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

魏無羨道:“看什麼看。看得再用力一千倍,在我身上也看不出一個窟窿。”

衆人都屏息凝神等他放馬過來,結果放過來的就是這猶如混混耍無賴、幼兒磨嘴皮般的一句,頓時猶如雷霆一拳打在棉花之上,霹靂一腳踢到空氣之中,渾身無力,臉色齊黑。魏無羨又道:“爲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我說的不是實話嗎?現在在這個伏魔殿之中,靈力尚存的只有兩撥人。我,含光君一撥,這羣幾天前被抓上山來的小朋友一撥。其餘人,我用手無縛雞之力來形容,不爲過吧。我若是想對你們做什麼,這羣小朋友能擋得住嗎?”

蘇涉哼道:“廢話少說,你要殺便殺。在場若有誰叫一聲便不算英雄好漢,你也別指望有人對你搖尾乞憐。”

他這麼一說,不少人心裡都犯起嘀咕來。這數千人裡,真正和魏無羨有仇的約莫只有二十人上下,其餘的全都是聽到圍剿討伐便不假思索參與的,可以說只是路人。這些人可並不想享有和魏無羨仇人同等的待遇。

魏無羨道:“是啊。現在你們沒有還手之力,我要殺就殺,要不殺就不殺,輪得到你插嘴麼?對了——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你名字了。容我問一句,你是誰啊?”

蘇涉:“……”

魏無羨知道蘇涉此人自視甚高,最見不得別人忽視他、不重視他、記不得他的名字字號,於是故意問他你是誰。果然,蘇涉額頭青筋微凸,嘴角抽搐:“……我就不信,你身旁那位沒告訴你我是誰?含光君,好歹這夷陵老祖也算是你同夥,他這樣撒潑無禮,你就任他這樣給你丟面子麼?”

藍忘機則是習以爲常地只當沒聽見,繼續埋頭彈自己的琴。魏無羨訝然道:“含光君爲什麼要跟我提起你?看不出來啊,這位心氣還挺高,自我感覺也很良好。要說無禮,隨便打斷我說話的你豈不是更無禮?剛纔說到哪兒了,哦,靈力——靈力尚存的,看似只剩兩撥人,但我以爲,其實,還有第三撥人。這第三撥人,應該就是藏在暗處動手腳、讓你們靈力出問題的黑手,此時應該就在這附近窺伺,伺機動手。<>”

不少年紀尚淺的修士都不由自主被他帶入了氛圍,聽他這麼一說,忍不住四下掃視,彷彿密林深處真的潛藏着未知雙眼睛,正在盯着伏魔殿內陷入困境的重任,隨時準備發難。蘇涉見狀,道:“又在妖言惑衆!”

魏無羨自顧自分析道:“這羣小朋友是幾天之前被抓來的,和你們錯開了時間。而我和含光君,與你們不是走同一條道上山,和你們錯開了道路。因此,如果有第三波人存在,他一定是趁你們在夷陵集合之後、上亂葬崗的這段時間內做的手腳。而且很可能,就在你們中間……”

蘇涉喝道:“夠了!什麼第三撥人,憑空捏造出一段無稽之談,你以爲這樣就可以把你幹的好事推出去?縱使真的有你說的什麼另外一批人,窮奇道截殺、血洗不夜天,你手上的累累血債,今天也……”

忽然,他猛地閉上了嘴,表情扭曲了。

魏無羨道:“說啊。怎麼不說下去了?”

秣陵蘇氏的門生紛紛站了起來:“宗主!”“宗主,怎麼回事?!”

蘇涉甩開要來扶他的門生,舉起手臂,先指魏無羨,然後直直指向了藍忘機。離他最近的那名門生怒道:“魏無羨,你又動了什麼妖法?!”

藍思追道:“這不是妖法!這是……這是……”

一旁端坐的藍忘機將右手輕輕展平,五指壓在七絃之上,凝住了琴絃的戰慄。那羣七嘴八舌羣情激奮的門生瞬間彷彿一羣被掐住脖子的鴨子,戛然止噪。

在場的藍家人心中都默默道:這是姑蘇藍氏的禁言術啊……

方纔嗡嗡作響的伏魔殿重新安靜下來後,藍忘機轉頭對魏無羨道:“你繼續。”

蘇涉眼中怒意滔天,上下嘴脣卻被粘得死緊,喉嚨更是乾啞如火。<>比起不能開口攻擊魏無羨的焦急,現在更讓他心頭如焚的是受制於藍忘機的屈辱。他反覆以手指划着自己的喉嚨,試圖解開禁咒,無濟於事,只好望向藍啓仁。豈知藍啓仁面容冷然,巋然不動,看都不看他一眼。本來藍啓仁是可以解開的,而且只要是藍家長輩解開的禁咒,出於尊敬,藍忘機一定不會再對他施術。可當初秣陵蘇氏獨立出姑蘇藍氏時,兩家有過的不少不愉快,因此這時的藍啓仁並無助他解術的意思。

衆人心道,看來只要有人試圖和魏無羨爭吵,藍忘機就會封了他的口,一時噤若寒蟬。不過,總有不怕死的勇士在這種時候站出來,嘲諷道:“魏無羨,你真不愧是夷陵老祖啊?好霸道啊,這時打算不讓人開口說話?”

魏無羨道:“請你講一講道理。只要你肯講道理,你就會發現,並不是我不讓你們說話,而是你們先不讓我說話。只要我一開口,立刻就有無數張嘴以各種理由讓我閉嘴,而不幸的是我又恰好不想閉嘴,所以,就只好讓你們先閉嘴了。否則就沒人肯聽我心平氣和地說話,我有什麼辦法?”

他指着蘇涉道:“比如說這個……這個誰。不好意思,我還是不記得你名字。真奇怪,從剛纔起,他就一直攔着我,不讓我辯解,不讓我盤問,不讓我幫你們縷清事情經過、探尋真相。非但要堵住我的嘴,而且還反覆提醒你們,我是你們的仇人,生怕你們不上來送死,生怕你們多活一刻,這是什麼道理?有這樣做盟友的嗎?”

過往,秣陵蘇氏的家主爲了彰顯其高潔有品,一向冷冷的不愛多言,不表露情緒。簡而言之,一向喜歡模仿藍忘機的一言一行。被魏無羨這麼一提,不少與他以前打過交道的人都心內微疑:蘇宗主今天的話,似乎確實太多了些。當然,旁人沒有表態,他們也不便表態,是以都謹慎地選擇了沉默。

魏無羨道:“沒人的話,那我繼續說了。人總不會突然失去靈力,總得有個途徑和契機,因此,在你們在上亂葬崗的途中,必然都接觸過同一樣東西,或者都經歷過某一件事。有沒有人願意想一想,究竟這是什麼東西、或者什麼事?”

鴉雀無聲。<>半晌,一人茫然道:“……接觸過同一樣東西?做過同一件事?我們上亂葬崗的時候,好像都喝了水?唉,想不起來,不知道啊。”

一聽這聲音,衆人皆心想:“又是他!”

誰會在這種時候還不識趣地積極響應魏無羨,讓幹什麼幹什麼、讓想什麼想什麼?也只有那位“一問三不知”聶懷桑了。

有人忍不住道:“上山途中根本沒人喝水!誰敢喝這屍山上的水?”

聶懷桑又亂猜道:“那是都吸入了山中霧氣?”

亂葬崗上山嵐渺渺,若是這霧有什麼古怪,倒也說得通。立刻有人附和:“有可能!”

金凌旋即道:“沒可能。霧氣在山頂更濃郁,可我們都被綁在山頂上兩天了,靈力也還在。”

魏無羨道:“不是食物,也不是風水問題。你們都忘了,山上之後,還有一件事,是你們都做過的。”

藍啓仁道:“什麼事。”

魏無羨道:“殺走屍。”

一名少年脫口道:“啊,莫非是在義城時那樣,走屍的身體裡有屍毒粉一類的東西?!阿爹,你們殺那些走屍兇屍的時候,有沒有從它們身體裡噴出顏色奇怪的粉末?”

他父親道:“沒有粉末,沒有!”

這少年不死心道:“那……那液體呢?”

江澄冷冷地道:“行了。若是殺了走屍之後有什麼古怪的粉末或液體噴出,我們還不至於都沒覺察到異常之處。”

那名以爲自己捕捉到玄機的少年臉一紅,抓耳撓腮起來,他的父親連忙把剛纔激動過頭的兒子拉下去坐好。魏無羨道:“確實是和殺走屍有關。不過,問題不是出在走屍身上,而是出在殺走屍的人身上。”

他轉向藍啓仁,道:“藍老前輩,我想請問你一個問題。”

藍啓仁漠然道:“有什麼問題,你不會問他,還要來問我?”

藍啓仁雖然迂腐,卻不是莽夫,是以耐着性子聽了這麼久。可臉色還是難看的很,不過魏無羨從小就被他甩臉色,後來更被無數人甩過臉色,早不以爲意,想想這是一手帶大藍忘機的叔父和先生,更覺得沒什麼好生氣的,摸摸下巴笑道:“我這不是怕當着您的面問他太多事情,您要生氣嗎?不過既然您都叫我問他,那我就問了哈。藍湛啊。”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秣陵蘇氏是從姑蘇藍氏分離出去的一個家族,對吧。”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雖然分離出去了,但秣陵蘇氏的絕技還是從姑蘇藍氏‘借鑑’來的,是嗎。”

藍忘機道:“是。”

魏無羨道:“姑蘇藍氏的秘技之一破障音有驅邪退魔之效,其中以七絃古琴最爲深奧高超,所以,修琴的人也是最多的。秣陵蘇氏有樣學樣,他們家也是琴修最多,沒錯吧。”

藍忘機道:“不錯。”

魏無羨道:“秣陵蘇氏的家主雖然帶技出走姑蘇藍氏,自立門戶,他自己的琴技卻並不如何登峰造極,教出來門生也時常錯漏百出,是不是?”

藍忘機坦然道:“是。”

伏魔殿中數千人看着他們兩個坐在臺階上,一唱一和地譏諷蘇涉,看看這邊,又去偷瞅臉色鐵青的那邊。雖說都覺得魏無羨言語刻薄陰損,可同時也覺得他說的都是大實話。因爲蘇涉過往莫名高冷,早得罪了大大小小不少家族,此時看他當衆被揭疤、被人把臉放到地上踩,在這生死攸關危急時刻,竟也生出了一陣不合時宜的幸災樂禍、痛快泄恨之感。

藍思追卻暗暗奇怪:“含光君並不喜歡當衆給人難堪,雖然看這位蘇宗主下不了臺我還挺……咳,但爲何含光君今天如此不留情面?”

魏無羨和藍忘機你一眼,我一語,旁若無人地問答。越來越多的人都漸漸聽出,他們並不是在單純地譏諷蘇涉,而是在抽絲剝繭,因此聽得越來越認真。接下來,魏無羨緩緩地道:“……也就是說,就算上亂葬崗殺走屍時,秣陵蘇氏彈奏的戰曲之中,有一段旋律不對勁,姑蘇藍氏也會見怪不怪,只覺得是他們技陋出錯,記岔了曲譜,卻並不會留意究竟是失手彈錯,抑或是故意彈錯的,是這樣嗎?”

聽到這最後一問,蘇涉瞳孔一縮,壓在劍柄上的手猛地青筋暴起,劍鋒悄然出鞘了半寸。

藍忘機不動聲色地擡起眼睛,和魏無羨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隱隱的瞭然。

шшш ▲тTkan ▲co

他道:“正是如此。”"";"/;"/"/"

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46章 狡童第十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74章 漢廣第十七潑野第二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1章 雅騷第四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23章 陰鷙第六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潑野第二 2第9章 驕矜第三 4潑野第二 4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潑野第二 4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潑野第二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1章 雅騷第四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潑野第二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
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46章 狡童第十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74章 漢廣第十七潑野第二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1章 雅騷第四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23章 陰鷙第六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潑野第二 2第9章 驕矜第三 4潑野第二 4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潑野第二 4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潑野第二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1章 雅騷第四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潑野第二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