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野第二 4

那邊的幾名少年也是初出茅廬,個個神色緊張,卻仍是嚴格踩着方位守住莫宅,並在堂屋內外貼滿符篆。那名家僕阿童已被擡入了堂中,藍思追左手握着他把脈,右手推着莫夫人的背心,兩邊都救治不及,正焦頭爛額,阿童忽然從地上爬了起來。

阿丁“啊”的道:“阿童,你醒了!”

她還沒來得及面露喜色,就見阿童擡起左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見狀,藍思追在他幾處穴道上連拍三下。魏無羨知道他們的家的人雖然瞧着斯文,臂力可半點也不斯文,這般拍法,任誰也要立刻動不了,阿童卻恍若不知,左手越掐越緊,表情也越來越痛苦猙獰。藍景儀去掰他左手,竟像在掰一塊鐵疙瘩,紋絲不動。不消片刻,“喀”的一聲,阿童的頭歪歪垂下,手這才鬆開。可是,頸骨已經斷了。

他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自己把自己掐死了!

見此情形,阿丁顫聲道:“……鬼!有一隻看不見的鬼在這裡,讓阿童把自己掐死了!”

她嗓音尖細,語音淒厲,聽得旁人毛骨悚然,驀地信了。魏無羨的判斷卻恰恰相反:不是厲鬼。

他看過這些少年所選擇的符篆,都是斥靈類,把整個東堂貼得可謂是密不透風,若真是厲鬼,進入東堂,符咒會立刻自動焚燒出綠火,而不是如現在一般毫無動靜。

不是這羣小朋友反應慢,而是來者實在兇殘。玄門對於“厲鬼”一詞有嚴格的規定標準,每月殺一人、持續作祟三個月,就已經可以歸爲厲鬼。這標準是魏無羨定的,大概現在還在用。他最擅應付此類,依他所見,七天殺一人便算得上作祟頻繁的厲鬼。這東西卻連殺三人,而且間隔時間如此之短,哪怕成名修士也難立即想出應對之策,何況這只是羣剛出道的小輩。

他正這麼想,火光閃了閃,一陣陰風襲過。整個院子和東堂裡所有的燈籠和燭火,齊齊熄滅了。

燈滅的剎那,尖叫聲此起彼伏,男男女女推推搡搡、又摔又逃。藍景儀喝道:“原地站好,不要亂跑!誰跑抓誰!”

這倒不是危言聳聽,趁暗作亂、渾水摸魚是邪祟的天性,越是哭叫跑鬧,越是容易引禍上身而不自知。這種時候落單或自亂陣腳,極其危險。奈何個個魂飛天外,又怎麼聽得清、聽得進,不消片刻,東堂便安靜下來,除了輕微的呼吸聲,就是細微的抽泣聲。恐怕已經不剩幾人了。

黑暗中,一道火光驀然亮起,那是藍思追引燃了一張明火符。

明火符的火焰不會被挾有邪氣的陰風吹熄,他夾着這張符重新點燃燭火,剩下的幾名少年則去安撫其他人。就着火光,魏無羨不經意看了看手腕,又一道傷痕癒合了。

這一看,他卻忽然發覺,傷痕的數目不對。

原本他左右兩隻手腕,各有兩道傷痕。莫子淵死,一道癒合;莫子淵父親死,又一道;家僕阿童死,再一道。如此算來,應該有三道傷痕癒合,只剩下最後一道痕跡最深、恨意也最深的傷口。

可現在他的手腕上,空空如也,一條也不剩下了。

魏無羨相信,莫玄羽的復仇對象裡,肯定少不了莫夫人。最長最深的那條傷口就是爲她留着的。而它竟然消失了。

是莫玄羽忽然看開,放棄怨恨了?那是不可能的。他的魂魄早就作爲召喚魏無羨的代價祭出去了。要傷口癒合,除非莫夫人死。

他的目光緩緩挪開,移到剛醒來不久、被衆人簇擁在中央、面色慘白如紙的莫夫人身上。

除非她已經是個死人了。

魏無羨可以確定,已經有什麼東西,附在莫夫人身上了。若這東西不是魂體,那究竟會是什麼?

忽然,阿丁哭道:“手……手,阿童的左手!”

藍思追將明火符移到阿童的屍體上方。果然,他的左手也消失了。

左手!

電光火石間,魏無羨眼前一片雪亮,作祟之物、消失的左臂,連成一線。他忽然噗哈哈笑了出來。藍景儀氣道:“這傻瓜,這時候還笑得出來!”可再一想,既然本來就是個傻瓜,又跟他計較什麼?

魏無羨卻抓着他袖子,搖頭道:“不是,不是!”

藍景儀煩躁地要抽回袖子:“不是什麼?不是傻瓜嗎?你不要鬧了!誰都沒空理你。”

魏無羨指着地上莫父和阿童的屍體,道:“這不是他們。”

藍思追制止要發怒的藍景儀,問道:“你說‘這不是他們’,是什麼意思?”

魏無羨肅然道:“這個不是莫子淵的爹,那個也不是阿童。”

他眼下這張塗脂抹粉的臉,越是肅然,越讓人覺得果真有病。可這句話在幽幽的燭火中聽來,竟令人毛骨悚然。藍思追怔了怔,不由自主追問道:“爲什麼?”

魏無羨自豪道:“手啊,他們又不是左撇子,打我從來都是用右手,這我還是知道的。”

藍景儀忍無可忍地啐道:“你自豪個什麼勁兒!看把你得意的!”

藍思追卻驚出微微冷汗。回想一下:阿童掐死自己,用的是左手。莫夫人的丈夫推倒妻子時,用的也是左手。

但是,白天莫玄羽大鬧東堂的時候,這兩個人忙不迭地抓人趕人,慣用的都是右手。總不至於這兩個人在臨死之前突然都變成了左撇子。

雖不知究竟是什麼緣由,但若想探明作祟的是什麼東西,必然要從“左手”下手。藍思追想通這一節,略感驚疑,看了魏無羨一眼,忍不住想:“他忽然說這話,實在是……不像巧合。”

魏無羨只管覥着個臉笑,知道這提示還是太刻意了,但是他也沒辦法。好在藍思追也不追究,心道:“無論如何,這位莫公子既然肯提醒我,多半不是懷着歹意。”便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掃過了剛哭暈過去的阿丁,落到了莫夫人身上。

視線從她那張臉往下走,一直走到她的雙手。手臂平平下垂,大半掩在袖子裡,只有小半手指露了出來。右手的手指雪白,纖細,正是一個養尊處優、不事勞務的婦人的手。

然而,她左手的手指卻比右手長了些許,也粗了些許。指節勾起,充滿力度。

這哪裡是應該長在女人身上的手——分明是一個男人的手!

藍思追喝道:“按住她!”

幾名少年已扭住了莫夫人,藍思追道一聲“得罪”,一張符篆翻手便要拍下,莫夫人的左手卻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扭轉過去,抓向他的喉嚨。

活人的手臂要扭成這樣,除非骨頭被折斷了。而她出手極快,眼看就要抓住他的脖子。這時,藍景儀“啊喲”一聲大叫,撲到了藍思追身前,幫他擋下了這一抓。

只見火光一閃,那隻手臂剛抓住藍景儀的肩頭,臂上便冒起叢叢綠焰,立即放開五指。藍思追逃過一劫,剛要感謝藍景儀捨身相救,卻見後者的半件校服已被燒成了灰燼,狼狽至極,邊脫剩下的另外半件邊回頭氣急敗壞地罵:“你踢我幹什麼,死瘋子,你想害死我?!”

魏無羨抱頭鼠竄:“不是我踢的!”

就是他踢的。藍家校服的外衣內側用同色細線繡滿了密密麻麻的咒術真言,有護身保命之奇效。不過遇上這樣厲害的,用過一次便只能作廢。情急之下,只能踢藍景儀一腳,讓他用身軀幫藍思追護一下脖子了。藍景儀還要再罵,莫夫人卻栽倒在地,臉上血肉都被吸得只剩一層皮貼着一個骷髏頭。那條不屬於她的男人的手臂從她左肩脫落,五指竟然還屈伸自如,彷彿在活動筋骨,其上血脈和青筋的跳動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東西,就是被召陰旗召過來的邪物。

分屍肢解,正是標準的慘死,就比魏無羨的死法稍微體面一點,也沒有體面太多。與碎成齏粉的情況不同,肢體屍塊會沾染一部分死者的怨念,渴望回到另外的軀體身邊,渴望死得全屍,於是,它便會想方設法去找到身體的其它部分。找到了,也許會從此心滿意足安息,也許會鬧得更厲害。而如果找不到,這部分肢體便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如何退而求其次?找活人的軀體湊合湊合。

就像這隻左手一樣:吃掉活人的左手,並取而代之,吸乾這名活人的精氣血肉後,拋棄身體,繼續尋找下一個寄生容器,直到找齊它屍體的其他部分爲止。

這條手臂一旦上身,被寄生的人即刻斃命,但在周身血肉被吸食殆盡之前,卻仍能在它的控制下行走如常,彷彿依舊活着。它被召來後,找上的第一個容器是莫子淵。第二個容器則是莫子淵的父親。莫夫人讓她丈夫滾出去的時候,他一反常態地還手推她,魏無羨原本以爲,那是他正爲兒子之死痛心,也是厭倦了妻子的蠻橫。可現在想想,那根本不是一個剛剛失去兒子的父親應有的模樣。那不是心灰的木然,而是死寂,死者的沉寂。

第三個容器是阿童。第四個容器就是莫夫人。趁方纔燈滅的那一陣混亂,鬼手便轉移到了她的身上。而莫夫人斃命之時,魏無羨手腕上的最後一道傷痕,也隨之消失了。

藍家這幾名少年見符篆不管用,衣服卻管用,齊齊解了外衣甩出,罩住這隻左手,層層疊疊彷彿一道厚重的白繭把它裹住。片刻之後,這團白衣“呼”的燃燒起來,綠色的火焰邪異沖天。雖然管用一時,但過不了多久,校服燒光,那隻手還是會破燼而出。趁沒人注意,魏無羨直奔西院。

被那幾名少年擒住的走屍正沉默地立在院子裡,有十具之多。地上畫着封住它們的咒文,魏無羨一腳踢中了其中的一個字,破壞了整個陣法,擊掌兩次。走屍們一個激靈,眼白驟然翻起,彷彿被一聲炸雷驚醒。

魏無羨道:“起來。幹活了!”

他驅使屍傀儡一向不需要什麼複雜的咒文和召語,只需最普通直白的命令即可。站在前面的走屍顫抖掙扎着挪了幾步,然而,一靠近魏無羨,就像被嚇得腿軟,竟如活人一般,趴到了地上。

魏無羨哭笑不得,又拍了兩下手,這次輕了許多。可這羣走屍大概是生在莫家莊、死在莫家莊,沒怎麼見過世面,本能地要聽從召者的指令,卻又莫名對發出指令之人恐懼不已,伏在地上嗚嗚地不敢起來。

越是兇殘的邪煞,魏無羨越是能驅使的得心應手。這些走屍沒受過他調|教,承受不起他的直接操控,他手頭也沒材料,無法立刻做出緩和的道具來,連胡亂湊合也不行。眼看着東院沖天的綠焰漸漸黯淡下去,突然,魏無羨心間一亮。

要怨念極重、兇殘惡毒的死者,何必要出來找?!

東堂裡就有,而且不止一具!

他閃回東院。藍思追一計將窮,又施一計,紛紛拔出長劍,插地結成劍欄,那隻鬼手正在劍欄中亂撞。他們壓着劍柄不讓它破出已是竭盡全力,根本無暇注意有誰在進進出出。魏無羨邁入東堂,一左一右,提起莫夫人和莫子淵兩人的屍身,低聲喝道:“還不醒!”

一聲喚出,即刻回魂!

剎那過後,莫夫人和莫子淵眼白翻起,口中發出厲鬼回魂後特有的尖銳厲嘯。

在一高一低的尖嘯聲中,另一具屍體也戰戰兢兢爬了起來,低得不能再低地跟着叫了弱弱的一聲,正是莫夫人的丈夫。

叫聲夠大,怨氣夠足。魏無羨甚爲滿意,微笑道:“認得外面那隻手嗎?”

他命令道:“撕了它。”

莫家三口猶如三道黑風,瞬間颳了出去。

那隻左臂撞斷了一柄長劍,正破欄而出。而它剛出來,三具沒有左臂的兇屍便齊齊撲向了它。

除了不敢違抗魏無羨的命令,這一家三口對殺死自己的東西也帶着一股激烈的怨恨,將怒氣都撒在那隻鬼手身上。主殺毫無疑問是莫夫人,女屍屍變後往往格外兇殘,她披頭散髮,眼白中佈滿血絲,五根指甲暴長數倍,口角白沫嗤嗤,尖叫聲幾乎掀翻屋頂,極爲瘋狂。莫子淵緊隨母親,配合她一齊撕咬並用,他父親則跟在隨後,彌補另兩具兇屍的攻擊間隙。原先苦苦支撐的幾名少年都驚呆了。

他們從來只在雜書和傳聞中聽說過這種兇屍相鬥的情形,第一次親眼目睹這樣血肉橫飛的場面,竟看得瞠目結舌,根本無法移開目光,只覺得……好精彩!

三尸一手鬥得正惡,忽然,莫子淵尖嘯着閃身避開。他腹部被那隻手掏了一把,漏出幾截腸子。莫夫人見狀咆哮不止,把兒子護到身後,抓勢更猛,指甲破空竟有鋼刀鐵劍的威勢。魏無羨卻看出,她隱隱已有招架不住之態。

三具剛剛橫死的兇屍聯手,竟然也無法壓制這一隻手臂!

魏無羨凝神觀戰,舌尖微卷,脣中壓住一聲尖哨,欲發不發。他這一哨吹出去,能激起所驅兇屍更大的戾氣,也許能扭轉戰局,但那就難保沒人能發覺是他在搗鬼了。一眨眼的工夫,那隻手動如閃電,又狠又準捏斷了莫夫人的頸骨。

眼看莫家三口節節敗退,魏無羨剛要把壓在舌底的這一聲長哨吹出去,正在這時,從天外傳來錚錚兩聲弦響。

這兩聲似是由人信手彈撥,甚是空靈澄澈,帶着一股泠泠的松風寒意。院中殺得正凶的一團妖魔鬼怪聞聲,都僵了一僵。

姑蘇藍氏的幾名少年剎那間容光煥發,宛如重生。藍思追擡手一抹臉上血污,霍然擡頭,欣喜道:“含光君!”

一聽到這兩聲天外琴響,魏無羨轉身便走。

又是一聲弦響,這次音調略高,穿雲破空,帶了兩分肅殺。三具兇屍連連退縮,同時以右手捂耳。然而,姑蘇藍氏的破障音又豈是如此可擋的,未退幾步,便從它們頭顱中傳出輕微的爆裂聲。

而那條左臂剛經歷一場惡鬥,再聞絃音,驀然垂地。雖然手指仍在屈伸,但手臂已靜默不起。

短暫的寂靜過後,這羣少年忍不住高聲歡呼起來。這歡呼裡,滿是劫後餘生的狂喜,驚心動魄的一夜熬過去,終於等到了家族的支援,哪怕是之後被以“失儀喧譁有辱門風”的理由狠狠責罰,他們也顧不上了。

衝着月亮揮手一陣,藍思追驀然注意到有個人不見了。他拽藍景儀道:“人呢?”

藍景儀只顧高興:“誰?哪個?”

藍思追道:“那位莫公子。”

藍景儀道:“啊?你找那瘋子幹什麼?誰知道怕被我打,跑哪兒去了。”

“……”藍思追知藍景儀粗心直腸,遇事從不細想,也不多作懷疑,心道,還是等含光君來了,再一併告知此人此事吧。

莫家莊尚在安眠,只是不知是真的安眠還是假的安眠。即便是莫家東西院裡鬥屍鬥得血沫橫飛,別人也不會夜半清晨爬起來看。看熱鬧也是要挑的。尖叫連天的熱鬧,不看爲妙。

魏無羨三兩下火速把莫玄羽房間裡的獻舍陣法殘痕毀屍滅跡,衝出門去。

好巧不巧,來的是藍家人;要死不死,來的還是藍忘機!

這就是跟他打過交道也打過架的人之一,趕緊的撤。他急着找個坐騎,路過一間院子,裡邊有一口大磨盤,套着一隻嘴皮亂嚼的花驢子,見他風風火火奔過來,像是有些詫異,竟像個活人一般斜眼看他。魏無羨和它對視一剎,立刻被它眼裡的一點鄙視打動了。

他上前拽着繩子便往外拖,花驢子衝他大聲叫喚抱怨。魏無羨連哄帶拖,好說歹說把它騙上了路,踏着破曉的魚肚白,噠噠跑上了大路。

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8章 雅騷第四 8驕矜第三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重生第一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43章 佼僚第九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潑野第二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驕矜第三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33章 草木第八驕矜第三 2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28章 朝露第七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章 雅騷第四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潑野第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46章 狡童第十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驕矜第三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12章 雅騷第四 2重生第一驕矜第三 2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
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8章 雅騷第四 8驕矜第三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重生第一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43章 佼僚第九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潑野第二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驕矜第三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33章 草木第八驕矜第三 2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28章 朝露第七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1章 雅騷第四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潑野第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46章 狡童第十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驕矜第三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12章 雅騷第四 2重生第一驕矜第三 2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