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

這羣人原本以爲自己一定會慘死夷陵老祖之手,然後淪爲被他操縱的行屍走肉,個個驚恐萬狀,誰知,魏無羨並沒有興趣和他們多作糾纏,看完告示之後,把這羣人扔在地上,這便負手離開了。

他沒有收回那些陰靈,滿地呼痛的繼續哀哀呼痛,哼唧的繼續蠕動哼唧,全都爬不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道藍色劍光掠過,衆人頓感背上一輕。有人驚呼道:“我能動了!”

幾人率先勉強爬起身,只見那道藍色劍光飛回,收入一人鞘中。

那人是個極爲年輕的俊雅男子,白衣抹額,面容冷肅,眉目間似乎帶着一縷壓抑的憂色,行來極快,卻分毫不顯急態,連衣袂也未曾翻飛。

那名摔斷了雙腿的修士忍痛道:“含……含光君!”

藍忘機走到他身邊,蹲下來按了按他的腿,探明瞭傷勢,並不十分嚴重,起身還未說話,那名修士又道:“含光君,您來得遲了,魏無羨剛走!”

不少人都知道,這幾日姑蘇藍氏的含光君在到處追查魏無羨的下落,多半是要拿他算賬,討還姑蘇藍氏那數十條白白折了的人命,忙道:“是啊,他才走了不到半個時辰!”

藍忘機道:“他做了什麼。去向何處。”

衆人連忙訴苦:“他不分青紅皁白,將我們打殺一通,險些把我們當場全部殺死!”

藍忘機藏在雪白寬袖之下的手指微微抽動,似乎想握成拳,卻很快放開了。

那名修士連忙又道:“不過他放話了,他現在要去不夜天城,去誓師大會找四大家族算賬!”

岐山溫氏覆滅之後,不夜天城的主殿羣便淪爲了一座華麗而空洞的廢墟。<>

坐落於整座不夜天城最高處的炎陽烈焰殿前,有一個寬闊無比的廣場。從前有三支沖天而起的旗杆立於廣場最前端,如今,其中兩支都已經摺斷了,剩下的一支,掛的是一面被撕得破破爛爛,還塗滿了鮮血的溫氏家紋旗。

此夜,廣場上密密麻麻列滿了大大小小各家族的方陣,每個家族的家紋錦旗都在夜風中獵獵飄動。斷旗杆前是一座臨時設立的祭臺,各個家族的家主站在自家方陣之前,由金光瑤爲他們每人依次送上一杯酒。盡數接過酒盞後,衆位家主將之高高舉起,再酹於地面。

酒灑入土,金光善肅然道:“不問何族,不分何姓。這杯酒,祭死去的世家烈士們。”

聶明玦道:“英魂長存。”

藍曦臣道:“願安息。”

江澄則是陰沉着面容,傾完了酒也一語不發。

接下來,金光瑤又從蘭陵金氏的方陣之中走出,雙手呈上了一隻黑色的方形鐵盒。金光善單手拿起那隻鐵盒,高高舉起,喝道:“溫氏餘孽焚灰在此!”

說完,他運轉靈力,將鐵盒赤手震裂。黑色鐵盒碎爲數片,無數白色的灰末紛紛揚揚撒於淒冷的夜風之中。

挫骨揚灰!

人羣中爆發出一陣歡呼喝彩之聲。金光善舉起雙手,示意衆人安靜,聽他講話。等到叫好聲漸漸平息,他又高聲道:“今夜,被挫骨揚灰的,是溫黨餘孽中的兩名爲首者。而明日!就會是剩下的所有溫狗,還有——夷陵老祖,魏嬰!”

忽然,一聲低笑打斷了他慷慨激昂的陳詞。

這聲低笑響起的太不是時候,突兀又刺耳,衆人立即刷刷地朝聲音傳來之處望去。

炎陽烈焰殿是一座宏偉的大殿,共有十二條屋脊,每條屋脊之末各設有八隻神獸。<>而此時,衆人發覺,其中一條屋脊上,竟然有九隻,方纔那聲低笑,就是從那邊發出來的!

那隻多出來的脊獸微微一動,下一刻,一隻靴子和一片黑色衣角便從屋檐上垂了下來,輕輕晃盪。

所有人的手都壓到了劍柄上,江澄的瞳孔一縮,手背青筋突起。金光善又恨又警,道:“魏嬰!你膽敢出現在此!”

那人開口說話,果然是魏無羨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奇怪:“我爲什麼不敢出現在此?你們這些人加起來,有三千麼?別忘了當年在射日之徵裡,別說三千,五千人我也單挑過。而且我出現在這裡,豈不正合你們的意?省得勞你們明天還要特地找上門去把我挫骨揚灰。”

清河聶氏也有數名門生喪生於發狂的溫寧之手,聶明玦冷冷地道:“豎子囂張。”

魏無羨道:“我豈非一直如此囂張?金宗主,自己打自己的臉,痛快麼?說只要溫氏姐弟去金麟臺給你們請罪這件事便揭過的是誰?剛纔口口聲聲說明天要把我和其他溫黨餘孽挫骨揚灰的又是誰?”

金光善道:“一碼歸一碼!窮奇道截殺,你屠殺我蘭陵金氏子弟一百餘人,這是一碼。你縱溫寧金麟臺行兇,這又是另……”

魏無羨道:“那麼敢問金宗主,窮奇道截殺,截的是誰?殺的又是誰?主謀者是誰?中計者又是誰?歸根結底,先來招惹我的,究竟是誰?!”

那些站在方陣之中的門生們藏身於人山人海,倍感安全,紛紛壯起了膽子,隔空喊話道:“即便是金子勳先設計截殺你,你也斷不應該下這麼大狠手,殺傷那麼多條人命!”

“哦。”魏無羨替他分析道:“他要殺我,可以不用顧忌下死手,我死了算我倒黴。我自保就必須要顧忌不能傷這個不能傷那個,不能掉他一根頭髮了?總而言之,就是你們圍攻我可以,我反擊就不行,對不對?”

“反擊?那一百多人和金麟臺上的三十多人是無辜的,你反擊爲何要連累他們!”

魏無羨道:“那亂葬崗上的五十多名溫家修士也是無辜的啊,你們又爲何要連累他們?”

另一人啐道:“溫狗究竟給了你什麼大恩大德?這樣向着這羣雜碎。<>”

“我看根本沒有甚麼大恩大德。只是他自以爲是個和全世界作對的英雄,自以爲在做一件義舉,覺得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自己很偉大罷了!”

聽了這一句,魏無羨卻沉默了。

下方衆人將他的沉默當作退縮,道:“歸根結底,還不是你對金子勳下那種卑鄙陰損的惡咒在先!”

魏無羨道:“請問你究竟有什麼證據,證明惡咒是我下的?”

發問那人啞口無言,噎了噎,道:“那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不是你下的?”

魏無羨笑了:“那我再請問,爲什麼不是你?你不也沒證據證明不是你下的惡咒嗎?”

那人又驚又怒:“我?我怎麼會和你一樣?休要混淆是非胡攪蠻纏!你的嫌疑最大,你以爲我們不知道嗎,你和金子勳一年多以前就結過怨!”

魏無羨森然道:“究竟胡攪蠻纏的是誰?一年多以前?對啊,我若想殺他,一年多以前就殺了,用不着留到現在。不然他這種角色,要不了一年,我三天就忘了。”

一名家主震驚了:“……魏無羨啊魏無羨,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我真是從未見過你這樣無理的惡徒……把人殺死之後,還要言辭侮辱,惡語相向。你莫非就沒有半點同情之心、愧疚之情?”

罵聲一片,魏無羨卻安然受之。

唯有憤怒,才能把他心中其他的情緒壓下去。

一名站在方陣較前列的修士痛心疾首道:“魏嬰,你太讓我失望了。虧我當初還曾經仰慕欽佩過你,還說過你好歹是開宗立派的一代人物。如今想來,真是幾欲作嘔。從此刻開始起,我與你勢不兩立!”

“哈哈哈哈……”

魏無羨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了,他眼角含淚道:“你仰慕我?你說你仰慕我,那爲何你仰慕我的時候我沒見過你?而我一人人喊打,你就跳出來搖旗吶喊?你這仰慕,未免也太廉價了。你說你從此與我勢不兩立,很好,你的勢不兩立抑或不共戴天,對我有任何影響嗎?你的仰慕和憎惡,都如此微不足道,怎好意思拿出來叫囂?”

話音未落,他喉嚨忽然一噎,胸口傳來一陣突如其來的悶痛。

低頭一看,一隻羽箭正正插在他胸口,箭頭埋入了兩條肋骨之中。

他朝羽箭射來的方向望去。射出這一箭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修士,站在一個小家族的方陣之中,兀自維持着姿勢,弓弦猶在顫抖。

魏無羨看得出來,這隻箭,原本是直衝他心口致命之處射來的。只是射箭人技藝不精,箭勢在半空中衰落,這才偏下了心臟部位,射入了肋骨之中。

那射箭人身旁的人都目光驚愕、甚至驚恐地看着做出了這種魯莽舉動的這名同門。魏無羨擡起頭,臉現煞氣,反手拔下這隻羽箭,用力擲了回去。

只聽一聲慘呼,那名偷射他的年輕修士,竟然就這樣被他徒手擲回的一箭插中了胸口!

他身旁另一名少年撲到他身上,嚎啕道:“哥!哥!”

那個家族的方陣瞬間亂了套,家主伸出顫抖的手指着魏無羨道:“你……你……你好狠毒!”

魏無羨右手隨便在胸膛的傷口處按了按,暫時止住血,漠然道:“叫什麼叫,他射我和我刺他的是同一個位置,死不了。況且他既然敢偷襲射我這一箭,就該料到萬一沒射中會是什麼下場。既然都叫我邪魔歪道了,總不至於指望本人寬宏大量地不和他計較。”

金光善呼道:“佈陣,佈陣!今天絕不能讓他活着離開這裡!”

一聲令下,對峙局面終於被打破,數名門生御劍持弓,向着大殿上方包抄過去。

終於先動手了!

魏無羨冷笑道:“說得好像你們不是一開始就這樣打算的一樣!”

說着,他將腰間的陳情取了下來,舉到脣邊,隨着笛子發出尖銳的嘶鳴,不夜天城廣場的地面之上,一隻只慘白的手臂破土而出!

一具具屍體頂破白石鋪就的細墁地面,從泥土深處爬了出來。有御劍剛剛離地的,立即被他們拖了下來。魏無羨站在炎陽烈焰殿的屋脊之上,竹笛橫吹,雙目在夜色中閃閃發出冷光。俯瞰下方,各家服飾猶如五顏六色沸騰不止的水,翻攪不止,時而四散,時而又聚攏。除了雲夢江氏的方陣那邊無恙,其他家族盡皆大亂,各個家主都忙着護住自己的門生,一時都無暇去攻擊魏無羨。

正在此時,一道泠泠的琴音擾亂了陳情的笛音。

魏無羨放下陳情,回頭望去。只見一人坐在另一條屋脊上,橫琴於前,一襲雪白的衣衫在黑夜中有些刺目。

魏無羨冷聲道:“啊,藍湛。”

打完招呼過後,他又將笛子舉到脣邊,道:“從前你就該知道了,清心音對我沒用!”

藍忘機翻琴上背,改爲抽出避塵,直衝陳情襲去,要斬斷這支催生出魔音的鬼笛。魏無羨旋身一錯,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就知道,終有一天咱們要這樣真刀實槍地殺一場。橫豎你從來都看我不順眼,來啊!”

他此刻已經處於神智不清的半瘋狂狀態了,一切惡意情緒都被無限放大,只覺得什麼人都恨他,他也恨所有人,誰來都不怕了,也不過如此。聽了這句話,藍忘機的動作頓了頓,道:“魏嬰!”

這一聲雖然是喝出來的,可是,換了任何一個清醒的人來聽,都會聽出來,分明在顫抖。

忽然,一片廝殺聲中,魏無羨聽到了一個細微的聲音。那聲音在喊:“阿羨!”

這個聲音猶如一盆冷水,將他他心頭狂飆的邪火澆了個透心涼。

江厭離究竟是什麼時候來了誓師大會現場的?

魏無羨登時魂飛魄散,顧不上再和藍忘機相鬥,放下陳情:“師姐?!”

江澄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剎那間臉色煞白,道:“姐?姐!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魏無羨跳下了炎陽烈焰殿的屋脊,和江澄一樣聲嘶力竭地大喊:“師姐?師姐?你在哪裡?你在哪裡?我看不到你!”

他顧不得數道衝他逼來的刀光劍影,在混亂的人羣之中一邊格擋一邊急急奔走,忽然,看到江厭離被淹沒在人羣后,一邊奮力地撥開幾人,一邊艱難前行。他們之間還隔着不少距離,隔着無數人,一時半會兒魏無羨衝不過去,江澄也衝不過去。更糟的是,恰在此時,兩人都忽然發覺,江厭離身後,搖搖晃晃地站起了一具腐爛了一半的兇屍。

看到這令人肝膽俱裂的一幕,魏無羨厲聲喝道:“滾開!給我滾開!別碰她!”

江澄也咆哮道:“讓它滾!”

他擲出了三毒,紫色的劍光衝那具兇屍飛去,然而,劍光在半路就被其他修士的劍光干擾了,偏離了方向。魏無羨心神越紊亂,控制能力就越差,那具兇屍無視他的指令,反而揚起了手中生鏽的長劍,朝江厭離劈去!

魏無羨瘋了,邊衝邊喊道:“停下來,停下來,給我停下來!”

現在人人都在忙着對付自己身邊糾纏的兇屍,根本沒有誰還有心思注意別人是不是危在旦夕。那具兇屍一劍劈下,劃開了江厭離的背部!

江厭離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那兇屍站在她背後,繼續揚起了長劍。正在這時,一道劍光削飛了它的頭顱!

藍忘機落在廣場之上,順手接過回召的避塵,第二劍斬斷了這具兇屍的雙手,生鏽的長劍跌落在地。不需要第三劍,它便再也威脅不到人了。

魏無羨和江澄這才衝了過去,連感謝都顧不上對藍忘機說。江澄搶先抱起江厭離,藍忘機則截住了魏無羨,抓住他的衣領,提到面前,厲聲道:“魏嬰!停止催動屍羣!”

魏無羨眼下根本顧不上別的事,眼中也完全沒有藍忘機的臉,更看不到藍忘機眼中的血絲,也看不到他發紅的眼眶,只想去看江厭離有事沒有,赤着眼睛撥開他,撲到地上。

藍忘機被他推得身形一晃,站穩了看着他,還沒下一步動作,忽聽遠處又有人慘叫呼救,斂了目光,轉身飛去救援。

江厭離的背都被鮮血浸染了,閉着眼睛,好在還有呼吸。江澄探她脈搏的手顫抖着抽了回來,鬆了一口氣,忽然衝着魏無羨的臉就是一拳,喝道:“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能控制住的嗎?你不是說沒問題的嗎?!”

魏無羨跌坐在地上,茫然道:“……我也不知道。”

他絕望地道:“……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啊……”

這時,江厭離動了一下,江澄緊緊抱着她,語無倫次道:“姐姐!沒事!沒事,你怎麼樣?還好,只是劃了一劍,還好,我馬上帶你下去……”

他說着便要把江厭離抱起來,江厭離卻忽然道:“……阿羨。”

魏無羨打了一個哆嗦,忙道:“師姐,我……我在這裡。”

江厭離緩緩睜開那雙漆黑的眸子,魏無羨心中一陣恐慌。

江厭離勉力道:“……阿羨。你之前……怎麼跑的那麼快……我都沒來得及看你一眼,和你說一句話……”

聽着聽着,魏無羨的心砰砰狂跳。

他還是不敢面對江厭離的臉,尤其是此時此刻,這張臉和當時的金子軒一樣,沾滿了塵土和鮮血。

更不敢聽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江厭離道:“我……是來跟你說……”

說什麼?

沒關係?我不恨你?什麼事都沒有?不怪你殺了金子軒?

不可能。

但是完全與之相反的話,她也說不出來。

所以,她也不知道,此情此景,還能對魏無羨說什麼。

可是,她心中就是覺得,她一定要來見這個弟弟一面。

吸了一口氣,江厭離道:“阿羨,你……你先停下吧。別再,別再……”

魏無羨忙道:“好,我停下。”

他拿起陳情,放到脣邊,低着頭吹奏起來。他費了極大精力才穩住心神,這次,兇屍們終於不再無視他的命令了,一隻一隻,喉嚨裡發出咕咕怪聲,像是在抱怨一般,緩緩伏了下來。

藍忘機微微頓足,遠遠望向這邊,末了,回頭繼續出劍,救援尚在苦鬥的同門和非同門。

突然,江厭離雙目一睜,雙手不知從哪裡爆發出一陣大力,將魏無羨一推!

魏無羨被她這一推推得又摔倒了地上,再擡起頭時,就見一柄明晃晃的長劍,刺穿了她的喉嚨。

握着劍的那名少年,正是剛纔撲到那射箭人身上痛哭的年輕修士。他還在哇哇大哭,淚眼朦朧地道:“魏賊!這一劍代我哥還給你!”

魏無羨坐在髒兮兮的地面上,不敢置信地看着頭已經外下去、喉嚨汩汩冒出大量鮮血的江厭離。

他剛纔還在等着她說話,彷彿是對他下達最後的宣判。

江澄也是愣愣的,還抱着姐姐的身體,全然沒有反應過來。

半晌,魏無羨才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藍忘機一劍刺出,猛地回頭。

那名少年這才發現自己錯手殺錯了人,拔出長劍,恐慌地連連後退,邊退邊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是要殺魏無羨,我是要給我哥報仇……是她自己撲上來的!”

魏無羨倏地閃到他身前,掐住了他的脖子,一名家主揮劍喝道:“邪魔,放開他!”

藍忘機什麼風度儀態也顧不上了,他推開一個又一個的擋路之人,朝魏無羨的方向奔去。然而,還沒奔到一半的距離,魏無羨便在在衆目睽睽之下,徒手捏斷了這名少年的喉骨。

另一名修士怒道:“你!你——當初累死江楓眠夫婦,如今又累死你師姐,你咎由自取,還敢遷怒別人!不知回頭,反而繼續殺傷人命,罪無可恕!”

可是,再多的謾罵和斥責,此時的魏無羨也聽不到了。

彷彿被另外一個靈魂支配着,他伸出雙手,從袖中取出了兩樣東西,在所有人面前,把它們拼到了一起。

那兩樣東西一半上,一半下,合爲一體,發出一聲鏗然的森森怪響。

魏無羨將它託在掌心,高高舉了起來。

陰虎符!"";"/;"/"/"

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0章 朝露第七 3潑野第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驕矜第三 2潑野第二 4驕矜第三 2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驕矜第三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9章 陽陽第五第46章 狡童第十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驕矜第三 2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8章 雅騷第四 8驕矜第三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驕矜第三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
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0章 朝露第七 3潑野第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驕矜第三 2潑野第二 4驕矜第三 2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驕矜第三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9章 陽陽第五第46章 狡童第十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驕矜第三 2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8章 雅騷第四 8驕矜第三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驕矜第三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