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

三人旋即朝亂葬崗方向風馳電掣而去。待那座黑色的山峰破雲而出時,魏無羨心頭愈緊。

 

遠遠的便從黑色山林中傳來兇屍的嚎叫,而且不是一兩隻,而是屍羣。藍忘機扣了個訣,避塵霎時又快上了幾分,然而依舊極穩。

 

甫一落地,二人便見一道黑影地從林中躥出,尖叫着撲向一人,避塵一劍將之劈爲兩半。地上那人臉色蒼白,見了魏無羨,忙大叫道:“魏公子!”

 

魏無羨甩手一道符咒飛出,道:“四叔,怎麼回事?!”

 

四叔道:“伏魔洞……伏魔洞裡的兇屍都跑出來了!”

 

魏無羨道:“我不是設了禁制嗎?誰動了?!”

 

四叔道:“沒人動!是……是……”

 

這時,前方傳來一聲清叱,一個女聲道:“阿寧!”

 

黑樹林中,十幾名溫家修士正與一個身影對峙着。那道身影正是翻着一對眼白、猙獰至極的溫寧,原先在他身上貼得密密麻麻的符咒所剩無幾,手中還拖着兩具兇屍,已被他徒手撕得稀爛,黑血淋漓,幾乎只剩兩具骨架,而溫寧還在暴躁地摔打它們,似乎不把它們挫骨揚灰便不罷休。持劍在最前的正是溫情,魏無羨道:“我不是說過不要動他身上的符咒嗎?!”

 

溫情連藍忘機爲何會出現在此也顧不上驚訝了,她道:“沒人動過!根本就沒人進伏魔洞!是他發狂自己扯下來的,不光撕了自己身上的,他還把血池和伏魔洞的禁制都搗毀了,血池裡面的兇屍全爬出來了,魏無羨你快去救婆婆他們,那邊頂不住了!!!”

 

正說着,高處傳來嘶嘶怪叫,幾人擡頭一看,幾隻兇屍竟是爬上了樹梢,蛇一般盤在樹頂,往下齜牙,齒間流出惡人的不明粘液。溫寧也擡頭看到了它們,把手裡已碎成肉泥的殘肢一扔,一躍而上,直接騰空跳到了樹梢!

 

這棵樹少說也有五丈之高,一躍之下竟能直接到達如此高度,爆發力驚人至極。而溫寧上樹之後,兩掌便把那幾句兇屍撕得肢體亂飛,空中灑落一陣血雨。而他還不滿足,朝另一邊落下。魏無羨拔出陳情,道:“藍……!”他本想拜託藍忘機先去救其他人,他來對付溫寧,回頭一看人已不見,正心焦如焚,卻聽琅琅琴音震天響,驚起黑樹林中亂鴉狂飛。原來不消他開口拜託,藍忘機已經先行去了。魏無羨心下一鬆,陳情送到脣邊便是一聲長鳴。溫寧落地的身形微微一滯。魏無羨趁機道:“溫寧!認得我麼?”

 

那邊琴音響了三聲便不再有聲息,說明藍忘機在三響之內便將失控的兇屍們盡數定住了。溫寧微微沉下身體,喉底發出低低的嘶鳴,那模樣彷彿一隻警惕不安、蓄勢待發的野獸。魏無羨正欲再吹,忽然覺察溫苑還緊緊抱着他的腿,大氣也不敢出,方纔居然一直把他給忘了!

 

他連忙提起溫苑,往溫情那邊一扔,道:“帶他躲遠!”

 

正在此時,溫寧卻猛地撲了上來。

 

彷彿巨石壓頂,魏無羨被撞得整個人向後飛去,重重摔在一棵樹上,喉中一熱,罵了一聲。藍忘機剛折回來就看到這一幕,神色劇變,奪到他身前。溫情剛把溫苑推到旁人懷裡,本想去查看魏無羨的傷勢,卻被他搶在身前,登時一怔。藍忘機幾乎是把魏無羨抱在懷中,握着他的手直接輸靈力。溫情忙道:“你先放開他,不用!讓我來!我是溫情!”

 

岐山溫情乃是第一流的醫師,藍忘機這才止住了輸送靈力,讓溫情察看魏無羨情況,可握着的手仍不鬆開。魏無羨卻一把撥開了他,道:“別讓他過去!”

 

溫寧打傷他之後,垂着手臂朝山下走去。那邊正是其他溫家修士躲藏兇屍之地。溫情衝下邊喊道:“跑!都快跑!他朝你們那邊過去了!”

 

魏無羨掙開藍忘機,提着一口氣追上去,藍忘機又趕上來,道:“你的劍呢?”

 

魏無羨一把揮出十二道符咒,道:“早不知扔哪兒去了!”

 

十二道黃符在空中排成一列燃燒起來,打在溫寧身上,彷彿一道火鏈,瞬間將他鎖住。藍忘機反手在琴上一撥,溫寧的腳步彷彿被無形的線牽絆住,定了一定,略爲艱難地繼續前行。魏無羨將陳情送到脣邊,因剛遭過一擊,吹出了些血沫,眉宇緊蹙,卻仍是強忍着胸腔裡翻騰的血腥和痛楚一絲不顫地吹了下去。

 

二人合力之下,溫寧跪地,仰天長嘯,黑樹林中樹葉陣陣震顫。魏無羨終於忍不住,嗆出一口鮮血。

 

忘機琴音陡然厲嘯起來,溫寧抱頭狂吼,蜷縮在地。溫情悽聲道:“阿寧!阿寧!”她要奔上前去,魏無羨卻道:“當心!”

 

溫情見弟弟被琴音所擾,痛苦萬分,雖然心知他這個狀態若是不下重手,恐有危險,卻仍忍不住心疼溫寧,道:“含光君,手下留情啊!”

 

魏無羨道:“藍湛!你輕……”

 

“……公……子……”

 

魏無羨忽的一怔,道:“等等?”

 

他道:“藍湛你先停手?!”

 

這聲音,是從溫寧那邊傳來的。

 

藍忘機五指在琴絃上一壓,止住了餘音的震顫。魏無羨道:“溫寧?!”

 

溫寧艱難地擡起了頭。

 

在他眼眶中的,竟然不再是猙獰的死白,而是……一對黑色的瞳仁!

 

溫寧張了張嘴,繼續道:“……魏……公子……?”

 

彷彿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的,似乎就快咬到舌頭了。可是,的確是人話,而不是無意義的咆哮。

 

溫情整個人都呆住了。

 

半晌,她突然一聲大叫,連滾帶爬撲上去,吼道:“阿寧!”

 

兩人被這一撲撲得齊齊倒在地上,溫寧道:“姐……姐……”

 

溫情一把摟住弟弟,又哭又笑,埋在他胸口,道:“是我!是姐姐,是姐姐!阿寧啊!”

 

她不停地叫着溫寧的名字,其他的修士看樣子也想撲到一起,然而不敢,只是相互大叫大笑着胡亂擁抱了一輪,四叔狂呼着朝山下奔去,道:“沒事了!成了!成了!阿寧醒了!……”

 

魏無羨走過去,蹲到溫寧旁邊,道:“你現在感覺如何?”

 

溫寧仰躺在地上,四肢和脖子還有些僵硬,道:“我……我……”

 

他卡了半天,終於道:“……我好想哭,可是我哭不出來,怎麼回事……”

 

沉默片刻,魏無羨拍拍他的肩,道:“記得的吧,你已經死了。”

 

確定溫寧當真清醒了之後,魏無羨心內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他成功了。

 

當初,因爲他一時的衝動憤怒,把溫寧催成了低階兇屍。雖然讓溫寧親手指認並撕碎了虐殺他那幾名督工,可是溫情甦醒之後,面對着這個完全不認得她,只會像瘋狗一樣低聲咆哮、四處撕咬,想吃肉喝血的弟弟,更加痛苦。

 

冷靜下來的魏無羨信誓旦旦對她許諾,他有辦法讓溫寧恢復神智。可誰知道,他根本只是誇下海口、想讓溫情先安心而已。實際上他根本也沒什麼把握,只能硬着頭皮上。

 

數日的絞盡腦汁、廢寢忘食,竟然真的讓他完成了自己的承諾。

 

溫情捧着溫寧蒼白的臉,淚珠大顆大顆滑落,最終,仍是忍不住,像看到溫寧屍體那天晚上一樣放聲大哭起來。

 

溫寧手腳僵硬地在她背上撫摸,越來越多的溫家人從山下走上來,不是撲過來加入一起哭的行列,就是用敬畏而感激的眼神看着魏無羨和藍忘機這邊。

 

魏無羨知道他們姐弟一定有很多話要說,溫情也必定不會願意讓外人看到她哭哭啼啼的模樣,道:“藍湛。”

 

藍忘機望向他,魏無羨道:“來都來了,要不要進去坐坐?”

 

二人走到山上一處陰風陣陣的洞口前。

 

藍忘機道:“伏魔洞?”

 

魏無羨道:“沒錯。這名字我取的,怎麼樣?”

 

藍忘機默然。

 

魏無羨道:“我知道,你心裡肯定在說,‘不怎麼樣’。傳出去後我也聽有到些人議論了,說我一個修鬼道的,本身就是大魔頭,怎好意思給自己老巢取名叫伏魔洞?”

 

藍忘機不置可否。二人已步入洞中,魏無羨的笑聲在空曠的洞穴內迴盪不止:“不過其實他們都錯了。我取這個名字,根本不是他們理解的那個意思。”

 

藍忘機道:“何解。”

 

魏無羨道:“簡單。只因爲我經常在這兒睡覺。有魔頭趴在地上睡覺的洞,可不就是伏魔洞?”

 

藍忘機:“……”

 

二人進入主洞,藍忘機道:“那血池呢。”

 

魏無羨指着洞內的一潭幽水,道:“血池就是這個。”

 

洞中光線黯淡,那潭水不知是黑是紅,散發着一股不輕不重的血腥氣味。

 

原本潭邊拉起了一圈禁制線,已被溫寧毀壞,魏無羨將之重新拉起,打結加固。

 

藍忘機道:“陰氣重重。”

 

魏無羨道:“對,陰氣很重,適合養邪。這兒是我用來‘養’一些沒煉完的兇屍的。你猜底下沉着多少?”

 

他笑了笑,道:“說實話,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不過,池裡的水聞起來越來越像血了。”

 

不知是不是光線緣故,魏無羨的臉色格外蒼白,那笑容看上去也隱隱有森然之意。藍忘機靜靜看着他,道:“魏嬰。”

 

魏無羨道:“什麼?”

 

藍忘機道:“你當真,控制得住嗎。”

 

魏無羨道:“控制什麼?你說溫寧嗎?當然沒問題。你看,他都已經恢復神智了。”魏無羨得意地道:“史無前例的兇屍。”

 

藍忘機道:“萬一他再發狂,該當如何。”

 

魏無羨道:“對付他發狂,我已經有經驗了。他是我控制的,只要我沒問題,他就不會出問題。”

 

靜默片刻,藍忘機道:“那若是你出問題了呢。”

 

魏無羨道:“不會的。”

 

藍忘機道:“如何保證。”

 

魏無羨語氣堅定地道:“不會。也不能。”

 

藍忘機道:“你打算從今以後一直如此嗎。”

 

魏無羨道:“一直如此怎麼了,瞧不起我這片地盤嗎。這座山頭可比你們雲深不知處還大,伙食也比你們那兒好多了。”

 

“魏嬰。”藍忘機道:“你明白我是何意。”

 

“……”

 

魏無羨無奈地道:“藍湛你這個人……真是絕了。本來我都調轉話頭了,你又拉回來。”

 

這時,喉間微微發癢,一陣突如其來的血氣上翻,魏無羨隱忍地咳了兩聲。見藍忘機要來握他的手,魏無羨一閃,道:“幹什麼?”

 

藍忘機道:“你的傷。”

 

魏無羨道:“免了。這點小傷浪費靈力做什麼。坐會兒就自己好了。”

 

藍忘機不跟他廢話,又去捉他的手,正在這時,洞外走來兩人。溫情的聲音道:“坐會兒自己就好了?你當我是死的嗎?”

 

她身後跟着的,便是託着一隻茶盤的溫寧。溫寧的皮膚一片死白,脖子上還能看到未擦拭乾淨的咒文。而抱着溫寧小腿的便是溫苑。他一進來,踏踏踏衝到魏無羨身邊,改掛到他腿上。見魏無羨和藍忘機不約而同望向他,溫寧的嘴角動了動,似乎想笑,然而他臉上的肌肉是僵死的,牽不起來,只得招呼道:“魏公子……藍公子。”

 

魏無羨擡起一條腿,把溫苑提到空中晃了晃,道:“你們怎麼進來了?這麼快就哭完了?”

 

溫情惡狠狠地道:“你看我待會兒怎麼讓你哭!”雖是這麼說,聲音裡卻還帶着濃濃的鼻音。魏無羨道:“笑話,你能怎麼讓我……啊!!!”

 

溫情走過來就是啪的一掌拍在他背上,生生把魏無羨拍出了一口血,滿面不可置信,道:“你……你好毒……”

 

說着便兩眼一閉,暈了過去。藍忘機面色一白,接住了他,道:“魏嬰!”

 

溫情卻亮出了三根明晃晃的銀針,叱道:“我還有更毒的你沒見識到。起來!”

 

魏無羨又若無其事地從藍忘機懷裡起來,抹了把嘴邊鮮血,道:“免了,最毒婦人心,我可不想見識。”

 

原來方纔溫情那一掌不過是拍出了卡在他胸口的鬱結廢血。聞名百家、岐山第一的醫師,下手又怎麼真的會不知輕重?藍忘機見又是惡作劇,狠狠拂袖,轉過身去,似乎是根本不想再理這種無聊的人了。溫寧剛剛醒來,整個人反應都慢一拍,方纔見魏無羨吐血也是一呆,此刻又記起魏無羨是自己神智不清時打傷的,內疚道:“公子,對不起……”

 

魏無羨擺手道:“行了行了,就你那一拳,還真以爲我會被你怎麼樣嗎?”

 

溫情烏黑的眼睛瞅着那邊藍忘機的神色,道:“含光君,你請坐吧?”

 

魏無羨恍然大悟,心說怪不得覺得像是忘記了什麼東西,原來藍湛進來後這麼久還沒坐下。可洞內能坐的地方只有幾張石牀,而每一張上都鋪滿了奇怪的東西,旗子刀子盒子,還有擦過血的繃帶,沒吃完的水果,慘不忍睹。

 

魏無羨道:“不過這沒地方坐吧。”

 

溫情漠然道:“當然有。”說完,她便一把將一張石牀上的東西全都毫不留情地掃到地上,道:“看,這不就有了。”

 

魏無羨震驚了:“喂!”

 

溫寧也道:“是啊,藍公子,坐、喝茶……”說着,將手裡的托盤往藍忘機那邊湊了湊。托盤裡放着兩隻茶杯,洗得極乾淨,然而魏無羨看了一眼,道:“這麼寒酸,給客人喝清水,連茶葉都沒有!”

 

溫寧道:“我剛纔問過有沒有了,四叔說沒有儲備茶葉……”

 

魏無羨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道:“太不應該了。下次客人來要準備點啊。”說完才自覺滑稽。哪裡來的下次,又是哪裡來的客人呢?

 

溫情則道:“你有臉說,幾次讓你下山採購,你都買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今天讓你買的蘿蔔種子呢?”

 

魏無羨道:“我哪裡買了亂七八糟的東西!我都是給阿苑買好玩兒的去了,是吧阿苑。”

 

溫苑卻毫不配合地道:“羨哥哥撒謊。是這個哥哥給我買的。”

 

魏無羨大怒:“豈有此理!”

 

伏魔洞內正一片笑語,誰知,藍忘機忽然一語不發地轉身朝洞外走去。

 

溫情溫寧皆是一怔,魏無羨道:“藍湛?”

 

藍忘機腳步頓了頓,聲音裡聽不出什麼情緒,道:“我該回去了。”

 

他頭也不回地出了伏魔洞。溫寧又惶恐起來,彷彿以爲是自己的過錯。溫苑急道:“哥哥!”

 

他拖着兩條小短腿便想追上去,魏無羨一把將他抓起夾進胳膊底下,道:“你們在這裡等我。”

 

他三步並作兩步,趕上藍忘機,道:“你走了?我送你。”

 

藍忘機沉默不語。

 

溫苑在魏無羨胳膊底下,仰臉望他,道:“哥哥不在我們這裡吃飯嗎?”

 

藍忘機看他一眼,伸出一手,緩緩摸了摸他的頭。

 

溫苑以爲他要留,臉現喜色,小聲道:“阿苑偷聽到一個秘密,他們說,今天有很多好吃的……”

 

魏無羨道:“這個哥哥家裡有飯吃,不留啦。”

 

溫苑“哦”了一聲,失望之情溢於言表,耷拉下腦袋,不再說話。

 

二人夾着一個孩子安靜地走了一路,至亂葬崗腳下,不約而同地頓住了腳步,也沒有說話。

 

半晌,魏無羨道:“藍湛,你剛纔問我,難道就打算一直這樣?其實我也想問人。如果不這樣,我還能怎樣。”

 

他道:“棄鬼道不修嗎?那這山上的人該怎麼辦。

 

“放棄他們嗎?我做不到。我相信換了是你,你也做不到。“

 

他道:“有沒有人能給我一條好走的陽關道。一條就算不用修鬼道,也可以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的路。”

 

藍忘機望着他,沒有回答,但他們心中都清楚答案。

 

沒有這樣的路。

 

無解。

 

魏無羨緩緩地道:“謝謝你今天陪我,也謝謝你告訴我我師姐成親的消息。不過,是非在己,譭譽由人,得失不論。該怎麼做,我自己心裡有數。我也相信我自己控制得住。”

 

像是早已預料到了他的態度,藍忘機微微側首,閉上了眼。

 

就此別過。

 

返回山上的路上,魏無羨才發覺,說好是他請藍忘機吃飯的,最後兩人卻在不怎麼輕鬆的氛圍中分道揚鑣。他也理所當然地,忘記付賬了。

 

魏無羨心道:“哎,反正藍湛那麼有錢,讓他再付一次賬也沒什麼。話說他身上應該還有錢吧,不至於買了點小孩子的玩具就花光了。大不了下回我再請他好了……哪來的下回啊。”

 

想一想,他跟藍忘機幾乎每一次見面都會因爲這樣或那樣的原因,落得不歡而散的下場。大概是真的不適合做朋友吧。

 

不過,今後也沒什麼試圖做的機會了。

 

溫苑左手牽他,右手拿着小木劍,把草織蝴蝶頂在頭上,道:“羨哥哥,有錢哥哥還會再來嗎?”

 

魏無羨噴了,道:“有錢哥哥是什麼?”

 

溫苑認真地道:“有錢的哥哥,就是有錢哥哥。”

 

魏無羨道:“那我呢?”

 

果然,溫苑道:“你是羨哥哥。沒錢哥哥。”

 

魏無羨看他一眼,突然一把奪了蝴蝶,道:“怎麼,他有錢你就喜歡他啊?”

 

溫苑踮起腳來搶,急道:“還給我……那是給我買的!”

 

魏無羨這人也是無聊,跟個小孩子使壞都能來勁兒,把蝴蝶放在自己頭上,道:“就不還。你還管他叫阿爹,管我叫什麼?只叫過哥哥,平白地就比他矮了一輩!”

 

溫苑跳道:“我沒有叫他阿爹!”

 

魏無羨道:“我聽到你叫了。我不管,我要做比哥哥和阿爹更高輩的,你該叫我什麼?”

 

溫苑委委屈屈地道:“可是……可是阿苑……不想叫你阿孃啊……好奇怪……”

 

魏無羨又噴了:“誰讓你叫阿孃了?比哥哥和阿爹更高輩的是阿爺,這都不知道?你真的這麼喜歡他,早說啊,早說剛纔我就讓他把你帶走了。他家裡雖然有錢,但是可恐怖。把你帶回去關在屋子裡,從早抄書抄到晚,怕不怕!”

 

溫苑趕緊搖頭,小聲道:“……我不走……我還要外婆。”

 

魏無羨步步緊逼:“要外婆,不要我?”

 

溫苑討好道:“要的。也要羨哥哥。”他掰着手指,一個一個數道:“還要有錢哥哥,還要阿情姐姐,寧哥哥,四叔,六叔……”

 

魏無羨把蝴蝶又扔到他頭頂上,道:“夠了夠了。把我淹沒在人堆裡了。”

 

溫苑趕緊把草織蝴蝶收進兜裡,生怕他再搶走,又追問道:“有錢哥哥到底還會不會來呀?”

 

魏無羨一直笑着。

 

過了一陣,他才道:“應該不會再來了。”

 

溫苑失望地道:“爲什麼啊?”

 

魏無羨道:“不爲什麼。這世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事要做,有各自的路要走。自己家裡就夠忙活了,哪有空總是圍着別人轉?”

 

終究非是同路人。

 

溫苑似懂非懂地“哦”了一聲,看上去失落落的。

 

魏無羨一把將他撈起,夾在手臂下,哼哼道:“……管他熙熙攘攘陽關道,偏要那一條獨木橋走到黑……走!到!……走到黑?”

 

哼唱到“黑”字,他忽然發現,一點都不黑。

 

以往走到黑的山頂,今夜,在他回來的時候,卻很是不一樣。

 

那幾間小棚屋附近都被掃得乾乾淨淨,連雜草都拔去了不少。一旁樹林裡掛着幾個紅紅的燈籠。燈籠都是手工做的,挑在枝頭,圓圓的雖然簡陋,卻透出暖暖的光,照亮了黑魆魆的山林。

 

往常這個時候,那五十餘人早已吃完了飯,各自在各自的破木屋裡熄燈窩着,今天卻都聚在最寬闊的那一間棚子裡。這棚子就是用八根木樁撐住一片屋頂,能容下所有人,旁邊那間小屋就是“廚房”,因此它就做了飯堂。

 

魏無羨心中奇怪,夾着溫苑走過去道:“今天怎麼都在?不睡了?這麼多燈這麼亮。”

 

溫情從一旁的廚房裡走了出來,端着一隻盤子,道:“給你老人家掛的,明日多做幾個掛山道上。成天摸黑趕趟不好好走路,指不定哪天滑一跤摔斷骨頭。”

 

魏無羨道:“摔斷骨頭不還有你嘛。”

 

溫情道:“我可不想多幹活,又沒錢拿。你要是摔斷了,你不要怪我接的時候挫你的骨頭。”

 

魏無羨打個寒噤,趕緊溜了。走進棚子裡,衆人紛紛給他騰位置,三張桌子,每張桌上都擺着七八個盤子,盤子裡是熱氣騰騰的菜。魏無羨道:“怎麼,都沒吃飯啊?”

 

溫情道:“沒呢。都等着你。”

 

魏無羨道:“等我幹什麼?我在外面吃了。”

 

剛說完他就發現壞事了。果然,溫情把盤子往桌上重重一放,菜上的紅辣椒都齊齊一蹦。她怒道:“怪不得什麼都沒買,下館子吃光了是吧?我總共就那麼點錢,都給了你,你花的好瀟灑啊!”

 

魏無羨道:“沒有!我沒……”這時,溫婆婆也一手杵着柺杖,一手端着盤子,顫顫巍巍地從廚房出來了。溫苑扭了幾扭,從他胳膊肘底扭下來,奔過去道:“外婆!”

 

溫情轉身去幫忙,嘴上埋怨:“說了讓你不要拿,不用幫忙坐着就好,裡面煙火氣重。你腿不好手又不穩,摔了就沒幾個盤子了。運一趟這些瓷器上山不容易……”

 

其他的溫家修士擺筷子的擺筷子,倒茶的倒茶,把主席給他騰出來了。如此,魏無羨倒是有些難以安然受之了。

 

過往,他並非看不出來,這些溫家的人,其實都是有些害怕他的。

 

這些人都聽過他在射日之徵中的兇名狂跡,聽過他廣爲流傳的堪稱兇殘邪惡的發泄手段,也親眼看過他縱屍殺傷人命的模樣。最初一段時日,溫老太太見了他那雙腿就直打哆嗦,溫苑也是躲在她身後,過了好些天才敢慢慢靠近他。

 

然而,此時此刻,五十多雙眼睛都看着他,這些目光之中,雖然還是有畏的成分,但是,是敬畏的畏,也帶着點討好,帶着點小心翼翼。更多的,則是和溫家姐弟眼中一樣的感激和善意。

 

溫情低聲道:“這些日子來,辛苦你了。”

 

魏無羨道:“你……突然這樣好好跟我說話,我有點受驚?”

 

溫情的五指骨節似乎喀的響了一下,魏無羨立刻閉嘴。

 

溫情卻繼續低聲說下去了。

 

“……其實他們一直都想和你一起吃頓飯,跟你說謝謝。但你不是上躥下跳到處亂跑,就是關在伏魔洞裡幾天幾夜不出來,還不讓人打擾,他們怕耽誤你做事,惹你心煩,還以爲你不喜歡和人打交道,不想理他們,所以不好意思找你多說話。今天阿寧醒了,四叔說無論如何也要跟你湊一桌……就算你今天在外面吃得撐死了,也坐下來吧。不吃也行,坐着聊聊天,喝喝酒就行。”

 

魏無羨一怔,眼睛都亮了:“喝酒?這山上有酒?”

 

幾名年長的溫家人一直略顯惴惴地瞅着這邊,聞言,一人立刻道:“是啊,是啊。有酒,有酒。”他拿起桌邊幾隻密封的瓶子,遞給他看,道:“果子酒。山上摘的野果子,釀出來的,很香!”

 

溫寧蹲在桌邊,道:“四叔也很愛喝酒。他自己會釀,特地釀的。試了很多天。”

 

因爲他一個字一個字地講,說話很慢,反而不結巴了。四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還盯着魏無羨,有點緊張。魏無羨道:“是嗎?那一定要嚐嚐!”

 

他坐到桌邊,四叔趕緊把瓶子封口打開,雙手遞給他。魏無羨聞了聞,笑道:“果然香!”

 

其他人也隨着他一齊坐下,聽了他的讚揚,個個都彷彿收了莫大表揚一般,喜笑顏開,紛紛動筷。

 

頭一次,魏無羨喝酒沒有喝出來是什麼味道。

 

他心中在想:“一條路走到黑……嗎?”

 

也不是很黑。

 

忽然間,渾身上下都神清氣爽。

 

五十個人挨挨擠擠坐了三桌,筷子忽伸忽縮,溫苑坐在外婆腿上,給她展示自己的新寶貝,用小木刀和小木劍對打給她看,老人家笑得沒牙的嘴都打開了。魏無羨和那位四叔交流他們喝過的酒,熱火朝天,最終一致認定,姑蘇名釀天子笑爲無可爭議的絕品。溫情繞着圈子,給幾個長輩和他們的下屬倒果子酒,沒倒兩輪就空了,魏無羨道:“怎麼就沒了?我還沒喝多少呢??”

 

溫情道:“還有幾瓶,存着慢慢喝,今天你就別喝了。”

 

魏無羨道:“這怎麼行。正所謂使我徒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不要說了,滿上謝謝。”

 

今日特殊,溫情便給他滿上了,道:“下不爲例。我真覺得你得戒酒,喝的太兇了。”

 

魏無羨道:“這裡又不是雲深不知處,戒什麼酒!”

 

提到雲深不知處,溫情看了魏無羨一眼,狀似漫不經心地道:“忘了問你,你還從沒往亂葬崗上帶過人,今天怎麼回事?”

 

魏無羨道:“你說藍湛?路上碰到的。”

 

溫情道:“碰到的?怎麼碰到的?又是偶遇?”

 

魏無羨道:“是啊。”

 

溫情道:“好巧。我記得之前你們在雲夢也偶遇過。”

 

魏無羨道:“不稀奇,雲夢和夷陵都經常有別家修士出沒的。”

 

溫情道:“剛纔我聽你都是直接喊他名字,膽子很大嘛。”

 

魏無羨道:“他不也是直接喊我名字。這沒什麼,小時候叫慣的,我們都不在意。”

 

溫情道:“哦?你們兩個關係不是很差嗎?聽起來像是水火不容,見面就打。”

 

魏無羨道:“你聽人瞎傳。以前關係是不怎麼樣,射日之徵的時候的確火氣大打過幾次,可後來也沒傳的那麼差。還行吧。”

 

溫情不再說話。

www ◆TтkΛ n ◆CΟ

 

盤子裡的菜很快一掃而光,有人敲了敲碗,嚷道:“阿寧啊,再去炒幾個菜來唄!”

 

“炒多點,弄個盆來裝!”

 

“哪來的盆給你裝菜,都是用來洗臉的!”

 

溫寧不用吃東西,一直守在棚子邊,聞言,遲鈍地道:“哦,好。”

 

魏無羨見有機會一展身手,忙道:“且住。我來!我來我來!“

 

溫情不信道:“你還會做飯?”

 

魏無羨挑眉道:“那是自然。本人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看我的。都等着。”

 

衆人紛紛拍掌表示期待。然而,當魏無羨一臉邪魅地把兩個盤子端上桌之後,溫情看了一眼,道:“你以後給我離廚房有多遠滾多遠。”

 

魏無羨辯解道:“你吃嘛。不能光看樣子的,吃了就知道好吃了。就是這個味兒。”

 

溫情道:“吃個屁!沒看見阿苑吃了哭成什麼樣子了嗎?浪費食材。都別伸筷子,不用給他這個面子!”

 

……

 

不過三天,幾乎所有世家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可怕的消息:叛逃江家、在夷陵另立山頭的那個魏無羨,煉出了到目前爲止最高階的兇屍,行動迅速,力大無窮,無所畏懼,出手狠辣,而且心智完好,神智清醒,在夜獵之中所向披靡!

 

衆人大是驚恐:不得安寧了!魏無羨一定會大規模煉製這種兇屍,妄圖開宗立派,與衆家爭雄!而這許許多多的年輕血液,也一定會被他這種投機取巧的邪道所吸引,紛紛投奔,正統的玄門百家未來堪憂,前途一片黑暗!

 

然而,實際上,煉屍成功之後,魏無羨感受到的最大用途,就是從此運貨上山都有了一個任勞任怨的苦力。以前他最多運一箱貨物,而現在,溫寧一個人可以拖一車貨物,順便加個在車上蹺着腿無所事事的魏無羨。

 

但根本沒有人相信這一點,幾次夜獵裡出了幾場風頭之後,竟然有不少人真的慕名而來,希望能投奔“老祖”,成爲他旗下的弟子。原本冷清寥落的荒山野嶺,竟忽然門庭若市。魏無羨設在山腳下巡邏的兇屍都不會主動攻擊,頂多只是把人掀飛出去再齜牙咆哮,無人受傷,圍堵在亂葬崗下的人竟越來越多。有一次,魏無羨遠遠的看到一條“無上邪尊夷陵老祖”的長旗,噴了一地的果子酒,實在受不了,下山去毫不客氣地把“孝敬他老人家”的供品都笑納了,從此改從另一條山道上下進出。

 

這日,他正帶着苦力在夷陵的一處城中採購,忽然,前方巷口閃現一道熟悉的身影。魏無羨目光一凝,不動聲色地跟了上去。隨着那道人影,二人閃到了一間小小的院落。一進門,院子便被關上了。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出去。”

 

江澄站在他們身後。門是他關的,這句是對溫寧說的。

 

江澄這個人十分記仇,對岐山溫氏的恨意無限蔓延至上下。再加上溫情和溫寧姐弟救治期間,他都是昏迷狀態,根本不能和魏無羨感同身受,因此對溫寧從不客氣,上次更是能下狠手。溫寧一見是他,立刻低頭退了出去。

 

院子裡站着一個女子,戴着垂紗斗笠,身披黑色斗篷。魏無羨的喉嚨梗了梗,道:“……師姐。”

 

聽到腳步聲,這女子轉身取下了頭上的斗笠,斗篷也解下來了。斗篷之下,竟是一身大紅的喜服。

 

江厭離穿着這身端莊的喜服,臉上施着明豔的粉黛,添了幾分顏色。魏無羨朝她走近兩步,道:“師姐……你這是?”

 

江澄道:“這是什麼?你以爲要嫁給你啊?”

 

魏無羨道:“你給我閉嘴。”

 

江厭離張開手臂,給他看看,面色微紅,道:“阿羨,我……馬上要成親啦。過來給你看看……”

 

魏無羨的眼眶熱了。

 

他在江厭離禮成那日不能到場,看不到親人穿喜服的模樣了。所以,江澄和江厭離就特地悄悄趕到夷陵這邊來,引他進院子,給他一個人看看,成親那天,姐姐那天會是什麼樣子。

 

半晌,魏無羨才笑道:“我知道!我聽說了……

 

江澄道:“你聽誰說的?”

 

魏無羨道:“你管我。”

 

江厭離不好意思地道:“不過……只有我一個人,看不到新郎啦。”

 

魏無羨作不屑狀:“我可不想看什麼新郎。”

 

他繞着江厭離走了兩圈,讚道:“好看!”

 

江澄道:“姐,我說了吧。是真的好看。”

 

江厭離一向頗有自知之明,認真地道:“你們說了沒用。你們說的,不能當真。”

 

江澄無奈道:“你又不信我,又不信他。是不是非要那個誰說好看,你纔信啊?”

 

聞言,江厭離的臉更紅了,紅到了白白的耳垂,連胭脂的粉色也蓋不住,忙轉移話題道:“阿羨……來取個字。”

 

魏無羨道:“取什麼字?”

 

江澄道:“我還沒出生的外甥的字。”

 

禮還沒成,這便想着要給未來的外甥取字了。魏無羨卻不覺有異,半點也不客氣,想了想就道:“好。蘭陵金氏下一輩是如字輩的。叫金如蘭吧。”

 

江厭離道:“好啊!”

 

江澄卻道:“不好,聽起來像金如藍,藍家的藍。蘭陵金氏和雲夢江氏的後人,爲什麼要如藍?”

 

魏無羨道:“藍家也沒什麼不好啊。蘭是花中君子,藍家是人中君子。好字。”江澄道:“你以前可不是這麼說的。”魏無羨道:“是讓我取不是讓你取,你挑個什麼勁兒。”江厭離忙道:“好啦,你知道阿澄就是這個樣子的嘛。讓你取字這個建議還是他給我的呢。都不要鬧了,我給你們帶了湯,等一等。”

 

她進屋去拿罐子,魏無羨和江澄對視一眼。須臾,江厭離出來分給兩人一人一隻碗,又進屋去,拿出了第三隻小碗,走到門外,對溫寧道:“不好意思,只有小碗了。這個給你。”

 

溫寧原本低頭站着守門,見狀,受寵若驚地又結巴起來了:“啊……還、還有我的份?”

 

江澄不滿道:“怎麼還有他的?”

 

江厭離道:“反正我帶了那麼多,見者有份。”

 

溫寧訥訥地道:“謝謝江姑娘……謝謝。”

 

他捧着那隻給他盛得滿滿的小碗,不好意思開口說,謝謝,但是,他吃不了。給他也是浪費。死人是不會吃東西的。江厭離卻注意到了他的爲難,問了幾句,站在門外和溫寧聊起來了。魏無羨和江澄則站在院子裡。江澄舉了舉碗,道:“敬夷陵老祖。”

 

聽到這個名號,魏無羨又想起了那條迎風招展、甚爲霸氣的長旗,滿腦子都是“無上邪尊夷陵老祖”那八個金光璀璨的大字,道:“閉嘴!”

 

喝了一口,江澄道:“上次的傷怎麼樣。”

 

魏無羨道:“早好了。”

 

江澄道:“嗯。”頓了頓,又道:“幾天好的?”

 

魏無羨道:“不到七天,我跟你說過的,有溫情在,不在話下。不過,你他媽還真捅。”

 

江澄吃了一塊藕,道:“是你先讓他打碎我手臂的。你七天,我手臂吊了一個多月。”

 

魏無羨嘿嘿然道:“不狠點怎麼像?反正是左手,不妨礙你寫字。傷筋動骨一百天,吊三個月也不嫌多。”

 

門外隱隱傳來溫寧磕磕巴巴的答話。沉默一陣,江澄道:“你今後就這樣了?有沒有什麼打算。”

 

魏無羨道:“暫時沒有。那羣人都不敢下山,我下山別人也不敢惹我,只要我不主動招惹是非就行了。”

 

“不主動?”江澄冷笑道:“魏無羨,你信不信,就算你不招惹是非,是非也會招惹上你。要救一個人往往束手無策,可要害一個人,又何止有千百種法子。”

 

魏無羨埋頭道:“一力降十會。管他千百種法子,誰來我弄死誰。”

 

江澄淡淡地道:“你從來就不聽我任何一點意見。該有一日你要知道,我說的纔是對的。”

 

他一口氣喝乾剩下的湯,站起來,道:“威風。了不起。不愧是夷陵老祖。”

 

魏無羨吐出一塊骨頭,道:“你有完沒完。”

 

臨別之際,江澄道:“不要送了。被別人看到就糟了。”

 

魏無羨點了點頭。他明白,江家姐弟此來不易。若是被其他人看到了,那他們之前做出來給別人看的戲就全白費了。他道:“我們先走。”

 

出了巷子,還是魏無羨行走在前,溫寧默默尾隨其後。忽然,魏無羨回頭道:“你還捧着那碗湯幹什麼?”

 

“啊?”溫寧不捨道:“帶回去……我喝不了,但是可以給別人喝……”

 

“……”魏無羨道:“隨便你吧。端好別灑了。”

 

他回過頭,心知,今後怕是又有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他以前熟悉的那些人了。

 

但是……他現在不也是正要去見熟悉的人們嗎?

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9章 陽陽第五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6章 狡童第十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31章 朝露第七 4重生第一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潑野第二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驕矜第三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驕矜第三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潑野第二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23章 陰鷙第六
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9章 陽陽第五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6章 狡童第十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31章 朝露第七 4重生第一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潑野第二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驕矜第三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驕矜第三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潑野第二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23章 陰鷙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