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狡童第十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是誰?

魏無羨也很想聽到秦愫說出來,究竟是誰。一個能潛入金麟臺主人寢殿的人,一個能接近仙督之妻的人,一個看穿了金光瑤某種不可告人的秘辛的人。

信中所寫的,一定不會是單純的殺人放火之類的的惡事。能夠令金光瑤的妻子看了之後噁心或者恐懼到嘔吐。並且難以啓齒,所以就算在場的只有他們兩個人,秦愫依舊連質問都只能斷斷續續的,說不出口。

但若是秦愫真的老實交代了送信人是誰,那就太蠢了。因爲一旦說出來了,金光瑤除了會去對付那個人,同時,也一定會想方設法封秦愫的口。

至於用什麼手段,那就不是別人能預料的了。

好在秦愫雖然從年少時就一派天真,人卻不傻,沒有立刻回答。金光瑤正襟危坐在桌邊,燭光之下,眉目如畫,神色冷靜。半晌,他起身過來,俯身似乎要去扶她。

秦愫一把打開他的手,伏地忍不住又是一陣劇烈的乾嘔。

金光瑤的眉尖抽了抽,道:“我真的這麼讓人噁心嗎?”

秦愫道:“……你不是人……你是個瘋子!”

金光瑤看她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一種悲慼的溫情。他道:“阿愫,你覺得我髒,覺得我噁心,這都沒什麼。可是這件事如果傳出去了,別人會怎麼看你呢?你是我的妻子啊,怎麼能逃得了干係?”

秦愫抱頭道:“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不要再提醒我了!!!我真恨不得從不認識你跟你沒有半點關係!你當初是爲什麼要接近我?!”

沉默片刻,金光瑤道:“當初我是真心的。”

秦愫哭道:“你還在花言巧語!”

金光瑤道:“我說的是實話。我一直很感激你,感激你不在意我的出身,感激你從不對我母親說過什麼。阿愫,我也是無可奈何,別人不害阿鬆,阿鬆也必須死。他只能死。如果讓他再繼續長大,你跟我……”

秦愫舉手扇了他一耳光,道:“那這一切的究竟是誰害的?!你爲了這個位置,還有什麼做不出來,啊?!”

金光瑤受了她一耳光,白淨的臉頰上立刻浮現出一個紅紅的掌印。他閉上眼,片刻之後,又是一個微笑,無視秦愫的推拒摔打,將她扶了起來,道:“阿愫,你真的不肯告訴我叫你來看這封信的人是誰?”

秦愫道:“我告訴你,讓你好再去殺人滅口?”

金光瑤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看來是病糊塗了,岳丈已經外出雲遊修養了,這段時間我就把你也送去,和岳丈共享天倫之樂吧。”

他口裡說着要送秦愫去休養,卻扶着渾身無力的秦愫,走進了層層紗幔之中。紙人羨躡手躡腳地從桌子底下鑽了出來,算算時間,應該還夠用,也跟了進去。

進去之後,他發現,原本安着一面巨大落地銅鏡的地方,出現了一道黑洞洞的門。

金光瑤一定在他妻子身上做了什麼手腳,秦愫的雙眼睜得大大的,還在流淚,眼睜睜看着丈夫把自己拖進一間密室,卻不說話也不喊叫。

魏無羨貼着地面跟着爬了進去,銅鏡隨即合上,半點聲息也無,沒有一般機關開關時會發出的沉重機括聲。金光瑤把秦愫輕輕地安放到牆角邊,拍了兩下手掌,密室裡幽幽亮起,是牆壁上的燈盞自燃了。

這似乎是一間藏寶室。

前方牆壁上則是書格,一冊冊的線裝書和卷軸佈置得井井有條。左右兩面的牆壁前都是形狀不一的多寶格。魏無羨隨眼一掃,紙片一凝。

其中一隻格子裡,放着一把劍。這把劍,他非常熟悉。

隨便。

哪個仙門世家都會有三四個藏寶室,因此,金光瑤的寢殿裡有這樣一間密室,並不稀奇。

密室的中央,擺着一張黑黝黝、冷冰冰的長方鐵桌,大小剛好可以躺一個人。魏無羨心道:“在這張鐵桌上殺人分屍,再適合不過了。”

秦愫面如死灰,金光瑤蹲在她身前,給她理了理微微凌亂的髮絲,道:“別害怕,阿愫。你現在這個樣子,不方便到處亂走,這幾天人多,你就休養一下吧。只要你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你就可以回來了。”

魏無羨忽然發現,一間格子的前方,用一道簾子擋住了。簾子上畫滿了血紅的咒文,是封禁紋。

一張紙片人貼着牆根,慢慢地往上挪去。半寸半寸,挪得極慢。那頭金光瑤還在溫聲軟語地求秦愫,突然,像是覺察到什麼,猛地回頭!

密室內除了他和秦愫,空無一人。

金光瑤站起身來,走到多寶格前,仔細地察看了一遍牆壁,並未看到異樣。他這才負手走了回去。

方纔他忽然回頭查看,魏無羨已經爬到了簾子下的第二個格子前。格子裡放着一疊用線捆訂起來的書稿,他一見金光瑤頸部微動,就倏地把自己薄薄的紙片身軀插了進去。

萬幸,雖然金光瑤警覺性非比尋常,卻也沒警覺到要翻翻這本書、看看裡面有沒有藏着個人的地步。

紙人羨像一片書籤一樣,扁扁地夾在一本書裡,還不敢立刻出來。他的眼睛緊貼着前後兩張書稿的紙張,忽然間,覺得眼睛所見的這幾個字好生熟悉。

有秀骨,潦草,略輕浮。

這是他的字。

魏無羨再仔細看這幾個字:“……異於奪舍……”、“……復仇……”、“……強制結契……”還有一些破損和字句不清之處。

這下,他確定了。這本書,是他的手稿。

所載內容,是他四處蒐集整理資料、再加上自己的推斷後寫的一份關於獻舍禁術的文章。

當初他寫過不少這樣的手稿,都是隨手寫、隨手扔,丟在夷陵亂葬崗上。這些手稿有的在圍剿之中被毀掉了,有的就像他的佩劍一樣,留了下來,被旁人藏了起來。

魏無羨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也許,金光瑤就是那個莫玄羽曾經騷擾過的人!

莫玄羽得知的獻舍禁術殘損不全,儀式沒做足,只能是從這份破損的手稿上學來的。

這份手稿的主人是金光瑤。而既然是禁術手稿,這種東西,自然不方便讓旁人看到,因此金光瑤一定會小心保存,謹慎收好。如果不是很親近的人,決不能看到這份手稿。

親近到什麼地步?聯想莫玄羽是因爲斷袖騷擾同門才被趕回莫家莊,實在很難不讓人多想。

如果只是單純地騷擾同門,總覺得不至於就這樣把身有宗主血脈的私生子掃地出門。而如果騷擾的對象是射日之徵後身價大增的斂芳尊、雖然大家都不直說但誰都心知肚明的異母兄弟,那嚴重性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是一樁十足的醜事,非得斷了不可。要斷當然不能拿斂芳尊開刀,只能從修爲不高的莫玄羽下手了。

還有金凌。金凌討厭斷袖,當然更討厭糾纏他小叔叔的斷袖。

觀蘭陵金氏上上下下門生的態度,都對莫玄羽頗爲嫌惡,看來已公認是莫玄羽單方面糾纏金光瑤。

若果真如此,那麼方纔金光瑤看到莫玄羽,依舊一派談笑風生,全然若無其事,這個人實在是有些……

由此進一步推斷,也許那封信裡,寫的就是這件事?

魏無羨立刻推翻了這個猜測。

他相信,金光瑤這種人不會真的對莫玄羽動什麼心思,很可能莫玄羽顏面名譽掃地只是他一手策劃的騙局,只爲把也許會威脅到自己的另一個私生子驅逐出局。金光瑤一定會把握好界線,絕不會與莫玄羽有什麼肉體上的牽扯。況且,雖說斷袖狎暱上不得檯面,但仙門望族之中,兼好男風也並不是很稀奇的事,秦愫出身世家,多少了解一些,不至於因爲丈夫可能跟男人有過什麼就嘔吐,反應還如此激烈。

金光瑤的聲音傳來了:“阿愫,我要去主持場面了,之後再來看你。”

魏無羨從他自己寫的那疊手稿裡一點一點扭了出來,貼着牆壁,繼續往上挪。終於挪到了那間格子裡,可他還沒看清這裡面是什麼,忽的眼前一亮。

金光瑤走了過來,掀起了簾子。

一剎那,魏無羨本以爲被他抓住了。可是,微弱的火光從簾子外透進來,他發現自己剛好被籠罩在一片陰影裡。

前方有個圓形的東西,擋住了他的紙片人身軀。

金光瑤定定地不動,似乎在與這間格子裡裝的東西對視。

半晌,他問道:“剛纔是你在看着我麼?”

當然,不會有任何迴應。靜默了一陣過後,金光瑤便放下了簾子。

魏無羨消無聲息地貼上了這個東西,摸了摸。冰冷,很硬,似乎是一個頭盔。

他轉到前方,果然,看到了一張慘白的臉孔。

封印者要叫這顆頭顱看不到、聽不見、說不得,因此,這張臉的雙目和口耳都被刻滿咒文的鐵片牢牢封住。

而魏無羨潛到這裡來,就是要將頭顱上的封印解開,讓已被他們運送到金麟臺下、蘭陵城內的無頭屍感應到他的頭顱,然後在百家衆目睽睽之下、殺上金麟臺,殺到金光瑤的面前。

魏無羨用紙片做的袖子在繫着鐵片的繩結上拉扯,扯到一半,忽然感覺被一股強勁的吸力往前一拽,貼到了聶明玦的頭顱之上。

金麟臺另一邊,藍忘機坐在魏無羨的對面,一直在盯着他的臉。看了半晌,手指微動,垂着眼睫,舉手輕輕碰了碰自己的嘴脣。

很輕很輕,和剛纔紙片人在上面撞的那一下一樣輕。

忽然,魏無羨的身體向前傾倒,藍忘機霍然起身,將他接入懷中,擡起他的臉一看,魏無羨的眼睛仍是閉着的,眉頭卻緊緊地蹙了起來。

強制共情!

這顆頭顱的怨念竟然強到把他吸了過去強制共情!

魏無羨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下一刻,睜眼便是一抹刀光、一片血影。面前的一顆頭顱和身體分離,飛了出去。

這個人身上穿的是岐山溫氏的衣服,揹負太陽烈焰家紋。魏無羨看着自己收刀回鞘,一個低沉的聲音從自己嘴裡傳出:“頭撿了,吊起來,給溫若寒看。”

身後有人應道:“是!”

魏無羨知道這個被一刀斬首是誰了。

岐山溫氏家主溫若寒的長子溫旭,射日之徵開戰後不久,就被聶明玦截殺於河間,一刀斷頭,還被他挑起頭顱,吊在陣前,向溫家的修士示威。

聶明玦掃了一眼地上屍身,手壓在刀柄上,穩步朝另一方向走去。

聶明玦很高,上次與阿箐共情,魏無羨的視野極矮,這次卻比他自己平時的視野還要高上一個頭,彷彿豁然開闊了不少。

走了一陣,他忽然頓住腳步,問身後下屬:“上次負責善後事宜的是誰?”

下屬道:“是一名叫做孟瑤的修士。”

在金光瑤認祖歸宗之前,他從母姓,名字就叫做孟瑤。

聶明玦道:“這次也交給他,他做得很好。連遭受波及的村民也一併安置了。”

頓了頓,他又道:“這個人現在在哪一部?”

魏無羨心道:“果然如聶懷桑所說,當初聶明玦還是挺器重金光瑤的。”

聶明玦手下的本家修士和應徵散修分幾地駐紮,孟瑤此刻被分在河間一座山的山洞裡。聶明玦徒步上山,遠遠的還沒走近,看到一個布衫少年拿着一隻竹筒,從林子裡轉了出來。

那少年似乎剛剛打水歸來,正要走進山洞,忽然又停了下來。他站在洞外,凝神聽了一陣,似乎猶豫着該不該進去,最終,還是拿着竹筒默默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走出一段過後,他在路邊找了個位置蹲了下來,從懷裡掏出一點白色的乾糧,就着清水慢慢吃了起來。

聶明玦朝他走了過去。這少年正低頭吃東西,覺察有人走近,一擡頭,連忙收了乾糧,站起來道:“聶宗主。”

這少年白麪翠眉,身量較小,正是金光瑤那張很佔便宜的臉。

這時候他還沒被蘭陵金氏接受,額間自然也沒有那一點明志硃砂。聶明玦明顯對他的臉有印象,道:“孟瑤?”

孟瑤道:“是。”

聶明玦道:“爲何不進山洞和旁人一起休息?”

孟瑤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有點尷尬地笑了笑,似是不知道說什麼好。見狀,聶明玦越過他,朝山洞走去。他隱匿了聲息,是以,走到洞外也沒有人覺察,裡面的人仍在高談闊論得歡:

“……對,就是他。”

“不會吧!金光善的兒子?金光善的兒子能跟咱們混成一個德性?怎麼不回去找他爹?動動手指就能讓他不必這麼辛苦了。”

“你以爲他不想回去嗎?人家拿着信物千里迢迢從雲夢找到蘭陵去,不就是想認這個爹?誰叫金光善的婆娘厲害。而且金光善在外邊生得那麼多,兒子女兒最起碼有一打,你看他認過誰沒有?鬧成那樣,也是他自取其辱。要我說,人呢,就是不能盼着自己不該盼的東西。”

“傻不傻,有一個金子軒,金光善還稀罕什麼別的兒子?況且還是個娼妓生的,鬼知道究竟是誰的種。估計金光善心裡也犯嘀咕吧。”

“我看他根本就不記得自己跟那女的有過這麼一遭了。”

“一想到金光善的兒子也要認命地給咱們打水,我居然還挺高興的,哈哈哈……”

“認命個屁,人家可使勁兒表現了,沒看他那麼賣力嗎,跑來跑去做這做那多殷勤哪,巴巴地就指望混出名堂來他爹肯認他回去呢。”

聶明玦的心頭躥起了一股怒火,直燒到了魏無羨的胸中。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第23章 陰鷙第六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9章 陽陽第五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9章 陽陽第五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33章 草木第八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6章 狡童第十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23章 陰鷙第六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
第23章 陰鷙第六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9章 陽陽第五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19章 陽陽第五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33章 草木第八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6章 狡童第十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23章 陰鷙第六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