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狡童第十 2

然而,最初的震驚過後,他們迅速注意到,這個身影的脖子以上,沒有任何東西。

他缺了一顆頭顱。只不過他們剛進來時,這具身體肩胛骨以上的地方都隱沒在黑暗裡,所以纔沒被立刻覺察。

聶懷桑哆哆嗦嗦地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大哥的……怎麼會在這裡?曦臣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藍曦臣好一會兒才定住心神,道:“忘機,出來吧。”

黑暗之中,藍忘機無聲無息地站了出來,魏無羨則跟在他身後。兩人交換一個眼神。

有親生弟弟和義弟在此,他們的反應已經可以完全證明,這具無頭屍,就是赤鋒尊聶明玦了。

而且,聶懷桑和藍曦臣的表情,都是極度的震驚,並沒有一絲恐懼或者心虛摻雜在內。聶明玦被五馬分屍這件事,也應與他們無關。

除非演技超羣。

魏無羨道:“聶宗主,你可看清楚了,這位真的是你大哥嗎?那當初在祭刀堂裡,你爲什麼沒認出他的腿?”

聶懷桑六神無主道:“這……這一定就是我大哥。我從小就是被他帶大的,大哥經常揹我,他的背影我比誰都熟悉,我怎麼會認錯?……你說當初那兩條腿是我大哥的?!只有兩條腿,我怎麼可能看得出來什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誰把我大哥的腿切下來還埋在牆壁裡了?!還有他的頭呢?頭呢?!”

魏無羨道:“這正是我們這些日子以來正在追查的東西。”

藍曦臣喃喃道:“我只知你們在追查一宗五馬分屍案……可是不知……被分屍的……竟然是大哥……”

聶明玦的四肢和軀幹已經被魏無羨用針線縫了起來。剛剛經過一些處理,所以暫時不會發狂暴起。此時此刻,他只是靜靜地背對着聶懷桑與藍曦臣,站在冥室中央。藍曦臣的手微微發抖,道:“……他的頭呢?大哥的頭呢?”

魏無羨道:“尚未找到。原本赤鋒尊的左手一直在爲我們指引其他肢體的方向,但是拼到這個地步之後,只差一個頭,線索卻忽然斷了,手臂也不再指引方向了。

“我們現在猜測,這個分屍赤鋒尊的人,一定和他的死亡脫不了干係。這個人可能是害怕赤鋒尊死後作祟,向他復仇,所以將他的身體連魂魄五馬分屍,投放在各地。而頭顱,很有可能就藏在離這個人很近的地方,讓最危險的東西,被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握的身邊。

“請兩位宗主想一想,這樣一個人,最有可能是誰?”

藍曦臣道:“大哥是在清河舉辦的一場清談盛會上走火入魔而死,在場千人有目共睹,他的死亡還會與誰有干係?”

聞言,藍忘機默然不語。

魏無羨道:“藍宗主,你心中知道,嫌疑最大的那個人是誰,只是你拒絕承認。屍體的雙腿藏在聶家祭刀堂的牆壁內,我相信,別人可能不知道,但赤鋒尊的義弟,一定知道祭刀堂是什麼。

“我們追查到櫟陽常氏的墓地時,曾有一個黑霧罩面的人出手和我們搶奪赤鋒尊屍體的軀幹,這個霧麪人對藍家的劍法瞭如指掌。只有兩種可能:一,他就是藍家的人,從小就練姑蘇藍氏的劍法;二,他不是藍家人,但他非常熟悉你們家的劍法,要麼經常和藍家人拆招切磋,要麼聰明非常,只要看過,就能記得所有的招式和劍路。”

冥室之中,一片死寂。

魏無羨道:“當年射日之徵中,斂芳尊金光瑤獨自潛入岐山溫氏密室,背下了所有的地圖和卷宗,將情報默寫謄抄一遍傳回金麟臺。絕對能算是……非常聰明的人了。”

藍曦臣立刻道:“阿瑤不會這樣做的!”

他道:“你們探查分屍案、遭遇掘墓人,應當都是這個月的事。而這個月裡,他一直和我在一起,秉燭夜談,共同策劃下個月蘭陵金氏的百家請談盛會。分身乏術,掘墓人不可能是他。”

藍忘機道:“若使用傳送符,也分身乏術?”

藍曦臣斬釘截鐵地道:“這個月我們除了策劃請談會,還外出夜獵過幾場。使用傳送符會大量消耗靈力,一段時間內不得動用。而他在夜獵之中,依舊錶現極佳。我可以確定,他絕沒有使用過傳送符。”

他不必本人去,但可以指派旁人去爭奪屍體,順便拉上藍曦臣給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明。或者藍曦臣在撒謊,包庇金光瑤。或者更可怕,是在包庇他們兩個。

聶懷桑把手巾收入懷中,道:“那個……你們剛纔起,一直在說的,是三哥嗎?”

金光瑤是聶明玦結義所認的三弟,因此聶懷桑叫他三哥。他道:“你們是在懷疑三哥?懷疑三哥分屍了我大哥?還懷疑他殺了我大哥?這……不太可能吧。三哥最是敬畏我大哥了,當年他還在聶家手下的時候,我哥就很賞識他。大哥下葬的時候,他哭得那麼傷心……”

聶明玦去世之後,要不是這兩位兄長的義弟扶持,清河聶氏只怕比現在還爛泥扶不上牆。金光瑤一直對聶懷桑頗爲照顧,聶懷桑爲他說話,倒也不難理解。說實話,就連魏無羨本人對金光瑤的印象,也不壞。也許是出身原因,金光瑤待人十分謙遜親和,是那種誰都不會得罪、誰跟他相處都能覺得舒服熨帖的人。

藍曦臣嘆道:“我明白,因爲一些原因,世人不少都對他頗多誤解……但阿瑤並不是這樣的人。”

冥室內,衆人一時都沉默了。

“一些原因”,誰都知道,但誰都不會攤開了說。

娼妓之子,偷技之徒。

聶明玦生前那段日子,正是清河聶氏在他的執掌下如日中天、聲勢直逼蘭陵金氏的時候。聶明玦之死,對蘭陵金氏稱王百家、金光瑤上位仙督有着極大的助益。

大庭廣衆之下、走火入魔發狂而死?

看似無懈可擊、無可奈何的一樁憾事,但事實又怎麼會真的那麼簡單?

魏無羨道:“猜測終歸是猜測,那麼我看,不如這樣。

“下個月,蘭陵金氏不是又要辦清談會嗎?我有一計。”

從冥室出來後,魏無羨對藍忘機道:“你哥哥跟金光瑤關係是真好。他不會去告訴金光瑤我們剛纔在冥室說的話吧?”

藍忘機搖頭:“他不會的。”

關係再好,他也是姑蘇藍氏的人,有自己的原則。

屍體的四肢已經,怨氣暫抑,魏無羨腿上的惡詛痕已褪了大半,藍啓仁和當初冥室招魂被反噬的幾名修士,也應當快醒了。藍曦臣與藍忘機去看望他。魏無羨是決計不去看這個老古板的,他又在雲深不知處閒晃起來。

消磨了半日,魏無羨到草坪上去找他的花驢子。小蘋果身邊又團着幾十團滾滾的蓬鬆白絨,這次它倒是和它們和平共處,沒有大喊大叫惹人嫌了,只顧埋頭吃草,勤勤懇懇地嚼動腮幫子。

魏無羨心想:“這麼多兔子,不知道當初我送給藍湛的那兩隻公兔子,還在不在呢?肯定不在了,還活着,只怕是要成精了。”

他心裡這麼想,埋頭在兔子堆裡找起熟人來。誰知,這些兔子都很不喜歡他的樣子,一見他走近就滾了開去,四下散開,通通屁股對他往前跳。越逃魏無羨越是想抓,追着兩隻兔子一路跑,路過的藍家人都用責備的眼神看着他,有的怫然不悅,魏無羨只得放慢速度,慢騰騰地追趕。

追着追着,他來到了一片蘭草之旁,看到了一塊青石,心中叫道:“怎麼又來了!”

正是那片冷泉。

好死不死,藍忘機又在裡面,赤着白皙的上半身,長長的黑髮散在胸前,面無表情地看着他。

魏無羨連兔子也不趕了,乾咳一聲,道:“……怎麼這麼巧,每次都剛好遇上你在……咳,是吧。真是不好意思。”

他嘴上說着不好意思,眼睛卻又不由自主地掃向藍忘機心口附近,那枚深紅色的烙印。

藍忘機並沒有說什麼,往冰冷的泉水中沉了沉。

那兩隻兔子蹦到了冷泉池邊,魏無羨不方便再湊上去抓,只好退了出來。在石子路上走了一段,他忽然反應過來:“……有什麼不方便的?!大家不都是男人嗎?究竟有什麼不方便的?我爲什麼要退縮???”

彷彿給自己找到了一個藉口,魏無羨立即轉身,決定返回去騷擾藍忘機。誰知,藍忘機已穿好了衣服,從蘭草叢後走了出來。

那兩隻兔子跟在他腳邊,藍忘機彎腰將它們提了起來,抱在臂彎裡。他臉上依舊看起來有些冷淡,手上動作卻溫柔至極,修長的手指搔了搔一隻兔子的下巴。那隻兔子彈了彈長長的耳朵,扭過頭去,紅寶石般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魏無羨索然無味道:“不理我,只理你。真是認主的。”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把一隻兔子送到他懷裡。魏無羨嘻嘻笑着接了過來,扯了扯它的耳朵,道:“不喜歡我?討厭我?你逃啊,再逃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還是乖乖喜歡我吧。”

那隻兔子在魏無羨臂彎裡扭來扭去,奮力掙扎,魏無羨掐着它逗了一陣,回到靜室門前,纔將這隻被他揉得白毛亂糟糟的兔子放了。進入室中,又是一片清涼和冷香縈繞。

他理所當然地就跟着藍忘機進來了。

藍忘機道:“屋裡有天子笑。”

魏無羨道:“哦。”

他蹭到上次偷酒的地方,掀開鋪在上面的席子,翻起木板,還在琢磨着:“上上次藍湛喝醉了的時候,老實回答過我,說他沒有偷喝過屋子裡的天子笑,那他藏這些天子笑幹什麼?不會是……專門留着給我喝的吧?嘿,我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哈哈哈……”

魏無羨竟然爲這個厚顏無恥、狂妄自大的可笑想法一陣竊喜,藍忘機被他聳動的肩膀吸引了注意力,道:“怎麼了。”

魏無羨回頭正色道:“沒怎麼,我高興。”

藍忘機沒再說什麼,低下頭,坐在書案邊,拿起了一本書。

魏無羨繼續琢磨:“我該不該問他抹額的事?萬一惱羞成怒趕我出去怎麼辦?不過,我都胡天胡地瞎鬧了這麼久,他還沒有生氣,可見涵養越發好了,估計再鬧一鬧也不會生氣的。不對,我不應該問他,而是應該假裝我不知道抹額有什麼含義,這樣下次還能故意拉一拉,他要是生氣了,我再無辜地說我不知道,不知者無罪嘛。哎呀,我怎麼這麼壞,我還可以再壞一點……”

想着想着,他心不在焉地打開了一隻小壇,提起來仰頭一喝,登時“噗”的噴了出來。

藍忘機一下子放下了書卷,道:“又怎麼了。”

魏無羨擺手道:“沒事!沒事沒事!”

他一面說着沒事,一面把這隻罈子放了回去,滿臉晦氣地換了另一罈。

上次他偷喝完之後,故意兌了白水進來,想着等藍忘機自己喝的時候喝到白水嚇他一跳。誰知運氣如此不好,這罈子清水竟然讓他自己喝到了。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從回來之後,他每次想戲弄藍忘機,都是這種下場,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金麟臺百家清談盛會之期,轉眼即至。

藍忘機從不赴蘭陵金氏的請談會,這次,卻和兄長一起去了。

各大家族的仙府,大多都是建立在山清水秀之處,而蘭陵金氏的金麟臺,卻是坐落在蘭陵城最繁華之處。

高臺之上,金星雪浪聚成一片花海。

金星雪浪是一種品相極佳的白牡丹,花妙,名也妙。花瓣有雙層,外一層大花瓣,層層疊疊,如雪浪翻覆,內一層小花瓣,纖細秀麗,抽着縷縷金絲花蕊,似金星璨璨。

沿着輦道緩緩,乘車爬上長坡,輦道兩側繪滿了彩畫,皆是金家歷代家主和名士的佳跡。一出輦道,則是一面琉璃影壁,左右兩端分別書有“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

影壁前有一片鋪着細墁地面的寬闊廣場,來來往往,滿是行人。廣場之前,九階如意踏跺層層托起一尊漢白玉須彌座,一座重檐歇山頂漢殿氣勢恢宏地俯瞰下方。

魏無羨下了車,道:“怎麼感覺金麟臺比以前更鋪張了,又翻新擴建了?”

不遠處有門生道:“姑蘇藍氏,請此處入場。”

藍忘機道:“走吧。”

魏無羨感覺金家的門生和客情都在有意無意地留意着他,並不意外。大概沒人會料到,莫玄羽因爲騷擾同門被趕出去之後還敢大搖大擺地回來,而且是跟着姑蘇藍氏的人回來的,給他們看看也無妨。他欣然應道:“嗯,走吧。”

別處也有不斷有其他家族入場:“秣陵蘇氏,請此處入場。”

“清河聶氏,請此處入場。”

“雲夢江氏,請此處入場。”

井然有序,有條不紊。

江澄從另一輛車上下來,一下車便放出兩道眼刀,走了過來,不冷不熱地道:“澤蕪君,含光君。”

藍曦臣也頷首道:“江宗主。”

江澄滿面陰鷙地盯着魏無羨,似乎想對他說什麼話,這時,一個笑吟吟的聲音道:“二哥,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忘機也要來?”

金光瑤親自迎出來了。

藍曦臣也對他報以微笑,雖說這微笑中,帶着幾分勉強。魏無羨則細細打量着這位統領百家的仙督。

金光瑤長着一張很佔便宜的臉。麪皮白淨,眉心一點丹砂,眼珠黑白分明,七分俊秀,三分機敏,面相很是伶俐。這樣一張臉,討女人歡心已足夠,卻又不會讓男人產生反感,年長者覺得他可愛,年幼者又會覺得他可親——就算不喜歡,也不會討厭,所以說很佔便宜。

他嘴角眉梢總是着帶微微的笑意,一看就是個靈巧乖覺的人物。身上穿的是蘭陵金氏的禮服,頭上戴着軟紗羅烏帽,圓領袍衫的胸口上繡着怒放的金星雪浪家徽,衣邊袖口則繪着江山海潮紋。佩九環帶,着六合靴,個子是小了點,但右手往腰間的佩劍上那麼沉沉的一壓,卻壓出了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勢。

金凌是跟在他身後一起出來的,他還是不敢單獨見江澄,躲在金光瑤身後哼哼地道:“舅舅。”

江澄厲聲道:“你還知道叫我舅舅!”

金光瑤道:“哎呀,江宗主,小孩子頑皮,不要跟他計較嘛。你是最疼他的,阿凌這些天怕你罰他,怕得都吃不下飯呢。”

金凌偷偷擡眼,瞥見魏無羨,一下子愕然了,脫口而出:“你怎麼來了?!”

魏無羨道:“來蹭飯。”

金凌微慍道:“你竟然還敢來!我……”金光瑤揉了揉金凌的頭,把他揉到身後,笑道:“來來來,怎樣都好,金麟臺別的不敢說多,飯是一定夠吃的。”他對藍曦臣道:“二哥,你們先坐,我去那邊看看。順便叫人給忘機安排一下。”

藍曦臣點頭道:“不必太麻煩。”

金光瑤道:“這怎麼叫麻煩?二哥到我這裡還拘束什麼,真是。”

只要是見過一面的人,金光瑤都能記住對方的名字、稱號、年齡和長相,隔多少年再見,也能立刻準確地叫出名字來,並且很熱絡地迎上去噓寒問暖。見過兩次面以上,他就會記住對方的所有喜好與不喜,投其所好,避其所惡。這次因爲藍忘機突然上來金麟臺,金光瑤原本並沒有專門爲他準備桌席,現在立刻叫人去置辦了。

還未入殿,藍忘機藉口休息,要找一間安靜的屋子。含光君素來不喜熱鬧,這是人人皆知的,倒也無人奇怪,恭敬地給他指了路。一關上門,魏無羨便從袖中取出了一張紙片人。

這張紙片人只有成人一指之長,圓圓的腦袋,一前一後分別畫了兩隻眼睛,袖子剪得寬大異常,彷彿蝴蝶的兩隻翅膀。

魏無羨將它託在掌心,閉上眼,須臾,紙片人忽的一震,從他掌心裡爬了起來。

魏無羨的魂魄已附到這個紙片人身上了。

它抖抖手臂,兩片寬大的袖子羽翼一般帶着輕飄飄的身軀飛了起來,翩翩然的,落到了藍忘機肩頭。

藍忘機側首去看自己肩頭的紙人羨。紙片人一下子撲到他臉頰上,順着往上爬,一路爬到了抹額上,拉拉又扯扯,對這條抹額愛不釋手一般。藍忘機任由這張紙片人在他的抹額上扭了半天,伸出一手,要取下他。紙片人見狀,趕緊哧溜的一下滑了下來,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在他的嘴脣上撞了一下頭。

頓了頓,藍忘機兩隻手指終於捻住了它,道:“不要鬧。”

紙片人軟綿綿地把身子一卷,捲上了他纖長的手指。

半晌,這張紙片人才鬼鬼祟祟溜出了這間屋子的門縫。

蘭陵金氏守備森嚴,如果要搜查,一個大活人自然是沒辦法出入自如的。

剪紙化身雖然好用,但術法時效有限,而且紙人派出之後必須原樣歸位,不得有分毫損傷。如若在歸位的半途中被人撕裂或者以任何形式毀壞,魂魄也將受到同等損傷。

魏無羨附在紙人身上,時而貼在一名修士的衣襬下,時而壓扁身體穿過門縫,時而展開雙袖,僞裝成一片廢紙、一隻蝴蝶在空中飛舞。終於,看到了金光瑤寢殿的窗子。

他飛到窗子邊緣,廢了一陣力,才從吭哧吭哧地從窗縫裡鑽了進去。

金光瑤的寢殿和金麟臺是一個風格的,富麗堂皇,陳設頗多,層層帷幔垂地,香几上的瑞獸香爐輕吐蘭煙,奢華之中,帶着一股慵懶又甜膩的頹靡之感。

紙人羨在寢殿內飛來飛去,搜索有沒有可疑之處。忽然,他畫在前方的那隻大眼睛,看到了桌上的一隻瑪瑙紙鎮,紙鎮下壓着一封信。

這封信的信封上沒有寫任何人的名字,也沒有任何紋章,但看厚度,明顯又不是一隻空信封。紙人羨心道:“有古怪。”

他撲撲袖子,落到了桌邊,很想看看這封信裡究竟放了什麼東西。但他雙“手”拽住信封邊緣往外拖,拖了好一陣也紋絲不動。

他現在的身體是一張輕飄飄的紙片,根本挪不動這隻沉甸甸的瑪瑙紙鎮。

紙人羨繞着瑪瑙紙鎮走了好幾圈,又推又踢,蹦蹦跳跳,奈何它就是巋然不動。他只得暫時放棄,查看還有沒有其他的可疑之處。

正在這時,寢殿的門被人推開了一條縫。

紙片人的腦袋上一前一後都畫着一隻眼睛,所以前後方位的動靜都能看清,他一覺察有人進入,倏地掠下了桌子,貼着桌角一動不動。

進來的人是個頗爲秀美的女子,而且魏無羨認識,是一位仙門望族的女子。也是金光瑤的妻子,秦愫。

魏無羨心道:“金光瑤的寢殿也是秦愫的寢殿,她進自己的房間,爲什麼要這樣緊張?還偷偷摸摸的。”

秦愫像是生怕被人發現了,在外環顧四周,這才小心翼翼地關上門,輕提着裙子走了進來,一隻手還掩着胸口,彷彿心跳的很快,快要從胸膛跳出。

她走到桌邊,看到了瑪瑙紙鎮壓着的那封信,並不意外,臉上卻現出掙扎猶豫之色,伸手又縮回,最終,還是一咬牙,拿起了信封,拆了開來,取出裡面的幾張紙,開始看了起來。

魏無羨很想跟着一起讀那張紙,但他不能貿然飛出。若是隻被秦愫發現還好,他還可以應付,但萬一秦愫大喊大叫召來了其他人,這張紙片若是有半點損傷,他的魂魄也會遭受波及。

燈火之下,蠕動嘴脣、默讀着那封信的的秦愫,那張原本端莊秀麗的臉,已經快要扭曲了。

她捂着心口的那隻手痙攣着抓緊了胸前的衣衫,另一隻手抖得快要抓不住信。魏無羨心道:“掉下來,掉下來,掉下來!”

忽然,金光瑤的聲音在寢殿中響起:“阿愫,你在幹什麼?”

秦愫猛地回頭。

紙人羨緊緊貼着桌角,不能過多暴露,視線被擋住了一部分。只聽金光瑤似乎走近了一步,道:“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他的語氣溫柔可親,彷彿真的什麼異樣也沒覺察到,沒看到秦愫手裡那封古怪的信,也沒看到秦愫扭曲的面孔,只是在問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秦愫手裡抓着信,沒有答話。金光瑤又道:“我聽人說,你神色不太對勁。到處找找,原來你回了寢殿。怎麼啦?”

他的聲音關切無比。

秦愫把信舉了起來:“……有人告訴我,回來可以看到這封信。這上面,寫的是不是真的?”

金光瑤啞然失笑,道:“阿愫,你不把信給我,我怎麼知道上面寫什麼,又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

秦愫把信遞給他看:“你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爲了看清那封信,金光瑤又往前走了一步。他的臉這才暴露在燈光之下。

他在秦愫手裡一目十行、走馬觀花地掃完了這封信,神色沒有任何變化,連一絲陰影也看不出來。

而秦愫幾乎是在尖叫了:“你說話啊,說話吧!快說,這不是真的!全都是騙人的謊話!”

金光瑤語氣篤定地道:“這不是真的,全都是騙人的謊話。無稽之談,構陷之詞。”

秦愫哭道:“你騙我!這上面說的明明白白了,什麼都寫出來了,你還騙我,我不信!”

金光瑤嘆了一口氣,道:“阿愫,是你讓我這麼說的。我真的這麼說了,你又不信。真叫人爲難。”

秦愫把信扔到他身上,捂起了臉:“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你——你真的……你真的太可怕了!你怎麼能……你怎麼能?!”

她說不下去了,捂着臉退到一旁,扶着柱子,忽然嘔吐起來。

她吐得撕心裂肺,彷彿要把內臟都吐出來。魏無羨心道:“那封信上到底寫了什麼?金光瑤殺人分屍?不對,如果是這樣,秦愫爲何要嘔吐,好像看見了什麼讓她很噁心的東西?”

金光瑤聽着她的嘔吐之聲,默默蹲下去,把散落在地上的幾張紙撿了起來。隨手一舉,在一旁的九盞蓮芝燈上一點,讓它們慢慢地燒了起來。

看着灰燼一點一點落到地上,他略帶憂傷地道:“阿愫,你我夫妻多年,一直琴瑟和鳴,相敬如賓。作爲一個丈夫,我自問待你很好,你這樣,真的很傷我的心。”

秦愫乾嘔不出東西了,伏在地上,嗚咽道:“你待我好……你是待我好……可是我……寧可從來不就認識你!難怪你自從……自從……之後,就再也不……你做出這種事,還不如干脆殺了我!”

金光瑤道:“阿愫,你不知道這件事之前,我們不是過得好好的嗎?今天你知道,你才嘔吐,覺得不適,可見這原本並沒有什麼,都是心中作怪而已。”

秦愫搖了搖頭,悽然道:“……看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請你實話實話。阿鬆……阿鬆他是怎麼死的?”

阿鬆是誰?

金光瑤訝然道:“阿鬆?你爲什麼要這麼問我?阿鬆是被人害死的,害死他的人,我也已經清理掉了,爲他報仇雪恨了。你提他幹什麼?”

秦愫道:“我知道。可是看了這封信後,我現在懷疑,我以前知道的都是假的!”

金光瑤慢慢解開下頜帽帶的繩結,取下軟紗羅烏帽,將它放在桌上,自己則在桌邊坐下,臉現疲倦之色,道:“你在想什麼?阿鬆是我的兒子。你以爲我會做什麼?你寧可相信一封信,也不肯相信我麼?”

魏無羨心道:“原來是金光瑤那個六歲夭折的兒子。”

秦愫崩潰一般地扯着自己的頭髮,尖聲道:“就是因爲是你的兒子,所以纔可怕!我以爲你會做什麼?你連這種事都幹得出來,你還有什麼事不敢做?!天哪!”

金光瑤道:“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告訴我,讓你看這封信的人,是誰?”

秦愫抓着自己的頭髮,道:“你……你想怎樣?”

金光瑤道:“那個人能寫第一封信給你,今後就能寫第二封、第三封、無數封信,給其他的人。你打算怎麼辦?任這件事被人捅出去嗎?阿愫,算我求你了,求你無論是看在什麼情分上,你告訴我,叫你回來看這封信的人,是誰?”(https://)《魔道祖師》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牴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https://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謝謝大家!

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驕矜第三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潑野第二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1章 雅騷第四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驕矜第三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9章 陽陽第五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28章 朝露第七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
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驕矜第三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潑野第二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33章 草木第八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1章 雅騷第四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驕矜第三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9章 陽陽第五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28章 朝露第七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