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草木第八 9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曉星塵的笑容凝固了。

“薛洋”兩個字,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他臉上本來就沒有多少血色,聽到這個名字後,瞬息之間褪得乾乾淨淨,嘴脣幾乎成了粉白色。

不能確定一般,曉星塵低聲道:“……薛洋?”

他忽然驚醒:“阿箐,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名字的?”

阿箐道:“這個薛洋,就是我們身邊這個人呀!就是那個壞東西!”

曉星塵懵懵地道:“我們身邊的?……我們身邊的……”

他搖了搖頭,像是有些頭暈,道:“你怎麼知道的?”

阿箐道:“我聽到他殺人了!”

曉星塵道:“他殺人?殺了誰?”

阿箐道:“一個女的!聲音很年輕,應該帶着一把劍,然後這個薛洋也藏着一把劍,因爲我聽到他們打起來了,打得砰砰響。那個女的就喊他‘薛洋’,還說他‘屠觀’、‘殺人放火’,‘人人得而誅之’。老天爺呀,這個人是個殺人狂魔啊!一直藏在我們身邊,不知道要幹什麼!”

阿箐一夜沒睡,肚子裡編了一晚上的謊話。首先,肯定不能讓道長知道他把活人當成走屍殺了,更不能讓他知道他親手殺了宋嵐。所以,儘管對不起宋嵐,她也絕不能供出宋嵐來。最好是能讓曉星塵發現薛洋身份後,趕緊逃走,逃得遠遠的!

但這個消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乍聽十分荒唐,曉星塵道:“可是聲音不對。而且……”

阿箐急得直戳竹竿:“聲音不對是他故意裝的!就是怕被你認出來!”忽然,她靈機一動,跳起來道:“啊對了!對了對了!他有九個手指!道長你知不知道?薛洋是不是有九個手指?”

曉星塵一下子沒站住。

阿箐連忙扶住他,把他扶到桌邊,慢慢坐下。過了好一會,曉星塵才道:“你怎麼知道他有九個手指?你碰過他的手嗎?如果他真是薛洋,他怎麼會任由你碰到他的左手?”

阿箐一咬牙,道:“……道長!我實話跟你說吧!我不瞎,我看得見!我不是碰到的。我是看到的!”

曉星塵微微茫然道:“你說什麼?你看得見?”

阿箐心裡害怕,但又不能不說,連連道歉:“對不起呀道長,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怕你知道了我不瞎以後要趕我走!但是現在你不要怪我了,我們一起跑吧。他買完菜就回來了!”

忽然,她閉上了嘴。

曉星塵纏眼的繃帶原本是雪白的,可此刻,卻有兩團血暈從中細細滲出,越滲越多,漸漸的,透布而出,從眼窩處流了下來。阿箐尖叫道:“道長,你流血了呀!”

曉星塵像是才發覺,輕輕“啊”了一聲,舉手摸了摸臉,摸到滿手鮮血。阿箐的手哆哆嗦嗦地幫他擦了擦,越擦越多。曉星塵舉手道:“我沒事……我沒事。”

原先,他眼睛的傷口只要思慮過度,情緒過度便會流血。但已經很久沒有復發了,魏無羨還以爲已經癒合了。誰知,今天又流血了。

曉星塵喃喃地道:“可是……可是如果真是薛洋,怎麼會這樣?爲什麼不一開始就殺了我,還會留在我身邊好幾年?這怎麼會是薛洋?”

阿箐道:“一開始他哪裡不想殺你!我看到他的眼神,很兇很可怕,但是他受了傷,動不了,需要有人照顧!我不認識他,要是我認識他,我知道他是個殺人狂魔,他躺在草叢裡的時候我就用竹竿捅死他!道長,咱們跑吧!啊?”

魏無羨心中卻嘆:“不可能了。若是不告訴曉星塵,他就會一直和薛洋這樣相處下去。若是告訴了曉星塵,他也絕不會就這樣逃走,非當面質問薛洋不可。此事無解。”

果然,曉星塵勉強平定了心神,道:“阿箐,你走吧。”

他嗓子微微沙啞,阿箐道:“我走?道長,我們一起走啊!”

曉星塵搖頭道:“我不走。我要問清楚他到底想幹什麼,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而且很有可能接近我、留在我身邊就是爲了達到這個目的。我走了留他一個人在這裡,義城這麼多人就要遭他毒手了。薛洋此人,一向如此。”

這回,阿箐的哭哭啼啼再也不是裝的了,她把竹竿扔到一邊,抱着曉星塵的大腿道:“我走?道長,我一個人怎麼走啊!我要跟你一起,你不走的話我也不走。大不了一起被他害死。反正我一個人在外面也遲早會孤苦伶仃死。你要是不想我這樣,咱們就一起逃!”

可惜,她不是瞎子的秘密暴露後,再用這招裝可憐就不管用了。曉星塵道:“阿箐,你看得見,又聰明。我相信你可以過得好。薛洋這個人有多可怕,你還不瞭解,你不能留下來,不能再靠近他了。”

阿箐心中的尖叫連魏無羨都聽到了:“我知道!我知道他有多可怕!”

但她又絕不能說出所有的真相來!

忽然,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薛洋回來了!

曉星塵驚覺地一擡頭,回覆夜獵時的敏銳狀態,猛地拉近阿箐,低聲道:“待會兒他進來,我對付他,你趁機立刻逃跑,聽話!”

阿箐含淚點頭。薛洋用腳踢了踢門,道:“你們搞什麼,我都回來了,還沒走嗎?沒走的話就把門閂打開讓我進去。累死了。”

光聽這聲音和口氣,好一個鄰家少年郎、活潑小師弟。可有誰會想到,此時此刻,站在門外的,是一隻滅絕人性、喪心病狂的惡煞,一個披着一張俊俏人皮、學人行走、說着人話的魔鬼!

門沒鎖,卻從裡面被閂住了,再不開門,薛洋一定會起疑心。那時他再進門,一定會留有戒心。阿箐抹了抹臉,裝着平時的樣子,罵道:“累個鬼!買個菜多長點路,走兩下就累啦?!姐姐換兩件衣服耽擱下,掉你塊肉啊?!”

薛洋鄙夷道:“你總共有幾件衣服?換來換去都是一個樣。開門開門。”

阿箐的小腿發着抖,嘴上卻鏗鏘有力地道:“呸!就不給你開,有本事你踹啊!”

薛洋哈哈笑道:“這可是你說的。道長,回頭你去修門,不要怪我。”

說完,他踢了一腳,便把木門踹開了,提步邁過高高的門檻,進得屋來,一手提着滿滿當當的菜籃子,一手拿着一隻鮮紅欲滴的蘋果,剛喀嚓咬了一口,低下頭,便看見了沒入自己腹部的霜華劍刃。

菜籃子掉在了地上,裡面的青菜、蘿蔔、蘋果、饅頭骨碌碌滾了一地。

曉星塵低聲喝道:“阿箐,跑!”

阿箐拔腿就跑,衝出義莊大門。她在路上狂奔一陣,立刻改道轉回,躡手躡腳繞回義莊,爬到了她最熟悉、最常偷聽的那個隱蔽地方,這次還探出了小半個頭,窺視屋內。

曉星塵冷冷地道:“好玩兒嗎?”

薛洋慢慢地咬了一口還在他手上的那隻蘋果,慢條斯理地嚼了一陣,嚥下果肉,才道:“好玩。怎麼不好玩。”

他用回了自己的本音。

曉星塵道:“你在我身邊這幾年,究竟是想幹什麼。”

薛洋道:“誰知道。可能是無聊吧。”

曉星塵抽出霜華,又是一劍欲刺,薛洋開口道:“曉星塵道長,我那個沒說完的故事。你現在不想聽下半截了吧?

“可我偏要說。說完之後,如果你還覺得是我的錯,隨便你想怎麼幹。”

曉星塵微微側首,劍勢凝住。

薛洋隨便抹了抹腹部的傷口,壓住它,不讓它流血流的太多,道:“那個小孩子,見到了哄騙他送信的那個男人,心裡很委屈,又很高興,哇哇大哭着撲上去告訴他:信送到了,但是點心沒了,你可不可以再給我一盤。

“而那個男人似乎剛剛被那個彪形大漢找到了,打了一頓,臉上有傷。又看到這個髒兮兮的小孩子抱住他的腿,煩躁至極,一腳踢開。

“他上了牛車,叫車伕立刻走。小孩子從地上爬起來,追着牛車一直跑。他太想吃那盤甜甜的點心了,好不容易追上了,在車前招手想讓他們停下來。這男人被他的哭聲吵得心煩,奪過車伕手裡鞭子,抽在他頭上,把他抽倒在地。

他一字一句道:“然後,車輪就從這個孩子手上,一根一根碾了過去!”

不管曉星塵看不看得見,薛洋對着他舉起自己的左手:“七歲!一隻左手手骨全碎,一根手指被當場碾成了一灘爛泥!這個男人,就是常萍的父親。

“曉星塵道長,你抓我上金麟臺的時候,好義正言辭!譴責我爲什麼因一點嫌隙就滅人滿門。是不是手指不長在你們身上,你們就不知道痛!不知道撕心裂肺地慘叫從自己嘴裡發出來是什麼樣的!我爲什麼要殺他全家?你爲什麼不問問他,爲什麼好端端地要來戲耍我消遣我?!今日的薛洋,就是拜昔日的常慈安所賜!櫟陽常氏,不過是自食其果!”

曉星塵不可置信道:“常慈安當年斷你一根手指,就算你要報復,你也斬斷他一根手指好了。實在記恨不過,你折他兩根,十根!或者就算你砍掉他一條手臂也好!爲什麼非要殺人全家?難道你一根手指,要五十多條人命來抵?”

薛洋竟然認真地想了想,彷彿覺得他的質問很奇怪,道:“當然。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別人的。殺多少條都抵不過。五十個人而已,怎麼抵得上我一根手指?”

曉星塵沉痛地喝問道:“那旁人呢?!那你爲什麼又要屠白雪觀?爲什麼要弄瞎宋子琛道長的眼睛?!”

薛洋道:“那你又爲什麼要阻攔我呢?爲什麼要礙我的事?爲什麼要幫常家一家雜碎出頭?你幫常慈安?還是幫常萍?常萍原先是如何感激涕零?後來又是如何哀求你不要再幫他?曉星塵道長,從一開始,這件事就是你錯了,你不應該插手旁人是非恩怨,誰是誰非,恩多怨多,外人說得清嗎?或者你根本就不應該下山。你師尊多聰明啊,你爲什麼不聽她的好好待在山上修仙問道?搞不懂這世界上的事,你就不要入世!”

曉星塵忍無可忍地道:“……薛洋,你真是……太令人噁心了……”

聽到這一句,薛洋眼中那道已許久不曾流露的兇光,重新出現了。

他陰冷地笑了幾聲,道:“曉星塵,這就是我爲什麼討厭你。我最最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自詡正義之人,自以爲品性高潔之人,就是你這種總以爲做點好事世界就變美好了的大傻瓜,蠢貨,白癡,天真!你噁心我?很好,我會怕人噁心嗎?不過,你有資格噁心我嗎?”

曉星塵微微一怔,道:“……你什麼意思。”

阿箐和魏無羨的心,幾乎要從胸腔裡跳出!

薛洋道:“最近咱們晚上都沒再出去殺走屍了吧?不過前兩年,我們是不是隔幾天就出去殺一堆啊?”

曉星塵嘴脣動了動,似是微覺不安,道:“你現在說這個,是什麼意思?”

薛洋道:“沒什麼意思。就是很可惜你瞎了,兩個眼珠子挖沒了,看不到,你殺的那些‘走屍’,被你一劍貫心的時候,多害怕多痛苦啊。還有跪下來流着眼淚給你磕頭求你放過他們一家老小的,要不是舌頭都被我割掉了,他們一定會放聲大哭,喊‘道長饒命’的。”

曉星塵渾身都抖了起來。

好半晌,他才艱難地道:“你騙我。你想騙我。”

薛洋道:“是,我騙你。我一直在騙你。誰知道騙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騙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曉星塵踉蹌着劈劍朝他砍去,喊道:“閉嘴!閉嘴!”

薛洋捂住腹部,左手打了個響指,從容後退。而他臉上的表情已不像個人,兩眼裡竟然閃着綠光,他那對笑起來時會露出的小小虎牙,讓他看起來活生生是一隻惡鬼。他叫道:“好!我閉嘴!你不相信,跟你身後那隻對對招,讓他告訴你,我又沒有騙你!”

劍風襲來,曉星塵下意識持霜華反手格擋。兩劍一交,他就怔住了。

不是怔住了,而是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尊神形枯槁的石像。

曉星塵很小心、很小心地問道:“……是子琛嗎?”

沒有回答。

宋嵐的屍體站在他身後,看似凝視着曉星塵,雙眼卻不見瞳仁,手持長劍,與霜華相交。

他們二人以往一定常常切磋劍法,是以雙劍相交,單憑勁力,已能判斷對方。但曉星塵似乎不敢確定,緩緩地轉身,很慢很慢地伸手,摸到了宋嵐的劍的劍刃。再順着劍刃往上摸,摸到了劍柄上刻着的“拂雪”二字。

曉星塵的臉越來越白。

他六神無主地摸着拂雪的劍刃,連鋒刃割破了掌心也不知道,整個人、連聲音都一起抖得幾乎散了一地:“……子琛……宋道長……宋道長……是你嗎……“

宋嵐靜靜地看着他,不言不語。

曉星塵纏眼的繃帶已經被源源不絕的鮮血浸染出了兩個血洞。他想伸手去碰持劍的人,但又不敢,手伸出又縮回。阿箐的胸口,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疼痛,疼得她和魏無羨都呼吸困難,喘不過氣來。淚水如泉般從她的眼眶裡流出。

曉星塵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怎麼回事……說句話……”

他徹底崩潰了:“誰說句話?!”

薛洋如他所願,說話了:“需不需要我再告訴你,昨天你殺的那具走屍,是誰啊?”

噹的一聲。

霜華墜到了地上。

薛洋爆發出一陣大笑。

曉星塵跪在木然站立的宋嵐面前,抱着頭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來。

薛洋笑得眼裡泛起了淚花,惡狠狠地道:“怎麼啦!兩個好朋友見面,感動得都哭了!你們要不要抱在一起啊!”

阿箐死死捂住嘴,不讓嗚嗚嗚的哭聲泄露出一絲。

義莊內,薛洋一邊走來走去,一邊用一種既狂怒、又狂喜的可怕語氣,破口大罵:“救世!真是笑死我了,你連你自己都救不了!”

魏無羨的腦中,一陣又一陣尖銳的疼痛。這疼痛不是從阿箐的魂魄裡傳來的,而是他自身的魂魄在疼痛。

曉星塵狼狽不堪地跪在地上,伏在宋嵐腳邊,他縮得很小很小,彷彿變成了很虛弱的一團,原本潔白無暇的道袍已沾滿了鮮血和塵土。薛洋衝他喝道:“你一無事成,一敗塗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這一刻,在曉星塵身上,魏無羨看到了自己。

一個一敗塗地,滿身鮮血、一事無成,被人指責、被人怒斥,只能嚎啕大哭的自己!

白色的繃帶已徹底被染成紅色,曉星塵滿臉鮮血,沒有眼珠,流不出淚水。

被欺騙了幾年。將仇人當做好友。善意被人踐踏。自以爲在除魔降妖,雙手卻沾滿無辜之人的鮮血。親手殺了自己的好友!

他只能痛苦地嗚咽道:“饒了我吧。”

薛洋道:“剛纔你不是要拿劍刺死我嗎?怎麼一會兒又討饒了?”

他分明知道,宋嵐的兇屍在爲他保駕護航,曉星塵不可能再拿得動劍。

他又一次贏了。大獲全勝。

忽然,曉星塵拿起地上的霜華,調轉劍身,鋒刃架上了頸項間。

一道澄淨的銀光劃過薛洋那雙彷彿暗無天日的幽黑眼睛,曉星塵鬆開了手,殷紅的鮮血順着霜華劍刃滑下。

隨着那一聲長劍滾落的清響,薛洋的笑聲和動作瞬間凝固了。

沉默了半晌,他走到曉星塵一動不動的屍體身邊,低下頭,嘴角邊扭曲的弧度慢慢回落,眼睛裡爬上了密密麻麻的血絲。不知是不是看錯了,薛洋的眼眶卻微微的紅了。

隨即,他又惡狠狠地咬牙道:“是你逼我的!”

說完,他冷笑一聲,自言自語道:“死了更好!死了的才聽話。”

薛洋探了探曉星塵的呼吸,捏了捏他的手,似乎是覺得死得不夠透,不夠僵,站起身來,進到一側的宿房裡,端出一盆水,就着一條幹淨的布巾,把他臉上的鮮血擦得乾乾淨淨,還換了一條新的繃帶,細細地給曉星塵纏上。

他在地上畫好了陣法,置好了必須材料,將曉星塵的屍體抱進裡面擺好。做完了這些,纔想起來要給自己的腹部裹傷。

他大抵是相信再過一會兒兩個人就又可以再見了,心情越來越愉快,把地上滾落的蔬菜水果都撿了起來,重新在籃子裡碼得整整齊齊,還大發勤快地把屋子也打掃了一通,給阿箐睡的棺材裡鋪上了一層厚厚的新稻草。最後,從袖子裡拿出了曉星塵昨天晚上給他的那顆糖。

剛要送進嘴裡,想了想,卻又忍住,放了回去,坐在桌邊,單手托腮,百般無賴地等着曉星塵坐起來。

卻一直沒有等到。

薛洋的臉色越來越陰沉,眼神越來越陰暗,手指不耐煩地在桌上滴滴地敲打着。

等到天色已暗,他踢了桌子一腳,罵了一聲,一掀衣襬起身,在曉星塵的屍體身旁半跪而下,檢查自己剛纔畫的陣法和咒文。反覆確認,似乎沒錯。皺眉思索,還是全部擦掉,重畫了一次。

這回,薛洋坐到了地上,很有耐心地盯着曉星塵,又等了好一陣。阿箐的腳已經麻過了三輪,又痛又癢,彷彿千萬只螞蟻在密密啃噬,她的眼睛也哭腫了,看東西有點模模糊糊的。

薛洋終於發現事態不可控制了。

他把手放到曉星塵的額頭上,閉目而探,半晌,猝然睜眼。

多半,他探到的,只有剩下的幾片殘存碎魂了。

而若要煉製兇屍,沒有屍身本人的魂魄,是絕不可能成功的。

薛洋像是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意外,那張永遠都笑意滿滿的臉上,頭一次出現了一片空白。

不假思索,他後知後覺地用手去捂曉星塵脖子上的傷口。然而,血已經流盡了,曉星塵的臉已蒼白如紙,大片大片已變成暗紅色的血乾涸在他的頸項間。

現在纔去堵傷口,什麼用都沒有。曉星塵已經死了,徹徹底底地死了。

連魂魄都碎了。

在薛洋的故事中,那個吃不到點心、哇哇大哭的他,和現在的他差距太大了,讓人很難把他們聯繫到一起。而此時此刻,魏無羨終於在薛洋的臉上,看到了那個茫然懵懂的孩子的一點影子。

薛洋的眼中剎那間爆滿了血絲。他霍然起身,雙手緊緊捏起拳頭,在義莊裡橫衝直撞地一陣摔踢,巨響陣陣,把他剛剛親自收拾的屋子砸得七零八落。

這時候,他的表情、發出的聲音,比此前他所有的惡態加起來還要瘋狂、還要可怕。

砸完了屋子,他又平靜下來,蹲回到原地,小聲地叫:“曉星塵。”

他道:“你再不起來,我要讓你的好朋友宋嵐去殺人了。

“這整座義城的人我全都會殺光,全都做成活屍,你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不管真的可以嗎?

“我要把阿箐那個小瞎子活活掐死,曝屍荒野,讓野狗啃她,啃得稀巴爛。”

阿箐無聲地打了個寒戰。

無人迴應,薛洋突然暴怒地喝道:“曉星塵!”

他徒然地揪着曉星塵道袍的領口,晃了幾晃,盯着曉星塵的臉。

突然,他拽着曉星塵的胳膊,把他背了起來。

薛洋揹着曉星塵的屍體走出門去,像個瘋子一樣,口裡碎碎念道:“鎖靈囊,鎖靈囊。對了,鎖靈囊,我需要一隻鎖靈囊,鎖靈囊,鎖靈囊……”

等他走出好遠,阿箐纔敢微微地動了一下。

她站不穩,滾到了地上,蠕動半晌才爬起來,艱難地走了兩步,走活了筋骨,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後跑了起來。

跑出好久,把義城遠遠甩在身後,她纔敢憋在肚子裡的大哭放了出來:“道長!道長!嗚嗚嗚,道長!……”

視線畫面一轉,忽然轉到了另一處。

這個時候阿箐應該已經逃了一段時日。她走在一處陌生的城鎮裡,拿着竹竿,又在裝瞎子,逢人便問:“請問這附近有沒有什麼仙門世家呀?”“請問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厲害的高人呀?修仙的高人。”

魏無羨心道:“她這是在尋找可以幫曉星塵報仇的對象。”

奈何,並沒有什麼人把她的詢問當作一回事,往往敷衍兩句就走。阿箐也不氣餒,不厭其煩地一直問一直問,一直被揮手趕開。她見這裡問不到什麼,便離開了,走上了一條小路。

她走了一天,問了一天,累得不行,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一條小溪邊,捧起溪水喝了幾口,潤了潤幹得要冒火的嗓子,對着水,看到了頭髮上的一隻木簪,伸手將它取了下來。

這隻木簪原本很是粗糙,像一根凹凸不平的筷子。曉星塵幫她把簪身削得平滑纖細,還在簪子的尾部雕了一隻小狐狸。小狐狸長着一張尖尖的臉,一雙大大的眼,是微笑的。阿箐拿到簪子的時候摸了摸,很高興地說:“呀!好像我!”

看着這隻簪子,阿箐癟了癟嘴,又想哭。肚子裡咕咕叫,她從懷裡摸出一隻白色的小錢袋,還是她從曉星塵那裡偷來的那隻,又從錢袋裡摳出一顆小小的糖果,小心地舔了舔,舌尖嚐到了甜味,就把糖又裝了回去。

這是曉星塵留給她的最後一顆糖。

阿箐低頭收好錢袋,隨眼一掃,忽然發現,水中的倒影,多出了另外一個人的影子。

薛洋在倒影之中,正在微笑地看着她。

阿箐嚇得尖叫一聲,連滾帶爬躲開。

薛洋不知什麼時候已站到了她的身後。他手裡拿着霜華,開心地道:“阿箐,你跑什麼?咱們好久不見了,你不想我嗎?”

阿箐尖叫道:“救命啊!”

然而,這裡已是偏僻的山野小路,沒有誰會來救她。

薛洋挑眉道:“我從櫟陽辦事一趟回來,竟然剛好遇到你在城裡問東問西,真是擋也擋不住的緣分哪。話說回來,你真是能裝,竟然我都給你騙了這麼久。了不起。”

阿箐知道自己逃不掉,是必死無疑了,驚恐萬狀過後,又潑起來。反正也是要死的,不如罵個痛快再死,她蹦起來呸道:“你這個畜生!白眼狼!豬狗不如的賤貨!你爹媽肯定是在豬圈洞房才生了你這麼個狗東西吧!爛胚子!”

她以前混跡市井,對罵聽得多了,後面什麼污言穢語都兜頭噴出。薛洋笑吟吟地聽着,道:“還有嗎?”

阿箐罵道:“那是道長的劍,你也配拿着!髒了他的東西!”

薛洋舉起左手的霜華,道:“現在,是我的了。你以爲你的道長現在有多幹淨嗎?今後還不是我的……”

阿箐道:“你個屁!做夢吧你!你也配說道長乾不乾淨,你就是一口痰,道長倒了八輩子黴才被你沾上,髒的只有你!就是你這口噁心人的痰!”

薛洋的臉終於沉了下來。

阿箐的心卻忽然輕鬆了。她提心吊膽跑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這一刻。

薛洋陰測測地道:“既然你這麼喜歡裝瞎子,那你就做個真的瞎子吧。”

他揮手一灑,不知什麼粉末迎面撲來,撲入了阿箐的眼睛,視線頓時一片血紅,然後轉爲黑暗。

眼球被火辣辣的刺痛瀰漫,阿箐卻忍着沒叫。薛洋的聲音又傳來:“多嘴多舌,你的舌頭也不必留了。”

一個冰涼刺骨的尖銳事物鑽入了阿箐的口中,魏無羨剛感覺到從舌根傳來的刺痛,猛地被人拉了出來!

清脆的銀鈴聲“叮叮”、“叮叮”的,近在咫尺。魏無羨還沉浸在阿箐的情緒裡,久久不能回過神,眼前也天旋地轉。藍景儀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道:“沒反應?不會傻了吧?!”

金凌道:“我就說過,共情是很危險的!”

藍景儀道:“都不是你剛纔不知道在想什麼,不及時搖鈴!”

金凌面色一僵,道:“我……”

這時,魏無羨扶着棺材站了起來。

阿箐已經從他的身體裡脫出,也扒在棺材邊。衆少年忙嘰嘰喳喳道:“醒了醒了!”“太好了,沒傻。”“不是本來就傻嗎。”“別胡說八道。”

魏無羨道:“不要吵,我現在頭好暈。”

他們連忙噤聲。魏無羨低下頭,把手伸進棺內,微微分開曉星塵道袍整潔的衣領。果然,在致命之處,看到了一條細細的傷痕。

魏無羨心中嘆息,對阿箐道:“辛苦你了。”

這些年來,無論或者還是死了,都東躲西藏,在妖霧瀰漫的義城裡,神出鬼沒地和薛洋作對,將入城的活人嚇走,指引他們出城,給他們示警。

之所以阿箐的鬼魂是瞎子,行動卻不像一般瞎子那樣遲緩小心,是因爲她在死前一刻才變成真正的瞎子。此前,她一直是那麼靈活跳脫、行動如風的一個小姑娘。

阿箐趴在棺邊,合起手掌,對魏無羨連連作揖,再用竹竿充作劍,作她以前打鬧時常作的“殺殺殺”狀。魏無羨道:“放心。”

他對諸名世家子弟道:“你們留在這裡。城裡的走屍不會到這間義莊來,我去去就回。”

藍景儀忍不住問道:“到底共情的時候你看到什麼啦?”

魏無羨道:“太長,暫且不說。只知道一件事就夠了:薛洋必須死。”

漫天迷眼的妖霧裡,阿箐的竹竿喀喀,在前方爲他帶路。一人一鬼行得飛快,迅速找到了那邊酣鬥之處。

藍忘機和薛洋已經戰到了外面,避塵和降災的劍光正在廝殺到要緊處。避塵冷靜從容,穩佔上風,降災卻狂如瘋狗,倒也勉強能扛住。再加上白霧駭人,藍忘機視物不清,薛洋卻在這座義城生活了許多年,也和阿箐一樣,閉着眼也對道路瞭如指掌,因此僵持不下。不時有琴聲怒鳴響徹雲霄,斥退欲包圍上來的走屍羣。

一道黑色身影無聲無息潛到了魏無羨身後咫尺之處。他回頭看了一眼,溫寧靜靜地站在他身後,手裡拖着宋嵐。

魏無羨轉身道:“弄起來。”

溫寧雙手將宋嵐提起,讓他勉強站立。魏無羨伸手在他頭髮裡細細摸索,摸到了那兩枚刺顱釘的尾巴,捏住尖端,緩緩往外拔。

這兩枚釘子比釘進溫寧腦袋裡的要細許多,宋嵐的恢復時間也應該比溫寧快。

這時,從場中傳來了什麼東西被劍削斷的聲音。

薛洋狂怒地喝道:“還給我!”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72章 桀驁第十六潑野第二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潑野第二 3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潑野第二 4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8章 朝露第七潑野第二 3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潑野第二 2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潑野第二 2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潑野第二 4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48章 狡童第十 3驕矜第三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43章 佼僚第九第36章 草木第八 4潑野第二 2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
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72章 桀驁第十六潑野第二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34章 草木第八 2潑野第二 3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潑野第二 4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8章 朝露第七潑野第二 3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潑野第二 2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潑野第二 2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潑野第二 4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48章 狡童第十 3驕矜第三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43章 佼僚第九第36章 草木第八 4潑野第二 2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