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

魏無羨把花驢子留在山下,邁過石牆的殘垣,順着山道往上走。不多時,便看到了一座無頭石獸。這尊石獸沉逾千斤,鎮守山道多年,周身爬滿藤葉,凹陷處遍佈苔痕。獸頭被人以重斧劈下,扔在不遠處,示威般的砸了個粉粹。劈面嶄新,露出雪白的石膽。再走一段,遇到的另一尊也是被從頭到腳劈成了兩半。

 

魏無羨一猜便知,這些肯定是當年他身死之後,由衆家壓在亂葬崗風水穴位上的鎮山石獸。這種石獸有鎮陰驅邪之能,工藝要求極高,造價也十分昂貴。如今怕是全都已經被人毀壞了,當真暴殄天物。

 

魏無羨和藍忘機並肩走了兩步,無意間一回頭,見溫寧已經出現了。

 

他站在這尊石獸旁,低頭不動,道:“溫寧?你在看什麼?”

 

溫寧指了指石獸的底座。

 

這尊石獸壓在一截粗圓的矮樹樁上。矮樹樁旁,還散佈着三個更小、更矮的樹樁,似乎被大火燒過,都是焦黑的。

 

溫寧雙膝跪地,五指深深插入土地之中,抓起了一把漆黑的泥土,握在手心,低聲道:“……姐姐。”

 

魏無羨不知該說什麼,走過去,用力拍了拍他的肩。

 

在魏無羨的人生之中,有兩段極爲煎熬的歲月,都是在這個地方度過的。他原本沒打算要故地重遊的。

 

而於溫寧而言,亂葬崗則更是一個永難忘懷的地方。

 

一陣冷風席捲而過,樹海簌簌而響,彷彿千萬個細小的聲音在竊竊私語。魏無羨側耳凝神細聽,單膝跪地,俯下身,輕輕地對着身下的土地呢喃了一句什麼。忽然,一處土面微微拱了拱。

 

像是從黑色的泥土裡開出了一朵蒼白的花,一隻骷髏手臂緩緩地破土而出。

 

這小半截骷髏臂婉轉無力地揚着,魏無羨伸出一手握住了它,身子壓得更低,長髮自肩頭滑落,掩住了他的半張臉。

 

他將脣湊到這隻骷髏手邊,輕聲細語,然後靜默,彷彿在聆聽什麼,半晌,微微頷首,那隻手又縮成了一個花苞,重新鑽回地底去。

 

魏無羨站起身來,拂去身下泥土,道:“這幾天陸陸續續抓了一百多人上來,在崗頂,都還活着。可是,抓人的人都已經下山了。不知他們究竟想幹什麼,總之小心些。”

 

三人再往上走,迎來了一些佇立在山道旁的破敗棚屋。

 

這些房屋大多很小,構架簡單,甚至簡陋,一看便知是匆匆搭建。有的已被焚燒得只剩下一個架子,有的整座屋子向一側坍塌,保存最完好的,也有半邊被砸得稀爛。受了十幾年風吹雨淋,無人照看,個個猶如衣衫襤褸、苟延殘喘的幽靈,沉默地俯瞰着山下來人。

 

自從上山之後,溫寧的腳步就一直格外沉重,此時,站在一座屋子前,又邁不動步子了。

 

這是當年他親手搭建的一座屋子。在他離開之前,這座屋子還是完好的。雖然簡陋,卻是一個完好的遮風擋雨之所,住着他熟悉的人、珍視的人。

 

所謂“物是人非”,好歹還有“物是”,可此情此景,連睹物思人,都做不到。

 

魏無羨道:“別看了。”

 

溫寧道:“……我早已經想到會是這樣了。只是想看看,還有沒有東西留……”

 

話音未落,殘破的屋子之中,突然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個人形。

 

這條人形朝屋外蹣跚走來,那張腐爛了一半的面容暴露在稀薄的日光之下。魏無羨拍了一下手掌,這具走屍渾然不覺有異,繼續朝他們走來。魏無羨從容退了兩步,道:“被陰虎符控住了。”

 

已經臣服於他的屍傀儡,不會再受陰虎符控制。同樣的,已被陰虎符操縱的屍傀儡,也再不會聽從他的命令。規則簡單粗暴:先到先得。

 

溫寧一步上前,咆哮着一把將它的頭顱扯了下來。隨後,從四面八方也傳來陣陣低哮之聲,黑色樹林裡,慢慢走出了四五十隻走屍。這些走屍男女老少不一,大多數很是新鮮,身穿壽衣,多半就是最近各地失散的那些屍體。藍忘機翻出古琴,信手一撥,琴音如漣漪般四下散開,剛剛將他們包圍起來的屍羣霎時跪成一圈。溫寧雙手舉起一隻格外高大的男屍,將它拋到數丈之外,胸膛被一根尖銳的樹枝穿刺,卡在枝頭掙扎不已。魏無羨道:“別跟它們糾纏,直接上山!”

 

也不知金光瑤這幾天拿着陰虎符究竟瘋狂地召了多少走屍,一波接着一波,三人一邊退屍一邊往山上撤,越靠近亂葬崗頂,屍羣越是密集。參天的黑樹林上空,琴聲沖霄,羣鴉亂飛。將近一個時辰之後,他們才終於得到了一個休息的間隙。

 

魏無羨坐在一頭被損毀的鎮山石獸上吁了口氣,自嘲道:“從前都是我拿這玩意兒對付別人,今天終於輪到別人用這玩意兒對付我。我現在知道陰虎符有多可惡了。換了是我也想把做出這鬼東西的人弄死。”

 

藍忘機收起了琴,從袖中抽出一柄長劍,遞給他,道:“防身。”

 

魏無羨接過一看,正是隨便。那天切完瓜後,他隨手把劍一扔,藍忘機又將它收起來了。他拔劍出鞘,凝視了這雪白的鋒刃一陣,果斷又將它插回去,笑着道:“謝謝。”隨手將它佩在了腰間,並沒有使用它的意思。見藍忘機凝視着他,魏無羨抓抓頭髮,解釋道:“太多年不用劍,都不習慣了。”說着又嘆了口氣,道:“好吧,其實真實原因是我現在這具身體靈力低微,就算有上品寶劍也沒法發揮它應有的威力。所以,還是有勞含光君保護我這個柔弱男子了。”

 

藍忘機:“……”

 

柔弱男子坐了一會兒,終於扶着膝蓋站起身來。三人又往上走了一段,最終,在山道的盡頭,看到了一座入口黑漆漆的山洞。

 

這個洞口高寬皆五丈有餘,還未走近,遠遠的便是陣陣陰風來襲,彷彿還能聽到若有若無的人語呻|吟。

 

傳說中夷陵老祖殺人煉屍、做絕傷天害理之事的老巢——伏魔洞。

 

伏魔洞穹頂高闊。三人屏氣凝神,潛行入洞,誰也沒有腳步聲,倒是從洞穴深處傳來的人聲越來越大越雜。

 

魏無羨對洞中地形瞭如指掌,走在最前,在某處比了個止步手勢。

 

主洞離他們只有一壁之隔,透過石壁上的窟窿,能看到一個可容納千人的洞穴,中央坐着一百多個人,手腳皆被捆仙索牢牢束縛着。而看這一百多人都年紀極輕,看服色和佩劍,竟然都要麼是品級頗高的門生,要麼就是直系的世家子弟。

 

魏無羨與藍忘機對視一眼,還未低聲交談,忽然,一個坐在地上的少年道:“要我說,你當時就不應該只捅他一劍,你爲什麼不直接抹了他的脖子?”

 

他聲音其實不大,但伏魔洞很是空曠,一開口就回音嗡嗡,是以根本不用偷聽也一清二楚。這少年一開口,魏無羨就覺得略微眼熟耳熟,好一會兒纔想起來,這不正是那天和金凌打架的金闡嗎?

 

再一看,這名子弟身邊那個面色冷沉的少年,不是金凌又是誰?

 

金凌看都沒看他一眼,悶頭不語。他身旁一名少年腹中傳來響亮的咕咕之聲,道:“他們已經離開好幾天了,究竟想怎麼樣?要殺要剮給個痛快。我寧願夜獵被怪物咬死,也不想在這裡被餓死啊!”

 

這少年絮絮叨叨,正是藍景儀。金闡道:“還能想怎麼樣?肯定又是想在射日之徵裡對溫狗做的那樣,把我們煉製成他的屍傀儡,然後、然後再用我們去對付我們的家人,讓他們下不了手,讓敵人自相殘殺。”他咬牙道:“卑鄙魏狗,毫無人性!”

 

突然,金凌冷冷地道:“你給我閉嘴。”

 

金闡愕然:“你讓我閉嘴?你是什麼意思?”

 

金凌道:“什麼意思?你聾了還是傻了,聽不懂人話?閉嘴,就是讓你別吵!”

 

被綁了這麼久,金闡早就渾身暴躁,怒道:“你憑什麼讓我閉嘴?!”

 

金凌道:“你在這兒廢話有個屁用,多吵幾句繩子能斷?聽得人煩。”

 

“你!!!”

 

另一個年輕的聲音道:“咱們現在被困在這裡,山上那麼多走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衝進來。這種時候你們也要吵架?”

 

這個最冷靜的聲音正是藍思追。金闡道:“是他先發瘋的!怎麼,你自己可以罵,就不許別人罵?!金凌,嘿,你以爲你是誰?你以爲斂芳尊是仙督,你今後也是?我就不閉嘴,我看你……”

 

“咚”的一聲,金凌的腦袋突然撞了過來,金闡痛得大叫一聲,罵道:“要打架,奉陪啊!老子正窩火着呢。你個有娘生沒娘養的!”

 

聽了這句,金凌更是怒不可遏,被捆着不方便動手,他就胳膊肘和膝蓋並用,連連出擊砸得對方嗷嗷直叫。可他是一個人,金闡卻是個往常總是前呼後擁的,幾個少年一見他吃虧,立刻嚷道:“我來助你!”一齊圍了上來。藍思追坐在附近,身不由己被他們捲入了羣毆的洪流,一開始還能勉強勸告“都冷靜、冷靜”,可錯捱了幾記肘擊之後,他痛得連連皺眉,臉越來越黑,最終大叫一聲,索性也加入了混戰。

 

外邊三人都看不下去了。魏無羨率先跳到伏魔洞前的石階上,喝道:“喂!都看這裡!”

 

他這一吼在伏魔洞中嗡嗡作響,幾乎震耳欲聾。扭打作一團的少年們擡頭望去,藍思追看到了他身旁那個熟悉的身影,喜道:“含光君!”

 

藍景儀嚷得更大聲:“含光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闡驚恐道:“你們高興什麼?他們……他們是一夥兒的!”

 

魏無羨邁入伏魔洞來,將隨便拔|出鞘,隨手往後一拋,一道身影閃出,接住了劍,正是溫寧。這羣世家子弟又是一陣鬼吼鬼叫:“鬼鬼鬼鬼將軍!”

 

溫寧揚起隨便,朝金凌一劍劃下,金凌咬牙閉上了眼,豈知周身一鬆,捆仙索已被隨便的鋒芒斬斷了。接下來,溫寧在洞中四下行走,斬斷捆仙索。被他鬆綁的世家子弟逃也不是,留也不是,內有夷陵老祖鬼將軍和正道叛徒含光君,外有無數嗷嗷待食的走屍,進退兩難,只得縮在洞穴一角,眼珠一轉不轉盯着面無表情走來走去的溫寧。藍思追那頭卻滿面明光,道:“莫……魏前輩。你是來救我們的吧?不是你派人把我們抓來的吧?”

 

雖是疑問句,可他滿臉都是全然的信任和欣喜,魏無羨心中一暖,蹲下來揉了揉他的頭,把他落難幾日仍一絲不苟的頭髮揉得亂糟糟,道:“我?我有多窮,你又不是不知道,哪來那麼多錢僱人。”

 

藍思追連連點頭道:“嗯。我早知如此!我知道前輩是真的很窮啊!”

 

“……”

 

魏無羨道:“乖。對方有多少人?這附近有埋伏嗎?”

 

藍景儀把身上繩子甩開,搶着道:“對方有好多個人!臉上都用黑霧遮擋看不清面容,把我們捆了扔這兒就不管了,好像是要讓我們自生自滅一樣。哦哦哦這外面有很多走屍!一直在叫!”

 

避塵錚然出鞘,割斷了捆着他們的捆仙索。藍忘機收劍回鞘,對藍思追道:“做得好。”

 

意思是說,藍思追能保持鎮定,還信任他們,做得好。藍思追連忙起身,對着藍忘機站得端正筆直,還沒來得及露出笑容,魏無羨就嘻嘻地道:“是啊,做的真好,思追啊,都會打架啦。”

 

藍思追一下子漲紅了臉,道:“那、那是……方纔一時衝動……”

 

忽然,魏無羨覺察有人走近,回過頭,只見金凌手腳發僵地站在他們身後。

 

藍忘機立即攔到魏無羨身前,藍思追又站到了藍忘機前面,謹慎地道:“金公子。”

 

魏無羨從他們兩個人身後走了出來,道:“你們幹什麼呢?一個一個疊羅漢似的。”

 

金凌的臉色很是怪異,拳頭鬆了又緊,緊了又鬆,似乎想說什麼話,可又開不了口,只是用目光盯着魏無羨的腹部那個被他捅過一劍的地方。藍景儀大驚失色,道:“你你你!你該不會是還想捅他一劍吧!”

 

金凌面色一僵,藍思追忙道:“景儀!”

 

魏無羨左景儀,右思追,把兩個小朋友的脖子都圈了一把,道:“好了,趕緊都出去吧。”

 

藍思追道:“是!”

 

角落裡其他少年還擠成一團不敢動,藍景儀道:“走啊?你們還想待在這兒嗎?”

 

一名少年梗着脖子道:“外面那麼多走屍,你要我們出去……送死嗎!”

 

溫寧道:“公子,我出去把它們趕走。”

 

魏無羨頷首,溫寧登時一陣風一般地颳了出去。藍思追道:“捆仙索已經解開了,大不了我們齊心協力殺出去罷了,若你們不走,萬一待會兒我們離開後屍羣涌入,看這山洞的地形,豈不是甕中捉鱉?”

 

說完,他拉上藍景儀,兩人和幾名藍家小輩率先跟在溫寧身後向外走去,一羣少年面面相覷。

 

須臾,一人道:“思追兄等我!”跟了上去,一齊走了。

 

這名少年正是當初在義城給阿箐燒過紙錢、撒過熱淚的那小“多情種子”,旁人喚他子真,似乎是巴陵歐陽氏的獨子。隨後陸陸續續幾人,都是上次義城的熟面孔。剩下的少年原本猶猶豫豫,可一看,魏無羨和藍忘機正在盯着他們看,這兩個人哪個盯着他們看都讓他們犯怵,只好也都硬着頭皮繞過去了。落在最後的,居然是金凌。

 

正當一大羣人拖拖拉拉快到洞口時,突然一道身影被甩了進來,在洞壁上砸出一個深深的人形坑。

 

灰石簌簌下落,前方傳來幾名小輩的驚呼:“鬼將軍!”

 

魏無羨道:“溫寧?怎麼回事!”

 

溫寧勉強道:“……沒事。”

 

他從坑中栽倒,站起來默默把斷掉的手臂粗暴地接了回去,魏無羨定睛一看,只見一名紫衣青年垂手立在伏魔洞前,紫電滋滋在他手下流轉靈光。方纔溫寧就是被他這一鞭子抽進洞裡來的。

 

江澄。

 

難怪溫寧沒有任何反擊的意思。

 

金凌道:“舅舅!”

 

江澄冷冷地道:“金凌,過來。”

 

他身後的黑樹林之中,緩緩走出一羣服色各異的衆家修士,越聚越多,粗略數來竟有一兩千人之衆,黑壓壓的一大片,將伏魔洞團團圍住。這些修士,包括江澄,皆是周身浴血,一副疲倦神色。那羣世家少年紛紛衝出伏魔洞,口裡叫道:“爹!”“阿孃!”“哥哥!”擁入了人羣之中。

 

金凌左看右看,仍是猶豫着沒有下定決心。江澄厲聲道:“金凌,你磨蹭什麼,還不過來?想死嗎!”

 

藍啓仁站在人羣之前,模樣蒼老了不少,鬢邊竟出現了縷縷花白。他道:“忘機。”

 

藍忘機低聲道:“叔父。”

 

卻仍是沒有站回到他身邊去。

 

藍啓仁再明白不過了,這便是藍忘機不可撼動的堅定回答。他神情失望至極地搖了搖頭,沒有再開口試圖勸誡。

 

一名白衣飄飄的仙子站了出來,目含淚光,道:“含光君,你究竟是怎麼了?你……你變得不再是你了,明明從前你是與夷陵老祖勢不兩立、水火不容的。魏無羨究竟是用什麼方法蠱惑了你,讓你站到了我們的對立面?”

 

藍忘機沒有理會她。這名仙子得不到回答,只得遺憾地道:“既是如此,枉爲名士啊!”

 

魏無羨道:“你們又來了。”

 

江澄冷聲道:“當然要來。”

 

蘇涉揹着他的那把七絃古琴,也站在人羣之前,悠然道:“若非夷陵老祖剛回來就生怕天下人不知,大張旗鼓地刨屍抓人,想必我等也不會這麼快就又來光臨閣下巢穴。”

 

魏無羨道:“我分明是救了這些世家子弟啊,怎麼你們不感激我,反而要指控我呢?”

 

不少人發出嗤笑,有人直接喊出了“賊喊捉賊”。魏無羨心知爭辯徒勞無益,也不急於一時,微微一哂,道:“不過,你們這次來的陣仗,似乎有些寒磣,少了兩位大人物啊。敢問諸位,此等盛事,斂芳尊和澤蕪君怎麼沒來?”

 

蘇涉冷笑道:“哼,前日斂芳尊在金麟臺被不明人士刺殺,身受重傷,澤蕪君現在還在全力救治,你又何必明知故問?”

 

聽金光瑤“身受重傷”,魏無羨一下子想起他當初偷襲聶明玦時假意自殺的英姿,一時沒忍住,“噗”的笑出了聲。蘇涉眉宇微沉,道:“你笑什麼?”

 

魏無羨道:“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斂芳尊經常受傷而已。”

 

這時,忽然有個小小的聲音道:“阿爹,我覺得,可能真不是他做的呀。上次在義城,是他救了我們。這次他好像也是來救我們的……”

 

他順着這聲音望去,說話的又是歐陽子真。然而,他父親立刻斥責了兒子:“小孩子不要亂說話!你知道這是什麼場合嗎?你知道那是什麼人嗎!”

 

收回目光,魏無羨從容道:“明白了。”

 

他從一開始就明白,無論他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他否認的,可以被強加;他承認的,可以被扭曲。

 

原先的藍忘機說話倒是很有分量,但是和他攪合到一塊兒之後,怕是也成爲衆矢之的了。本以爲世家這邊好歹有一個藍曦臣坐鎮,應該還能斡旋一番,誰知藍曦臣和金光瑤都沒有到場。

 

當年第一次亂葬崗圍剿,金光善主蘭陵金氏,江澄主雲夢江氏。藍啓仁主姑蘇藍氏,聶明玦主清河聶氏。前兩個是主力,後兩個可有可無。如今蘭陵金氏家主未至,只派了人手接受藍家指揮;姑蘇藍氏依舊由藍啓仁調遣;聶懷桑頂替了他大哥的位置,縮在人羣之中,仍舊是滿臉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想幹、”“我就是來湊個數的”。

 

只有江澄,還是那個周身戾氣、滿面陰鷙、死死盯着他的江澄。

 

可是。

 

魏無羨微微側首,看到了站在他身旁,毫無猶豫之色、更無退縮之意的藍忘機。

 

可是,這次,他不再是一個人了。

 

數千名修士的虎視眈眈中,卻有一位中年人按捺不住,躍了出來,喝道:“魏無羨!你還記得我嗎?”

 

魏無羨誠實地答道:“不記得。”

 

這名中年修士冷笑道:“你不記得,我這條腿記得!”

 

他一下子掀開衣袍下襬,露出一條木製假肢,道:“我這條腿,就是被你當年在不夜天城裡那一晚廢了的。讓你看看,是爲了讓你知道,今天圍剿你的人裡面,也有我易爲春出的一份力。天道好輪迴,報應不爽!”

 

似乎是被他所激勵,另一名年輕的修士也站了出來。他朗聲道:“魏無羨,我就不問你記不記得了。我父母都是死在你手下,你欠下的血債太多,肯定也不記得他們兩位老人家了。但是,我方夢辰不會忘!也不會寬恕!”

 

緊接着,第三個人站了出來,是個身材瘦長、目光炯炯、看似一身清骨的中年文士。這次,魏無羨先行一步,問道:“我害你殘廢過?”

 

這人搖搖頭。魏無羨又問:“我是殺了你父母,還是滅了你全家?”

 

這人又搖頭。魏無羨奇道:“那請問你來這裡幹什麼?”

 

這人道:“我跟你並沒有仇。我來這裡參戰,只是爲了讓你明白:冒天下之大不韙、人人得而誅之者,無論用什麼不入流的手段,無論從墳墓裡爬出來多少次,我們都會再送你回去。不爲別的,只爲了一個‘義’字!”

 

衆人聞言,紛紛喝彩,歡聲雷動:“姚宗主說的不錯!”

 

姚宗主含笑退下,其他人倍受鼓舞,一個接一個地挺身而出,大聲宣戰。

 

“我兒子在窮奇道截殺之中,被你的走狗溫寧斷喉而死!”

 

“我師兄因你歹毒的詛咒全身潰爛、中蠱身亡!”

 

“不爲別的,只爲證明,世間仍有公道,罪惡不容姑息!”

 

“世間仍有公道,罪惡不容姑息!”

 

每一張臉都洋溢着沸騰的熱血,每一句話都義正言辭,每一個人都大義凜然,慷慨激昂,義憤填膺,豪情萬丈。

 

每個人都絲毫不懷疑,他們此刻所爲,是一件光榮的壯舉,一個偉大的義舉。

 

一場足以流芳百世、萬人稱頌的,“正義”對於“邪惡”的討伐!

 

作者有話要說:吐血。。。。vip章節字數不能減少。。。。

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重生第一驕矜第三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42章 草木第八 10潑野第二 3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9章 陽陽第五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潑野第二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43章 佼僚第九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43章 佼僚第九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章 雅騷第四潑野第二 4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
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重生第一驕矜第三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42章 草木第八 10潑野第二 3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9章 陽陽第五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潑野第二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43章 佼僚第九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43章 佼僚第九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章 雅騷第四潑野第二 4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