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

秋季,百鳳山圍獵場。

 

成百上千名修士選定一處常年邪祟妖獸出沒之所,在規定時間內各憑所長,爭奪獵物,這便是圍獵。百鳳山山勢綿延,橫跨數裡,獵物繁多,乃是三大知名獵場之一,舉辦過不少次大型圍獵。此等盛事,不光是大小世家積極參與、展現實力、招攬人才的機會,同樣也是散修與新秀揚名的機會。

 

百鳳山前有一片寬闊的廣場,廣場四周拔地而起數十座高高的觀獵臺,其上人頭攢動,興奮的竊竊私語之聲嗡嗡嘈雜,最安靜的自然是最高、最華麗的那座觀獵臺。臺上坐的大多數是年邁的名士與家主家眷,後排侍女們或扶華蓋,或持掌扇,前排的女眷們均以扇掩面,十分矜持地俯瞰下方獵場。

 

然而,待到姑蘇藍氏的騎陣出現時,這份矜持便維持不下去了。

 

夜獵之中,真正追趕起獵物來其實並不靠馬。然而騎術是世家子弟必習的技藝之一,在此種隆重場合,騎馬上場非但是一種禮儀的象徵,騎陣更是能創造一種宏大的聲勢,煞是美觀。說穿了,就是圖個“規矩”和“好看”。藍曦臣與藍忘機端坐在兩匹雪鬃駿馬上,領着姑蘇藍氏的騎陣緩緩前行。二人皆是腰懸佩劍,揹負弓箭,白衣共抹額齊飛,凌然若仙,踏雪白靴一塵不染,只怕是比旁人的衣面還乾淨。藍氏雙璧真真宛若一對無暇美玉,冰雕雪塑。甫一登場,彷彿連空氣都沁人心脾起來。衆多女修紛紛爲之傾倒,含蓄一些的只是放下了扇子,張望的姿態迫切了些,而膽大的則已經衝到觀獵臺邊緣,將早已準備好的花苞花朵朝那邊扔去,空中霎時下起一陣花雨。見到風姿俊美的男女,以花朵相擲,表達傾慕之意,乃是習俗,姑蘇藍氏的子弟因世家尊貴天賦過人,相貌更是不俗,對此早已見怪不怪,藍曦臣與藍忘機更是從十三歲開始便能習以爲常,二人泰然自若,向觀獵臺那邊微微頷首以示還禮,不作停留,繼續前行。

 

忽然,藍忘機一擡手,截住了一朵從背後擲過來的花。

 

他回首望去,只見身後尚未出列的雲夢江氏騎陣那邊,爲首的江澄不耐煩地咂了咂嘴,而他身旁一人坐在一匹黑鬃閃閃的駿馬上,胳膊肘搭在馬頭頂,正若無其事地望着一旁,與兩名身姿婀娜的女修談笑風生。

 

藍曦臣見藍忘機勒馬不前,道:“忘機,怎麼了?”

 

藍忘機道:“魏嬰。”

 

魏無羨這才轉過臉,驚訝地道:“什麼?含光君,你叫我嗎?什麼事?”

 

藍忘機舉着那朵花,看上去臉色十分冷淡,語氣也是,道:“是不是你。”

 

魏無羨立刻否認:“不是我。”

 

他身旁兩名女修立即道:“別信他,就是他!”

 

魏無羨道:“你們怎麼能這樣冤枉好人?我生氣了!”

 

那兩名女修嘻嘻哈哈笑着一扯繮繩,跑回自家方陣去了。藍忘機垂下拿着那朵花的手,搖了搖頭。江澄道:“澤蕪君含光君,不好意思,你們不要理他。”

 

藍曦臣笑道:“無妨。魏公子贈花之心意,我代忘機謝過。”

 

待他們挾着一路紛紛香風花雨緩緩走遠,江澄看了看觀獵臺上揮成一片五顏六色絹海的手帕,對魏無羨道:“她們扔,你跟着扔什麼?”

 

魏無羨道:“看他好看,扔兩朵不行啊?”

 

江澄嗤之以鼻:“你幾歲了,什麼身份還玩兒這種把戲。”

 

魏無羨看他道:“你也想要嗎?地上還有很多,我撿給你?”說着作勢彎腰,江澄道:“滾!”

 

正在這時,金光瑤的聲音在廣場上空響起:“清河聶氏騎陣入場!”

 

聶明玦極高,站立時便給人極大壓迫感,騎在馬上更有一種俯瞰全場的迫人威勢,觀獵臺上的嘈雜霎時小了許多。在世家榜榜上有名的男子出場時,幾乎都免不了要被砸一頭一臉的花雨,排名第七的聶明玦則是個例外。若說藍忘機是冷中帶冰,如霜勝雪,聶明玦則是冷中帶火,彷彿隨時會怒氣騰騰地灼燒起來,更讓人不敢輕易招惹。因此,即便胸口怦怦狂跳的姑娘們手裡已經攥牢了汗津津的花朵,卻怎麼也不敢擲出去,生怕惱了他,反手就是一刀劈垮整座觀獵臺。不過崇拜赤鋒尊的男修助陣不少,歡呼聲反倒格外震耳欲聾。而聶明玦身旁的聶懷桑今日依舊是穿得考究無比,懸刀佩環,紙扇輕搖,乍看好一個濁世佳公子,然而誰都知道,他那把刀根本不會有什麼□□的機會,待會兒多半也只會在百鳳山裡逛逛看看風景而已。

 

清河聶氏之後,便是雲夢江氏了。

 

魏無羨與江澄策馬登場,剎那又是一陣劈頭蓋臉的花雨,砸得江澄臉色發黑,魏無羨卻沐浴其中,甚爲愜意,衝最高的那座觀獵臺上揮了揮手。臺上最好的位置是蘭陵金氏金夫人的,坐在她身旁的便是江厭離。此前金夫人一直牽着她的手,神色憐愛地與她說話。江厭離平素都是一副不鹹不淡不顯眼的形容,低眉順目,這時看到兩個弟弟與她招呼,面上卻陡然燦爛起來。她放下扇子,對金夫人靦腆地說了兩句,走到看臺邊,朝他們擲了兩朵花。

 

擲這一下花了她最大的力氣,魏無羨和江澄一瞬間還有些擔心她掉下來,見江厭離站穩,這才放心,二人揚手輕鬆接住,皆是微微一笑,將淡紫色的花朵別在心口,這才繼續前行。四周不少女子對江厭離報以羨豔的目光,她低着頭又回金夫人身邊去了。正在此時,一排白底金紋的修士帶着輕甲坐在高頭大馬上衝了出來。爲首最前的一人眉目俊朗,身披護甲,自然是家主金光善。

 

金夫人趕緊拍拍江厭離的肩,牽着她的手又拖到看臺邊,給她指下面蘭陵金氏的騎陣。

 

嘶鳴聲聲中,忽然一馬當先,在廣場上跑了一圈,猛地勒住。馬上之人身姿瀟灑,白衣若雪,眉目比眉間一點硃砂更爲明俊奪目,挽弓姿勢英氣逼人,登時掀起觀獵臺上一陣狂潮。那人有意無意掃過觀獵臺那邊,雖然極力繃着臉孔,眼角眉梢卻有藏不住的傲色流露出。

 

魏無羨嗤了一聲,在馬上笑個半死:“我真是服了他,跟只花孔雀似的。”

 

江澄道:“你收斂點,姐姐還在觀獵臺看。”

 

魏無羨道:“你放心,只要他別又把師姐弄哭,我懶得理。你就不應該帶她來。”

 

江澄道:“蘭陵金氏力邀,拉不下面子。”

 

魏無羨道:“我看是金夫人力邀吧。她待會兒肯定會想辦法把師姐跟那個男公主攛掇到一塊兒去的。”

 

說着,金子軒已策馬奔至靶場之前。這排靶子是正式入山前的一道關卡,入山參與圍獵者要在規定距離外射中一隻才能取得入場資格。箭靶有七圈,分別對應七條入場山道,箭落處距離紅心越近,對應的山道便地利越佳。金子軒速度分毫不緩,反手拔出一隻羽箭,拉弓一射,正中紅心。觀獵臺四面一片歡呼。

 

見金子軒大出風頭,魏無羨與江澄臉上卻無甚波動。忽然,不遠處傳來重重一聲哼,一人高聲道:“在場哪個誰不服氣,儘管都來試試能不能比子軒射得更好!”

 

這人高大俊朗,膚色微黑,嗓門嘹亮,乃是金光善的侄子,金子軒的平輩堂兄金子勳。此前金麟臺開辦花宴之事,魏無羨與金子軒有過爭執,他記了這個仇,現在便過來挑釁。魏無羨微微一笑,金子勳見他不應答,面露得意之色。而等雲夢江氏的騎陣也行至靶場之前,魏無羨對正在馬上搭箭試弓的藍氏雙璧道:“藍湛,幫個忙?”

 

藍忘機掃他一眼,不語。江澄道:“你又要做什麼?”

 

藍忘機道:“何事。”

 

魏無羨道:“借你抹額用用?”

 

聞言,藍忘機立即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他。藍曦臣則笑了起來,道:“魏公子,你有所不知……”

 

藍忘機卻道:“兄長,不必多言。”

 

藍曦臣道:“好罷。”

 

江澄簡直想把魏無羨一巴掌從馬上拍下去。這廝分明知道藍忘機肯定不會借,偏偏還要問,簡直無聊生事,若不是場合不對他發誓他會這麼幹的。他道:“你要抹額做什麼?上吊自殺嗎?我借你根腰帶不用謝。”

 

魏無羨一邊解下手上護腕的黑帶,一邊道:“腰帶你留着吧,沒有抹額也不要你那玩意兒。”

 

江澄道:“你——”

 

話音未落,魏無羨迅速將黑帶系在目上矇住了雙眼,搭弦、拉弓、放箭——命中!

 

這一連串動作完成得如行雲流水、電光火石,旁人甚至沒有反應過來他要做什麼,甚至沒看清他的動作,靶上紅心便被穿了個透心涼。靜默片刻,四面八方這才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喝彩,比方纔爲金子軒掀起的更加狂熱。

 

魏無羨脣角微勾,將長弓在手裡轉了兩轉,往後一拋。那頭金子勳見他這下風頭比蘭陵金氏更大了,重重一哼,面上心上都不是滋味,又道:“不過是開場箭而已,搞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你現在蒙着眼,有本事你整場圍獵都蒙着眼?待會兒百鳳山上見真章,分勝負!”

 

魏無羨道:“好啊?”

 

金子勳一揮手,下令道:“走!”

 

他手下的修士趕緊策馬往前猛衝,想要率先衝入,佔領先機,迅速將品級高的獵物一網打盡。金光善見自家騎陣訓練有素,甚爲得意,見魏無羨和江澄仍坐在馬上,笑道:“江宗主,魏公子,怎麼,你們還不入山嗎?當心子勳把獵物都搶光了啊。”

 

魏無羨道:“不急。他搶不走。”

 

旁人皆是一怔,金光善正在思索“搶不走”是什麼意思,卻見魏無羨翻身下馬,對江澄道:“你先走。”

 

江澄道:“你悠着點,差不多就行了。”

 

魏無羨擺擺手,江澄一勒繮繩,率雲夢江氏衆人馳騁而去。

 

魏無羨則蒙着雙眼,負着雙手,不疾不徐地朝百鳳山山道前行,彷彿不是來參與圍獵,而是在自家閒庭信步。

 

衆人心中疑惑,難不成他還真打算整場夜獵都不把覆眼的黑帶取下來了?這樣還能怎麼參加圍獵?

 

面面相覷,終是覺得事不關己,樂得看戲,各自出發。

 

而魏無羨獨行許久,終於在百鳳山深山內找到了一個很適合休息的地方。

 

一根極爲粗壯樹枝,從更爲粗壯的樹幹上橫着生長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魏無羨在枯皺的樹皮上拍了兩把,感覺甚爲結實,輕輕巧巧地躍了上去。

 

觀獵臺的喧囂之聲早已被阻絕在山林之外,魏無羨靠在樹上,黑布之下的雙眼眯起。陽光透過樹葉之間的縫隙灑在他臉上。

 

他舉起陳情,脣中送氣,手指輕撫。清越的笛聲飛鳥一般衝向天際,在山林中傳得悠遠綿長。

 

魏無羨一邊吹着笛子,一邊垂下了一條腿,輕輕晃盪。靴子的足尖掃過樹下的野草,被碧青草葉上的晨露沾溼了也不在意。

 

一曲畢,魏無羨抱起雙手,換了個更舒服愜意的姿勢靠在樹上。笛子插在懷中,而那朵花還別在他心口,散發着一縷略帶涼意的幽香。

 

不知坐了多久,久到他就快睡着了的時候,忽地一動,清醒了過來。

 

有人走近。

 

不過這人身上並無殺意,因此他仍是歪在樹上懶得起來,連矇眼的黑帶也懶得摘,只是歪了歪頭。

 

半晌,沒聽到對方說話,魏無羨忍不住主動開口,道:“你是來參加圍獵的?”

 

對方不應。

 

魏無羨道:“你在我這附近可獵不到什麼東西。”

 

對方依舊一語不發,但朝他走近了幾步。

 

魏無羨倒來了點精神,普通的修士瞧了他都有幾分忌憚,就算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怎麼敢靠近他,遑論是單獨相處,而且還靠的這麼近了。若不是這人身上不帶半點殺氣,魏無羨還真覺得對方像是不懷好意。他微微直起身子,側首望着對方站立的方向,勾起脣角,微微一笑,剛想說點什麼,突然被重重推了一把。

 

魏無羨被推得背部砸在樹上,右手剛要扯下矇眼的黑帶,立即被來人擰住了手腕,勁道不小,一掙居然掙不開,可是仍然沒有殺意。魏無羨左袖微動正要抖落符咒,卻被對方覺察意圖,依樣擒住,按着他兩手壓到樹上,動作極其強硬。魏無羨提起一腳正要踹出,忽覺脣上一溫,當場怔住了。

 

這觸感陌生而異樣,溼潤又溫熱。魏無羨一開始根本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腦子裡一片空白,待到他反應過來,整個人都震驚了。

 

這個人,正扣着他的手腕,把他壓在樹上親吻。

 

他猛地掙了一下,想強掙出來扯下黑帶,但一掙居然沒掙脫。本欲再動,可又忽然生生忍住了。

 

親他的人,好像,正在輕輕顫抖。

 

魏無羨一下子就掙不動了。

 

他心道:“看樣子這姑娘力氣不小,人卻又怕又羞啊?緊張成這個樣子了。”否則也不會趁這個時候來偷襲他了,該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纔敢做這種事的。況且對方看來修爲不弱,那自尊之心必然也更強了。萬一他貿然扯下黑帶把對方看到了,這姑娘該有多不好意思多難堪?

 

四片薄薄的脣瓣輾轉反側,小心翼翼,難捨難分。魏無羨還沒決定好到底該怎麼辦,纏綿的脣齒卻忽然變得兇悍起來,魏無羨的牙關沒咬緊,被對方侵入,一下子變得毫無招架之力。他感覺呼吸有些困難,想扭過頭去,對方卻捏着他的臉把他強行扭了回來。脣舌翻攪間,他也目眩神迷,直到對方在他下脣上咬了一下,廝磨片刻,戀戀不捨地離開後,這才勉強回過神來。

 

魏無羨被親得渾身發軟,靠在樹上好一會兒,手臂才涌上些許力氣。

 

他舉手猛地扯下黑帶,被突如其來的陽光刺得一痛,好容易睜開了眼睛,四周都是空蕩蕩的,灌木,老樹,野草,枯藤,哪裡有什麼第二個人?

 

魏無羨還有些恍恍惚惚,在樹枝上坐了一會兒,跳下來時,腳底竟是一陣發虛,甚至頭重腳輕。

 

他連忙扶住樹幹,心中暗罵自己沒用,竟被人親到腿軟站不穩。擡頭四下環望,半點人跡也沒有。方纔那一幕,彷彿一個荒唐又香豔的白日夢,教魏無羨忍不住想起那些山精鬼怪的傳說。

 

可他能確定,那絕不是什麼山精鬼怪,必定是人。

 

他回想起方纔的滋味,一陣虛無縹緲的癢意直爬到心尖。魏無羨右手撫上心口,卻發現原先別在這裡的花不見了。

 

他在地上搜索一番,也沒有。總不至於憑空消失了。

 

魏無羨怔了好一會兒,無意識碰了碰嘴脣,半晌,憋出一句:“豈有此理……這可是我的……”

 

在附近搜了一圈也沒見着人影,魏無羨滿心哭笑不得,心知對方多半是有意躲着他,不會再出來了,只得放棄尋找,在山林中胡亂走了起來。走了一陣,忽聽前方一聲重擊,魏無羨擡頭一看,前方那個頎長的白衣人影,不是藍忘機又是誰?

 

可這人分明是藍忘機,做出的事情卻不像是藍忘機。魏無羨看到他的時候,他正一拳打在樹上,生生打折了這棵樹。

 

魏無羨奇怪,道:“藍湛!你在幹什麼?”

 

那人猛地轉身,果然是藍忘機。但此時的他眼中竟有輕微血絲浮現,神色稱得上可怖。魏無羨看得一愣,道:“哇,好嚇人。”

 

藍忘機厲聲道:“你走!”

 

魏無羨道:“我剛來你就讓我走,至於這麼討厭我嗎?”

 

藍忘機道:“離我遠點!”

 

除了當年在屠戮玄武洞底那幾天,魏無羨還是第一次看到藍忘機這般失態。可那時情況特殊,尚能理解,如今好端端的卻又爲什麼這副模樣?

 

魏無羨後退了一步,離他“遠了點”,依舊追問道:“喂,藍湛,你怎麼了?沒事吧?有事就說啊?”

 

藍忘機不去直視他,拔出避塵,幾道藍光劃過,周圍樹木被劍氣橫掃,片刻之後,轟然倒塌。

 

握劍靜立一陣,五指收緊,骨節用力到發白,似是稍稍平靜下來了,他忽然又望過來,死死盯着魏無羨。

 

魏無羨一陣莫名。他眼睛被黑帶蒙了一個時辰多,陽光對他而言仍是有些炫目,除掉黑帶後眼中一直淚意上涌,脣瓣也微微紅腫,魏無羨覺得此刻自己的模樣一定不能看,被他盯得忍不住摸了摸下巴,道:“藍湛?”

 

“……”

 

藍忘機道:“沒事。”

 

錚的一聲,還劍入鞘,藍忘機轉身走去。魏無羨仍是覺得他不對勁,想了想,爲防萬一還是跟了上去。使了個擒拿想抓他脈,藍忘機側身避過,冷冷看着他。魏無羨道:“你別這樣看着我,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怎麼了。你剛纔太奇怪了。真的不是中了毒或者在夜獵裡出了什麼意外?”

 

藍忘機道:“沒有。”

 

看他神色終於恢復正常,大抵確實沒事,魏無羨這才放下心來,雖奇怪到底怎麼回事,但過多幹涉也不好,於是閒扯了幾句。藍忘機先開始不說話,後來總算也簡短地回覆了幾個字。

 

魏無羨脣上殘留的幾分熱感和腫脹感一直在提醒他,他方纔失掉了他守了二十年的初吻,給人家親得目眩神馳,而他居然連對方是誰、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這真是豈有此理。

 

魏無羨悠悠嘆了口氣,忽然道:“藍湛,你親過人沒有?”

 

若是江澄在這裡,聽見他問這種輕浮無聊的問題,一定立刻對他抱以老拳。

 

藍忘機也忽然頓住腳步,聲音冷得有點僵硬,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魏無羨一臉瞭然地笑了。

 

他眯眼道:“沒有是吧?我就知道。隨口問問的,你用不着這麼生氣。”

 

藍忘機道:“你如何知道。”

 

魏無羨道:“這不廢話嗎。你成天板着這麼張臉,誰敢親你。自然呢,也不指望你會主動去親別人。我看哪,你的初吻是要守一輩子了,哈哈哈哈……”

 

他兀自得意洋洋,藍忘機面無表情,可神色卻似乎緩和了些。

 

等他笑夠了,藍忘機才道:“你呢。”

 

魏無羨挑眉道:“我?還用問嗎?我自然是身經百戰。”

 

藍忘機剛剛纔緩和的面色迅速又被一層嚴霜寒雪所覆蓋。

 

這時,魏無羨忽然噤聲,道:“噓!”

 

他神色警覺地聽什麼東西聽了片刻,把藍忘機一拉,拉到了一片灌木叢後。

 

藍忘機不知他此舉何意,正要開口詢問,卻見魏無羨凝視着一個方向,循他視線望去,見到一白一紫、一前一後兩道身影緩緩從碧雲之下走出。

 

走在前的那人身形長挑,相貌俊美卻盛氣凌人,眉間一點丹砂,白衣滾着金邊,周身配飾璨光亂閃,尤其他還昂首闊步,姿態神情極盡傲慢,正是金子軒。而跟在他身後那人身形瘦小,步伐細碎,低頭不語,和前方的金子軒形成鮮明對比,正是江厭離。

 

魏無羨心道:“我就知道金夫人一定會叫師姐和金孔雀單獨出來的。”

 

一旁藍忘機見他神色不屑,低聲道:“你與金子軒有何過節。”

 

魏無羨哼了一聲。

 

要問魏無羨爲何這般討厭金子軒,可那真是源遠流長。

 

虞夫人和金子軒的母親金夫人是閨中密友,兩人從小便約定,若將來生出的孩子都是兒子,就義結金蘭;若是女兒,便拜爲姐妹;若一男一女,則一定要結爲夫妻了。

 

兩家女主人彼此關係親厚,知根知底,又門當戶對,這門親事真是再登對不過了,誰人不稱一聲天作之合。可惜,當事人卻不這麼想。

 

金子軒從小就是個衆星捧月的小子,生得雪□□嫩,眉心一點硃砂,加上出身高貴,聰明過人,幾乎人見人愛,幼時便一股子驕傲勁兒。金夫人帶他來蓮花塢作過幾次客,魏無羨和江澄都不喜歡跟他玩兒,只有江厭離總是想喂他吃自己做的東西,不過金子軒也不怎麼愛搭理她,這讓魏無羨和江澄好幾次都氣得嗷嗷叫。

 

當年魏無羨在雲深不知處大鬧一場,攪黃了金江兩家的親事。回蓮花塢之後,他向江厭離道歉,江厭離並沒說什麼,只是摸了摸他的頭。魏無羨和江澄便都以爲這件事便這麼過去了,解了婚約反而皆大歡喜。可後來他們才知道,那時候,江厭離心中,應該是很難過的。

 

射日之徵中期,雲夢江氏曾赴琅邪一帶,支援蘭陵金氏。因人手緊缺,江厭離與他們一道上了戰場。

 

她自知修爲不高,便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忙活修士們的伙食。魏無羨和江澄原本都不同意,但江厭離原本就擅廚藝,她自己做得開心,和人相處很好,也沒有勉強自己累到自己,還很安全,二人便覺也不壞。

 

因條件艱苦,伙食寒酸,江厭離擔心兩個弟弟嘴刁吃不好,因此她每日私底下還會再給魏無羨和江澄額外做兩份湯。然而,除了她自己並沒人知道,還有第三份,送給了當時也在琅邪的金子軒。

 

金子軒也不知道。雖然他很喜歡那碗湯,也感謝送湯人的這份心意,但江厭離一直沒有留名。豈知,這一切都被另一名低階女修看在眼裡。這女修是蘭陵金氏的一名家僕,因修爲也不高,和江厭離做的是同一份工作。她相貌不錯,人又會取巧鑽空子,出於好奇跟蹤了江厭離幾次便差不多猜明白怎麼回事了。她不動聲色地挑了個機會,在江厭離送完湯離開之後在金子軒屋外晃盪,故意讓金子軒看到她的身影。

 

金子軒好不容易逮着人,當然要追問。那女子十分聰明地沒有承認,而是滿面飛紅、含糊其辭地否認,聽起來就像是她做的、但她不願讓金子軒看破她的一片苦心。於是,金子軒也不逼她承認了,然而行動上卻開始對這名女修士青眼有加,頗爲照顧,還將她從家僕提成了客卿。如此好長一段時間,江厭離都沒有發覺不對勁,直到有一日,她送完湯之後,也被臨時回來取信件的金子軒撞上了。

 

金子軒自然要質問江厭離到自己房間來做什麼。江厭離本不敢說,可聽他越問口氣越懷疑,只好忐忑地交代了事實。

 

然而,這個理由已經有人用過了。

 

可想而知,這次金子軒聽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

 

於是,他當場便“拆穿”了江厭離的“謊言”。江厭離萬萬沒想到會生出這樣的事端,她平日裡從不張揚,甚至沒什麼人知道她是雲夢江氏的女兒,一時半會兒竟拿不出什麼有力證據,辯解了幾句,越辯越是心寒。最後,金子軒硬邦邦地對她甩了一句:“不要以爲出身世家就可以偷竊和踐踏旁人的心意,有的人即使出身微賤,品性卻比前者高貴得多。請你自重。”

 

江厭離終於從金子軒的一席話裡聽懂了幾個意思。

 

從一開始,金子軒就不相信,江厭離這樣修爲不高的世家之女上戰場來能做什麼事,能幫多少忙。說白了,他覺得她只是想找個理由靠近他而已,就是來添亂的。

 

金子軒從來都不瞭解她,也沒想過要去了解她。所以他更不會相信她。

 

被他說了幾句之後,江厭離站在原地,忽然大哭起來。魏無羨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剛好就是這一幕。

 

他師姐雖然脾氣好,但除了蓮花塢覆滅之後他們三人重逢那天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了一場,她沒在人前掉過幾滴眼淚,更不用說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哭得這樣大聲,這麼委屈。魏無羨整個人都慌了,追問時江厭離哭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他再看到一旁愣住的金子軒,勃然大怒,心想怎麼又是這狗東西,一腳踹上去就和金子軒打了起來。兩人打得驚天動地,根據地一帶所有的修士全都出來拉架了,七嘴八舌之下他弄清了事情原委,更是怒不可遏,一邊放話總有一天要讓金子軒死在他手裡,一邊叫人把那名女修拖了出來。一番對質,事情水落石出,金子軒整個人都僵硬了。魏無羨再罵他,他鐵青着臉,一句也不回擊,打他也不還手。要不是江厭離後來牽住了他的手,江澄和金光善也回來拉開了魏無羨,只怕金子軒到今天也休想參加百鳳山圍獵。

 

後來,江厭離雖然繼續留在琅邪幫忙,卻只規規矩矩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但再也不給金子軒送湯,連正眼都不瞧他了。不久,琅邪危機解除,魏無羨和江澄便帶着她一起回雲夢去了。反倒是金子軒,不知是於心有愧,還是遭了金夫人的狠罵,射日之徵後逐漸對江厭離越問越多。

 

旁人悉知此事的,多半都說只是一場誤會,澄清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可魏無羨絕不會這麼想。他厭惡極了金子軒這個自以爲是的男公主、花枝招展的金孔雀、只看外表的睜眼瞎。他根本不相信金子軒這種自大狂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忽然對江厭離上心起來,多半是因爲被金夫人催狠了罵急了纔不情不願地來勉強完成任務。

 

不過厭惡歸厭惡,爲了不讓江厭離爲難,魏無羨現在也只得不出來。藍忘機側首看他,似是不解,魏無羨卻沒空跟他解釋,只是將食指抵在脣上作噤聲狀,繼續看那邊。一雙淡色眸子的視線在那溼潤飽滿的脣上停留片刻,這才移開目光。

 

那頭金子軒撥開草叢,露出一具粗壯的蛇怪屍體,俯身片刻,道:“死了。”

 

江厭離點了點頭。

 

金子軒道:“量人蛇。”

 

江厭離道:“什麼?”

 

金子軒道:“南蠻之地流傳過來的妖物。無非遇人時能忽然豎起來,然後要跟你比誰長,比人長就把人吞噬。不怎麼樣,看着嚇人罷了。”

 

江厭離似是不明白他爲何忽然對自己講解起這些來,照理說,這時應當說兩句諸如“金公子博學多才”“金公子冷靜鎮定”之類的場面話,然而,他方纔所言乃是極其粗淺的常識,純屬沒話找話,這種一聽就虛僞無比的違心奉承,恐怕只有金光瑤才能面無愧色地說出口,江厭離只得又點了點頭。魏無羨猜她估計一路過來都在點頭。

 

接下來就是一陣沉默,尷尬的氣息透過草叢,直撲到這邊草叢後的兩人臉上。半晌,金子軒終於帶着江厭離往回走了。然而他邊走還在邊道:“這一隻量人蛇表皮附有鱗甲,獠牙長過下頜,應當是變種,一般人難以對付,普通人也射不穿這層鱗甲。”

 

頓了頓,他又用狀似滿不在乎的語氣道:“不過也不怎麼樣。這次百家圍獵的所有獵物都不怎麼樣,根本傷不到我們蘭陵的人。”

 

聽到最後兩句,那股子驕矜自傲的味道又涌上來了,魏無羨心中不痛快,卻見一旁的藍忘機面無表情盯着金子軒。魏無羨微覺奇怪,順着他目光望去,登時無語,心道:“金子軒這廝什麼時候走路是同手同腳了?!”

 

江厭離道:“圍獵不傷到人就是最好的了。”

 

金子軒道:“不傷到人的獵物有什麼價值。你若是去蘭陵金氏的私家獵場,可以看到很多不多見的獵物。”

 

魏無羨心內嗤之以鼻:誰要去你家獵場!

 

誰知,金子軒還自顧自做起決定了,道:“剛好下個月我有空,可以帶你去。”

 

江厭離輕聲道:“多謝金公子好意。不過不必麻煩了。”

 

金子軒怔了怔,脫口道:“爲什麼?”

 

這種問題,又如何能回答爲什麼?江厭離似是覺得不安,垂下頭去。

 

金子軒道:“你不喜歡看圍獵?”

 

江厭離點點頭,金子軒道:“那你這次爲什麼來?”

 

若非金夫人極力邀請,江厭離必不會來,可這話如何說得出來?

 

見江厭離沉默,金子軒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極爲難看,憋了半晌,憋出硬邦邦的一句:“你是不喜歡看圍獵還是不願意和我一起?”

 

江厭離小聲道:“不是……”

 

魏無羨知道,她是怕金子軒因爲金夫人的意思請她去,然而自己心中卻並不真的想,不希望勉強他。可金子軒哪知道這些,他只知道自己這輩子還沒覺得這麼丟臉過,非但是生平第一次被姑娘拒絕,更是第一次邀請姑娘被拒絕,一股煞氣直衝到眉心,半晌,忽然冷笑一聲,道:“也罷。”

 

江厭離道:“對不起。”

 

金子軒冷冷地道:“你有什麼好對不起的,隨你怎麼想的。反正本來也不是我想邀請你。不願意就算了。”

 

魏無羨的血直往腦門上衝,本想立即衝出去再和金子軒打一架,但轉念一想,教師姐看清這人真面目也好,從此對他唾棄萬分,再也不要想他了,於是強壓火氣,還想再忍忍。江厭離嘴脣顫了顫,並沒說什麼,向金子軒微微躬身一禮,低聲道:“失陪了。”

 

她轉身離去,默默一個人往回走。金子軒冷冷站了一會兒,看着別的方向,片刻,忽然道:“站住!”

 

江厭離卻沒轉身,金子軒更怒,三步追上前去便要抓她的手,眼前卻黑影一閃,還沒看清,胸口受了一掌。金子軒一劍揮出,倒退數步,定睛一看,怒道:“魏無羨,怎麼又是你!”

 

魏無羨擋在江厭離身前,怒道:“我他媽還沒說呢,怎麼又是你?!”

 

金子軒道:“無故出手你瘋了嗎!”

 

魏無羨一掌拍出道:“打的就是你!什麼叫無故,你惱羞成怒抓我師姐是想幹什麼??”

 

金子軒閃身避過,還他一劍,道:“我不抓住她難道要讓她一個人在山裡亂走嗎?!”

 

這道劍芒卻被另一道打偏,直衝雲霄,金子軒一見來人,愕然道:“含光君?”

 

藍忘機收了避塵,站在三人中間,保持了沉默。魏無羨正想走上前,江厭離抓住魏無羨,道:“阿羨!……”

 

與此同時,一陣嘈雜紛亂的足音傳來。浩浩蕩蕩、前呼後擁的一羣人涌入這片林中,爲首一人道:“怎麼回事!” ωwш ⊙ttκā n ⊙C〇

 

原來方纔藍忘機和金子軒那兩道劍芒都貫上了天,驚動了附近的修士,他們一看便知這是有兩人打起來了,連忙一同趕來,恰好見到林中四人奇怪的對峙情形。所謂冤家路窄,爲首那人正是金子勳,他道:“子軒,這姓魏的又找你麻煩了?!”

 

金子軒道:“沒你的事,你先別管!”見魏無羨拉了江厭離又要走,他道:“站住!”

 

魏無羨道:“真想打?好啊!”

 

金子勳道:“姓魏的,你三番兩次針對子軒,究竟什麼意思?”

 

魏無羨看他一眼,道:“你是誰?”

 

金子勳一怔,當即大怒:“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

 

魏無羨奇怪道:“我爲什麼要知道你是誰?”

 

射日之正爆發之初金子勳便因傷而賴守後方,他沒能親眼見識過魏無羨在前線的模樣,多是聽人傳說,他心中不以爲然,只覺得傳聞都是誇大其詞。而剛纔魏無羨以哨音召喚山中邪祟,把他們一羣人就快獵到手的數具兇屍都召走了,害他們白費功夫,已是不快。現在魏無羨又當面問他是誰,更是他生出一種莫名的忿忿不平:他認得魏無羨,魏無羨卻居然敢不認得他,還敢當衆問他是誰,這彷彿讓他失了大面子,越想越不痛快。正要說話,空中閃過金光陣陣,卻是趕到了第二波人。

 

這批人御劍下降,平穩落地,爲首者是一名五官美得極爲正統,輪廓隱隱帶着些剛硬之氣的婦人。御劍時英姿颯爽,緩行時雍容華貴。金子勳道:“伯母!”

 

金子軒怔了怔,道:“母親!你怎麼來了?”隨即想到,他和藍忘機的劍芒都打上天了,金夫人在觀獵臺那邊看到,自然不會不來。他看了看隨母親一同前來的數名蘭陵金氏修士,道:“你帶這麼多人來幹什麼?圍獵的事不需要你來插手。”

 

金夫人卻啐道:“你少自作多情,誰說我是來找你的!”

 

她瞥見縮在魏無羨身後的江厭離,瞬間緩了神色,迎上去握住她的手,柔聲道:“阿離,你怎麼這幅模樣?”

 

江厭離道:“多謝夫人,我沒事。”

 

金夫人十分敏銳,道:“是不是那死小子又欺負你了?”

 

江厭離忙道:“沒有。”

 

金子軒微微一動,欲言又止。金夫人還不清楚自己兒子什麼性子,一猜就知道怎麼回事,登時勃然大怒,大罵兒子:“金子軒!你要死嗎!!!出來之前你跟我怎麼說的?!”

 

金子軒道:“我!……”

 

魏無羨道:“不管令郎之前跟金夫人您說了什麼,從此以後他跟我師姐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就是了!“

 

他正在氣頭上,這話說得不怎麼客氣。好在金夫人只顧着安慰江厭離,並未糾結於此。誰知她不在意,卻另有其人趁機發作,金子勳喝道:“魏無羨,我伯母可是你長輩,你這麼說話是不是有些太狂妄了?”

 

旁人均覺有理,紛紛附和。魏無羨道:“我並非針對金夫人,你堂弟三番兩次對我師姐惡語相向,我雲夢江氏若還能容忍便枉稱世家!狂妄在何處?”

 

金子勳冷笑道:“狂妄在何處?你有哪處不狂妄?今天這百家圍獵的大日子,你可出風頭得很啊?三成的獵物都叫你一個人佔了,是不是覺得很得意啊?”

 

藍忘機微一側首,道:“三成獵物?”

 

雖金子勳一同前來的百來號人個個臉上都怨氣深重,見素來風傳與魏無羨關係極差的藍忘機開口,似在詢問,立即有人迫不及待地道:“含光君,你還不知道吧?方纔我們在百鳳山裡圍獵,找了半天,竟然發現,這獵場裡一隻兇屍怨靈都沒有了!”

 

“派人問了觀獵臺那邊的斂芳尊才知道,開獵後不到半個時辰,百鳳山裡傳來一陣笛聲,然後,幾乎所有的兇屍和怨靈,都一個接一個,自己走到雲夢江氏的陣營裡去自投羅網了!”

 

“百鳳山裡的三大類獵物,現在只剩下妖類和怪類了……”

 

“至於鬼類,已經全部都被魏無羨一個人召走了……”

 

金子勳道:“你全然不顧旁人,只顧自己,難道還不夠狂妄?”

 

魏無羨恍然大悟。原來歸根結底不過是借題發揮。他笑道:“不是你說的嗎?開場箭算什麼,有本事夜獵場上見真章。”

 

金子勳“哈”了一聲,彷彿覺得滑稽,道:“你靠的不過是邪魔歪道,又不是憑真本事,吹兩聲笛子而已,哪算得什麼真章?”

 

魏無羨奇怪道:“我又沒使陰謀詭計,爲何不算?你也可以吹兩聲笛子,看看有沒有兇屍怨靈肯跟你走啊?”

 

金子勳道:“你這般不守規矩,比之陰謀詭計也強不了多少!”

 

聞言,藍忘機皺起了眉。金夫人似乎這才注意到這邊的爭執,淡淡地道:“子勳,行了。”

 

魏無羨懶得和他爭辯,笑道:“那好,我竟不知道什麼才叫做真章了,請你拿出它來贏過我,讓我見識見識吧。”

 

若是能贏,金子勳此刻也不會這般憋屈了。他噎了片刻,愈想愈怒,嘲諷道:“不過也難怪你不覺得自己有錯,魏公子不守規矩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上次的花宴和這次的圍獵大會都沒有佩劍,這麼大的場合,半點禮數都不講究,你把我們這些跟你一同出席的人放在哪裡?”

 

魏無羨卻沒理他,轉頭對藍忘機道:“藍湛,忘了說,剛纔你幫我擋了那一劍,謝啦。”

 

見魏無羨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模樣,金子勳一咬牙,道:“雲夢江氏的家教,也不過如此!”

 

作者有話要說:是的。又是回憶殺。

 

而且是全新的回憶殺(啊!

 

========

 

上次請假的時候因爲是第一次請假,掛了晉江的請假條、微博、還有兩條評論,不過還是有讀者沒看到,所以這次在內容提要和作者有話說裡也放一下。

 

這篇文從開始寫的時候就挺有壓力的,到現在我有點喘不過氣了。尤其是最近,雖然有大綱,但每天現寫現發,時間精力不夠,心態和落筆都非常毛躁。老實說,很累,撐不住了。

 

所以請三天假,調整一下,存點稿子。回來之後會一次性更完回憶殺內容。

 

回憶殺結束之後還有五part(不是五章)的現在進行時。

 

謝謝大家的支持。不好意思啦。

 

==============================

 

關於昨天下午的評論,早上起來看見很多爭議,看了後覺得……這種梗我個人接受無能,今後這類評論我看到一樣也會做刪除處理,所以希望大家在寫評論時還是要加以斟酌,注意影響,選擇其他更好的表達對角色的愛的方式。

 

作爲一個作者,我確實想看到讀者們的反饋和氣氛活躍的評論區,也一直都儘量尊重讀者的表達自由,所以感謝貢獻長評的妹子們。但是歸根結底,和諧相處纔是最重要的,畢竟我想要評論區活躍是希望它能夠成爲大家討論劇情&交流萌點的渠道,而不是掐架的溫牀。所以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在評論裡多一些對劇情的討論,也期待看到大家更專注於wifi&婉君之間的互動。】

 

至於cp問題,我很早之前就強調過了,這裡再重申一遍:【本文cp爲藍魏,堅持1v1不動搖,其他人都沒有cp也不會有跟主角產生的任何關乎愛情的糾葛。】

 

這篇文因爲大部分都是裸更,現寫現發,雖然有大綱,質量難免粗糙,寫完之後肯定還是會從頭到尾精修一遍的。它有很多不足之處,也讓我爲此而苦惱,總之,感謝願意陪我一路走下去,看到它最初樣子的讀者們。

 

===============================

 

放個網站公告,被屏蔽的站讀者可以參考一下~:

 

近日很多站讀者說,用中國移動的手機流量不能正常打開網頁,這是因爲移動在某些地區對晉江站進行了屏蔽,所以晉江特別開設了.jjwxet/m.jjwxet以及bbs.jjwx供大家正常使用。但是爲了根治此問題,大家也可以打電話去工信部對此事進行投訴(投訴電話:12300轉人工服務)。這種情況晉江以組織的形式出面解決問題很難,但是普通用戶的投訴則容易地多。投訴示例可參考以下:

 

您好,我要投訴中國移動。

 

我特別喜歡在晉江文學城看文,但是現在發現用手機流量死活打不開網頁了,我在**(被屏蔽地區),我們這好多人都不能打開網頁,我朋友在其他城市就可以打開,所以肯定是中國移動在我們這個地方把晉江網站給屏蔽了。你說我們就是想看看文,追追自己喜歡的文,也不犯法,爲什麼他中國移動不讓我看?

 

我強烈要求中國移動不要再屏蔽晉江文學城的手機版了,麻煩你們趕緊處理一下吧!謝謝!

 

可提供問題信息如下:

 

1..jjwx.jjwx這兩個網址在使用手機移動流量的時候不能打開網頁;

 

2.bbs.jjwxet在使用手機移動流量的時候不能打開網頁

 

============================

 

感謝深水魚雷:馬甲戰隊、圖圖、五十弦。感謝潛水炸彈:圖圖、墨色絡

 

感謝火箭炮:七訣、cas(5)、魚兒、我是兔紙、鱸魚湯、莫莫、慕斯、水果味兒、裘虯遒、猴小八(2)

 

感謝手榴彈:走路會跌倒、遽醵、噗噗噗(3)、丁鈴鈴(6)、貓好好(2)、嚴小池(2)、無所不能惹塵埃、圖圖(7)、blackmarker(2)、那些個奇葩的id、我是兔紙(2)、尼斯湖水鬼、5尺半是腿,1尺半是嘴、慕斯、伽淵、鏡上寒霜(2)、jojo、ashley、靈魂雕塑爺、猴小八、mintpuppy、博愛動物、蝶雨珞瓔、abwehr、幽蘭止水

 

感謝地雷:

 

煮酒、瑾慕之、秋秋(6)、愛吃草的魚、俺樣(19)、冬天裡的故鄉(2)、starriver、司泠、魏晉歸客(2)、楽易、風起(3)、gogo哩哩、栗子酥(2)、喪犬、zcw(5)、冒泡的豆豆、濯漣、羅羅。。(3)、晚雪林間歇馬(2)、西草、我已(7)、不詞(6)、caocaolvlv、~\\\\\\\\(≧▽≦)/~、_翩翩_、酸奶星、嚴小池、無爲針尖、溫骨頭(3)、哉叔快來嫁我(2)、小小小小大大明(2)、薛洋(5)、blackmarker(4)、魚淵、竹子、ciu、不二翅膀子、江一白、圖圖(12)、18831247(3)、煮個栗子、青衣默、數據加載中、嚴小池(6)、母豬上樹、阿須(2)、無染染染染染染染(2)、愉悅生成器、搪瓷杯子(5)、如匙、三十六雨、我是兔紙(2)、墨春泥、墨色絡(2)、lililiduck(4)、貓好好(3)、罄筆難書、二二、噗噗噗、安任平、溫寧的鐵鏈(4)、江南(2)、baichi、兌離、吳貝、serendipity、iknewhim.、yummmmy、月光淡淡、神經衰弱重患、九棄、阿遠(2)、你乾脆給我一刀、impala、風沙、18195690、猴小八(2)、愛翔、洛陽花下客、行之、爆竹聲中菊花殘、baby、墨暨、5尺半是腿,1尺半是嘴、藏梓、夷陵老祖座下北丘君(2)、輕風(3)、蝶雨珞瓔(2)、ddjv、阿撲、姝勰、米歩、竹子、喪犬、搖曳燈火、﹡滄海︽紅塵ˇ(2)、無心玫玫、暖爐我的愛、圓梔、塵、安然無咎、impcat、浣月宗衛天宇的小箱子、大章魚、南有喬木(2)、年一(2)、田七、雷聲小雨點大、abwehr、章魚腦、綠茶仙子(2)、18252085、雨兒、子晉、陌羊子(2)、一葉繪影、聽頌丶(4)、出售進口印度神油(2)、゛姽嫿、鱸魚湯、瀚海沙、darksu、孌霓、塵夢a緣、hentai、伊與風行(2)、inthedoor、昳佳、orphelia(7)、黏黏滑滑清脆多汁、喵喵喵、博愛動物、好少年(2)、土豆燒肉、瑾慕之、悅悅、黎臥沙、戀物無聲、風過伊然、木子飯糰、柏敏(2)、16791409、十七(2)、xialobster、桔子、月笙、風雨成約、終書(2)、夕至、僅僅只是個栗子、我絕對是病弱攻啊,摔、今昔百鬼、豬小腸、暖爐我的愛、魚蛋蛋、daylin、不二翅膀子、新陽舊音、西草、尉遲瑾、斯娜莉安、重淵、竹子、kisi

 

(未完)

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潑野第二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驕矜第三 2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47章 狡童第十 2潑野第二 3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潑野第二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
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潑野第二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驕矜第三 2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47章 狡童第十 2潑野第二 3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潑野第二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