,將這名夥計拖入草叢之後,朝火光之地悄然無聲地潛行而去。

待看清那是個什麼地方後,卻忍不住一陣愕然。

高坡之下,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座燈火通明的觀音廟。

觀音廟外站着數名負箭持弓、拔劍在手的修士,着清一色的金星雪浪袍,正在警惕地四下游走。魏無羨立刻俯下身去,藏在灌木叢後。

讓他愕然的不是這是一座觀音廟,也不是那些蘭陵金氏的修士,而是站在廟宇庭院的那個白衣人。

藍曦臣。"";"/;"/"/"

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29章 朝露第七 2潑野第二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8章 朝露第七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潑野第二 2潑野第二 4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28章 朝露第七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潑野第二 3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9章 驕矜第三 4
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29章 朝露第七 2潑野第二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8章 朝露第七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潑野第二 2潑野第二 4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28章 朝露第七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潑野第二 3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9章 驕矜第三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