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佼僚第九 3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魏無羨坐在地上,胡思亂想了一夜,不知什麼時候,頭一歪,就靠着木榻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歪到清晨,他感覺有人動作輕柔地把他抱了起來,放平到榻上。魏無羨勉力睜眼,藍忘機那張冷淡依舊的臉映入眼簾。

他一下子清醒了七八分,叫道:“藍湛。”

藍忘機“嗯”的應他。魏無羨又道:“你是醒着還是醉着?”

藍忘機道:“醒着。”

他拿起魏無羨的手腕,兩隻腕上都是數道血紅的勒痕。藍忘機取出一隻淺青色的小瓷瓶,低頭給他上藥。細膩的藥膏抹到之處,登時一片清涼。魏無羨眯起眼睛,道:“好疼啊。藍湛你喝醉了之後真沒禮貌。”

藍忘機眼也不擡,道:“自作自受。”

魏無羨的心吊了一下,道:“藍湛,你喝醉了之後,幹了什麼,你真的不記得吧?”

藍忘機道:“不記得。”

魏無羨心道:“應該是不記得。否則他還不得惱羞成怒把我剮了。”

他心中既慶幸藍忘機不記得,又有點可惜他不記得。好像悄悄幹了一件壞事,偷吃了什麼東西,自己一個人躲在角落竊喜偷笑。不由自主的,他的眼睛又盯上了藍忘機的嘴脣。

雖然嘴角從來不會勾起,但看上去很柔軟,也的確很柔軟。

魏無羨無意識咬了一下脣,又開始胡思亂想:“姑蘇藍氏家教這麼嚴,藍湛又是個完全不解風情的,他從前肯定沒親過女孩子,這下怎麼辦呢,被我拔得頭籌了,我要不要告訴他?說不定從來都沒動過那方面的心思……不對!上次他喝醉的時候,我問他‘有沒有喜歡的人’,他回答過‘有’。說不定親過?——不對不對,就算他有,依藍湛這種慣於剋制的性子,肯定也沒親過,發乎情止乎禮。說起來,沒準他當時根本就沒明白我說的‘喜歡’是什麼樣的‘喜歡’……”

藍忘機是卯時準時醒來的,給魏無羨塗完藥之後,便有人輕輕敲門。敲了三下,藍思追的聲音傳來:“含光君,都起來了。要走了嗎?”

藍忘機道:“樓下等。”

衆人出了城,在城樓下就要分道揚鑣了。諸名世家子弟原先不過都是臉熟,各家開辦清談盛會的時候登門作客,然而這幾日先是共歷殺貓怪事,又同在一座迷霧鬼城裡度過了驚心動魄的一天一夜,還一起燒過紙錢、一起偷喝過酒、一起吵過架、一起罵過人,彼此之間已非常熟稔,臨別之際,都依依不捨,在城門口拖拖拉拉,約定什麼時候到我家清談會來玩,什麼時候去你家夜獵。藍忘機也沒有催促,任由他們講這講那,站在一棵樹下靜立不語。

仙子被他盯着,不敢亂叫亂跑,只能也縮在樹下,巴巴地望着金凌那邊,尾巴搖得飛起。

趁藍忘機把仙子盯住了,魏無羨攬着金凌的肩,走了遠遠一段。

他邊走邊道:“回去之後不要跟你舅舅吵架頂嘴了,聽他的話,今後小心,不要再一個人出來夜獵了。”

莫玄羽是金光善的私生子之一,是金子軒和金光瑤同父異母的弟弟,所以他現在也算是金凌的小叔叔了,可以理所當然地用長輩的語氣對他叮囑。

金凌雖然出身名門,但畢竟無父無母,難免會受一些流言蜚語影響,急於求成急於證明自己。魏無羨又道:“你才十幾歲啊?現在跟你差不多大的世家子弟,都沒有獵過什麼了不得的妖魔鬼怪,你又何必急於一時,非要搶這個先。”

金凌悶悶地道:“我舅舅和小叔叔成名的時候也是十幾歲。”

魏無羨心想:“那能一樣嗎?當年有岐山溫氏壓在上頭,人心惶惶,不拼命修煉廝殺,誰都不知道下一個倒黴的會不會是自己。射日之徵里拉人上戰場,管你是不是十幾歲。而如今形勢安穩,各家安定,氛圍自然沒那麼緊繃,沒那麼拼命了。”

金凌又道:“就連魏嬰,他當年斬殺屠戮玄武的時候也是十幾歲。連他都可以,我爲什麼不能?”

魏無羨道:“那是他斬殺的嗎?那不是含光君殺的嗎?”

聽他提到藍忘機,金凌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想說什麼,但又強行忍住了,道:“你跟含光君……算了。你們自己的事。總之別的我不管,你愛斷袖你就去斷袖吧,這病治不了。”

魏無羨嘿道:“這怎麼叫病呢?”

心中捧腹:“他還以爲我在恬不知恥地糾纏藍湛呢?!”

金凌又道:“我已經知道了姑蘇藍氏抹額的含義。既然事已至此,你就好好待在含光君身邊吧。斷袖也要斷得潔身自好,別再找我們家的人,我也管不着你。”

他說的“我們家”,既包括蘭陵金氏也包括雲夢江氏,看來是對斷袖的容忍程度有所上升,只要不找他家裡人就可以當沒看見。魏無羨道:“抹額?姑蘇藍氏的抹額有什麼含義嗎?”

金凌道:“你不要得意還裝傻!我不想再說這個。你是不是魏嬰?”

三句話的最後,他突然甩出一句,單刀直入,令人猝不及防。

魏無羨道:“你覺得我像嗎?”

金凌沉默半晌,忽然吹了一聲短哨,道:“仙子!”

被主人叫了名字,仙子甩着舌頭,撒開四條腿奔了過來。魏無羨拔腿狂奔:“好好說話,放什麼狗!”

金凌道:“哼!再見!”

他說完再見,就雄赳赳氣昂昂地朝蘭陵方向去了,看來還是不敢回雲夢去見江澄。其他家族的子弟們也三三兩兩,朝着不同的方向回家去了。最終,只剩下魏無羨、藍忘機,和藍家的幾名小輩。

他們兩人行在前,其餘少年跟在後。行了一陣,藍忘機道:“江澄知道你是誰。”

魏無羨坐在花驢子上,讓小蘋果慢騰騰地走着,道:“是啊,知道。可知道又如何,他拿不出什麼證據。”

獻舍與奪舍不同,是無跡可查的。江澄也只不過是根據他看到狗之後的神情判斷出來的。可一來魏無羨怕狗這件事江澄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二來神情和反應這些東西,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根本無法判斷,做不了什麼鐵證。就算江澄現在到處貼公告廣而告之夷陵老祖魏無羨是個見狗慫,估計所有人也只會當是三毒聖手忽然無聊了拿他們消遣。

魏無羨道:“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啊。你究竟是怎麼認出我的?”

藍忘機淡聲道:“我也很好奇,你記性爲什麼那麼差。”

他們本應直向姑蘇而行,回雲深不知處。而中途聽聞潭州某地有精怪擾人,便小小繞了一段路,順便夜獵。平亂回程,途徑一處花園。

花園極大,設有石亭石欄,石桌石凳,供賞花賞月。然而多年雨打風吹,亭子缺了一角,石凳倒了兩個。滿園不見花卉,只見枯枝敗葉。這個花園,已經荒廢多年了。

藍思追道:“這是蒔花女的花園。”

藍景儀愣愣地道:“蒔花女?是誰?這花園有主人嗎?怎麼看上去這麼破,好久都沒人打理了。”

花期短暫,應季而開的花卉,稱之爲蒔花。品種繁多,花色各異,開時滿園芬芳。聽到這個名字,魏無羨心中一動,記起來一點什麼。

藍思追道:“這座花園曾經很有名。我在書上讀到過。《蒔女花魂》篇載,潭州有花圃,花圃有女。月下吟詩,詩佳,贈以蒔花一朵,三年不萎,芳香長存。若詩不佳,或吟有錯,女忽出,持花擲人臉,後而隱。”

藍景儀道:“吟錯詩就是要被她用花砸臉啊?那花不要帶刺,不然要是我來試試,一定會被砸得臉上被扎出血。這是個什麼妖怪啊?”

藍思追道:“相傳花圃最早的主人是一位詩人,他親手栽種了這些花,以花爲友,日日在此吟詩,園中花卉受書香詩情所染,凝出了一縷精魂,化爲蒔花女。外人來此,吟詩吟得好了,讓她想起栽種自己的人,一高興便贈送一朵花。若是吟得差了錯了,她便從花叢裡鑽出來,用花朵打人的頭臉。被打中的人會暈過去,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被扔出了花園。十幾年前,來這座花園的人可說是絡繹不絕。”

魏無羨道:“風雅,風雅。不過姑蘇藍氏的藏書閣裡可不會有書記載這種東西,思追你老實說,讀的是什麼書。”

藍思追臉上一紅,悄悄地去看藍忘機。藍景儀道:“蒔花女是不是很美貌?不然爲什麼那麼多人都要來?”

見藍忘機並無責備意思,藍思追道:“應該是很美貌的。但是很少有人看到,畢竟就算自己不會作詩,背一兩首吟詩一番又有何難,因此大多數人都得到了蒔花女的贈花。就算偶爾有吟錯了被打的,也看不清蒔花女的臉。只有一個人除外。”

另一名少年問道:“哪個人?”

魏無羨輕輕咳了一聲。

藍思追道:“夷陵老祖魏無羨。”

魏無羨又咳了一聲,道:“怎麼又是他?咱們聊點別的不成嗎?”

沒人理他。藍景儀擺手道:“你不要吵。魏無羨怎麼了?他幹什麼了?他把蒔花女抓出來了嗎?”

藍思追道:“這倒是沒有。不過,他爲了看清蒔花女的臉,到這座花園來,每次都故意吟錯詩,惹得蒔花女發怒用花朵打他,再把他扔出去,他醒了之後再爬進來,繼續大聲唸錯。如此反覆二十多次,終於看清了蒔花女的臉,但是蒔花女也被他氣到了,好長一段時間都再也不出來了,看見他一進去就一陣亂花下雨,比奇景還奇景……”

衆少年齊齊笑了起來,都道:“魏無羨這個人真討厭!”

“怎麼這麼無聊啊!”

魏無羨摸摸下巴,心道:“這有什麼無聊的。誰年少的時候沒幹過一兩件這種事?話說回來,爲什麼連這種事都有人知道啊?還記在書上?”

藍忘機看着他,雖然面無表情,眼底卻漾着異樣的光采,似乎在取笑他。魏無羨心道:“你取笑我?嘿,藍湛竟然好意思取笑我。”

他道:“你們這羣小朋友,心不靜,意不清。肯定天天都在看雜書,不專心修煉。回去叫含光君罰你們抄家訓,十遍。”

衆少年大驚失色:“倒立着還要抄十遍?!”

魏無羨也是一驚,看向藍忘機:“你們家現在罰抄都是要倒立着抄?太狠了。”

藍忘機道:“光是罰抄,總有人不受教訓。”

他們聽故事聽得興致大發,要在蒔花園夜宿。野宿對夜獵者也本是常事,東撿西撿,堆起一堆枯枝敗葉,生起了一堆篝火。藍忘機出去巡視,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異動。魏無羨坐在火堆旁,見現下終於有機會問了,道:“對了,你們家的抹額,到底有什麼含義?”

提到這個,衆少年的臉色陡然一變,都支支吾吾起來。

藍思追小心地道:“莫公子,你不知道嗎?”

魏無羨道:“我要是知道了,我還問?我像是那麼無聊的人嗎?”

藍景儀嘀咕道:“那你還是別知道了。”

藍思追似是在考慮措辭,斟酌了好一陣,才道:“是這樣的。姑蘇藍氏的抹額,意喻‘規束自我’,這個你知道吧?”

魏無羨道:“知道?”

藍思追繼續道:“而姑蘇藍氏立家先祖藍安有言,只有在命定之人、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規束。所以,藍家的抹額,歷代以來,除了自己,誰都不能夠隨便碰、不能隨便取下,更不能夠系在旁人身上,這是禁忌。嗯,只有,只有……”

只有什麼,不必說了。

篝火之旁,這些年輕稚嫩的臉紅成一片,藍思追都說不下去了。

魏無羨感覺身體裡一半以上的血都衝上了腦門。

這抹額、這抹額、這這這——

這抹額的含義、相當之沉重啊!

他忽然覺得非常需要新鮮空氣,霍然站起,躥了出去,心道:“……我都幹了什麼!!!他都幹了什麼!!!”

當年在岐山,溫氏舉辦過一場百家清談盛會,大會爲期七天,七日裡每日的餘興項目都不一樣,其中有一日是比射箭。

一千多個真人一般大小、靈活走動的紙人靶子裡,只有一百個是附有兇靈在內的,各家未及弱冠的少年子弟入場爭獵。只要射錯一個,就必須退場,唯有不斷地射中附有兇靈的正確紙人,才能留在場中,最後再計算誰射中的最多、最準。

那時距離魏無羨在雲深不知處聽學、被遣送回雲夢已過去一年多。他回雲夢之後,跟人講了一通藍忘機如何如何刻板、如何如何沒趣,未過多久就把這段日子拋在腦後,繼續湖上翻浪、山中撒野去了。

他聽了一早上的辯論,聽得頭昏腦漲,背起弓箭纔好容易來了點精神,隨眼一掃,只見身旁有個面若敷粉、冷若冰霜的俊俏少年郎,身穿正紅圓領袍衫,系九環帶,袖子收得很窄。這本是此次岐山百家清談會小輩們的統一禮服,被他穿得格外好看,三分文雅,三分英氣,剩下的六分全是俊美,令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少年揹着一束尾羽雪白的箭,低頭正在試弓。他手指纖長,在弓弦上一撥,發出琴絃一般的音色,動聽而又不乏剛勁。

魏無羨見這少年有點眼熟,想了一會兒,一拍大腿,興高采烈招呼他:“這不是忘機兄嗎?”

藍忘機試好了弓,扭頭就走。

魏無羨又吃個沒趣,對江澄道:“又不睬我。嘿。”

靶場有二十多個入口,各家不同,藍忘機走到姑蘇藍氏的入口前,魏無羨搶先溜了過去。藍忘機側身,他也側;藍忘機挪步,他也挪。總而言之就是堵着不讓他走。

最終,藍忘機立定原地,微微揚首,肅然道:“借過。”

魏無羨道:“肯理我了?剛纔是裝不認識呢,還是裝沒聽到?”

不遠處,其他家族的少年們都看着這邊,奇的奇,笑的笑。江澄不耐煩地一咂嘴,自己背好箭到另一個入口去了。

藍忘機冷冷地擡起眼簾,重複道:“借過。”

魏無羨嘴角含笑,挑挑眉,側過身子。入口的拱門狹窄,藍忘機不得不挨着他擦身而過。等他入場,魏無羨在他背後喊道:“藍湛,你抹額歪了。”

世家子弟都極爲注重儀表,尤其是姑蘇藍氏。聞言,藍忘機不假思索舉手去扶。可那抹額分明佩得端端正正,他一回頭,目光不善地投向魏無羨,後者早哈哈笑着轉去了雲夢江氏的入口。

入場正式開始比賽之後,不斷有世家子弟因錯手射中普通紙人而退場。魏無羨一箭一個,射得很慢,卻例無虛發,箭筒裡的箭不到一會兒便去掉了十七八支。忽然,有什麼東西飄到了他臉上,搔得魏無羨臉頰癢癢的,他回頭一看,原來不知不覺間,藍忘機已到走了他附近,背對着他,正在向一隻紙人拉弓。

那條抹額的飄帶隨風飄起,輕柔地掃中了魏無羨的臉。他道:“忘機兄!”

藍忘機將弓拉滿,道:“何事。”

魏無羨道:“你抹額歪了。”

這次,藍忘機卻再也不相信他了,一箭飛出,頭也不回地迸出兩個字:“無聊。”

魏無羨道:“這次是真的!真的歪了,不信你看,我給你正正。”

他說動手就動手,一把抓住了在自己眼前飄來飄去的抹額尾帶。可壞就壞在,他這個人手忒賤,以前拉雲夢那邊小姑娘的辮子拉慣了,手上一抓到絲狀物就想扯一扯,這次也扯了扯。誰知,這條抹額本來就微微歪斜,有些鬆動,被他一拉,便從藍忘機額上滑落了。

剎那間,藍忘機握弓的手一個哆嗦。好半晌,他才僵硬地回過頭,視線極慢極慢地轉向魏無羨。

魏無羨手裡還拿着那條雪白的抹額,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重新系上吧。”

藍忘機的臉色十分難看。

他的印堂之間簡直有一團黑氣籠罩,握弓的手背青筋暴起,整個人氣得像是要發抖了。魏無羨看他似乎眼睛裡爬上了血絲,忍不住把那條抹額捏了捏,心道:“我扯掉的這東西確實是一條抹額,不是他身上的什麼部位吧?”

見他居然還敢捏,藍忘機猛地將他手裡的抹額奪了過來。

他一奪,魏無羨便鬆了手。藍家幾名其他的子弟也不發箭了,圍了過來,對着沉默不語的藍忘機低聲說着什麼,邊說邊搖頭,還邊用意味不明的詭異眼神看魏無羨。

魏無羨只聽到模糊的字句,“不必在意”、“意外”、“不可當真”、“無須生氣”、“男子”,諸如此類,越發茫然。藍忘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拂袖轉身,徑自往場外走去。

江澄走過來道:“你又幹什麼了?不是讓你不要撩他的嗎?一天不找死心裡就不痛快。”

魏無羨攤手道:“我說他抹額歪了,第一遍是騙他的,可第二遍是真的。他不相信,還生氣。我不是故意拉掉他抹額的,你說他爲什麼那麼氣憤?連比賽都不參加了。”

江澄道:“誰知道,可能因爲你格外惹人討厭!”

他背後的箭已經快射完了,魏無羨見狀,也開始發力起來。

這一段,這麼多年來他根本沒有細想過,原本不是沒懷疑過抹額對藍家人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含義,但比完賽之後,他就把這件事又拋到了腦後。如今想想,當時在場的其他藍家子弟都是用什麼眼神看着他的——

當着大庭廣衆的面被一個混小子強行摘走了抹額,藍湛居然沒把他當場捅死——涵養真是好得可怕啊!!!

藍景儀疑惑道:“他一個人在那裡走來走去的幹什麼?吃多了坐不住嗎?”

另一名少年道:“臉色也忽紅忽綠的……是不是吃壞了……”

魏無羨繞着一叢枯花走了五十多圈才冷靜下來,對自己道:“魏無羨,你能活到那麼久才死,而不是十幾歲就夭折,真是生平大幸!不過,藍湛的抹額是不是從來也沒有別人摘過?沒有別的人碰過?只有我……”

想到這裡,他忽然聽到身後傳來枯葉被踏碎的聲音。

聽足音不是小孩子,應當是藍忘機回來了,魏無羨琢磨着該怎麼求證是不是果真如此,一轉身,只見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身後不遠處,一株死樹的陰影之下。

這道身影很高、很挺拔、很有威勢。

只是少了一顆頭。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潑野第二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潑野第二 2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24章 陰鷙第六 2潑野第二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重生第一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43章 佼僚第九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驕矜第三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潑野第二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潑野第二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
潑野第二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潑野第二 2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24章 陰鷙第六 2潑野第二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重生第一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43章 佼僚第九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驕矜第三 2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潑野第二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潑野第二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