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草木第八 2

那陣竹竿敲打地面之響,忽現忽隱,忽遠忽近,令人完全無法判定方位,更無法判定,究竟是什麼東西在發出這種突兀又詭異的怪聲。

魏無羨道:“都過來,靠緊,別亂動,也別出劍。”

在這樣的環境下貿然出劍,極有可能傷不到敵人,卻會誤傷己方。片刻之後,那聲音戛然而止。靜候半晌,一名世家子弟小聲道:“又是它……究竟要跟着我們到什麼時候!”

魏無羨道:“它一直跟着你們?”

藍思追道:“我們進城之後,霧太大擔心走散,便聚在一起,忽然之間就聽到了這種聲音。當時,並沒有這麼快,一下一下,響的很慢,還在前方的白霧裡朦朧看到一個矮小的影子慢慢走過。追上去卻消失了。之後,這聲音就一直跟着我們。”

魏無羨道:“有多矮小?”

藍思追比到自己胸口:“很矮,很瘦小。”

魏無羨道:“你們進來多久了?”

藍思追道:“快半柱香。”

“半柱香?”魏無羨問:“含光君,我們進來多久了?”

藍忘機的聲音從迷濛的白霧後傳來:“近一炷香。”

“你看,”魏無羨道:“我們進來的時間比你們長,你們怎麼能跑到我們前面去?折回來才遇上我們。”

金凌終於忍不住插嘴了:“我們沒折回來啊?我們一直沿着這條路,在朝前方走。”

都在朝前方走,那難不成這條路被動了手腳,化成了一個循環迷陣?

魏無羨問:“試過御劍飛上去看看嗎?”

藍思追道:“試過,我感覺往上飛了很長一段距離,但其實並沒有上升多高。而且有一些模糊的黑影在空中流竄,不知是什麼,我擔心無法應付,便下來了。”

聞言,衆人都沉默了一陣。魏無羨道:“妖霧,有古怪。”

由於蜀東一帶本來就多霧,一開始他們並未在意義城中的白霧,現下看來,這多半不是天然形成的霧氣。

藍景儀驚道:“不會有毒吧?!”

魏無羨道:“毒應該是沒有。咱們都在裡面待這麼久了,尚且活着。”

金凌道:“早知道我就把仙子帶過來了。都怪你們那頭死驢。”

藍景儀道:“我們還沒怪你那條狗呢!它先動口咬的,被花驢子尥蹶子踢了個正着,怪誰?反正現在兩隻哪隻也動不了。”

魏無羨道:“什麼?!我的小蘋果被狗咬了?!”

金凌:“那頭驢能跟我的靈犬比嗎?小蘋果是什麼東西?!”

魏無羨:“我的驢啊。你們怎麼把它帶下山夜獵了?還讓它受傷了?!”

藍思追:“嗯……對不起莫公子。你的小蘋……驢在雲深不知處每日喧譁,各位前輩投訴已久,讓我們這次下山夜獵,一定要把它趕走,所以我們就……”

金凌:“回答我,小蘋果是什麼?你給驢取這種名字?”

藍景儀:“小蘋果怎麼啦?它愛吃蘋果,就叫小蘋果。這名字比你養條肥狗叫仙子好十八條街。”

突然之間,鴉雀無聲。

半晌,魏無羨道:“還有人在嗎?”

附近一片“唔唔”、“嗚嗚”,表示都在。藍忘機冷冷地道:“喧譁。”

竟然一次性禁言了所有人。魏無羨忍不住摸了摸嘴脣,心中甚爲僥倖。

正在此時,左前方的白霧中,傳來了腳步聲。

這腳步聲一走一頓,笨重至極。緊接着,正前方、右前方,側面,後面也傳來了同樣的聲音。雖然霧氣太濃,看不清影子,但腐臭腥臭的味道卻已經飄了過來。

魏無羨自然不會把區區幾具走屍放在心上,輕輕吹了一聲哨子,尾音溜起,含斥退之意。迷霧之後的那些走屍聽到了哨音,果然頓了下來。

誰知,下一刻,它們卻猛地衝了過來!

魏無羨萬萬沒料到,斥令竟然不但不起作用,反而還刺激了它們。他是絕對不可能把“斥退”和“刺激”兩種不同的指令弄混的!

然而,此刻來不及想更多了。七八條歪歪倒倒的人影浮現在白霧之中。以義城中白霧的濃度,能看到它們的身影,就代表它們已經靠得極近了!

避塵的冰藍色劍芒破出白霧,圍繞着衆人,在空中飛劃出一個銳利的圈,將數具走屍齊齊攔腰斬斷,旋即收回鞘中。魏無羨鬆了口氣,藍忘機低聲道:“爲何?”

魏無羨也在想爲何:“爲何哨令驅不動這幾具走屍?行走緩慢,帶有腐臭之氣,肯定不是什麼高階兇屍,這種我應該拍拍手就能嚇跑。若說是我的哨令突然之間失效了,這也絕沒可能,又不是靠靈力驅動。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

猛然間,他想到了一件事,背上微微沁出一層薄汗。

不對,並不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事實上,是出現過的,而且,不止一次。有一種兇屍惡靈,他的確無法操控,也無法驅趕。

那就是——已經處在陰虎符控制下的兇屍惡靈!

雖說這個念頭很可怕,所代表的情況很嚴重,讓人很不想承認和接受,但它的確是最合理的一種解釋。畢竟連能夠復原半隻陰虎符殘件的人都是存在的,雖然據說已經被清理了,但誰知道被他復原過的陰虎符又落到了誰手裡?

藍忘機似乎解除了施在所有人身上的禁言。藍思追又能說話了:“含光君,是不是情況很危險?我們是不是該立刻出城?可是,霧濃,路走不通,也飛不出去……”

一名世家子弟道:“好像又有走屍來了!”

“哪有?我沒聽到腳步聲啊?”

“我好像聽到了奇怪的呼吸聲……”那名少年說完才發現自己說了多可笑的話,訕訕閉嘴,另外那名少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呼吸聲,走屍是死人,怎麼可能會有呼吸聲!”

話音未落,又有一道粗壯的人影撞了過來。

避塵再次出鞘,悄無聲息地劃過之後,那道影子的頭和身體分離。同時,發出“潑潑”的怪響,離得近的幾名世家子弟連連驚叫,魏無羨擔心他們受傷,忙道:“怎麼了?”

藍景儀道:“那具走屍身上好像噴了什麼東西出來,好像是什麼粉末。又苦又甜,又腥!”剛纔走屍噴粉,他剛好想開口說胡,嘴裡進了不少粉塵,顧不得儀態,一連“呸”了好幾下。走屍身上噴出來的東西那可非同小可,粉末必然還在那片空氣中肆虐,如果貿然靠近,吸入肺腑,可比進了嘴還難辦。魏無羨道:“你們都離那片地方站遠點!你快過,我看看。”

藍景儀道:“哦。可我看不見你,你在哪兒?”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舉步難行。魏無羨想起避塵每次出鞘,它的劍光都能穿透白霧,轉頭對身旁的藍忘機道:“含光君,你拔一下劍,讓他走過來。”

藍忘機就站在他身旁,卻沒有應答,也沒有動作。

忽然,七步之外的地方,亮起了一道冰藍色的澄淨劍光。

……藍忘機在那裡?!

那他左邊這個一直站着沉默不語的人是誰?!

突然,魏無羨眼前一黑,前方沉沉逼過來一張黑色的臉孔。

之所以爲黑色,是因爲這張臉上,覆蓋着一層濃濃的黑霧!

這名霧麪人伸手抓向他腰間懸掛的封惡乾坤袋,一抓到手,然而,乾坤袋陡然間鼓脹起來,繩結斷裂,爆出三隻糾結作一團、怨氣滾滾的惡靈,劈面朝他襲來!

魏無羨笑道:“你想搶封惡乾坤袋嗎?那你眼神可不好使,拿我的鎖靈囊幹什麼!”

自從上次櫟陽常氏墓地奪走掘墓人剛到手的軀幹、讓他鎩羽而歸之後,魏無羨與藍忘機一直留心提防,猜測他必然不肯罷休,伺機行動,隨時可能出現搶奪。果然,他們進了義城,這名掘墓人便想趁大霧和人多口雜的掩護出手了。他也的確得手了,只是魏無羨早就把裝着左手臂的封惡乾坤袋和鎖靈囊掉了包。

“錚”然,對方向後縱越,拔劍出鞘,旋即傳來惡靈們充滿怨毒之意的尖叫,似乎被他一劍斬得潰亂四散。魏無羨心道:“果然是個修爲高的!”

他喊道:“含光君,挖墳的來了!”

不必提醒,藍忘機只憑聽就知道異變突生,驀然不應,飛梭般挾着一股凌厲劍氣遊走的避塵作出了回答。

此時情形,不容樂觀。那名掘墓人的劍上覆蓋有一層黑霧,劍光透不出來,在白霧裡也隱蔽得很好。藍忘機的避塵劍光卻是擋也擋不住的。他在明,敵在暗,加上對手修爲不低,還熟悉姑蘇藍氏的劍路。同樣是迷霧中盲打,他可以無所顧忌,藍忘機卻要留心不能誤傷己方,實在是大大不利。魏無羨聽到幾下劍刃中的之聲,脫口而出:“藍湛?你受傷了嗎?!”

遠處傳來輕輕一聲悶哼,似乎被傷到了要緊之處,這明顯不是藍忘機的聲音。

藍忘機道:“怎可能。”

魏無羨笑道:“也是!”

那人似乎冷笑了一聲,挺劍再戰。避塵的光芒和仙劍相擊之聲越來越遠,魏無羨心知藍忘機不願誤傷他們,刻意引開戰場,一定要擒住這個人,探個究竟。他去對付掘墓人,那剩下的自然是交給自己了。他轉過身,道:“吸進了粉末的人怎麼樣?”

藍思追道:“他們有點站不住了!”

魏無羨道:“聚到中間來,報數。”

甚幸,解決了一波走屍,引開了一個掘墓人,沒有其他的東西再來騷擾了。那竹竿敲地的聲音也沒有出來搗亂。剩下的世家子弟們圍到一起,清點人數,一個不少。魏無羨接過藍景儀,摸了摸他的額頭,有點燒。再摸吸入了走屍噴出的粉塵的其他幾名少年,也是如此。翻起他們的眼皮,道:“伸舌頭看看,啊。”

藍景儀:“啊。”

魏無羨:“嗯。恭喜,中屍毒了。”

金凌:“這有什麼好恭喜的?!”

魏無羨道:“也是一種人生經歷,老來談資。”

中屍毒的原因,一般是被屍變者抓咬,或者傷口沾染到了屍變者的壞死血液。修仙者很少能讓走屍靠近身邊來抓咬的,很少中這種毒。衆人翻了翻乾坤袋裡所攜帶的丹藥,恰恰沒有一個人帶了治療屍毒的,都是些恢復元氣、治傷的丹藥。藍思追憂心忡忡道:“莫公子,他們會有事嗎?”

魏無羨道:“現在還沒事,等流進血裡流遍全身流進心臟就沒救咯。”

藍思追道:“會……會怎麼樣。”

魏無羨道:“屍體怎麼樣,你們就怎麼樣。好一點爛了臭了,壞一點就變成長毛殭屍,從今往後只能跳着走了。”

中了毒的世家子弟們齊齊倒吸冷氣。

魏無羨道:“想治是吧?”

用力點頭,魏無羨道:“想治就聽好,從現在起,全部都乖乖聽我的話,每一個人都要聽。”

雖然這批少年中有幾個還不認識他,但看此人能與含光君平輩相稱,與其親近,還能直呼其名,加上身處一座妖霧瀰漫、鬼氣森森的義城,現下又中了毒,發着燒,再加上魏無羨說話總帶着一種什麼都不擔心的莫名自信,不由自主就被他牽着鼻子走了,齊聲應道:“好!”

魏無羨得寸進尺:“讓你們幹什麼就幹什麼,不許違抗。明白沒有?”

“明白!”

魏無羨拍掌道:“都起來,沒中毒的揹着中毒的,最好是扛着,如果擡着,記得頭和心臟朝上。”

藍景儀道:“我能走啊,爲什麼要擡着?”

魏無羨道:“哥哥,如果你活蹦亂跳,血就會流得很快很活,它流進心臟的速度也會很快。所以,一定要少動,最好一動不動。”

那幾名少年立刻站成了一塊僵直的板子,由同伴將他們扛起。一名少年被他的同門扛在背上,嘟噥道:“剛纔那具噴出屍毒粉的走屍,真的會呼吸。”

扛着他的那名少年氣喘吁吁地抱怨道:“都跟你說了,會呼吸的,那就是活人了!”

藍思追道:“莫公子,我們背好了,去哪裡啊?”

最乖最聽話最省心的就是藍思追了,魏無羨道:“城肯定是暫時出不了。去敲門。”

金凌道:“敲什麼門?”

魏無羨訝然道:“除了房子,還有什麼地方有門嗎?”

金凌道:“你要我們進這些房子裡去?外面都已經這樣危機四伏了,誰知道屋子裡面還藏着什麼東西正在窺伺我們。”

他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立刻覺得,真的有許多雙眼睛,躲在濃霧和房屋之後,正在緊緊盯着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由得毛骨悚然。

魏無羨道:“不錯,很難說究竟是外面更危險,還是屋子裡面更兇險。不過外面已經這樣了,裡面再糟也糟不到哪裡去了。走吧,事不宜遲,得解毒呢。”

衆人只得依言而行,按照魏無羨的囑咐,每一個人都拉着前一個人的劍鞘,防止在大霧裡走散,挨家挨戶砰砰敲門。金凌用力地敲了半天,沒聽到屋子裡有迴應,道:“這屋子裡好像沒人,進去吧。”

魏無羨的聲音遠遠飄來:“誰說讓你沒人就進去的?繼續敲。要進的是有人的屋子。”

金凌道:“你還要找有人的?”

魏無羨道:“對。好好敲,你剛纔敲的太用力了,很不禮貌。”

金凌氣得險些一腳把木門踹垮,最終還是……狠狠在地上跺了跺腳。

這條長街旁每一家、每一戶都把門閉得嚴嚴實實,任怎麼敲也巋然不動。金凌越敲越是煩躁,但所用力道已輕了不少。藍思追卻是一直心平氣和,敲到第十三間鋪子,仍然重複了一次那句重複了數次的話:“請問有人在嗎?”

忽然,門板動了一下。

一條細細的黑縫被打開。

門裡很黑,看不清屋子內有什麼,門縫之後有什麼,開門的人,也沒有說話。

靠得近的幾名少年不由自主後退了一小步。

藍思追定定心神,道:“請問是店主嗎?”

半晌,一個蒼老古怪的聲音從門縫裡泄漏出來:“是。”

魏無羨走了過來,拍拍藍思追的肩,讓他也退後,道:“店主,我們出來貴地,霧太大,迷了方向,走了很久,有些累了,不知能不能讓我們借店歇個腳?”

那個古怪的聲音道:“我這店,不是供人歇腳的。”

魏無羨彷彿一點也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神色如常道:“可貴地沒有其他的店裡還有人在了,店主當真不肯行個方便?我們會付報酬的。”

過了一陣,門縫被稍稍打開了些。雖然還是看不清屋裡的陳設,但已經能看清門後之人。

門後站着一個滿頭灰白、面無表情的老太太。

這老太太雖然勾腰駝背,乍看非常蒼老,但其實皺紋和老人斑不算很多,說是位大娘也可。

她打開了門,讓開了身,看來是願意讓他們進去了。金凌大是驚詫,低聲道:“她竟然真的肯讓人進去?”

魏無羨也低聲道:“那是當然,我一隻腳卡在門縫裡卡着,她想關門也關不上。要是不讓我進去,我就直接踹門了。”

金凌:“……”

這座義城已是詭異森然,居住在這裡的人,也絕對不會是什麼安順良民。這老太太如此形跡可疑,這羣少年心裡直犯嘀咕,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進去,但裡外不是路,死馬當活馬,無法,只得抱起中毒後僵立不敢動彈的同伴,陸續進門。

那老太太冷眼在一旁守着,等他們進門了,立刻把門關上。屋子裡登時又是一片嚴嚴實實的黢黑。

魏無羨道:“店主人爲何不點燈?”

老太太咕咕地道:“燈在桌上,自己點。”

藍思追剛好站到一張桌子旁,慢慢摸索,摸到了一盞油燈,摸了一手陳年老灰。他翻出一張火符,燃了,剛剛把它湊近燈芯,無意間擡眼一掃,剎那間一陣冷氣從足下直衝到頭頂,頭皮轟的一聲麻了。

這間店鋪的堂屋裡,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擠滿了整整一屋子的人,個個睜大了雙眼,正在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們!

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潑野第二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潑野第二 2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46章 狡童第十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潑野第二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驕矜第三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2章 雅騷第四 2潑野第二 3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4章 漢廣第十七
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潑野第二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潑野第二 2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46章 狡童第十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1章 忘羨第二十三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21章 陽陽第五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潑野第二 2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驕矜第三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2章 雅騷第四 2潑野第二 3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74章 漢廣第十七