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草木第八 5

藍景儀扒到門縫裡看了一眼,旋即用身體堵住門縫,瞠目結舌道:“好、好、好多!”

魏無羨道:“走屍嗎?多是多少?”

藍景儀道:“肯定過百了,我不知道,但是整條街上都是,而且在越來越多!我看那兩個紙人要撐不住了!”

守門的一對紙人若是守不住了,門外整條街上的走屍就會涌進這間店鋪。斬,中屍毒粉,而且奮力廝殺,毒素流走會極快;不斬,便會被撕咬至死。曉星塵持劍欲推門而出,大概是想以殘力抵擋一陣是一陣,但臉頰涌上一層紫紅之氣,竟然跌坐到地上。魏無羨道:“你安心坐着吧。很快就解決了。”

他隨手又在藍景儀的劍上劃破了右手食指,血珠滴落,藍景儀道:“你又要用點睛召將術嗎?每個紙人眼眶裡點兩下,點完了你得流多少血?”

魏無羨道:“有沒有空白符篆?”

這羣世家子弟年紀尚小,還沒到可以即畫即用的火候,因此備在身上的都是已經畫好了的符篆。藍思追搖頭道:“沒有。”魏無羨道:“畫過的也行。”藍思追便取出了乾坤袋中的一疊黃符。

魏無羨只拿了一張,粗略掃一眼,並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在硃砂繪製的符路上龍飛鳳舞地從頂畫到底,殷紅的鮮血和赤紅的硃砂合成了一副新的符文。他以右手二指夾起這張煥然一新的符篆,舉至與額齊平,手腕一翻,黃色的符紅色的字在空中自燃起來。魏無羨伸出左手,接住燃燒後悠悠墜落的符灰,收攏五指,微微低頭,張開的同時,將掌心裡黑色的灰燼向那一排排紙人輕輕一吹,低聲道:“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符灰撲面。

站在最前方的一名陰力士,忽然將他垂放在腳邊的砍刀扛在了肩上。

他身旁一名雲鬢高聳、衣飾華貴的紙美人慢慢舉起右手,纖細修長的五指靈活地轉騰,似乎是一位慵懶的貴婦,在漫不經心地欣賞自己塗得猩紅的長指甲。美人腳邊站着兩名金童玉女,金童頑皮地拽了一下玉女的辮子,玉女衝他吐了吐舌頭,一條近九寸的長舌從她的小嘴裡倏然探出,毒蛇一般在童子的胸口上戳了一個大洞,旋即縮回,又毒又狠。金童張大了嘴,露出兩派森森的白牙,一口咬在她的手臂上。兩個紙人小童竟然自己先開始打起架來了。

二三十隻紙人,一個接一個地開始東搖西晃起來,彷彿在活動筋骨一般。一邊晃動一邊彼此交頭接耳,窸窸窣窣的聲音四下起伏。不是活人,勝似活人。

魏無羨錯開身子,讓出大門的方向,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木門再次猛地彈開,屍毒粉的腥甜腐爛之氣灌入,衆人立即掩口舉袖阻擋。陰力士大吼一聲,率先衝出,剩餘的紙人們魚貫而出。木門跟在最後一名紙人身後重新關上。魏無羨道:“沒人吸進去吧?”

衆人紛紛表示剛纔留心了,沒有。魏無羨便扶起曉星塵,拖來一張矮榻,讓他不必坐在冰冷又滿是灰塵的地面上。曉星塵依舊緊緊抓着他的霜華劍,道:“閣下會使用點睛召將術?”

魏無羨道:“粗略懂。”總不能說點睛召將術就是他傳出去的。曉星塵怔了怔,道:“嗯……用來殺滅這些走屍,的確是最好的法子。”

頓了片刻,他才道:“不過,修習此道,極易遭受手下厲鬼兇靈的反噬。就連身爲此道開山祖師的夷陵老祖魏無羨,也不能倖免。”曉星塵委婉地道:“閣下不若今後多想一想自己的道路是否正確。”

成名的修士大多會旗幟分明地站出立場,劃出界限,表示與某人不共戴天。他這位小師叔還能溫言相勸,已屬難得。一般只有涉世未深的少年子弟對這些歪門邪道是好奇新奇大於厭惡痛斥。除了臉色一直很難看的金凌,其他的世家子弟都擠在門縫前觀戰。嘖嘖道:“噫……那女紙人的指甲好恐怖啊,給她抓一下就是五條溝。”“那個小姑娘的舌頭爲什麼那麼長那麼硬?她是吊死鬼嗎?”“男的力氣好大!居然能一次舉起那麼多走屍,他要往地下摔啦!看看看!摔了!摔裂了!”

魏無羨拿下桌上最後一碗沒喝完的糯米粥,道:“你中毒已深,這裡有碗東西,可能可以給你緩一下,也可能什麼用都沒有,並且非常難吃。你要不要試試。如果你不想活就算了。”

曉星塵道:“當然想活。能活還是儘量活吧。”他雙手接過碗,低頭喝了一口,嘴角就抽動起來,緊緊抿住纔沒吐。半晌,他彬彬有禮地道:“謝謝。”

魏無羨轉頭道:“看見沒有?看見沒有?人家說什麼了?就你們嬌氣,吃了我煮的粥,還諸多抱怨。”

金凌道:“那是你煮的嗎?你除了往鍋加了一堆奇怪的東西,你還幹什麼了?”

曉星塵道:“不過我剛纔想了一下。如果要我天天吃這個,我選擇死亡。”

金凌毫不留情地大聲嘲笑起來,連藍思追也繃不住,“噗”了一下。魏無羨無言地看向他們,藍思追連忙正色。這時,藍景儀喜道:“好啦,都殺完了。咱們贏了!”

曉星塵忙道:“先別開門。不要懈怠。一定還會再來的。”

魏無羨靠近木門,從門縫中往外看去。剛經過一場非人的廝殺,街道上瀰漫飛揚着稀薄的白霧和紫紅的粉塵。屍毒粉正在漸漸消散。那羣紙人慢悠悠地在街道上行走巡視着,滿地屍塊,遇到還能動的,就狠狠地踩,直踩到它們徹底爛成一攤肉泥爲止。

除此以外,寂靜無聲。暫時還沒有新的走屍趕到。

正在此時,魏無羨的頭頂,傳來一陣極輕極輕的異動。

這聲音實在是太難覺察了,似乎是有人在瓦片上飛速踏走的動靜,但這個人身法異常輕靈詭異,足音接近於無。但魏無羨五感靈敏,這才捕捉到瓦片之間的細微碰撞聲。更瞞不過曉星塵這個瞎子,他提醒道:“上面!”

魏無羨喝道:“散開!”

話音剛落,堂屋上方的屋頂破了一個大洞,碎瓦、積灰、草葉如雨紛紛而落。好在衆多少年已經敏捷地四下散開,這些東西纔沒砸到人。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屋頂上方的破口落下。

這人一身黑色的道袍,身形高挑,腰桿筆直,立如蒼松。背插拂塵,手持長劍,面容清俊,微微昂着頭,一副很是孤高的形容。

然而,他的雙眼裡沒有瞳仁,亦是一片死白。

一具走屍。

衆人腦子裡剛剛確定了這件事,只見他挺劍刺來。

他刺的是離他最近的金凌,金凌格劍抵擋,只覺劍上傳來的力量極大,震得他手臂發麻。一劍不成,又是一劍,連貫一如行雲流水,狠辣一如仇深似海。情急之下,曉星塵出劍替他擋了一下,可能是屍毒上涌,他勉強出劍,自己卻倒下不動了。

藍景儀驚道:“他究竟是死是活?!我從沒見過這麼……”

行動這麼敏捷、劍法如此精湛的走屍!

他沒說完後半句,不是因爲這個評價有多難,而是因爲他想起來,他是見過的。

鬼將軍不也是這樣的?

魏無羨緊緊盯着這名道人,思緒急轉:“難道除我以外,也有人煉出了這種兇屍?”他拔出腰間竹笛,一上來就是一段淒厲刺耳的長調,刺得在場其他人都捂住了耳。那名道人聽到笛聲,身形晃了晃,持劍的手不住發抖,最終還是一劍刺來!

無法控制。這具兇屍的確是有主的!

魏無羨錯身避開這風雷般瞬息而至的一劍,轉身過程中,從容地吹出了另一段調子。須臾,那些在外巡邏的紙人也躍上了屋頂,從那個洞口跳了下來。那道人兇屍覺察有異類靠近,右手刷刷兩劍回刺,將兩名紙人從頭至下劈成了四半。左手抽出拂塵,千萬根柔軟的白絲彷彿化作鋼鞭毒刺,一甩便是爆頭斷肢。魏無羨百忙之中抽空道:“都別過來,好好呆在角落裡!”說完繼續催動,笛音時而跳脫輕佻,時而高亢如怒。那道人雖然雙手並用,兇悍已極,但源源不斷有紙人從上方落下,圍着他攻擊,他打了這邊有那邊,殺了前方來背後。突然,頭頂從天而降一名陰力士,砸中了他,踩着他的肩,把他壓在了地上。

緊接着,又有三名陰力士從洞口躍下,一個接着一個地砸在他身上。陰力士被傳說爲力大無窮,手藝人扎它們的時候原本就會加一些東西給它們增加體重,被召來的孤魂野鬼上身之後,更是一個賽一個的死沉死沉,如此砸下一個,已是猶如泰山壓頂。一口氣砸下四個,沒有被砸得口吐內臟已是了不起。那身穿道袍的兇屍被四名陰力士壓得嚴嚴實實,動彈不得。

魏無羨走了過去,發現他背後有一處衣料破損,撫平察看,破損處下能看到他左邊肩胛骨附近的一道傷口,又細又窄,道:“翻過來。”

四名陰力士便將這道人翻了個身,仰面朝天,方便他察看。魏無羨伸出割有傷口的手指,在他們口脣處一一抹過,表示獎勵。陰力士們伸出紙舌,緩慢又珍惜地舔舐着口邊的鮮血,似乎吃得津津有味。魏無羨這才低頭繼續檢查。這名道人左胸靠近心臟處也有同樣的破損,同樣的細窄傷口。像是被人一劍貫心而死。

這具兇屍一直在勉力掙扎,喉嚨裡發出低低的咆哮,嘴角有接近烏黑是血液流下。魏無羨捏住他的臉頰,逼他打開了口,往裡一看,他的舌頭,竟也被連根拔去了。

盲眼,拔舌。盲眼,拔舌。

爲什麼這兩種特徵出現得如此頻繁?

魏無羨觀他神色,覺得這模樣和溫寧當時被黑釘子控制時很像,心中一動,伸手在他太陽穴附近摸索。竟然真的讓他摸到了兩個金屬小點!

這種黑色釘子,是用來控制高階的兇屍,使他們喪失神智和自主思考能力的。魏無羨不瞭解此屍身份和爲人,不能貿然拔釘,暫且收手。他覺得,有必要好好審問一下。但既然舌頭已被拔去,這具兇屍就算清醒了也是說不出話的。他向藍家那幾個小輩問道:“你們之中,有誰修過問靈?”

藍思追道:“我。我修過。”

魏無羨道:“帶琴了嗎?”

藍思追道:“帶了。”他從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把樣式簡潔、木色發亮的古琴。魏無羨看這把琴似乎很新,道:“你的琴語修得如何?實戰過嗎?請來的靈會不會說謊?”

藍景儀插嘴道:“思追的琴語含光君說過還可以的。”

藍忘機說“還可以”,那就一定是還可以,不會誇大,也不會貶低,魏無羨放了心。藍思追道:“含光君說,讓我修精不修多,請來的靈可以選擇不答話,但是一定不能夠說謊。所以只要它肯答,那麼說的就一定是真話。”

魏無羨道:“開始吧。”

古琴橫於那名道人的頭前,藍思追坐在地上,下襬整齊地鋪開,試了兩個音。魏無羨道:“第一個問題,問他是誰。”

藍思追想了想,默唸口訣,這纔敢下手彈出一句,放開手。

半晌,琴絃顫動,彈出瞭如金石崩裂般的兩個音。藍思追睜大了眼睛。藍景儀催促道:“他說什麼?”

藍思追低聲道:“宋嵐!”

……曉星塵那位知交道友,宋嵐?!

衆人不約而同看向昏迷倒地的曉星塵,藍思追道:“不知他知不知道,來的是宋嵐……”

金凌也壓低聲音道:“多半是不知道。他是個瞎子,宋嵐又是個啞巴,還成了沒有理智可言的兇屍。不知道最好。”

魏無羨道:“第二個問題,問他,爲誰所殺。”

藍思追認真地彈出了一句。

這次,沉寂的時間是上次的三倍。

正在他們都以爲,宋嵐的魂魄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時,琴絃顫顫地、沉痛地響了三下。

藍思追脫口而出:“不可能!”

魏無羨道:“他說什麼?”

藍思追滿臉不可置信,艱難地道:“他說……曉星塵。”

殺宋嵐者乃曉星塵?!

他們一共不過才問了兩個問題,孰知,一個問題的答案比一個讓人震驚。金凌懷疑道:“你彈錯了吧。”

藍思追道:“可是,‘爾乃何人’,‘爲誰所殺’這兩個問題,是《問靈》裡最簡單、也最常問到的兩個問題,人人一開始修習《問靈》,學的第一句和第二句就是它們,練習次數不下千萬遍,我剛纔還反覆確認過,絕沒有彈錯。”

金凌道:“要麼你的《問靈》彈錯了,要麼你的琴語解錯了。”

藍思追搖頭道:“如果說彈錯不可能,解錯就更不可能了。‘曉星塵’這三個字和名字,在來靈的回答中都不常見。如果他回答的是別的名字,而我接錯了,也不可能剛好就錯成了這個名字。”

藍景儀喃喃道:“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們聽到的那些又有多少是真的……宋嵐去找失蹤的曉星塵,曉星塵卻殺了他……他爲什麼要殺自己的好朋友?他不像這樣的人啊?”

魏無羨道:“先別管這個,思追,問第三個問題:爲誰所控。”

許多雙眼睛都緊緊盯着琴絃,等待着宋嵐的回答。

藍思追一字一句解道:“爾、等、身、後、之、人。”

衆人猛地回頭。只見原本暈倒在地上的曉星塵已經坐了起來,單手托腮,衝他們微微一笑,舉起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打了個響指。

那清脆的聲響傳到地上的宋嵐耳裡,就像是突然在爆炸在他耳邊,宋嵐突然將牢牢壓住住他的四名陰力士都掀飛了出去!

他一躍而起,再次長劍和拂塵棄出,左右手並用,將四名陰力士連削帶絞,絞成了紛紛揚揚五顏六色的碎紙片。長劍抵住魏無羨的脖子,拂塵則威脅地對準了那些世家子弟。

店鋪內這片方寸之地,風雲瞬息突變。

金凌把手放在了劍上,魏無羨斜眼瞥見,忙道:“別亂動,別添亂。比劍法,這裡的人加起來都不是宋嵐的對手。”

他這具身體靈力低微,佩劍又不在身邊。何況還有個曉星塵。

曉星塵道:“大人跟大人說話,小朋友們就出去吧。”

他對宋嵐比了個手勢,宋嵐默然聽令,驅這羣世家子弟出去。魏無羨道:“先出去吧。你們在這裡也幫不上忙。外面屍毒粉應該都沉了,出去不要亂跑亂踩激起粉塵,放慢呼吸。”

金凌聽到“在這裡也幫不上忙”,又不服氣,又是懊惱,賭氣般地先走出去了。藍思追欲言又止。魏無羨道:“思追,你最懂事,帶一下他們。能做好嗎?”

藍思追點頭。魏無羨道:“別害怕。”

藍思追道:“不害怕。”

“真的?”

“真的。”藍思追竟然笑了笑:“前輩你和含光君真像。”

魏無羨奇道:“像?我們哪裡像了?”天差地別,南轅北轍的兩個人。藍思追不答,帶着剩下的人出去了。

他心中默默地道:“我也不知道,但就是感覺很像。好像只要有這兩位前輩中的任何一個人在,就不必擔心害怕任何事情。”

曉星塵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枚紅色的小丹丸吃下去,道:“真是感人。”

他吃下之後,臉上的紫紅之氣迅速消退,魏無羨道:“屍毒解藥?”

曉星塵道:“不錯。比你那碗可怕的粥有效多了,對吧?而且是甜的。”

魏無羨道:“閣下的戲真是太足了。從外面那一場奮勇殺屍、力盡不支,再到後來爲金凌擋劍,失去知覺,都是演給我們看的?”

曉星塵舉起一隻手指,豎在面前搖了搖,道:“我不是演給‘你們’看的,而是演給‘你’看。久仰夷陵老祖大名,百聞不如一見。

“我猜,你還沒有告訴別人的你究竟是誰吧?所以沒有拆穿你,讓他們出去,我們關起門私底下談。怎麼樣,是不是很貼心?”

魏無羨道:“義城裡的走屍都是受你驅使?”

曉星塵道:“嗯。從你們一進來,吹起那支笛子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有點古怪。所以我就親自來試探一下。果然,點睛召將術這種低階的術法也能發揮如此之強的威力,說你不是創始者?彷彿在講笑話。”

魏無羨道:“真是瞞不過同行啊。所以,你拿了這一堆小朋友做人質,究竟是想讓我幹什麼?”

曉星塵笑道:“我想讓前輩你幫一個忙。一點小忙。”

他母親的師弟居然叫他前輩,這輩分可太亂了。魏無羨正心中嘿然,只見曉星塵拿出了一隻鎖靈囊,放在桌面上,道:“請。”

魏無羨將手放在那隻鎖靈囊面上,把脈一般地把了一陣子,道:“什麼人的魂?碎成這樣,漿糊都糊不起來,只剩下一絲一口氣了。”

曉星塵道:“如果這個人的魂那麼容易就粘得起來,那麼我求你幫忙做什麼呢?”

魏無羨收回了手,道:“裡面裝的這點魂魄實在是太少了。而且這人生前應該受到極大的折磨,痛苦至極,很可能是自殺身亡,不想再回到這個世界上。你要我修補這個魂魄,但你肯定知道,如果一個魂魄自己沒有求存欲,那麼九成是救不回來的。我沒猜錯的話,這點魂魄是被人強行拼接起來的,一旦離開鎖靈囊,隨時都可能散去。”

曉星塵道:“我不管。這個忙你不幫也得幫。前輩不要忘記了,你帶的那一羣小朋友都在門外巴巴地望着你,等你帶他們脫險呢。”

他說話的腔調十分奇特,聽似親熱,還有些甜蜜蜜的,但就是有一股無端的兇狠。彷彿上一刻在和你稱兄道弟一口一個前輩叫得歡,下一刻就能翻臉動殺手。魏無羨笑道:“嗯,閣下也是百聞不如一見。薛洋,你好好一個流氓,爲什麼要裝道士?”

頓了頓,“曉星塵”舉手,摘掉了眼睛上的繃帶。

繃帶層層落下,露出了一雙明亮如星、熠熠生輝的眼睛。

完好的眼睛。

這是一張年輕而討人喜歡的面孔,可以說是英俊的,但一笑時露出的一對虎牙,卻可愛得幾乎有些稚氣了,無形間隱藏起了他眼底的兇殘和野氣。

薛洋把繃帶扔到一邊,道:“哎呀呀,被你發現了。”

魏無羨道:“故意裝作疼得害怕,讓人良心發作不好意思摘你的繃帶察看。故意把霜華露出一截,故意說漏嘴。不光會使用苦肉計,還會利用人的同情心,演得好一派清逸出塵、大義凜然。若不是你不該懂、不該會的東西太多,我真的順理成章地堅信你是曉星塵了。”

而且,《問靈》的時候,宋嵐最後回答的兩個問題,答案一個是“曉星塵”,一個是“爾等身後之人”。如果“爾等身後之人”也是曉星塵,沒理由宋嵐一定要換一種表述方式。

除非,“曉星塵”和“爾等身後之人”,根本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宋嵐想要提醒他們,這個人很危險,但直接答薛洋,又怕他們不認識薛洋,只好採用這種表述方式。

薛洋笑嘻嘻地道:“誰讓他名聲好,我名聲壞呢?當然要裝成他,才比較容易獲取別人的信任了。”

魏無羨拱手道:“演技精湛。”

薛洋道:“哪裡哪裡。我有一個很有名的朋友,那才叫做演技精湛。我自愧不如。好啦,廢話少說,魏前輩,這個忙你非幫不可。”

魏無羨道:“你之聰明,不在我下。控制宋嵐和溫寧的黑色長釘是你做的吧?陰虎符你都可以復原一隻,修補一個魂魄,又何必要我幫忙。”

薛洋道:“這不一樣。你是創始者。如果你不先做出前面的一半陰虎符,我是沒辦法自己做出後面一半的。你當然比我厲害。所以我不能做到的,你一定可以做到。”

真不明白,爲什麼不認識的人都代替他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自信。魏無羨道:“你謙虛了。”

薛洋道:“這不是謙虛,這是事實。我說話從來不喜歡誇誇其談。如果我說要殺一個人全家,那麼就一定是全家,連條狗都不會給他留下。”

魏無羨剛想張口問:“比如櫟陽常氏?”這時,大門被猛地砸開,一道黑色身影飛了進來。

魏無羨和薛洋同時向後退去,離開了方桌,薛洋還眼疾手快地拿走了那隻鎖靈囊。宋嵐一手在桌上輕輕一扶,在空中翻起,落在桌上,化去了力道,隨即猛地擡頭,望着門口,道道黑色血絲爬上他的面頰。

溫寧拖着一身鐵鏈,挾一股白霧黑風,沉沉破門而入。

早在魏無羨剛纔吹第一段笛音的時候,就已經發出了召喚溫寧的指令。魏無羨對他道:“出去打,別打爛了。看好活人,不要讓其他走屍靠近。”

溫寧提起右手,一道鎖鏈甩了過來,宋嵐舉起拂塵相迎,兩物相擊,絞纏在一起。溫寧拖住鎖鏈向後退去,宋嵐也不放手,就這樣被他拖出了門。衆世家子弟已躲進了屋邊另一間店鋪,伸着脖子看得目不轉睛。拂塵、鐵索、長劍,叮叮噹噹,火花四濺。只覺這兩具兇屍相鬥真是兇悍無比,招招狠辣,拳拳到肉,若是兩個活人這樣對打,早已缺胳膊少腿、腦漿爆裂了!

魏無羨道:“你猜,溫寧和宋嵐打,誰會贏?”

薛洋道:“哪用得着猜?肯定是鬼將軍贏。只可惜我給他釘了那麼多刺顱釘,他還是不肯聽話。有些東西太認主了,也很是叫人頭疼。”

魏無羨不鹹不淡地道:“溫寧不是東西。”

薛洋哈哈笑道:“你沒發現這話有歧義嗎?”說到“有”字時,他突然拔劍刺來。魏無羨閃身一躲,道:“你經常這樣話說到一半就動手殺人嗎?”

薛洋訝然道:“當然。我是流氓呀?你又不是才知道。我也不是想殺你,就是想讓你不能動,先跟我回去,慢慢地幫我修復這個魂魄。”這次話沒說完,他又是一劍。魏無羨在滿地紙人碎片裡避了又避,心道:“這小流氓當真身手不錯。”

眼看薛洋出劍越來越快,刺的地方也越來越刁鑽毒辣,他忍不住道:“你欺負我這具身體靈力低嗎?”

薛洋道:“流氓嘛。本色。”

魏無羨終於遇上一個比他還不要臉的了,也嘻嘻笑了回去,道:“寧可得罪好漢,不可得罪流氓。說的就是你。不跟你打,換個人來。”

薛洋笑眯眯地道:“換誰啊?那位含光君嗎?我派了三百多隻走屍去包抄他,他……”

話音未落,一道白衣從天而降,避塵冰冷澄澈的藍光,迎面朝他襲來。(https://)《魔道祖師》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牴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https://的立場僅致力於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謝謝大家!

驕矜第三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驕矜第三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34章 草木第八 2重生第一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潑野第二 4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7章 雅騷第四 7重生第一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63章 優柔第十四驕矜第三 2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
驕矜第三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驕矜第三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34章 草木第八 2重生第一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潑野第二 4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7章 雅騷第四 7重生第一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72章 桀驁第十六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63章 優柔第十四驕矜第三 2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