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漢廣第十七

這一架打完之後,溫寧亦因其兇悍狂躁的駭人表現,漸漸傳出了個不大好聽的諢名,那都是後話了。雖然被江澄捅中腹部,魏無羨卻並不以爲意,把腸子塞回肚子裡,還若無其事地驅使溫寧去獵了幾隻惡靈,買了幾大袋土豆回去。

 

回亂葬崗之後,溫情給他裹好傷,將他罵得狗血淋頭,因爲讓他買的是蘿蔔種子。

 

此後,倒是過了一段相安無事的平淡日子。魏無羨領着五十名溫家修士在亂葬崗上種種地,修修屋,煉煉屍,做做道具。每日閒暇時間就玩兒溫情堂哥那個才一兩歲的孩子溫苑,把他掛在樹上,或者埋在土裡只露出個頭,哄他說曬曬太陽再澆點水可以長得更快,然後又被溫情一通呵斥。

 

如此過了數月,除了外邊對魏無羨評價越來越糟,倒也沒有進一步發展。

 

魏無羨能下山的日子不多,因爲整座亂葬崗上所有的陰煞之物全靠他一個人鎮住,不能離得太遠,也不能走得太久,他又是個生性好動、在一個地方呆不住的人,只好常常跑到最近的那個小鎮上以採購之名東遊西逛。因爲溫苑在亂葬崗上待了太久,魏無羨覺得,不能老讓一個兩歲的孩子困在那種地方玩泥巴,於是某日下山採購時便把他也捎上了。

 

這小鎮來過太多次,魏無羨已是輕車熟路,摸到菜攤子前,翻來翻去,突然拿起一個,憤怒地道:“你這土豆生芽了!”

 

菜販子如臨大敵:“你待怎地?!”

 

魏無羨道:“便宜點。”

 

溫苑一開始還抱着他的腿,魏無羨走來走去地挑土豆講價錢,溫苑掛在他腿上,掛了一會兒便抱不住了,短短的手痠了,鬆開休息一會兒,誰知,就這一會兒,街上人流便把他衝得東倒西歪,失了方向。他視線很矮,走來走去,找不到魏無羨的長腿和黑靴子,滿目都是一羣灰撲撲、髒兮兮的泥腿黑褲,越來越茫然無措。正暈頭轉向間,忽然在一個人腿上撞了一下。

 

那人穿着一雙一塵不染的雪白靴子,原本就走得很慢,被他一撞,立刻駐足了。

 

溫苑戰戰兢兢仰起臉,先看到了懸在腰間的玉佩,再看到繡着捲雲紋的腰帶,然後是一絲不苟的整齊衣領,最後,纔是一雙色如琉璃、冷若冰霜的眸子。

 

這個陌生人正神色冷峻、居高臨下地俯視着他,溫苑忽然一陣害怕。

 

魏無羨那頭挑三揀四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不買這些發了芽的土豆,吃了說不定中毒,還不肯降價,被菜販子嗤之以鼻。誰知一回頭,溫苑就沒了。他大驚失色,滿大街地找孩子,忽然聽到一陣稚子的大哭之聲,連忙衝了過去。不遠處,一羣好事路人圍成一個攢動的圈,正在交頭接耳指指點點。他撥開人羣,霎時眼睛一亮。

 

一身白衣、揹着避塵劍的藍忘機僵直地站在人羣的包圍之中,竟然難得略顯手足無措。再一看,魏無羨險些笑得打跌。只見一個小朋友跌坐在藍忘機足前,正涕淚齊下,哇哇大哭。藍忘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伸手也不是,說話也不是,面色嚴肅,似乎正在思考該怎麼辦。

 

路人畢畢剝剝嗑着瓜子道:“這是做麼事撒?一丁點小伢嚎得嚇死人。”

 

有人篤定地道:“被他爹罵了吧。”

 

聽到“他爹”,躲在人羣裡的魏無羨噴了。藍忘機立刻擡頭,否認道:“我不是。”

 

溫苑卻不知道別人在議論什麼,小孩在害怕的時候都是會叫親近之人的,於是他也哭哭啼啼地叫了:“阿爹!阿爹嗚嗚嗚……”

 

路人立刻道:“聽聽!我都說了,是他爹!”

 

有自以爲眼光犀利的:“肯定是爹,鼻子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沒跑了!”

 

有同情的:“好可憐呀,哭得這麼兇,是不是被他爹罵了?”

 

有不明就裡的:“前邊怎麼回事?讓讓行嗎?我車子過不去了。”

 

有怒斥的:“也不知道把孩子抱起來哄哄!就讓兒子坐地上哭?怎麼當爹的!”

 

有表示理解的:“這麼年輕,是第一次當爹吧,我當年也是這樣的,什麼都不懂,老婆多生幾個就懂了,都是要慢慢學的……”

 

有哄孩子的:“乖不哭,你阿孃咧?”

 

“是啊,娘在哪裡,爹不管事,他娘呢?”

 

在嘈雜的浪潮之中,藍忘機的臉色越來越古怪。

 

可憐他從出生起就是天之驕子,一言一行皆是雅正中的雅正,楷模中的楷模,從來沒遇到過這種千夫所指的狀況,魏無羨笑得死去活來,可眼看溫苑哭得快斷氣了,他只好站了出來,假裝剛剛纔發現這邊兩人,驚訝道:“咦?藍湛?”

 

藍忘機猛地擡頭,兩人視線相交,不知出於什麼心理,魏無羨避了一下。而一聽到他的聲音,溫苑一下子爬起,拖着兩條洶涌的眼淚朝他奔來,重新掛到他腿上。路人嚷道:“這又是誰啊,娘呢?娘在哪裡,到底誰是爹啊?”

 

魏無羨揮手道:“都散了散了!”

 

見沒戲看了,閒人們這才慢吞吞地散了。魏無羨回頭,微微一笑,道:“這麼巧。藍湛,你怎麼來夷陵了?”

 

藍忘機道:“夜獵。路過。”

 

聽他語氣與往常無異,並無嫌惡厭憎、勢不兩立之意,魏無羨忽然覺得心頭一鬆。忽聽藍忘機緩緩道:“……這孩子?”

 

魏無羨心一寬嘴就拴不牢,信口道:“我生的。”

 

藍忘機的眉尖抽了抽,魏無羨哈哈道:“當然是玩笑。別人家的,我帶出來玩兒的。你剛纔做什麼了?怎麼把他弄哭了?”

 

藍忘機淡聲道:“我什麼也沒做。”

 

溫苑抱着魏無羨的腿,還在抽抽搭搭。魏無羨懂了。藍忘機那張臉雖然好看,但這麼小的孩子,大多還不能分辨美醜,只看得出這個人一點都不和藹,冷冰冰的很嚴厲,被這一臉苦大仇深嚇到,難免害怕。魏無羨把溫苑托起來顛來倒去地逗了一陣,哄了幾句,忽然見路旁一個貨郎擔還齜牙朝這邊看得樂,便指着他擔子裡花花綠綠的那些玩意兒,問道:“阿苑,看這邊,好不好看?”

 

溫苑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吸了吸鼻子,道:“……好看。”

 

魏無羨又道:“香不香?”

 

溫苑道:“香。”

 

貨郎擔連忙道:“又好看又香,公子買一個吧。”

 

魏無羨道:“想不想要?”

 

溫苑以爲他要給自己買,害羞地道:“想。”

 

魏無羨卻朝相反方向邁開步伐,道:“哈哈,走吧。”

 

溫苑如遭重擊,眼裡又涌上了淚花。藍忘機冷眼旁觀,實在看不下去了,道:“你爲何不給他買。”

 

魏無羨奇怪道:“我爲什麼要給他買?”

 

藍忘機道:“你問他想不想要,難道不是要給他買。”

 

魏無羨故意道:“問是問,買是買,爲什麼問了就一定會買?”

 

他如此反問,藍忘機竟無言以對,瞪了他好一會兒,把目光轉到溫苑身上去。溫苑被他盯着,又開始打哆嗦。

 

須臾,藍忘機對溫苑道:“你……想要哪個。”

 

溫苑還沒回過神來,藍忘機又指了指那名貨郎擔框裡的東西,道:“這裡面的,你想要哪個。”

 

溫苑驚恐地看着他,大氣也不敢出。

 

半炷香後,溫苑終於不哭了。他不停地摸兜,兜裡鼓囊囊的裝滿了藍忘機給他買的一堆小玩意兒。見他終於止住眼淚,藍忘機似乎鬆了一口氣,誰知,溫苑紅着小臉,默默地蹭過去,抱住了他的腿。

 

一低頭,腿上多了個東西,藍忘機:“……”

 

魏無羨狂笑道:“哈哈哈哈哈!藍湛,恭喜你,他喜歡你了!他喜歡誰就抱誰的腿,絕對不會撒手的。”

 

藍忘機走了兩步。果然,溫苑牢牢地攀着他的腿,完全沒有鬆手的意思,抱得居然還挺緊。魏無羨拍拍他的肩,道:“我看你也先別忙着去夜獵了,這樣,咱們先去吃個飯怎麼樣?”

 

藍忘機擡眼看他,語氣無波無瀾地道:“吃飯?”

 

魏無羨道:“是啊吃飯,別這麼冷淡嘛,好不容易你來夷陵還這麼巧給我碰上了,我們敘敘舊,來來來,我請客。”

 

有魏無羨半拖半拉,加上溫苑一直掛在藍忘機腿上,就這麼把他拖進了一間酒樓。魏無羨在包間裡坐了,道:“點菜啊。”

 

藍忘機被他按到席子上,掃了一眼菜牌,道:“你點。”

 

魏無羨道:“我請你吃飯,當然是你點。愛吃什麼點什麼,不要客氣。”剛好方纔沒買那生了芽的毒土豆,有錢付賬。藍忘機也不是慣於推辭來推辭去的人,思忖片刻便點了。魏無羨聽他不鹹不淡地報出幾個菜名,笑道:“你可以啊藍湛,我以爲你們姑蘇人都是不吃辣的。你口味還挺重。喝不喝酒?”

 

藍忘機搖頭,魏無羨道:“出門在外還這麼守規矩,不愧是含光君。那我就不要你的份了。”

 

溫苑坐在藍忘機腿邊,把兜裡的小木刀、小木劍、泥巴人、草織蝴蝶等等小玩意兒排排放在席子上,愛不釋手地清點。魏無羨看他黏在藍忘機身旁蹭來蹭去,弄得藍忘機喝個茶都不方便,吹了聲口哨,道:“阿苑,過來。”

 

溫苑看了看前天才把他埋在土裡當蘿蔔種的魏無羨,再看看剛剛給了買了一大堆小玩意兒的藍忘機,屁股沒挪,面上誠實卻地寫了兩個大字:“不要”。

 

魏無羨道:“過來。你坐那裡礙着人家。”

 

藍忘機則道:“無事。讓他坐。”

 

溫苑高興地又抱住了他的腿。這次是大腿。魏無羨把筷子在手中轉得飛起,笑道:“有奶便是娘,有錢便是爹。豈有此理。”

 

很快菜和酒都上來了,紅紅火火的一桌,還有一碗藍忘機單獨給溫苑點的甜羹。魏無羨敲碗叫了好幾聲,溫苑還低着頭,拿着兩隻蝴蝶,嘟嘟噥噥,一會兒裝成左邊那隻害羞地說“我……我很喜歡你”,一會兒裝成右邊那隻快樂地說“我也很喜歡你!”,一個人分飾兩隻蝴蝶,玩兒得不亦樂乎。魏無羨聽了,笑得岔了氣,前仰後合道:“我的媽,阿苑,你小小年紀跟誰學的,什麼喜歡我喜歡你,你知道什麼叫喜歡嗎?別玩兒了,過來吃。你的新爹給你點的,好東西。”

 

溫苑這才把小蝴蝶收進兜裡,端起碗拿着一隻小勺子坐在藍忘機身邊舀甜羹吃。之前溫苑在岐山的拘禁地,後來又轉到亂葬崗,兩個地方伙食都一言難盡,是以這碗甜羹對他而言已算是新奇的美食,吃了兩口便停不下來,但是還知道巴巴地把碗遞給魏無羨,獻寶一般地道:“……羨哥哥……哥哥吃。”

 

魏無羨一臉受用地道:“嗯,不錯,還知道孝敬我。”

 

藍忘機道:“食不言。”

 

爲了讓溫苑聽懂,他又用直白的語言說了一遍:“吃飯不要說話。”

 

溫苑連忙點頭,埋頭吃羹,不講話了。魏無羨連聲道:“豈有此理,我說的話他好幾遍才聽,你說的話他一聽就照做,真是豈有此理。”

 

藍忘機淡聲道:“食不言。你也是。”

 

魏無羨笑吟吟地仰頭喝了一杯,將酒盞拿在手裡把玩,道:“你還真是……多少年都不帶變一下樣子的。哎,藍湛,這次你來夷陵獵什麼啊?這地方我熟,要不給你指指路?”

 

藍忘機道:“不必。”

 

世家常有秘密任務不便與外人說道,因此魏無羨也不追問,道:“難得遇到個以前認識的熟人,還不躲我,這幾個月真是憋死我了。最近外邊有什麼大事沒有?”

 

藍忘機道:“何爲大事。”

 

魏無羨道:“比如哪地出了個新家族,哪家擴建了仙府,哪幾家結了個盟什麼的。閒扯嘛,隨便聊聊。”

 

他和江澄假決裂後很久沒聽過外界的新動向和消息了,最多聽聽小鎮上雜七雜八的閒談。

 

藍忘機道:“聯姻。”

 

魏無羨道:“誰家和誰家?”

 

藍忘機道:“蘭陵金氏,雲夢江氏。”

 

魏無羨玩兒着酒盞的手凝滯了。

 

他愕然:“我師……江姑娘和金子軒?”

 

藍忘機淺淺頷首,魏無羨道:“什麼時候的事?什麼時候禮成?!”

 

藍忘機道:“七日後。”

 

魏無羨微微發抖的手把酒杯送到脣邊,卻沒意識到它已經空了。心中忽然空落落的,不知是氣憤、震驚、不快還是無奈。

 

雖說早在離開江家之前,他對此就有所預料了,可乍然聽聞這個消息,心中千頭萬緒千言萬語堵在胸口,恨不得一瀉千里,又無從泄起。這麼大的事江澄也不想個辦法告訴他。如果不是今天偶遇了藍忘機,只怕會知道的更遲!

 

可再一想,告訴他了,又能怎樣?明面上,江澄已告知天下,衆家現在都聽信了他的說辭:魏無羨叛逃家族,這個人從此和雲夢江氏無關。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能去喝這一杯喜酒。江澄不告訴他是對的,如果由江澄來告訴他,指不定他就一時衝動幹出什麼事來了。

 

半晌,魏無羨才喃喃地道:“便宜金子軒這廝了。”

 

他又倒了一杯酒,道:“藍湛,你覺得這樁親事怎麼樣?”

 

藍忘機不語。魏無羨道:“哦,也對,我問你幹什麼。你能覺得怎麼樣,你又從來不想這種事。”

 

他將那杯酒一飲而盡,道:“我知道,很多人背後都說我師姐配不上金子軒,哈。在我的眼裡,卻是金子軒配不上我師姐。可偏偏……”

 

可偏偏江厭離就是喜歡金子軒。

 

魏無羨把酒盞重重摁到桌上,道:“藍湛!你知道嗎?我師姐,她配得上世界上最好的人。”

 

他一拍桌子,眉宇微醺之中帶着傲氣,道:“我們會讓這場大禮在一百年內,人人提起來都歎爲觀止,讚不絕口,沒有人能比得上。我要看着我師姐風風光光的禮成。”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嗤笑道:“你嗯什麼?我已經看不到了。”

 

這時,吃完了甜羹的溫苑坐在席子上又開始玩草織蝴蝶。兩隻蝴蝶長長的鬚子纏到了一起,半天也解不開。見他着急的模樣,藍忘機將蝴蝶從他手中拿起,兩下把四條打成結的蝴蝶須解開,再還給他。

 

見狀,魏無羨分了些神,勉強笑了笑,道:“阿苑,不要把臉蹭過去,你嘴角還有甜羹,要弄髒他衣服了。”

 

藍忘機取出了一方素白的手巾,面無表情地把溫苑嘴邊沾的甜羹擦掉。魏無羨噓道:“藍湛,真可以啊,看不出來,你還挺會哄孩子。我看你再對他好點,他就不肯跟我回去了……”

 

忽然,魏無羨神色一變,從胸口掏出了一張符咒,而這張符咒已經在騰騰地燒了起來,魏無羨將它取出後,不消片刻便化爲灰燼。藍忘機目光一凝,魏無羨則霍然站起,道:“壞了。”

 

這張符咒是他設在亂葬崗上的一個警示陣的陣眼,若是在他離開後,亂葬崗上情況有變,陣法被破,或者血氣大作,符咒便會自動燃燒提醒他出事了。魏無羨一把將溫苑夾在胳膊底下,道:“失陪,藍湛我先回去了!”

 

溫苑兜裡的東西掉了出來,他急道:“蝴……蝴蝶!”魏無羨已夾着他衝出酒樓。不多時,身旁白影一掠,藍忘機竟也跟了上來,與之並行。魏無羨道:“藍湛?你跟上來做什麼?”

 

藍忘機把溫苑掉的那隻蝴蝶放進他手心,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問道:“何不御劍。”

 

魏無羨道:“忘了帶!”

 

藍忘機一語不發,將他攔腰一截,帶上了避塵,升上空中。溫苑太小,以前從未乘過飛劍,原本應該十分害怕的,但因爲避塵飛駛得太穩了,他完全不覺顛簸,再加上鎮上行人都被這說飛就飛的三人震驚得仰頭圍觀,只覺新奇興奮,大聲歡叫。魏無羨鬆了口氣,道:“多謝!”

 

藍忘機道:“何處。”

 

魏無羨指路:“這邊!”

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潑野第二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28章 朝露第七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28章 朝露第七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潑野第二 4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驕矜第三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潑野第二潑野第二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43章 佼僚第九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36章 草木第八 4
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潑野第二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28章 朝露第七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28章 朝露第七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潑野第二 4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驕矜第三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潑野第二潑野第二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43章 佼僚第九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36章 草木第八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