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狡童第十

猶如迎頭被人潑了一桶涼水,魏無羨嘴邊揚起的弧度凝固了。

這道高大的身影站在枯樹之下,正面對着這個方向。如果他脖子上有一顆頭顱,此刻應當是在靜靜地凝視着魏無羨。

篝火那邊,藍家的小輩們也看到了這個影子,個個汗毛倒豎,瞪大眼睛就要去拔劍,魏無羨將食指抵在脣前,輕輕“噓”了一聲。

他用眼神示意衆人“不可”,搖了搖頭。見狀,藍思追悄然無聲地把藍景儀抽出劍鞘一半的長劍按了回去。

那個無頭人伸出手,扶在一旁的樹幹上,撫摸了一陣,似乎在思索什麼,又似乎在確認這是什麼東西。

他往前走了一小步,魏無羨看清了大半個身子。

這個無頭人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件壽衣,微有破爛。正是他們從常氏墓地裡掘出來的軀幹身上穿的那件。

而無頭人的腳邊,散落着一堆碎片。勉強能辨認出,這是幾隻殘破的封惡乾坤袋。

魏無羨心道:“疏忽了,竟然讓好兄弟自己拼起來了!”

算起來,他和藍忘機進入義城之後,驚|變不斷,有兩天多沒有合奏《安息》。漫行至此的幾日裡,兩人盡力補救才勉強壓制住。然而,屍體的四肢已收集完畢,彼此之間的吸引力大大增強。可能是它們感應到彼此的怨氣,太想合到一起去了,趁着藍忘機外出夜巡,迫不及待地滾落到一邊,衝破了束縛它們的封惡乾坤袋,自動拼湊成了一具屍體。

只可惜,這具屍體依舊缺了一個部位。而且,是最重要的一個部位。

無頭人把手放到脖子上,摸着喉嚨上切得整整齊齊的猩紅色斷口,摸了一陣,始終摸不到應該有的東西。像是被這個事實激怒了一般,他突然一掌擊出,拍在身旁那棵樹上!

樹幹應聲而裂。魏無羨心道:“脾氣還挺大。”

藍景儀把劍橫在身前,顫聲道:“這、這是個什麼妖怪!”

魏無羨道:“一聽就是基本功課做的不好。妖是什麼?怪是什麼?這個明顯是屍,屬鬼類,怎麼會是妖怪?”

藍思追小聲道:“前輩啊,你……那麼大聲,不怕他發現你嗎?”

魏無羨道:“沒事。我剛纔忽然發現了,其實咱們說話多大聲都沒關係,因爲他沒有頭,沒有眼睛沒有耳朵,也就是說他看不見也聽不見。不信,你們也喊喊看。”

藍景儀奇道:“是嗎?我試試。”

說完,他果然立刻喊了兩聲。剛剛喊完,那個無頭人倏然轉身,朝藍家小輩們那邊走去。

衆少年魂飛魄散,藍景儀慘叫道:“你不是說沒事的嗎?!”

魏無羨把雙手攏在嘴邊,高聲道:“真的沒事你們看!我說話這麼大聲,他不也沒過來?但是你們那邊不是聲音大不大的問題了,而是有火光!熱!活人多,而且還都是男的!陽氣重!他看不到、聽不到,但是他可以朝他感覺熱鬧的地方走。還不趕緊的把火滅了,都散開散開!”

藍思追一揮手,一陣風撲熄了火焰,一羣少年在荒廢的花園裡轟然散開。

果然,篝火一滅,人一散開,這無頭人便失去了方向。

他在原地定定站了一會兒,衆人剛鬆了一口氣,忽然,他又動了起來,並且準確無誤地走向其中一名少年!

藍景儀又慘叫了:“你不是說火滅了散開了就沒事嗎?!”

魏無羨顧不上回答他,對那名少年道:“別亂動!”

他拾起足邊一枚石子,一翻手腕,朝無頭人擲去。石子打在了他的背心,無頭人立刻止住腳步,轉過身體,兩相權衡,似乎覺得這邊更可疑,改爲朝魏無羨走來。

魏無羨很慢很慢地挪了兩步,剛好與沉沉走過來的無頭人擦肩而過,道:“讓你們散開,不是讓你們亂跑。不要跑太快,這個無頭鬼修爲很高,若是你們移動速度太快,身旁帶起微風,也會被他覺察。”

藍思追道:“他好像在找什麼東西……是在找他的……頭嗎?”

魏無羨道:“不錯,他在找他的頭。這裡的頭這麼多,不知道哪個是他的,他就會把腦袋從每個人的脖子上揪下來,安到自己脖子上,看看合不合適。合適就接着用一段時間,不合適就扔了。所以,你們要慢慢地走,慢慢地躲,千萬別被他抓到。”

想象着自己的頭被這具無頭兇屍撅下來、血淋淋地安到他脖子上的情形,衆少年一陣惡寒,齊刷刷舉手護住頭頸,開始慢悠悠地在花園裡四下“逃竄”起來。一羣人彷彿在和這個無頭鬼玩兒一場兇險的捉迷藏遊戲,被鬼抓到的人,就要把腦袋交出來。一旦無頭人捕捉到了某個少年的蹤跡,魏無羨便擲出一枚石子,轉移他的注意力,將他引到自己這邊來。

魏無羨負着手,緩緩移動步伐,邊走邊觀察這具無頭屍的動作,心道:“這好兄弟的姿勢有點奇怪啊?一直虛握着拳頭在揮動手臂,這個動作……”

他正在思索,藍景儀無法忍受了,道:“我們就這樣一直這麼走下去嗎?這要走到什麼時候啊!”

魏無羨想了想,道:“當然不是。”

說完,他高聲喊道:“含光君!含光君啊!含光君你回來了嗎!救命啊!”

見狀,其他人也跟着他一起喊了起來。反正這具兇屍沒有頭,聽不到聲音,一個喊得比一個高亢,一個喊得比一個悽切。須臾,夜色之中,忽然響起一聲幽咽的簫鳴,緊接着,是一聲清洌洌的弦唱。

聽到這一簫一琴,這羣小輩簡直都要喜極而泣了:“嗚嗚嗚嗚含光君!澤蕪君!”

兩道修長的身影閃現在花圃破敗的園門之前,一般的身長玉立,一般的冰雪顏色,一持簫,一負琴,並肩而行。兩人一見那道無頭的身影,都微微一怔。

藍曦臣的神色尤爲明顯,幾乎可說是震驚了。裂冰不再發聲,避塵卻已出鞘。那無頭人覺察有一道十分厲害、冰寒徹骨的劍芒襲來,舉起手臂,又是一揮。魏無羨心道:“又是那個動作!”

那無頭人身手也敏捷矯健得很,縱身一躍,擦身錯開避塵掠過的鋒芒,反手一抓,竟然就這麼抓住了避塵的劍柄!

他將避塵劍提在手中,高高舉起,似乎想查看手裡抓住的這個東西,奈何他沒有眼睛。見這無頭人竟然徒手攔下了含光君的避塵,一羣小輩臉色齊刷刷一白,藍忘機卻面不改色,翻出古琴,低頭在一根弦上勾指一挑,絃音彷彿化爲一隻無形利箭,呼嘯旋轉着射向那具兇屍。無頭人揮劍一斬,擊碎了這一聲弦響。藍忘機一撥而下,七根琴絃齊顫,唱出激越高昂之音,同時魏無羨抽出竹笛,以銳利異常的笛音相和,瞬間彷彿刀林劍雨漫天落下!

那無頭兇屍挺劍再還,這時,藍曦臣卻已回過神來,將裂冰送到脣邊,凝眉吹奏。不知是否錯覺,那幽雅平和的簫聲一出來之後,無頭兇屍的動作瞬間凝滯,定定站着聽了片刻,轉身似乎想查看奏樂之人。然而他無首無目,根本看不見任何東西,再加上琴笛尚在咄咄逼人地合擊,三音齊出,他終於失去了力氣一般,身形晃了晃,倒下了。

準確地來說,並不是倒下,而是散架了。手是手、腿是腿、身體是身體,支離破碎地散在堆滿殘葉的地面上。

藍忘機翻手收琴,召劍回鞘,和魏無羨一起走到這些斷肢旁,低頭看了一眼,取出五隻全新的封惡乾坤袋。一羣小輩驚魂未定地圍了過來,先給澤蕪君行了禮,不等他們開始七嘴八舌、嘰嘰喳喳,藍忘機便道:“休息。”

藍景儀愣愣地道:“啊?可是含光君,亥時未至啊?”

藍思追則拉了拉他,恭敬地道:“是。”這便不再多問,帶了其餘的小輩們,尋花圃的另一處,重新生火休息去了。

屍堆旁只剩三個人,魏無羨對藍曦臣點頭致意,蹲到地上,正準備重新封屍入袋,拿着那隻左手往乾坤袋裡塞,塞了一半,藍曦臣道:“請等一等。”

方纔魏無羨見他表情便知有異,果然,藍曦臣臉色蒼白,重複道:“請……等一等,讓我看看這具屍身。”

魏無羨收住動作,道:“澤蕪君可是知道此人身份?”

藍曦臣尚未應答,似是不能確定,藍忘機卻已緩緩點頭。

魏無羨道:“好了,我也知道是誰了。”

他壓低聲音,道:“赤鋒尊,對嗎?”

剛纔“捉迷藏”的時候,這具無頭屍一直在重複一個動作:虛握拳頭,揮動手臂,橫砍豎劈。看起來,很像是在揮動某種武器。

一提到武器,魏無羨便想到劍。但他自己是用劍的人,以前也和不少用劍的名士交過手,卻從來沒有見過哪位高手是這樣用劍的。劍爲“百兵之君”,用劍之人,總會講究幾分端莊,或是幾分飄逸。即便是刺客的劍,狠辣陰毒裡,也必要有幾分靈動。劍法之中,“刺”、“挑”等動作偏多,“砍”、“削”等動作偏少。而觀那名無頭人使劍的動作,太過沉重,殺伐之氣、暴戾之氣過重,而且橫砍豎劈,毫不優雅,毫無風度。

但,如果他握的不是劍,是一把刀,而且是一把很沉重、殺氣極大的刀——那便合情合理了。

刀和劍,氣質和使法,都是截然不同的。這個無頭人生前慣用的武器,應該是一把刀。刀法凌厲,只求威勢,不求端雅。他在尋找自己頭顱的時候,也在尋找自己的武器。所以他不斷重複揮刀的動作,還反手抓住避塵,把劍當成了他的佩刀在使。

而此前這具屍身沒有胎記一類的特殊標誌,又被切得七零八落,根本無法辨認身份。別說是聶懷桑在祭刀堂裡認不出來了,就連魏無羨也不敢保證,如果把他自己的腿切下來到處亂扔,他能認出這是誰的腿。直到方纔四肢和軀體被怨氣暫時粘合,拼湊出了一具能行動的屍身,藍曦臣和藍忘機這才認出了他的身形。

魏無羨道:“澤蕪君,含光君對你說過了我們一路的見聞吧。莫家莊,掘墓人,義城那些。”

藍曦臣頷首。魏無羨道:“那含光君也應該和你說了,那個在常氏墓地出手搶奪屍體的霧麪人,對姑蘇藍氏劍法瞭如指掌。只有兩種可能:一,他就是藍家的人,從小就練姑蘇藍氏的劍法;二,他不是藍家人,但他非常熟悉你們家的劍法,要麼經常和藍家人拆招切磋,要麼聰明非常,只要看過,就能記得所有的招式和劍路。”

藍曦臣默然不語,魏無羨又道:“他搶奪屍體便是不願讓旁人發覺赤鋒尊被肢解了。赤鋒尊屍身一旦被拼湊齊,情況便會對他不利。這是一個瞭解清河聶氏祭刀堂秘密的人,一個可能和姑蘇藍氏非常親密的人,一個和赤鋒尊頗有……淵源的人。”

這樣一個人,最有可能是誰,不必明言,誰都心中有數。

藍曦臣神色雖是凝重,聞言卻立刻道:“他不會這麼做。”

魏無羨道:“澤蕪君?”

藍曦臣道:“你們探查分屍案、遭遇掘墓人,都是這個月的事。而這個月裡他幾乎一直同我秉燭夜談,前幾日還在共同策劃下個月蘭陵金氏的百家請談盛會,分身乏術,掘墓人不可能是他。”

魏無羨道:“若使用傳送符呢?”

藍曦臣搖了搖頭,語氣雖溫和,卻斬釘截鐵:“使用傳送符須修習傳送術,極其難修,他從未有修過的跡象。而且使用此術須消耗大量靈力,但前不久我們還一同出行夜獵,他表現極佳。我可以確定,他絕沒有使用過傳送符。”

藍忘機道:“他不必本人去。”

藍曦臣仍是緩緩搖頭。魏無羨道:“藍宗主,你心中知道,嫌疑最大的那個人是誰,只是你拒絕承認。”

篝火火光映得三人臉上明明暗暗,變幻莫測。荒廢頹敗的花圃之中,一片沉寂。

默然一陣,藍曦臣道:“我明白,因爲一些原因,世人對他誤解頗多。但……我只相信這麼多年來我親眼所見的。我相信他不是這樣的人。”

藍曦臣爲這個人辯護,倒也不難理解。說實話,就連魏無羨本人,對他們懷疑對象的印象也不壞。也許是出身原因,他待人十分謙遜親和,是那種誰都不會得罪、誰跟他相處都能覺得舒服熨帖的人。何況澤蕪君還與之交好數年?

聶明玦生前那段日子,正是清河聶氏在他的執掌下如日中天、聲勢直逼蘭陵金氏的時候。聶明玦之死,對誰最有益處?

大庭廣衆之下走火入魔發狂而死——看似無懈可擊、無可奈何的一樁憾事,事實果真如此簡單嗎?

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驕矜第三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重生第一重生第一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79章 丹心第十九潑野第二 3第43章 佼僚第九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9章 驕矜第三 4
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33章 草木第八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驕矜第三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重生第一重生第一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33章 草木第八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79章 丹心第十九潑野第二 3第43章 佼僚第九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9章 驕矜第三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