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草木第八 4

金凌等人心中砰砰直跳,生怕他向外窺看時忽然之間遭遇什麼不測,捂着眼睛倒下來。

只聽魏無羨“啊!”的一聲,衆少年齊齊心往上一提,毛髮都倒豎起來:“怎麼了?”

魏無羨小聲又小聲地道:“噓,不要說話。我在看它。”

金凌把聲音壓得比他還小:“那你看到什麼了?門外是什麼東西?”

魏無羨不挪開目光,也不正面回答,道:“嗯嗯……嗯……好厲害,好厲害。”

他側臉的神色滿是欣喜,讚美和驚歎似乎都發自內心,引得衆名世家子弟心中的好奇迅速壓過了緊張。藍思追忍不住道:“……莫公子,什麼好厲害?”

魏無羨道:“哎呀!真好看。你們小點兒聲,別把它嚇跑了。我還沒看夠。”

金凌道:“讓開,我要看。”

“我也要!”

魏無羨道:“真的要看?”

“嗯!”

魏無羨慢吞吞地讓開了身,似乎很不情願。金凌第一個湊了過去,對準那條細細的木縫,向外看去。

此時已入夜。夜間偏冷,義城中的妖霧竟然也消散了不少,能勉強看清幾丈外的街道。金凌瞅了一會兒,沒瞅見那個“好厲害、真好看”的東西,有點失望,心道:“難道剛纔我開口說話,把它嚇跑了嗎?”

正覺得沒勁,突然,一道瘦小乾癟的身影擋在了木縫之前。

猝不及防把這個東西的全貌看了個正着,金凌感覺整片頭皮都被炸掉了。他險些大叫出聲,但不知怎麼的,一股勁兒憋在胸口,竟然生生憋住了。他僵硬地維持着彎腰的姿勢,等着頭上那陣麻感過去,忍不住去看魏無羨。只見這個可惡的人靠着窗板,站在一旁,勾着一邊嘴角,對他挑了挑眉,詭笑道:“是不是很好看?”

金凌狠狠瞪了他一眼,心知他是故意作弄人,咬牙切齒道:“……勉強吧……”

他心念一轉,直起身子,狀似滿不在乎地道:“也不過如此,勉強能看罷了!”

說完之後,便退開站到一旁,等待下一個上當的人。被這兩人一前一後一糊弄,剩下其他人的好奇之心被引到了頂峰,藍思追按捺不住,也站到那個位置,彎下腰。

剛把眼睛湊過去,他便很是誠實地“啊!”的叫了出來,跳了回去,滿臉受到驚嚇的無措,暈頭轉向地找了兩圈才找到魏無羨,向他控訴道:“莫公子,外面有個……有個……”

魏無羨一臉瞭然地道:“有個那個是吧?不必說出來,說出來就沒驚喜了,讓大家自己去看。”

其他人見藍思追被嚇成這樣,哪還敢湊上去,什麼驚喜,驚嚇纔是吧,連連擺手:“不看了、不看了!”金凌啐道:“這個時候還騙人玩,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魏無羨道:“你不也一起騙了?不要學你舅舅的口氣。思追,剛纔那個東西嚇人嗎?”

藍思追點頭,老實道:“嚇人。”

魏無羨道:“嚇人就對了。這是你們修行的大好機會啊。鬼爲什麼要嚇人?因爲人在被嚇的時候,心神受創,元神激盪,這個時候最容易被吸走陽氣和命氣。所以,鬼這種東西,最害怕的就是膽子大的人。因爲膽大之徒不害怕它,它拿人沒轍,無機可趁。所以,身爲世家子弟,頭一樣要務,就是讓自己的膽子變大!”

藍景儀一邊慶幸自己不能動,剛纔沒好奇湊過去看,一邊嘟噥道:“膽子這種東西是天生的。有人就是膽小,有什麼辦法。”

魏無羨道:“你天生就會飛天御劍?都不是練着練着就會了。同理,多嚇幾次也就能習慣了。茅廁臭吧?噁心吧?但是相信我,你在茅廁裡住一個月,飯都能在裡面吃了。”

衆少年毛骨悚然,異口同聲拒絕道:“不能!!!不信!!!”

魏無羨道:“只是打個比方而已。好吧,我承認,我沒住過,不知道真的能不能吃得下去。我信口雌黃。但是門外這個,你們一定要試。不光要看,還要看得仔細,注意它的細節,在最短的時間內從細節裡挖掘它可能隱藏的弱點。臨危不亂,尋找反擊機會。好了,我說了這麼多,你們聽明白沒有?一般人可沒機會聽我的指導,要珍惜。不要退了,都過來排隊,一個一個地看。”

“……真的要看啊?”

魏無羨道:“當然,本人從不開玩笑,也從不戲弄人。就從景儀開始吧。金凌和思追都看過了。”

藍景儀道:“啊?我就不用了吧,中了屍毒的人不能動的,這是你說的。”

魏無羨:“伸舌頭。啊。”

藍景儀:“啊。”

魏無羨:“恭喜,你的毒已經解了。勇敢地邁出第一步,過來吧。”

藍景儀:“這麼快就解了?!騙我的吧?!”

抗議無效,他只得硬着頭皮走到窗前,看一眼,別一眼,看一眼,別一眼。魏無羨敲木板道:“你怕什麼。我站在這裡,它不敢突破這塊板子,不會把你眼珠子吃了的。”

藍景儀跳開道:“我看完了!”

接着輪到下一個,每個人看的時候嘴裡都發出嘶嘶的吸氣聲。等一圈人輪了一遍,魏無羨道:“看完了?那每個人來說說你們看到了什麼細節。我們總結一下。”

金凌搶先道:“白瞳。女的。很矮很瘦。長得還行。拿着一根竹竿。”

藍思追想了想,道:“這女孩子大概到我胸口,衣衫襤褸,並且不太整潔,像是街頭流浪乞兒的打扮。那根竹竿,似乎是一根盲杖,可能白瞳並非死後才形成的,而是她生前就是一名眼盲之人。”

魏無羨評價道:“金凌看得多,但是思追看得細。”

金凌撇了撇嘴。

一名少年道:“這位女孩子可能只有十五六歲,瓜子臉,很是清秀,清秀之中還有一股活力,用一根木簪彆着長頭髮。雖然瘦小,但體態纖細。雖然並不整潔,但也不算骯髒,不討人厭。”

魏無羨一聽,登時覺得此子前途無量,大力讚道:“不錯不錯,觀察細緻而且着落點獨特,這位小朋友將來一定是個情種。”

那少年面上紅了,捂着臉轉向牆壁,不理同伴的嬉笑。又一名少年道:“看來那竹竿敲地的聲音,就是她在行走的時候發出來的。如果生前就已經瞎了,死後化爲鬼魂也會是看不到的,她必須依靠那根盲杖。”

另一名少年道:“可是,瞎子你們都看過吧?因爲眼睛不方便,走路和行動都是慢悠悠的,生怕撞到什麼。但門外那隻鬼魂行動敏捷,我從沒見過這麼靈活的瞎子。”

魏無羨笑道:“嗯,你想到了這一點,很好。就是應該這樣分析,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那我們現在就把她請進來,弄清這些疑點的答案。”

說完,他拆下了一塊門板。

不光屋內的少年們,連窗外那隻陰魂都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戒備地舉起竹竿。

魏無羨站在窗前,禮貌地道:“這位姑娘,你一直跟着他們,想幹什麼?”

那名少女瞪大了眼睛。若她是活人,這副模樣必定嬌俏無倫。然而,她沒有眼珠,如此看來,只讓人倍感猙獰。而且還有兩道血淚從她眼眶之中流出。

身後又有人低低抽氣。魏無羨道:“怕什麼。七竅流血的以後都見得多,二竅你們就受不了啦?”果然是少歷練。

那名少女此前一直是焦躁地在他們窗前打轉,用竹竿敲地,跺腳,瞪,揮舞手臂。但現在卻突然改變了動作。連比帶劃,像要告訴他們什麼。金凌道:“奇怪,她不能說話嗎?”

聞言,那少女的鬼魂頓了頓動作,衝他們張開嘴。

鮮血從空無一物的口腔裡涌了出來。她的舌頭,已經被連根拔去了。

世家子弟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又不約而同地心生同情:“難怪無法開口說話。又盲又啞,真可憐。”

魏無羨道:“她比的是手語嗎?有誰懂?”

沒人懂。那少女急得直跺腳,用竹竿在地上寫寫又劃劃。可她明顯不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女子,並不識字,也寫不出什麼東西。亂七八糟畫了一堆小人,教人完全摸不清她想表達什麼意思。

正在此時,長街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還有人的喘息聲。

魏無羨只挪去了目光,那少女的陰魂便忽然消失了。反正她應該還會自己找來,魏無羨並不擔心,迅速插回了門板,繼續從木縫裡向外窺看。其他的世家子弟們也想看外面的情形,都擠到了進來的門前,一排腦袋從最上方疊到了最下方,用視線堵住了這條門縫。

方纔妖霧稀薄了一陣,此刻又逐漸流動起來。只見一道狼狽的身影從白霧中破出,奔了過來。

這人一身黑衣,似乎受了傷,跑起來微微跌跌撞撞,腰間懸着一把劍,也用黑布纏着。魏無羨想到那名霧麪人,旋即否定,那霧麪人的身法和這個人完全不同。

那人身後,跟上來一羣走屍,行動極快,立即追上了他。那人拔劍迎戰,劍光清亮。魏無羨心中喝彩:“好劍!”

但一劍掃過,斬斷這些走屍的同時,又是一陣熟悉的“潑潑”、“潑潑”怪響。數名走屍身上噴出了黑紅色的粉末。由於被它們包圍着,那人無處閃避,站在原地,被鋪天蓋地的屍毒粉撲了一頭一臉。

藍思追低聲道:“莫公子,這個人,我們……”

這時,又有一羣新的走屍圍了過去,將那人包抄起來,越縮越小。他又是一劍掃出,爆出了更多屍毒粉,他也吸入了更多,似乎已經開始站不穩了。魏無羨道:“這個人得救。說不定他知道義城的底細。”

金凌道:“你要怎麼救?現在不能過去,滿天都飄着屍毒粉,靠近就中毒。”

魏無羨離開了窗,走到堂屋內部。一羣少年也不由自主目光跟着他轉過去。一羣姿容各異的紙人,靜靜站立在兩個大花圈中間。魏無羨從它們面前慢慢走過,停在了一對女子紙人面前。

每個紙人的形貌都不同,而這一對似乎是特意做成了兩個孿生姐妹,妝容、服飾、五官面貌,全都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眉眼彎彎,面帶笑容。彷彿能聽到她們發出“咯咯咭咭”的歡聲笑語。梳着雙鬟,綴着紅珠耳墜,腕上帶金釧,足上着繡鞋,十足的大富之家的侍女。魏無羨道:“就這兩位吧。”

他順手在一名少年出鞘三分的佩劍上輕輕一抹,在拇指上拉出了一道傷口,轉身給她們點上了兩對眼睛、四隻眼珠,

隨即,退後一步,微微一笑,道:“媚眼含羞合,丹脣逐笑開。不問善與惡,點睛召將來。”

一陣不知從何處刮來的陰風,陡然之間灌滿了整個店鋪。衆名少年不由自主抓緊了手裡的佩劍。

突然,那對孿生姐妹紙人渾身猛的一顫。

下一刻,真的有“咯咯咭咭”的笑聲,從她們塗得鮮紅的嘴脣裡飄了出來!

點睛召將術!

彷彿看到了、聽到了什麼極其好笑的事,這一對紙人笑得花枝亂顫,同時,那對用活人鮮血點上的眼珠在眼眶裡骨碌碌的地亂轉,這畫面當真是嬌媚至極,也陰森至極。魏無羨站在她們面前,淺淺頷首,低頭向她們行了一個禮。

禮尚往來,這一對紙人也對他欠了欠身,還了一個更大的禮。

魏無羨指向門外,道:“把活人帶進來——除此以外,全滅不留。”

紙人們的口中傳出尖銳高亢的笑聲,一陣陰風襲來,大門猛地朝兩邊掀開!

兩隻紙人並肩掠了出去,掠進了那羣走屍的包圍圈。難以想象,分明是紙張製成的假人,竟然有如此之兇悍的殺傷力,她們踩着精緻的繡鞋,揮着輕飄飄的袖子,一揮就削下一隻走屍的一條胳膊,再一揮又削下半個腦袋,紙袖彷彿化爲鋒利的刀片。那嬌媚的笑聲始終迴盪在整條長街上,令人心神激盪又毛骨悚然。

不多時,十五六具走屍,竟然全都被這一對紙人削成了拼不起來、滾落滿地的屍塊!

兩名紙侍女大獲全勝,服從命令,將那名已經力不從心的逃亡者提進門來,再往門外一跳,大門自動關上。她們則一左一右,彷彿鎮府雄獅般,守在了門外。

從前,這些世家子弟只在書本和前輩口中聽過一些邪門歪道的描述,當時只覺得不理解:“既然已經是邪門歪道,爲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要學?爲何夷陵老祖還有那麼多的效仿者?”而此刻親眼看到了,方纔知道,邪門外道自有其吸引人的神奇之處。況且,這還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點睛召將術”。因此,大多數都滿臉遮掩不住的興奮之色,覺得大增見識,回去對同門又可以有新的談資了。只有金凌的臉色十分難看。

藍思追過去要幫魏無羨扶人,魏無羨道:“都別過來,當心沾到屍毒粉。透過皮膚也能中毒。”

那人被紙人提進來時,已經沒什麼力氣,半昏半醒。現在倒是清醒了一點,咳嗽幾聲,似乎是擔心咳出屍毒粉侵染到他人,捂住了嘴。他低聲道:“你們是什麼人?”

這聲音疲憊至極,問這句話,並非只因爲不知救他者何人,更因爲,他看不見東西。

這個人眼睛上纏了厚厚的一圈白色繃帶。應該,是個瞎子。

而且是個生得很好看的瞎子,鼻樑秀挺,薄脣透出淺淺的紅色,幾乎可說是俊俏。十分年輕,介於少年和青年之間。不免叫人惋惜。魏無羨心道:怎麼最近遇到這麼多瞎子?聽到的,看到的。活的,死的。

忽然,金凌道:“喂,這個人我們還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是敵是友,爲什麼要貿然救他?萬一是個惡人,豈不是救了一條蛇進來?”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他當着人的面這麼說,就有些讓人尷尬了。

而那人居然也不生氣,更不擔心會又被扔出去,微微一笑,露出一對小小的虎牙,道:“小公子說得很對。我是出去比較好。”

金凌沒料到他會是這個反應,倒是愣了愣,不知該說什麼,胡亂哼了一聲。藍思追忙圓場道:“可是,這位也有可能不是惡人啊。”

金凌嘴硬道:“行。你們是好人。折了誰到時候可別怪我。”

藍景儀氣道:“你這人……”話還沒說完,他的舌頭就打了結。

因爲,他忽然看見了那人倚在桌邊的佩劍。纏在劍上的黑布滑落了半截,露出了劍身。

這把劍鍛造工藝十分高超。劍鞘青銅色,其上雕刻着鏤空的霜花紋路。透過鏤空花紋露出的劍身一如銀星,閃爍着雪花形的光采,有一種冰清玉潔、又璀璨明亮的美麗。

藍景儀睜大了眼睛,似乎有什麼話要脫口而出。魏無羨雖然不知他要叫什麼,但本能地不願他打草驚蛇,而且這人既然用黑布遮住了劍,必然是不想讓人看見,一伸手捂住了藍景儀的嘴。同時把食指放在脣前,示意也臉現驚訝之色的其他少年不要出聲。

金凌用口型對他說了兩個字,然後伸手在落滿灰塵的桌面上寫了兩個字:

“霜華”。

……霜華劍?

魏無羨以口型無聲問道:曉星塵的——霜華劍?

金凌等人一齊點頭肯定。

這些少年雖然沒見過曉星塵本人,但“霜華”是難得的名劍,非但靈力強盛,而且外形美麗而別緻,曾被繪入無數版本的仙劍圖錄名劍圖譜,使人見之難忘。魏無羨思索:如果佩劍是霜華,又是瞎子……

一名少年也想到了這個,不由自主地用手去碰那人眼上纏着的繃帶,想把它拆下來,看看這人眼睛還在不在。可是他的手剛剛碰到那片繃帶,對方的臉上就流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不易覺察地向後退了退,似乎很是害怕被別人碰到眼睛。

那少年覺察自己失態,連忙收回了手,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那人舉起左手,手上戴着一隻黑色的薄手套,想遮住眼睛,卻又不敢碰,該是輕輕一觸就疼得無法忍受,額上已經出了一層薄汗,勉強道:“沒事……”聲音在微微發顫。

這種表現,幾乎已能夠確定,這個人就是櫟陽常氏一案後失蹤的曉星塵了。

曉星塵還不知道他已經被人識破了身份,摸摸索索去拿他的霜華。魏無羨眼疾手快地把滑下來的黑布拉上去。他摸到了霜華,點頭道:“多謝相救,我先走一步。”

魏無羨道:“你中屍毒了。留下吧。”

曉星塵道:“很嚴重嗎?”

魏無羨道:“很嚴重。”

曉星塵道:“很嚴重的話,又何必留下?反正已經無藥可救,不如趁還沒有屍化,多殺幾隻走屍。”

聽他將生死置之度外,藍景儀熱血上涌,道:“誰說無藥可救?你留下!他會治好你的!”

魏無羨:“我?抱歉,你說的是我嗎?”實在不好意思說,中毒太深、吸了太多屍毒粉的,糯米粥已經不管用了。

曉星塵道:“我已在這座城裡殺了不少走屍,它們一直跟着我,待會兒還會有新的一批過來的。我留下來,你們遲早會被屍羣淹沒。”

魏無羨道:“閣下知不知道,把義城變成這樣的是誰?”

曉星塵搖頭道:“不知。我只是一名雲遊道……雲遊到此,得知此地異象,這便入城夜獵。城中活屍走屍數量之多、能力之強,你們尚未領教。被斬殺之後,它們身上會爆出屍毒粉,沾身即中毒。若不斬殺,他們便會撲上來撕咬,一樣會中毒。行動敏捷,防不勝防。實難對付。奉勸諸位儘早離去。我聽你們聲音,裡面有不少小公子吧?“

話音剛落,大門外便傳來了那對紙人姐妹的咯咯陰笑。這一次,笑聲前所未有的尖銳。

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46章 狡童第十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潑野第二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潑野第二 4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23章 陰鷙第六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潑野第二 4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驕矜第三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
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46章 狡童第十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潑野第二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潑野第二 4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23章 陰鷙第六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潑野第二 4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驕矜第三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